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三回 斗妖僧阮英战败 贞节女大骂蔡京

  诗曰:

  妖僧修炼五百年 自来生成身体坚

  枪刀剑戟全不怕 如同铁石一样般

  阮英不知他利害 连砍数刀是枉然

  小爷又觉心恐惧 战他不过救人难

  阮英也不知道这个妖僧这样的利害,又不晓得他的来历,所以跳下楼来,假装夜游神一派的耍笑,偷着仔细观看,但见妖僧赫赫的身高有一丈向外。

  凶僧身高一丈二 肚大腰肥膀阔停 胸宽背厚膂力大面似乌金亮又明 两道笞扫眉绸密 相衬一双大圆睛狮子鼻头配阔口 发似血点乱蓬松 一部胡须往回卷恰如钢打一般同 头如麦斗一般样 脸相生成实在凶身穿黑色大领服 蓝绸丝绦系腰中 大号僧鞋下足蹬月牙铁铲手中擎 猴子偷看把话说 我的宝贝你看清妖僧闻听微微笑 我本见过这神灵 看你不像神仙样你道是个怪物形 小爷闻言动了怒 单手举刀砍妖僧照着和尚腿一剁 凶僧这边忙说道 没有吃饭一般同握鸡之力你没有 敢来动手比雌雄 我站此处只管砍若要砍动算你能 阮英闻听重重怒 身形耸起下绝情双手抱刀兜头砍 只听喀嚓响连声 连砍数刀不中用震的背肠发麻疼 猴子反道害了怕 和尚他用哪路功砍下几刀住下手 对着妖僧把话明 吾神不肯伤你命劝你改恶将善行 妖僧这边声喝吓 大胆刺客敢胡行一连砍我十几次 不能伤我反吃惊 无奈于我施巧计倚仗伶牙俐齿能 假装神仙吓吓我 又有法宝奥妙灵阮英起初不知他妖僧的利害,这一动手,才知道妖僧手段利害。

  小爷正在无可奈 听见妖僧把话明 看你并无有法宝偏使假语把我惊 不能胜我你该死 这会该我显才能我要拿你不费事 反掌关门一般同 说罢妖僧举起铲对准阮英头上剁 小爷不敢用力架 铲重刀轻难架迎只能将身急躲闪 铲杖砍下落了空 猴子倚仗川踪跳闪展腾挪软硬功 妖僧不能拿猴子 铲杖轮回永不中阮英这边又说道 吾神妙法你不能 此时惹恼铁罗汉回手取出宝一件 五光神珠往外打 对准猴子脸上攻阮小爷惹恼了妖僧,取出五光神珠,对着猴子脸上打来。小爷只见铁罗汉一撤手,放出了一件宝贝,霞光万道,瑞彩千条,金光缭绕打来。阮英着急,将形一迸,离地一丈余高。

  两手抓椽身腾起 双脚登住椽檐中 滴水檐下藏严紧妖僧抬头喊连声 这个奸贼真奇怪 迸起怎么无踪影带领众人各处寻 哪有刺客逃了生 寻找多会忙回禀来见管家事回明 管家进楼回奸相 从头至尾全说清奸相闻听心不悦 放走刺客算无能 正然说话药取到奸相只顾子亲生 吩咐将药先灌下 然后拨箭正相应蔡安接药灌公子 蔡猛疼的如割心

  管家的与公子将药灌下,然后才将眼中袖箭拨出来了。这一拔比先前更疼痛,就此将药上好,公子疼的昏迷过去。

  公子疼痛昏过去 奸相这边气长嘘 叫过丫环问问道细细对我说根由 公子因何招大祸 快些将事要说实丫环无奈说实话 因抢这位女花枝 奸相扭头留神看有一美人相出奇 血流满面床上坐 哭哭啼啼头发披蔡京心恨说罢了 自作自受理相当 上下人等同瞒我所以遇事大无益

  奸相溺爱不明说道:“单等公子睛目好了再问他,如果仍要此妇,就留她的活命,若不要她,将她用乱棍打死,好与公子解恨。”

  秀英闻听奸相话 不由动怒骂连声 你这狗官真可恶枉作朝廷一品卿 位居宰相一人下 万人之上受荣华至尊至贵应知理 位大爵尊有德行 不能治家焉治国为官应与国尽忠 教子有方是正理 不该纵子乱胡行抢来有夫之妇女 倚仗势大敢逞凶 知法犯法伤天理哪知人容天不容 孝顺必生孝顺子 忤逆才把逆子生天网恢恢疏不漏 报应循环造的清 天理昭彰原不昧祸因恶积是实情 积善之家有馀庆 积恶之家殃众生善恶到头终有报 早晚有时必非轻

  梁秀英骂道:“蔡京不修阴功积德,官至一品,不但不能教子行善,反到纵子行恶呢。”奸相说道:“好个下贱,这样的大胆。”

  骂的奸相动了怒 好个下贱胆包天 不看公子这样子将你剥皮把眼剜 吩咐丫环将她绑 急速与我用绳拴秀英皱眉双睁睛 真是作恶一狗官 狗官才生一狗子清官家中出大贤 奶奶轻生不怕死 重节如同似泰山不怕将我尸万段 视死如归一样般 但愿快把我打死留下芳名万古传 奸相贼子骂不住 任你横行怎不端秀英烈性,早把死字付于九霄云外,所以大骂奸相。正要多骂,众使女已把秀英用绳捆绑起来,推拥上了后楼。且说阮英藏在滴水檐下,多时不见动静,又听见将梁秀英捆将起来,送后楼,无非派了些丫环看守住。阮小爷急忙用熏香将众人熏倒,将秀英绑绳松开,又用解药把秀英解过来明白了,一翻身坐起来,睁开眼睛,只见面前有位矮子,穿着一身夜行衣服,因她没有见过,阮英还未说话,反被秀英大骂,也不得不说话了。说:“嫂嫂你别骂了,我是前来救你,脱离虎穴地。”

  嫂嫂听我说来历 要你留神听我言 我是奉了周母命对你从头说周全 周兄景隆同结拜 弟兄几个是魁元尉迟肖是大兄长 二兄孔生好丈夫 三兄名叫徐文标四兄铁牛非等闲 五兄周顺景隆号 老六是我到这边姓名阮英有外号 叫我猴子跳专门 弟兄结盟孔家寨我探梁府是两次 头次见你夜香降 祝赞神灵保姻缘我头次去到梁府,在晚中听你一心不二,称得是节烈女子,我回去对着周母说明,周母爱你贤德,复又差我二进梁府将你偷走到孔家寨。

  好与周兄成连理 夫妻见面说苦情 二次进楼偷错了偷去丫环人一名 三次进楼不见你 我在暗中仔细听家内纷纷同议论 有一管家叫梁忠 女扮男装带你走出府骑的马能行 探明我又见周母 干娘又差众弟兄分开四路寻找你 这次丢失周景隆 皆因东京发人马大家搬走躲官兵 搬到铁龙山一座 弟兄独没周五兄我等下山细寻找 访知嫂嫂身遭凶 今日来救嫂嫂你你我快快出火坑 书到此处住一住 下回书中交待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