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回 李逢春蔡府寻女 狗蔡京恶语挡人

  诗曰:

  有有无无且耐烦 劳劳碌碌几时闲

  人心曲直湾湾水 事事从来叠叠山

  今今古古多改变 贫贫富富有循环

  将将就就随时过 苦苦甜甜命一般

  说的是门公蔡安,未敢先回禀先来到了花园,见了二公子蔡猛问明。蔡安说道:“公子惹出大祸来了,不是别位的妇人,乃系李巡按家中小姐,上庙降香,被公子抢来,他带着从人随即到这里,进了门房,一定要见相爷理论。相爷若是不见他,就要到了有司衙门伸冤告状。”

  我见公子来商议 公子不可把祸生 李公他本不好惹出身两榜进士公 见了相爷商此事 无天无法理不清若依我的良言劝 与他送出免灾星 蔡猛闻听头低下自己暗中打调停 我因美人害了病 今朝恰好两相逢这样美人世间少 如得珍宝一样同 若要将她送出去想思缠住活不成 就在花下把命伤 就是作鬼也愿从想罢抬头忙说道 叫我送出万不能 不怕相爷他知晓父子从今绝了情

  蔡猛抬头说道:“管家,你劝我虽是良言,我实实的难舍这位美人,能在花下作鬼也情愿,也不怕相爷知道,父子从此绝情,我也不能将美人送出府。”

  方才庙内才见她 被她勾去我真魂 因我抢她费大事她敢动刀扎我人 一个轻来一个重 内有一个命难存受伤之人才上药 众人我又赏了银 相爷要问说无有公子并未出宅门 大家齐说口要紧 千万瞒哄老大人美人藏在地穴内 只管翻我女钗裙 大料也难翻出去那时俺倒有话云 不怕伸冤与告状 手拉手儿进衙门哪怕他去传递状 我敢同他见当今 有无凭据将人要他算诬告罪本身 不怕他的势力大 甚么巡按与乡绅管家闻听无法再劝,复又说道:“李公他在门房等候,我见他怎么对答与他呀?”蔡猛道:“你出去见他,你就说我家二公子今日并未出府门,必是你看错了,你到别处去罢。”

  你快出去将他见 我家公子在家中 今日并未出门外他在府中害头疼 方才他吃一服药 疼的床上喊连声你到别处再去找 这是何人假充名 抢去你的千金女假冒相府二相公 他若一定不善让 你见相爷去回明相爷见他依理论 叫他领人翻我清 进来相府细寻找翻出他女无话明 相府无有他的女 官司一定打不清管家只管别害怕 甚么大事我应承 天塌自有大汉顶你又何必担怕惊

  蔡安听了公子的言语,也是无奈何,只好答应说:“我知道了,我去见他,就照公子主意对他说罢。”来到了门房,一见李公,说道:“老大人你找错了,不是我家二公子抢的小姐,公子今日害了头疼之症,并未出府门。”

  公子得了头疼病 未得上庙去烧香 如何抢来你的女此时公子躺在床 这是谁人作的事 大人你要细参详李公闻听这些话 不由浊气塞胸膛 方才眼见进你府真真切切不慌张 这样假话难瞒我 一派支吾将我搪一定要把相爷见 谁死谁活闹一场 大人他若不见我就死不离这地方 李公说着声喊冤 大人作事少纲常为何不能教子弟 生养这样逆儿郎

  话说李公不听蔡安的这一套假话,喊叫起来,既是当朝的宰相位大爵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应当严禁子弟,不能治家,焉能治国?李公正在喊冤,只听见喊道:“大人回府来了。”

  外边有人声传喊 大人回府要伸言 不多一时大人到二门以外落尘埃 李公看见往外跑 蔡京轿前喊声冤天子脚下无王法 倚仗势力大如天 既系当朝为首相不管子弟教不严 庙上抢来我的女 随后赶来亲眼观将女抢进你的府 管家出来把我瞒 幸而大人你回府这等恶事对你言 若还交出我的女 省得俺俩到州官官高必然有大量 宰相肚内有海涵 急速快将我女还我好领她回家园

  蔡京回府,才要下轿,忽然闻见轿前喊冤。蔡京往轿外细观,原来是一个白发的老叟,怒气昂昂,说了这些言词。蔡京这时候才认出他是李逢春。

  蔡京急忙下轿,说道:“年兄不必着急动怒。”

  年兄有事慢慢讲 不用动怒把气生 谁人胆大抢你女细细从头说分明 李公闻听忙说道 就是你家二相公今日我女去还愿 为她母亲谢神灵 进了山门才下轿要进大殿往前行 你家公子他先到 坐在大殿看的清看见我女年幼小 他就站起喊一声 吩咐家丁快些抢家奴一同往外拥 将我小女抢抬起 就往小轿里边存大家抬起如飞跑 我领从人在后行 眼看抬进相府内我才跟进你府中

  李公从头至尾说了一遍,蔡京说:“当真是我的儿子将你的女儿抢来么?李年兄你且息怒,你无女儿我是知道的。”

  李公闻言发愣怔 本来无女他知情 大约难将他瞒哄半晌这才把话明 不是我的亲生女 认的干女义螟儿皆因她家人离散 一家大半被水冲 由打河内将她救死而复生又重活 她的女婿无下落 等细寻找那相公如若找着天成就 不能打着任命行 她要守节心无二至死不能有改更 为她母亲身得病 女儿孝心谢仙灵如若母亲大病好 两膀插刀不嫌疼

  又将认义女之事说明,因甚么事降香还愿情节说了一回。蔡京点头说道:“这就是了,我就明白了,不要慌,等我斟酌找你女。”

  蔡京即忙开言叫 快叫管家问细情 管家蔡安哪敢慢来到厅前请示明 相爷这边忙吩咐 快叫公子莫留情蔡安向前急回禀 我家相公害头疼 今日并未上庙去因病服药在屋中 方才李公他来到 对他实说他不听一定说是抢他女 看准我家二相公 如若不信只管找如要找出算实情 蔡京老奸微冷笑 我想不能有此行既然公子他害病 这是何人假冒名 年兄领入院内找真要找出把话明

  蔡京闻听公子害病之话,也就信以为真,他冷笑说道:“老兄,恐你看错了门户。”李公带怒说道:“我的眼睛也不瞎耳又不聋,我哪能看错。”

  蔡京说道:“既然你看准了你就领人在我府中细找如何?若找出你的女儿,我要领教子不严之罪。”

  奸相催着叫收找 李公摇头说不中 你的相府院阔大房屋稠密多少层 院中严紧我难找 藏在密处我不能要你自己去细找 窕根澈底才能明 在你跟前明说谎不该将他假话听 既为宰相志谋广 寸地谎言你不明今日交还我的女 一笔勾销无话明 若要巧设牢笼计想我出府万不能 这条老命交此处 就死无脸回家中蔡京闻言动了怒 匹夫你要逞刁凶

  话说蔡京以好言语对待,后来听李公出言不善,不由的不动怒,说道:“老匹夫,你要逞刁,不识抬举,叫你找人不找,你一定要拚命吓我,实在可恶。”

  蔡京不由怒满胸 与我拚命要胡行 你先我到有关照同年科考中连名 何你年迈不恭敬 倚老卖老理欠通我家公子重得病 今日吃药在府中 今日不看你年老定要叫人将你愕 蔡相吩咐请出去 哪有功夫把话明豪奴上来人几个 推的推来拖的拖 立刻推出府门外李公无奈回家中 领着从人到家内 来见夫人说细情始末原由诉一遍 夫人闻听气填胸 哎呀一声将儿叫摘去娘心一般同 你因为娘遭大难 活活要将娘命倾老夫人闻听女儿被抢之事,放声痛哭,众仆人进前,劝住了哭声。问道:“老爷你回来了,莫非不要女儿了么?”李公说道:“哪有不要之理,我在那见了奸相一死相拚,相府倚仗人多,将我推出大门外。”

  相府人多又霸道 要将动武我不行 无奈我且回家转到在衙门把冤伸 也不怕他势力大 拚着破头撞金钟如若不中傅玉状 发员难以把本伸 不怕去把皇上见善罢干休万不能 今日我就写呈状 始末原由写的清笔走龙蛇写的快 如柳裁花状写成 要知李公去告状下回书里说分明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