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十九回 梁秀英上庙还愿 蔡衙内强抢佳人

  诗曰: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梧桐叶落根还在 留下枝梢等来春

  金盆虽破置钱宝 份两不曾少半分

  虎瘦它有雄心在 君子人贫志不贫

  话说梁秀英说隔衣插刀之话,李公点头:“吾儿还是聪明,为父也不好拦阻。”到了三月二十八日这一天,李公对着孙氏夫人说许愿之时并没告诉夫人知道。这日孙氏夫人知道小姐要两膀插刀,上庙还愿,倒把老夫人吓的胆战心惊,颜色更变。

  夫人闻知吃一惊 小姐如此我不应 为何不叫我知晓早就应对我说清 到了临时才告诉 这件事情不可行哪有女子插刀事 从古至今我未听 李公这边忙说道早就劝她不肯听 妇女插刀事不可 庙上如何露身形秀英这边将娘叫 不可阻挠谢神灵 已经许下这桩愿若要不还万不能 父母待我恩情重 无可报答活命情粉身碎骨报不尽 磨骨扬灰理上应 肝脑涂地也无分奴尽寸心不必疼

  老夫人说道:“这桩事万不可行的。”秀英闻听此言,不由的眼中落泪:“此乃为女之心,无碍于事。”

  秀英闻听落眼泪 尊声娘亲留神听 孩儿愿许插刀事院中跪香许的明 娘亲之病已经好 许愿去还礼收通父母疼儿儿知晓 两膀插刀娘心疼 若要哄神神必怪儿有真心神准灵 有人暗中多护佑 两膀插刀也不疼若没真心神必怪 就是舍命白费工 秀英说的实恳切夫人无奈只得应 李公也是难阻挠 只可点头应了声吩咐预备香烛等 去雇小轿急速行 从人闻听即买办吹灰之力全现成

  话说李公出于无奈,去办买香烛纸马,又雇一乘小轿,又派四名丫环,四个仆妇,跟随小姐,自己又带领着四个跟随从人,将烛炮供物等项预备妥当。丫环仆妇伺候着小姐上了轿,众使女跟随着出了大门。李大人也跟在后面。

  李公跟随在后边 出了宅门到庙前 天齐庙内多热闹作买作卖噪声喧 小姐轿内无心看 自己安排把愿还志诚虔心坐轿内 庙上热闹无心观 山门以前人稠密蚂蝼盘窝一样般 从人头前打开路 李公照应在后边小轿抬进山门内 大殿以前落平川

  秀英小姐未上轿之时,在家中早已就预备下两把插刀,带到大殿,跪倒神前,将刀取出,好插膀上。小轿进了山门,就落在尘埃。众丫环群随,侍奉秀英小姐下了轿,往前直奔大殿而来。哪知天齐庙大殿早有相府二公子蔡猛,带了许多的家奴站着外边观看。

  相府势力如天大 内欺天子外压官 宗亲王位全怕惧朝郎驸马胆战寒 这日赶到天齐会 蔡猛前来消遣玩带了豪奴有一百 进了大殿望外观 站在殿上留神看专找妇女美容颜 看见许多进庙妇 却是寻常都一般并没出奇美妇女 蔡猛心中不耐烦 正然心中发急噪抬头睁眼看殿前 小轿下来一少妇 花容月貌似天仙年纪不过二十岁 沉鱼落雁美容颜 闭月羞花人间少如花似玉一样般 不搭脂粉天然俊 面如桃花三月鲜丹唇恰似樱桃样 口把银牙糯米含 含春一双桃花眼眼似秋波柳眉弯 弯弯两道如新月 月色淡淡似春山山峰高耸白玉柱 柱倚穷摇鼻胆腮 悬挂金钳在两耳白绸罗裙下身穿 膀子镯串全无有 半露一对小金莲端装雅致多大气 轻狂全无一婵娟 就甚西施重出世赛如昭君转世间 带酒杨妃真少见 譬如妲已又降凡月里嫦娥排筵宴 带酒迷宗下广寒

  蔡猛看见美貌的少妇,心忙意乱,毛骨悚然。他本是个色中的恶鬼,不问是谁家的,吩咐小子们快将这个美妇给我抢过来,急回府去,我必有重赏。

  手下的众豪奴听见重赏二字,大家跑出,一同拥上。

  手下豪奴往外跑 一同拥来抢佳人 这个上前就伸手意欲要拥佳人身 多裙这边早看见 大殿出来人一群有人吩咐给我抢 急速抢进俺府门 秀英一见吓一跳取出尖刀看的真 这人对面伸双手 佳人尖刀两下分照准那人两只手 双刀扎住两手心 恶奴哎呀往后退两手着刀血淋淋 那个恶奴来的猛 对在面前用拳抡佳人慌忙不怠慢 双把尖刀扎来人 照着心窝下毒手来人急忙似闪身 躲过心窝中膀上 刀尖扎入一寸深哎呀一声倒在地 口中即道命难存 佳人总是力量小手中无力难伤人 众奴一同来抬起 抛进小轿以里存使女丫环上前赶 恶奴打下乱纷纷 李公一见连声喊急叫从人抢回人 寡不敌众难动手 被人打的回头奔各各头破眼又肿 来见李公把话云 使女丫环嚎啕痛叫苦连天泪纷纷 乱乱哄哄只一阵 苦坏许多买卖人耍物架子一齐倒 玩意全部落在尘 泼浪过了花楞棒全然踏坏乱纷纷

  一阵大乱,撞倒了许多的杂货,又抬出了山门。李府的众男女家人,一同出来,往回里抢,被相府家人又乱打一阵。又把这做衣店开饭店的闯倒,急急速速,众恶奴抬起小轿就跑起来了。

  蔡猛怕是来告状 相爷必要问细情 倘若抢来宦家妇必要前来把冤伸 相爷若要问此事 一口说语要相同齐说没有这桩事 他是认错未访明 相府并未去上庙皆因公子害头疼 所以全没出相府 谁人去把恶事行蔡猛之事且不表 再把李公明一明 带着家人随后赶小轿抬进相府中 老大人跟到门首 原是相府大门庭走进门房嘘嘘喘 看门之人失照应 李公只才得了便来见门房把话明 烦驾给我快回禀 要紧大事不非轻李公领着家人随后追赶,跟进相府,进了房门,慌慌张张,气喘嘘嘘惊慌失色说道:“劳驾劳驾,回禀相爷,就说我有要紧事面见。”

  门公蔡安留神看 认出大人巡按公 急忙站起说请坐大人有何紧事情 我领闺女去上庙 降香完愿谢神灵遇见相府二公子 抢来我女进府中 我领家人随后赶后边跟着看的清 相爷若要不肯见 我到衙门把冤伸蔡安闻听吓一跳 连把大人口内称 此事不必发暴躁我也不敢不回清 我也不担重大事 照看说清不朦胧蔡安慌忙出门去 来到花园细睁睛 方才抢来谁家女你们对我要说明 众人问听连摆手 去问公子就得明蔡安急忙将屋进 来见公子问实情 抢来倒是哪一个蔡猛这边把话明 方才我抢一美妇 我还不知姓与名蔡安说是惹了祸 李公不是省油灯 他曾出任作巡按出身是位进士公 与俺大人多不睦 作官梗直不顺情他领闺女将香降 公子为何不问明 不该抢来他的女他领家人访的清 就知你是二公子 来见相爷论理行相爷若是不能见 他到衙门把冤伸 蔡安说出一番话下回李公把冤讼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