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百十一回 到家乡狄爷拜探 复圣旨包拯回朝

  诗曰:

  荣归谒祖狄王亲,圣上恩隆宠爱珍。

  敕命包公代御祭,回朝复旨拜辞行。

  当下狄金鸾正喜欢侄儿伶俐乖觉,有公主暗暗开怀说:“姑娘,我有几位外甥儿子?”金鸾见嫂嫂一问,脸上泛出桃红,低头说声:“嫂嫂啊,我名说夫妻曾经十载,今日张姓香烟还未有继嗣之人。”公主听了说:“姑娘啊,命该有子休嫌晚。如今你才是中年,或者命该受子迟些,人人多是有子的,岂独姑娘你一人?”金鸾说:“嫂嫂啊,此话今生休想望,说也枉然了。”公主听罢,又劝解姑娘一番,多少言词不必多表。

  又说张文吩咐众家先往定了房间,太后娘娘另有宫院。格外雅致,床帐什物件件完全,多是张文夫妇平日当心办理预备齐全的。此时,狄府众人多更换过衣裳。是时已将府内外、堂中排开酒宴,一堂音乐,佳韵扬扬,堂庭中外喧哗畅饮。狄府家丁、使女俱有小宴席赏赐。一班御林军也是猜拳放马的,欢乐而饮。众吃酒至更深,方才散去残宴,各各安睡去了。

  次日早晨,有各官是本府文武官员到来,问候请安。太后娘娘的懿旨仍降,各官员自此以后不用仍来候安,前日山西的官员尽到此处接迎太后娘娘,已遵旨意各各回去了。如今到府中请安的官员俱是太原本府的。各官遵旨,来日自此俱不到来请安,省却多少浩烦,众官大喜,多说太后恩德宽宏。不表。

  再说平西王幼年撇却家乡,今日荣归故里,须一人也相识不得。当时与四位兄弟乘了马,备了名帖,一干家将跟随,一路往拜探地方官与乡绅耆老。这是登门答拜,留飨款酒,又劳忙了几天。若问这狄千岁身受王爵,又是王亲,因何要拜探他等?只为乡居比不得在朝,乡间乃序齿为先,且况州县总戎司户,须是官职卑微,原乃本处应管官员。狄爷又是谦逊之人,故来拜探这下属官,又探望各绅耆。一言交待分明,不多再述。

  是日,狄爷拜探方得空闲些,忽又报到主祭包大人到了。狄千岁闻报,即齐整衣冠,带了四位弟兄一同出迎,接到王府中堂见礼坐下。狄爷开言说:“包大人,下官已沾得大人搭救深恩未曾少报,今又敢劳跋涉到来,下官反觉不安。”包爷说:“王亲大人,乃圣上差使下官的,狄王亲休得谦言。”当下包爷要参见太后娘娘。狄爷命家丁请出,太后吩咐:“包卿勿行朝廷礼,以宾主相见便了。”包爷说:“微臣焉敢如此?”当时仍是三呼千岁。太后命一同坐下,又呼:“包卿,你是宋朝一大忠臣,保国擎天柱,能使当今认母,削除庞党,皆亏包卿之力。就是我侄儿屡蒙提拔,老身尝念不忘。”包爷说:“太后娘娘休得过奖。千岁与我同为一殿之臣,古道:‘文官把笔安天下,武将提刀定太平’,为臣食君之禄,理该如此,娘娘何必过奖微臣?”闲谈一会,太后辞别包公进内。有太君又步出中堂,丫鬟启上:“千岁爷,太太出堂要见包相爷。”狄千岁说:“大人,家母出堂相见。”包爷说:“太太出堂何敢!”即立起位,太太出来,满脸含欢说:“我儿几次灾殃多感大人搭救,恩德如天,老身念念不忘。今日又蒙光临,待老身拜谢一礼才是。”包爷说:“太太何出此言!”说未完,太太已跪拜在地,包爷连忙即时叩首回礼。礼毕,各立起来,又谈话谢言一番。太大辞过包公进内去了。此日,华堂上排开酒宴,五位英雄陪着包公吃酒,宴毕已是红日归西。是夜安排包爷在书斋歇宿。次日一同到狄坟代御祭主。狄爷吩咐扛抬祭礼同行,老姑嫂与着小姑嫂一同坐轿而去。宫娥坐轿,小爵主也坐轿,同千岁五人与包公先已到坟。但见坟头茂栽松柏,冢地石马、石人高昂二丈,树木森森,风景秀茂。早有家丁排开祭礼,正是:

  银烛高烧生瑞彩,圣诏朗读慰先灵。

  当时包公代圣御祭,开读圣宣谕旨,狄府男女齐跪尘埃地上行礼。细乐笙歌真热闹,清香旨酒滴坟前。此坟自狄爷年幼身遭水患,至今十载多无人祭拜。今沾天子洪恩御祭,何幸欣欢!勿说生人沾恩惠,亡魂地府也开怀。狄千岁身居王位,比着天子郊祀王坟也差不多热闹,多少的百姓远远地观瞻。祭毕,天色尚早,狄爷吩咐扛回祭礼,一同回府。款留包公数日,每日排设酒宴,不再多谈。只为王命所差,不敢耽延,狄爷也不敢强留,只厚送程仪,修了谢恩本章一道与包公附带回朝。包公即时辞别太后、太君。太后说声:“包卿你回朝,此番劳你多多跋涉,我心甚不安。”包爷说:“娘娘何出此言?臣今拜别去了。”太后说:“包卿你回朝伏奏当今知道,原说我久别家园,耽搁一两月就回京,并烦你叮嘱我孩儿不必牵挂。”包爷应诺连声。太后再三致谢包爷许多感激之言,也不载。包爷拜别两位年尊,又别狄爷,五弟兄殷勤相送包公回朝去了不表。

  再说狄太后祭过祖以后,心中甚安。姑嫂二人情浓意合,公主夫妻和合百般孝顺,两位高年与金鸾姑娘甚是相得。耽搁光阴,不觉又是中秋节期,府内中外,对月开怀畅饮,二鼓将残,酒宴方毕。此时王府中朝朝饮宴,夜夜笙歌,真为有兴。四位英雄在着府中,无非与在着京中王府一般,多是终日无事玩耍,或是吃酒下棋,待等护送太后娘娘还朝,然后归乡祭祖。八月已完,再耽搁已是重阳。是日,狄爷寿诞。原来狄爷是闰九月初九生辰,如今没有闰九月,故以正九月初九为祝诞,各官与诸亲戚丰厚礼物纷纷呈送,内外堂音乐喧天,王府宾客屏开,宴饮满堂。一切下人俱有赏发,一并家人、三千御林军有宴席给赏。

  不觉又是喧哗有兴,已有七八天,时太后娘娘细叙前数十年事,悲离而复欢乐。又取出血结鸳鸯,共相赏玩传家之宝,若无此宝怎能使得姑侄相逢?焉能使得母子见会?太太听了大悦,喜色洋洋说:“姑娘啊,果已亏得这玉鸳鸯的。今日富享荣华,子媳圆寂,皆由此物。”看完一会,又收藏了。太太又呼:“姑娘,我想李太后娘娘在着破窑受了十八年苦楚,全亏得包大人之力,方得当今陈桥认母的。”狄太后说声:“嫂嫂啊,所以当今天子甚是宠信这包文正的。前时剪除许多奸党,嫂嫂你也尽知。今日又除庞洪奸佞,肃清朝政,他乃不畏死活,耿耿忠心之臣,是以名声远震,宋室江山亏他之力撑持。原又因边国屡侵,也得侄儿弟兄鼎力。今有一文一武,可保天下无虞。”两位高年你语我言,说得十分欢悦。当时,又是九月已过,十月初旬了,狄太后要想还朝,即日说知嫂嫂。太君说:“姑娘啊,如今已近隆冬,天气侵寒,路途遥远,怎好行程?况且相亲不久,情甚难分,不若待来春和暖之日动身如何?”太后说:“嫂嫂啊,只有四位将军等候,耽搁于他。朝中儿子岂不悬望?如今必要还朝了。”太太婆媳仍复再三相留,狄爷姐弟也来劝说。狄太后主见定了,选个良期吉日登程。狄千岁见强留姑娘不住,只得转出书房对四位弟兄说声:“众位弟兄,如今太后娘娘定了吉期即要回朝了,原是你弟兄护送回朝,然后各自奏明天子还乡祭祖。限满之日,弟兄众人自京中相会的。但水陆风霜,切须慎重方好。”四位英雄连声称:“领命。”各各打点,不知何日登程,以后姑嫂分别。有分教:

  柔肠割断因情谊,珠泪倾流为意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