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百七回 八宝女朝参天子 李太后主结姻缘

  诗曰:

  君主恩宠女英雄,只为平西助力功。

  今日奉宣朝圣主,全家天禄享丰隆。

  次日四更时,穿过朝服,公主便换吉服。狄爷骑马,公主坐轿。是时,狄爷见过圣上,奏知公主候旨。天子听奏,龙心大悦,即传旨宣进女英雄上殿。不一会,公主步至金阶,俯伏丹墀说:“臣妾单单国哈直利之女赛花朝见,愿吾主万寿无疆!”嘉祐王大喜,降旨:“平身。与御弟东西对坐锦墩。”天子此时开言:“女卿家,前日御弟兵危白鹤关,多亏得你解救。二次平西又劳女卿除了花山妖道,孤尚未有旌诏奖赐你邦,反使你父狼主厚礼先来,寡人若不收贡礼,恐防你父心中不安。孤即日有恩奖到你邦,免贡三年以表朕心。”狄爷夫妇起身谢恩。天子说:“女卿乃二英雄之妇,雅度音容与御弟为匹,可称佳配对登,如今封为英烈辅国一品夫人。又赐黄金千镒,白璧百双,白金十万,彩绢百端。”狄爷夫妇正要谢恩退朝,早有宫中李太后娘娘得知,也要看外邦女英雄生得怎样,即差太监一名到金銮殿启上:“万岁爷,太后娘娘有旨:‘宣进单单国公主朝见’。”天子听了降旨:“弟妇进宫。”当下公主暗说:“哀家只说到中原无甚别事,不过夫妻、子母闲叙,训教孩儿耳。岂知昨天一到,便有许多烦务,只得过一夜就要叩见天子。方得辞君,又有太后宣召,料也辞不得的。”只得勉强领旨,随着太监进宫去了。天子欣然喜悦,降旨退朝。当时,狄爷回归府中,将情禀知姑娘、母亲。太太含笑说:“媳妇是外国女英雄,我朝人罕见的,所以李太后娘娘宣见媳妇。孩儿,得当今隆宠,此乃狄门之厚幸也。”太后喜色说:“嫂嫂啊,侄媳乃是一个女中豪杰,配与侄儿,正是一对英雄美夫妻,真乃狄门之幸!”

  不表平西府内之言,再说太监引进公主,又有几对官娥执烛照道,后有跟随。是日,安乐王在于御花园中万锦楼头玩耍,有太后早传旨要他免朝见。郭王爷是日不在宫中。此时公主到了,太后宣进。公主近前俯伏参见,李太后即命宫娥扶起,赐坐锦墩,宫娥递上香茗一盏。太后说:“保安社稷,奏凯班师,皆赖女英雄。不惜辛劳越国越都,有相助之力,是以特宣女卿一会,足慰怀思的。但女卿本是玉骨冰质之女,焉得有此胆量并力沙场?”公主说:“臣妾启奏太后娘娘:妾知武艺原得受习于庐山圣母,仗着圣母的法宝,是以托心放胆战斗于沙场。今日得平辽国,实乃苍天庇估了,保全兵将,原乃当今洪福,臣妾于功何有?早间已蒙万岁奖赐,只是下邦人受天朝厚禄,臣妾还防没福的当不起。”太后说:“卿,你休如此谦言。”即传旨排宴款待,公主再三辞谢不脱,只得从命。太后此时细看公主容貌,真乃秀美可飨,规模端重,举止安娴,言谈清楚。太后无限欢怀,殷切细问前日招亲之由。公主含笑一一说知。太太听了微微含笑。又命宫娥引公主进见曹皇后、张贵妃,又传命二人陪宴。

  当下公主随着宫娥出了安乐宫,一路思量,暗说:“我来朝太后尚且勉强,如今又要哀家去见妃后,好不厌烦也。我想宫中妃子甚多,若尽要相见,直至来朝也见不完了。虽然太后的美情见爱于我,到底厌烦得太过的,只是又难推却。”当时随宫娥到了昭阳宫。只见宫势巍峨,四围高耸,栋宇雕锓,纵有画工巧笔,难以描摹。公主此时暗说:“我邦宫院也称美丽,焉能比得天朝上国的宫闱雕工手伶俐?”宫娥当下说:“启上公主娘娘,这里就是昭阳宫了。待奴婢进去禀知娘娘,然后进宫罢。”此时宫女进内禀知,曹后娘娘即可整衣离位,亲身出迎。一见便称:“婶婶且进宫来。”公主此时住足尊声:“娘娘在上,如若这等称呼,臣妾也领当不起了。序了君臣之礼,方为妥当也。”曹娘娘说:“婶婶啊,想你身为外邦公主,何曾受过天朝爵禄,竟肯不辞劳苦,帮扶我国家。细想哀家身受君恩不浅,以我无功之人反受厚禄,实称有愧。安邦定国,全亏你夫妻之力。今日妯娌之称,何为过分的?”公主说:“娘娘,这是臣妾断然不敢当的。”娘娘说:“婶婶休得太谦。”说罢进前携手,进至宫中立定。公主开言:“娘娘请坐下,待臣妾朝参。”娘娘说:“婶婶啊,何必过谦过恭?若是妯娌相称,断然不差的,何必再三拘执?”此时公主立定心要行君臣之礼,曹后只得偏立东边,对面三呼千岁,娘娘拱礼相还,曹后连忙扶起,重新行个平礼,命宫娥速去宣张妃。不一时,张妃已进宫中,见了曹后参礼毕。有公主立即上前见礼,是时,后妃十分敬重公主,命宫娥排开坐位,曹后坐中间,公主与张妃对坐。当下三人初说,无非是客中交言套谈。后妃次第问起平西事情,公主细细告知。这是前文屡叙,如今话休絮烦。此时后妃听罢,彼此赞羡公主贤能。你一言,我一声,闲说之言也不多载。

  且言三人谈说一会,酒宴完备,太后传旨送到昭阳宫内分为三宗而坐。这后妃二人奉了太后娘娘之命,做个陪宴主家。如今宴席是帝王所用,比着官家酒宴又是上些。是日,珍馐百味,是玉液金樽盈满,宫娥斟起琼浆在水晶盏内。三人吃酒席间又有多少言词,妃后殷勤劝敬美酒,不必多谈。宴毕,即拜辞后妃,珍重送别。公主复到安乐宫向太后娘娘谢过思。与太后说谈闲话,问起双生儿子。这太后要看看小婴孩,即传旨到平西府。早已送进小爵主,公主此时含笑呼唤:“孩儿,快些过来朝见太后娘娘就是。”小爵主真伶俐十分,拳拳拱礼,俯伏尘埃拜见高年太后。这狄爷常常教导他要弓腰曲背,见他却是不忘记的。当下连连见礼深深,太后娘娘见了却喜得心花大开。即吩咐宫娥扶爵主近前,抚摸他一会,即赐取到小点心与小爵主吃了。又命取块金镶白玉,上镌雕花件,人物玲珑工巧,挂在聪慧爵主怀中。公主向前谢恩。太后娘娘当下细将小爵主观看,但见他神洪气宇,天仓广阔,海额丰隆,生成威烈之相,日后长成而为国家栋梁之士。原来郭海寿有一亲生女儿,聪明乖觉,俊秀不凡,年纪五岁,何不对公主说明,待他成了姻眷,两人乃国家御戚,匹配了亲谊,往来有何不美?太后主见已定,就对公主细说知。此时公主不好推却,只说:“悉听太后娘娘恩主定裁,妾怎敢不依!”太后娘娘大喜,当时又赐壁珍珠宝甚厚,不计其数。曹后、张妃各有物件厚赠与公主母子,无非是异宝金珠。爵主物件总是瑜玉玩器,不用烦言。当时,李太后有言说与公主:“今日与爵主定了良缘,执柯须着包卿吧。选个良辰吉日,纳了聘礼,等待长大成人再行完娶便了。”公主诺诺答允,叩谢太后、曹后、张妃。太后吩咐抬进銮车,公主乘上,小爵主自有宫娥携带。太后仍差太监、宫娥几名送归王府。不表太后是日欣欢。且说公主回府说知太后待安乐王招亲之由,太太与狄爷母子大悦不表。

  却说李太后即日宣进安乐王,对他说明招亲缘故,郭王爷尊命。次日,太后选了吉期,降旨仁宋天子得知。天子特命包公作代。是时。一对御弟招亲,多少奇珍异宝行聘,难以尽述。有朝内各大臣纷纷贺拜,狄府中庆闹一番,连日酒宴款待百官。事毕,次日狄爷上朝,叩谢君赐良缘。正是:

  君王宠眷功勋将,太后主持爵主缘。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