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十三回 奉帅令孟将军报捷 伐西辽扒山虎破关

  诗曰:

  征服新罗大勋成,本章奏捷达朝廷。

  英雄五虎功劳重,宋室江山水保宁。

  话说孙秀怪着孟定国,见他端然打拱不跪下叩见。此时孟将军说:“大人哎,狄千岁也是王亲,小将也不过拱手参见。”孙秀又问:“本官问你,如今出关何干?”孟定国说:“大人,你看俺背的是何物件?只因我元帅征服新罗国,大破迷魂阵,杀死了妖人牙里波,大兵直抵新罗国。这番兵惧怕,献出降书,又贡献许多金珠异宝。如今千岁仍要西行,故先打发小将回朝奏捷。”孙秀说:“从前圣上命你元帅征伐新罗国,为何不将新罗国剿灭?不请圣旨,擅准归诚,这是何故?”孟定国说:“孙大人,我家千岁乃宽洪量度。想来天既有好生之德,人岂无惜生之念?况且新罗国的人马已被元帅伤得过多,国王既愿求降,焉可无理?”孙秀喝声:“胡说!既有旨征伐新罗,不灭尽叛党,自准投降,你元帅已有欺君之罪,又有逆旨之罪了!”孟定国说:“孙大人,你是安坐关中,不知千岁征伐跋涉山川,风霜历尽,方得平伏新罗。我千岁们念上天好生之德,允准归降。孙大人,你的本领只有被辽兵攻打困关,不能出敌,将免战牌高悬。以计退敌无能,只得将告急本章回朝,朝内君臣议论不决。全亏包龙图救活了千岁,方得今日又领兵征伐。你这王亲大人如此,只好大家呆看,凭得番兵破了三关,免不得宋兵天下让与新罗国,今朝反说这倒话!我们众人多是有功于国,大人何必驳辩多言!”孙秀听了大骂:“匹夫!你敢顶撞我。”孟将军哈哈冷笑说:“顶撞不顶撞,我也无罪,你要怎样的?”又有范爷说:“大人何必说这等没要紧之言,有罪无罪悉听万岁主张。容他进京复旨,方可定得千岁之罪。”孙秀听了,气闷不过,只得吩咐开关放他进京去了。又修书暗暗差人回朝送与庞洪,要他摆唆圣上把狄青问个欺君之罪。忽一日,庞供接得书看罢,叹声说:“他既征服新罗国,料想做不来了。”终日气闷不题。

  且说孟定国出了三关,快马加鞭,一连二十余天,已到汴京。路过包学士府门,孟将军当即进内禀知包公,细将长短一一说明。包爷大悦,说:“狄王亲真韬略雄才。”叫声:“孟将军,你且将此本留下,待本官明日奏呈天子便了。”孟定国说:“多谢大人,小将拜别了。”包爷说:“你今往那里去?”孟定国说:“小将回王府禀知太君,再往南清宫、天波府去报喜信。”包公说:“你意也不差。”孟定国即辞别包爷,上马加鞭回归王府,传进书来,太太看过大悦,说:“自从我儿去后,心内悬悬,朝夜不安。幸得皇天庇佑至今,才得我儿征服番邦。但愿平平稳稳取得珍珠旗回来,母子团圆,全归故土,做个安逸太平人。此乃我老身之幸也。孟将军你赶路辛劳跋涉,如今不必再去随征,且在本府中安屯,候着我儿回来。”孟定国说:“多谢太太。将临行之时,千岁吩咐我不必再去。”是日用过早膳,孟将军禀知太太要到南清宫报喜讯。太太说道:“此去即可回来。”孟将军应诺。即日到了南清宫投呈书信,孟定国就在外堂,故未见潞花王母子之面。是时,母子看过喜信,大喜,即传旨赏了来人黄金二锭。孟将军领赏而回,转身又到天波府,进内见了佘太君众位夫人,有书呈上。众夫人开读完,老令婆大悦,问起一路征伐情由,孟定国细细禀知。即时拜别了高年太君与众夫人,回至王府。是夜不表。

  次日,天子临朝。包公就将狄青的本章呈上,天子御览,龙心大悦,开言说:“御弟果实英雄智略,新罗国一战已平伏了。但愿此去西辽,早早班师回朝。孟定国回朝奏捷,中途劳顿一番,先加一级以赏其功。候御弟回朝,论功升职便了。”天子旨下,是时退班,群臣各散。众忠臣大悦,单有国丈怒气满怀,从前大仇恨狄青一人,至今连这包拯一并怀恨了。好好地他死去,一生大事已定,岂知被这黑贼救活了。他指望这小畜生在沙场上战死,今日又被他征服新罗,真乃天不从人愿。但愿此去西辽,这些番兵番将倍加厉害,将这小狗头一刀砍作两段才好。不言国丈心中烦闷,不表朝内君臣。

  且说狄元帅平服新罗国,来日西辽国内常有人飞报他的君臣,人人尽知大宋朝五虎厉害非凡,如今又要来征本国。此时君臣日日商量,无谋可设,且待他兵临我境再作施谋。书中有话即长,无话即短。却说狄元帅大军一队队,行程半月尚未到西辽国。时逢六月天气,暑热非凡,且安营等候秋凉后进发。扎营候了两月,秋风习习,元帅吩咐登程。一路无恙,跋涉三十余天,已到西辽国头座关。三十里外,元帅吩咐发炮安营,即下战书与七星关。关中主将也是辽邦一员武将。是日,闻报宋军临境,想来本国多少英雄上将尚然不济,谅本总不是宋军对手。但受了狼主之恩,断无献关投降之理,若是与彼交锋,又杀他不过。想罢,只得吩咐各兵将小心坚守。即时备了本章,飞投狼主去了。

  再说狄元帅安营三天,是日说道:“本帅三日以前行文与七星关主将,奈何毫不见动静?”即日差张忠去讨战取关,不得有违。张将军说声:“得令!”装束上马提刀,五千精兵直杀至七星关。喊杀连天,番将左天雄不出战,坚心保守,宋兵把城池重重围困。轰天大炮攻打数日,因得水泄不通。左天雄料难保守,只得带了手下兵将部将逃奔前关去了,满城百姓惊慌无惜,哭泣哀声大震。张忠破了关,传谕一一安慰说:“你国王侵犯大宋,与你等百姓无干,我元帅严禁大兵掠犯。”此时方得哭泣之声稍停。张忠又差人请元帅大兵进了关,元帅大悦,记了功劳,养马三天,命李义领兵前往攻打乌鸦关。大兵进发好不厉害,先说前关左天雄逃往乌鸦关说知其事,守将段威只有防守的伎俩,没有出敌的强能,闻知好不着忙。不觉五六天,闻报宋兵已至,段威坐卧不安,说:“狼主哎!并不是微臣按兵不动,只因大宋兵将厉害,非比寻常。新罗国将广兵多,尚且被他杀得大败,关中虽有兵丁十万,到底不是宋兵对手。况且狼主又不发救兵接应。本官倘若出战,死何足惜,只恐此关一破,后关也难保守了。所以,日夜小心提防保守,只望狼主连发大兵到来,方能保得此关。”这段威正说话间,忽闻连珠号炮响亮,声如天崩地裂。小军又报说:“宋兵攻城急切,请令定夺。”段威听了无计可施,城中百姓多已逃散。子找爹娘,兄寻幼弟,如此光景,真是可怜。当时段威见军士报宋兵攻打,心如麻乱,只得吩咐各兵将多加箭石紧守。上城一望,好不惊慌,人马围困,刀斧重重,叠叠旗幡,密密层层,飞弓箭弹纷纷打上城头,炮响连天,直向城上攻击。此时段威见了十分着急,施个缓兵之计,暂退他兵,即往城下高声说:“大未将军,且缓攻城,小将已有请降的本章奏闻狼主去了,望乞将军把人马退出,免得满城百姓子散妻离。况区我邦只有有限的雄兵猛将了。谅情狼主见此光景,必然献旗投降,望祈将军暂退了大兵如何?”李义大喝:“番奴!”不知李义如何回答。正是:

  下国屡兴兵犯上,天朝今遣将攻城。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