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七回 破辽营狄元帅奏功 败番将新罗国添兵

  诗曰:

  新罗番将铁金刚,狂逞英雄独擅强。

  今日败国威灭尽,弱邦何必动刀枪。

  当下,狄元帅听了樵汉助杀番兵,打破番营之因,心中大喜,说:“难得二位英雄本事高强,樵采度日,埋没了英雄,岂不可惜。今日你二人已有功劳,如若立志,图个出身,这也何难!且随着本帅同心协力去平西,有了功劳,班师回朝之日,奏闻圣上,自然加官授爵以赏劳的。”二人听了大喜,一同叩谢元帅收录:“蒙元帅收录我弟兄,愿效犬马之劳。”此时元帅又记了二人功劳,令他帐下调用。待再立功时,然后奏知圣上受职。又给发盔甲器械马匹,二人谢了元帅,是晚摆宴庆功,收拾番营粮草等物,掩埋尸首,大犒三军。是夜休题。次日,捷音回朝,奏闻圣上。只因时值三冬,纷纷大雪。其本章大意只言天寒地冻之候,待来春和暖,即发大兵平西,倒换珍珠旗回国。但新罗敢借兵于辽王,甚属无礼。并伐新罗可否?请旨定夺。捷音飞报回朝,此话慢表。

  再说焦、孟二将,前时奉了元帅将令,各路催粮已有两月,早得军粮十万。是日,带进关缴令,与萧、苗二人各通姓名,说明来历。也不烦言。有范爷、杨青,见元帅退了番兵,洋洋得意。独有孙秀纳闷昏昏。狄爷见孙秀闷闷,索性取笑他几句,便说:“孙大人,你是当御连襟,名说君臣,实乃至威,应该为朝廷出力。因何由西辽兵杀至关下,袖手旁观,高挑免战,听凭辱骂。自己的威风全灭,反长他人志气。下官不提兵到来,辽兵杀进关中,大人将宋室江山付与辽人。难道悉听辽王做了君,大人做了臣,你虽称快,独有忠臣烈士怨恨大人的。”这番言语几乎气死了孙秀,即说:“狄王亲,下官是个无能之辈。做此官,乃是圣上所命,又不是我自家要来守此关的。若是狄王亲容我不得,听凭你处决本官罢,何必用许多絮絮叨叨的话,难道没有一些同朝之颜?”狄爷听了,微笑道:“此乃大人容我不得。”孙秀说:“怎见得下官不容于你?”狄爷说:“大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人何必问我自家,所为只问心是了。大人,你岂不知么?古语流传说得好:欺人即把上天欺,劝你莫行私谋事,举头三足有神明。”孙兵部听了数言,口也难开,抽身关内去了。悄悄写了一书,暗地差人送带回京交岳丈开看此书。只因他在着雄关,害他不得。狄青讥俏,又罕大难以算计害他,要求国丈请旨掣回。住语两头。话说麻麻罕大败奔逃,十万番兵败残全走,只剩数百兵,几员战将。又不见了达脱、石天豹,二人不知生死。大营已被烧破了,只得收拾残兵,回归本国去了。

  先说新罗国王。从前麻麻罕有本章回国,狼主看了大怒,狄青如此厉害,欺人太过。正要打点添兵帮助,幸有几位大臣奏说:“我邦原与大末相和,于今辽王与宋朝争战,前来我国借兵,然而狄青已许与西辽战,不是与我国争锋,原不是他来犯我国,我主却兴兵帮助西辽,此乃我国无礼于大宋。伏望狼主勿以西辽为重,而反轻天朝。如若添兵,万万不能,伏乞狼主三思。”国王听了众臣一篇有理之言,所以渐缓添兵之意。是日,忽见麻麻罕败回,国王怒气冲冲:“可恨狄青藐视孤家大甚。如今,不准群臣之奏,管什么中原上国,纵然我国不动干戈,狄青也不甘休了。趁他未来征伐,我先与大兵前去,与他见个高低,就是兵粮不及了。”定了主张,仍差麻麻罕提兵挑选十二员战将、副将二百员,精兵十万,务要活擒中原五虎还邦。“待孤家看看狄青怎样人材,如此厉害。把他碎尸万段,方消孤恨。”麻麻罕领旨出朝,挑选十二员将,名,其青龙、其青虎、殷光灵。龙飞海、牙里波、乌山罗、哈成寿、沙面虎、爱金雄、韩恩宝、哈成福、但但温。

  这十二员战将多是青年猛勇、英雄无敌的将军。内有牙里波是通迷之子,非但英雄好汉,而且是花山老祖的徒弟。法力精通,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之术,轰天雷的法宝,要与父亲报仇,愿随麻麻罕出兵。此时,麻麻罕点了十万精兵,择了吉日,拜辞狼主,向汴梁进发。按下慢表。

  又说西辽国王,前次接到麻麻罕的本章,心中大怒,即宣秃狼牙问明:“孤家差你前往中原,探明狄青身亡。你还邦奏说,他已经死在游龙驿中。因何今日麻麻罕本章说狄青还在?兵又败,又欺君误国,哄骗孤家,绑去砍了!”秃狼牙此时分辨不清,亏得几位大臣保奏,将秃狼牙贬去看畜牛马,劳苦不堪。按下不表。辽王又想麻麻罕将勇兵强,因何仍然杀败。既不能取胜,新罗不能助我国,麻麻罕必有本章回邦,为何国王置之不理。此时,辽王日日烦恼心焦。未满二日,又闻飞报,方知麻麻罕杀得大败,逃回本国去了。狼主一闻此事大惊,长叹道:“孤只说大宋杨府英雄伤尽,杨宗保死后没有能人。所以,大兴人马,抢夺他江山。岂知,中原又有狄青五虎,非常骁勇,屡次杀得我国无人敢领兵前往。飞龙女儿去行刺他,岂知反被他害了性命。秃狼牙通线庞洪,如今还在,只落得新罗国损兵折将罢了。若夺不得大宋江山,狄青五人,孤家总是容不得的。必要分碎其尸,方消孤家心中之恨。”有度罗空出班说:“臣启奏狼主,前日有星星罗海之弟,名唤兀格松,见臣说,在家得师,教习武艺,已有几载。武略精通,要为胞兄报仇,不惧中原五虎。故臣令他试演一回,果然枪法精通,英雄勇猛。伏唯狼主宣他上殿,看察人才如何?”此时辽王正在用人之际,闻奏准之,即宣他上殿。

  不一时,兀格松上殿,朝见狼主,赐他平身。一看这兀格松,生得虎腰戟眉,脸紫发赤,一双环眼,头如斗大,口阔无须,狮子大鼻,颈下还有八尺身高。狼主看罢,心中大悦,开言说:“卿家,你今年纪若干?”兀格松说:“臣年已二十有四岁,星星罗海是臣胞兄。”狼主说:“你也是国家大将,不做官是何缘故?”兀格松说:“臣年纪尚轻,只图玩耍之乐,不愿为官,只是在家侍奉母亲。臣有千斤之力,前数年又得师父教习武艺。前日,哥哥死在狄青之手,爹娘闻到双双气死了。所以,微臣深恨狄青人骨,立志要杀完五虎将,方消胸中之恨。”狼主听了,心中大喜,命他把武艺当殿试演与孤家看看。兀格松口称领旨,就在殿前演武一番。武略精通,枪法奇妙,狼主心花大开,众臣称赞,即日加封灭宋大元帅之职,领兵十万,前往新罗国,再请添兵助将,共除五虎,夺取大宋江山,平分天下。兀格松授了总兵之职,就有许多武将官员前来称贺,属下武官多来参见。这番将立心报仇要紧,过了三天,点齐十万兵马,辞了狼主,一意登程,先往新罗国。

  未到新罗,路逢麻麻罕,说起情由。麻麻罕说:“本帅如今奉了狼主旨意,再领雄兵十万,健将十二员。今日中途相遇将军,同心协力,共擒五虎,本帅洗了前败之耻,将军雪兄之仇。务要同力向前,有功于国。”兀格松称说:“元帅之言有理。”即令队伍向三关进发,尽是山岭崎岖。行罢,又是沙滩烟瘴之地。连行十余天,还未到雄关。不知两军对垒如何。正是:

  莫道天朝多勇将,且看下国有雄兵。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