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四回 破大敌宋辽对垒 立功劳石玉交锋

  诗曰:

  大宋江山稳保牢,英雄五虎立功劳。

  精兵勇将辽邦主,不及天朝大国豪。

  话说狄元帅带领精兵十万,前来救解三关,逮因是日到了雄关,孙。范届三人与元帅接风洗尘。是日吃酒,天色已晚,不能投递战书。到了次日,狄元帅批了战书,即差飞山虎前往投递。

  再说辽邦主将麻麻罕,攻至三关数月,只因天气炎热非凡,不能开兵,是以吩咐大兵屯在关外五十里。如今候至秋天了,正欲打算开兵,忽有战书下,麻麻罕看过了战书,满腹狐疑说奇。西辽狼主说:“狄青已死,因何书来又是他领救兵的?”想一番说道:“莫非中原没有勇将,把这死过狄青图名来欺压本帅的?罢了,我不管狄青在与不在,明日总要开兵,看他何人上阵,试试中原将士本领便了。”即时批回书,明日交锋,打发来人去了。

  飞山虎回关呈上回书,狄元帅看毕,早已着令其四将,把人马安排,明日正是中秋十五日了。关中众将大小三军,候至三更时分。狄元帅吩咐埋锅造饭,众将兵用完,时交四鼓。众副将满身披挂,多是刀枪利锐,盔甲解明。直至五更天明,随着焦孟将军听候元帅将令。停一会天色尚是黎明,帅爷升帐,众将参见已毕。但见元帅好不威严,坐下中军虎帐。真乃大宋栋梁朝臣。正是:

  掀天揭地英雄汉,烈烈轰轰大丈夫。

  平西扼掌三军任,五虎头名国栋梁。

  狄元帅左右,是四虎英雄,气冲雷霆。下边焦、孟将军遍体神威。兵丁队伍,肃静无言。当时元帅说声:“列位将军,本帅有言嘱咐,须当牢记。”众将齐说声:“元帅,有何吩咐良言,小将等岂敢有违!”元帅说道:“西辽王几次要兴兵侵犯我邦,如今还防他将兵厉害。较胜前时,众位将军虽然骁勇,须要小心,不可倚仗英雄,轻敌致败。又不可畏怯,不敢奋勇直前,须要见机退敌才好。倘若违令,军法森严,难以姑宽。”众将连声诺诺。

  言未了,有军士启上元帅爷,今有辽将讨战。元帅闻报,即拨令箭差孟先锋带领五千精兵开兵迎敌,须要小心。初次交锋,须要取胜为锐。孟将军说声:“得令!”顶盔贯甲,手提大刀,飞身上马,炮响三声,大开关门,五千健卒随身,一马冲出关外。跑到阵中,孟将军抬头二看,只见番兵列成阵势,这石大豹生得头大颈粗,青脸浓眉,眼如鸡卵,鼻似莺儿。两只兜风大耳,一连下颔无须,身长九尺,腰大数围,坐骑犹如木牛,独无二角。提着两柄金锤,威风杀气。一见孟定国,大喝:“宋将通下名来!”孟将军喝声:“辽将听着,俺乃大宋天子驾前、平西大元帅麾下、正印先锋孟定国是也,你也通个名来!”石天豹说:“俺乃新罗国驾下飞虎大将军铁金刚大元帅麾下、大将军石天豹也!”孟定国喝道:“你既是新罗国,向与天朝无隙,因何今日帮助叛逆西辽侵犯上邦?全无国法,还不及早收兵回去,倘然天官一动,教你片甲无回,悔恨已晚。”石天豹喝声:“南蛮休走!胡说你邦狄蛮子把西辽人马杀尽杀绝。又逼献珍珠旗,太觉狂妄了。我邦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故允借兵复来报仇。既是狄青未死,他不出来对敌何故?你这无名小卒,不是本将军对手。倘然断送了你,只道本将军欺你无名下将!”孟将军大怒喝声:“番狗,休得狂言,与你分个高低!”催开坐骑,大刀一摆劈下来。石天豹双锤架开。两边战鼓如雷。二将刀锤交对,大杀一场。番将果然骁勇,战到三十回冲锋。孟定国想来这番将果然厉害,杀他不过了。只得架开双锤,带转马大败回关。

  飞山虎在关前大喝一声:“番狗,休得逞强,俺刘庆来也。”长枪当心就刺。石天豹架住相还,原来元帅明知辽将厉害,犹恐孟定国有失,故先差刘庆在关前接应。此时刘将军与番将斗杀到三十余战,看看抵敌不住,说声:“石天豹,你不必赶来,今日刘将军有些不快,明日来取你狗头。”拍马趋走。番将逞强,大喝:“不要走!”飞马紧急追来。刘庆一想这番将果然厉害,待我用计断送了他。即带转马来笑道:“石天豹,看俺刘将军的法宝,取你石天豹!”对面勒住了马,抬头一看,早被刘庆一枪,照定心窝刺去。石天豹说声:“不好。”闪得快,才被他长枪已刺在腿上。忍痛难当,大败而逃。众兵看见主将挟伤,只得逃走回营。刘庆不追,得胜回营交令。元帅上了他头功不表。

  再说石天豹受伤,败进营中下马。麻麻罕一见石天豹行走不便,即说:“石将军,因何这般光景?”石天豹说声:“元帅,小将中了南蛮计,先与宋将孟定国交锋,已经杀败他逃去后,跑来一将,自称刘庆来接应,亦已杀返奔逃。小将即时赶去。可恼这狗蛮诡计多端,住马说用法宝来,小将勒马看一看,已被他长枪刺过来中了腿,在马上疼痛得急,用力不便,只得败回来交令,望元帅恕罪。”麻麻罕说:“石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着恼?石将军你且往后营养息,着取金枪药,敷于伤处,不可勤劳,保重身体,且待痊愈了,然后再作道理。”石天豹说声:“多谢元帅。”即往后营去了,不表。

  当下麻麻罕想了一会,说道:“久闻大宋狄青五虎之名,英雄无敌,所以屡屡杀得西辽大败。如今石天豹败了头阵。本帅手下还有三员勇将的。也罢,明日且与他见个高低便了。”到来朝五鼓,宋营用了战饭。狄元帅差石玉出马领兵五千出关讨战。麻麻罕闻报,即差大将哈天顺,带领番兵一万,杀出营前,石将军举目看见这番将,生得奇形怪状,犹如夜抓鬼一般。二将各通名姓,双枪并举,两马交腾。这石玉乃仙传的枪法,这番将须然本事高强,焉能及得石将军?战到五十个冲锋,却被石将军架开绰缨枪,回手一枪挑于马下,割取首级。喝令兵丁杀上前,把番将杀得犹如风卷残云一般,辽兵伤了一半,余剩四散奔逃。败残小卒飞奔入营说:“哈将军阵亡了!”麻麻罕闻报大怒,说:“有这等事?”叹声:“哈将军哎,想你为在本国,也是英雄好汉,自夸本事高强,今日一战身亡,想这狄青果然名不虚传,伤了一将,杀了一将,又伤了许多人马,如若不杀尽五虎,有何面目转回邦国?”若问大凡为将,必要智勇双全,方能统领六师重任。如若有勇无谋,乃匹夫之勇耳。这麻麻罕无非仗个英雄骁勇,谋略全无,必要生拿活擒天朝五虎,自出狂言,轻敌甚矣!后来大败而回,此非为将之才也。后话休题。

  到次日早饭方完,忽有小番报上宋将讨战,一味猖狂辱骂。麻麻罕听了即大怒,遂令通迷领了五千人马出敌,冲到阵前。李义一看见来了一队番兵,为首一员番将,耀武扬威。见他身高一丈,膀阔腰粗,年方四十外,黑脸乌发,好似汉朝周仓再世还阳,手提一柄镔铁宣花月斧,坐下一匹赛乌龙驹,一程跑将过来,不通名姓,提起大斧杀来。李将军长枪急架,二将催开战马,各拼高抵,杀了一场。沙场内但见烟尘滚滚,关营中只闻战鼓冬冬,三军战杀,助威挡敌。两员大将,冲杀到八十余合,通迷抵挡不住,只得放马逃生,李将军追赶番兵,死者甚多,李将军得胜收兵回关。正是:

  辽国英雄虽猛勇,天朝五虎更强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