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四回 归单单夫妻分别 降辽国宋将班师

  诗曰:

  夫妻一会复分离,一念君时一念亲。

  此从向天重聚首,他年旌诏得成群。

  再说公主闻丈夫班师,要带同他回转中原之说,便说:“驸马啊,妾若与你到中原,一来父王母后难以割舍,二来圣上虽知招亲之事,你却不曾奏明,未曾有旨宣诏,况且又防西辽怀恨于我邦,趁妾不在,兴兵杀到。虽然不惧怕于他,总有刀兵之想,父王岂不归罪于妾身?若然驸马有心记念从前夫妇之情,回朝奏知天子,此时受了诰封,有旨宣召,然后转到中原,夫妇团圆,自然有日。”此时,公主说话之际,早已含着一包珠泪。狄元帅虽然一员虎将,烈性英雄,只因公主是个义重多情之女,说道:“今日分离,伤心之话尤觉伤心,公主,你这等说来,下官又不好勉强于你。今朝分别,我却也放心不下,如何是好?”公主说:“驸马,你今班师回家,公务已完。若有心记念于妾,奏知天子,有旨旌诏到来。此乃光明正大,未为不可,既有姻缘夙愿,为何我夫妻两人这生南北万里程途?驸马啊,今日虽暂分离,不知会在何天?虽然与你为夫妻,谁知妾的心肠!”说罢纷纷落泪。元帅看见公主伤心,好生不忍,说道:“公主万勿伤心。既然你一心回归本国,暂且分离,待下官回朝,国务一完,即奏知圣上,降旨前来迎接于你。团圆之期不远,公主何必伤怀?望你依着下官之言,回去万勿愁烦才好!”公主说:“谨依驸马吩咐!”此时元帅择日班师,公主也要告别登程。

  是日元帅传令,摆下筵席饯行。夫妻对酌之间,元帅说:“公主啊,今日分别,你我各归本国,望你上达尊公母后,代说下官不是无情之汉,只因国务羁身,幸得如今平复西辽,少不得日后再到请安。”公主含悲说:“驸马啊,总是相逢未卜,何时得见?”狄元帅再三安慰了多少话,说:“公主啊,你且免愁烦,请用酒!”此时夫妇分别,说不尽许多语言,并叮咛嘱咐好生抚育二子。这些男女兵丁多有犒赏。宴毕,公主吩咐男女队伍分开,上了赛麒麟,相别过丈夫,出关而去。元帅与众将殷勤相送,有十里之遥。公主说:“驸马与众位将军何必远送,请回便了。”元帅、公主此时只得马上揖别,含泪分离。男女兵向东北而去。元帅在马遥望,不见旗幡影映,只得转回。狄元帅并非恋他的颜色美丽,只因公主情真意重,不辞千里之劳,来解重围,今日一时别了,元帅也觉不忍分离。此时只得回关。

  过了三天,已是上吉日期,传令众将拔寨起行,安排队伍,五色旗幡,三声炮响,三军起程。辽国君臣闻知,频来相送。狄元帅辞过众辽官,不必细述。所取关城,仍归西辽管辖。此时宋将兵一路威威武武,奏凯而还。登山涉水,非止一日程途,所过地头,毫不侵扰,百姓安居,按下慢表。

  却说三关孙秀,自从前日闻狄元帅兵困白鹤关,赶逐孟、焦不许他出关来,故时时想起心欢,只望他众将早日尽丧西辽,才得安心。忽一日接过边报,方知单单国八宝公主兴兵前往,大破西辽解了重围。孙秀一闻此报,吃惊不小,说:“不好了,本官只道狄青围困孤关,救兵不至,必然一班狗党尽丧西辽,谁知又被八宝贱人救了。但愿两辽还有雄兵猛将,连八宝这贱人一齐结果,死在番邦便好了。本官前日已经动了一本,劾奏他按兵不动,通了西辽。要先把他母命伤了。”若说孙秀前时果动了此本,只因仁宗是个明哲之君,因思:“前者张瑞回朝复旨,陈奏明白,井有狄青本章附呈朕览。足见他忠心为国,怎肯退后不举投降了单单,又去投降西辽?大下莫有这等人。莫非孙秀谎奏了,且有了实证,再行定夺。”就把这道本章隐藏不发,按下慢表。

  且说天牢狄太君,虽然在天牢囚禁,已有狄太后娘娘关照,又是平西元戎之母,那狱官司事怎敢轻慢。所以日中用四个老妪相伴。食用日给比家中也差不远。此时狄太后终朝想念侄儿,怨他原不该走错国度招亲。又幸得今上仁慈恩赦了他,仍命平西。如今一载有余,但不知何日班师,消了前罪,那时方得母子重逢。就是吃碗清汤过日也为安逸。不提狄太后之想。

  再言三关孙秀那日正在关中闲坐,忽闻报道:“启上孙老爷,今有狄元帅征伐西辽,国王献出珍珠旗,如今奏凯班师,只得百里之遥,特来报知。”孙秀说:“有这等事!再去打听!”说:“不好了!本官只道西辽国兵将凶狠,重围难解,料想狄青不得还朝。岂知西辽国真的没有雄兵,投降了,献出珍珠旗。如今又得还朝,焉能摆布得他来?咳!总是天不从人愿,岳丈徒然用计了。但是本官前日已经上本,奏他按兵不动,私通西辽,如今一班狗党又得回朝,下官已有谎奏欺君之罪,如何是好?如今反弄了自己身上。不若修书一封,差人进京,送上岳父,待我安排妥当便了。”是日即修书一封,即差得力家人孙吉带盘费星夜赶进汴京去了。慢表。

  又说范仲淹叫声:“杨老将军,那孙秀一心要害这狄元帅,岂知又被他征代西辽,收得珍珠旗回来,此番又是逢凶化吉了。”杨青说:“正所谓任君百计图谋巧,自有皇天作主张。但这奸臣如鬼如蜮,今又打发家人去做什么勾当。我也知了,他报知庞洪,必然又要商量什么鬼计。看他怎生害得这英雄将士。”不提杨范之言。

  到了次日。炮声一震,元帅大兵离关三十里。停一会又报道:“元帅离关不远。”孙秀只得勉强开关,传请范仲淹、杨青一同出关迎接。只见大兵一齐已到关下。杨将军说:“我们只道元帅兵困白鹤关,没有救兵,不得还朝,不想被他征伐西辽,取得珍珠旗,班师回朝。此乃天不欲绝这小英雄也。”范爷说:“皇天庇佑,只英雄也幸,乃当今天子洪福。只差得孙大人心中不快。”孙兵部说:“哎!你们说那里话来。说征伐西辽,下官有何不悦?你听,号炮之声,元帅到了。我们出关迎接便了。”此时,孙兵部与二位忠贤走出关外。

  此时狄元帅到了,传旨安营,有孙兵部见了,免不得叫一声:“狄大人,如今班师回朝,贺喜了!”范、杨二人也说:“请下马进关!”狄元帅说:“下官身负欺君重罪,不知圣上罪赦如何?何劳三位大人远迎?狄青何以克当!”三人说:“元帅,那里话来,如今成此大功,罪故已消,圣上还要磋奖了。”元帅说:“焉有此望!”连忙下马,一同进关。有焦廷贵把孙秀一看,怒目圆睁,高声道说:“我们元帅真乃英雄,没有救兵,何为希罕?今日大破西辽回来,那个奸臣误国贼,敢来杀我焦廷贵?”元帅大喝道:“匹夫,休得多讲!”

  此时,已入帅堂上,各各见礼,依次而坐。孙兵部开言说:“闻得元帅不伐西辽,先在单单国招亲,下官失于贺喜,大人休得见怪。”元帅说:“孙大人言重了,下官奉王命征伐西辽,在火叉岗走差去路,左边东北是单单,右边西北是西辽,走差单单国,招下大祸,险些逃不出罗网。”孙秀说:“招亲是喜事,怎说是招祸?”范爷忍耐不住说:“孙大人,今日元帅班师,只说目下言谈罢。为何只把痛心话来伤刺。”杨将军说:“孙大人,为人没有喜事,难过日子;若不招祸,倒不是个责任,英雄喜有要来,祸有要来,方是历尽艰苦的丈夫。且待元帅征伐之由,细细说与我们知道。”此时天色已晚,摆上便宴,二人揖让就席,众将开筵,厚犒得胜将军。正是:

  莫道奸谋多误国,岂知天眼眷英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