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十七回 飞山虎汴京探听 狄元帅痛母囚牢

  诗曰:

  探知母被禁天牢,不忍伤亲暗哭号。

  当道虎狼难躲避,分明报应后马逃。

  却说飞山虎前次往汴京打听明白消息,找寻着狄元帅,四下无人,落下云来,口称:“元帅,小将奉令回来了。”遂打了一躬。狄元帅说声:“刘兄弟,你我俱在患难之中,何须如此!快往这里来吧。”二人一同悄悄来至空静处霞亭内,元帅说道:“刘兄弟,你可曾到汴京与否?打听得奸党如何?”刘庆说:“元帅,不好了!小将奉命,不辞劳苦,到了三关。这孙秀好奸刁,一连上了三本。圣上已经出旨,钦差官到山西要捉拿太太,收禁天牢,但不知吉凶如何。”元帅一听此言,五内皆崩,说:“不好了!既有些事,娘啊,多是孩儿不孝,累及你了。好不痛煞人也!”纷纷下泪,又不敢高声痛哭,只是心内犹如刀刺,说:“刘兄弟,罪及母亲,为子之心何安?”刘庆说:“元帅且免心焦,小将又打听得,圣上差张瑞前来了。”元帅说:“若他前来,敢是来拿我吗?”刘庆说:“非也。圣上仍要命你为元帅,前去征伐西辽。如若平服得西辽,将功抵罪;若是抗违天子诏命,即时捉拿,决不姑宽。”元帅说:“既有此诏,本帅还有生机也。刘兄弟,见机逃走,仍去平西,在本帅未成亲时,早已立下此意。如今恐有人来不稳便,你且去吧。”刘庆允诺,驾上席云帕去了。又往吉林、正平。安平各处关头,通知众将,好待元帅逃走。张忠又使刘庆,悄悄前往白杨山,知会了孟定国,整顿人马,候元帅到来。说完,飞山虎仍到安平关,与张忠叙话,不必多题。

  却说狄元帅见刘庆去了,心中烦闷,说:“圣上,念臣误走国度,勉强招亲,实出于无奈,若照肖何一律,罪该全家诛戮。今蒙圣上宽宥,仍命臣去征服西辽,将功抵罪,粉身碎骨,难以报答天恩了。今日虽又已有生机,无如公主怎肯放我去了。须要盗回刀马,预先埋了地步,方能脱身,所虑者,内有三关阻隔,但出得三关,逃走便成了。细想母在大牢受苦,为子任他水火刀山,也须要赴了,岂虑这三个关城。待有机会逃走,再作算计便了。”此时狄青也不游官园,转回宫内去了。公主一见,立起身微微含笑,说:“驸马,你今朝往那里去玩耍?”狄青回说:“园里百花开放,啼鸟喧哗,百般热闹,妙不可言。下官去游赏一会,久而不见。”公主说:“只怕及不得你中原花鸟景致的。”狄爷说:“下官虽在你邦未久,各俗例、日用民物,已看得几分了,惟有人物不雅,其余常物,各项相同。”公主说道:“安的容貌如何?”狄爷说:“公主的花容美丽,就是中原也少有。”公主说:“驸马休得谬言哄我,只恐哀家的容颜不称你心怀。”狄青笑说:“公主那里话来,你的花容既然不合下官之意,为何交战之时看呆了?正是:三更魂梦恨一水,思想一人月老翁。”公主说:“驸马,你总是虚言哄我,谁信得你来,既然有心于哀家,为何到了我家,父王重重劝你投降,你却不依?”狄爷说:“公主你有所不知。那日狼主只要我投降,未有招亲之言,自然不允了。”公主又说:“哀家师父圣母之言,你为何也不依?”狄爷笑道:“你好愚也。只因此时众将多在身边,他们乃是结义的兄弟,若下官轻易允了,犹恐众人耻笑。等待他众人劝我,方可允成的。”公主听罢笑道:“原来你有此缘故,妾身错怪你了。”狄爷说道:“公主,我两人相处,多少情浓,你贪我爱,并无半点违忤,怪不得仙母到来说前定夫妻,故此南北相逢。”公主说道:“若不是师父到来解说,我二人焉得和谐?险些又被脱伦这匹夫出言伤害了。但不知驸马你在此边还想念家乡、愿回朝否?”狄爷说起:“公主,下官已经身负千斤重罪,还有何面目回见宋主?我在这里,一般荣华过日,有何别的不足之处?”公主说:“如此说来,不想回朝了?”狄爷说:“回朝就要做刀头之鬼。我想上下两邦,多是做官,在此有何不美?只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有母在着家乡,母子分为两地。或能用计,把娘亲悄悄携到此处,娘儿叙会,乐庆芳辰,我的心头就放下了。”公主说道:“这亦容易。待想出一个计较,搬取婆婆到来,使你心安便了。”狄爷说声:“多谢公主。”

  此时狄青说得言辞恳切,公主那里知他别的心肠。对坐言谈许久,狄青又说:“公主,我是王禅老祖的徒弟,你师是仙山圣母,为何你的法宝却好,我的武艺平常?欲求公主教导,不知可否?”公主说:“驸马呀,哀家的身体尚属于你,些须小技有何难处?明日同往花园演习便了。”说了天晚,夜膳用过。是夜夫妇双双同归罗帐。公主说:“驸马,妾今日已有重身,欢娱且以后言谈吧。”狄青允诺,暗想:“我已定了远走高飞之志,像做假夫妻一般。”暗叹说:“可惜他待我一片恩情了。”只是暗中闷闷不乐。

  再说到次日,夫妇双双来至花园内,公主演武一番,狄元帅演习一回,看来公主武艺果然不低。演习一会儿,天色尚早。此时狄青坐在霞亭内,公主偶然将丈夫一看,但见他愁容不语,似有所思。公主问道:“驸马,你好好玩乐,为何忽然愁容忽起?莫不是有什么别样心事?”狄爷说声:“公主,下官身居大宋,想着南清宫内与我姑娘相会之时,盔甲金刀,乃是姑娘赠与我的,更有一匹坐骑,名称为现月龙驹,下官平日随常所用的。今朝演武,回想起临末此物何人所得了?所以心中不悦,负了我姑娘之心事。”公主听罢,微微含笑道:“原来你为这几件东西,妾早已着人收好在此。你已放心,待我一并送还你吧。”元帅爷说:“我还只道失去了,原来尚在公主这里。”公主说:“哀家明知驸马惯用之物,理当收拾,岂可轻毁。”狄爷听了,说:“多谢公主了。”公主此时即忙差人往取。少停间,刀马盔甲俱以取到。公主说声:“驸马,你的刀法甚好,何不试演一回,与妾观看?”这句话正中了狄青之意,当时应诺。即换盔甲,提起金刀,那龙驹见了主将,连吼三声,四蹄不住的跳,狄爷说:“马啊,与你分离一月光景了,见了面,你在此叫跳吗?”即忙跨上那龙驹,就不叫了。公主笑道:“此畜真乃性灵,比哀家的赛麒麟,却是依稀。”此时狄元帅头戴上金盔,压上血结玉鸳鸯,霞光灿灿。身穿上黄金甲,手执定唐金刀,园内并着太阳来射,照得这狄青遍身金光闪闪,满体光色森森,更兼这现月龙驹,又高又大,比往常加倍神威、气宇。公主看见丈夫光景,好不开怀。想道:“这驸马少年美貌,赫赫威风,轩昂气概,哀家得与这员小将为夫妇,方能称了平生意愿。看他今日在马上玩乐,更胜前番,须天长地久相处,就清汤淡水,度苦也甘心。”莫言公主心中快乐,就是众宫娥,看是狄爷舞起金刀来,但见金光射目,只见刀闪,不见人形,龙驹奔前奔后,看得眼花缘乱,也是得意洋洋,不绝称赞。狄爷舞了一回下马,小番便抬过金刀,带了马匹。狄爷说:“公主,你呆呆看下官,却是何故?”公主含笑说:“妾今日看你这般操演,比往常更加威武,从今尽可随常用了。”狄爷说:“承公主你褒奖。”暗想:“如今有了马匹、盔甲,可以逃走得成了。”此时公主又着小番收管盔甲、马匹、金刀,就放在东宫空房:即为驸马取用之便。小番领命往收,此时天色已晚,夫妇携手进到宫房,宫娥内里已排宴侍候,夫妻就席。正是:

  欢娱好比鸳鸯鸟,契合真如并蒂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