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十一回 狄元帅被提下囚牢 八宝女克敌思佳偶

  诗曰:

  五虎英雄须被擒,天生女将助贤君。

  姻缘定后称心愿,护众帮夫建大勋。

  当下狄元帅的穿云箭尽被公主收去,急得心怯意乱,倒亏得金盔血结玉鸳鸯,两道霞光冲起,故此这乾坤索不能落下。此时公主见法不灵验,心中看惊。没奈何只得收了乾坤索,仍提枪相杀。元帅想道:“神箭既不中用,不知人面兽灵验否?且取来试一试吧。”此时狄元帅戴上金面,念声:“无量佛!”公主笑道:“什么无量佛?”把手一招,此物即到了公主手中。此时元帅心中越加着急,舞起金刀乱砍。公主长枪急架,又杀起来。公主心想一计,回马诈败而走,去取圣母法宝一件,乃是锁阳珠,撒在空中,有霞光万道。这颗宝珠非同小可,全然不畏玉鸳鸯,一声打下来,狄元帅此时头晕眼花,跌下马来。公主一见,满心欢悦,急唤兵丁:“好好将他绑了,决不可伤他。金刀、马匹一概收拾藏好。”女兵应诺。谁想这现月龙驹,见擒了公主,好生着急,发开四蹄跳跃,大吼三声。公主说:“马哎,你不须着急,好随俺家回去,也不把你难为。主将虽然被擒,不得被害。”此马听了公主之言,便不跳不叫。公主心中大喜,说道:“此马性灵真真是好的。”吩咐小番好生收管喂养它,金刀不许闲常玩弄。吩咐已毕,又向宋营队伍中大叫:“南兵听着,俺家念你等是上邦人马,故不忍伤你等之命,愿降者,投于我邦;不愿降,听各自还去吧。”宋兵皆不肯投降,奔回吉林关,报知孟将军。

  孟定国闻报,长叹说道:“我父孟良也是宋朝一员名将,随着杨元帅建立多少汗马功劳,生下俺来,虽然颇晓武略,但想五虎英雄尚且如此,俺孟定国出敌,那得济事?不免收拾残兵,弃关去吧。在于附近安闲之所,打听元帅的吉凶如何,再作道理便了。”遂带了众兵出关而去,又过正平、安平二关,觅得空闲之处,名曰白杨山,此山可能屯聚得众兵马。按下孟定国在此山屯聚。

  再说公主拿尽宋将回关,有巴山亲总兵参见毕。公主吩咐说:“卿家,三关无主,你去替掌管便了。”巴总兵说:“是!”,作别退去。公主又传令带过狄南蛮,两旁响声答应,把狄元帅押至公主跟前。公主微微冷笑道:“狄青,你乃上邦一员名将,因何没有道理?宋王差你去平西辽,不往西辽,反来寻我无犯之邦,夺关斩将,自恃英雄无敌,欺人不是这等极情。前日的威风今者何在,看得俺家如何草莽?只道女流之辈有何本领,今日被擒,可见我的武略原是不低。”狄元帅听了呵呵冷笑,说:“前事也曾一一说明、苦功,说尽多少,你只是不依,自然要在刀枪之下见个高低。如今失手于你,我既不能回朝,有什么挂怀?要杀何容多说,再言前事?”公主说:“狄青,要俺家杀你,非为难事,可惜你丢下堂上双亲,房内妻子。”此时公主说到这句,乃是试探狄青有妻无妻之故,要引出他的口气来。狄青是心中无意的,焉省得其中缘故。圆睁虎目,说道:“番婆!何必你多心!俺狄青父死娘存,若然侍奉母亲,有姐姐侍奉;妻房未娶,有何牵挂?要杀快些开刀!”直言随口冲出,公主听罢,不觉喜溢于色:“幸得他还未有妻室,正好与俺家配偶。”心花大开,此时吩咐小番:“把南蛮打入囚车内,与前擒来宋将一同解送狼主,听从正法。侍候俺家明早启程,不得有误。”

  众小番遵旨,押送狄元帅往后营,有焦廷贵大喝:“好了!”刘庆闻得元帅也来的,四虎弟兄呆了,说:“元帅为何也到这里来!”元帅说:“列位兄弟,这八宝番婆法术厉害,故此失手与他。”众弟兄说:“不想番邦有此贱人,如今怎生是好?”元帅说:“众兄弟,事到其间,说不得了,生死由天便是。”焦廷贵说:“元帅,我们众人怎能变个神通法儿逃去,就活得成了。”元帅大喝道:“狗才!我们众人性命多被你决送了,还说此无根之话,岂不恼人吗!”焦廷贵不敢再说。四弟兄说:“元帅,你有两件法宝,是神人所赐,因何在阵上不用,任他拿捉了?”元帅说:“众兄弟有所不知,本帅如今必然是诀了仙缘,这两桩宝多用不灵验,反被番婆收去。”四弟兄叹说:“真倒运了。”正说之间,只见四个小番送到两席酒馔与众英雄吃。众人说:“我们在此挨了几天,都是粗肴淡酒,不堪下食的。因何元帅到来,有盛设款待?这倒也猜它不出什么缘故。”焦廷贵说:“不要管他,且吃得于干净净,明日好做个饱鬼。”

  不题众英雄吃酒,且说公主这日得胜,拿完宋将,干戈休息,犒赏三军。公主一心怀念着狄青,故送这酒筵与他。番营各将士开怀乐饮,公主帅堂上独自一桌,宫女旁边侍酒。公主吃酒之际,想到心中爱慕之人,想道:“狄青这员小将,生得唇红面白,神威浩气,雅度非凡,莫说我邦从不见过这等气概,只怕中原也是无双的。幸得我胸中主见有定,将他拿了,待等回朝去见过父王保举,不要伤他性命,暗暗托母后暗中调停,方能成事。谅父母必然依允,独难于启口。如若早放他还国,须与他面定明白,也难猜度得英雄之心。想来这狄青不是等闲之辈,又闻他是太后娘娘的侄儿,当今宋王的至亲,乃金枝玉叶,中国的大臣,他须然去平服了西番,若失却俺家的计较,岂不枉费我热肠一片、爱慕之心?虽然赤绳系足,乃五百年前所定,到底不可当面错过。一旦父王赦他还国,不依俺家,轻轻放去了……曾记得他在阵前再三认错,哀告俺家,并非我无情不恤这小英雄,一则父王着我前来破敌保国,若私自放他还国,于理不合。若使放去,又不能面订此事,岂不永无相见了?今将他拿住,若得成事,与这员小将结为夫妇,就吃口清汤淡饭也是称快。狄青哎,我在这里想念你,不知你在那里可想念俺家否?看你在阵上时,并无怒色,一声称叫公主,恳恳告诉俺家,不是我定然要你争杀,只因众眼相看,须提防旁人猜测,便硬着心肠拿了你,自知无礼。方才闻你无妻室,好不令人开怀也!自想俺家的容貌不为丑陋,虽然抵不过中国,我本邦番国定是少有的。若我两人得成驾凤之交,岂不两家有庆?……此时公主呆想了一会:

  放下杯儿全不举,抛开箸子总无声。

  此时侍酒宫娥见公主娘娘如此光景,心想:“莫非他今朝上阵损了精神,故此酒肴不用了?”上前禀道:“请娘娘用酒,恐防冷了。”公主含笑饮上一杯,想念难会的心上人。此时红日西坠天色晚,关中各处点明灯。公主吩咐即撤去酒筵,各兵丁将士用酒已完。是夜公主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回归罗帐,睡卧不宁,正是:

  二更时分朦胧眼,梦见年轻小狄青。

  双双携至鸳鸯枕,共吐知心说话长。

  公主正在云雨巫山之梦,却被更锣冲散了。长叹了一声,耳底闻敲四鼓,挨了一会,只得起来,传令起程回朝。早有巴总兵同众将一齐送出关外。公主又令押送六架囚车,一车内坐着一位将军。焦廷贵一路高声大骂:“八宝番婆,淫贱小妖精,欺负天朝将士,拿得如此精光,真乃狼毒心肠的狗番婆!保佑他万世千年不转轮。”元帅喝声:“匹夫!休要骂得大呼小叫。”众人都说:“焦呆子莫要高声。”焦廷贵说:“死在目前,骂他一个痛快也心甘的。”

  不言宋将囚车去。且谈公主起程,带了三百女兵,众番兵、巴山亲远送十里之外。公主传令说:“卿家不必远送了,回关去吧。”巴山奈领旨带兵回转。

  且说公主一路起程,风火关有人,鸳鸯关有将,都来迎接。这公主越过两关,多不停留,一程直到锦霞城。狼主一闻此报,龙心大悦,即降旨众文武出城迎接。所有城厢内外的众居民,多是香烟喷鼻,灯烛辉煌,摆开衢侧伺候。这公主一到城外,把这些番兵交还脱伦兵部,吩咐女兵:“随着俺家入朝见父王去吧。”此时众番兵押至六架囚车,有番官。众文武来观看,骂辱不停声。狄元帅塞埋两耳由他骂,英雄四虎不答言。只有焦廷贵听得心头火起,也骂这番狗番畜死乌龟,骂不绝口。狄元帅喝道:“我等六人俱乃笼中之鸟,已经死在须臾,何必与他斗骂!”不知焦廷贵如何回答,此时若是五将不是被擒,何等威风,破敌如龙似虎,被擒坐在囚车内,好比:

  蛟龙原困沟河内,鹏鸟宿埋岩穴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