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八回 李世民感召黑袍将 尉迟恭降顺小秦王

  且说尉迟恭丢了十万石粮草,命令二百来名军兵攻山,要把粮草夺回来。程咬金在山上命喽兵往下打滚木礌石,尉迟恭看看攻不上山,夺粮无望,只好撤了下来。心想,粮草丢了回白壁关无法交令,没有办法,又带着二百名军兵,再回介休县去筹措粮草。

  程咬金见尉迟恭退去,派人探查无误,就和毛三、苟四、牛七、马八商量,连人带粮一起去投唐营。这会儿程咬金的精神来了,只见他骑在马上,得意洋洋地押着粮车,浩浩荡荡向唐营进发。他边走边想:牛鼻子老道,你成心跟我过不去,这一回叫你看看我老程的本事。你以为我弄不到粮草,故意难我,哼!十万石粮草到手了!待会儿见着你,我得好好气气你,他们来到唐营,徐懋功早已得报,和秦琼、李世民交待了几句,秦琼和李世民一齐迎了出来,向程咬金祝贺,程咬金本要在徐懋功面前表表功,瞅了瞅,徐懋功没有出来,就告诉毛三、苟四等人在外边等着,他随秦琼、李世民进了中军帐,腆着大肚子往那里一站,心想:徐懋功这回可该下座来迎接他了。谁知徐懋功把桌子一拍:“程咬金!”程咬金一听这语气不对,心想:我立功回来,连秦王都向我祝贺,你牛鼻子老道还能怎么难为我?就勉强答应一声:“在!”徐懋功把脸一绷:“程咬金!你犯的本是不赦之罪,如今送回这点粮草,就认为立了大功,要扬眉吐气。告诉你,你的事还没完,你马上给我出去,再送回五万石粮草,本军师才能饶你。如没有粮草,不要回来见我。”程咬金一听急了:“好你个牛鼻子老道!我把你孩子扔井里啦?你这不是变着法地整治我吗!”徐懋功不由分说,命人把他轰了出去,程咬金被撵出营帐,毛三、苟四忙过来:“怎么样?魔王,给我们什么官儿呀?”程咬金想说自已被轰了出来,又觉得有失体面,只好说:“军师和我将相不合,他给你们的官小,我不答应,赌气又出来了,走!咱们还回咱们的棋盘山当咱的山大王,非等他来请咱们,咱们就不投唐营。”毛三、苟四不知就里:“对!我们听你的。”于是,程咬金又带着四个寨主和几百喽兵,回到棋盘山。他越想越气,要是别人,生气就不吃饭了,他是越生气越吃得多:“来!摆酒!”毛三、苟四忙吩咐给魔王摆酒,程咬金边喝酒边吹牛,说他在唐营如何如何受人尊敬,军师、大帅都得听他的。还说:你们放心,我要三天不回去,他们就得来接我。就这样,程咬金在山上连吃带喝带吹过了两三天。这一天,正喝酒时,又有探事人来报:“报大王!上回那个黑脸大将又押粮草来了,这回探明是五万石,咱们还截不截?”程咬金一听:“截!”心想:我老程就是有福,你牛鼻子叫我再送五万石粮草,老天爷就叫大老黑给我送来了。其实他不知道,这都是徐懋功相时度势,分析敌情,算计出来之后,故意撵他出来,叫他立功的,且说这程咬金当时和毛三、苟四、牛七。马八商量:这一回咱们得变个法儿,这一回,我把他往山后引,你们抢了粮草就进八卦林,等他回来也晚了。毛三、苟四等人答应,当时下山各行其事。过了一会儿,尉迟恭果然押着五万石粮草过来,心想:程咬金!你要敢再抢劫我的粮草,我一定要你的命,决不饶你,正想着呢,“当啷啷”一棒锣响,程咬金又拦住了去路。尉迟恭一看,气得眼睛都红了:“程咬金!你拿命来吧!这一回我要再叫你跑了,我就白活了。”程咬金说:“哈哈,大老黑!我老程要叫你抓住,我也白活了。”说着二人动起手来。程咬金三斧子半使完,拨马就跑,尉迟恭随后就追,看看快要追上,程咬金又和他战过三合,拨马又跑。尉迟恭心想:不对,我不能追了,不要再中了他的诡计。程咬金见他不迫,就故意逗他:“大老黑,你就会吹牛,你敢过来,我用绝招赢你。我看你也不敢,就你这两下子还出来打仗哪,趁早回家抱孩子去吧!”几句话说得尉迟恭性起,撒马又追了过来,就这样,程咬金把尉迟恭引到山后,又从山后引到山前,尉迟恭一看,粮草又没了踪影。他心里这个气呀,待扭头找程咬金算账,程咬金也没影儿了。尉迟恭后悔也来不及了,听押运粮草的军兵说粮草被抢进了树林,他便带着军兵进树林里找,转了半天,不但没找到粮草,反倒迷了路,好容易摸了出来,只好又回去筹粮草去了。这里,程咬金和毛三、苟四等一班人马,押着五万石粮草,回到唐营。这一回徐懋功和众将一起出来把他迎进了营寨,向他祝贺,并且给他记了功,也把毛三、苟四等人收下,编入唐军。徐懋功问程咬金:“四弟呀!你胆子大还是胆子小?”“这是怎么说的,谁不知道我是程大胆?”“我已经算就,不出三天,尉迟恭还要押着粮草从棋盘山经过。本想还派你去,可是尉迟恭要见着你,一定不能饶你,所以我怕你胆小害怕,想派别人前去。”“什么,我程咬金什么时候胆小来。”说着夺过令箭,又领毛三、苟四一班人马奔棋盘山去了。过了两天,果然尉迟恭又押着粮草来了。程咬金一听:“哈哈!我三哥军师还真会算,这个大老黑真的又给送粮草来了。走!下山截去!”这一回,程咬金可上当了。原来,尉迟恭回到介休县,恳求县官再给他筹办粮草,县官说:“实在是没有了,上次已经把仓库连根儿端了,现在是连一粒粮也没有了,不信你到仓库里看去。”尉迟恭看看,果然是仓库已空,没有办法,只好空手回白壁关。后来又一想:不行,程咬金截我两次,这一次一定还在那里等着,我不免用车辆装上些砖头瓦块,引他下山,把他抓住,找他要上两次的粮草,所以程咬金一看这次的粮车不少,以为真是粮草,又拦住了尉迟恭的去路。尉迟恭一见程咬金,也不答话,催马拧枪奔程咬金杀来。大枪上下翻飞,战马围着程咬金乱转,把程咬金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程咬金边打边想:完了!完了!这个大老黑跟我玩儿命啦,这回算没有救了。毛三、苟四想帮程咬金也帮不上手,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忽听四周炮响,一杆大旗从树林里飘出,上书:大唐帝国兵马大元帅秦。原来徐懋功早已算好,这次尉迟恭要和程咬金拼命,就决定带领满营将士,要趁此机会收降尉迟恭。秦琼一马当先:“四弟不要害怕!愚兄来了。”说着活跃马摇枪来战尉迟恭。尉迟恭一看唐朝将多兵广,自己就有二百来人,恐怕被唐军包围,急忙引军后退。退来退去,退到一座孤山之上。唐军把这座小小的孤山包围,四周埋下鹿角,挑了壕沟,擂鼓围攻。李世民十分喜爱尉迟恭,告诉秦琼和徐懋功,一定要设法降伏他。所以虽然围攻,并不紧逼,恐怕逼急了,尉迟恭拼命。这时,有人来报说:有一老者求见,原来这个老者就是尉迟恭投军时托付妻子的邻居乔东山。尉迟恭投军以后,他的妻生下一子,取名尉迟宝林,这次乔东山出门办事,捎带着寻找尉迟恭,他行路经过棋盘山,听见鼓声、杀声,向人打听,说是唐朝军兵把定襄王的大将尉迟恭围困在孤山之上,所以他才求见小秦王李世民。李世民问他:“老人家何事见我?”乔东山把和尉迟恭的关系讲明。李世民说:“老人家,你要能劝得尉迟恭投降,本王定然重重赏你。”“好!小老儿愿去试试。”于是,李世民命军兵让出一条道儿来,乔东山骑毛驴上了孤山,见到尉迟恭后,先寒暄一阵,尉迟恭叩谢乔东山照顾妻子。乔东山委婉地道出李世民劝降的意愿,并说李世民如何待人和气,宽胸大肚,能够容人,说你如能投顺大唐,将来大唐统一天下,你就是开国元勋,尉迟恭说:“老人家,你不要说了,定襄王刘伍舟待我天高地厚,我既然保了他,岂能朝三暮四,我宁可死在这孤山之上,决不投降。”乔东山说:“老贤侄!你先不要把话说绝了,不要一条道跑到黑,为人臣者首先应该分清是非,辨出好坏。拿刘伍舟和李世民来比,我看犹如乌鸦比凤凰。刘伍舟残暴好斗,心胸狭窄,在他管下,到处怨声载道,而唐朝大军,所到之处,对老百姓秋毫无犯,老百姓对他歌功颂德,不绝于耳。谁能成事,难道不是明摆着吗?还望贤侄三思。”尉迟恭见乔东山对自己苦口婆心,甚为感动,不好拒之过甚,随说:“老人家!你下山见到秦王李世民,就告诉他说:刘伍舟活着,要我再保他人万不可能,待到刘伍舟去世之后,我方能降唐。”乔东山想:这也是一句话,总算我没有白来一趟。于是别了尉迟恭,下山把话告诉了李世民。李世民知道尉迟恭之志不可夺,于是和秦琼、徐懋功相商,撤兵回到唐营,放尉迟恭回白壁关,尉迟恭见唐兵撤去,知道是李世民给自己留条生路,心中感激,但仍不能忘怀刘伍舟,并无降唐之心,于是便率领二百名军兵,回到了白壁关。

  且说李世民、秦琼、徐懋功等人率队回到唐营。这一天,正在议论如何收降尉迟恭时,有人来报说:“辕门之外,侯君基求见!”秦琼、徐懋功一听,说:“快快请他进来!”说着就迎出帐外,弟兄相见,分外亲热。进帐之后,侯君基拜见了秦王李世民,又和原瓦岗的众位弟兄相见,一番热闹之后,侯君基问:“二哥!三哥!你们为何停军不进,不攻打白壁关?”徐懋功把经过说了一遍,又谈到收降尉迟恭的事,侯君基一听,说了一声:“巧啦!我把刘伍舟的人头给提来啦!”大家询问经过,侯君基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原来,侯君基自从瓦岗散败之后,无处投奔,就到处游逛。后来到了定襄,定襄王刘伍舟正在招军,他想自己既然无处投奔,就暂在此处安身吧!于是就投了刘伍舟。刘伍舟听说他是瓦岗旧将,甚为高兴,召他进见。不见面还罢了,一见面刘伍舟态度立刻冷了下来,为何呢?原来他见侯君基高不过四尺,长得猴头猿腮,两只小眼睛滴溜乱转,心生不悦,侯君基心想:噢!这是看我长相不好,看不起我呀!本想甩手而去,又一想:我且住些时候,看看再说。谁知住下之后,又听到不少刘伍舟的事,说他经常强抢民女,也是个酒色之徒。有一次,侯君基闲着无事,就想夜入定襄王宫,探个究竟。谁知正好遇见刘伍舟刚刚抢来一个民女,强迫成亲。这民女是个节烈女子,宁死不从,侯君基一怒之下,就拔出他的鬼头刀,杀了刘伍舟,救出这个民女。这时他已听说秦王李世民和秦琼、徐懋功率军在白壁关和定襄王军交战,就把刘伍舟人头装入油布口袋,用包袱包好,骑马来投唐营。李世民听过之后,非常高兴,命人给侯君基记功,然后又和秦琼、徐懋功计议好用刘伍舟的人头招降尉迟恭的办法,第二天,唐兵列队白壁关外,尉迟恭也带队出关。当时秦琼出马要尉迟恭答话。尉迟恭问:“秦大帅!莫非你要交战不成?”“非也!我问你一句话。”“请讲!”“当初乔东山老人劝你归降,你说什么来?”“我说定襄王去世之后,我方归降。”“你说这话可算数?”“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好!既然如此,你来看!”有个唐军用根竹杆挑着刘伍舟的人头,送到尉迟恭的面前,尉迟恭审视一遍,不禁失声痛哭。哭罢心想:我已经说了刘伍舟死后投降,如今怎么办?又一想,刘伍舟被唐军所杀,我应该给他报仇,岂能投降?想罢擦干眼泪,命人把刘伍舟的人头送进白壁关,然后对秦琼说:“秦大帅!我尉迟恭说话算数,不过要让我降唐,还要答应我三件事。”“请问将军,哪三件事?”“第一、我主刘伍舟已死,唐朝要给他金顶玉葬。”李世民这时马往前提,说:“尉迟将军放心,就给他金顶玉葬。”“好!第二条要唐营满营将兵全都挂孝大发丧。”“一概答应。这第三条?”“第三条……”尉迟恭一伸手抽出了他的十八节钢鞭往起一举:“我要点出几个人来,这几个人必须从我鞭下走过,我愿意打谁就打谁,否则,休想让我投降!”他这话一出口,唐营将士俱都怒形于色,谁知秦王李世民满面带笑:“尉迟将军!还有吗?”“没有了,就这三条。”“好!我全都答应。不过在你鞭下走过的最好就点李世民我一个人,你看如何?”他这一答应,大出尉迟恭意料之外。尉迟恭原来估计对方一定不答应,那时自己就大战一场,给定襄王报仇。如今人家答应了,怎么办?后来又听李世民说只点他一人从鞭下经过,随要挟说:“那不行,第一要程咬金,第二要秦琼,第三要徐懋功,第四要秦王你,少一个也不行。”李世民说:“好!我愿意从你鞭下走过,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死而无怨。”他这几句话一说,其余三人也齐声表态说:“愿意从你鞭下通过。”尉迟恭把鞭一举:“好吧!既然如此,程咬金!你就来吧1”程咬金心想:这个大老黑究竟安的什么心?我截他三回粮,他抓还抓不住我哪,如今我从他鞭下走过,他手往下一落,我的脑袋就得开花。可又不能后退,怎么办?对啦!我得拿话顶住他:“我说大老黑,咱们可把丑话说到前头,我知道你是英雄好汉,咱们可从来没有私仇。我截过你几次粮,那是各为其主。你一刀一枪把我打死,那怨我命短,你要这样把我打死,你也没有什么光彩,这可不叫英雄。”尉迟恭说:“程咬金,少说废话,快快过来。”程咬金没法,两眼瞅着钢鞭,走了过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