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七回 白壁关三鞭换两锏 棋盘山一截十万粮

  且说秦琼决定第二天自己亲自出战尉迟恭,当时退帐,大家无事。程咬金的老毛病又犯了。晚饭后,他在自己帐内呆不住,就出来在营寨内蹓跶,不觉来到李世民的御帐外边,一挑门帘进到帐内,李世民正在灯下观书,抬头见程咬金进来,急忙让坐。程咬金说:“王驾千岁!您看这个尉迟恭怎么样?”“听先锋官说他是个英雄,要我看把白壁关拿下来后,能把这个尉迟恭收服,俗话说能制一服,不制一死。我们当今正在用人之际呀!”“对!这才是明主!王驾!您看今儿个晚上月明星稀,坐在军帐之内有多闷气。咱们君臣二人骑马到白壁关城外看一看,也可知这个尉迟恭调动军队是否有方。”“好是好,只是就咱们二人恐怕不便吧?”“这有什么不便的。王驾!您别看我老程长相不济,要论本事咱老程可有一套。”接着他就把自己吹了一通:“王驾!没错,有我程咬金保着您,您就放心吧!”“出去转转也好,不过还是告诉元帅一声为是!”“啊呀!可不能跟他们说,他们胆子小得很,要依他们那就什么事也办不成。再说您是监军,您要干什么还得通过他们,岂不把事理颠倒了。”李世民究属年轻,听他这么一说,也就同意了。俩人连个亲兵也没有带,就骑马出了大营,往白壁关走去。晚问气爽天高,月色如洗,君臣二人并马缓行,看看来到白壁关外,站在半山坡上,往里观望。两个人边看边议论,一声高一声低,夜晚人静,声音传得远,被在关上查哨的尉迟恭听见了,他影影绰绰看见两匹马、两个人。他想:莫不是大唐主帅来窥探城池不成?嗯!待我暗暗出关抓了回来,岂不是立了大功。他吩咐士兵不许声张,自己披挂整齐,提枪上马,单人独骑开关出城,轻轻绕到旁边,向二人奔去。李世民、程咬金听见马蹄声时,尉迟恭已经来到面前。尉迟恭看见李世民的穿着打扮,猜出他一定是李世民,不禁大喜。他把大枪一摆,直奔秦王李世民刺来。李世民大吃一惊,忙喊:“程将军!快快保驾!”程咬金也吓了一跳,心说:这家伙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么这么快?他把大斧子一摆:“王驾!不要惊怕,待我来收拾他!”程咬金马往前提,隔在尉迟恭和李世民的中间:“大老黑,你莫非就是尉迟恭?”“不错,正是你家先锋官,你是何人?”“你问我呀,我乃是以前的混世魔王、大德天子,现是大唐朝的大将军程咬金是也!那一位是唐朝皇上之子秦王李世民,你还不下马投降,等待何时?”尉迟恭说:“我正要擒捉你们,立一大功,岂能投降?”说着话大枪一摇,照程咬金心窝刺来。程咬金又把他那三招半使了出来,他不架不躲,大斧子照尉迟恭头顶劈来:“劈脑袋!”尉迟恭赶快收枪架斧,程咬金斧头一转:“掏耳朵!”程咬金的三招半,把尉迟恭打了个手忙脚乱,尉迟恭说了一声:“好厉害!”“这就厉害啦?告诉你厉害的还在后边呢!”可是,打来打去,程咬金老是这三招半,尉迟恭不禁暗笑:哼!就这几招呀!你看枪吧,“嗖嗖嗖”几枪,程咬金招架不住,一个不小心,大斧子碰在大枪上,“当啷”一声,斧子震飞了,程咬金拨马跳出圈外:“大老黑!你等等,我有话说。”“有何话说?”“就你这点本事呀,打我行了,要是我二哥来了,你连三招也过不去,就得用枪把你挑于马下。”“什么?你二哥是谁?”“谁?大唐朝兵马大元帅秦琼秦叔宝。你怕也不怕?”尉迟恭让他一激,不禁大怒:“我怕他何来,你去把他找来,我要和他大战三百合。”“好!那你等着,你可别跑。王驾千岁!你看着点儿,别让他跑了!”说完,扔下李世民回去搬救兵去了。尉迟恭想,管你秦穷秦富,我先把李世民抓住再说:“李世民,你还不下马投降,等待何时?”李世民虽然武艺不精,但是也学过武,他这时摘刀在手,四周看看,再无旁人,心想;程咬金呀程咬金!我不来你偏让来,说你保驾。如今你把我扔下走了,叫我如何应付。嗯!我得和他拖延时间,等待救兵:“尉迟恭!”“你有何话说?”“你要是害怕秦琼,就快快逃走了吧!小王我决不拦阻于你。”“什么?我怕秦琼何来?我正要抓你,岂能逃走?看枪。”说着一枪朝李世民扎来,李世民闪过一旁,二人战了两三个回合,李世民拨马就跑,尉迟恭后边就追,尉迟恭追上之后,李世民又应付两个回合,拨马再跑。尉迟恭紧追不舍,看看追上,李世民只好停马再战。谁知一个不小心,手中的刀被磕飞,人也被震得掉下马来,他一骨碌爬起来就跑,尉迟恭端枪过来就要扎,正在这时,一匹快马飞奔而来,大喊:“主公不要惊怕,秦琼来了!”尉迟恭一愣神,李世民跑了。他不敢再追,拨马迎战秦琼。

  原来,程咬金飞马回到营寨,见到秦琼和徐懋功:“二哥,三哥!快去救秦王千岁!”接着简单把经过说了一遍:“快去吧:我用话把尉迟恭稳住了,迟了可别怨我。”秦琼立刻披挂上马冲程咬金说:“头前引路,等回来再跟你算账!”说罢飞马而去,徐懋功随后派将点兵,跟了下去。秦琼飞马拦住了尉迟恭,后面来的众将救起了李世民,尉迟恭与秦琼大战五十多个回合,未分胜负。李世民素有爱将癖,他在旁边看了,对两个人都很爱惜,深恐二虎相争,必有一伤,遂高声喊道:“秦王兄!你要手下留情,我要活敬德,不要死尉迟恭!”尉迟恭一听:噢!这是要抓我活的呀!我岂能叫你抓去?秦琼实在厉害,我斗他不过,这便如何是好?有了,我何不和他以鞭对铜,较量输赢,于是拨马跳出圈外:“秦琼暂且住手!”“有何话说?”“你我如此争斗,难分胜负,莫如你我钢鞭对铜锏,各打三下,各接三下,接不住者为输,你看如何?”秦琼想:他这是打不过我,想以力气取胜,我岂惧你:“好!悉听尊便!”两个人俱都把大枪挂在马鞍桥上,各操鞭锏。秦琼说:“来来来,秦某先接你三鞭。”“不可!是俺出的主意,当然由你先打!”“俺秦琼与人打仗,从来不先动手,还是由你先打!”尉迟恭又暗暗佩服秦琼的为人:“如此说来,俺尉迟恭可要撒野了!”尉迟恭把马后退数丈,然后撒马抡鞭照秦琼顶门打来,秦琼也作好准备,看看钢鞭下来,用熟铜锏往上一迎:“开!”刹时半空中鞭锏相碰,一溜火光,两个人的马都震得倒退数步。尉迟恭虎口发酸,膀臂发麻差点掉下马来,秦琼比他好点,也感到臂膀有点酸麻。两个人把马在地上转了两圈,稍事歇息,尉迟恭又打第二鞭,第三鞭,秦琼俱都接住。两个人心中都佩服对方。尉迟恭说:“秦大帅!这回该你打我三锏了。”秦琼说:“好!尉迟将军,如此秦琼可就得罪了!”说着秦琼马往前提,抡圆了熟铜锏,朝尉迟恭打来,尉迟恭钢鞭往上一架,“当啷啷”一声,被震得耳鸣眼花,钢鞭差点撤手,心想:坏啦!我可得顶住哇!秦琼也有点耳鸣眼花,二人又各歇息一会儿。秦琼的第二锏打下去,直震得尉迟恭从马后掉在地上,钢鞭扔出老远,秦琼也在马上晃了几晃,差点掉下马去,尉迟恭在地上躺了一会才缓过气来。他从地上爬起来,捡起钢鞭,重新上马:“秦大帅!请你打第三锏。”秦琼说:“尉迟将军,这第三锏不打也罢!”尉迟恭心里虽然感激秦琼,但脸面上下不来:“啊呀!秦大帅!这第三锏不打,于理说不过去,俺尉迟恭就是死了,也要让你打够三锏。”李世民在后边看得清楚,他想:这第三锏下去,肯定一死一伤,两家大将就将毁于一旦。他忙告诉徐懋功:“军师:快快鸣金收兵。”徐懋功一声令下:“嘡嘡嘡”锣声响起。秦琼对尉迟恭一拱手:“尉迟将军!我队鸣金收兵,你我胜负未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拨马而回。尉迟恭知道秦琼让着自己,李世民也不让伤害自己,想不到唐朝君臣都是仁义之人,不像自己投军时遇到的那两个御教官。这时白壁关里早有人马接应出来,尉迟恭带队回关去了。

  秦琼、徐懋功、李世民等回营之后,徐懋功吩咐击鼓升帐。程咬金心里有鬼,进帐之后,只往别人身后躲。徐懋功把桌子一拍:“程咬金何在!”程咬金藏不住了,只好出来:“三哥!我在这儿呐!”“我且问你,昨夜晚间是你保着主公去偷看白壁关吗?”“啊呀!三哥!这事可不怨我。”他把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都推到了李世民身上。李世民这时是有苦难言,他又不能和程咬金分辩,只好都揽到自己身上。徐懋功说:“主公!他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似这等不守营规,任意胡为,岂能轻饶!来呀!把程咬金推出去斩首!”这下可把程咬金吓坏了,刀斧手往外推他,他坠着身子不走,大喊:“啊呀!救命啊!秦王,我冤枉啊!”李世民一看,心里很不是滋味,忙对徐懋功说:“军师!未破白壁关,先斩大将,于军不利,还请军师三思。”“秦王千岁!是你不知,他这等招惹是非,已非一次。”这时众将也均跪倒求情。李世民又说:“再饶他这次,以观后效吧!”“既然秦王千岁和众将为他讲情,把程咬金推回来。”程咬金回到帐里,给徐懋功施礼:“谢军师不斩之恩。”“念秦王千岁和众将替你求情,姑且免你死罪,罚你戴罪立功。目前我军粮草未到,罚你出营三天之内运回十万石粮草。倘若三天之内运不回十万石粮草,二罪归一,速速去吧!”“啊呀!三哥!你还是把我杀了吧!”“为什么?”“你这不是成心和我作对吗?就我单人独马,到哪儿去偷十万石粮草。我的好三哥吔!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可不能去呀!”“休得啰嗦,赶了出去!”程咬金被轰出营来,信马游缰,边走边想:好你个牛鼻子老道,你这不是成心害我吗,我到哪儿去弄粮草呢?他走到天黑,也没有吃饭,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走到一座山下,忽然一棒锣响,从树林里出来一队人马,有五六百人拦住去路。为首的四个人把他围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牙崩半个不字,一刀一个土里埋。”程咬金一看:喝!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你看,这还遇上贼啦!想着把大肚子一腆,说:“你们要干什么?”“要你把马匹,衣服、银子、东西全给留下。”“这么说你们是截道的!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是干什么的?”“你是干什么的?”“我是截道的祖宗。”“你叫什么名字?”“要问我叫什么名字,你们站稳当了,我是混世魔王、大德天子程咬金。你们听说过没有?”“这么说你真是截道的祖宗到了!”那四个人跪倒行礼,他们身后的五六百人俱都跪下了。程咬金还见不得这个:“啊呀!快起来,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原来这四个人一个叫毛三,一个叫苟四,一个叫牛七,一个叫马八。他们都是近处农民,受官府欺压不过,才聚集了五六百人,在这山上打家劫舍混饭吃。他们见程咬金人高马大,威名远振,就请他上山入伙,程咬金想:我先到他们山上混顿饭吃再说,于是随他们上了山。这座山叫棋盘山,山上有一座庙,这数百人就住在庙里和庙四周盖的一些临时房子和帐篷内。毛三、苟四马上命人备办酒席,程咬金三顿饭并一顿,吃了个饱,然后就由毛三、苟四等人领着程咬金在山上山下转了一圈,并介绍在山旁一座树林叫八卦林。认识道儿的进到树林里按树上的标记走,很快可以走出来,不认识道儿的进了树林就要迷道儿。程咬金在山上住了两天,每天胡吹海嗙,把毛三等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程咬金虽然找到了饭吃,心里可不踏实,军师命令三天之内要弄到粮草,上哪里弄去?实在没辙,干脆我就在这里作山大王得了。又一想:不行!我的老母、妻子都在长安,我在这里作山大王岂不连累她们。都怨这个牛鼻子老道和我过不去。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探马来报:“报大王,山下有白壁关大将尉迟恭押运粮草,从山下路过,我们截不截?”程咬金一听:“什么?什么?押运粮草,有多少?”“报大王!我们探听到说是十万石。”程咬金一听:哈哈!还是我老程福大命大,要粮草、粮草就来了。他哪知道这是徐懋功早已预料到了,故意把程咬金轰出营来,叫他立功!“毛三、苟四、牛七、马八!”“有!”“咱们把他的粮草截下来,你们有这个胆量吗?”“只要跟着魔王您,我们什么也不怕。”“好!不怕就好,来!咱们商量个办法,咱们打不过他,要用计赢他。”“什么计?您说吧,我们照办。”“这样吧!咱们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你们看如何?”“好!就这么办。”

  且说尉迟恭在白壁关奉大帅宋金刚之命到附近介休县去押运粮草,行至棋盘山旁,忽听一声锣响,程咬金带着二三百名喽兵从树林里出来截住去路。尉迟恭定睛一看:这不是程咬金吗?他怎么知道我押运粮草从这里经过呢?不过,他并不担心。他知道程咬金是个草包,用不了三合就能把他战败。于是勒马问:“程咬金!你要干什么?”“干什么?要你的命来了。拿命来吧!”不由分说,举大斧就砍。尉迟恭急忙接架相迎。程咬金战了三合,拨马就跑,还说:“大老黑!你敢追我,就算你是好汉!”尉迟恭本是个粗人,又没防他要抢截粮草,就撒马追去,程咬金跑进八卦林里,尉迟恭怕有埋伏,把马勒住,程咬金扭头说:“狗熊害怕了!不敢追了吧!”尉迟恭被这一激,撒马进了八卦林,追了一会儿,忽然不见程咬金。他在八卦林内绕了一个多时辰,好容易绕了出来,再看数十辆粮车踪影不见,只有押运粮车的二百来个军兵,垂头丧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尉迟恭一问,才知道程咬金用了调虎离山计,把粮车截走赶上山去了。尉迟恭一听,气得“哇哇”暴叫,急命:“快与我攻山!”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