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六回 徐懋功洛阳请将 尉迟恭别家从军

  且说程咬金扭头一看,原来是三哥徐懋功,徐懋功仍然装扮成老道,身背药箱,满脸喜气。程咬金急忙给三哥行礼:“三哥!你可想死我了!你这是从哪里来?”徐懋功把别后的情形说了一遍。原来,魏征、徐懋功到长安投唐,李渊礼贤下士,和他们相见之下,如获至宝,把他们请到内宫,彻夜长谈,相见恨晚,并送他们到招贤馆安置食宿,命秦王李世民陪伴左右,最后封官晋爵,恩宠有加。封魏征为左班丞相代中书令,执掌朝政;封徐懋功为右仆射,总督天下兵马。这两人大展宏图,为治国安邦献了不少良策,李渊一一采纳。徐懋功又为唐朝招来瓦岗山离散的将领,李渊根据各人本领,都加封了官职,其中只有秦琼、程咬金、罗成、单雄信、侯君基、王伯党、谢映登没有来。李渊命徐懋功派人四处打听他们下落,知道王伯党死在断密涧,谢映登出家为僧,侯君基下落不明,单雄信保了洛阳王王世充,只有秦琼、程咬金、罗成三人在洛阳闲居,王世充有意留他们,尚未封官。李渊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找徐懋功商量:“务必请爱卿把这三个人代孤请来,孤必委以重任。”“陛下只管放心,待下官到洛阳去走一趟,好歹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他们投奔陛下。”“先生能把这件事办好,那可是立了奇功,孤在长安恭候!”当时,李渊给秦琼等三人写了一封亲笔信,李世民也附书一封,并送给他们三人一份厚礼。徐懋功仍扮作道家,把珍宝礼物装在药箱内,把信件装在贴身衣袋中,即刻起程。当他来到洛阳,正不知到哪里去找他们,偏在东关树林之中,遇见程咬金。徐懋功把前后情由说了,程咬金也把他和秦琼、罗成来到洛阳,王世充十分优待说了一遍。徐懋功说:“四弟呀!依我看,这个王世充并非创业之人,恐难成事。李渊礼贤下士,雄才大略,天下必归大唐。我看你们还是去投唐的好,”“我倒行啊!这事还是和秦二哥商量商量吧!”“好!为了避人耳目,恐防老五知道了出来拦阻,你先回去,我等天黑以后,从三贤馆后门进去。”“好!一言为定。”程咬金回到三贤馆,把徐懋功来邀他们投唐的事告诉了秦琼和罗成。秦琼听后,半晌无言,他想:投唐是好事,李渊的为人他也知道,只是王世充待自己挺好,尤其还有五弟在这里,这话说不出口呀。还有一桩,罗成最近得了一场伤寒病,身体虚弱,行动不便,也没法走啊。时间过得快,很快天就黑了。程咬金到后门去把徐懋功接进来,弟兄们相见,又高兴、又难过。徐懋功见罗成卧床不起,问了病情,罗成要下床行礼,徐懋功把他捺住。谈到投唐的事,徐懋功把李渊和李世民的信件和重礼拿了出来,秦琼和罗成看过,都很感动。最后,他们把李渊和王世充从各方面都作了比较,觉得李渊统一天下的可能性大,王世充虽然对我们也挺好,但他成事的可能性小,贤臣择主而事,还是投唐的对,只是老五单雄信跟前不好交待。罗成说:“说实话当然不好交待,只有撒谎,对付得出了洛阳,走了也就没什么了。”徐懋功说:“好!那咱就一言为定,我不好在这里住,明日你们就走,我在西关外树林里等你们,咱们不见不散。”秦琼说:“别的好办,我表弟罗成正在病中,不能行路,这可怎么好?”罗成说:“不要等我,你们先走,把我留下,不然时间一长,万一走了风声,就都走不了啦。”把罗成留下,秦琼虽然不放心,可也只好如此。当时徐懋功告辞,秦琼叫他把礼物带回,徐懋功说:“既已送来,焉有拿回之理。”秦琼等人也只好收下。徐懋公走后,秦琼、程咬金到后院和几位老夫人说明,把东西连夜收拾妥当,秦氏王妃也和他们一起走。罗成只待病好以后,再寻机会离开。

  第二天,秦琼去向洛阳王王世充告辞,王世充大惊失色:“哎呀!秦将军,莫非孤王有何失礼之处,因何要走?”“王驾说哪里话来,秦琼等人来此之后,王驾待我等天高地厚。怎奈几位老人在这里水土不服,十分想家,这些天闹着要回老家去居住,秦琼拗她们不过,只好依从,因而告辞,容把老人安顿好了之后,再来报效王驾。”“罗将军病未痊愈,怕行动不便吧!”“是呀!我弟罗成暂且留在这里养病,还请王驾恩准。”王世充见秦琼去意已决,只好依允。秦琼辞别出去,王世充马上把单雄信找来一说,单雄信也摸不着头脑,他匆匆来到三贤馆,秦琼还是那话,说老人思乡,今日就走。单雄信说:“就是要走,也等小弟备些土产,你们带着回去送亲友。”“你我自己弟兄,何必客气,这些天你已经够费心了。”程咬金也在旁边帮腔:“老五啊!我们也不愿走,要不是老太太们闹,我才不走呢!在这里有吃有喝有多好,老五!你等着,我们回去把老太太们安置好了再回来,我和兄弟你还没处够,那时咱再好好处些日子。”罗成在旁边也说:“五哥!你也不要难过,他们走了还有我呢。我现今有病,我不走,咱哥儿们在一起相处还不一样!”秦琼也说:“五弟!老兄弟有病,把他留下,你还得多照护他。”“那没说的,你们放心好了。”单雄信吩咐一声:“备酒!小弟为你们饯行!”马上一桌酒席摆下,弟兄们坐了下来,由于彼此各怀心事,俱在不言中,秦琼、程咬金又急于赶路,只喝了几杯酒,就散了席。三位老夫人从后院出来上了车,留下几名亲兵侍候罗成,其余都随在车后。单雄信忙前忙后,又跟着送出城来。到了城外,秦琼把马带住:“五弟!请回吧!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咱们后会有期。”“二哥!四哥!愿你们前途保重!”哥儿几个洒泪分别,单雄信自回驸马府。

  秦琼、程咬金一行来到树林边上,徐懋功从树林出来,一同到了长安。李渊闻讯,带领文武百官,接出城来。小秦王李世民更是围前围后,牵马坠镫,侍候秦琼,把秦琼感动得热泪盈眶。进城之后,把他们安置在金亭馆驿,暂时居住,李渊吩咐金殿之上,大摆筵席,欢迎秦琼、程咬金。第二天,李渊升殿,满朝文武朝贺已毕,李渊亲授印信,加封秦琼为天下都招讨大元帅,兵部大司马之职,秦琼推托不过,只好谢恩。加封程咬金为大将军之职,程咬金也叩头谢恩。退朝之后,秦琼,程咬金回到金亭馆驿,已经投唐的那些瓦岗山的弟兄,都来看望他们和三位老夫人,大家又热闹了一番。以后小秦王李世民每天都来看望、讨教,谈论天下大事,商讨如何征服尚未降唐的势力,完成统一大业。这时,太原守将送来告急表章,说山后反了刘伍舟,自命定襄王。定襄王手下有一个大帅叫宋金刚,宋金刚手下有一个先锋官叫尉迟恭,外号黑袍将军。这个尉迟恭是个黑面大汉,掌中一杆丈八蛇矛枪,勇不可挡,力敌万人。他们反了之后,一日一夜连下雁门、偏台、白壁三关,奏请速发救兵。李渊即命秦琼为元帅。徐懋功为军师,李世民为监军,程咬金随营听调。又命大刀王君可为前部正任先锋官,尤俊达为副先锋,带领金甲、童环、樊虎、连明、张转、杨合、李济、何辉等瓦岗旧将,领兵五万,兵发白壁关。这一天,先锋官大刀王君可带着军兵来到白壁关外,安营扎寨,次日四更造饭,五更点名,然后在白壁关列好阵势。不多时,关门大开、吊桥放下,一员大将领兵杀出。王君可立马定晴观瞧,只见这员大将身高丈余,头似麦斗,眼赛铜铃。面如锅底,秤陀鼻子火盆嘴,满嘴的蒜瓣牙,满脸的胳腮胡子扎煞着。掌中丈八蛇矛镔铁枪,身背十八节紫金钢鞭。这员大将是谁?他就是定襄王刘伍舟的前部正任先锋官尉迟恭。这尉迟恭,字敬德,原籍山西朔州马邑县人,打铁出身,他自幼力大好武,对弓刀石、马步箭样样纯熟,十八般兵器,件件皆通,尤善使一对十八节紫金雌雄钢鞭。他娶妻梅氏,甚为贤惠。这一天,他在外边听说各处都在招兵,想到自己一身本领,正该到外边去建功立业,日后也可以显亲扬名。回家和梅氏一商量,梅氏说:“丈夫只管放心前去,家中之事,自有为妻料理。不过为妻现身怀有孕,丈夫出去不知何时能归,你应为孩儿起一个名字。”“要生个女孩,你给起个名字就行了,要生个男孩,就叫宝林,我使的这对十八节雌雄紫金钢鞭,样式、重量都相同,我拿去雄鞭,这根雌鞭留下。如生男孩可给他使用,日后我要多年不回,你带孩儿找我,以鞭为记。”尉迟恭收拾停当,又把妻子梅氏托付给街坊一个孤老头儿乔东山,夫妻这才洒泪而别。尉迟恭离开家后,闻听人言大唐在朔州招兵,他就来到朔州,报上名字,等候御教官验看。御教官是谁?正是李渊的两个儿子,一个是殷王建成,一个是齐王元吉。这兄弟二人和李世民可不一样,他们是吃喝玩乐,花天酒地,这次他们奉命出来招兵,离开京城,光人管束,更是放荡不羁。他们只管饮酒作乐,报了名等着验看的新兵越积越多。尉迟恭跟随其他新兵在院子里等候,天气炎热,烈日烤晒,众人都有怨言。这时有人看他个头高大,就说:“喂!大老黑!你去问一问,御教官怎么还不出来验看?”尉迟恭想:人家看得起我,我就去问问。他迈步进到屋里,见建成、元吉正和一些女人在屋里喝酒鬼混,已经有了八九分醉意,尉迟恭像个铁塔似地进到屋里问道:“御教官!你出来看看我们合不合格?”他冷丁地一嗓子把建成、元吉差点吓死,建成、元吉不禁大怒,把桌子一拍:“你是什么人?竟敢不经通禀,跑进御营,你可知道犯有死罪吗?”这一下可把尉迟恭吓坏了,急忙跪倒:“二位老爷!只为报名当兵的在外边等着御教官验看,御教官老不出来,众人推我进来问一问。”“验看不验看,用不着你来管,这真是目无王法,推出去砍头!”立时过来一些当兵的不容分说,把尉迟恭捆绑起来,往外就推。两旁跟随建成、元吉招兵的将官连忙过来说:“二位王爷!咱们奉旨招兵,如若把他杀了,别人恐怕不服,引起变故,多有不便,请二位王爷明察!”“既如此说,死罪可免,活罪不饶,打他四十军棍,撵出营去,不准报名。”尉迟恭挨了四十军棍,被撵出营,憋着一肚子气,心说:我非投你大唐当兵不可呀!这时,正赶上刘伍舟的大帅宋金刚在马邑县要找一个先锋官,他到马邑县一报名,宋金刚见他相貌出奇,武艺出众,就把他举荐给定襄王刘伍舟。刘伍舟命他为前部正任先锋,即日出兵,攻打大唐。一日之间,连下雁门、偏台、白壁三关。

  且说当时大刀王玄和尉迟恭对阵,互通姓名之后,尉迟恭想起自己从军之时受大唐殷王建成和齐王元吉的羞辱,对唐朝将官也怀着恶意。他跃马舞枪,直奔王玄。王玄也舞青龙偃月刀招架。两匹战马往还,刀枪上下,战了二十来个回合,王玄力不能支,而尉迟恭的大枪神出鬼没,运用自如,武艺高出王玄之上。铁面判官尤俊达知道王玄战不过尉迟恭,就飞马舞叉直奔战场:“六哥不必惊慌,小弟和六哥一起战他。”尉迟恭力战二人,并无惧怕。三匹马如走马灯一样,又战了二十余个回合,仍然不能取胜。这时,观阵的金甲、童环、樊虎、连明、张转、杨合、李济、何辉等一声号令,一齐出马,尉迟恭阵内众将也都冲上阵去,接住混战。王玄、尤俊达抵敌不住,败了下去,其他人也跟着败了下去。尉迟恭带兵追杀一阵,然后引得胜之兵回白壁关而去。王玄大败而归,收拾残兵败将,重新扎下营寨,等候大帅率兵到来。第二天,秦琼、徐懋功和小秦王李世民已经率兵来到,安营扎寨之后,王玄就把头盔取下,用手托着到大帅帐内请罪。他进得帐来,见秦琼居中而坐,上首是李世民,下首是徐懋功,其他将官两边站立。王玄满面羞惭,上前行礼:“大帅在上,末将战败,挫了我军锐气,请元帅降罪!”跟他来的副先锋尤俊达和金甲、童环等众将也都跪下,秦琼看了看李世民,他是监军,秦琼想看看他怎么说。李世民已经领会了秦琼的意思,忙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胜何足喜,败何足忧。众位将军快快请起!”众人谢过起来,站立一旁。秦琼问:“君可!两军阵前如何打法,一一讲来!”王玄把尉迟恭武艺高强,力大枪沉,众人齐上仍然战败等情说了一遍。秦琼说:“既然如此,待本帅明日出马战他!”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