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二回 失北平罗艺战死 破扬州隋朝灭亡

  且说秦琼伏兵五叉河,截住杨广、杨林和宇文成都,当时一场混战。杨林命宇文成都保驾,自己豁出老命,和秦琼杀在一起。秦琼本不是杨林的对手,如今杨林急了,豁出老命来战秦琼,秦琼就更不敌了。渐渐地,瓦岗军反被逼到河边,成了背水而战。杨林舞动虬龙棒,大喊:“杀呀!保万岁过河呀!过了河每人官升三级,赏银一百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隋军一听奋力冲杀,眼看就要把瓦岗军冲垮了,这时顺着五叉河有一队人马朝这边走来。这队人马不多,既非隋军打扮,也非义军打扮,人马之中还有车辆,中间还有一辆灵车,车前孝子头顶麻冠,身穿重孝,腰系麻绳。为首的两个人,乃是罗成的哥哥罗松和他的侄子罗焕,后边轿车里还坐着北平王罗艺的两个夫人秦氏王妃和姜氏王妃,再后是北平王府的一些将官。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罗艺打发罗成去铜旗阵助阵之后,北平府燕云十六州的形势就紧了起来。这里出了一家反王名叫刘黑闼,外号人称白马将军,自称后汉王。他手下有四员大将,因每人名字有一个方字,人称四方将,这就是苏定方、蔡定方、梁定方、马定方。苏定方文武全材,刘黑闼命他为大帅,其余三方为先锋。他们手下也有数万人马,夺取州县,十分骁勇,不几时,瓦口关告急,罗艺命罗松,罗焕带人马三千去帮瓦口关总兵徐用镇守,罗艺则带领张公瑾、白显道、屈突通、屈突盖、党仕仁、党仕杰、尚青山、夏玉山、尉迟南、尉迟北、杜文忠、史大奈等将官,留守北平府。谁知苏定方绕道奔袭北平府,罗艺带领众将官出城迎战。两军相对,苏定方对罗艺说:“王爷!您偌大年纪,不要再为隋朝卖命了。我家王爷刘黑塔,仁义之君,你要投归过来,日后事成,他要封你为一字并肩王!”罗艺怒目横眉道:“苏定方!休要胡言,俺罗艺从不降人,你们造反我不管,要夺我的北平府万万不能。”这样,两军杀在一处。无奈罗艺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中箭身亡。秦氏和姜氏悲痛啼哭,命人赶往瓦口关告知罗松、罗焕,命他们速速赶回北平府。北平府众将据城死守,坚不出战。谁知北平府城门校卫肖顺是原北平府总兵武奎的旧人;和罗艺有宿仇。他见罗艺已死,北平危急,就想投靠苏定方去作官。所以他写了密信,偷开城门,命人送给苏定方,约他里应外合。苏定方得书大喜,回信:如得北平,保举他为北平总兵,就在罗艺死后的一天夜里,肖顺偷开城门,放进了苏定方,北平城陷,城内大乱。杜文忠和众将只好保着秦、姜二王妃和灵车,从南门退出北平府。刚出城不远,后边肖顺领着苏定方追赶杀来。正在危急之际,罗松、罗焕和秦琼的义子秦用及瓦口关总兵徐用,得信赶来,救了二位王妃和众将。依着罗松之意,要回兵攻打北平府,可手下没有兵,只有几个将官,攻城不易,再说二位王妃和罗艺的灵柩往哪儿安排。罗松无法,只好和众人商议,去投瓦岗。后来想起瓦岗人马都在紫金山,不如到紫金山去,还可以及早把消息告给罗成。就这样,他们带着几百个亲兵,轿车上坐着二位王妃,大车上拉着灵柩,走到五叉河边,刚好赶上秦琼截杀杨广,和杨林对阵。罗松赶到喊道:“表兄不用着急,小弟来也!”秦琼闪到一旁,见是罗松,不禁大喜:“表弟!快抓杨林,捉杨广,别叫他们跑了!”“跑不了。”说着话罗松一摆大枪,直奔杨林,杨林说:“贼将通名!”“俺乃北平王罗艺之子罗松的便是!”“哈哈!你们老罗家也背叛了朝廷!看棒!”罗松用大枪往上一开,“嘡啷”一声,把杨林震得两膀发麻。罗松马快枪急,“刷刷刷”上中下就是三枪,只扎得杨林手忙脚乱,最后一枪,杨林一搪,罗松撤枪变招,一枪扎中杨林软肋,杨林疼得差点栽下马来,拨马就跑。罗松刚要追赶,旁边的杜文忠说:“二哥!后边骑逍遥马,穿龙袍的敢是杨广么?”罗松扭头一看:“对!抓杨广!”“哗!”所有义军包围了这个骑逍遥马的。罗松过来,一把把这个人擒过马来往地上一扔:“绑!”这时秦琼过来,罗松说:“二哥!杨广已经被我生擒活捉。”秦琼一看:“兄弟!这是假的!”罗松一听,羞了个满脸通红,用枪一指那人:“好小子!你是谁?”“爷爷饶命!我是太监张成,杨广他和我换了衣服跑了。”罗松一听,气满胸膛,“噗”一枪扎死张成,再去追赶杨广。这时,杨广君臣已经趁乱乘船过河去了。

  且说秦琼看看已经追赶不上杨广,只好收兵,回到营帐,见到罗成,兄弟抱头痛哭。罗松等人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众人都不胜悲哀。李密下令:为罗艺举哀三日,全体兵将一概挂孝,其他各反王也都闻讯赶来吊祭。三日之后,将罗艺棺木暂且厝在紫金山,日后移葬。厝葬已毕,先把秦、姜二王妃安顿在紫金山,然后各反王商议:一致议决大兵过五叉河,破扬州,捉扬广,索取玉玺,各反王把人马略事整顿,就分批渡过五叉河,大兵包围了扬州,扬州城上还有隋兵把守,连攻数日,未曾攻下,这一天,魏王李密和秦琼。徐懋功以及众将正在商议攻城之策,外边有人来报:“报!扬州城里有人下书!”李密看了看秦琼、徐懋功,然后说:“叫他进来见我!”下书人进来之后,李密一看乃是和自己曾经同殿称臣的老将韩擒虎:“韩擒虎!”“魏王千岁!韩擒虎这厢有礼了!”“免礼!你到来为何?”“我奉靠山王杨林之命,前来下书。”说着从怀中取出书信呈上。李密看毕,交与秦琼、徐懋功等人看过。原来书信中邀请各反王进扬州到行宫大殿上去,因为杨广病重,命在旦夕,他情愿交玉玺,脱袍让位,让众位到大殿之上商议让位之事。李密等人受过骗有了戒心,便说:“韩擒虎,你好大胆,竟敢来诈骗本王!”“魏王!没有。这次是真的要脱袍让位,只是反王甚多,让给谁呢?因而请众王商议。”李密一想也对!这么多反王,让位只能让给一人。不商议好,还得打起来!就说:“杨广现已成瓮中之鳖,不怕他跑上天去。好!明日你们只要四门大开,我们就进城议事。”“一定!一定!”韩擒虎告辞走后,李密请各反王来,把杨林的书信给众王看了。众王认为或许是真的。如今杨广病重,困守扬州,外边已经没有兵可调遣,即便有兵,是否听从调遣还在两可,他实在无路可走,不得不如此。为了防备万一,各反王都要选精兵良将带进扬州。商量已定,各反王都回去准备,第二天,扬州城果然四门大开,吊桥放下,随便通行,再看城楼之上已经无兵把守。各反王这才相信,于是齐集瓦岗军营,一齐向扬州城内开去。各反王带的战将上千,精兵过万,城内老百姓关门闭户。众人来到杨广行宫之外,韩擒虎出来迎接,各反王俱都顶盔贯甲,手持兵器,进了行宫,所有战将,为了护卫各反王,也都跟进行宫,大殿之上容下不这许多人,众将就站在大殿前的空场上,各反王和主要将官在前边站着。杨广病重,没有出来,殿角站着杨林、宇文化及和宇文成都,另外还有几个老臣。这时韩擒虎走到宇文化及面前:“丞相!各反王都到齐了,您给众王讲一讲吧!”“好!”宇文化及来到台阶上边,哼哼一笑说:“各位王爷!老朽这里有礼了!”这时各反王见这个老奸臣,都恨得咬牙切齿。宇文化及又接着说:“按说皇上应出来和众王相见,无奈他龙体欠安,卧床不起,这才托我和靠山王爷杨林和小儿宇文成都来经管让位之事。”这时有人端过一个盘子,盘子上放着一个包金叶子的盒子,盒子上面有小金锁锁着。宇文化及捧起盒子对各反王说:“这就是金镶玉玺,现在盒内锁着。你们这么多反王,这玉玺交给谁呢?所以把你们请了来,请你们公举一人,众位愿意让谁当皇帝,谁就来取这个玉玺。”宇文化及捧着盒子在那里等着。平常时候,可以谦让,现在要取玉玺当皇帝了,谁都想让别人举自己,谁也不愿意举别人。杨林、宇文化及的居心就在这里。他打算让各反王为抢玉玺打起来。这时,众王都沉默不语。济南王唐壁说话了:“众位王兄,我先表明,我不要玉玺,让我当皇上我也不会当,我提个人,众王看如何?”“谁呀?”“我看咱们这些王爷,首屈一指的还得数瓦岗山义军,人家兵多将广,每回和隋军交战,都是盟主。打杨广,也数瓦岗义军功劳最大。我看这玉玺应归魏王李密。”这时有几个反王高喊:“好!我赞成!”凡事就怕带头。有人带头喊乐意,不乐意的也不好来争了。于是众王也都乐意了。唐壁说:“魏王兄!众王都拥你为主,你就去接玉玺吧!”李密心里当然高兴,得了玉玺,自己就是皇帝了。但是他还假意推托一番。众王都说:“别谦让了!快派人去取玉玺吧!”李密一想也对,我当皇帝能自己去取吗?让谁去呢?这时有人冒了一句:“大帅去吧!”李密说:“请大帅为孤代劳!”秦琼不好推脱,“遵旨!”说着就要上殿。这时,后边有人拽了他一下,秦琼扭头一看,见是自己的义子秦用:“爹爹!为防老奸贼捣鬼,我不放心,待我替父去取,你看如何?”秦琼略一犹豫,秦用已经走上前去:“我替爹爹来取!”宇文化及想说话,又咽了回去,他把盒子交给秦用,又给了他一把钥匙,说:“你打开盒子,看一看是不是真的玉玺。”秦用接过盒子和钥匙,把盒子放在龙书案上,取钥匙开锁。这时殿前众人都把眼光集中到秦用身上。秦用打开锁,一掀盒盖,盒里没有玉玺,宇文化及的本意是要挑起内讧,如达不到目的,就杀死这个来接玉玺的反王。那么盒内装的是什么呢?是九支毒箭,箭杆儿和盒子一般高,这九支毒箭都有弹簧发射,一掀开盒盖,弹簧就把九支毒箭射了出来,全部射在秦用脸上,可怜秦用死得好惨。当时秦琼急了,下马直奔金殿,要抓宇文化及报仇,谁知上到金殿,杨林、宇文化及、宇文成都和那些老臣踪影皆无。原来,他们趁众人看玉玺盒子时,早已钻地道逃回后宫。秦琼气愤已极,对众王说:“杨广、杨林和老奸贼宇文化及临死还下如此毒手。众位!立马攻进后宫,活捉昏君、奸臣,为战死的兵将报仇。”众王异口同声说:“秦大帅!听你的。”秦琼命人把秦用尸体送回紫金山,以待埋葬,然后众将齐集宫门,宫门已经紧闭。众人砸门没有砸开,而宫墙特高,上边有人放箭。正在攻打不下的时候,忽然有人喊:“哥哥!你在哪儿呀!”原来是罗士信刚从城外跑来。罗士信说:“来来来!看我的。”他把衣服一脱,光着膀子,手端大枪,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冲向宫门,抡起大枪,“咣咣”几枪就把宫门砸开了。这时,各路义军一齐冲进后宫,要去抓杨广。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