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一回 破铜旗阵懋功点将 走扬州城杨林败兵

  且说瓦岗军大帅秦琼、军师徐懋功议定第二天攻打铜旗阵,当时派人告知其他反王。第二天,四更饱吃战饭,五更击鼓升帐。各将到齐之后,秦琼点卯已毕,由徐懋公派将。他一支令箭、一支令箭,一共派出去十路人马,领令者都已出帐,帐内还剩罗士信、马金花、柴绍、李元霸。罗士信、马金花虽然武艺好,但他们有些傻气,徐懋功怕派出去不听命令,任意胡来,所以把他们留在身边,以为接应之用。柴绍、李元霸是因为他们尚未公开投瓦岗军,白天不便露面,怕有碍李渊。徐懋公把道理说明后,柴绍能够理解,李元霸却不快,经柴绍一说也就明白了。唯有罗士信、马金花这两个混人跑来就为的是打仗,现在不让他们上阵,罗士信先不干了:“我要打仗!”“让你打,但还用不着你,等用你之时就派你去!”“我不!我现今要跟他们一块儿去。”“你跟谁去?”“我跟我哥哥一块儿去!”秦琼说:“贤弟!不要胡言,要听军师的将令!”他除了听秦琼的话,再就是听老婆的话。这时马金花拽了一下他的衣服,他以为老婆不让他去呢:“那,那……”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呢,扭头一看马金花出帐去了,他也就跟着出了军帐。到了外边,马金花对他说:“要打仗咱们自己去,求他干什么?”这两个混人收拾利落,带好兵器就出了营帐,暂且不提。

  且说侯君基、黄天虎、李成龙、徐顺和丁天庆领命之后,带领一千能够攀缘走壁的飞虎军到了东阵门北边的鹰愁涧。爬登峭崖绝壁是他们的拿手。侯君基先爬了上去,扔下粗绳,然后黄天虎、李成龙、徐顺、丁天庆也都攀缘而上,把一千飞虎队都接了上去。侯君基命丁天庆带领二百人守护通道,其余人等由他率领,神不知,鬼不觉,飞快到了东阵门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山下只有一条不宽的山路通山上,山路一边靠山,一边临河,山上有滚木礌石封锁。侯君基他们从山背后爬峭崖上了山头,躲在树林里观望,只见山头旌旗飘摆,人影晃动,隋兵约有五六百人,似乎知道今天反王们要攻打铜旗阵,有的搬石头,有的抬滚木,加强了戒备。侯君基和其他几个将领商量了一下,随即拔出他的压把鬼头刀,说了一声:“弟兄们!上!”大伙齐声高喊:“杀——”一起冲出树林,杀向隋军。隋军只顾把守山路,没料到从后边杀来反王的兵马,一个个都吓坏了,霎时间乱成一团。隋军主将大喝一声:“不许乱,各拉刀枪,排好阵势。”这一喊,隋军才镇静下来。这个主将正是总阵主仇成。仇成听说房玄灵让瓦岗军请去,就知道不妙。这座大阵的总阵图都是房玄灵绘制的,阵内虚实要害他全知道,重新布阵,又来不及,所以深为忧虑。今日听探马报说:反王已经派出入马,好像要来攻阵,仇成在阵中央坐不住了,所以一早就跑到这里来督阵。侯君基一看对面主将是仇成,就知道今天这个仗不好打。可是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岂能让仇成吓住?于是往前一闯抡刀就剁:“仇成!拿命来!”仇成往旁边一闪:“你是何人?报上名来。”“俺乃小白猿侯君基是也!”“无名之辈,还不束手就擒?”说话间二人动起手来,侯君基虽然善于纵跳,但他没仇成的手快,眼看就只剩了招架之功,这时在后边观阵的徐顺、黄天虎、李成龙三人就一齐往上闯。四个打一个,仍不是仇成的对手,徐顺稍一迟慢,被仇成一刀砍中,立时身亡。侯君基边招架边想:“军师交给我的将令,看来是办不成了,这可怎么好?”就在他思想稍一走神儿的时候,仇成一脚把他踹了一溜滚儿,往上一跟步,举刀就剁。正在万分危急之时,忽听树林里有人大喊:“侯崽子!不要怕,我来啦!”还有个女人腔:“还有我!”话音没落,如飞一般,从树林里蹿出二人。仇成一愣神,侯君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闪过一旁,一条大枪已扎向仇成的心窝,一条链子锤也飞向仇成的脑袋,吓得仇成往后一退,定睛一看:一男一女,两个人像两座铁塔。这正是罗士信、马金花。原来,因军师没有派给他们令箭,两个人私自离开营帐,因为侯君基他们要先动手,就尾随而来。听见有厮杀的声音,再一看峭岩绝壁上还挂着一条条大绳,罗士信从小就练就了爬山的本领:“嘿嘿!上边在打仗,咱到上边看看吧!”马金花在山里长大,自然也会爬山。两人拽着大绳,登着峭壁,“噌噌噌”一会儿就上到山顶,守护退路的丁天庆看见了,说:“啊呀!你们俩怎么上来的?”马金花说:“你管怎么上来的?你不让是怎么着?”说着就要用链子锤打丁大庆,丁天庆忙说:“别打!咱们是一边的。”罗士信也说:“对,一边的。”这时从树林那边传来杀声,罗士信说:“走!到那边看看。”两个人跑进树林,正赶上仇成用刀要剁侯君基,这才冲出树林喊了一声,救了侯君基,一个挺大枪,一个甩动链子锤和仇成战在一起。没有几个回合,仇成的刀就被罗士信的大枪碰飞了,马金花的链子锤一锤打中仇成的后心,打得他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罗士信赶上一枪又扎进了仇成的后心。侯君基忙带人冲杀,隋军有的跑了,有的被活捉,瓦岗军很快占领了山头。侯君基命人把吊着的滚木礌石一齐放下,把滑车推到安全地方,以免攻阵时伤人。一切收拾妥当,然后点起信炮:“咚、咚、咚”三响,霎时间东山口外人喊马嘶,开始了攻阵,这时正好是午时三刻。侯君基再找罗士信这对傻夫妻,已经不见人影。

  且说东山口外的裴元庆,听见三声信炮,晃动双锤,带领兵将杀进东山口,其他反王的人马为了夺铜旗、换玉垄也都杀入阵中。东山口内一片混战,隋军抵挡不住,慌忙退入东阵门内。阵墙之上乱箭齐发,东阵门紧紧关闭,裴元庆冒着矢雨,抡起双锤,“咚咚”砸了十几锤,只因阵门太厚,门栓坚固,没能砸开。他正无法可施的时候,忽听后边有人大喊:“小白脸!你躲开,我们来了!”原来是罗士信和他的媳妇马金花。他们在山上打死总阵主仇成之后,看看无可厮杀,听见东山口外响起一片杀声,马金花说:“傻小子!走,到那边厮杀去。”“走!我听你的!”两人顺原路下到鹰愁涧底,摸到东山口外,这时隋军已经退进阵门之内,他俩跑到东阵门时,正赶上裴元庆用亮银锤砸不开门,罗士信和马金花两人拣起阵墙上滚下来的滚木,“咚咚咚”撞门,仍没撞开,裴元庆十分着急,如这里耽搁时间长了,恐阵内发生变故,破阵就不容易了。这时,一员大将骑马跑来:“你、你们都躲开,待我来砸!”来者正是西府赵王李元霸。李元霸听柴绍劝说,白天不来露面。谁知攻阵开始后,战鼓如雷,喊杀震天,李元霸就沉不住气了,柴绍左拦右拦没拦住,他撒马跑到这里。众人见他来了,往两边一闪,他连马力,带人力再加锤力,“咣咣咣”三锤,一来是大伙砸了半天,阵门已经不牢,二来李元霸的确力大,门内门栓被他震折,双门“哗啦啦”开放,裴元庆从此才服了李元霸,各路义军开进阵内。阵内隋军一看阵门已破,又往里退,退却时你拥我挤,不少人掉下河去。侯君基在山头看见,又往下扔起滚木礌石,只砸得隋军哭爹喊娘,这么一来,前阵即朱雀阵至此已土崩瓦解。阵主杨林带领他的八个太保,退回阵中央,吩咐武王杨方:“火速领人马,保住铜旗。”然后他就钻进昏君杨广的行宫,商量对策去了。杨方刚想到将台之上去找罗成,忽见罗成白马银枪,带着一队人马来了。杨方忙迎上前去:“少保!前阵已破!反王就要来抢夺铜旗。来来来,我助你守护将台。”罗成早已听见外面鼓声、杀声,知道义军已经攻阵,但不知谁胜谁负,杨方这一讲,他才知道义军已经得手,心里这个痛快。他心想:这些天把我憋闷坏了,就盼着这一天哪!见杨方已经来到跟前,罗成笑呵呵地说:“叔王不要着急!我倒有法替你解围。”“有何妙法”?“你不如投降义军,献出铜旗,义军自然退去。”“罗成!难道你疯了不成?”“我倒不疯,是你傻了,我今日叫你死个明白。我和瓦岗山众弟兄‘贾柳楼’结拜,我表兄秦琼现为瓦岗义军大帅,我告诉你,我现今倒反铜旗阵,你看枪吧!”说着一枪扎来。杨方是本书中第十一条好汉,无奈年纪已老,又是兵败如山倒,再加上罗成倒反铜旗,这些事挤在一起,他心里又急、又气、又懊丧,十成能为连八成也使不出来了。罗成正相反,不急不气,没有几个照面,一枪刺中杨方小腹,把他挑于马下,当时毙命。随后,罗成又把杨方的偏副战将也都杀死,然后站在将台之上,这时,瓦岗义军已杀到将台,裴元庆、李元霸、罗士信、马金花、梁世太等人俱已到来。罗成在将台上向他们招手欢呼,众人上了将台,砍倒铜旗。其他小阵,没有中央台调遣,已经溃不成军,铜旗阵彻底瓦解。再说宇文成都在乱军之中,杀得血人一般,他匆匆跑进行宫:“万岁!义军就要到了,臣特赶来保驾!”杨林看看大势已去,只好和宇文成都,保着昏君杨广和文武百官从西阵门出去,逃奔扬州。他们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奔来奔去,来到了五叉河边,过河就是扬州,这才松了一口气。杨广自上次程咬金二探地穴时吓出病来,到现在也没痊愈,刚才又骑马跑了半日,觉得身虚气短,忙命太监把他扶下马来,坐在地上歇息,等候过河。杨林命人去抓民船。这时,忽听旁边树林里号炮连天,杀声四起:“杀杨广啊!捉昏君啊!”杨林、宇文成都等战将急忙上马,定睛观瞧,见树林里冲出一员大将,正是瓦岗军大帅秦琼!秦琼指着杨林的鼻子:“靠山王!杨林!你几次三番!说了不算,出尔反尔,今又兵败,还有何说?我家军师早就料到你兵败必走此路,秦琼在此等候多时。你们君臣速速投降,不然的话,叫尔等俱都死在秦某枪下。”杨林这时也忘了他王爷的身份:“叔宝!你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放我君臣回扬州去吧!”“老杨林!并非秦某不仁,实乃你杨林不义。你几次三番欺骗我瓦岗义军,今日岂能放过。来呀,杀!”秦琼一声令下,三军齐往上闯,要活捉杨广,夺取玉奎。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