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回 裴元庆再打天宝将 西赵王又助瓦岗军

  且说王国良要走,忽然站住说:“我想起个人来,这人外号叫文雅先生,姓房,名玄灵。”徐懋功说:“这人我听说过,他虽是个文人,却熟读兵书战策,对用兵之道甚是明白。”“对!这个房玄灵和铜旗阵大阵主仇成仇乐天交情莫逆。在摆这座大阵之前,仇成到他家住过,这座阵的阵图就是房玄灵帮他画出来的。如能找到他,他肯相助,那破阵就易如反掌。”“房玄灵在何处?”“我听说他住在扬州城东山里的隐贤庄。”“好!我记住了,你回去务要小心谨慎。”王国良走后,秦琼和徐懋功商定第二天即由徐懋功去请房玄灵,由秦琼在营内坐镇。第二天,他们把这事和李密一说,李密十分高兴,说:“我认识房玄灵,他是个文雅之士,世外高人,不愿作官,隐居山林。他知识渊博,学富五车,不光是上晓天文,下晓地理,中晓人和,且对兵书战策、排兵布阵,样样精通,我和他有一面之缘,孤愿前往去请房玄灵。”徐懋功说:“主公要去,须派人保驾,以免出了意外。”于是,决定由徐懋功带领王君可、王伯党、谢映登、翟让等人保驾,带了三百人马,备了贵重礼物,即时起程。一路风尘,来到隐贤庄,众人立马观瞧,见这里山不高而清秀,林不深而茂密,水不深而清澈,好一个幽静所在,徐懋功命三百人马留在庄外,四处派人放哨,李密率众将官进庄,来到一庄户之前,只见竹编的篱笆院墙,院内四季花草,飘逸清香。前面五间茅草房,后面有个跨院,种着四季蔬菜。李密来到门前叩门,从门里走出一个童子,十五六岁,问:“列位!你们找谁?”“房玄灵老先生可在家里?”“请问你们是哪里来的?”“噢!你就说故人李密、徐懋功特来拜望!”“请略待片刻!”童子进去之后,不大工夫,从房里出来一个老者,身高九尺有余,花白须髯,满面笑容,来到众人面前道:“是什么风把我的好朋友给刮来了?”李密忙施礼:“老先生,一向可好!李密这厢有礼了!”“不敢当,国公爷,快往里请。”“正要打搅先生!”众将进房之后,见屋内到处都是书架,墙上挂着镇宅宝剑,桌椅板凳全是竹编的,宾主落座之后,李密把徐懋功和众将官,给房玄灵一一引见。房玄灵心里疑惑,脸上有些不高兴。徐懋功说:“老先生!我们今次前来,有件为难之事,想请先生助一臂之力。”房玄灵说:“老朽乃山野村夫,手无缚鸡之力,能助你们什么力呢?”徐懋功满面赔笑,把来意讲了出来:“来呀!把礼物献上。”礼物有珍珠、玛瑙、翡翠、钻石等贵重物品,往桌子上一摆,房玄灵眼睛连抬都没有抬,反倒脸色一沉道:“礼物请原封带回。我已讲过,我是只知读书,并不知排兵布阵之事。我也不认识仇成,请你们另找高人吧!”徐懋功又费了不少口舌,把隋朝气数已尽等道理说了不少,房玄灵就是不答应。这时巡哨的来报:“报军师,大事不好!”“何事惊慌?”“靠山王杨林和天宝大将宇文成都领人马来了!”“啊!”房玄灵吓得颜色骤变,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们这不是给我引来杀身之祸吗?”李密也吓坏了:“军师!这可如何是好?”武将们也都站起:“军师,和他们拼吧!”房玄灵急了:“啊呀!你们要打,到庄外去打,不许在我家里打。”徐懋功说:“房先生!你放心。”然后一摆手:“出庄迎战!”这时众人出门上马,各亮兵刃朝庄外跑去。来到庄外列好队伍,看对面果然是杨林、宇文成都带着一些偏副战将,迎面而来。他们是怎么来的呢?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李密、徐懋功等人到这里来了,他们之所以来,是因为王国良辞别秦琼、徐懋功回紫金山时,不巧让杨林巡阵时看见了。杨林截住他询问,他一慌神儿,没对答上来。杨林看他可疑,命人抓他,他想,反正也活不了啦,就抽出家伙和杨林拼命,被杨林一刀杀死了。杨林想王国良是巡阵的小阵主,阵里情况知道不少,他这一背叛朝廷,肯定把阵里的情况泄漏了,所以找各阵主商量对策。仇成说:“他知道的是外表,泄漏出去无关大局,我担心的是他知道是房玄灵帮我摆的这座阵,要是反王把房玄灵找去,那大阵可就保不住。”杨林认为有理,立即带领宇文成都等将领,要把房玄灵接进紫金山去。不想来到这里,双方碰到一块儿了,当时宇文成都一看,对方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非常得意地对杨林说:“王驾千岁,今日某要生擒李密、徐懋功,那时群贼无首,自然溃乱,此真乃天意也!”说着他舞动凤翅鎏金镋,策马来到阵前,瓦岗军中王君可、王伯党、谢映登、翟让也挥舞兵器,各催战马,一齐过来把宇文成都围住厮杀起来。战了一个时辰,瓦岗军几员战将被宇文成都打得刀枪乱飞,气喘吁吁,眼看就要败下阵来。正在危急之际,突然从斜刺里飞来一匹战马,马上一员小将,银盔素甲,胯下一匹宝马一字墨角赖麒麟,掌中一对八楞梅花亮银锤,正是三公子裴元庆。原来裴元庆在四平山和李元霸金锤碰银锤,震得吐了血。由于他在徐懋功面前说了大话,无脸回营,就落荒而走。他吐血过多,浑身软弱无力,只好伏在马鞍山,信马游缰,也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一座大山里,他骑不住马了,掉在地上,昏迷不醒。宝马一字墨角赖麒麟守着主人,不住地嘶鸣。正好有两个小和尚在山上采药,听见马叫,循声找来,把裴元庆抬回庙里。这座庙名叫寒山寺,方丈名脱尘,俗名罗保威,原是南陈名将,武艺超群。后南陈被隋灭亡后,就到此山中出家当了和尚。他把裴元庆的病治好,裴元庆就留在寺内,一面服用罗保威给他配的强筋壮骨大力丹,增强体力,一面又跟罗保威学会了大锤绝招“野马分鬃绝户锤”,后来又经罗保威介绍,和山下关家堡老英雄花刀大将关成的女儿关天霞订了婚,和关成的儿子关天保成了好朋友。这一天,关天保从外边回来告诉裴元庆:听过路的朋友言讲,如今靠山王杨林在紫金山摆下了铜旗阵,十几路反王义军齐集紫金山破阵。裴元庆知道瓦岗义军必去,正是用人之际,就向关成提出来要到紫金山瓦岗军中听用,关天保一听也要跟着去。全家一商量,干脆全家都投瓦岗算了。关天保点了五百名庄兵和裴元庆先到前敌听用,打完仗后,全家再投瓦岗山去,他们往紫金山途径隐贤庄,正好碰上瓦岗军将领和宇文成都大战,看看不支,裴元庆一马当先,大喊:“军师勿惊,裴元庆来也!”说着把亮银锤一碰,“当啷”一响,加入战场:“各位退下,把他交给我。”王君可等人虚晃一招,拨马退出战场。宇文成都一看:“啊!裴元庆!上回让他一锤把我打得吐了血,后来他让李元霸打跑了,怎么在这里跑了出来?今日我又碰到茬儿上了。”宇文成都刚才打了半天,体力已经消耗了不少,裴元庆在这时出现,宇文成都心里不能不发怵。可是,他知道怵也没用,只好豁出去了,两个人二马盘桓,银锤高举,凤镋挥舞、战在一起。两个人战到四十几个回合,宇文成都已经眼冒金花,心窝乱跳,两膀发酸。又打了十来个回合,裴元庆瞅机会反背一锤,正好打在宇文成都的掩心镜上,什么叫掩心镜?大将穿的甲胄上,胸前有护心镜,背后有掩心镜,镜并非玻璃,乃是铜制,保护前后心要害,裴元庆这一锤正好拍在掩心铜镜上,把铜镜打成了六瓣,宇文成都身子往前一扑,差点从马前栽了下去。这一锤把他打得第二次吐血,他不顾一切,拨马就逃。裴元庆纵马要追,徐懋功怕裴元庆有失,鸣锣收兵,裴元庆这才勒马回队。杨林知道敌不过,只好带着人马,退回紫金山。徐懋功见杨林退走,就带人又进了隐贤村,好说歹说把房玄灵说话了。房玄灵怕隋军报复,请求把全家带走,于是一辆大车拉了他的细软和家小,和李密、徐懋功等一起回到瓦岗军营。他们进了中军宝帐,见帐中还有三个人:一个是柴绍,一个是李元霸,还有一个他们不认识。大家坐定之后,秦琼介绍说:“老兄弟柴绍和西府赵王李元霸也是刚到。”又介绍那位不认识的人名叫梁世太。他们怎么来的?原来上次李元霸锤震四平山之后,杨广十分高兴,把李元霸一起带到扬州,没有多久,太原李渊派人上奏折说:李元霸、李世民的祖母独孤氏想念孙子,请杨广准奏命李元霸、李世民和柴绍回太原探亲,以后用他们时,随调随到。就这样,杨广把他们放回到太原。

  前文曾经表过:李渊在张、殷二妃的逼迫下,决意造反。自那时起,李渊即暗中招兵买马,聚草囤粮,表面说是护卫杨广的行宫,实则为他造反做准备。李世民回到太原后,把杨广在扬州的情况说给李渊听,并为李渊献策:杨广一死,他没有太子,无人接位,那时必然互争天下。他劝父亲及早举起义旗,以便收罗天下英雄,为自己打天下作准备。李渊同意了。于是定国号大唐,李渊为大唐皇帝。李世民虽然年轻,却很有心胸。他代父拟制大唐国的各项制度,并把现有的五万人马,分成五军。前军李世民,后军李建成,左军李元吉,右军柴绍和李元霸,让李渊自统中军,决定立即进军扬州,就在这时,杨林来信要调李元霸去镇守铜旗阵。李世民说:我们正好将计就计,可让柴绍带着四弟李元霸到紫金山去,但不是守阵,而是打阵。铜旗阵打破,隋朝就再没有力量挣扎了。我们再趁势夺了玉玺,然后以玉玺为号召,天下英雄必然来归,那时天下就算有了一半了。李渊此时已对李世民言听计从,李世民和柴绍商量后,即命柴绍、李元霸带二十来名亲兵到紫金山,不投铜旗阵,而投瓦岗军。在他们路经挂锤庄时,遇见梁世太,梁世太也使两柄大锤,听说是李元霸,要拜李元霸为师。李元霸年纪小当然不能收徒,双方谈得投机,柴绍才告诉他要到紫金山瓦岗军营中去。梁世太对瓦岗军早有向往,就和他们一起到了瓦岗军营。

  且说房玄灵来到瓦岗军营之中,见瓦岗军的军容整齐,纪律严明,大出他的意料。他过去足不出户,只听信了杨林等人对义军的诬蔑。现在一看,深深后悔不该帮仇成摆阵,所以也就安下心来,把铜旗阵的各个要害之处都绘制成图并且加以说明。秦琼和徐懋功看过之后,又和房玄灵一起商量了破阵之策。随后,徐懋功把单雄信找来,命他带领三千人马,火速到丹凤岭去,那里有一千隋军看守着一门炮,这门炮是为攻到阵中央将台时放的。这丹凤岭在紫金山后,命他立即攻占这座山岭,把大炮毁掉,然后火速回来交令。单雄信接过令箭,点齐人马,火速出发。这单雄信带领人马来到丹凤岭时已经是夜里,隋军正在睡梦中,单雄信便占了丹凤岭,毁掉大炮,下山回营。真是无巧不成书,单雄信下山遇见两个人,一个是傻英雄罗士信,一个是和罗士信一样又粗又大的丑女人。原来罗士信在瓦岗山已经把病养好,他听说哥哥秦琼在紫金山打仗,就和魏征闹着要到前敌,魏征不允,他竟偷着跑了出来,一路打听着往前走,这一天赶上下雨,来到马家庄避雨,遇见退归林下的老将马三保。马三保有个女儿叫马金花,长得奇丑、傻大黑粗,练就一身好武艺。马三保听罗上信说他哥哥是秦琼,就知道他是罗士信,于是和老伴商量,把女儿许配给罗士信,两个人都傻乎乎的,甚是般配,而且情投意合。马金花听罗士信说要去紫金山打仗,她也要去,两人没告诉马三保,竟偷着跑了出来。一路打听,来到这里。单雄信说:“正好!跟我走吧!我带你们找秦琼去。”当天晚间,单雄信回到军营,见到军师交令,并把罗士信、马金花领进帐来,见过秦琼,大家一阵亲热,然后秦琼、徐懋功、李密、房玄灵一起商量,觉得破阵之事,宜早不宜迟,便议定第二天就分兵派将,去破铜旗阵,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