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十八回 西魏王观阵遇险 秦叔宝马坠枪折

  且说各反王各自回营,也各怀私心。谁都想抢到铜旗,换来玉玺,成为真命天子,当上皇帝。这些反王正好中了杨林的奸计。不表别人,单表瓦岗山众人回到营帐,秦琼传下号令:“没有本帅令箭,谁也不准私自去闯铜旗阵。”秦琼的意思是要经过仔细商议,定出破阵之法,再去破阵。令箭传下之后,别人都能遵守,唯独程咬金喜欢闯祸,吃过晚饭,酒足饭饱,在自己营帐里呆不住,蹓蹓跶跶到魏王御营找李密。李密饭后正在灯下观书,见程咬金进来,连忙让座:“哎呀!王兄来啦,请坐!”“好!谢坐!”他坐下之后说,“千岁呀!你看这铜旗阵厉害不厉害?”“厉害!我是个文人,不懂得阵法,可我听军师说这阵变化无穷,必得想出万全之策,方能破阵。”“要我看哪,满不是那么回事,这是牛鼻子老道故意吓唬人!你要听他说呀那就玄了,什么九宫八卦,什么三才五行,不管他说出大天来,这阵你不打它不能破,只要咱们胆子大,敢去打,就没有不破的阵,哎!我说魏王千岁!今儿个晚上咱们没事出去蹓跶蹓跶,你看怎么样?”“到哪儿蹓跶?”“就到铜旗阵呀!”“哎呀!王兄万万不可。并非孤王贪生怕死,实乃大帅有令,不准私自闯阵。”“你呀!李密,我可不是翻小肠,我脱袍让位那咱,我把你当成英雄。可是这些时候我一瞅啊,你的胆子也特小。自从你来到瓦岗山,当了魏王,众家弟兄都尊敬你,可你也得做出点惊天动地的事儿来让人佩服呀!你没听杨林说:谁先抢到铜旗,换回玉玺,就能当皇上。你还等什么?再等几天让别人抢跑了你不干看吗?有道是先下手为强,今日我保着你,咱们俩进到铜旗阵之内,把铜旗抢到手,明日你就是皇上,天下人谁敢不服。我可都为你好啊”“王兄!就是去也得跟大帅、军师商量商量。”“嗐!你别听他的。听他的准定把你这个皇上给耽误了。我知道你胆子小,你不要怕,有我这个无敌将军程咬金给你保驾,你怕什么?”“嗐!我是怕违抗大帅将令呀!”“违抗将令怕什么?你是一国之主,大帅不光不能怪你,还得佩服你胆大。”程咬金在这里纠缠不清,李密真想这时候来个人给他解围。恰好,这时真来人啦。谁?空锤大将齐国远。这个出了名的二草包腆着大肚子进到帐内:“王驾千岁!吔!程将军也在这儿哪!”“哈哈!二草包快来,我们正商量去夜探铜旗阵哪!”“是么!算我一个。”李密想:这可好,盼个人解围,来了个加火儿的。李密让这两个草包大将缠得没法,只好顶盔贯甲,挂上宝剑,带上三十名御林军,由两个草包大将保驾,骑马出了北寨门,直奔紫金山。还没来到山口呢,就见从山上飞奔下来一匹战马,马鞍桥上坐着一员大将高声喝喊:“啊呀!哪来狂徒,夜来紫金山,偷看铜旗阵,拿命来!”程咬金一看来将是虎牢关主将、外号四宝大将尚师徒。这个四宝将因有天王盔、太岁甲、金攥提龙枪和宝马呼雷豹而得名。特别是呼雷豹脑门上有个肉瘤子,平时它不叫,一揪它的肉瘤子就叫,叫声犹如虎吼,能威震所有战马。当时,尚师徒来到三人近前,一看是李密,骂道:“叛贼李密,今日在此相遇,拿命来!”李密吓得七魂出窍,忙喊:“程咬金、齐国远快快保驾!”他扭头一看,这两个保驾的草包早跑没影儿了,只好拨转马头,顺着紫金山落荒而逃,他让人家吓糊涂了,本来应往南跑,他却奔北跑去,尚师徒想:我今日抓住叛王李密就是首功一桩。他催马在后边紧紧迫赶。看看就要追上,李密有点情急,也顾不得身份,高喊:“救人哪!有谁来救孤的性命呀!”夜晚,声音传的远,李密一喊,还真有人听见了,只见从斜刺里一马飞出:“主公休要惊慌,为臣来也!”李密一看来人乃金钱豹翟让。原来,翟让夜间巡营,遇见程咬金、齐国远回营搬兵,才急急赶来。李密见来了救兵,喊:“翟将军!快快救驾!”“主公闪过一旁,待为臣会他。”说着话便和尚师徒战在一处。两个人战了二十余个回合,忽听北面号炮连天,人喊马嘶,秦琼带领兵将赶到。秦琼大喝一声:“翟将军退后,待秦琼战他!”李密被人救回本队,秦琼已无挂牵,和尚师徒双枪并举,二马翻腾,各施展本领,打得难解难分。二人直战到天明,尚未分出胜负,程咬金在本队看着着急,怕拖延下去,紫金山来援兵可就不好办了。他便高喊起来:“来吧!咱们别高粱秸不买,净擢着啦,都上呀!”一句话提醒了众将,所有在场的武将,刀枪并举,乱抖嚼环,齐奔尚师徒杀去。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尚师徒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他趁机腾出手来,一揪呼雷豹的肉瘤,呼雷豹一声长啸,霎时间,在场的战马俱都吓得骨软筋酥,趴伏于地。秦琼险些摔到地上,多亏他用枪一拄地,没有摔倒。这时,尚师徒纵马过来,挺枪朝秦琼背后扎来。秦琼听见背后马蹄声,急忙把大枪向后一搪,尚师徒的枪没扎着秦琼,却扎着黄膘马的屁股,黄瞟马受惊,像疯了一样朝东北山里跑去。尚师徒撒马就追。黄骠马越跑越快,秦琼骑虎难下,只好把枪横过来,双手搬定马鞍铁过梁,把身子往前一哈,眼一闭,任凭黄骠马狂奔。尚师徒在后面紧追不舍。跑着跑着,秦琼睁眼一看:不好,黄骠马跑到一处绝境,前面是陡立的山涧,宽十数丈,深数丈,山涧内有哗哗的流水声。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黄骠马驮着秦琼,跌落涧底。山涧内的水并不深,有不少大石头露出水面,黄膘马正好跌到一块大石头上,马肚子被摔得开了膛,鲜血直流。马一着地,秦琼身子一歪,忙用大铁枪支地,“咔嘣”一声大铁枪折断。因为他的虎头錾金枪在四平山被李元霸打弯又用手搂直,有了内伤,再加上从上摔下来,力量过猛,所以折断了,秦琼被甩出一丈多远,“扑通”掉到水里。这才保住了一条性命。秦琼经凉水一冰,清醒过来。他勉强挣扎着从水里爬起来,步履艰难地来到死马跟前,拿上他的一对熟铜锏,对着伴他征战多年的黄骡马,掉了一会儿眼泪,然后淌水走向对岸。这时,尚师徒也跑到涧边,停马观看,见秦琼并未摔死,正在涧底走动,他想这正是活捉秦琼的好机会,可他左右一瞧,无处可以下到涧底,再看秦琼已经走向对岸,不能让他跑了,不能抓活的,死的也行,想着,伸手抽弓搭箭,瞄准秦琼一箭射出。秦琼在涧底已经听见马蹄声,知道尚师徒追到,所以注意上边动静,他听见弓弦一响,一低头,一箭射掉了秦琼的盔缨。尚师徒见没有射中,忙抽出第二支箭,拈弓搭箭,一使劲把弓拉开,谁知他贪功心切,用力过猛,只听“咔吧”一声,竟把弓弦拉断。他把坏弓急忙收起,沿着涧边,寻找下涧底的道路。秦琼爬上对岸,坐下来把战靴里的泥沙倒出来,浑身稍加收拾,寻路朝山上走去。他走来走去,忽见前边有一座小小的庙宇。秦琼想到庙里躲避一时,讨口水喝。他一步一挪,好不容易走到庙前,脑袋一沉,身子一歪,竟昏倒在地。这时,小庙的角门一开,走出两个小老道来。他们奉师父之命,要去采药,看见秦琼衣甲不整,满脸血迹,吓了一跳,急忙回去禀知师父。师父出来一看,虽不认识秦琼,但他知道各国反王正在紫金山和朝廷开战,这员大将不知是哪一边的。不管是哪一边的,他都惹不起,就急忙命道童把秦琼抬进庙里,给秦琼摘盔解甲,并放到床上。其时,从里边走出一位老者。他看见熟铜锏便喊:“啊呀!这不是秦琼的兵器吗?”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秦琼的姨夫、长平王邱瑞。邱瑞怎么到这里来了呢?原来,邱瑞自从归降瓦岗之后,由于他年纪大了,秦琼在山上单独给他盖了一个小院,叫他在山上享清福,一切征战之事都没有告诉他。老头儿是武将出身,不愿意坐享清福。这一天,他从魏征那里听说各反王在紫金山和杨林打仗,就告诉老伴儿,又和魏征商量好,带着几个亲兵来紫金山找瓦岗义军,要在军前立功。昨晚他错过宿头,又走错了路,来到这个庙里借宿。他看见熟铜锏,认出是秦琼的兵器,老道把他领到秦琼床前。秦琼本没有受伤,歇息歇息,已经醒了过来。他看见长平王邱瑞,急忙从床上起来:“姨夫!您老人家怎么在这里?”两人把各自的情况,简略地说了一遍,末后秦琼说:“尚师徒正在山里找我,怕一会儿就找到这里。”邱瑞两眼一瞪:“追赶你的真是尚师徒吗?”“一点不错。”“好,既然是他,孩子!你就放心好了。对别人我不敢说,对尚师徒,他得听我的,他真要追到这里,我叫他跪在你的面前,给你赔礼,如若你看他还有用,就收归瓦岗山听用,你看如何?”秦琼心说:我姨夫不爱胡吹呀!就凭尚师徒一员大将能听你的?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点头称是。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边有人砸门。小道童慌里慌张进来说:“师父!王爷!外边来了一员大将,匹马单枪,口口声声要我们把这位秦爷给送出去,要不然就要杀进庙来了。”长平王说:“叔宝!你先到里屋去,不要出声。道童!你去开门叫他进来。”老道和小道童也不知道这个老头儿有多大能耐,只好把庙门打开,尚师徒满脸杀气,把马拴在庙外的一棵树上问:“老道!适才可有员大将跑到庙里?”“在庙里呢!不过你和我说没用,你到屋里去吧,屋里有人和你说话。”“什么人胆大包大,竟敢在本帅面前如此放肆,待我进屋看看。”说着他四外瞅了瞅,见没可疑之处,不像有埋伏的样子,把枪倚在庙门旁,抽出宝剑进庙来到屋里,本待发作,抬头一看长平王坐在中间,手握宝剑,面沉似水问道:“尚师徒!你待怎样?”这一句话还真灵,只见尚师徒扔剑跪倒,给长平王磕头。长平王提剑站起道:“尚师徒!我且问你,我说话你听不听?”“老人家,我听。”“我叫你怎么做,你做不做?”“老人家,我做。”那么,四宝大将尚师徒为什么这么怕长平王呢?这里边有一段缘由:原来,尚师徒的父亲在长平王府听差,尚师徒从小就常到府里去找他父亲。长平王见这个小孩儿长得伶俐,很喜欢他,后来就收他作了义子。尚师徒的父、母去世后,长平王又把他收养在王府,和自己的亲儿子邱天豹同吃、同住。同上学念书。同武场学艺。尚师徒天资聪颖,学会了一身本领,十六岁赶上武科考,考中了探花,并在长平王保举之下,作了虎牢关的大帅。以后长平王为他娶妻成家,他也把长平王当作亲父亲,所以邱瑞说话他不敢不听。当时邱瑞说:“孩子!你知道为父为何投奔了瓦岗义军?昏君杨广残暴无情,奸臣字文化及欺上压下,天下百姓水深火热,各处义军风起云涌,隋朝江山分崩离析,看来隋朝气数已尽,又加上奸臣所逼,欲置为父于死地,为父只好投了瓦岗,孩子!你也该想一想:你为杨广卖命,还能有好结果?依我看,你也随为父投奔瓦岗。现今魏王李密甚为清明,得了天下,你也可算开国元勋。孩子!能否听我的话?”“这……父王!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惟独叫我投奔瓦岗,背叛朝廷,孩儿可难于做到。有道是,忠臣不事二主,当今皇上虽有过错,但对孩儿还是有恩的。现今天下虽然大乱,但铜旗阵如铜墙铁壁,反王休想打开,那时我可为隋朝重整江山,不只可封妻荫子,且为朝廷尽忠。父王!这件事请恕孩儿不能从命!”“尚师徒!你听我的话,万事皆休,如不听我良言相劝,你我就是两国仇敌,今日我焉能放你逃走?”“父王!你要我的命,我不还手,情愿为朝廷尽忠,绝不投靠反叛。”这爷儿俩越说越僵,老头子刚才在秦琼面前夸下海口,如今尚师徒竟然不听,老脸放不下来,喊道:“尚师徒!你到底听不听?”这尚师徒竟死心塌地忠于朝廷,回绝道:“老人家!这事孩儿实在做不到。”“既然如此,我这条老命也不要了,我就死在你的面前。”说着一头朝尚师徒撞去。尚师徒往旁边一躲,老头子用力过猛,一头就撞到尚师徒身后的柱子上,当时撞了个脑浆崩裂。尚师徒扭头一看,见老王已经死于非命,也追悔莫及。这时里屋的秦琼推门走了出来:“吓!尚师徒!你逼死我姨夫长平王,我秦琼和你有公仇私恨,来来来,咱们决一死战。”尚师徒见秦琼出来,忙跳到院里:“义父!你老人家是死在秦琼之手,他要不在这里,怎能引得你老人家拼命,待孩儿杀死秦琼,为你报仇。”说着急冲冲走出庙门,本要提枪上马,可他的宝枪宝马竟然不翼而飞,不知去向。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