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十回 李世民正气拒萧后 程咬金二次探地穴

  程咬金要去看地道,花面阎王段达不好拒绝,只好选了二十名庄丁,打着灯笼,领着程咬金出了靠山屯,到了城郊一处坟茔。坟茔周围有矮墙,茔地黑鸦鸦一片树林。这是一处义坟,虽有围墙,无人看守。茔地正中有一个大坟头,坟前有石头供桌,供桌下面有一堆浮土,段达派人四处瞭哨,然后用铁锹把浮土扒开,下面有个石板,把石板打开,就是地道。程咬金说:“老段!领我下去看看。”庄丁提着灯笼在头前带路,段达和程咬金在后边跟随。先是顺台阶而下,到了底下,程咬金一看:这个地道工程浩大,地道有一人多高,并排可以走两个人,他们往前走了约有一个时辰,地道渐渐往上,走到尽头,有梯子直通地面。段达说:“魔王千岁!这里就算到头了,顺着梯子上去,把盖顶开,就是养心宫龙床床下。”“啊呀!你们干得真好,费了不少的劲。”“为了推倒隋朝的昏君,人人干得都挺带劲。”“老段呀!我千里迢迢,从四平山单人独马来到这里,就是要刺杀杨广。老段呀!你信得过我老程么?”段达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又不能说信不过,说:“魔王千岁,这是从何说起,您是一家反王,我段达怎能信不过呢?”“好!信得过我,这刺杀杨广的事就交给我好了。”“这……”“什么这呀那的,现今正是半夜,昏君杨广已经入睡,我老程悄悄地上去,一斧头把昏君的脑袋砍下来,咱们就算大功告成。”段达一想:这位混世魔王怎么这么性急,可又不好拦阻,只好说:“魔王!这样做太险吧?再说你刺杀杨广,万一被人发觉,回不来怎么办?我看还是回去,等王世充和铁冠道人来了商量商量再办为好。”“商量不也是要刺杀杨广吗?还商量什么?越商量越胆小,我老程福大命大胆子大,我上去一斧子就完事,你就听好吧!”段达看拦阻不了,又说:“魔王执意要上去,那我就带人和你一块儿上去,好保护你。”“瞎!我说老段呀!这你可就外行了,两军对垒打仗,人多点好。这是去行刺,上去人多了,事还没办,先叫人发觉了。谢谢你的好意,你带着弟兄们回家去睡觉,明日就等着听好消息吧!”说着连推带劝,把段达送走。段达感到这不是件小事,急急忙忙找王世充和铁冠道人商量对策去了。

  且说程咬金把周身上下收拾利落,手提大斧顺着梯子到了顶上一瞅,见地道口的盖上有一个插销,他轻轻地把插销拨开,又轻轻地把盖推开,听了听,一点动静没有,随后就慢慢探出头来观看,见周围一片漆黑,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从洞内出来了,把盖盖好,又往起一站,上边碰了一下头,站不起来,只好往外爬,爬了几步,碰到一层布帘,他掀帘往外一看,果然是一间屋子,上边是龙床无疑了。他从床下爬出来,站在那里,先闻到一阵香味儿扑鼻。这香味儿是脂粉香和水果的香气。他借着淡淡的月光把屋子看了一遍:靠里边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床里边是闪缎的被褥,鸳鸯绣花枕头,虾米须的帐子,帐帘金钩倒挂。屋子正中有桌案,上边摆满了干鲜果品。屋门关闭,屋里屋外静悄悄地没有一点人声。程咬金看罢,来到桌案后边,这里放着一张金交椅,他把椅子一拉,把大斧子往桌边一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桌案上摆着水果:“嘿!我嗓子正干呢!我这个假皇帝也尝尝真皇帝吃的东西。”说着抓起桌上的水果就大嚼起来。吃着吃着,见那里还有几只瓶子,他拿过来打开瓶盖一闻:“喝!还有酒,这比我在瓦岗山喝的好多了。”说着,嘴对嘴,长流水,“咚、咚、咚”把几瓶子酒喝光了,抹了抹嘴:“这个昏君怎么还不来呀!啊呀!我明白了。杨广这小子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他没准儿到谁那里睡觉呢!到这时候不来,可能是不来了,让我白跑一趟,我还顺地道回段达那里去吧,”说着他往起一站,晃晃悠悠走到床边。他酒喝多了,两腿发软,到床跟前用手一摸:“喝!这床真叫暄腾,我得躺下试试这龙床是什么滋味。”说着他把大斧子一抱,把帐帘一放,连衣服带鞋都没有脱就躺下了:“哈哈!不怨都抢着当皇帝呢?这龙床是舒服!”说着话,一闭眼,竟然睡着了。就在他刚刚睡着的时候,外边来了人,不多时,屋门大开,红灯引路,从外边进来不少宫女,簇拥着正宫娘娘萧美娘和一个年轻的小后生。只见这个人三叉束发紫金冠,身穿团龙大红袍,粉面朱唇,剑眉虎目。此人正是小秦王李世民。为什么萧美娘带李世民回到寝宫来了呢?原来四平山隋军战胜、十八国反王战败退兵之后,杨广为了观看琼花,带领正宫萧美娘和宫娥彩女,还有李世民、李元霸弟兄以及文武百官,乘坐龙舟,到了扬州,谁知就在他到达之后,老天下了一场大雨,把琼花打得七零八落,就剩了一根光杆儿。杨广十分丧气,这两天为了解除烦闷,带着正宫萧美娘就在行宫临时的八宝金殿,和他的亲信大臣宇文化及、宇文成都、李世民、李元霸等饮宴,并由宫娥彩女歌舞助兴。所以程咬金从地道里出来,养心宫寝宫内外一片寂静。时过午夜,萧美娘感到困倦,要先回养心宫去。杨广也是好心,说:“世民我儿!陪你母后回养心宫,待朕回去后,你再出宫。”“遵旨!”所以萧美娘把李世民带到了寝宫。谁知萧美娘本是个水性杨花之人,平日在宫中没有机会接触男人,倒也安分,今日见李世民年轻英俊,越看越爱,竟不顾礼法,忘掉人伦。她落座之后,看了看两旁侍候的宫女,觉得有些碍眼,便说:“夜已深了,这里不用你们,退下!”“是!”宫女们相跟退出。李世民见众人退走,也急忙站起:“请娘娘千岁安憩!儿臣告退!”“且慢!世民哪!你知道我为何打发她们退去吗?”“儿臣不知!”“傻孩子!就是为了要和你说几句知心话,你怎么反倒要走哇!你给我坐下。”李世民只好远离萧美娘坐了下来。萧美娘假装娇嗔地说:“过来!挨着我坐下。”“儿臣不敢!”“我又不是老虎,吃不了你。过来,过来!”李世民没法子,只好向前挪动了一下椅子。萧美娘往外挤了两滴眼泪,“唉!世民哪!难道你就不知道我的心吗?想我萧美娘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原是前太子杨勇的妻室,是当今皇上杨广的亲嫂子。杨广意狠心毒,害死他的亲哥哥,又把我萧美娘强封为朝阳正宫。这些事是世人皆知,我也不用瞒你。我知道杨广为人喜怒无常,杀人从不眨眼,我虽然是朝阳正宫,但是伴王如伴虎,我每日都提心吊胆,不知何时就会大祸临头。世民呐!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不知你可愿意?”“母后!有何事?”“哎呀!我的好世民!不要这样叫我。我看杨广这样下去,绝无好下场,我情愿和你结成夫妻,找个机缘,你我二人远走天涯,白头到老。”李世民一听,吓得颜色陡变,浑身打颤,赶紧站起来说:“母后!您老人家多吃了几杯酒,喝醉了,孩儿告退。”说着转身要走。萧美娘站起来一伸手拉住了李世民的袖子:“你等等!你不要这样无情。凭我的美貌,也配得过你。我话已出口,绝不能更改。你要是执意不从,可别怨我意狠心毒。回头我在杨广跟前奏你一本,就说你心怀叵测,调戏了我朝阳正宫,你该当何罪!”李世民听了,连急带气,“扑通”给萧后跪下:“娘娘千岁!嘴下超生。儿臣吓死也不敢做此乱伦之事!请娘娘把儿臣放了吧!”“放了你?没那么便宜。今日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李世民一看不好,从地上站起来就想走,萧后过来抓住他的袍袖就拽。李世民被迫无奈,回身用手一推:“娘娘!请放尊重些!”萧后脚小,又是女人,被李世民一推,“登登登”后退了几步,到了床边,被床一挡,一下摔到床上。她哪知道床上还睡着一个人呢!混世魔王程咬金偷喝御酒,躺在床上睡着了。睡梦中听见屋里有人大声说话,一下子醒了,侧耳一听,这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萧妃和李世民的对话他都听见了,心中暗说:有杨广这个荒淫乱伦的皇上,就有这个不要脸的正宫娘娘,看起来杨广这一家子没有一个好玩艺儿。李世民这个年轻人还算个正人君子,想不到我老程今日在这里看了这么一出戏。正在他想的时候,萧妃被李世民推得坐在了床上,程咬金吓得也坐了起来。他一看是那个不要脸的萧妃,就开起玩笑来:“哈哈!他不要你,你又找我来啦!我要你!”萧妃听床上有人说话,扭头一看,啊呀!一个大脑袋,把她吓得晕了过去。程咬金这时提着他的大斧子从床上蹦了下来,把李世民也吓了个魂飞天外。等他定睛一看:啊呀!这不是程咬金吗?他怎么跑进宫里来了。李世民也没有工夫细想,撩袍扭头就往外跑,边跑边喊:“来人哪!有刺客!来人哪!”他这一喊,巡夜的御林军闻声赶到,听李世民一说,“呼啦”一下子把养心宫包围了,有几十个人闯进屋里。程咬金一来是喝醉了,脚步站不稳;二来是双拳难抵四手,大斧子在屋里又施展不开,被御林军七手八脚捺倒在地,生擒活捉,宫中的太监,彩女忙着去救萧妃,李世民带人押着程咬金到金殿去见杨广。杨广正观赏歌舞,饮酒作乐,李世民进殿跪奏:“启奏父王!适才在宫里抓住了混世魔王程咬金!”杨广听了,吓得手中的酒杯落地:“什么?抓住了程咬金!前些日他还在四平山和孤家鏖战,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从地下冒出来的不成?”又一想:多亏我在这里饮酒作乐,没有回寝宫去,要不然,我这头可就不保呀。想到这里,不由大怒:“来呀!把程咬金给我推上殿来!”文武百官匆忙列立两旁。程咬金满不在乎,腆着大肚子,大摇大摆进来,站在那里左右观看。两旁众人见他不跪,高喊:“跪下!给万岁磕头!”程咬金冷笑两声:“嘿嘿!跪下?我老程上跪天,下跪地,在家跪父母,出外跪明君,无道昏君我就是不跪,你们老实点待着吧!”杨广把桌案一拍:“嘟!程咬金!你不在四平山,怎么跑到扬州来啦?你领了多少人来?你要刺杀王驾,你是怎么进来的?同伙有谁,从实讲来。”“呸!杨广!昏君!你问我的同伙吗?我的同伙多得很。九省的老百姓都是我的同伙。告诉你,现今扬州的五行八作,三教九流,男女老少,都想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我老程来杀你就是他们的意思。”杨广气坏了,说:“好你个混世魔王程咬金!孤家正找你不见,拿你不着,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这才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来呀!”站立两旁的武士答应:“有!”“把程咬金推出去万剐凌迟!”“是!”走过来几个武士,抓住程咬金就往外推,程咬金想:这一回算完了!大哥、二哥、三哥!“贾柳楼”结拜的众位弟兄!咱们下世再会!老母亲!你老人家要多保重!武士把程咬金推到刑场,扒去了浑身衣服,绑在柱子上。这时杨广传旨:“行刑!”行刑手举起牛耳尖刀照程咬金心窝就要扎,就在这时,忽听“轰隆隆”一阵天崩地裂的响声,就觉得天摇地动,把大伙都吓傻了。行刑手顾不得凌迟程咬金,吓得到处乱钻。原来,在行宫东北角上,平地塌陷出一个地穴来。当时行宫院内一片惊呼:“可了不得了!地陷了,地上塌下去一个大窟窿呀!”有人忙报给杨广,杨广吓得面目改色,心内翻腾:平地塌陷,不知主何吉凶,唉!孤家登基以来,各地战乱不算,这又碰上地陷,这地陷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得弄个明白。想罢问众文武:“各位爱卿!”“万岁!”“朕想这平地塌陷,必有缘故,朕意欲派一人深入地穴,查看究竟。不知各位爱卿哪一个敢下去为朕分忧?”文武百官一听,下地穴,谁敢下去?一个个都往后退,无人答言。杨广连问三遍,都无人回话。杨广可有点急啦!“嘿嘿!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这用人之际,无人出来为朕分忧,真乃可恼。”宇文化及看杨广生气了,眼珠一转,想了个主意,忙启奏:“万岁!下地穴里去吉凶莫测,倘若凶多吉少,下去的人再上不来,万岁还是不知里边的究竟。依老臣之见,不如就叫适才要凌迟的程咬金下去,先探个路。如若他下去死在里边上不来,也就等于把他处死。倘若他能探明里边的究竟,活着上来,万岁可赦他不死。不知万岁意下如何?”“好!此言正合朕意。来呀!把程咬金推回来。”武士推拥着程咬金又回到金殿之上。程咬金把大肚子一腆:“我说昏君!你不是要把我老程万剐凌迟吗?又把我请回来干什么?”“程咬金,孤家有好生之德,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朕命你下到地穴之内探看究竟,倘能探看明白,朕即赦你死罪。你可敢下去?”程咬金一听:噢!我说你个昏君能有好心眼儿不杀我?原来是要我去探地穴呀。我老程福大、命大、胆大,下去探探何妨,我能死在地穴里,也不能死在你昏君的刀下,想罢说;“不就是探地穴吗?我愿去。”“好!既然愿去,来人!给他松绑!”程咬金活动活动胳膊腿,然后说:“走吧!地穴在哪儿?”杨广说:“程咬金!你探地穴,都需用何物?”“我说杨广啊!这个我老程内行。你先叫人在地穴上边支一个三角架,安上滑车,吊上绳子,绳子上拴一个大箩筐,我坐在箩筐里,命人拉着绳子把我送下去。另外,再给我带两只鸽子。我下到底后,放一只鸽子上来,就不要再放绳子了。第二只鸽子放上来,就说明我已探看明白,要上来了,就命人拉绳子把我拉上来。还有,下去照亮,得给我备好火折子、火扇子,还得给我带一瓶酒抵御寒气。”杨广命人一一照办。说话间程咬金被人带到地穴口上,程咬金二次探地穴,究竟有何吉凶祸福,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