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六回  金锤碰银锤元庆败走 傻人治精人君基吃亏

  且说裴元庆取得军师徐懋功的应允,拍马来到战场。李元霸正在耀武扬威,忽见对面阵中出来一员大将,手中提着一对亮银锤,心想:这个人莫不是打败宇文成都的人?我倒要好好看看,他翻了翻一对小眼睛,瞅见裴元庆手中的八楞梅花亮银锤和自己的锤大小差不多。俗话说:自古英雄惜英雄,好汉爱好汉。李元霸见这个小将雄纠纠、气昂昂,还真有点爱惜,忙间:“哎!我、我说小白脸你、你叫什么?”“我乃裴元庆是也!”“啊!对,对了!我早就听、听说你的能耐挺大,把大个子宇文成都打、打得吐了血!”“不错!你不服呀?”“我、我是有点不服。今日咱俩比一比,看看谁行谁不行!你要把我赢了,你看见了吗?”说着用手一指自己胸前挂的金牌:“我把这个官儿让给你。”裴元庆说:“哪个要你的狗牌牌!”说着举起亮银锤,使了十成力量,朝李元霸头顶砸来。李元霸说:“吔!小白脸急眼啦!”他不慌不忙,稳坐马鞍之上,两腿使劲夹住马身,腰板挺直,手中擂鼓瓮金锤往上一兜:“开!”金锤、银锤碰在一起,只听“咣当”一声,直震得两匹马都后退了十几步,两个人都感到两臂发麻,虎口发胀。这一来,李元霸倒高兴了:“吔!行啊!除了大个子宇文成都能和我的大锤碰两下外,再就是你啦!来来来!再碰碰,还是这么打过瘾。”裴元庆这一碰,就感到李元霸比自己的力气大,真要这么碰上几回,自己非吃亏不可。可是自己出战时早已夸下海口,来到战场怎么能够示弱。我宁死阵前,不死阵后,李元霸!我和你拼了吧!想到这里,他不顾一切,又和李元霸的金锤碰了一回。这一回,就看出强弱来了。李元霸虽然也觉着震得慌,但是和裴元庆比起来可就轻多了,因为头一锤裴元庆已经有点吃不消,所以第二锤用劲就没有头一锤大,劲越小,震得就越厉害。裴元庆碰了第二锤后,就不敢再碰了。心想:“他的力气比我大,我应该避其所长,攻其所短,他的力气大,招数可能不精,我用招数赢他吧。”谁知打了几个照面,互相使了几招之后,裴元庆才看出来李元霸不光力大锤沉,而且招数甚精。他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两柄大锤挂着风声,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裴元庆把心一横,把牙一咬,和李无霸战在一处,两旁金鼓大震,摇旗呐喊。战了三十多个回合,裴元庆已感到气喘心跳,一个不小心,银锤又碰到金锤上,“嘡啷啷”一声,裴元庆马往后退,只感到两肋发胀,脊背发疼,眼前金星乱冒,嗓子眼儿一阵发甜,从嘴里蹿出一口血来。裴元庆一看:不好!我命休矣!顾不上多想,拨马不归本队,竟奔东北方向落荒而走。李元霸在后边直嚷:“哎!小白脸!别走啊!”他在后边追了几步,看看追不上了,只好圈马而回。杨广见李元霸胜了,心中大喜,忙传旨攻山,隋朝的大小战将,齐撒战马,乱抖嚼环,马步军兵,齐往上闯。十八国联军败回四平山联营,忙用乱箭锁住山口。隋兵攻不上山,就唱着得胜歌凯旋而回。程咬金、秦琼、徐懋功等人回到魔王御帐。徐懋功派人去收整阵亡的五个王子的军兵,又派人下山去寻找裴元庆。程咬金急得两眼冒火,担心裴元庆万一有个好歹,回去怎么向自己的王后交待。帐内众人,默默不语,一个个垂头丧气。忽然齐国远喊了一声:“军师!众位!有一个人能战胜李元霸。”众人忙问:“谁呀?”“谁?你们怎么把这个人忘了?我们的傻英雄罗士信呀!”程咬金一拍大腿:“嗐!对呀!怎么把他给忘了呢?军师!你快替孤家写一道圣旨,派人去调罗士信来。”徐懋功给秦母写了封信,说明前敌的情况,要借罗士信一用。为什么说借呢?前文表过:秦母喜爱罗士信,说他心眼儿有点傻,不能老让他上阵,就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必要的时候,要用他得秦母同意。徐懋功写好信之后,秦琼也给母亲带了信,求母亲应允。徐懋功命赛白猿侯君基回瓦岗山送信,并嘱咐他:“你要速去速回,罗士信心眼儿有点傻,你在道上要多照顾他。”“遵命!”

  侯君基回到瓦岗山,见了秦母,察言观色,既把前敌需要罗士信的情况说了,又没有把李元霸说得过火,免得秦母不放心,就这样顺顺当当把罗士信请了出来。二人相随上路只走了两天,侯君基就感到脑袋疼了。原来罗士信游荡惯了,不管走到哪儿,吃饱了喝足了,倒头就睡。他要睡着了,在他耳朵跟前打雷都醒不了。他睡醒了,也不管白天黑夜,要走就得走,拉也拉不住。侯君基想:这一回我算倒了霉了,得想个什么办法叫他听我的。想来想去,想出一个损招来:你吃饱了不就要睡吗!我一回我不叫你吃饱,等到了四平山,我交了差,那时你爱怎么吃我都不管了。主意拿定,前边到了一个镇店,罗士信吃饱了又睡起来。侯君基趁他睡的时候,去买了十斤大饼,五斤酱牛肉,还买了一个水葫芦,灌满了水,包在小包袱里,背在背上,回来等罗士信睡醒了开始上路。走出去不远,侯君基用手一捂肚子,蹲在地上“啊哟啊哟”直叫唤,罗士信不知道怎么回事,忙间:“你怎么啦?”“我肚子拧着劲儿地疼,走不了啦。”“你这个小脑袋,你走不了我怎么办?”“是呀!要不这么办吧!你不是想快点到四平山去拧李元霸的脑袋吗?”“啊!”“那你背着我走吧!你背着我,我这肚子就不疼了。”罗士信傻呵呵地往地上一蹲:“来!上来吧!”侯君基爬在罗士信宽大的脊背上,罗士信一只手背过来兜着侯君基,一只手提着大铁枪,撤腿就跑。侯君基怕罗士信遇见饭馆要吃饭,就专指僻野荒郊的路。罗士信是飞毛腿,走得快,一口气就走四五十里也不歇着。侯君基饿了就在罗士信脊背上偷偷地拿出大饼酱肉来吃,渴了还有水葫芦,连吃带喝,罗士信根本不知道。走着走着傻英雄饿了:“小个子!我肚子饿了!”“肚子饿了,你快走,到前边有了卖吃的地方咱们就吃饭好不好!”傻子又走了一气:“啊呀!小个子,我饿得受不了啦!”“受不了怎么办?遇见卖吃的咱们马上就吃。”“你不饿呀?”“我怎么不饿?”侯君基大饼酱肉还在手里拿着呢!他心里说:你饿一会儿吧,叫你吃饱了,你倒头就睡,我受得了吗?罗士信实心眼儿,左右看看也真是没有村镇,只好又走。这一走又是几十里路,罗士信肚子里“咕噜噜”直叫唤:“我说小个子!你要把我饿死呀?”“别着急,到前边咱们就买吃的。”人要是饿得厉害了,嗅觉就特别灵敏,侯君基在罗士信脊背上正吃大饼酱肉呢,傻英雄一闻:“好香!哪来的肉味儿?”一闻见肉味儿,肚子更饿得厉害了,冷不防他把侯君基往地上一扔,侯君基手里的大饼、牛肉没来得及藏起来,露了馅儿了。这一下罗士信可不干了,把眼一瞪,一把就把侯君基的衣领子拽住了:“小个子,你哄我。”说着一只手就把侯君基举起来了:“我摔死你!”“兄弟!你别生气。我这是给你买的,正要叫你歇下来给你吃哪!快把我放下。”罗士信想了想,把他放了下来,往地上一坐:“拿来吧!”“好!好!”侯君基把小包袱打开,罗士信狼吞虎咽,把侯君基吃剩下的三斤多大饼酱肉全吃了还不饱,好像吃了个豆儿似的,还跟侯君基要,侯君基说:“没有啦!”罗士信不信,站起来去抓侯君基。“兄弟!兄弟,你别急,你看真的没有啦,你看,再走一会儿就到镇店上,我再买好不好?”“好!”刚要走,傻子也来了傻心眼儿,他怕侯君基跑了:“等等!这一回该你背我啦!”侯君基一听吓坏了:我的妈呀?我背你?你人有二百多斤,枪有二百来斤,加一块儿四百多斤,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忙说:“我的好兄弟!你看我这个小个子,也背不起来你呀!还是快走吧,到前边咱们买大饼酱肉,管饱!”“你不背我也行,你替我扛着大枪吧!”“不行!不行!”罗士信一瞪眼:“你扛不扛?不扛就把你脑袋揪下来。”侯君基没办法,只好替他扛着枪,呲牙咧嘴在前边走,罗士信在后边一步不离紧着跟。这一回侯君基不走僻野荒郊了,走到一个镇店,让罗士信饱饱地吃了一顿。这一回罗士信也学精了,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把大饼、馒头。酱肉等等好吃的都倒在衣服上,然后一兜:“小个子!走吧!你要再骗我,我就揪你的脑袋。”“好!好!”侯君基扛着大枪走累了,说:“歇会儿吧!”“不行!”侯君基饿了,说:“买点吃的吧!”“不行。”“你不饿吗?”“我这里有吃的。”说着从衣服里边掏出大饼酱肉吃了起来。这一回倒过来了,把个侯君基饿得直打晃。他央告半天,罗士信才给他一张大饼。就这样,走了几天,好容易到了四平山。瓦岗义军的弟兄们见了,无不高兴。侯君基向徐懋功交令。徐懋功说:“兄弟!你这是怎么啦?怎么比走的时候瘦多了?”侯君基把路上的事情一说,众人笑得肚子疼:“好吗!这一回你这个精人儿让傻人儿给治了。”罗士信一来,军师吩咐设宴欢迎。席上众将议论李元霸的厉害。罗士信说:“再厉害我也不怕他,也得把他脑袋拧下来。”正说着,听见山外人喊马嘶,战鼓齐鸣。人报:“李元霸又来叫阵!”罗上信听说,站起来大手一抹嘴:“我去拧他的脑袋。”罗士信这一出阵,一猛会一杰。究竟谁胜谁负,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