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六十五回 破敌阵罗成派将 上高峰飞军攀绳

  姜松一气之下,要夜入王府,刺杀北平王罗艺,为母亲出气。可是,他走在路上,越想越不是味儿:罗艺不管怎么说是自己的生身之父,我要把他杀了,天下人也会耻笑我,我的母亲和他夫妻一场,怕也会埋怨我,我不能做这傻事。想到这里,也就泄了气。但他又不甘心,那怎么办呢?对!我不杀他,到王府里看看,顺便看看王妃秦胜珠是个什么模样。想到这里他就绕到王府后面,越墙进了王府。他这里听听,那里看看,后来到了一个小院,三间上房里烟云缭绕,院子里鸦雀无声,屋里边有木鱼响声。他从房上下来,扒窗户往里一瞅,见一个老妇人穿戴不俗,坐在那里,闭着眼睛边敲木鱼,边诵佛经,旁边一个丫环站在那里打瞌睡。他想:大概这就是王妃秦胜珠。我且不走,听听她说什么?呆了一会儿,秦胜珠停下木鱼,叹了一口气说:“罗成小冤家,你只顾讲你们弟兄的义气,哄过王爷到瓦岗山去破什么阵,让为娘成天替你提心吊胆。唉!佛爷呀!但盼你多多保佑我那罗成儿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他要有个好歹,可就要了我的命啦!”姜松听到这里,心里有了个主意:听说罗成兄弟武艺不错,江湖上送他个绰号叫常胜将军,我不如暂不回家,到瓦岗山去会会罗成,一来看看他的武艺究竟如何,二来得便把我母子的事和他谈一谈,他若是个仗义的人,定会想法说服父亲,那时也许能够全家团圆。他翻身出了王府,出城找到姜焕,父子二人连夜直奔瓦岗山。到了瓦岗山,他们山前山后走了一遍,最后在佛山上的庙里住了下来,每天晚上潜入瓦岗山去观察动静。昨天晚上正好碰上刺客要刺杀罗成,他想把罗成引出来,好和他把话讲清楚,所以就趁乱盗走阵图,留下字柬,才惹出了佛山脚下对花枪这一回。

  姜松把前后情由讲完之后,罗成不禁暗暗埋怨父亲:既然已有妻室,就不该答应再婚;既然已再婚,就不该隐瞒。这已是一错再错了,如今人家找上门来,你还如此绝情,矢口不认,这岂不是错上加错。想到这里,他急忙上前给姜松跪下磕头:“哥哥在上,兄弟给哥哥叩头。”姜松没想到罗成能这样心胸豁达,也赶紧跪倒:“兄弟呀!”说着两个人竟抱头痛哭起来。姜焕见他们抱头痛哭,也哭了起来。众人急忙过来相劝。好容易止住悲声,姜松把姜焕叫过来:“焕儿!这是你亲叔叔!给你叔叔磕头!”姜焕给罗成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说:“叔叔!适才在山下都怨侄儿不知深浅,叔叔原谅!”罗成急忙把姜焕拉起来,然后对姜松说:“哥哥你放宽心,待我帮瓦岗众位哥哥破了一字长蛇绝命阵,回到北平府,和爹爹言明,定要他和你们相认。我母贤惠,不会阻碍,如若爹爹不认,我也和你们到姜家集一起过活,你看如何!”姜松听了这话,心里顺了气,感到罗成知情达理,感情又近了一层。徐懋功一心挂着阵图,说:“好啦!话说明了,如今已是一家人,但不知阵图……”姜松忙说:“军师!实在对不起,为了我们的家事,是我一时意气用事,请魔王千岁、元帅和军师不要见怪,阵图现在我的怀里。”说着把阵图掏了出来,双手递给徐懋功,又说:“如若魔王千岁和元帅、军师不嫌弃的话,我们父子二人情愿相帮破阵。”徐懋功等人听了,自然欢迎。当时众人回到瓦岗山寨,摆酒庆贺罗成兄弟团聚,同时商议破阵。议定由罗成担当破阵的大帅,所有兵将,上自魔王程咬金,下至一兵一卒,悉听罗成调遣。罗成谦让一番之后,说:“既然众位哥哥相信我,我就不客气了。明日晚饭之后都到魔王宝殿听点,不得有误!”

  闲话少叙,到了第二天晚饭后,魔王殿两侧鼓声响如爆豆,霎时间上至魔王程咬金,下至大小将领,一个个盔甲明亮,刀枪锋利,排列两厢,队伍整齐。军兵由小头目带领,齐集在教场之内。罗成满身戎装,怀抱令旗,正中高坐,威严肃穆,一声令下:“点卯!”中军官手捧花名册,一个个名字点过,俱都到齐:“启禀大帅,点卯俱到!”“退在一旁!”中军官退下后,罗成用眼睛左右一扫,然后说:“各位英雄!今夜晚间出兵破阵,干系到本山存亡兴败,本帅用兵,决无儿戏,军中十七条戒律,五十四斩,有违犯者,绝不宽贷。令出必行,望勿玩忽。”众将齐声说:“大帅放心!我等愿听将令,万死不辞!”“既然如此,本帅那就不恭了。”罗成说着,伸手拿起第一支令箭:“裴元庆裴将军听令!”“在!”裴元庆自从到了瓦岗山之后,寸功未立,早就盼打仗,有机会立功。今天罗成头一支令箭就派到他的头上,他觉得这是看得起他,心里非常高兴,急忙向前施礼:“末将静候令下!”“裴将军!我知道你胯下马,掌中锤,有万夫不当之勇,我今给你一支令箭,命你和你父亲裴老将军,你两位兄长裴元龙、裴元虎,点兵一万,赶奔麒麟山东山口。东山口乃一字长蛇绝命阵之阵首,隋兵约有五万名镇守。你要相度地势,了解敌情,以少胜多,一战成功,只许胜,不许败。今夜三更,听信炮后行动,不得有误!”“得令!”裴元庆接过令箭,和父兄一齐下殿,直奔教场点兵去了。罗成伸手拿起第二支令箭:“秦琼听令!”秦琼急忙上前施礼:“末将在此!”“今命你带领齐国远、李如辉、姜松、姜焕父子,点兵一万,攻打西山口。西山口乃一字长蛇绝命阵之阵尾,也有五万隋兵镇守,三更天信炮响后,你要迅速突破阵尾,而后领兵杀奔中央戊己土,不得有误!”“得令!”秦琼带着齐国远、李如辉和姜松、姜焕下去了。罗成又拿起第三支令箭:“单雄信听令!”“在!”单雄信忙上前施礼,罗成说:“命你带领金钱豹翟让和王伯党、谢映登领兵一万,赶奔南山口,三更天信炮响后,你要占领山口,杀奔中央戊己土,不得违令!”“是!”单雄信等人下去之后,罗成又拿起第四支令箭:“王君可听令!”“在!”“命你带领尤通和张转、杨合、李济、何辉领兵一万,赶奔北山口,也要在三更天号炮响后,占领山口,然后杀奔中央戊己土,不得有误!”“得令!”他们去后,罗成又拿起第五支令箭:“魔王千岁程咬金听令!”“在!”程咬金一听,还有我的事哪,急忙挺着大肚子上前施礼。罗成说:“四哥!你带领张公、李义、金城、牛盖,引兵一万赶奔金堤关。在去金堤关的大路之上有一座山叫对青山,这座山两山夹一谷,谷底是通金堤关的必由之路。破阵之后,隋军的残兵败将必然从此逃生,你们要在山上埋伏弓箭手,多备滚木礌石,待他们进了山谷,把两头谷口堵住,瓮中捉鳖,不许他们逃走一兵一卒。”“得令呀!”程咬金带人走后,罗成又拿起第六支令箭:“军师徐懋功听令!”“在!”“三哥!你领兵三万,为各路接应,不得有误!”“是!”罗成又拿出第七支令箭:“大哥魏征听令!”“在!”“大哥!各路人马出发,寨中空虚,你要带领余下的将官和军兵,严加防范,勤加巡视,以防敌人乘虚攻打瓦岗山,不得有误!”“得令!”罗成又拿起第八支令箭:“侯君基听令!”“在!”侯君基急忙向前:“参见元帅!”“侯大哥!这千斤重担要你来挑!”“大帅您就吩咐吧!”“好!我给你一支令箭,命你带领于双仁、盛延师、丁天庆、黄天虎、李成龙,并挑选一千名身轻体壮,有爬山本领的弟兄,多带绳索,准备信炮,立刻行动,直奔长蛇阵东北。那里有架百丈峰,山势险要,没多少官兵把守。过了百丈峰,山里有个观山亭,是一字长蛇阵各种消息儿的总机关,你务须尽快夺下观山亭,把官兵一网打尽,不许逃脱一人,免得他们通风报信。阵中消息儿失灵,敌人不战自乱,而后你带人速赴中央戊己土,出其不意,占领中央将台。将台上有高达数丈的旗杆,旗杆上有刁斗,刁斗里有各种颜色的旗帜和灯火。他们白天用旗、晚上用灯来指挥大阵的变化。占领将台之后,务必夺下刁斗。如此,官军必乱。这些务必在三更之前做毕。三更时分,你就在刁斗上边放起信炮,各路兵将听到信炮,便各自拼杀。侯大哥!这个千斤重担你可敢挑?”“老兄弟!你放心,若有闪失,甘当军令从事!”“好!不过为防万一,你若三更天攻不到中央将台,务要在三更天时,放一声信炮,我将另派义军攻杀中央将台。你要切切记住!”“大帅,我记住了!”侯君基带人走后,罗成说:“我也不能闲着,来呀!给我备马……”各路人马均已按令行事,暂且不提。单说侯君基带着于双仁、盛延师、丁天庆、黄天虎、李成龙,领着一千擅长爬山的飞虎军,离开瓦岗山,赶到麒麟山的百丈峰下。侯君基四下一瞅,静悄悄的没一点声响。他安排一千飞虎军各找隐蔽处稍事歇息,他和于双仁等人察看地势。抬头望去,百丈峰黑糊糊的一眼望不到顶。他对于双仁等人说:“哥哥们!我看这么办,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爬到峰顶上去。如若上边无人把守,我就把绳子放下来,你们几位顺着绳子爬上去,然后把你们带的绳子都放下来,再让别的弟兄往上爬,他们上去之后也把绳子放下来,用不了多大工夫,这一千飞虎军就都可上去,你们看如何?”“好!”“那我就往上爬,你们几位告知飞虎军的弟兄。”侯君基说罢,把刀背在背后,绳子系在腰里,然后看了看地势,往下一塌腰,就蹿上了一块大砬子。他顺着山势,身轻似燕,手扒山间小树,藤条,“噌噌!”没有多大工夫,就爬到峰顶。他先趴在地上看看,见四下无人,就把绳子从腰里解下来,拴到一棵大树上,把绳子从山上放了下去。于双仁找来一块大石头,把绳子绑死,就和盛延师、丁天庆、黄天虎、李成龙等人,顺着绳子爬了上去。上去的人紧跟着就把绳子放下来,不多时,山崖边上就放下来一溜绳子,飞虎军也像于双仁他们一样,一点声响没有,不多时一千人都爬到峰顶。侯君基和于双仁等人一商量,决定留下一百人看守绳子,以防万一有变,好有退路,其余九百人鹭伏鹤行,望山里进发,寻找观山亭。不多时,看见半山腰一处灯光,好像有人影晃动。侯君基想:不能这么大队前进,若被敌人发觉,吵嚷起来,这阵可就不好破了。于是他命停止前进,把于双仁叫到跟前:“于大哥!那灯光约莫就是观山亭,有人影晃动,许是瞭哨的,请哥哥你自己前去,千万不要弄出响动,先把他的瞭哨除掉,然后大队再前进,你看如何?”

  “好!这事你交给我啦!”于双仁夜行功夫不在侯君基之下,只见他“刷刷刷”连蹿带蹦,隐没在黑暗之中。转眼间于双仁就来到观山亭附近,躲在树后观看。这座亭子本为行路之人修的歇脚乘凉的地方。亭子是八楞形的,里边很宽敞,亭子的房檐上挂着一对气死风灯笼,灯笼下边果然有几个瞭岗的。山里夜凉,这几个人把脖子缩在袄领子里,各抱刀枪,坐在石头台阶上打瞌睡。不时的有一个人说:“精神点,别睡觉。”看来这个人是个带哨的小头目。于双仁在暗中看好地形,然后把刀拿在手里,出其不意,蹿到这些人的跟前,“咔嚓、咔嚓”几刀,砍倒了几个,有一个腿快,跑下亭子台阶,于双仁一个箭步蹿到他跟前,抓住他的后领子:“不许喊,喊就要你的命!”那个人赶紧求饶:“哎呀!爷爷饶命!”于双仁把他提到亭子里边,然后打了个暗号,下面的人都来到亭子附近。侯君基命九百飞虎队先在树林里待命,他和盛延师等人来到亭子里。一审问俘虏才知这个人原来是哨长。侯君基问:“你要说实话,我们不杀你。你说,一字长蛇阵的总机关在哪儿?”“我不知晓!”“什么?”盛延师把刀往这个人脖子里一搁,那哨长忙说:“我说!我说!这个石桌子下边是个地道口。”“总机关呢?”“就在地道里。”“这个地道通哪里?”“通……通……”“你说不说?”“我说!通中央戊己土将台下边。”“好!你要敢撒谎,就要你的命。你把地道口打开!”“是!”说着他一拽旁边一条绳子,只见亭中的石桌子转到旁边,露出一个地道口来。“好小子!你在头前带路,我在后边跟着,你要敢跑,小心你的脑袋。”“我不敢跑!”说着他顺着洞口的台阶下去,侯君基在他身后也跟着。洞里漆黑,侯君基拽着那个人的后领子一步一步下了几个台阶,来到平地。侯君基刚要问他总机关在哪里,谁知那个人往前一挣,挣脱了侯君基的手,撒腿就跑。侯君基一把没有抓住,洞里又黑,再找那个人踪影皆无。侯君基想:这一下坏了,他这一跑,肯定要到中央戊己土找杨林报信儿,这一下破阵的事就全完了。这可怎么办?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