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七回 山马关裴夫人受骗 瓦岗寨程魔王娶亲

  且说山马关大帅的女儿裴彩霞正带领丫环婆子收拾细软,准备随王伯党、谢映登到瓦岗山去,副帅刘大朋带领官兵堵住帅府大门,王伯党、谢映登拉出兵器以备不测。王伯党对门人说:“你去请副帅进来,就说老夫人请他到书房答话。”门人出去之后,王伯党在左,谢映登在右,把宝剑提在手上,躲在门后等候,不大工夫,刘大朋来到院里:“哈哈!老怕母,我看您来啦。多日不见,把侄儿我想坏了。”裴老夫人在屋里坐着,吓得腿肚子都哆嗦了。刘大朋原来是这里的副帅,自从裴仁基调进京师之后,宇文化及叫他代理元帅之职,并叫他暗中监督裴家的动静。这一天,刘大朋得到手下人禀报,说有两个生人骑马到了帅府,进去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还听说帅府里正在收拾细软,看样子是要搬家。刘大朋暗想:我得去看看,要真出了事儿,老丞相那里没法交待。所以他带人来到帅府,把人留在外边,自己进到院子。他刚要进屋,忽然在屋门口停住脚步。这时候,谢映登沉不住气,从门后跳了出来,举剑照刘大朋就劈。刘大朋往旁边一闪,一伸手也拉出了宝剑:“好你个响马!你是哪儿来的?”说着和谢映登交起手来。王伯党也从门后出来,一脚把刘大朋踹了个仰面朝天,然后把宝剑对准他的咽喉刺去,这时,刘大朋在地上高喊:“等一等!我有话说,住手!”王伯党住手撤步,刘大朋从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说:“你们二位还认识我吗?你们不是王伯党、谢映登吗?”王伯党瞅了瞅,觉得有点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刘大朋说:“啊呀!我的状元爷,您怎么把我忘了?想当年我在您的状元府里当差,您还记得有个总管叫刘二的吗?”“噢!你是刘二呀?”“是呀!”“这么说你可出息了,当了山马关的大帅了!”“瞎!出息什么呀,我也是没法子呀,在人矮檐下,不能不低头。”“我们要把裴大帅家眷接走,你打算怎么办吧?”“状元爷!适才我听人禀报说来了两个人,不知道是您。现今见到您了,这还不好办?不知您要把裴夫人接到哪里去?”王伯党想:我把实话告诉他,他要翻脸,我们哥儿俩也能对付得了他。于是把奉军师之命接裴仁基家眷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刘大帅,望你行个方便,把城门打开,放我们出去,日后必有重谢!”刘大朋本来对朝廷也有些不满,又知道瓦岗山的声势,再加上王伯党的面子,就答应了:“好吧!状元爷!您只管走您的,我送你们出城,保你们平安无事。往后你们瓦岗义军要来打山马关,我定插旗迎候。”“好!既然这么说,请到屋里稍待。”这时裴家已把行装收拾停当,老夫人、彩霞姑娘和裴元龙、裴元虎的妻子都出门上了轿车,丫环婆子把细软包袱装到车上,愿意跟随的丫环也都上了车,王、谢二人骑马跟在后边,一行人出了山马关,上了大道。刘大朋很讲信义,他把王、谢二人一直送出去五里地,道了珍重,然后才领兵回关。

  王伯党、谢映登二人保护着裴家一行人在路上昼夜兼程,恨不得插双翅飞回瓦岗山。这一天过了青石梁,进了瓦岗寨,军师闻报,忙率众文武官员前来迎接;王伯党、谢映登上前交令。徐懋功忙道辛苦:“二位贤弟多多辛苦,裴老夫人全家都来了么?”“都来了!”车辆赶进内寨,程咬金的母亲和秦琼的母亲率领众女眷出来迎接。裴老夫人、姑娘彩霞和裴元龙、裴元虎的妻子全都进了内寨客厅,设酒款待,裴老夫人等人坐下之后,暗暗观看,不见裴仁基父子,心里不安,但初来乍到,又不敢多问。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有一个婆子进来禀报:“裴老夫人,我们的军师看您来了。”“噢!”裴老夫人也不知道军师是何等样人,只听簾栊一响,徐懋功进到屋里:“无量天尊!裴老夫人!一路多有辛苦。”这时秦母忙介绍说:“老嫂子,这就是我们瓦岗山的军师徐懋功!”裴老夫人见徐懋功相貌不俗,不敢小瞧,忙站起让座。落座以后,徐懋功说:“老人家,旅途累人,您好好地歇息歇息,这里吃喝住处都甚方便。”“多谢军师!只是老身有一事不明,还请军师指点!”“好吧!老夫人有话就请说吧!”“老身到此,不见我的丈夫和孩儿,不知何故?”“啊!您问老将军裴仁基和您的三个儿子吗?”“正是!”“老夫人!他们爷儿四位投到瓦岗山,家眷一时没有接来,不敢让他们露面,以防官军知道之后,到山马关惊动老夫人,所以我命他们爷儿四位押运粮草到金堤关去了。”“啊!原来如此。”“对!过几天他们就回来啦!裴老将军临走之时,给您留下一封信。”说着拿出第二封假信,递了过去:“夫人请看!”裴老夫人接过书信观看,这封信的大意是:“你们母女来到之后,要安心住下,我们爷儿四个到金堤关押运粮草,回来之后即可团聚,关于女儿彩霞的亲事,我已和军师议定,等你们来后,即令她和魔王千岁成亲,不要为等我错过吉日。”老夫人反复看了三遍,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又把信交给彩霞姑娘观看。彩霞看过之后,低头不语。徐懋功问:“老夫人可曾看得明白?”“看明白了!”“关于令媛和魔王千岁的亲事,我已和裴老将军议定,吉日选在后天。过了后天,近期再无吉日,所以老将军留下书信,老夫人倘无异议,一应物件,均由本寨安排。我将命人专司其事,您看如何?”“既然裴老将军已经作主,老身再无异议。”徐懋功就等她这一句话哪。裴老夫人一答应,满山立刻就热闹起来了。悬灯结彩,置办筵席,里外收拾得焕然一新。第三天,彩霞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八抬大轿抬着在山上绕了一圈,瓦岗寨内鞭炮齐鸣,人们见面都互相道贺。花轿抬到新房院内,彩霞姑娘下了轿,由徐懋功主事,新夫妻拜了天地祖宗。彩霞在洞房里由丫环婆子和女眷们陪伴,程咬金在外边和众英雄喝酒。这一天,全瓦岗山真是肉山酒海,不管是将领、头目和兵丁,一律是酒足饭饱,尽兴方休。时光过得真快,不觉日落西山,众人俱散。程咬金进了洞房一看,姑娘彩霞蒙着盖头,脸朝里在床上坐着。这一天彩霞心里也七上八下,一会儿想自己嫁了大德天子,就是正宫娘娘,将来他们真要夺得天下,我一定相助皇上把天下治理好;一会儿又想爹爹在信上说程咬金和自己才貌相当,今天又听到不少人说魔王千岁长得面如敷粉,唇红齿白,是一个英俊的美男子,自己能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也不在这一生。裴彩霞正胡思乱想,程咬金腆着大肚子,在众人簇拥下来到洞房门口。程咬金让大伙儿进屋,齐国远说:“四哥!入洞房可不兴拉伴儿,你进去吧!”众人把他推进洞房,把门倒带上,各自散去。程咬金帽插金花,十字披红,一身的新打扮。他进得房来,坐在太师椅上,用手捂着大肚子,翻了翻眼皮,瞅一眼裴彩霞,心里美滋滋的。哈哈!我老程也有今日,也娶媳妇了,这就是我的昭阳正宫。我听说裴彩霞这姑娘人才出众,等我把盖头给她揭下来看看。老程慢慢地过去,把姑娘的盖头揭开。裴彩霞把脸扭过来,从下边往上看程咬金。眼睛一落在脸上:“哎呀!妈呀!”吓得她芳心乱跳,忙问:“你,你,你是何人?”“我?我就是混世魔王、大德天子呀!你不是我的爱妻、正宫娘娘吗?”裴彩霞往后倒退了几步,吸了一口凉气,真好像万丈高楼一脚蹬空,杨子江心断缆翻舟一样。唉!爹爹呀!你可把女儿害苦了!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她这一哭不要紧,程咬金这心里就像压着个秤陀一样,扎煞着两只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忙说:“嗐!我说姑娘!你别哭,别哭呀!你听我把话说清楚你再哭好不好?”裴彩霞止住悲声:“你有什么话说?”“你听我说,是这么回事。你哭就说明你不乐意呗!你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这个事儿也不怨你,也不怨我,都怨那牛鼻子老道徐懋功!他左说右说非要从中作媒不可。你这一哭我明白了。大概你是嫌我模样长得丑,是吧?你不要哭了,这好办,你不乐意咱就算拉倒,这门亲事就算作罢,我程咬金不是非要娶媳妇,骗人家的大姑娘不可。不就是作个新郎官吗?我也不干了。”说着一伸手把头上戴的金花扯掉了,把身上的十字披红也扯掉,往地上一扔,说了声:“去他妈的!”转身往外就走。裴彩霞光顾看他这举动,把哭也忘了。她原以为自己一哭,这个丑汉还不过来强迫自己同意呀!谁知他竟连碰也没碰自己,竟然要出房去,足见这是个刚强汉子,不是酒色之徒。如今我们两人已经入了洞房,往后闹起来,肯定说什么的都有,那时我的脸面放到哪儿。再说这事由我父亲作主办的,将来让我父亲怎么办。唉!看起来万事不由人呀,也许是我们两人前世有缘,我还是认命吧。想到这里,不由得说了声:“魔王千岁且慢!”“怎么?这事还可商量?”“嗐!魔王千岁!咱们这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呀!我们既然已经拜了天地结了亲,岂有再作罢的道理!我、我情愿和你白头到老!”“啊!你真乐意了?”“乐意了!”“好!你乐意了,我也乐意了。你跟我成了夫妻呀,你就偷着乐去吧!小白脸儿没有好心眼儿,别看我长得傻大黑粗,咱心眼儿好,往后你就放心,咱两口子连拌嘴的事儿都不能有,你看我程咬金怎么对待你。”就这样两个人成了夫妻,和和美美呆了三天。三天回门,新姑爷得陪着新媳妇去娘家串门。裴老夫人一见程咬金这相貌,可有点后悔,不禁掉下了眼泪。心想不该冒冒失失就把姑娘给他。就凭他这长相,怎么能配得上我那如花似玉的姑娘。可是,她一看姑娘的神气,彩霞和这个丑八怪的魔王还真情投意合,说话乐乐和和的,不禁有点纳闷儿。彩霞趁没人的时候反倒劝她娘:“娘啊!您哭什么?和魔王千岁过一辈子的是我,您老人家这又何必呢?”“啊!”老夫人一想:对呀!女儿都乐意了,而且已经成了夫妻,我这是何苦呢?这时她再看程咬金虎背熊腰,颇有男人气概。这么一想,再看程咬金也不那么难看了。再者,他现今是混世魔王、大德天子,将来当真当了皇上,自己就是皇上的丈母娘了。反正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再反对也晚了,倒不如乐乐和和大家欢喜。不过,我那丈夫和儿子们去押运粮草也该回来了吧,呆一会儿看见军师徐懋功我得问问他。还没有等她看见徐懋功呢,忽听见瓦岗山下“咚!咚!”炮声连天,裴老夫人一听,不觉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蓝旗官如飞跑进魔王殿前来禀报:“报!魔王千岁!军师、大帅!裴元庆伤已养好,现在寨门之外讨战!”“再探!”蓝旗官退出后,徐懋功看了看秦琼和程咬金:“哈哈哈!魔王千岁!我给你道喜!”“道喜?哪有那么多喜?”“不但你收了昭阳正宫,今日咱们还要收服裴元庆!”“我说你这牛鼻子老道怎么净念喜歌!裴元庆可不比裴彩霞,就凭你上下嘴唇一碰,他就能投降咱瓦岗山啦!”“魔王千岁,老臣自有道理,有道是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必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牛鼻子!你的损招可真不少,三哥呀!听你的。”“好!那我传令啦。”

  瓦岗寨点齐兵马,炮响三声,在金鸡岭前摆开阵势。程咬金骑着逍遥马,端着开山斧,腆着大肚子往对面观看,只见裴元庆在阵前耀武扬威。

  原来,裴元庆的眼睛、棒伤都已痊愈,元帅张大宾不能放过他。这一天早饭后,张大宾升坐元帅帐,手下将官参拜毕,张大宾三角眼一翻问:“裴元庆你好了?”“托大帅的福,末将业已痊愈。”“好!既然病好了,就该出战。我给你一支令箭,务要扫平贼寇,方可回来见我,不然的话,这次是定斩不饶。你可听得明白?”“末将明白。”“你可能在今日把瓦岗山扫平?”“末将尽力而为。”“嗯!听你这口气,莫非要临阵脱逃?”“末将不敢!”“让你如此出战,本帅不能放心,如今把你父、兄暂且押在本帅帐下,等你扫平瓦岗,本帅给你们父子庆功。倘若打了败仗,临阵脱逃,就先斩你父、兄。来呀!把裴仁基、裴元龙、裴元虎绑了。”裴元庆暗暗咬牙,心想:张大宾呀!张大宾!你真是逼人太甚,待我扫平瓦岗,回来和你算账。

  裴元庆这次出战,期在必胜。他在阵前耀武扬威,人赛猛虎、马赛蛟龙。两柄银锤,不时挥舞。瓦岗军徐懋功、秦琼等人看了,没有一个不赞赏的。这就更增强了徐懋功要收裴元庆的决心。徐懋功双脚点镫,马往前提,出了本阵。裴元庆也离开本阵,提马向前。徐懋功面对面用拂尘一指说:“无量天尊,裴将军近来可好?”裴元庆把马带住,大锤左右一分,叫了一声:“徐懋功!妖道!前者你施诡计,迷了我的眼睛,不然的话,也不能叫你活到今日。我看你今日往哪里走!”说着话催马抡锤,直取徐懋功。徐懋功胸有成竹,毫无惧意,说:“裴将军!裴三公子!你听我良言相劝,还是归顺了瓦岗寨吧。张大宾是怎么待你的,难道你就不生气?”“少废话,放马过来,让你家三少爷先打你二百锤。”“将军你当真不降?”“决不归降。”“你以为你的武艺高强,无人匹敌。我告诉你,今日就要打你个心服口服。裴元庆!你可敢追我?”“不要说你徐懋功一个,就是你瓦岗山全部人马我也不在乎,我不光追你,我还要拿住你碎尸万段。”徐懋功说:“好好好!你来追,你要不追你就不是英雄,是狗熊。”徐懋功说罢,一拍马朝瓦岗山断壁涧跑去。裴元庆气盛,求胜心切,再加艺高人胆大,没有多加考虑,放马直追徐懋功。心想:徐懋功是瓦岗山的军师,我要把他拿住,瓦岗山就乱了营,那时扫平瓦岗山就易如反掌了。他一边追一边喊:“徐懋功,哪里跑,拿命来!”徐懋功前边跑着,一拐弯进了断壁涧,等裴元庆拐弯也进了断壁涧,再往前边看,徐懋功踪影皆无。再往两边一看,都是峭壁悬崖,中间一条窄道。裴元庆跑了不远,急忙把马勒住,心想:不好!这里是个绝地,我可不要上当,便拨转马头,想退出来,可是已经晚了。只见一员大将,一摆大铁枪拦住去路。这个人正是傻英雄罗士信。罗士信说:“哎!来了个小白脸,你别走,来来来,咱俩比一比。”说着话把大枪一摆直取裴元庆。这两个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一个马上,一个步下,锤枪并举,战在一处。要知如何收服裴元庆,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