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一回 靠山王围剿瓦岗寨 罗士信打死魏文通

  话说程咬金被瓦岗山众英雄拥戴为混世魔王、大德天子之后,在徐懋功、魏征的辅佐之下,分封了文臣武将,山寨内每天习武练兵,屯田种粮,周围百姓,四方饥民,闻讯纷纷来投。瓦岗山的声势越来越大,好一派兴旺景象。

  这一天,程咬金升殿和弟兄们议论军情,突然间听得山外号炮连天,蓝旗官飞奔进殿,单腿下跪禀报:“报魔王千岁,大帅,军师,大事不好!”程咬金说:“什么大事不好?快点说。”“魔王千岁!隋朝发来数十万人马,把瓦岗山团团围住,南山口外是靠山王杨林带领十二家太保;东山口外是红霓关大帅八马大将辛文礼;西山口外是虎牢关大帅四宝将尚师徒;北山口外是济南大帅唐壁。他们各领兵十余万,四面攻打瓦岗山。望魔王千岁定夺。”徐懋功听毕,毫不惊慌,说:“再探!”“是!”蓝旗官答应一声退出殿外。这时,程咬金一言不发,站起来摘掉龙冠,脱下龙袍。徐懋功说:“主公!你这是何意呀?”“我说我不能当这个魔王,你们偏让我当,我这里屁股还没坐稳呢,人家就来了。这不,我的皇上瘾也过了,你们的官瘾也尝了,干脆,趁早散摊子!”徐懋功哈哈一乐说:“无量天尊!贤弟!你怎么一点沉不住气呀!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从我们挑起大旗那一天起,我就预料官军非来不可。你怕什么?”“要说上阵打仗,我是毫无所怕。我就是不愿意当这个鬼魔王。我说军师呀!这么办吧,你发给我一支令箭,让我抡斧子去和官军大战三百合。”“嗳!哪有皇上出去打仗的。你一出去就叫御驾亲征,那还了得。还请我主把冠袍穿戴起来,稳坐你的宝座。这征战退兵之事,自有二哥和我来筹划。”“要这么说这魔王我再当几天。”说着又穿戴起来,军师徐懋功和元帅秦叔宝二人商议之后,秦琼把大令拿了起来:“王伯党、谢映登听令!”“在!”“二位贤弟!你二人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速去速回,不得有误。”“是!”王伯党、谢映登领令而去。秦琼把第二支令箭拿在手中:“金城、牛盖听令。”“在!”“我命你们二人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不得有误!”“是!”金城、牛盖也领令而去。秦琼站起身来向程咬金施礼说:“启奏魔王千岁,我和军师已经商议妥当,即刻由我领兵出战,千岁有何吩咐?”“二哥!千万留神,不可疏忽大意!”“是!我知道了!”秦琼又对外面吩咐:“来呀!传令点兵三千,本帅要亲自临敌。”一声令下瓦岗山上炮响三声,开寨门,放吊桥,秦琼率领三千人马冲出瓦岗寨,直奔前敌。这时,杨林正到瓦岗寨前讨战,双方相遇,各自排好阵势,准备交战。

  杨林是从哪里来的?前文书表过杨林追赶秦琼,到了潼关,听说魏文通把秦琼放走了,很是生气,立即命魏文通追赶秦琼。不想魏文通没有把秦琼追回,反倒让山东义军把他拿获,给他擦粉戴花,用载草车把他送回潼关,还捎来了徐懋功给杨林的一封信。信中说,十天之内要取他的潼关。杨林当时信以为真,立刻命二军准备灰瓶炮纸,滚木礌石,以防山东义军来攻打潼关。谁知等了几天,不见动静,后来一打听,才知中了稳军计,山东义军早已走马取了金堤关,程咬金三斧子定了瓦岗寨,义旗高举,程咬金已经作了混世魔王、大德天子。杨林立刻把金皮大令拿起来:一支令调八马将军辛文礼,二支令调四宝将尚师徒,三支令调济南大帅唐壁,他自己率领潼关守将魏文通,四路出兵三十余万,奔瓦岗山而来。

  杨林在两军阵前,坐在马上,定睛观瞧,只见瓦岗山兵马、阵容整齐,人强马壮。正中间一杆大旗,“哗啦啦”迎风飘摆,这旗杆有一丈八尺高,用红油漆油得锃明瓦亮,葫芦金顶,头发旗缨,素白缎子旗面,四周镶着红边,上有两根飘带,一根写“三军司令”,一根写“马到成功”。旗面上边绣的是“都招讨大元帅”,正中间绣了一个斗大的“秦”字,再往这杆大旗的两边一瞅,还有四杆认标旗,认标旗是长条形,白色旗面镶着红边,上边也有飘带,中央绣着红字,非常显眼,头一杆旗绣的是“小孟尝名扬天下”,第二杆绣的是“熟铜锏盖世绝伦”,第三杆绣的是“虎头枪神出鬼没”,第四杆绣的是“黄骠马踏碎乾坤”。两边还有一对门旗,猩红色,绣黄字。上联门旗绣的是“众豪杰举义旗怀忠心立壮志救民于水火”,下联门旗绣的是“大英雄反朝廷杀豺狼擒蛟龙誓死灭暴隋”。此外,尚有各种旗幡迎风招展,有飞龙旗,飞虎旗,飞彪旗,飞豹旗,七星旗,八卦旗,三才旗,九宫旗,三十六杆天罡旗,七十二杆地煞旗。再往旗角之下观看,无数大将,盔明甲亮,有金盔金甲,银盔银甲,铜盔铜甲,铁盔铁甲。人有胖瘦,马分五色,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各拿十八般兵刃。五虎八彪上将众星捧月,簇拥着一位将军,骑着一匹黄骠马。这不是别人,正是魔王殿下都招讨大元帅秦琼秦叔宝,杨林不着便罢,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心说,这不是不愿给我当十三太保,给官不要的秦琼秦叔宝吗?他可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只见他头戴帅字金盔,三叉戟顶,顶梁门飘洒十三缕簪缨,搂颏带绣八宝,密扎扎扣着金环。身上披九吞八乍黄金甲,外罩杏黄缎子绣金袍,半披半挂。虎头靴点着双叉透珑金镣。这匹马是金鞍玉辔,鹿皮套装着熟铜锏,走兽壶插着雕翎箭,得胜钩挂着虎头枪,手中提着马鞭子,他坐在马上神态从容,意气昂扬,杨林看过之后,止不住地点头慨叹:唉,看来我大隋的气数已尽,像秦琼这样才能出众、武艺超群的栋梁之材不能为大隋所用,纠众起来反朝廷,实在可惜。又想:我对秦琼恩深义厚,他竟然不感恩图报,替隋朝出力,我和他势不两立,一定要把这些乱臣贼子剿灭净尽,方消我心头之恨。他想到这里,双脚踹蹬,把虬龙棒左右手一分,冲出旗门,直奔秦琼:“对面可是秦琼么?”秦琼把马鞭一挑,战将拨马往左右一分,他提马上前:“不错,正是小可秦琼,对面来的可是靠山王杨林王驾千岁么?”“正是!”“恕我秦琼盔甲在身,不能下马施礼,我在马上打躬了!王驾千岁!不在王宫坐享清福,驾临小山,不知有何贵干?”“呸!秦琼!你不要明知故问。你们这些草莽之人,不奉公守法,竟然私扯大旗,胡作非为,对抗朝廷,我今奉天子明诏,特来剿灭尔等。秦琼呀秦琼,你要明白事理,感我过去待你之恩,你就该撒手扔枪,下马投降。本王尚念往日之情,在皇上面前开脱你的死罪。如若不然,动起武来,我的三十万大军要踏平你的瓦岗山,杀尔个鸡犬不留。”秦琼听过之后,并未生气,拱手说道:“王驾千岁!请你休发虎狼之威,暂息雷霆之怒。我有两句忠言奉告,王驾可愿听?”“讲!”“王驾千岁!想当年我们一无兵、二无将,你尚且不能奈何我等。如今你来看,这瓦岗山防守如铁桶相似,精兵也有数万,战将何止千员?你想踏平瓦岗山怕非易事。我秦琼念你往日之情,奉劝你老人家还是退归林下,以乐晚年,不要再保杨广这个残暴淫荡的昏君了。如若你执意不听,非要和瓦岗义军为仇不可,王驾千岁,怕没有你的好下场!”杨林一听,直气得胸肺都炸,大喊:“好你个秦琼!本王与你决一死战。”杨林刚要催马和秦琼交战,从左阵之中一马飞出,来到杨林近前:“请王驾千岁为末将观敌瞭阵,量秦琼无能鼠辈,何劳你老人家亲自动手,待末将去要他项上人头。”杨林一看,原来是潼关副帅鲁明。鲁明外号人称铁刀大都督。杨林说:“鲁将军,多加谨慎!”“料也无妨。”杨林回归本队,鲁明把大铁刀一晃,直奔秦琼而来。这时,瓦岗军阵中冲出来赤发灵官单雄信:“二哥!把他交给小弟好了。”秦琼说了声:“五弟小心!”也回归本队观阵去了。单雄信和鲁明的战马一照面,通过姓名,便战到一处。单雄信舞动枣阳槊,使了一个海底捞月的招数,用枣阳槊从底下往上一兜,使足了力量,说了声:“开!”只听得“当啷”“呜”,鲁明的大铁刀被打飞了。鲁明一看不好,说了声:“好大的劲儿!”抹转马头就要跑,单雄信的马到槊到,一槊拍在鲁明的后脑勺上,鲁明脑浆崩裂,鲜血四溅,死尸栽到马下,空马跑回本阵。单雄信把槊一指:“杨林老匹夫!来来来,你家五爷和你斗上几合。”杨林眼看鲁明战死,一肚子火气,说了声:“哪个出敌?”只见旁边过来一人:“王驾千岁!末将不才,愿去把单通的狗头拿来。”杨林一看,此人银袍素甲,乃是鲁明的盟兄弟银戟将军张大星。杨林点头应允。张大星出马直奔单雄信,二人更不搭话,各举兵刃,战在一处。秦琼怕五弟有闪失,吩咐一声:“擂鼓!”于是鼓声大震,三军呼喊。单雄信知道这是元帅给自己助威,心中高兴,抖擞精神,晃动金顶枣阳槊,挂着风声,向张大星杀来。张大星不是对手,刚打两个照面,一个措手不及,被枣阳槊打在胸脯上,滚落马下。靠山王一看,便要亲自出马,从背后上来一人:“王驾千岁!待末将去斗斗这个单雄信。”杨林一看,心放下了。这人是谁?是潼关大帅魏文通。魏文通刀马纯熟,武艺高强,只因曾被山东义军擦粉戴花,和瓦岗山众英雄结下了不解的冤仇,到现今这口气还没有出来,他得到杨林的应允,拍马舞刀,冲到单雄信面前:“姓单的,你快快回去把秦琼给我叫来,我不愿意斗你这个无名之辈!”单雄信一听,气满胸膛:“好你个魏文通,我家军师不该留你这条狗命,叫你回来咬人。看槊!”魏文通横担铁门栓,用刀杆儿往上一迎,两件兵器相碰,单雄信自觉力气不如魏文通,只能比招数,魏文通的刀法果然不寻常,刀刀都奔致命处,只杀得单雄信热汗直流,掌中的枣阳槊难于支撑。这时,从瓦岗军中飞出一匹马来,马上一将大喊:“单五哥!请你回队,待小弟和他斗上一斗!”单雄信一看,是拼命三郎王伯党,就虚晃一刀,拨马回队。王伯党和魏文通战有二十几个回合,也不能支持,而魏文通越杀越勇。秦琼忙说:“哪位将军出战?”“末将愿往!”只见翟让哗楞楞一晃三股托天叉,飞马直奔魏文通,替下了王伯党,不大工夫,翟让就只有招架之功,一个不注意,魏文通的大刀斜肩带背砍了下来。翟让把掌中的大叉来了个苏秦背剑,用叉杆护住了脊背,只听“咔嚓”一声,大刀砍在了叉杆上,划着翟让的肩头,鲜血染红了征袍,败回本队。魏文通得胜,洋洋自得,拍马直取秦琼。秦琼正要上前迎战,忽听有人在队后边嚷:“躲开,躲开,让我过去。”只见从队列里钻出一个人来,正是傻英雄罗士信。罗士信一见魏文通:“哈哈!我认识你。那一回我要把你脑袋揪下来,我们军师不让,还给你擦胭脂抹粉,把你打扮成小媳妇。你怎么又来了,今日我可要把你的脑袋揪下来啦!”魏文通本想抓住秦琼立首功,没想到迎面杀出个傻小子来。他吃过罗士信的亏,心里还真有点害怕,有心不战,退回本队,又怕惹天下人耻笑,再说不战而退,也无法交令,势逼无奈,非和这个傻小子交手不可了。他想:傻小子心眼少,看来我得用计赢他。想到这里,他稳了稳神,把大刀横担铁过梁,说:“对面那个傻子,你可是罗士信吗?”罗士信冲着魏文通直乐:“啊呀!你还认识我呀?”“把你烧成灰儿,我也认出你来。”“今儿个我可得把你脑袋拧下来,你愿意不?”“放屁!今日本帅和你决一死战。”说着话一个马上,一个马下,战在一起。魏文通虽然刀马纯熟,但罗士信的力气大,专拿大铁枪碰魏文通的大刀。魏文通躲躲闪闪,一个没留神,大刀被震飞了,魏文通拨马就往回跑。罗士信说:“哎!别跑呀!”说着大枪往地上一扔,撒腿就追。他的两条飞毛腿又长又快。魏文通的马刚跑不远,就被罗士信追上了。罗士信双脚点地,纵身一跃,从马屁股后边跃上马背,拦腰把魏文通一抱,说:“好小子!你跟我一块儿下去吧!”两个人就从马上滚到地下。罗士信一翻身把魏文通压在下边,两只手捺住魏文通的脖子,说:“这一回我看你老实不?”魏文通两只手拼命往开掰罗士信的手。傻英雄来劲啦:“好小子!你还不听话。”说着,一只手卡住他的脖子,腾出一只手来,“啪啪”几拳,直打得魏文通七窍流血,躺在地上不动了,罗士信说:“这一回听话了,好!看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杨林见魏文通败下阵来,正要派人接应,谁知转眼之间魏文通的头已被罗士信拧了下来,气得差点从马上栽下来,罗士信举着魏文通的人头,冲着杨林高喊:“那个骑马的老头儿,你过来,我也把你的脑袋拧下来。”杨林这时可就豁出命去了,心想:我要不给魏文通报仇,有何脸面回朝见天子。他晃动虬龙棒,双脚一踹马镫,直冲罗士信奔去。罗士信并不知道杨林的厉害,他满不在乎,捡起大铁枪,就来迎战。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