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十七回 单通瓦岗会翟让 谈判决裂动干戈

  且说武天锡没有把罗士信放在眼里,说了一声:“胆大响马,尔拿命来!”抡起双镋往下便砸,罗士信不慌不忙,双手托枪往上一架,“当啷”一声,把双镋架开,震得武天锡双臂发麻,虎口发酸,心中暗道:好大的力气。罗士信傻笑着说:“怎么样?小子?再来。”说着举枪就刺。武天锡合镋架开,两个人一来一往战在一处,战了约有十来个回合,罗士信傻人还有聪明主意,打着打着他转身一跳,跳到武天锡战马的左侧,一伸手把武天锡的脚脖子抓住了,还没等武天锡明白过来,只听罗士信说:“你给我下来吧!”一使劲,硬把武天锡从战马上拉了下来。徐懋功赶快高喊:“士信!要活的,不许伤害武将军!”罗士信说:“好啦!要活的,不是军师讲情,我得把你的脑袋拧下来。”说着双手把武天锡按住,义军上来把武天锡生擒活拿。

  王君可、单雄信、金城、牛盖四将,看见傻英雄生擒了武天锡,精神更足。隋将马三保等四人一看主将被擒,立马就泄了气,无心再战,各圈战马往回跑。徐懋功羽扇一挥,吩咐众将:“速速夺关!”众将齐撒战马,乱抖绳缰,闪电一般,追过了吊桥。城上的隋兵眼看着怕伤了自己人,不敢放箭,义军一举夺了金堤关,马三保、段之贤、刘洪基、殷开山四将逃跑出关去了。徐懋功引得胜之兵开进关里,出榜安民。义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老百姓俱都上街迎接。义军头领们升坐帅厅,按功行赏。徐懋功命人把武天锡带来。武天锡怒而不跪。徐懋功赶快离座,含笑相迎,说:“武将军多有受惊!”说罢亲自为他解绑,命人备座。武天锡不由发愣,说:“徐懋功,难道你们想收买我不成?”徐懋功说:“非也!我们爱惜将军是个英雄,为人正直,刚直不阿,和隋朝的那些贪官污吏截然不同。我们义军的宗旨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救民于水火之中,只和坏人作对,绝不伤害好人。今将军既然被俘,我们以礼相待。贫道说过,我们不占此关,只为借路。今道路已通,我们即刻就要离开此地,特把将军请来,仍把这座关口还给将军,你看如何?”徐懋功的一番话使得武天锡面红耳赤,瞠目结舌。他想:我原以为所谓义军不过是杀人的凶犯,滚马的强盗,谁知他们竟如此讲理,而且明辨是非,决非等闲之辈,以此看来,隋朝江山休矣!如今我武天锡把关口丢了,如再从义军手里接回,来日朝廷查问起来,我将何言以对。他想罢说:“徐军师,天锡乃一介武夫,言语多有冒犯,今蒙先生不杀,感恩非浅。愿将此关奉献,我将回归原籍,再不为官。”徐懋功挽留不住,只好命人把天锡家眷带来。武天锡一看妻妾无恙,子女平安,很是高兴。次日,安排车辆,带着家眷,回金顶太行山去了。徐懋功所带义军,在金堤关歇息三天,不敢久停,暂把王君可留驻在此,以防追兵,又把老营家眷留在关上暂住,等得了瓦岗山再来迎接,其余均于次日起程,浩浩荡荡向瓦岗山进发。义军自从金堤关大胜之后,兵强马壮,士气旺盛,一个个精神抖擞,意气昂扬。行军两日,已到瓦岗山下。众人抬头观看,见这座瓦岗山从东到西,连绵起伏,一望无际,好似一条飞龙,扬首翘尾,大有腾云驾雾之状。山上古树参天,一片碧绿。石头城宛如一条玉带,曲回盘旋,随山势起伏蜿蜒在山腰,正中一座山口,城门紧闭,吊桥高悬,城墙上旌旗密布。看起来真是气势雄伟,好一个去处。

  徐懋功传令安营。义军在离瓦岗山金鸡岭山口五里安营扎寨。众人安排食宿,饱餐之后,徐懋功把众弟兄请到大帐议事。单雄信首先说:“三哥!临行之时,小弟已经说过了,我和翟让从小相识,是莫逆之交。小弟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劝说翟让把我们接进瓦岗山。”徐懋功点头说:“五弟,但愿如此。不过人心有变,还是多加小心为妙。你一个人进山我不放心,再有几个人陪伴为宜。”话音刚落,就见齐国远、李如辉、金城、牛盖四人站起来说:“三哥!我们愿陪五哥进山!”徐懋功点头说:“各位贤弟。此去瓦岗山寨,关系甚大,一切事宜全凭单五弟作主,你等不可造次!”“三哥放心!若翟让以礼相待,万事皆休,倘若他不讲情面,胆敢伤害五哥,那可就不讲情分啦,我们就和他来武的。”徐懋功又和单雄信仔细地商议了半日,并一再嘱咐小心在意,又备下重礼四份。单雄信带着齐国远等四人,义军二十人,奔瓦岗山寨而去。单雄信走后,程咬金问:“三哥!你把五哥打发走了,如若事成,当然很好,如若不成怎么办?你可不能不有备无患呀!”徐懋功说:“四弟说得有理,古人说:未略胜先略败,未思进先思退,愚兄早有安排。”徐懋功说罢,传下密令,众人领命各自去了。

  单说单雄信领人来到金鸡岭关口之外,见面前有一条山沟拦路。这条沟足有二丈多宽,深约数丈。沟那边就是石头城,石头城一色用巨石砌成,高矮厚薄和一般城池相同。城头上高建箭楼,共三层,密布箭孔。城头上喽兵站岗瞭哨,张弓搭箭,各执刀枪,一个个虎视眈眈,监视着关外的动静。城门紧闭,吊桥高悬。单雄信众人刚到城下,就听城头上有人高喊:“站住!再往前走可要放箭了!不许往前来,站住!”“吁!”单雄信把马带住,满脸赔笑,一抱拳:“各位弟兄们!劳驾各位往里通禀,请禀告你们寨主金钱豹翟让,就说现有山西潞州天堂县八里二贤庄故人单雄信前来拜见!”喽罗兵闻听,自语道:“这不是绿林的总瓢把子吗?”遂高兴地喊:“原来是单二员外来了,请您稍候片刻,容我等前去报信儿。”单雄信在马上等候。约有一袋烟的工夫,听见关内传来了人声、马声,紧接着关门大开,吊桥放下,从关里出来数百名喽兵,全都是短衣襟,小打扮,赤手空拳,兵分四队,规规矩矩往两旁一站,正中央跑出来三匹战马。为首的一匹花马名花斑豹,马鞍桥上端坐一家寨主,此人平顶身高足有九尺开外,头戴虎头巾,黄抹额,顶门插茨菰叶,左鬓边插着素白绒球,身上穿虎头色绑身靠袄,腰扎犀牛皮壮带,正中扣着一个虎头,下穿虎皮色蹲裆滚裤,足蹬虎头战靴,外披元青色英雄大氅,走金线,掐金边,上绣花草玉兰。此人最显眼的是在脑门上长了一块金钱癣。马的得胜钩上挂着一条纯钢打造的三股托天叉,腰挂宝剑,一派英气。这正是金钱豹翟让。在他的上首有一匹白马,马上端坐一个出家的僧人,有四十来岁,新剃的头皮黢青锃亮,身穿灰布僧衣,腰扎绒绳,面如瓜皮,两道大抹子眉,狮子鼻,火盆大嘴,两只扇风耳,相貌十分凶恶。他冷着个脸,连一点笑模样也没有。他就是瓦岗山的二寨主圆觉和尚。翟让下首三寨主巡山鬼贺连章站在一旁。在他们身后还有不少小头目,一个个高矮胖瘦不等。这时,金钱豹翟让首先下马,众位寨主、头目也从马上下来。翟让抢步来到单雄信马前,撩衣跪倒,单雄信赶紧下马,两手相搀。翟让说:“不知二哥驾到,迎接来迟,望哥哥恕罪!”单雄信抓着余钱豹的双手说:“贤弟说哪里话来,自家弟兄,何必客气!”翟让一点手把圆觉和尚和贺连章叫过来作了介绍,单雄信也把齐国远、李如辉、金城、牛盖叫过来和大家相见。翟让说:“此地非谈话之所,二哥请进山吧!”翟让带领众人进了石头城,顺着山路直奔聚义厅。单雄信等五人边走边看,见寨内地势宽阔,四面环山,正中盆地,山道两旁用石头建筑了房舍,道路两旁栽种着各种树木。在山坡之下,有几个练兵场,地势宽阔,左有骑兵,右有步兵,正在操演阵法。还有一哨喽兵,站在山崖之下,腰缠麻绳,正在演习爬山本领。他们身体矫健,快如猿猴。单雄信看罢,见翟让治兵有方,无怪乎官兵屡剿屡败,对翟让更加敬佩。这时众人已经来到聚义厅前。这聚义厅座北向南,一排溜十五间大厅,全用青石建成,中门上有一块泥金大匾,青底金字,上镌“聚英堂”三字,左右明柱上挂着硬木雕刻,蓝底金字对联一付,上联写:瓦岗山,山山岭岭藏英秀;下联配:聚英堂,堂堂正正议军机。翟让陪着走上台阶,喽兵把门帘打起,众人走进厅内。厅房高大,正中并排放着三张桌案,都铺着南绣平金的桌围子,后边三把虎皮金交椅,中间桌案上还放着令字旗和飞钎令箭。椅子后边是八扇洒金围屏。大厅两边站立着四十名彪形大汉,怀抱鬼头刀,此外,还有十名青衣童子在旁侍候。单雄信正观看,翟让笑道:“二哥!请上坐!”单雄信一摆手说:“这可不可,有道是帅不离位。”翟让推让再三,单雄信执意不从。翟让命人重新调摆桌椅,让单雄信等人坐在客位,翟让众人主座相陪。青衣童子献茶。翟让传话:“来呀!传值日的头领!”“是!”工夫不大,从外边走进一条大汉,面目黧黑,二十多岁,穿青挂皂,腰悬佩刀,真好像黑塔一般,他斜肩挂一条黄带子,下边有穗头,上绣“司命”二字。此人就是值日头领。他进门施礼:“参见大哥!”翟让道:“今日我单二哥光临我寨,我心里特别高兴,传我的话,全寨歇息一日,杀牛宰羊,以示庆贺。每人烧酒半斤,牛羊肉每人各一方,不得有误。”“遵命!”“回来!你再传下话,盛排筵席,给单二哥接风!”“是!”值日头领退下,时间不大,童子调整桌椅,排开酒筵。单雄信等人上座,翟让众人下首相陪。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单雄信说:“贤弟!小兄有事求你相帮来了!”翟让笑道:“哥哥有话只管讲,何言相帮二字?”单雄信说:“隋炀帝无道,贪官污吏遍布,老百姓水深火热,民不聊生。如今,我和秦琼、徐懋功等人在山东济南‘贾柳楼’四十六友敌血为盟,意欲推倒隋朝,另择明君,重整乾坤,以安百姓。现在我们反了山东,举起义旗,走马取了金堤关,已经和隋朝不共戴天。不过到现今我军尚无安身之处,现已把山东义军开到瓦岗山外,意欲和贤弟合伙,共反大隋,来日得了天下,咱们双方平分疆土。小兄不揣冒昧,没和贤弟商议,就把人领来了。他们现在山外恭候,小兄先来拜山,并和贤弟商议,不知贤弟可肯容纳否?”翟让停杯在手,略一思忖,然后哈哈大笑说:“二哥说哪里话!既然把人带来,小弟怎敢不应,这是山东义军看得起小弟。不过……”翟让的话还没有说完,二寨主圆觉和尚就搭言了:“阿弥陀佛,贫僧我说几句可否?”翟让点头说:“大和尚请!”圆觉说:“单二员外!贫僧虽然没有和您见过面,但久闻大名,如雷贯耳。您的所作所为,我家大寨主没少念叨,小僧实是佩服。如著是单二员外您自己来,贫僧实实欢迎。现今您说‘贾柳楼’四十六友敌血为盟,那四十五人我们可不认识,真要都进了瓦岗山,万一双方发生误会,可就不好办了。再者,将来推倒大隋,双方平分疆土,我看现今说说可以,到时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究竟谁为君,谁为臣,那时内部再兵戎相见,反为不美。依小僧愚见,二员外您既然来了,不能驳您的面子,您自己留下,其余人等还是不合伙的为好。”三寨主贺连章也忙说:“大和尚之言,甚是有理。小弟再冒昧说几句。适才二员外说:已把人都带来了,我看这怕不合适。山东义军四十六友,我们这方只有三个寨主,到时候岂不成了以强凌弱,喧宾夺主了。单二员外说今日来是和我们商议,我看既已把人领来,再说商议,岂不成了合伙也得合伙,不合伙也得合伙了吗?单二员外既然是总瓢把子,又和我们大寨主有交情,这样做怕欠妥吧!”翟让在一旁听了,既不拦阻,也不说话,很显然他是赞成这两个人的意见的。他认为即使要来合并,也应该先来谈好条件,再把人拉来,现今先把人拉来,再来商议,实有相强之意。所以他没有说话,想听听单雄信怎么说,再作道理。单雄信是个红脸汉子,他满以为翟让一定能答应,所以才满包满揽,谁知弄巧成拙,反听了二寨主、三寨主一顿软硬兼有的抢白,不由得火往上撞。他特别生气的是翟让的态度不明不白,有心说几句不好听的话吧,一是自己的确理亏,二是怕伤了翟让的面子,不说吧,气又没处出,所以他一时没有答上话来。齐国远本是个惹事的由子,没事他还要找事哪,如今二寨主、三寨主的话不好听,他岂能让过,又见单雄信气得满脸通红,便借酒盖脸,把酒杯一噋说:“我说几句。你们瓦岗山的人可听明白了,我们山东义军可不是没有地方投奔,也不是非靠着你们不行。我们听说咱两家有交情,又都举的义旗,反的朝廷,这才备了厚礼来拜山,好言好语和你们商议,你们别觉着自己不含糊,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要说好的咱们怎么都行,要说横的,我们可不受!”李如辉一看齐国远已经领了头,他也把筷子一摔,说:“朝廷我们都不怕,还怕你们瓦岗山不成。这座瓦岗山也不是老天爷封给你的!谁有能耐谁占它,没有能耐的挪挪窝儿。你们要是不愿意合伙,更好,你们再找好地方去,瓦岗山归我们山东义军。”圆觉闻听勃然大怒:“大寨主!您听见没有?这才是他们的真心话。您就传令把他们拿下算了!”还没等翟让说话呢,齐国远一脚把桌子踢翻,说:“去你妈的!你动一个我看看!”瓦岗山众人往后一闪,都跳出圈外。圆觉和尚哇哇怪叫:“这还了得,来呀!给我把他们拿下!”众喽兵闻听,各拿兵刃先把大厅围住,然后就往里闯。单雄信一看这局面是非打不可了,这才拉兵刃大闹瓦岗山。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