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十六回 靠山王中稳军计 徐懋功取金堤关

  罗士信把魏文通按在地上,伸手要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徐懋功忙高声喊道:“士信!别拧脑袋,要活的!”秦琼也喊道:“兄弟!不要下毒手,要活的有用。”罗士信一听哥哥发话了,只好把魏文通的战带解下来,把他牢牢捆住,扛回本队。这时早有人把魏文通的战马、大刀和罗士信的大枪拣了回来。徐懋功吩咐一声:“收兵!”然后杀牛宰羊,庆贺秦琼、罗士信归队。罗士信和秦母相见,又悲又喜,不必细表。

  当天晚间,秦琼、徐懋功、魏征、单雄信、王君可、王伯党等人在中军商议军情,徐懋功说:“河南瓦岗山,山势雄险,易守难攻,方圆数百里,土地肥沃,我弟兄如能占据瓦岗山,平时分散种地,战时集齐打仗,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慢慢积聚力量,何愁隋朝不灭,何患义军不兴!”王君可说:“瓦岗山的确是个好去处,不过那里早有人占据了,岂能容得我们?”秦琼问:“不知何人在那里?”王君可说:“此人大有名气,他就是威震河南的金钱豹翟让!这翟让善于治兵,自他占据瓦岗之后,招兵买马,聚草屯粮,修城筑寨,广有钱粮,眼下兵马足有万人。前山金鸡岭,上筑三道石头城,真有一夫把关、万人莫开之势。山上还筑有议事厅八十一间,四外驻扎兵马,上下八方设防,并有暗哨埋伏。隋朝官兵屡次进剿失败,损兵折将。现在瓦岗军士气越来越旺,除金钱豹翟让之外,他手下还有几个能人。第一个名叫赵廷良,淮南人氏,因打死当地税官,逃避在外,后到五台山落发为僧,法名圆觉和尚,后投翟让,坐了第二把交椅。还有一个名叫贺连章,外人送号巡山鬼。此人也是被迫加入绿林的。他善使一对宝剑,轻功出众,高来高去,陆地飞腾,且足智多谋,坐第三把交椅。他们三人结为生死弟兄。如今这瓦岗山在他三人管辖之下。”魏征听说,不住皱眉,说:“如此说来,翟让三人岂能容得我们,不如另寻门路。”单雄信哈哈大笑,说:“兄弟们!这翟让又名翟国鹏,原籍也是山西,和我自幼交厚,后来投身绿林,人送外号金钱豹,贺号盛会还是我主持的。我二人的生日是同年同月同日不同时,因此他管我叫哥哥。几年前我二人还有书信往来,我看去投瓦岗山,翟让万无拒绝之理。不是我说句大话,就凭我这多年的老面子,他也得百依百顺。”秦琼道:“世间的事总有变化,五弟也不要想得太如意了。”单雄信说:“二哥只管放心!咱们到了瓦岗之后,小弟愿去顺说翟让,叫他接我们上山。”徐懋功说:“无量天尊!既然五弟成竹在胸,那就去投瓦岗山,众位看如何?”众人一致赞成。徐懋功又说:“此去河南,有两件大事要做。第一,靠山王杨林现在潼关,见魏文通没有回去,必然发兵来救。他要知道了我们前去河南,必然紧追不舍,同时他还会通令沿途关卡拦截,这对我们行军十分不利,务必设法把老儿稳住。第二,从这儿到瓦岗山,必经金堤关。此关虽然不大,可那是咽喉之地。金堤关的主将名叫武天锡,乃当代名将。他是南阳侯武云兆的族弟,中正太师武建章的宗侄。他跨下宝马雪里白,掌中一对短把凤翅镏金镋,有万夫不当之勇。他手下还有四员大将:马三保、段之贤,刘洪基、殷开山。这四人每人手中一口大刀,都是隋朝有名的上将,看来这一场硬仗是非打不可。咱们得有对策,免得措手不及。”魏征说:“三弟足智多谋,博学多才,你是我们的军师,一切事由你分派是了!”众人一致赞成。徐懋功也不客气,吩咐一声:“把魏文通带进大帐!”刀斧手推推拥拥把魏文通推进大帐,魏文通怒目横眉,立而不跪,徐懋功冷笑一声:“魏文通!贫道有好生之德,义军不主张随意杀人,别看已把你活捉,我们不要你的性命!现今放你回潼关去,转告老儿杨林,叫他把脖子洗干净,等候义军去取他的脑袋。这可不是贫道狂言,我等要在十天之内去取潼关,到年末攻破长安!那时你隋朝江山就要归义军掌管了。”魏文通心里既不服气,又不相信。徐懋功叫魏征给杨林写了一封信,又命义军把魏文通按倒在地,剥掉衣甲,换了一身女人衣服,头上梳了一个美人髻,插了无数花朵,刮净了胡子。程咬金说:“女人哪有不搽粉的,来来来,我老程给你打扮打扮。”说着把胭脂粉给魏文通抹了一脸。徐懋功又命人把他的嘴用布堵上。这时,魏征已把书信写好,徐懋功看过,给魏文通揣在怀内,说:“魏大帅!求你把这封信转交给靠山王!”然后命义军把他带下去。徐懋功又点手把王伯党、谢映登叫过来,说:“二位贤弟!你二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不得有误!”“遵令!”王、谢二人来到帐外,按军师之命一共备了五辆大车,装满柴草,把魏文通藏在头辆车的草堆内,二十个义军化装成农夫打扮,暗藏刀枪,然后赶着大车直奔潼关而去。

  这一日来到潼关城下,见关门紧闭,城头上密布军兵。自从魏文通追赶秦琼走后,当天下午,五百官军因找不到主帅,向杨林回报。杨林等了一天一夜魏文通也没有回来,深感后悔,暗责自己不该让他去追赶秦琼,一旦有个差错,岂不断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他又怕秦琼勾来响马乘机攻关,因而传令紧闭关门,不论何人,未经许可,不准出入。王伯党刚到城下,守关军兵就喝问:“站住!干什么的?再往前来可要开弓放箭了!”王伯党赶紧抱拳说:“各位老爷!我们是这左近的老百姓,听说靠山王在此围剿响马,非常感激,乡亲们备了五车柴草,以备王爷使用,请各位向王爷禀报一声吧!”军兵们听罢,都很高兴,说:“老乡们!等一等,我给你们禀报。”当兵的禀报给营官,营官报给辕门官,辕门官报给启呈官,启呈官报给杨林,杨林听了心中高兴。他想:“自古民为邦之本。顺民者昌,逆民者亡,老百姓来送柴草,可见他们拥戴朝廷,大隋气数合不当绝。遂命罗方:“把柴草收下,赏银十两,要好言相待!”大太保罗方来到关下,命人大开关门,让众人把五辆大车赶进关来,把柴草送到草场卸下,罗方赏了银两,王伯党众人即起身告辞出关去了。

  草场官兵把卸下的柴草归拢上垛,正搬柴草时,发觉一捆柴草自己动了起来,众人吓了一跳。这时魏文通已经站了起来,把草捆甩开。大家一看,这是一个什么怪物:满脸是粉,满头是花,一身女人装扮。当兵的急忙禀报罗方,罗方赶来仔细一看,觉得有点眼熟,命人把绳索解开,把嘴里堵的布掏出来,魏文通呕了半天,这才叫了一声:“哎呀!罗太保,我乃魏文通呀!”罗方再仔细一看,可不是吗?遂问:“你这是怎么的?”即刻领魏文通面见杨林。魏文通急忙摘掉花朵,洗去胭脂粉,换了衣服,来到厅上给杨林叩头。他真是又羞又愧,不禁放声痛哭起来。哭罢把追赶秦琼遇到义军的情形详细对靠山王讲了一遍,只气得杨林浑身颤抖。魏文通又把怀中的信掏出来交给杨林。杨林打开一看,上写:

  山东义军致书于靠山王杨林殿下:隋炀帝杨广无道,人人得而诛之。如今天下分崩,义军四起,隋朝江山已是日落西山,气息奄奄,不会长久了。今擒获潼关大帅魏文通,本军师有好生之德,放他回关,晓谕尔等:义军在十日之内,定取潼关,然后直捣长安,望尔等安心以待,届时引颈受戮,绝不食言!

     义军军师徐懋功启

     年 月 日

  杨林看罢,气得把信撕得粉碎,忙吩咐:“罗方!薛亮!”“儿在!”“立刻点兵给我追,把刚才送柴草的响马捉回来,我要严刑拷问!”魏文通忙禀道:“王驾息怒!我看追也迫不上了,不如深沟高垒,严阵以待。这个徐懋功诡计多端,万一潼关有失,那就危及京师了,望王驾三思!”杨林听着有理,这才把原令收回,命三军多多准备灰瓶、炮子、滚木、礌石,强弓硬弩,把守潼关,以防义军攻关。

  王伯党、谢映登从潼关回到义军大营,徐懋功当即传令,拔寨起程,用重金厚谢熟知地理的老百姓带路,不走大道,专走小路,不走平川,专走山岭,偃旗息鼓,望河南瓦岗山进发。一路上饥餐渴饮,昼夜兼程,这一天,正往前走,探马来报:“前方不远就是金堤关了!”徐懋功传令:“再探!”然后又命王君可为左翼,单雄信为右翼,尤俊达为后军,贾云福、柳州臣保护中军家眷,自己和秦琼统领中军,程咬金、罗士信为先锋,出其不意,直扑金堤关。

  各路人马,人人奋勇,个个争先,精神振奋,杀声震天。金堤关守城将士,突然发现数路人马,从斜谷一带杀将过来,急忙到帅厅禀报。镇守金堤关的大将武天锡,是隋朝十三条好汉中的第五条好汉,为人正直,性如烈火,刚直不阿。他和丞相宇文化及、天宝大将宇文成都合不来,所以只在金堤关当了一名主将。武天锡把自己受排斥不为朝廷重用,归罪于宇文父子,对杨广仍是忠心耿耿,对镇守金堤关一向是兢兢业业。尤其最近一年,各地义军频起,前又听说徐懋功等人反山东烧济南,罗士信火烧监军府,杀死徕乎尔等情后,就更不敢疏忽大意了。可是他作梦也没有想到山东义军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他的防地。武天锡正同马三保、段之贤等大将议论军情,报事的进厅禀报:“报、报大帅,有一伙响马,分成几路,打着山东义军旗号,直奔金堤关而来。”众人听了大吃一惊。武天锡吩咐:“点队迎战!”众人急速披挂整齐,在辕门之外上了坐骑,率领三千人马,开关落锁,冲过吊桥,在关外列阵以待。武天锡手擎双镋,立马门旗之下。左有马三保、刘洪基,右有段之贤、殷开山,四口大刀押住阵脚。往对面一看,徐懋功早已列成阵势,和秦琼并马在门旗之下观望。他们见武天锡头顶虎头盔,身披乌金甲,外罩大红袍,腰束丝蛮带,骑一匹宝马雪里白,掌中镏金双镋,三络短黑胡须,二目放光,威风凛凛。四员大将左右相衬,列队整齐,威武雄壮。徐懋功看罢,马往前提,说:“无量天尊!对面的将军可是名震乾坤的武天锡武大帅么?”武天锡定睛观瞧,见对面出来一匹白马,马上端坐一位出家的道人,手拿羽扇,真亚如神仙降凡。武天锡想:这响马之中,居然还有这样仪表非凡的人才,可惜竟失身于贼寇,遂高声答道:“正是本帅!你是何人?竟敢侵犯金堤关!”徐懋功笑道:“贫道姓徐名绩字懋功,自幼出家在玉泉山白云观,现为山东义军的军师。武将军!贫道领人来此,一不攻关,二不占城,意欲借路而行,赶赴瓦岗山,尚请武大帅高抬贵手,放我等过去,山东义军管保秋毫无犯,日后必将报答将军的大恩!不知将军意下如何?”武天锡闻听,双眉倒竖,说:“你等胆大响马,竟敢反叛朝廷,实在是死有余辜。今日来到金堤关,就是你们死期已到,还不下马受缚,更待何时!”说罢双脚点镫,直奔徐懋功冲来。徐懋功拨转马头,回归本队。王君可早已催马舞刀迎住武天锡,说:“小辈!竟敢伤害我家军师?你拿命来吧!”武天锡圈回战马,定睛观瞧,见来将骑一匹枣红马,使一口青龙偃月刀,真好像三国的名将关羽重生,心中暗自称奇,说:“来将报名再战!”“我乃山东义军左军头领,大刀王君可是也!看刀!”武天锡不敢怠慢,双镋搭在一处,往上招架:“开!”王君可知道武天锡是一员猛将,不愿和他兵刃相碰,急忙扳刀头献刀攥直奔武天锡的咽喉刺来。武天锡忙往旁边一闪,躲开刀摸,双镋分开,流星赶月地朝王君可便打。王君可把刀抽回,急忙招架。两匹战马,两员大将,战在一处。义军和官军不住地擂鼓呐喊,给自己的主将助威。单雄信一看,王君可不能取胜,催开大青马,舞动金钉枣阳槊前来助战。这里马三保舞动大刀把单雄信接住,二人战在一起。王伯党也催马摇枪前来助战,又被殷开山接住,杀作一团。义军头目金城、牛盖催马助战,被官军的刘洪基、段之贤接住。十个人分成五伙,杀了个天翻地覆,其中唯有王君可敌不住武天锡,十几个回合败回本队。程咬金催马抡斧挡住武天锡,大喝:“站住!你家程爷爷来了!”武天锡一看这员大将可真威风,手中的大斧如同车轮一般,喝道:“来将何人?”程咬金哈哈大笑:“小子!瞎了你的狗眼,连我都不认识。我乃天下无敌大将军程咬金是也!六月二十三,长叶林小孤山劫了皇纲白银四十八万两,杀得官军望风而逃,你听说过没有?”武天锡怒道:“原来是个十恶不赦的响马,待本帅一镋把你打死,为朝廷除害!”程咬金笑道:“小子,你也配。不信你过来,看看谁行谁不行?”武天锡大怒,抡镋便打。程咬金把斧子抡开:“劈脑袋!”“小鬼剔牙!——掏耳朵!”“捎带脚儿!”一连三斧子半,把武天锡忙活得出一身汗,武天锡赶紧把马一拨,跳出圈外,大口喘气,心想:怪不得靠山王出师不利,原来响马之中,竟有这样的大将!也就是我,要是换别人,哪有命在!程咬金得理不让人,一看把对方唬住了,在马上哇哇大叫:“姓武的,不用发愣,厉害的招儿还在后头呢!你就拿命来吧!”说罢往上就闯。武天锡还真有点怵头,强打精神迎战。程咬金又是这一套。打了半天,还是这三斧子半。武天锡这才明白,噢!就这几手哇!这才摆开双镋,施展开本领。程咬金这一回可露了馅儿了,让人家打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看命就没了。程咬金急了,在马上可就喊开了:“三哥!别看热闹呀!快派人救我。”傻小子罗士信一听,没等徐懋功说话,把大铁枪一提,大声说:“蓝靛壳儿,你等着,我来也!”罗士信喊罢,撒开双腿,直取武天锡,程咬金一看,心中高兴,拨马跑回本阵。武天锡不认识罗士信,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一交上手,可就吃了亏了。这才引出来罗士信艺服武天锡,徐懋功兵取金堤关,程咬金三斧定瓦岗,俱在下回交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