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五回 程咬金截道丢脸 贾柳楼英雄聚会

  罗成拆开字条观看,上面写:“盗宝者单雄信是也!”张公瑾接过字条看了一眼,摇头说:“不对!不对!这是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单雄信我认识,他身材魁梧,靛脸朱眉,相貌不一样呀!”白显道说:“一定是初上跳板儿的毛贼,拿单雄信的名字唬人。”杜文忠怕罗成气出病来,不住地劝解:“兄弟!别生气,君子不与小人斗,这种人就会偷鸡摸狗,等咱们到了济南,问问秦二哥,二哥也许认识这小子,再出气不晚。”罗成想:事到如今,生气也没有用,只好暂且把这口气咽下。众人把东西收拾一下,继续赶路。说来也巧,众人正往前走,忽听路旁又有人大喊:“呔!别走了,把东西给爷爷留下!”罗成心想:这山东的贼可也太多了,怎么都叫我遇上了,真他娘的晦气!抬头一看,只见马上端坐一个大汉,身高体胖,肚大腰圆,肩宽背厚,靛脸朱须,两只大眼努出眶外,头顶青缎扎巾,身穿绿色箭袖,手托八卦金攥开山钺,又名车轮大斧,哇哇暴叫,十分凶恶。这不是旁人,正是程咬金。原来,程咬金和尤俊达从登州回到汝南庄,闭门不出,就盼着九月初九给秦母祝寿。好容易盼到初八,这天准备起身,因为寿礼的事生了口角。程咬金说:“秦二哥既是咱们的朋友,又是咱们的救命恩人,秦母又是我的干娘,这次上寿应多带礼物。”尤俊达问:“你说上多少好呢?”“咱劫的皇纲银子是四十八万两,留下一半,带去一半,上二十四万两银子的礼。”尤俊达觉得不妥:“这怕不妥吧!一则劫皇纲的风波还没平息,我们带这么多银子走路,岂不引人生疑;二则银子是为救济山东穷苦百姓的,怎好送给二哥?再说报恩也不在于上礼多少,以后日子长着呢,何必在此一时。”程咬金一听就翻了脸啦,“什么?你心疼啦?看来你是个说大话使小钱的人,二十四万两银子算个屁事,都不愿花,交你这种朋友有何用?”尤俊达赶忙解释:“大哥!你可别误会了我的意思,给秦二哥上礼,我绝不是心疼。慢说是银子,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我怕的是上礼多了会给二哥惹出是非来。”程咬金不等尤俊达说完就拦住他:“得!得!你别往下说啦。你怕出事我不怕,你心疼银子我不心疼。咱们这么办,你上你的礼,我走我的人情,我自己想法弄钱去。”程咬金说完,牵出大肚子蝈蝈红,上马就走了。尤俊达喊他几声,他连头也不回。尤俊达没法也只好不去管他。

  程咬金骑在马上,一边走一边合计:上哪儿弄钱去呢?干脆,还是截道吧。他骑着马,走到一片树林里,下了马藏了起来。森林外是通往济南的大道,他瞪着眼看,心想:要截就截个大的,值得的,最好是个当官的,老百姓我一个不截。一直等到太阳偏西了,也没过来一个当官的,程咬金的肚子饿得“咕噜噜”地直叫:真倒霉,这算白来啦!回去吧,又怕尤俊达笑话他,不回去吧,天要黑了。正在程咬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忽然听见大道上有马蹄声。程咬金伸脖子往外一看,喝!二十多人,都骑着马,马背上驮着大大小小的包裹,马上的人穿得齐齐整整。嗯!这准是大财主家出门,金银财宝少不了。他赶紧上马,手拿车轮大斧,口中大喊,拦住去路。

  罗成、张公瑾众人不认识程咬金,赶紧把马带住。罗成的气可就大了,这山东怎么遍地都是响马呢?刚才那个小个子调虎离山,把我的寿礼给偷了去,这口气正没地方出哪,这一回就拿你这个蓝大脑袋出出气吧!想罢把手一摆,众人一字排开,罗成手操银枪来到程咬金面前,问:“你有何干?”“我要你快把金银留下,如若不然,叫你尝尝爷爷大斧的厉害!”罗成冷笑一声:“好吧!我带的金银倒是不少,你来看,那马上驮的都是金银元宝、玉石大玩、珍珠玛瑙,我倒有心给你,就怕你不敢要。”“哟!小子你还不服气呀,看斧子吧!”程咬金抡起大斧力劈华山往下就砍。罗成一看来势甚猛,手托银枪往上招架:“开!”程咬金赶紧搬斧头献斧攥:“小鬼剔牙!”“哧楞”一声斧攥直奔罗成咽喉而来。罗成一看架空了,一眨眼斧攥来了,就忙用双脚踹镫,身子往后一仰,使了个金刚贴板桥,程咬金见斧攥走空,忙把斧子收回。罗成往起一坐,他哪知程咬金收回斧攥,右手一推斧头,大斧扁着直奔罗成的脖项砍来:“小子,掏你的耳朵。”这一招还真厉害,吓得罗成赶紧缩颈藏头往下一伏身,大斧子擦着罗成的头巾砍了过去,头巾上插着的绒球被大斧砍掉。罗成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家伙长得奇丑,本事还真不小,多亏是我,要是别人,这一斧子就躲不过去,我可得小心,不能大意。程咬金这三斧使完,没有取胜,有点心慌,忙说:“好小子!再来。”说罢,把他那三招又从头来了一遍。罗成一看:噢!就这两下子呀!好嘛!差点把我唬住了。他手头一紧,“唰、唰”几枪,程咬金可就手忙脚乱了。罗成有心一枪把他扎死,又觉着让他死个痛快反倒不能解恨,不如逮个活的,问问他贼窝子在哪儿,等我拜寿一毕,去把他的贼窝剿了,也给这一方百姓除害。想到这里,就拿程咬金开起心来。他把银枪往上边一晃,程咬金用斧子往上去架,罗成一翻腕子,枪走下盘,一枪点到程咬金的大腿上,顿时流出血来,可是只伤皮肉不伤骨头,程咬金疼得“哎呀”一声。罗成把枪往回一带,他这条枪名叫五勾神飞枪,枪缨里暗藏五把钢钩,枪往回带,钢钩把程咬金的裤子勾住,“哧啦”一声把裤腿撕开。接着,大枪又往程咬金左肩刺来,程咬金用大斧一搪,谁知大枪又奔了右肩,“噗”,又扎了一个眼儿,枪往回一带,“哧啦”,袖子又撕下半截,鲜血直流,疼得程咬金哇哇直叫。罗成看着可乐,就左一枪右一枪,上一枪,下一枪,两枪一个眼儿,撕破一处衣服,一共在程咬金身上扎了十三个眼儿,衣服撕得一条一条的,张公瑾众人在后边抚掌大笑。程咬金心想:我可倒了霉了,这个小白脸可真厉害,也真缺德,在我身上钻眼儿玩儿,我受得了吗?三十六招,走为上招,我赶紧跑吧!想罢,虚晃一斧,拨马跳出圈外,用手往罗成身后一指,说:“那是谁?”罗成一回头,除了张公瑾等人,再没别人,扭回头来一看,程咬金早跑走了。罗成是又气又笑,心说:这个蓝大脑袋还真有意思。他也不再追赶,和张公瑾等人说说笑笑,起身赶路。那程咬金拼命逃跑,一口气跑出十来里,看道边有片坟地,周围有不少树木,便催马钻进树林,回头看没有人追来,这才放心下马,把衣服撕下一块,擦了擦身上的血,又把伤口包了包,再一看自己这个样子,不禁心里有点别扭:银子没有截到手,还让人家戏弄了半天,现在赤身露体,浑身是伤,有什么脸回去见尤俊达呢!一转念:我还得截道,如今和尤俊达闹崩了,我不截道拿什么去上寿呢?他越想越对,便把马牵到树林里隐蔽起来,把撕破的衣服在身上缠了缠,坐在坟头上等着。不一会儿,过来一拨人马,程咬金偷偷一看,还是刚才那个小白脸,便赶快藏到坟头后边,等人马过去他又坐到坟头上,隔着树隙向外观望。看着看着,见从大道上又走来三十多人,为首的这个人身高肩宽,虎体狼腰,非常健壮,头戴火红缎子扎巾,顶门别三尖茨菰叶,鬓边插英雄胆,身披火红缎子英雄氅,内穿绛紫箭袖袍,腰扎五色丝蛮带,足蹬抓地虎五彩快靴,腰中悬挂一口三尺宝剑,面如蓝靛,两道红色压耳毛拧着劲地往上长;颌下三绺红胡须,刷子眉,大环眼,狮鼻、阔口,目光如电,真好像火燎的金刚。那马的得胜钩上挂着一条八十多斤重的金钉枣阳槊。左右还有两个人,都是穿青挂皂,罗帽大氅,身后背刀,一派英雄气概。再往后看,有二十多个棒小伙子,穿什么衣服的都有,一个个腆胸叠肚,有说有笑。程咬金心想:天要黑了,再不截就不会有人再来了,于是不顾一切,上马托斧冲出树林,拦住去路:“呔!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程咬金截的这伙过路的不是别人,正是秦琼的好友赤发灵官单雄信。他身旁的那两个人是黄天虎和李成龙,后边跟的是金甲、童环、胜延师、丁元庆、金城、牛盖、单轴、单面、单股、单套,还有几个家人。原来单雄信也是给秦母祝寿来了。自从他和秦琼在任丘县大王庄分手至今没有见过面。单雄信想念秦琼,盼着九月初九给秦母祝寿,顺便哥儿俩好好聚几天,叙叙离情。单雄信还没有动身呢,金甲、童环、金城、牛盖众人就找他来了,都要和他结伴去给秦母祝寿。就这样,单雄信带着大伙儿,各带祝寿的礼物,从山西一路往山东而来。走到这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会有截道的,更没想到有人敢截他这个绿林总瓢把子。当时单雄信把马带住:“吁!”众人跟着也都站下,抬头往前看,只见这个截道的,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在身上疙疙瘩瘩地系着,身上还露出斑斑的血迹。单雄信心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好像在哪儿打了败仗,成了这副模样,竟然还敢出来截道。刚要答话,身旁的黄天虎把马一提,走到前边问:“朋友!你是老‘合’家吗?”程咬金不懂绿林暗语,说:“我是老‘江’家。”黄天虎一听,这是个初上跳板的,就说:“你是吃生米的吧?”程咬金说:“我才不吃生米呢,那不硌牙?”黄天虎把眼一瞪:“好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我打发你回老家去吧!”说着话刚要动手,单雄信说:“等等!”黄天虎退到后面,单雄信说:“朋友!我看你不像干这个买卖的!”“我干这个买卖我愿意,你少废话,趁早把东西给爷爷留下,要不然小心你的脑袋。”单雄信还想和他论理,程咬金以为单雄信害怕,不敢和他动手,于是,抡起大斧朝单雄信劈来:“少废话,劈你的脑袋!”单雄信可就来气了,忙横槊往上一架,程咬金一变招:“掏耳朵!”单雄信一低头躲了过去,刚一抬头,程咬金的斧子又回来了:“捎带脚儿!”这一招出乎单雄信的意外,“哎呀”了一声,使劲往下一缩身,稍微慢了一点,斧子来的太快,一斧把单雄信的头巾砍掉。这一招把单雄信可吓坏了,头上冒出了冷汗,心想:长江水后浪推前浪,武林中新人换旧人,这个人武艺高强,不能小看。程咬金一看占了便宜,可就把刚才丢人的事忘了,有点得意忘形:“哇呀呀!小子们,快把东西给我留下,如若不然,我把绝招拿出来,把你们斩尽杀绝。”单雄信听他这么一说,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二次催马上前,想看看他有多大本事。谁知几招过去之后,程咬金又露了馅儿。单雄信一看,就这三招半呀,心里有了底,挥动金槊,使出绝招,程咬金又手忙脚乱了,心想:我今日可真倒霉,一个也没唬住,我还是跑吧。谁知还没等他跑了,单雄信大槊搂头盖顶向他砸下,程咬金赶紧用斧子往上招架,单雄信招数一变,秋风扫落叶般地横槊朝程咬金打来。程咬金一看,大槊拦腰扫过来了,再躲已来不及,只好往下一猫身,一扭脸,把屁股交给了人家。他知道屁股上肉厚,打一下兴许不要紧。这时候只听“叭”的一声,大槊正拍在程咬金屁股上,把他打得“妈呀”一声,从马上掉在地上,大斧也扔了,趴在地上。单雄信马往前提,把槊一举,往下又要打,忽听有人大喊:“单二哥住手!都是自己人!”单雄信听着耳熟,大槊没打下去,定睛观看来人,来人是尤俊达。原来尤俊达和程咬金发生了口角,程咬金赌气走后,怕他到外边惹出事来,便带了几个家人骑马来找他。他们老远看见大路上有人打仗,仔细一看,竟是单雄信和程咬金打在一起,急催马而来,正赶上单雄信举槊要打死程咬金,所以才喊了一声。尤俊达赶到跟前,跳下马来,从地上把程咬金扶起来:“大哥!打得怎么样?”程咬金一咧大嘴:“没关系,你哥哥我禁揍!”尤俊达也不敢笑,把程咬金领过来介绍给单雄信:“程大哥!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单通单雄信。”程咬金听了一伸舌头:我的妈呀!怪不得那么厉害呢,敢情他就是贼头呀,赶紧抱拳作揖:“打了半日,敢情你就是单雄信呀!好!我这一架挨的也值!多谢!多谢!”尤俊达又把程咬金的情况,简单介绍给单雄信。单雄信听了,很不过意,忙还礼说:“得罪,得罪!怒我不知之罪!”尤俊达又把众人一一给程咬金作了介绍,然后问单雄信,“二哥这是往哪里去?”“奔赴济南给秦伯母祝寿!”尤俊达一听,连说:“好!好!我们也正要去给秦伯母祝寿,正好一路同行。”尤俊达忙叫仆人给程咬金换一身衣服,一看程咬金满身是伤,不禁惊问道:“大哥!您这是怎么闹的?”程咬金一摆手说:“你就别问啦!今日丢人的事都让我赶上了。”尤俊达连忙给单雄信解释:“我这位程大哥纯朴憨厚,为给秦伯母上寿的礼物多少,和我口角了两句,他一赌气才出来截道,请二哥原谅!”程咬金可不在乎,把大嘴一咧说:“得了!别替我圆面子,都是自己人,打两下不算什么,别人想挨还挨不上哪!”一句话说得众人哈哈大笑。于是众人结伴,齐奔济南而行。一路无话,来到济南东关,只见彩楼高搭,上挂彩灯,贴着“迎宾”二字。路旁不远就是“贾柳楼”。门前道旁站着几个衣帽整齐、胸佩红花的人。他们一个个聪明伶俐,眼明嘴巧,见单雄信、尤俊达这一伙人过来,就猜到是来祝寿的,忙上前施礼:“请问各位,可是给秦老夫人祝寿的吗?”尤俊达说:“正是!”知客们满脸赔笑:“各位大爷,往楼上请。秦二爷早给众位安排好住处了,外地客人都在‘贾柳楼’下榻。”众人一听,就知道不会有错,一个个下马,把马交伙计,礼物都由伙计搬进楼去。知客把众人让到楼上,请大家落座、献茶。这时,早有人向单雄信的伙计打听清楚,跑进城内报告给秦琼。秦琼一听是单二弟来啦,非常高兴,就让贾云福在家中陪客,他骑一匹快马赶到“贾柳楼”。弟兄见面,自有一番亲热。秦琼吩咐准备酒席。这时候,又有人上楼禀报说:“少保罗成到!”秦琼更高兴了,向众人一抱拳:“请诸位稍候!”说着亲自下楼迎接。众人听说罗成来了,知道他是秦琼的表弟,而且罗成在江湖上也早有名气,于是纷纷跟在秦琼后面,也下楼迎接。罗成看见表哥接下楼来,忙跳下马跑到秦琼面前,说:“表兄一向可好!小弟给哥哥叩头!”说罢倒身下拜。秦琼急忙扶起:“表弟免礼!”罗成又问:“舅母身体安康!”“老娘身体健壮!我姑父姑母可好!”“托福一切都好!可惜千山万水,不能亲来给舅母祝寿,叫我多多致意!”秦琼也客气了几句。这时张公瑾、杜文忠等人也都过来见了礼。秦琼回头见单雄信等人也迎下楼来,就给罗成介绍:“这位是山西单通单雄信,你应该叫单二哥。”单雄信忙给罗成施礼:“原来是表弟到了,小兄单通这厢有礼!”说罢深打一躬。哪知罗成不但没有还礼,反把袖子一甩,上楼去了。这一下把单雄信闹了个大红脸。黄天虎、李成龙众人一看,也大为不满:姓罗的!你这算何意,架子也太大了,这不是给我们总瓢把子窝脖儿吗?当时引起了公愤,一个个甩大氅,亮家伙就要动手。要知秦琼如何周旋,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