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三回 元宵逛灯解诗谜 鼓楼练武拉硬弓

  秦琼被一人领到里面,见正中椅子上坐着一位出家的道人。这个老道年过古稀,身材高大,头戴一字鱼尾道冠,身穿灰布道服,腰结水火丝绦,足蹬水袜云鞋,银髯飘洒胸前,好一派仙风道骨。他就是京兆三元县白云观的观主李靖李药师。这位李靖乃是当代著名的游侠,不但武艺出众,而且博古通今,满腹韬略,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熟人和,对兵法也十分精通。什么攻杀战守,逗引埋伏,排兵布阵,调兵遣将,无一不能。著名的文人徐懋功、魏征都是他的弟子。当时,他和人称赛判飞行侠的晋阳人张鼎张宗谦、女中魁首巾帼英雄红拂女张初尘,合称“风尘三侠”。秦琼爱交朋友,经徐懋功介绍认识了李靖。谁知今日却在岳王府中相遇。秦琼赶紧施礼:“道师一向可好?”李靖用手相搀:“叔宝免礼!”仆人献茶毕,退了出去。秦琼问道:“道师不在白云观,怎么来到这岳王府?”“无量天尊!叔宝啊,贫道是应岳王之邀,来经管收礼和账目之事。我听说你现在为唐帅的旗牌长,就料到非你押送寿礼进京不可,前几日我就传出话去,叫他们注意山东的寿礼,可巧今日你真来啦!”秦琼谢过。李靖又问;“你们的寿礼在何处?交给我就可以了。”秦琼一听喜出望外,他先从怀中取出礼单,交给李靖,又到府门外把弟兄们叫来,连同柴绍替李渊送的寿礼,一并当面过数交与李靖。李靖派人到敬事房办了回文。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朝中有人好作官。李靖又把秦琼叫到无人之处低声说道:“现在老主杨坚一病不起,奸臣宇文父子总揽大权,我料朝中必有突变,大隋江山也不会久长。京城乃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如若没有什么事,你们应及早离开此地。”“是!多谢道师的指教。”

  秦琼从岳王府退出来,带着弟兄们回到店房。他把李靖的话对大家说了一遍,叫大家有事快办,早离京城。别人的事情都好办,唯有王伯党这次进京是为寻找未婚妻杜兰香而来,可有人说回原籍了;有的说杜郎中已经告老辞官,不知下落;还有的说辞官不假,不过没有回乡,还在京城住着。京城这么大,究竟在哪儿住?再说王伯党曾经杀人弃官,是朝廷要犯,又不敢公开露面。所以,自上完寿礼,耽误了很久,眼看快过节了,还没有打听到下落。秦琼心里着急,又不好催他。王伯党也怕秦琼着急,对秦琼说:“二哥!杜家下落不明,我看是万难找到啦,明日咱们就走吧!”齐国远、李如辉一听可急啦!忙说:“别走哇,住得好好的,眼看就到上元节啦,听说今年的灯节十分热闹,过了节再走吧!”原来他们俩每天过得非常开心。又吃又玩儿,比在少华山强多了,所以一听说要走从心眼儿里反对。谢映登也不愿意走,他见王伯党愁眉苦脸,知道他也不愿意走,就笑道:“我看这样吧!再有几天就过节了,我听说今年灯节比往年热闹,十五这一天不关城门,随便出入,杜家人兴许能露面,万一在街上碰见呢?我王大哥的事不就妥了吗?如若在这三天之中碰不上,那就只好认命啦,咱们正月十七就起身,二哥您看怎么样?”还没等秦琼说话,齐国远乐得直拍大腿:“好!就这么办!”大家伙对这个主意也很赞成。秦琼一看大家都不愿意走,也只好同意,勉强说道:“就依谢贤弟的主意吧!”

  转眼之间就到了正月十五,掌灯以后,弟兄六人来到街上。但见大街之上游人拥挤,灯光明亮,照如白昼。各种各样的灯,五光十色,使人眼花缭乱。灯节,晚上是最热闹的时候,男女老少都到街上观灯。这哥儿六人在人群中穿来挤去,来到了钟楼大街。这是长安最热闹、最繁华的一条街,一般的大买卖差不多都在这条街上。这些商人为了买卖兴隆,招来主顾,趁灯节这个时机,把门脸装点起来,亮出各式各样的花灯,争奇斗胜,招得逛灯的人蜂拥而至。秦琼他们来到一家字号叫“顺义成”的大绸缎庄门前,这儿一溜十间门脸,非常阔气,门前搭着彩灯牌楼,牌楼用各色花灯组成:有鸟鱼花虫,飞禽走兽,还有各种故事,如三战吕布、八仙过海……千奇百怪,玲珑剔透。这里的游人也最多。这哥儿六个挤到前边一看,这里不光是花灯好,还备有灯谜,猜中者还有奖赏。靠门脸摆了一溜桌子,桌上摆着不少玩艺儿,这些玩艺儿构成一个谜语。有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泥人,旁边放着一把刀,一碗酒,一吊钱,旁边写着:打成语两句。围观的人不少,谁也猜不出来。齐国远、李如辉挤到跟前看了半日,不懂是怎么回事。柴绍挤过来一看,笑道:“我猜中了。”说着话伸手把桌子上边的那碗酒端起来一饮而尽,又拿起那把刀“咔嚓”把泥人的脑袋砍掉,然后伸手把一吊钱拿起来装到自己怀里。这时,站在桌子后边的绸缎庄伙计说:“这位大爷猜中了。”齐国远忙问柴绍:“这是怎么回事?”柴绍说:“两句成语是:“吃酒带醉,图财害命!”游人听了,齐声赞叹。齐国远一拍大腿,“嗐!原来是这么回事,再遇见了我也会猜。”李如辉也羡慕地说:“这有多好,有吃有喝,还白捡一吊钱花。”众人往前走,又来到一张桌前。这张桌上放着两宗玩艺儿,一个是蜘蛛网,网的中心有个蜘蛛。做得和真的一模一样,旁边还有一把熨斗,里边装着炭火,另外,桌上还放着文房四宝,旁边写着:请写两个谜面,酬银一两。围观的人多,但没人猜出来。这时王伯党挤了过来,看了看说:“这个我来试试。”说着伸手拿起笔来在纸上写道:“蛛网蜘蛛的谜面:小小诸葛亮,独坐中军帐,摆下八卦阵,捉拿飞虎将。熨斗谜面是:铁打一只船,红娘在里边,晴天下小雨,船过地皮干。”王伯党写完把笔放下,绸缎庄的伙计们看了笑道:“这位大爷才高八斗,您写得好。”说罢从抽屉里取出一两银子给了王伯党。齐国远一看,行啊,有两下子,心说再遇着我也得试试,哥儿六个说说笑笑从人群中挤出来往前走,见道边上有个卖元宵的摊贩,一对老夫妇在那里看摊,锅里边煮的元宵,腾腾热气直冒。旁边案子前边有两条板凳,案子上摆着碗筷,一边还放着个盛铜钱的木盒子。老头儿手拿铁勺,敲着锅沿,不住地喊:“吃元宵喽,个儿大面粘馅儿甜呀!”齐国远一看不走了,心说:这一回我碰上打灯谜的啦,我照方吃炒肉:“来碗元宵!”老头儿赶快给他盛了一碗十个元宵。齐国远也不坐,站在那里连吹带吃,一转眼十个元宵下了肚,只见他把碗往案子上一放,一伸手把人家的钱盒子拿过来,把钱“哗啦”一声倒在自己的衣袖里,转身就走。卖元宵的老头儿可急了:“哎,哎,我的大爷,您吃元宵不给钱,还把我的钱拿走,您这不是行抢吗?”齐国远把眼一瞪:“什么行抢!我猜中了。”老头儿说:“你猜中什么啦?”齐国远说:“你听着看对不对?你这个谜语叫:元宵个大馅儿甜,让人看着真眼馋,一嘴一个吃一碗,掌柜高兴倒找钱。”秦琼几个人在旁边看着,先以为他饿了吃元宵呢,听他说是猜谜,可把大伙都乐坏了。他们赶紧把齐国远拦住:“贤弟!快把钱还人家。人家这是作买卖,不是猜谜语。”齐国远一听:“怎么到我这儿就变了呢?”无奈何把人家的钱和吃的元宵钱都给了老头儿。李如辉指着齐国远说:“你呀!快别现眼啦,连我都跟着丢人。”齐国远说:“你老实呆会儿吧,不会当哑巴把你卖了!”弟兄六人又往前走,见钟楼下边、大道边上围着一圈人,挤得里三层外三层,人群里还有人不住地叫好!哥儿六人挤进人群里观看,原来是打把式卖艺的。他们借着这里灯光明亮,看的真切,所以在这里摆了场子。这时,见一条大汉站在场中。这人虎背熊腰,不戴帽子,高挽牛心发卷,铜簪别顶,周身上下穿着青缎子薄棉袄,薄棉裤,腰里扎着牛皮板带,脚上穿着千层底大洒鞋,紫微微一张大脸,稍微有点黑胡茬,两只大眼灼灼放光。场子当中地下放着一张弓。这个人刚练完拳脚,正对看热闹的说话:“众位老师傅!在下是山西人,初次到天子脚下,正赶上花灯盛会,我不会别的,幼年间学会几招粗拳笨脚,刚才当众献丑,请众位指教。我这是白练不要钱,那为的是什么呢?为的是要卖这张弓。”说着话紫面大汉弯腰把弓拣起来:“众位,就是这张弓,有识货的没有?今天咱们打个哈哈取个乐,谁要是把这张弓拉开十个满儿,我就把弓送他,分文不取。这就叫宝剑赠烈士,红粉送佳人。拉不开也不要紧,不用您给我钱,我这是以武会友。请吧,哪一位赏脸?”齐国远一听,心想:打灯谜我不会,拉弓射箭我可内行。打灯谜我没得着彩儿,得把弓也不坏。想罢,走到场内说,“朋友!让我试试看。”紫面大汉一看齐国远长得虎头虎脑,肚大腰粗,倒像是个练家子,说:“这位师傅!您想试试吗?”“对啦!不就是拉十个满儿吗?”“是!给您!”紫面大汉把弓递给他。齐国远接过弓来一掂量,嗬!还真不轻啊!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铁背铜胎弓,怪不得这么沉呢?齐国远来个骑马蹲裆式,左手操弓背,右手拽弓弦,两臂一叫力,嘴里喊一声:“开呀!”再看那张弓纹丝没动。看热闹的“哄”的一声都笑了。齐国远脸儿上有点挂不住,说:“你们笑什么?你们进来拉拉看,其实,不是我没力气,这是一张死弓,谁也拉不开。”紫面大汉一听乐了,说:“这位师傅,话可不能这么说,弓怎么能分死的活的呢?不信我给你拉拉看。”大汉把弓拿过来,不费多大劲就拉了几个满儿:“你看,这是死的吗?”李如辉一看齐国远叫人家窝到里边啦,赶紧进来打圆场:“朋友!你把弓给我试试。”紫面大汉一看又进来一个大个子,长得也很威风,就把弓递了过去,李如辉接过来也拉不动,齐国远急了:“我就不信拉不开它。来,咱俩拉。”他们俩坐到地上,脚对脚,脸对脸,一个拉弓背,一个拉弓弦,齐声喊:“开呀!”就听“吱呀吱呀”,总算把弓拉了半个满儿,还把两个人累得通身出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齐国远脸上实在挂不住了,眼望秦琼喊道:“二哥!你兄弟丢人啦,你怎么还看热闹呢?快进来给兄弟转转脸面呀!”秦琼本来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中露面,齐国远这一说,他才走进场来把弓接到手里,齐、李二人退到一旁。秦琼先把弓看了又看,知道是一张宝弓,两膀没有八百斤气力是拉不开的。他冲着紫面大汉一笑,说道:“这位老师傅!在下不才,我来试试如何!”大汉打量秦琼,黄面金睛,人材出众,估计不是一般人,就说:“别客气,您就请吧!”秦琼蹲好架式,前把推泰山,后把拽弓弦,一叫丹田力,“吱呀!”一声把弓拉满了,周围看的人齐声喝彩,掌声如雷。紫面大汉也很佩服,心说:这个人是谁呢?好大的力气。我这张弓请教过不少人,但除我之外,还没有人拉开过,今晚遇上高人啦!秦琼又一叫力,连拉了三个满儿,然后轻轻地把弓放下,说:“老师傅!某献丑了。”说罢带着齐、李二人就走。齐国远心说:“二哥怎么不多拉几下,拉够十个满儿就把弓得过来啦。”其实秦琼就这么大的力量,他是个有心计的人,有自知之明、适可而止。就在这个时候,忽听大街之上马蹄乱响,有人喊道:“闲人闪开,天宝将军查街来啦!”老百姓吓得赶紧躲闪。秦琼六人也闪到大街边上,见一队铁甲骑兵飞驰而过,接着又是步兵,步兵后边是骑兵。一对对红灯开路,正中央闪出一员大将。此人猿臂蜂腰,头上戴鎏金凤翅狮子盔,身上披九吞八扎黄金甲,凤凰裙,鱼獭尾,虎头靴双插在透花马镫之内,大红缎子团花战袍,半披半挂。这个人面如淡金,八字黑胡,看年纪也就在三十岁左右,腰中佩剑,跨下骑一匹宝马良驹汤合驹,得胜钩上挂着一条凤翅鎏金鏜,胸前挂着一面黄澄澄的金牌,上面镌着“无敌大将,天宝将军”。秦琼一看,不用问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宇文成都了。

  那卖弓的紫面大汉不但不给宇文成都闪道,反而把周身衣服收拾利落,提起宝弓直奔宇文成都而去。这么一来,才引出“七煞闹长安,血溅丞相府”,要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