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回 武奎武亮王府访凶手 罗艺罗成设计护秦琼

  张、李二班头正在望海茶楼访拿刺死少帅的凶手,可巧秦琼和罗成到这里喝茶。原来秦琼自从误伤武安福之后,跑回王府,每天愁眉苦脸。罗成不知其中原因,认为表兄可能是想家了,只好从中解劝。秦琼没有对罗成说实话,只是应付两声,依然紧锁双眉。罗成又邀秦琼到街上去散散心,秦琼也借口乏累不去。罗成无奈,把秦琼的郁郁不乐,禀告了母亲。王妃秦胜珠当即把秦琼叫到内宅,劝了半天,又命罗成陪伴秦琼上街散心。秦琼无奈,这才和罗成一齐出来。表兄弟俩在街上转了转,不觉来到望海楼茶楼门前,罗成要到楼上喝茶,秦琼只好进了茶楼。掌柜的一见,忙悄声地说:“就是这个人。”张、李二班头一看秦琼,正是黄面金睛,身高体大,因破案心切,不顾一切,撩帘出来,直扑秦琼。少保罗成吓了一跳,当时把脸往下一沉:“你们俩好大的胆子,这是要干什么?”张、李二人看见罗成,才感到自己鲁莽了,吓得赶紧给罗成跪倒:“少保息怒!小人迎接少保来了!”说着不住地叩头。罗成不知就里,信以为真,一摆手:“退下!”“是,是,是。”张、李二班头退回账房。罗成、秦琼上了茶楼。这时秦琼心里已经明白,心想:看样子这是官府正在访拿自己,这可如何是好?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再说张、李二班头回到账房一合计,咱俩芝麻大的小官,敢抓王府的表少爷?再说也还不能断定他就是凶手呀!不如回去禀报,叫上边定夺。孙知府听了禀报之后,不敢怠慢,急忙上轿到帅府向武奎、武亮禀明一切。武奎一听“哇呀”暴叫,手指王府骂道:“罗艺,老匹夫!我和你有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你的妻侄刺死我儿,本帅岂能和你善罢甘休?!”这武奎怎么这样恨罗艺呢?原来,罗艺虽然是保的隋文帝杨坚,但是当年有约在先,罗艺在北平府听调不听宣。他这个王爷府乃是独立的衙门,自己开饷,自己养兵。朝廷怕罗艺谋反,思谋再三,最后还是靠山王杨林设了一计:把他心腹爱将武奎、武亮派到北平府为帅,实际是来监督罗艺。元帅当然也有兵权,他们网罗了不少英雄和北平王罗艺抗衡。罗艺也明白朝廷的用意,但又无法制止,于是他也扩充实力,网罗英雄,牢牢地把北平府所管十六州控制在手中。武奎、武亮的一切行动,罗艺也在暗中监视,所以武奎、武亮把罗艺恨之入骨。双方是勾心斗角,明和暗不和。今天武奎听说儿子死在罗艺妻侄秦琼的手中,岂能不暴跳如雷?武亮比较精细一些,他先把知府打发走了,然后对武奎说:“哥哥不可莽撞,罗艺老匹夫可不是好惹的。他大权在握,说一不二,你我弟兄虽为元帅,究竟抵不过王爷。”“难道我们的孩儿就白白死了不成?”“不能这么说,现在还不能断定秦琼就是凶手。我有一计,你看如何?”“何计?”“你我弟兄到王府去一趟,名义是:听说王爷二堂认了姑亲,我们给王爷贺喜来了。就便暗中看看这个秦琼是不是凶手。如果不是就算啦;如果是他,当场把他拿获。罗艺如果出面阻拦,我等就奏他一本。我等有理有据,还怕在皇帝面前告不倒他?”武奎忙问:“我俩不认识秦琼,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凶手?”“这个好办,带着总管武喜去。武喜是见证人,他还不认识秦琼吗?”“对!言之有理。那么带多少人马去呢?”“不能多带人,带多了就要打草惊蛇,只从军中选一百名武士就可以了。五十名埋伏在王府之外,五十名带进王府,跟随左右,看你我的眼色行事,给他们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那时,罗艺纵然有百万人马也无济干事了。”“妙!妙计!妙计!”武奎当时命心腹爱将中军官小后羿孙成,叫他马上集合牙将以上将官到帅府议事。工夫不大,武奎的大厅里挤满了人。武奎当众把事情说了一遍。这些武将“哇呀”怪叫,一个个摩拳擦掌,要到王府去厮杀一番。武奎从这些人中选了一百人,命他们暗藏利刃,身披重甲,随同武奎、武亮一同去王府。命小后羿孙成总理帅府一切事宜,随时应变。武奎、武亮又叫人备了八色礼物,带着总管武喜,上马直奔王府而来。

  再说罗成和秦琼在茶楼上喝茶之后,回到王府。秦琼总是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罗成料想这里边有了奥秘,追问秦琼到底是为了什么,秦琼想,这么瞒下去恐怕不妥,这才把到街上闲逛,土地祠前看热闹叫好,误伤武安福的事,对罗成说了一遍。罗成一皱眉:“怪不得街上风言风语传说这件事情呢!表哥,事到如今怕也不行,你对我说了就对啦!据我想,武奎、武亮决不能善罢甘休。我看应对我爹把话说明,让他老人家也好有个应急之法。”“表弟!我怕他老人家生气,来了净给老人家惹事。”“不要紧,我爹恨透了武氏弟兄,早想瞅时机把他们除掉。我听说武安福这小子依仗帅府的势力,抢男霸女,无所不为,死了他是罪有应得。走!到内宅去先对我娘说一声。”秦琼无奈,只好随着罗成来到内宅,拜见王妃秦胜珠。老王妃一见秦琼,喜笑颜开。自从二堂姑侄相认之后,王妃甚为高兴,每天有说有笑,北平王罗艺也甚为满意。当下王妃命罗成、秦琼坐下,问秦琼起居等情。秦琼说:“不用姑母惦念,孩儿一切都好。”罗成一看老娘这么高兴,乘着这个机会就把秦琼误伤人命的事情说了一遍。当下弟兄二人跪在王妃面前认罪。王妃一听先是吃了一惊,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又见弟兄二人跪在面前,哀求搭救,才说:“你们赶紧起来吧!老身设法就是。”王妃先叫他哥儿俩到外书房等候,又叫管家婆去请罗艺。罗艺来到内宅,一看王妃正在掉眼泪,吓了一跳,忙问:“夫人!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老啦老啦倒爱哭啦?有话就说吧,为何啼哭呢?”王妃停住哭泣,把秦琼误伤人命的事说了一遍:“王爷!秦琼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条命就不要了。”罗艺听了也大吃一惊,心想:怪不得这几天秦琼愁眉苦脸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夫人!不必担心,本王自有主张,一定设法保咱侄儿没事就是了。”当下,罗艺命人到前边把秦琼、罗成叫来,又详细地问了一遍。秦琼不敢隐瞒,把事情经过从实讲了出来。罗艺说:“武安福一死,武奎、武亮岂能甘休?况且又死到咱们的人手里。不过,秦琼你也不必害怕,本王自有平息之法。武氏弟兄若愿意平息此事,我们可以多出银两,补报他的人情。假如他们仗势非要叫你打官司偿命,你就干脆来个不认账,那时我就说他诬赖好人,看他有何法子。倘若他们动武,那我就借机将他们除掉,好拔去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一家人正在屋里商量对策,忽听外边有人禀报:“元帅武奎、副帅武亮求见王爷,现在仪门之外等候。”罗艺说:“正好!他们找上门来了,罗成啊!”“儿在!”“你到外边命杜义、张公瑾等人,如此如此,到时看我的眼色行事。”罗成领命去了。罗艺又嘱咐秦琼暂且在内室等候。然后,他穿好官服,在众人陪伴之下登上银安殿。罗成进来享报:“报父王,一切都安顿妥啦!”罗艺传令:“请元帅、副帅进来!”“是!”罗成高声喊道,“奉王爷旨,请武大帅、武副帅进殿。”启承官又传下去。

  武奎、武亮领人来到王府,下马在府外等候。工夫不大,杜义领着众旗牌官迎接出来。杜义抢前几步,说:“不知大帅大驾到来,杜义迎接来迟,尚请当面恕罪!”“岂敢!岂敢!本帅特来求见王爷。”“王爷已经升殿,命我等迎接大帅。请!”武奎在前,武亮在后,武喜紧跟在后边,进了头道仪门。武奎带来的甲士刚要进门,张公瑾赶紧迎住:“众位!一路辛苦,请到配房待茶!”说着不容分说,又拉又扯把五十名甲士拉进配房,然后堵着门一站,这可好,把他们都给软禁起来了。屈突通、屈突盖、毛公遂、吕公旦,领着人在屋里陪着,这些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没听到大帅的命令,自然不能随便动手。再说武奎、武亮走进银安殿回头一看,身后只跟着六个人,其余都不见了,心里非常着急。这时少保罗成笑着迎上来说:“罗成奉王爷旨迎接大帅!”“哎呀!不敢当!不敢当!少保千岁您好!”“请!”

  武奎、武亮硬着头皮进了银安殿,来到罗艺面前施礼:“卑职给王驾千岁叩头,愿王爷千岁!千千岁!”罗艺赶紧站起身来,说:“大帅、副帅免礼!请坐!”“多谢王爷!”二人入座,仆人站在身后。罗艺命人献茶:“二位元帅!今日来到王府有何事?”武奎急忙站起来回道:“回王爷,听说王爷、王妃在二堂姑侄认亲,一家骨肉团圆,卑职特来贺喜!”说完回头喊:“来人呀!把礼物抬上来!”武家仆人忙把礼物献上。罗艺谢过,命人收起,武亮道:“听说表少爷人材出众,乃当世英雄,愿请出来让我们一见。”罗艺点头:“来人哪,请表少爷。”“是!”工夫不大,秦琼走上了银安殿:“给姑父叩头!”“免礼。秦琼啊!今有北平府大元帅武奎、副帅武亮前来祝贺你我姑侄团圆,你上前谢过大帅。”“是!”秦琼抬头一看,见有两个人坐在旁边。一个头顶三义金盔,身披大红缎子团龙袍,面如蟹盖,三绺花白胡须,腰中悬剑,二目有神。另一个头顶帅盔,身披白缎子团龙袍,面如油粉,一对黄眼珠,连鬓络腮胡子,腰中悬剑,威风凛凛。罗成忙上前道:“这头一位是武大帅,第二位是武副帅。”秦琼抱拳施礼:“小可秦叔宝给二位大帅行礼。”武氏弟兄看秦琼身高过丈,一表人材,模样长相和所报的凶手模样一般无二。武亮不由回头看了一眼总管武喜,意思是叫他认一认这个人是不是凶手。武喜站在武亮身后,早就认出来了,赶紧用手一拉武奎的衣襟,点了点头。武奎当下会意,杀子的仇人就在眼前,不由得火撞顶梁门,回手从腰中拉出宝剑,眼看就有一番厮杀。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