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一八回 清风侠大义砸牢 林德厚装鬼窃美

  话说清风大侠方殿坤巧遇儿子小灵官方瑞,爷两个抱头痛哭,真是喜出望外。这就叫无巧不成书啊!爷俩哭罢多时,方殿坤猛然醒悟:

  “孩子!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快随为父逃走。”

  方瑞答应一声,来到外面。突然他想起一件事:“爹!我不能跟您就这么走。钦差大人年羮尧和司徒朗、牛儿小子、虎儿小子还都在这呢!您应该把他们放了,咱们一起逃走。”

  “说的是。”

  方殿坤领着方瑞一拐弯来在里边,往里头一看,四个人全在这儿哪!方殿坤没有钥匙,只好把九孔大环刀拽出来,用刀背一使劲把大锁击落,把铁栅栏门打开。小灵官方瑞一个箭步蹿到里边,用最快的速度,给司徒朗、牛儿小子、虎儿小子把铁链子掰开。司徒朗不明白怎么回事:

  “孩子!这是怎么回事?你师父来了?”

  “没有。我跟您说明,这位方殿坤可不是咱的仇人,他是我爹。关于我们爷俩的事情,咱们以后有空再说。此乃虎口,不可久留,快保护大人逃走。”

  牛儿小子跟虎儿小子轮流背着年大人,司徒朗在旁边保护。方殿坤提刀在前,小灵官随行在后,他们几个就出了藏仙洞。这门口有把守的喽罗兵,一瞅愣了:

  “代理大寨主,这……”

  “废话少说,给我闪退一旁!”

  大寨主说话谁敢不听?喽罗兵眼巴巴望着这伙人出了藏仙洞。他们往前走了还没有二百步,突然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照如白昼,被一伙人拦住去路。清风大侠横刀在手,定睛瞧看,为首的正是塞北三老,在身后跟着三孔独角蛟马彪和林宝以及山上的偏副寨主。清风大侠一看不好,肯定是走露了风声,想要逃出去,势比登天。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信儿呢?原来把守藏仙洞的小头目姓马叫马顺,他跟三孔独角蛟马彪是当家子,他管马彪叫叔叔。他就发现代理大寨主有点不对劲,怎么到里头把人给放了,而且抱着小灵官方瑞一个劲地哭?这小子不敢阻拦,撒脚如飞跳到中厅给告了密了。塞北三老一听,大吃一惊,立刻传点手下人马赶到出事地点。正好把方家父子的去路拦住。

  第三老严寒林往前大跨一步,眼珠子一瞪:“方殿坤!这是怎么回事?”

  到了现在,方殿坤把气血平住,抱腕当胸:“师叔!您听我说。我现在是代理大寨主,主管七星岛的一切。方才我到仙人岛查岗,遇上这个小灵官方瑞。结果,详细一问,您猜是谁呀?闹了半天他是我儿子。当初我们一家人分散,我以为他们母子葬身水底,哪知道这孩子还活着。他的左脚上有朱砂痣为证,小名叫瑞儿,都是我给起的名儿。没想到在这相遇,故此我才把他放出来。”

  “噢。殿坤哪!这么说,我得给你贺喜呀!骨肉团圆是一大喜事,你又有了儿子,能助咱们七星岛一臂之力。一会儿我一定排摆酒宴,给你们爷俩祝贺。不过,你为什么把年羮尧、司徒朗、牛儿小子、虎儿小子也给放了?这又做何解释?”

  “这……”方殿坤一愣,就知道今天这个事很难混过关去。事到现在,只好硬着头皮有什么说什么。清风大侠二次抱拳:“师叔啊!您要问,我就告诉您。我没心反对官府,我认为咱们这么做不对,这是身犯不赦之罪。钦差年羮尧是国家的忠良,奉旨西巡,代表皇上来的。平山灭寇,为了拯救这一方的百姓,没有什么不对呀!结果遇到英王富昌和十四皇子的顽抗,这些人无疑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马彪千不该万不该听信谗言,把年大人和上方天子剑弄到七星岛,这叫没事找事,没祸找祸,捅了马蜂窝。如今以童林为首的差官队找到门上来了,而且人家先礼后兵,把事情说得很清楚,只要我们答应人家的条件,是既往不咎。这已经绝对够意思了。遗憾的是,马彪也好,师叔您也好,忠言逆耳,就是听不进去,相反把差官队的人扣押在藏仙洞。要照这样下去,不但七星岛保不住,连师叔带我师父都得受株连。此中的成败利害,我想您是明白的。旁观者清,当事者迷。我不得不再次向师叔提提醒,我不忍看着我师叔和师父挨刀,不忍七星岛的弟兄全受株连,故此我才把年大人给放了。我表明一句,我绝没有吃里扒外的意思,也没有出卖大家换取功名富贵的肮脏心,我是为大家着想。师叔!您是明白人,师父和二师叔都在,请你们明察。”

  三老严寒林冷笑了两声:“方殿坤!你真是伶牙俐齿,真能狡辩哪!你如果真有这个心,应当事先跟我们商议商议,我想我会帮着你。如果有人不同意,我还说服他。你为什么先斩后奏啊?这是我们先得着信把你给堵上了,如果堵不上,你早就跑了。方殿坤!你还有什么话说?”

  “师叔啊!我想跟你们商议,一则是时间来不及,二则是怕你们听信谗言不听我的,因此才先斩后奏。”

  “方殿坤哪,冲你这么一说,咱们就是顶头的冤家,你就拿命来!”

  方殿坤一看,这三叔说什么也不开面儿,不由得起急,在他身后,小灵官噌地就蹿过来了:

  “爹!哪有这么些废话跟他说呀!这个老东西盐水不进,干脆就打得啦!”

  小灵官方瑞往前一纵,劈面就是一掌。这就叫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人儿有点儿冲劲儿。严寒林火往上撞:

  “小兔崽子,我劈了你!”

  一老一少战在一块儿。别看方瑞受过关九公的真传,比严寒林可差得多了。也就是六七个照面,被严寒林一把把小灵官的腰带子抓住了。他使劲往空中一举,把小灵官方瑞举过头顶,旁边有一块岩石,他打算把方瑞的头往岩石上摔。没等他下手呢,报事的喽罗兵跑来了:

  “报告各位寨主爷、各位老爷子,可了不得啦!童林率领官差队已经冲过七星桥,奔这儿来了!”

  严寒林一愣,手一松,方瑞使了个鲤鱼打挺从他手里逃脱了。严寒林也顾不了许多了,回头一看,就听见喊声震地,童林带着人就杀到了。原来童林在杨家集处理公务,把事情处理完,一看老哥哥司徒朗、牛儿小子、虎儿小子还没回来,一点名还少了小灵官方瑞,问门上的家人,家人说走了半天了,奔东下去了,看那意思可能上了七星岛。童林大吃一惊。心说这孩子好不晓事啊!你一个人到了七星岛还能活得了吗?童林一想救人如救火,赶紧跟杨家集的庄主杨万春一商量,打算借一支人马。杨万春说这儿没军队,只有三四百名庄客,都是年轻的小伙子。童林说也行,请他赶紧把庄客集合起来。这些庄客集合完了,有的拿刀,有的拿枪,有的拿斧子,还有的没家伙,干脆拿大铁锹、大木锨、二齿子、三齿子、钩子、耙子等,这些家伙简直是五花八门。童林命人点起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率领老少英雄冲进七星岛,刚好遇见这个事。

  严寒林一看腹背受敌,吩咐一声:“撤!”他的队伍撤到西面占领了个有利的地形。童林利用这个机会跟小灵官方瑞相见,牛儿小子、虎儿小子背着年大人赶紧跑过来了:

  “师哥,师父,年大人被我们救出来啦!”

  童林一见是喜出望外。他急忙过来见年大人,给年大人道了惊。年羮尧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拉着童林掉了几滴伤心的泪。

  “海川!我给你们找了麻烦了!”

  “大人别这么说,小人没有把您保护好,是罪该万死。有话咱们回去再说。来人!好好保护大人。”

  “是!”各位小弟兄各拉兵刃把年大人保护起来。

  小灵官方瑞把方殿坤叫过来给童林做了介绍。童林一听,方瑞见着他爹了,失散多年又骨肉团聚真是一大喜事,先向他们爷俩表示了祝贺,然后让他们闪退一旁。童林迈大步来到群贼的面前,用手点指:

  “呔,大胆的毛贼草寇!尔等出尔反尔,今天童某率领兵马要平山灭岛。马彪!你还不把杀人的凶犯交出来,更待何时?”

  三老爷子严寒林冷笑一声:“童林哪!你不要在这发威,没人怕你。你别看你是个侠客,三老爷子眼里根本没你。童林!你要把我赢了,你要什么给你什么;要赢不了,你们一个也走不成!”

  这严寒林往上一纵晃掌就砸。童林并不答话,晃双掌跟他战在一处。严寒林没拿童林当回事,结果一伸手,使他大吃一惊。童林使的是柳叶绵丝掌,跟着一晃变成大刀金刚掌,那手上软硬的功夫全有。今天童林也把压箱底的武艺拿出来了。严寒林一看不妙,心说没想到这小子武艺高强,比剑客还高出一块,我要多加谨慎。想到这里加紧进攻,两人打了七十个回合没分上下。严寒林上头一晃使了个顺风扯大旗,这一脚正好蹬在童林的腿肚子上。童林腿一弯,单腿点地,好悬没趴下。严寒林心中大喜,往前一纵,双掌举过头顶往下就砸。把小灵官方瑞、清风大侠方殿坤和年大人等吓得一闭眼:哎呀,海川完了!其实大伙想错了,童林使的是败中取胜,故意这条腿撤得慢点,让他找个便宜。严寒林没看出来,他上当了,往下一砸不要紧,童林冷不丁使了个鹞子大翻身,跟旋风一般就躲在严寒林的背后。三老爷子双掌砸空,身子往前一闪,收不住招了。童林在他后面左手一分,右掌往空中一举对准他后脑勺,啪!就是一掌。严寒林再想躲,势比登天。这一掌打了个脑浆迸裂,血水奔流,把他打出三丈多远,绝气身亡。

  童林收招定式,转身站好,高声喊喝:“哪个还来!”

  第二个蹦上来的就是二老武道梅。他一看三弟死得太惨,不由得痛断肝肠喊了声:“小辈童林拿命来!”飞身形跳过来,一口气就发出八掌、四腿、十二拳,就像雨点一般发起进攻。可是童林谈笑风生,巧妙地迂回在他的掌法之中。结果武道梅费了半天劲没打着童林。

  童林冷笑一声:“武老剑客!你们人称赛北三老,德高望重。方才我打严寒林是因为此人太不通情理;但是我跟二老爷子无冤无恨,希望二老爷子不要跟我伸手。如果非要动手,童林无奈,我可要得罪了!”

  “呸!小辈不要收买人心。”

  武道梅说着啪啪就是几掌。童林忍无可忍,跟他战在一处。八十个回合之后,童林脚尖点地腾身而起,武道梅双掌打空,抬头一看童林从空中打来,左脚盘着右脚一伸,猛踢武道梅的头顶。武道梅往旁边一闪上当了。童林踢的这腿是假的,盘着的是真的。踢的这条腿叫问腿,就是问问你往哪躲。武道梅往左边一躲,童林心中有数,把问腿收回,盘着的这条腿发出去了。咔嚓一声正蹬在武道梅的后背上,把武道梅蹬出二丈多远,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他两手一按地,身子一挺,那个意思想站起来,结果头晕目眩,胸口发热,嗓子眼发腥,哇一口鲜血喷在腔外。童林如果过去再补一掌,他就活不了啦。童林没这么做,人分三六九等,木分桦梨紫檀,对他跟严寒林不能一样对待。海川往后一撤,冲着武道梅一抱拳:

  “老侠客!恕童林失手,你逃命去吧!”

  武道梅长这么大没吃过这暴亏,从地上站起来,身子摇摇晃晃,大口大口地吐血。老大袁向竹袁大爷过来了,赶紧取出止血丹给二弟吃下:

  “二弟,你觉着怎么样?”

  “哎呀,疼死我也!”

  袁向竹问童林:“姓童的!我们哥仨,你打了俩。现在就剩我一个,你想动手还是不动手?”

  童林一抱拳:“袁老剑客!你是好人。我知道您是清风大侠方殿坤的授业老恩师,我怎么能跟您伸手呢!万无此理呀!”

  “好,我先谢谢你!我二弟身受重伤,对不起,我告辞了。”他也不管严寒林的尸体了,背起二弟武道梅,一晃身踪迹不见。方殿坤打算送师父一程,已经来不及了。

  这童林有多厉害!到这儿一转圈儿,把塞北三老打死的打死,打伤的打伤,吓跑的吓跑。七星岛的喽啰兵可就乱套了,各奔西东,落荒逃走,马彪也吆喝不住。他一看,坏了,人心一散,难以收拾。急忙问林宝:

  “二弟!你看这怎么办?”

  林宝还想垂死挣扎:“大哥沉住气。我跟您说过,我有三颗五毒开花雷,使了两个还有一个。您闪退一旁,看我的!”

  林宝跳到童林面前耀武扬威:“童林!明人不做暗事,去胜家庄劫持年羮尧的主意是我出的。因为我跟年羮尧有解不开的仇疙瘩,我们有世代的冤仇。因此我才命三寨主、四寨主夜入胜家庄,他们动手,我巡风,他们背出了年羮尧,我偷了天子剑。你要找凶手,甭找别人,找我就行。我姓林叫林宝,人送绰号白玉人儿,你家二寨主!”

  童林这才弄清楚。心说,好,你敢承认就行:“林宝!我赞赏你是好样儿的,干了坏事敢承认。那么你还想跟我童林动手不成?”

  “当然!别看你把塞北三老打跑了,我不怕你。二爷我手里有法宝,今儿我管叫你丢人现眼!”

  说着话他就掏出五毒开花雷,往空中一举想要扔,就听石砬子后面有人喊了一声:

  “林宝你还不住手?我看你敢扔!”

  林宝一愣。这小子手举开花雷,抬头一看,石砬子后面蹿出一人。这人站在林宝和童林的中间,把佛尘一晃高声喊喝:

  “孽障!恶贯满盈,我看你还往哪里走!”

  林宝一看好悬没尿到裤子里,心说坏了,他怎么来了?来的人正是山东三元门的总门长,人送绰号一道彩虹满天下姓吕叫吕长修吕老剑客。他就是捉拿林宝来的。

  原来林宝家住在山东省文登县,他父亲叫林德厚,人送绰号快手林,好武术,在文登县也是数一数二的,专门练的是花拳绣腿,是三元门的门人弟子。他家里也挺有钱,娶妻单氏,夫妻二人有一个儿子就是林宝,因此特别喜欢他,爱如掌上明珠,所以叫宝儿。这林宝小时候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爹娘对他十分溺爱。林宝长到八岁,跟爹似的爱练武。街上有耍猴的,卖大力丸的,练武术的,卖膏药的,他就跟着看个没完没了。后来他爹投其所好,不惜重金,把他送到文登县拜三元门副门长刘永禄为师。这个刘永禄是个正人君子,非常喜欢孩子。一看这个林宝很有出息,所以把林宝收为徒弟。但是他告诉林德厚这孩子你得豁出去,心疼不行,他要不对我就打他,他要想家,我不能让他走,多会儿有一定的造就,指定时间我才能让他回家。林德厚说,那是自然,我也是练武的,我明白这个,我就把他交给您啦。如果您把他培养成人,我们全家不忘您的大恩。打那之后,林宝就一心一意跟刘永禄老剑客学武艺。林宝一走,家里就剩他爹和他娘,家里还开着买卖,吃喝不愁。转过年的冬天,来了一户难民,夫妻两个岁数都不大,躲在他们家门洞避雪,正好被林德厚发现。林德厚一看,这个男的骨瘦如柴,浑身上下衣不遮体,就知道困难到了极点。再看这个女的,虽然也很瘦,但容颜长得不错,要换套好衣服,再吃点儿有营养的,堪称是个美女。

  林德厚问:“你们是哪来的?怎么落魄到这种程度?”

  男的一听,鼻子一酸,眼泪好悬没掉下来:“这位老爷,我们是直棣涞水县的。我们那个穷地方,连续三年不是旱就是涝,我们的二位老人都已冻饿而死。这是我媳妇,我们逃难来到贵宝地,举目无亲,抬头无故,困难到了极点。”

  “噢,你叫什么名儿?”

  “我姓赵,叫赵文,这是我媳妇王氏。”

  “就你们两个吗?”

  “有一个孩子,去年也死啦。就剩下了我们二人。”

  林德厚紧锁双眉,心里很同情:“这样吧!我家虽然不算太富裕,但是吃顿饭还不成问题,既然你们无处投奔,就住到我家吧!”

  “哎呀,我谢谢恩公!”

  赵文夫妻千恩万谢。林德厚就把他们让到家里,腾出一间房让他们住。然后回到后院跟夫人说了这事儿。单氏是个吃斋念佛的人,听丈夫一说,满心欢喜:

  “老爷!你这么做就对啦。人生在世,以慈善为本,不修今世还修来世。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太高兴啦。”

  打这以后,赵文夫妻住到林家。过了几天,赵文觉得于心不过,来找林德厚:

  “恩公!我二十多岁正当年,不能吃白饭。虽然说您不在乎,可我无功受禄,寝食不安哪!您得给我找点儿活干。”

  林德厚一笑:“哎呀!你可把我难住啦。咱们家没有什么活干。你要觉着过意不去,就扫扫院子,扫扫街,打打更,有个事儿就送送信儿。你看怎么样?”

  “行行行,我全能做到。”

  赵文打这以后,兢兢业业,每天把老林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大事小情都是他跑腿儿,一句怨言都没有。林德厚也不能白使唤人家,就给了赵文五两银子。就这样,赵文的日子日渐好转,不像当初那么狼狈,拿钱做了些衣服;吃的再好,增加了营养,脸上也泛起了红光。尤其他妻子王氏,自从体力恢复之后,这张脸蛋儿是白里透红,红里透白,有了青春的风韵,让人越看越喜欢,在这百八十里之内,真就找不出这么个美人儿。王氏一上街,走道过路的,街坊邻居,都想多看几眼。王氏也不闲着,给老林家缝缝补补,洗洗浆浆,跟一个老妈儿差不多少。这样,林德厚夫妻跟赵文夫妻越处越近。二年过去以后,林德厚提出来说:

  “赵文哪!通过我这么一考察,你确实是个好人,你媳妇也非常善良贤德。昨天晚上我跟我夫人商量,想跟你亲近一步,我打算跟你磕头结拜,你看怎么样?”

  “哎哟,我可不敢高攀!”

  “哎,这是什么话呀?肩膀头齐为弟兄,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说什么高攀不高攀!”

  就这样,他们俩冲北磕头,结成生死弟兄。林德厚是大哥,赵文是二弟,姐妹俩也更亲近了。后来林德厚跟夫人商议,一宅分成两院,他们住西院,把东院分给赵文夫妻,仍走一个大门儿,实际是两处。这两家相处得一家人相似,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街坊邻居没有不挑大拇指的。一晃三四年的工夫,哥俩都没有红过脸儿。这一年夏天,雨水特别勤,文登县三天两头下大雨,有时霹雳狂风,把房子都震倒,叫人看着害怕。赵文夫妻这天晚上睡到后半夜,就听见外边呜呜刮起大风,接着下起瓢泼大雨。俩人吓得心惊肉跳。王氏就跟丈夫说:

  “你下地看看,门窗关好没关好,别震开。怪吓人的!”

  赵文披着衣服下了地一检查,里屋的门窗关得挺严实,外屋的门窗开着,雨水潲进来,湿了一大片,他赶忙过去关门。就在这时候,他做梦也没想到,从外边儿蹦进一个东西来。这东西满头红发,蓝靛脸,大鹰钩嘴,眼似金灯,呲着两个大牙,左手拿着锤子,右手拿着錾子,光着膀子,围着裙子,下边儿光着脚丫儿。在闪光中赵文一看,仰面摔倒,活活地给吓死了。王氏听见丈夫惨叫了一声,吓得把被子蒙到脑袋上,抖成一团,没敢动弹。假如换个胆儿大的,及时抢救,赵文死不了,无奈王氏胆儿都吓裂了。后来她一想,不行,屋里没有旁人,再害怕我也得去看看。等她穿好衣服下了地,仗着胆子来到堂屋,发现丈夫手脚都凉了,王氏抚尸大哭。后来雨过天晴,露出星宿,王氏的哭声惊动了西院儿,林德厚两口子急忙起身赶奔东院而来。进院一看,全都愣啦:

  “弟妹!这是怎么回事儿?”

  “哎呀!兄嫂,别提啦!”

  她把经过讲述一遍。单氏看看林德厚,林德厚瞅瞅夫人,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这怎么可能呢?咱们这个宅院历来就是干净的,从来没发生过怪事儿。这事儿简直是太奇怪了。”

  不管怎么说,人死了,先禀报官府,来人验尸,一问情由,说是叫鬼吓死的,还能找鬼去?也没人究问,就算过去了。林德厚忍痛含悲,花了银子买了棺椁,给赵文出丧发殡,这事儿就传开了。街坊邻居,文登县家喻户晓,都知道闹鬼活活地把赵文吓死了。打这之后,就剩王氏自己。她本来就害怕,她怎么办呢?林德厚夫妻花钱给她雇了个老妈儿,天天陪她睡觉壮胆子。过了些日子,林德厚有事儿外出,临走告诉媳妇:

  “好好儿看着家,照顾咱弟妹!”林德厚走后没过两天,又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他媳妇单氏就有点儿害怕。心说,我们这个宅子干净,从来没出过别的事儿,白天我还没觉出来,这一到夜晚,孤单单的,真叫人害怕。她越害怕越出鬼,咔叭一声窗户开了。借着闪光,露出一物,靛脸红发,巨齿獠牙,左手拿锤子,右手拿錾子,从窗户跳进来,奔单氏就扑来了。这单氏是个女流,哪见过这个?嗷的一声,顿时吓死。那个怪物一转身就走了。单氏一死,谁都不知道。直到第二天晌午,雨不下了,王氏跟老妈儿做了两样菜,知道大哥不在家,叫老妈儿去请单氏。老妈儿进屋一看,摔了个跟头,急忙回来告诉王氏。王氏到了西院一看,嫂子早已气绝身亡,身子都挺了。王氏就好像五雷击顶一样。哭罢,街坊邻居都知道了,赶到出事地点大伙看热闹。有人给林德厚送信儿,林德厚从外地赶回来一看,抱着夫人的尸体放声痛哭。两旁的人无不落泪。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把单氏装殓起来,埋到义地,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这回可好,西院住着个光棍儿,东院住着个寡妇,你说这出来进去多不方便!这王氏后来就跟大哥商议:

  “哥哥,您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可恨我们那死鬼命短,撇下我孤单单冷清清一个人。不幸的是我嫂子也不在了。你看,两个院住着我们两个人,叫人家说出去,好说不好听,出来进去也多有不便,妹子我打算搬走。”

  林德厚一听:“妹子你往哪走?说走也可以,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儿。我跟兄弟一个头磕在地下,你就是我的亲妹子。我兄弟尸骨未寒,我就让你搬走,知道的,说你愿意走;不知道的,还不说我撵你吗?妹子你先住在这儿,我给你在外边找房子,等找好房子你再搬走也不晚。”

  上氏一听大哥说得对,只好就住下了。后来这个老妈儿一看,那边一个光棍儿,这边一个寡妇,难道说这两个人后半辈子就这样吗?不如从中为媒,干脆让他俩结婚得了。就这样和左邻右舍一商量,求出一个媒人来,从中一说,王氏愿意,林德厚也愿意,结果她们俩拜堂成亲了。在成亲的这一天,林德厚派人套了一辆车,赶奔刘永禄老剑客的家,把儿子林宝接回家来。这林宝也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把这件事跟林宝一说,他也没有反对,在家住了几天,仍然回到老师家中去练武。这新夫妻过日子,吃喝不愁,过得比较幸福。正赶上八月中秋,王氏给丈夫准备了几样好菜,又托人买了点好酒,夫妻坐在院里一边赏月一边吃酒。这林德厚的酒喝得过量了,喝到后半夜,夫妻相互搀扶着回屋休息。等躺到被窝里,林德厚把王氏紧紧抱在怀里头。他说:

  “妻呀!要说起咱俩的婚姻来,真是曲折得很哪!”

  王氏不解地问他:“有什么曲折的?”

  “哎呀!你不知道,我为你煞费苦心哪!这证明我真心喜欢你,不然的话,我不能下这么大的本钱。”

  王氏越听越糊涂,问:“丈夫!你为我下了什么本钱啦?”

  “哎呀!我就跟你说了吧!你知道那闹鬼是怎么回事吗?其实哪来的鬼?那是我装的。自从我见到你之后,我就心里头有了你了。我睡不着觉就琢磨,咱们俩怎么能到一起呢?除非是你丈夫死了,我妻子也不在了。有他们俩活着,我就想死也没用。因此我心生一计,利用雷雨天装鬼,把你丈夫赵文吓死,然后又把我媳妇单氏吓死,我们俩这才结为夫妻。”

  王氏一听,瞪大了眼睛,还不信能有这种事儿:“你是喝多了吧?你编的瞎话真够圆的!”

  “哎,酒后吐真言,哪能是瞎话!你不相信,我把那衣服找出来你看看。”

  他到后院仓库,打开锁头,时间不长,拎了个包来,往地上一放,打开让王氏看。王氏一看,可不是!一个大鬼头,一个假脸儿,锤子、錾子、围裙都有。林德厚喝多了,还非要穿上让王氏看看。等他穿上在地下一蹦,王氏顶梁骨发凉,这才知道他说的不是瞎话。王氏心里翻了两个过儿,哎哟,我怎么嫁给这种人啦!他连点人性都没有。丈夫啊,你死的太惨!嫂子,你死的太惨!你们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凶手是谁呀!这王氏柳眉倒竖,紧咬银牙。但是又一想,我乃是一女流,要想报仇,谈何容易!只有一个办法,先把林德厚给稳住,有了机会,我非告你不可!

  要知王氏如何报仇,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