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一六回 二寨主抛掷毒雷 司徒朗星岛被难

  话说张方大闹七星岛,献绝艺震住严寒林,把三老逼得万般无奈,这才答应了全部条件。跟马彪一商议,马彪深感为难,连晃脑袋,口打唉声:

  “师父!您是否再慎重考虑考虑?这不好办呢!”

  二寨主林宝过来了:“老前辈!大寨主!我看你们都不要着急,此事还应该从长计议。这样吧,三天以后咱们给童侠客和张少侠客一个满意的答复,也给我们留个下台阶的地方,不知二位以为如何?”

  严寒林虽然说是个老前辈,也不能全权做主,听林宝说完了,认为有理,扭回头跟张方和童林说:

  “童侠客!张少侠!事关重大,你们也得给我们留点回旋的余地。三天以后,我们肯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知两位肯愿否?”

  张方一乐:“好唻!只许你们不仁,不许我们不义呀!我童师叔向来有容人之量。我呀,不用跟他老人家商议,就可做出决定,就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到了时候,必须答应我们的条件;不然的话,我们一怒之下可要扫平七星岛,到那时候,休怪我们意狠心毒。师叔啊,您看哪?”

  童林也不愿意把事情逼得过急了,点头称善。就这样,童林、张方等老少英雄抬着赛南极诸葛洪图的尸体,离开七星岛赶奔杨家集。等走到七星桥这儿,张方站住了:

  “师叔!我不能跟你们去!”

  “为什么?”

  “师叔请想,钦差年大人还被囚禁在此,保不定性命就有危险。我打算留在岛上,暗中保护年大人。不知师叔意下如何?”

  “孩子!就剩你一个人太孤单了,是不是我再给你留下几个帮手?”

  “不不不!人多了扎眼,树大了招风,反而给我找累赘。就是我一个人最方便。师叔!我这两下子您还不清楚吗?您就放心得了。”

  童林点头,和张方约好了三天之后不见不散,便带人坐船走了。回到杨家集,第一件事是买上好的棺椁给诸葛洪图成殓起来,暂时寄存在杨家集,找了一伙儿僧道给他超度。此外呢,大伙儿议论纷纷,对张方深感不解。为什么呢?这个张方的能耐怎么一下子长得这么高呢?有些人自然而然就想起当年在铁扇寺发生的事情。那时,张方也和现在一样,说没能耐,跟孔秀差不多少;说有能耐,这能耐大得就没边儿,简直是一个不可捉摸的人。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出有多大本事,现在突然又变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连童林都疑惑不解。

  书中代言,来的这个张方可不是真张方。想当初在九月九重阳会的时候,他曾经协助张方立下不少的战功,创造了不少的奇迹,把所有的人全给迷惑住了。那么,这个假张方是谁呢?他叫什么名?为什么要帮助张方?关于这些事情,到了后文书咱们还要详细交待。

  按下这些事暂且不提,话分两头,单表七星岛的大寨主马彪。一看童林他们走了,马彪往那儿一坐,低着脑袋长吁短叹。分赃大厅里一片寂静,这帮贼全没词儿了。待了好长一段时间,马彪问他师父严寒林:

  “师父!您真想答应他们的全部条件?”

  “嗯!我是这么想的,孩子,不答应也不行啊!咱们要能耐没有人家大,论势力也不敌人家雄厚,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不答应人家的条件,就有灭顶之灾呀!”

  “唉!”马彪长叹一声,“搬砖砸脚面,弄巧成了拙。千不该万不对全都怪我呀!”

  他们正在这发愁的时候,喽啰兵进来禀报:“报大寨主、二寨主、各位寨主!门外有人求见。”

  “谁呀?”

  “您的师伯袁老剑客驾到。”

  声音未落,就听门这儿有人咳嗽了一声,迈步走进一位年迈苍苍的老者。就见这个老头,身高九尺挂零,猿臂蜂腰,面似银盆,一部白髯,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大塌鼻子,嘴唇通红,手中拎着一条拐杖,背后斜背着包,满身的尘土,脸上还有点汗迹。严寒林一看,来者并非别人,正是自己的大师兄袁向竹袁老剑客。

  “哎呀,师兄!您老人家可来了。”

  这下七星岛算见着救星了,全都跪倒在地迎接袁向竹。塞北三老第一老袁向竹老剑客一摆手:

  “各位请起请起!三弟,你也起来吧!”

  大家站起身,像众星捧月一般让袁老剑客居中而坐。严寒林问:

  “大哥!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三弟呀!我游历大西洋刚回来,到三老庄一看,二弟和你都不在家。我等了半个多月也没把你们等回去。我估摸着你大概上七星岛来了,故此特来寻你,真把你碰上了。三弟,这是怎么啦?因何七星岛的空气如此沉闷?马彪也受了伤了,这是为什么?”

  “大哥,一言难尽!”

  严寒林就把以往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最后他说:

  “大哥!我们被人家欺负得连大气都不敢哈呀!正在这发愁呢,您来了。大哥,您可得帮忙哪!帮小弟和你徒侄儿出了这口气,治一治童林和那个夹扁头张方。”

  他满以为大哥能答应呢,哪知道袁老剑客闻听此言把脸一沉:

  “三弟!你好糊涂啊!你知道你们干了些什么事吗?那奉旨的钦差年大人乃是大清国朝的忠臣,老百姓提起来无不敬仰,如今奉旨西巡,查办贼寇。而万龙长风岛的英王、十四皇子聚集手下的人马拼命顽抗,如今战势是相持不下。尽管如此,迟早有一天万龙长风岛跟剑山一样,非得被官军打破不可,英王和胤禵都不能得好结果。凡是帮着他们的人也得身首异处,全家抄斩。三弟!你怎么不责问马彪为什么这么干事?这无形之中给英王当了帮凶,给胤禵做了爪牙,早晚要大祸临头,这还了得吗?不但马彪他们活不了,连你我弟兄也得受到株连。三弟呀!要听愚兄的话,马上答应人家的条件,先把年大人放出来,苦苦地求情认罪,再把尚方天子剑还给人家。至于谁劫持的年大人,谁杀的两位侠客,这凶手也要如数交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一口活命。不然的话,七星岛就不能够存在了,连你我弟兄也好不了,将来这三老庄也得被人家铲平。”

  严寒林闻听此话,真好像冷水泼头一般:“大哥,您也这么说?”

  “对!咱们是向理不向人哪!别看咱们是亲师兄弟,我不能看着你掉进万丈深渊。你恨我,我也得这么办。马彪!我且问你,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干?还不从头对我讲来。”

  “大爷!我说。这个事本不怨我。前些日子,万龙长风岛给咱来了封书信,这封信乃是朱敦朱老剑客写的,他代表英王和大帅谭天邀请我上万龙长风岛入伙。我呢,故土难离,婉言谢绝了。后来他们又来了封信,说我不去也行,不过得帮他们个忙,让我牵制童林的力量,然后两路夹击,消灭差官队。同时,给我送来明珠百颗、黄金万两,还加封我为站殿将军之职。我一时为名利所动,就给他们当了帮凶。以后我们开了个会,究竟怎样帮忙呢?我二弟林宝出了个主意,让三寨主、四泰主夜探胜家庄。这两位寨主收拾收拾就起身了。没过几天,他们把年羮尧和上方天子剑都给背到七星岛,这就是以往的经过。我只说童林他们找不着这个地方,也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没过几天,童林他们就来了。因此,才发生了争斗。”

  “噢,你说的都是真的?”

  “一点都不假。不信您看看这两封信。”

  马彪把这两封信往上一献,礼单也拿上来了。袁向竹和严寒林把书信展开仔细观瞧,跟马彪说的不差上下。袁老剑客点点头:

  “好!你说的这个三寨主、四寨主是谁?”

  “就是他们俩。还不快过来见过我师伯!”

  在他身后转出两个人,一个是三寨主宝刀大将无影侠花坤花万成,一个是四寨主鬼影子追命侠苏亮苏太昌。这两个人来到袁老剑客近前躬身施礼:

  “老剑客!就是我们俩。”

  “年大人和天子剑是你们两个人偷的?”

  “是。”

  “杀死石昆和明灯也是你们俩?”

  “是。”

  “你们俩谁先伸的手?”

  “这……”四寨主鬼影子追命侠说,“老人家!因为我们到了胜家庄,心里头有点紧张,就把暗器准备好了。哪知被石昆和明灯发现了,因此我来个先发制人,用五毒钉把他们俩打昏,而后杀死了。”

  “呸!坏事就坏到你们两个的头上。来人哪,给我绑!”

  喽罗兵往上一闯,把花坤、苏亮五花大绑。这两个人一看可害怕了:

  “大寨主救命!大寨主救命啊!我们可是奉你的命令赶奔胜家庄的呀!”

  马彪一看,咕咚跪下了:“师伯!望您高抬贵手。方才我已经说了,坏事就坏到我的身上,与他们毫无干系。师伯,要怪您就怪我吧!”

  “马彪啊!你是罪魁祸首,我岂能容饶!来人,把他也给我绑了。”

  喽罗兵都愣了。把大寨主捆上合适吗?把眼光都落在三老严寒林的身上。

  严寒林把脸往下一沉:“师兄!您这是干什么?我认为您来能给我们帮忙,没想到您帮倒忙啊!童林做不到的事您做到了。不管怎么说,咱是一家人哪!您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招,掉炮往里揍啊!”

  “三弟!你是这么想的?”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没想到师兄居然这么怕童林,这么怕张方。您这一来,岂不把七星岛给毁了吗?我说句您不爱听的话,你还不如不来呢!”

  “唉!”袁老剑客口打唉声,吩咐喽兵,“把他们都放了!把绳子解开。”

  就这样,宝刀大将、鬼影子都保住了性命,也没捆马彪。

  袁向竹站起来说:“三弟,忠言逆耳啊!我怎么说你也听不进去,那就算我白说了。老三哪!念你我一师之徒,我不忍让你将来掉脑袋,不忍看你绳之以法,绑在渔阳市口凌迟处死。怎么办呢?我得把你带回三老庄,你马上跟我走。至于马彪、林宝他们怎么办,跟咱们没关系。从今以后一刀两断,是福是祸他们自己去寻找。”

  “大哥!在这紧要关头,我怎么能放下他们跟您走呢?”

  “老三!你敢不跟我走?你看这是什么?”

  袁老剑客一伸手从腰里拽出一条铁尺,这铁尺上錾着几个字。正面錾的是“忠孝仁义”,背面錾的是“奸盗邪淫”。袁向竹把铁尺一晃:

  “这是什么?老三你还记得吗?”

  “啊!记得。这是咱老师留下的遗物。”

  “对!咱师父临死时把它交给我了。这是咱们清理门户的法宝。如果你做了忠孝仁义这四个字的事,我们提出来夸奖;如果做了奸盗邪淫之事,立杀无赦。老师临死之时让我掌管门户。贤弟呀!咱们不仅是一师之徒,而且咱们是一个门户的人,如果你忠言逆耳不听劝告,我可要清理门户。”

  说着话袁老剑客把铁尺往空中一举就要下手。严寒林一看真有点害怕了:

  “慢!大哥,我听您的。方才您说的对,我们可以跟马彪他们一刀两断,咱们弟兄马上就走。”

  “这才是我的好贤弟。走!”

  袁向竹逼着严寒林离开聚义分赃厅。马云龙、林宝哭着在后面送行:

  “师伯!您走啦?老师!您走啦?真不管我们啦?”

  严寒林口打唉声回过头来;“孩儿啊,有道是儿大不由爷呀!你办这种事情事先也没跟我们商议商议,就擅自决定了。是福是祸你就自己考虑吧!为师到了现在也顾不了许多了。但愿你好自为之。”

  说完,严寒林跟袁老剑客走了。这两个人一走,马云龙更没辙儿了。唉声叹气,一筹莫展。大寨主这样,手下的人一个个都好像泄了气的皮球,全耷拉脑袋了。二寨主林宝比别人都强,这家伙鬼点子极多,就是他精神头还挺足。他用手拍了拍马彪的肩头:

  “大哥!您这是怎么啦?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怕了就不做,做了就不怕,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不就是个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您看您这个垂头丧气的劲儿。”

  “唉!二弟,话好说事难办哪!三天到期,童林和张方来了,咱们怎么办呢?”

  “哈哈哈!大哥,干脆我告诉您吧!他们来了咱也不怕。”

  “噢?二弟,你有什么把握?”

  “哥哥你看这是什么?”林宝从百宝囊中取出一件东西往上一递:“大哥请看!”

  马彪一看,这个东西比鸭蛋稍微大一圈,七棱八瓣,发银灰色,外面包了一层铁皮。看了半天不认得。

  “二弟,这是什么?”

  “哈哈哈!大哥,这种东西叫五毒开花雷。”

  “好听的名字。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顾名思义,这玩意儿往地下一摔,自动爆炸,从里面冒出五毒瘟磺烟。这种烟要是闻上,顿时就昏迷不醒。要想救他,给他抹解药;不想救他,他就得昏迷到死。因此,这种东西是最厉害不过了。想当年小弟学艺之时,满徒之后,我老师给了我三颗这样的迷惑雷,我一直带在身边终始没露。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敢动用。今天,关系到我们七星岛的存亡问题,我不得不使唤了。哥哥!三天之后,童林、张方不来还则罢了,他们要来了,我把这雷往地下一摔,顿时让他们人事不省,当时要了他们的性命。”

  “是啊?哎哟,我的好兄弟!你可救了全山的命了。这玩儿真好使?”

  “好使。不过在使用之前,咱们必须把解药闻上,不闻解药照样也得中毒。现在我就把解药发下去。”

  林宝掏出个大瓶子,每个人给发了一小包解药,让大伙到了时候都闻上,可千万别忘。这一下把众人的精神都提起来了,也有了笑容了。

  马彪连连挑大拇指称赞:“二弟!真有你的。你这件事干得真保密呀!我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哈哈哈!哥哥,人就得留个心眼,不能会什么都抖搂出来,到时候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呀!不过,这五毒开花雷威力最大,来的人越多越好,一百个也得迷倒,二百个也得一块儿去。如果人要少了,使用一回就亏本。但愿童林他们都来才好呢!”

  “嗯!但愿如此。”马彪传出话去,照样巡风放哨,严守七星岛。

  光阴似箭,三天的时间是眨眼就到。这一天早晨,马彪和林宝众人刚吃过早饭,喽兵进来了:“报告,差官队来人拜山。”

  马彪问:“来了多少人?带队的是谁?”

  “带队的就是世界妙手司徒朗。他领来俩人,这俩人我们没问是谁。”

  “童林呢?”

  “没见着童林。”

  马彪听完这个泄气就甭提了。问林宝:“贤弟!你看怎么办?”

  “大哥!这五毒开花雷本来是给童林、张方准备的,怎么这俩小子一个也没来?这样吧!先把他们接进来问个究竟,咱们见机行事。大伙先把解药闻上。”

  在分赃厅的人把解药包打开,每个人都闻上,马彪才说了一声:“请!”时间不长,就见世界妙手老侠客司徒朗领着两个人是昂然而进。身后跟的是谁呀?牛儿小子和虎儿小子。就是他们爷仁。童林怎么没来呢?有原因。本来童林打算亲自进岛,可是早晨起来吃完了饭,事情发生了点变化,四川成都府公馆给童林来信了。这封信上大致的意思是说:朝廷连下了三道圣旨,雍亲王胤禛也来了几封信,要求年大人迅速打破万龙长风岛,而且限令在一个月之内必须做到,不然的话朝廷就要怪罪。事情紧急,年大人又不在,只好令人把这些信给童林送来。海川见信大吃一惊,心说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就到啊!现在钦差年大人还身陷虎口之中,怎么办呢?童林必须筹划全局。司徒朗是个热心人,一看就跟童林商议:

  “贤弟呀!你别去了。如今你是当家人,主管全局。如果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可麻烦了。群龙无首非乱套不可。愚兄替你进岛,我让他们答应条件,怎么样?”

  海川一乐:“老哥哥!您去我是一百二十个放心。不过,我怕马彪等人节外生枝,事情再遇上麻烦。”

  “哈哈哈!兄弟你放心,我会见机而为,你就瞧好吧!哥哥我这俩下子你不是不知道,真要把我惹急了,我就要血洗七星岛。”

  大伙儿知道司徒朗的脾气,恐怕他吃亏,给他带了两个硬帮手,就是牛儿小子、虎儿小子。要讲究打仗,这哥俩一个顶一百呀!童林告诉他们:

  “你们一切要听你司徒伯父的,让你们打就打,让你们住手就住手。哪个不听,回来我一定要严惩。”

  两个傻小子最听童林的话,这才跟着司徒朗来到七星岛。到了聚义分赃厅,司徒朗冲着马彪一抱拳:

  “寨主爷,请啦!”

  “原来是司徒大侠,请坐请坐!”三个人坐好,马彪吩咐献茶。

  司徒朗一摆手:“谢了!我们不渴。大寨主,三天以前我们就在这个地方讲的条件,你说得清楚,三天以后给我们圆满的答复。现在时间到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请问大侠,童侠客怎么没来?张少侠怎么不见?”

  “他们另有公务。不管来与不来,我乃是全权代表。”

  “好好好!至于这个条件吗,我打算和童侠客当面商议,他这个……”

  “大寨主!你不必兜圈子,方才我说过,我是童侠客的全权代表,一切我都可以代表童林。有他没他一样说,你就讲吧!”

  “这个……”马彪一想这司徒朗也不是好惹的,论能耐不次于童林,要想动武,恐怕我们得吃亏。我这伤也没好,我手下的弟兄恐怕也无济于事啊!想到这儿,他冲着林宝一挑眼,林宝一狠心,把五毒开花雷掏出来了,往手心一握,来到三人面前:

  “司徒朗大侠!你不是叫我们答应条件吗?现在我就答复。”

  他把开花雷往司徒朗脚下一扔,轰的一声,紧跟着浓烟四起,呛得人连眼都睁不开。因为他们山上的人都闻了解药,就是怎么呛也没关系。司徒朗和牛儿小子、虎儿小子受不住了,顿时栽倒,不省人事。林宝吩咐人把门窗都开开,等烟都散尽了,留神观瞧,这爷仨跟死人相似。

  “哈哈哈!大哥,您看这玩意儿好使不?”

  “果然是好东西。”

  “可惜啊我就三颗,这一颗我真舍不得使,叫童林和张方捡了个便宜。大哥您看怎么办?是不是把他们都杀了?”

  马彪一想:“且慢!二弟呀,不如把他们先关压在仙人岛里的藏仙洞,让他们去跟年羮尧做伴。然后,咱们想办法把他们送到万龙长风岛,交给英王和十四皇子。当面去请功不比杀了强?”

  “也对,好主意!就依大哥。来人!把他们捆起来。”

  把爷仨都给捆起来,然后都给抹上解药。时间不长,这爷仨前后苏醒过来。世界妙手司徒朗睁开眼睛一看,捆了个结结实实,这才明白上当了。司徒朗气得破口大骂:

  “马彪啊!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贼子,敢把老爷子怎么着?要杀开刀吃肉,皱一皱眉头不算英雄好汉。一旦你不杀我,将来我翻过手来可撕碎你这个猴崽子。”

  牛儿小子、虎儿小子也骂:“混蛋王八旦!快给老子松绑。你们他娘不是东西!”

  “哈哈哈!”马彪冷笑了两声,“司徒朗!怨你们倒霉。本来这件礼物是给童林和张方准备的,谁让你们命浅福薄,当了他们的替死鬼了!对不起,先在这儿委屈几天吧!押下去!”

  林宝亲自护送,用一只小船把他们送到仙人岛,然后又押进藏仙洞。铁门一开,把爷仨推进去了。里面关押的是钦差大人年羮尧,在这数日当中年大人两腮深陷,都有点脱相了。虽然说一日三餐他有吃有喝,毕竟心情不舒畅啊!就像关动物一样关到这里,也不知什么时候是黑夜,什么时候是白天。暗无天日,阴湿寒冷,年大人病了,就盼着童林他们快点把自己救出去。真是度日如年。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年羮尧手抓着铁栅栏一看,又押进三个来。待他看清是司徒朗和牛儿小子、虎儿小子,不由得大吃一惊:

  “哎呀!老侠客……”

  司徒朗摇摇头长叹一声:“唉!年大人,我对不起您呀!本来想来救您,结果我们爷仨也被抓住了。”

  “海川何在?”

  “在杨家集没来。”

  “为什么?”

  “唉!咱慢慢说吧!”

  这四个人关在一间屋子里头,林宝命人把大锁一锁,告诉喽啰兵严加看管,一天三班,谁也不准松懈,在哪个班上出了事,就要哪个班的性命。林宝交待完就走了。司徒朗挨着年大人坐下,就把朝廷来的公事以及雍亲王来的信,向年大人讲述一遍。年羮尧闻听一皱眉,莫说一个月,一年也办不到啊!看来就等着受责备吧!也许皇上一瞪眼,我这脑袋得搬家。现在就是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这四个人也只得眼巴巴盼着童林想办法把他们救出去。

  按下他们不说,单表林宝坐着小船离开小岛,来到聚义分赃厅,见着马彪交令,马彪大喜。他们又坐下商议,假如童林来了怎么办?张方来了怎么办?林宝说:“没关系,我的三颗毒雷,才使了一颗,还有两颗呢!我就不相信童林一回也遇不上。”

  正说着,报事的进来了:“报告二位寨主爷,病太岁张方求见。”

  现在他们一听见张方的名字脑袋都疼。马彪就问:

  “还有谁?”

  “没别人,就他一个。”

  “请!”

  时间不长,就见张方晃着夹扁头走进分赃厅。书中代言,这个张方是假的,真张方还在胜家庄。这假张方晃头晃脑来到里面,不等别人让,拉了把椅子一坐:

  “嗨嗨嗨!各位寨主挺好啊!吃完饭没有啊?前日咱在这地方讲得清楚,说得明白,到了时候你们得答应条件。我说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张少侠!刚才司徒朗老侠客来了,还带着两名大汉,一个叫甘虎,一个叫于和,我们已经交待完了。”

  “噢,都交待完了。怎么交待的?”

  “这个吗,你们问司徒朗就知道了。”

  “废话!司徒朗都被你抓住了,我问谁去?”

  马彪一愣,心说他怎么知道的?这林宝也为之一惊。这小子一下狠心,干脆还用五毒开花雷吧!想到这,他把雷就握到手中,用胳膊肘一碰马彪,那意思是快抹解药。贼人会意,偷着把药都抹上了。

  张方问:“我说你们都干什么呢?怎么把脸都背过去了?抹什么好玩意儿?给我也来点。”林宝一瞅,心说这小子比猴都奸,便跳过来把五毒开花雷一摔,嘣的一声,开花雷爆炸,浓烟四起。林宝告诉快开门窗。门窗开开,烟散尽了,群贼低头观看,就见张方仰面朝天躺到地上,嘴吐着白沫,人事不省。林宝一见哈哈大笑:

  “哥哥!您看这玩意儿有多好使。慢说是张方,大罗神仙也跑不了啊!哥哥,对他咱们应该怎么办?”

  “二弟你说呢?”

  “我说呀,哥哥,谁都能留着,就是不能留他。这小子活在世上是咱们最可怕的仇敌。咱们应该给绿林人除害,现在就要他的命。”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着话,林宝从兵刃架子上取了口雪亮的钢刀,几步来到张方的近前,双手抡刀,奔张方的脑袋便劈。嘣的一声,就好像砍皮球似的,把林宝的刀崩起来有多高。再看张方的脑袋连肉皮都没破。这一砍不要紧,把张方砍明白了,一骨碌身站起来说:

  “我睡得好好的,你弹我脑袋干什么?”

  这一下可把众贼吓坏了。心说这小子是人吗?这家伙属孙悟空的,刀枪不入啊!把林宝也吓坏了,心说怪事啊!我这五毒开花雷最好使,怎么失效了呢?他正在迟得的时候,张方过来了:

  “哎!我说马彪、林宝,咱们是水贼过河甭使狗刨,你那点小把戏我早清楚,你们一摄屁股,我就知道你们要拉什么屎。使唤五毒开花雷,打算用这玩意儿制我,那不跟没使唤一样吗?林宝,你兜里还有一颗吧?我记得你有三颗,使了俩了,是不是还有一个?”

  林宝吓得用手直捂兜子,心说他怎么知道我有三个呢?假张方嗨嗨一笑:

  “马彪!你们是叫我费事啊,还是听我的?要听我的,快把人放出来,我保你们不死;要想叫我费事,老爷子我一瞪眼,杀你们个一个不剩。”

  马彪一看不好,就打算来个溜之乎也,用人多取胜的办法,让喽罗兵来战张方。他抽身刚想走,哪知道张方比他快得多,一晃身到他跟前,一把把他手腕子给抓住了。这一抓不要紧,马彪这汗就淌下来了:

  “哎哟哎哟!我的胳膊……”

  “马彪,说!到底答应条件不答应?不然我可使劲了,叫你终身残废。”

  正在这时候就听门外有人说话了:“张方!休得猖狂。我弟兄到了!”

  张方急忙一放手,扭回头观瞧,一前一后进来三个老者。为首的小个相貌凶恶,正是塞北的第三老严寒林。在他身后跟着俩人,一个是老大袁向竹,一个是宇宙老人武道梅。塞北的三老都来了,群贼一见,精神为之一振。马彪可见了救星了,噔噔噔跑过去跪倒在地:

  “师父!师伯!你们可来了。快点救我!”

  严寒林一摆手:“孩子!起来,起来。各位都不要怕。不就是一个张方吗,没什么了不起的。由我们哥仨对付他。”

  严寒林被袁向竹老剑客给逼走了,怎么去而复返呢?原来他们哥俩离开七星岛没走出十五里地,正好遇上塞北的第二老宇宙老人武道梅。武老剑客出外访友,那天回到三老庄,有人告诉他说袁大爷从大西洋回来了,在家住了半个多月等你们哥俩,一个不见。大爷等急了,上七星岛找你们去了。武道梅一听,赶紧起身奔七星岛,结果在岛外弟兄相遇。老哥仨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下详谈,武道梅才知道发生的事情。他很不赞成大哥的做法:

  “大哥,咱们哪能不管呢!要扔下马彪他们胡作非为,不定会发生什么后果。咱们再回去吧!看看事情发展到了哪一步,能做主的事,咱们老哥仨就做主了。不能看着孩子掉进深渊不管啊!”

  这一番话把袁大爷提醒了。哥仨一商议,这才回到七星岛。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