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一四回 独角蛟布置陷阱 小灵官轻取三贼

  话说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决定到七星岛拜望大寨主马彪马云龙,为的是解救年大人。商议之后,童林把现有的人分成两队。他带着世界妙手司徒朗、天灵侠王凤、骷髅鸟秦凤、妙手神鹰夏侯伦、穿云白玉虎刘俊、小灵官方瑞、牛儿小子、虎儿小子、孔秀等人以及杨小香、杨小翠和他们的父亲杨万春起身进岛,余者众人留到家里防备万一。童林安排好了,由杨万春当向导起身赶奔江边,弃岸登舟,直奔七星岛。

  原来这也是泯江的支流,叫白龙江。水面宽阔,风大浪急,人烟罕见。童林站在船头,心潮澎湃,不知年大人现在是什么心情,落到何种地步。他恨不得立刻跟年大人相见。其他的人也都沉默不语。就见这支小船,飘荡荡顺流西下。走了好长一段时间就进了江汊子了。两旁边芦苇丛生,形势显得非常险恶。正走着,就听苇塘之中吱吱吱放了三声响箭,童林明白这船不能再往前走了,赶紧命水手把小船扳住。这时,从芦苇中窜出十几条小船,船头上坐的都是喽啰兵,手里抱着强弓硬弩。为首的是个黑胖子,看年纪在四十来岁,小眼睛,满脸的水锈,光着膀子,穿着水裤,手里提着峨眉刺。此人高声喊喝:

  “呔!哪里来的船只,再往前来我们可要开弓放箭了!”

  杨万春急忙答话:“对面可是横江蟹李涛李寨主吗?”

  黑胖子点了点头:“是我呀!您不是杨万春杨庄主吗?”

  “正是。李寨主呀,来的可没有外人,这是奉你家总辖大寨主的吩咐来的,前来拜岛。这位就是童侠客,烦劳你给通禀一声。”

  “噢!请你们稍候片刻。”

  这个李涛吩咐喽罗兵一字排开,在这监视着童林,他坐的这只船一掉头到里面送信去了。等了约有一顿饭的功夫,李涛驾着船又回来了;

  “杨庄主!我家寨主爷正在桥头恭候,请你们随我来。”喽罗兵的小船往左右一分,把水路闪开,童林这只坐船便直进水寨。众人闪目一看,这个地方也不次于剑山蓬莱岛,大江里面偶尔露出礁石,四外全是苇塘,有的地方水深,有的地方水浅。要是不明地理,真是寸步难行。在苇塘之中全埋伏着七星岛的喽罗兵,暗下拦江大绝户网,谁要是不知道,非遭暗算不可呀!这只船左转右转,好不容易就来到了港口。这个港口按着江起的名叫白龙渡口。大伙把船靠到岸边,弃船登岸。前边有座大桥,这座大桥宽有三丈,长有十五丈,乃是一座石桥,名字叫七星桥。童林他们往桥上一看,旗幡招展,这里有一百多人等候着。为首有四个人,正当中这位,长得相貌十分凶恶,平顶身高一丈挂零,肩宽背厚,膀奓腰圆,真好像一头水牛似的;天生的一张大麻脸,比一般的人都长出一块来,脸皮如同瓦灰,浓眉毛,大眼睛,黄胡须,大鼻子头。你要仔细看,这个人跟一般的人真不一样,一般人是两个鼻子眼,这位长了三个,要不怎么叫三孔独角蛟呢!他脑袋顶上还长着个肉瘤子,就好像牛犄角似的,一条大辫在脖子上盘着,身穿宝蓝色长衫,腰系壮带,挽着白袖面,在身后背着一对青铜分水蛾眉刺。在他的上首站定一人,这人还长得挺好看,看样子能有个三十六七岁,面白如玉,跟银娃娃似的,稍微有点短黑胡,细眉朗目,不过眼圈发青,嘴角耷拉着,两只大扇风耳朵,鹰钩鼻子,一看这幅外貌就知道这个人心怀奸诈,心术不正。在旁边还有两人,头一个长得面如镔铁,黑中透亮,花白胡须洒满前胸,身穿白布长衫,腰系板带,挂着一口乌金折铁宝刀,看年纪五十多岁。挨着他有个小个儿,别看此人个头不高,一对猴眼放出两道寒光来,相貌十分凶恶,此人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斜挎百宝囊,一缕山羊胡往前撅撅着,看年纪也是五十岁挂零。

  杨万春偷着跟童林说;“童侠客!这位三个鼻子眼的就是七星岛的总辖大寨主马彪马云龙,挨着他的白脸汉子就是二寨主林宝,那位黑脸挎刀的叫宝刀大将无影侠花坤花万成,这位长得像鬼似的小个儿就是鬼影子追命侠苏亮苏太昌。这是七星岛的四个总头。”

  童林点点头,心里明白了。再往他们身后观看,站着十几名偏副寨主,胖大的威风,瘦小的精神,一个个佩剑悬刀,怒目而视。喽啰兵都在七星桥左右加强了戒备,弓上弦、刀出鞘,密摆兵刃。童林看罢,毫无惧色,迈大步来在桥头。杨万春赶紧给介绍:

  “大寨主!童侠客来了。这位就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在他身后这位是玲珑岛的大寨主世界妙手司徒朗,这位是天灵侠王凤王老侠,这位是妙手神鹰夏侯伦老侠客,这位是骷髅鸟秦凤。”

  三孔独角蛟马彪马云龙对别人都没理会,唯独注意童林。他一看童林上中等的身材,身子骨非常结实,紫微微一张大脸,两道立剑眉,一对阔目,鼻直口方,稍微有点短胡子茬,一条大辫垂于脑后,头上带着大草帽,身上穿着土黄布的大褂,左大襟白骨头钮,下边半截白布的高靿袜,开口的千层底洒鞋,腰里系着根带子,背着一对子母鸡爪鸳鸯双钺。冷眼看,土头土脑好像个庄稼汉,但是仔细观看,此人傲骨英风,气度不俗,尤其这两只眼睛放出两道寒光,跟一对金灯相似。马云龙看罢多时紧行两步抱腕当胸:

  “您就是童侠客?久闻大名,轰雷贯耳。今日童侠客能光临我的七星岛,真使小寨生辉。欢迎,欢迎!”

  童林赶紧以礼相还:“大寨主!言重了。童林无非略懂武艺,多少有点小名,岂敢蒙寨主爷的夸奖。今日登临宝寨,来得鲁莽,望求海涵。”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我请都请不来。各位随我来!”

  两旁的喽罗兵往左右一闪,真好像众星捧月一般把童林众人让进聚义分赃厅。这座大厅建在七星岛的正中间,眼前是一块平地,院落宽阔,院墙高大,一拉溜十五间房子。等童林众人进了分赃厅,马彪往中央一指:

  “童侠客请上座。”

  童林一看,正中央一把虎皮高脚椅,前头有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放着文房四宝,旁边有三把椅子。不用问,正中央是马彪的座,那三把椅子就是林宝、花坤、苏亮的座。

  童林一笑:“大寨主您太客气了。有道是帅不离位,童某怎敢僣越!”

  “哈哈哈!童侠客真是好样的,来呀,看座!”

  喽罗兵急忙把椅子搬过来,大家分宾主落坐,喽罗兵献茶,显得十分亲切热忱。茶罢搁盏,童林首先说:

  “马寨主!童某本在成都,因事来到贵岛。我听说奉旨的钦差年大人落在你这里,上方天子剑也落到你这儿,不知是真是假,虽然说你我身份不同,你是占山的山王,我是国家的办差官,但我对于绿林的朋友也不是一概而论的。该打的打,不该打的不打,甚至还可以交朋友。故此,我才请杨兄先到岛上来了一趟,打问此事。杨兄对我言讲,大寨主不见着我不提此事,因此小可奉命而来。大寨主!请问年大人究竟在不在宝岛之上?”

  “哈哈哈,童侠客!您真会说话,叫人听起来又亲切又舒服。佩服,佩服。至于您要问的事情我现在就正式答复。年大人在我的七星岛,天子剑也在我的七星岛。”

  童林一听,这心才算放下。年大人总算有了着落,至于怎么解救那就好办了。

  “噢!果然在您的宝岛?”

  “一点都不差。”

  “请问大寨主,您跟年大人何仇何恨,因何派人赶奔胜家庄,把大人劫持出来?同时,还连伤二命,杀了知明侠石昆、光明侠明灯,未免手段残忍,做得过分了。不知您这是何意?”

  “哈哈哈,童侠客!你怎么明白人说糊涂话?如果无冤无恨能这么干吗?既然这么做了,说明你我之间有仇,非这么做不可。”

  “噢!请问大寨主,你我的仇从哪而来?从何言起?请大寨主明示。”

  正说到这,司徒朗插话了:“海川哪!你先等等,我说两句。马大寨主,关于童林要问的事情,你要说的话,咱先搁到一边。你刚才说年大人、天子剑都在你的七星岛,我们也相信,能否让我们见个面?我们看一看怎么样?”

  “这……”马彪就一愣,这个问题把他给难住了。他看出来还是这个司徒朗主意多,比童林狡猾得多。童林没提这个问题,他给补充上了。

  二寨主林宝满面赔笑:“既然人家提出来了,您就答应吧!这又不是私事,看一看有什么关系呢?”

  马彪会意:“好吧!既然司徒大侠有这样的要求,本寨尽量满足。各位先喝水,把水喝透了,我陪你们就走。”

  童林站起来了:“大寨主!我们不渴了,还是先见见年大人的好。”

  “行,随我来。”

  四位寨主、偏副寨主在前面引路,童林、司徒朗众人在后面跟着,出了聚义分赃厅,下了盘山道,又来到水港江汊子,弃岸登舟,小船开始往里边走。左拐右拐,过一座岛子又一座岛子,眼前来到一座孤岛。这个小岛方圆两亩地左右,周围有不少船只,有喽啰兵在这守卫着。一看大寨主来了,喽啰兵往左右一分,马彪这只船靠了岸,由他陪着众人登岸。往北走出半里地左右,大伙一看,眼前现出一道悬崖峭壁,最显眼的是上面刻着三个大宇:仙人岛。马彪陪着大伙到了山根下站住了:

  “童侠客!年大人就在这儿。”

  噢?童林一愣。这里连个房子都没有,年大人在哪儿呆着呢?就见马彪一乐,冲后面的二寨主一眼,二寨主林宝会意,就见他稳稳当当来到山根之下,也不知冲什么地方摸了一把,耳轮中就听见嘎吱吱山摇地动,震耳欲聋,突然面前的石壁分开了。大家这才注意到,闹了半天是一座石门。如果不是有人开开它,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两半的。石门往左右一分,里面闪出黑洞洞一座山洞。喽罗兵点起火把在前面引路,众人在后边跟着。左拐右拐又走出挺远去,眼前突然地势开阔。童林借火光一看,上面挂着一块横匾,三个字:藏仙洞。在匾下有一道一道的铁栅栏,铁栅栏的里面有三间房子大小。有床铺,有八仙桌,有太师椅,有书架,有日常用物,八仙桌上掌着一盏灯。童林往床上一看,钦差年大人正在这坐着:

  “啊!大人!”

  与此同时,年羮尧也看见童林一伙了。他把手中的书放下,紧走两步到了铁栅栏近前:

  “海川!你们来啦!”

  “哎呀!大人哪!全怪我等一时疏忽,没有把您保护好,才有今日之祸,卑职真是罪该万死!”

  童林说到这以拳捶头,痛苦万分。老少英雄无不摇头叹息。

  年羮尧一皱眉:“海川哪!这不怪你们,怪我的命运不济。两天出了两回事呀!海川呀!你就不必难过了。我认为咱们今生今世见不着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见上了。你等不要以我为念,公馆的事就委托你们了。你们好自为之,速派人到北京送信,望朝廷另委派钦差,不要管我了。我宁愿死在此处。”

  年大人这么一说,大伙更难过了。老侠客司徒朗把眼珠子一瞪:

  “大人!您放心。我们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我们不管用什么办法费多大的劲,也要把您老人家平安请回公馆。您就放心吧!”

  众人还想往下说,大寨主马彪把手一扬:“各位!行了,行了。我这就够意思了。本来不应该让你们看,我破例答应了,你们哪能说起来没完呢!走走走!”

  马彪下了逐客令,众人没法呆了。童林把眼泪擦了擦:“大人!请您千万要保重。”

  众人离开藏仙洞来到外面,二寨主林宝鬼鬼祟祟在地上摸了半天,嘎吧一声,石门关闭。马彪把手一摆:

  “请吧,诸位!”

  大家离开小岛上了小船,又回到中央聚义分赃厅。童林的气色十分难看,等坐下之后,马彪吩咐一声:

  “来呀!排摆酒宴,款待童侠客!”

  “慢!大寨主,我有一事不明,想当面领教。我还要问,你们为什么要劫持年大人和天子剑?为什么要把年大人困到此处?究竟是谁到的胜家庄?为什么杀死两位老侠?请大寨主明示。”

  “哈哈哈!童侠客,着什么急吗,沉住气呀!你看,我这个人办事就是痛快,说叫你们见,见了吧?一会儿我就跟你们说。请你们稍安勿躁。”

  童林只好强压怒火,时间不长,酒宴摆下。马彪把酒壶拿过来,自己先满了一杯,吱,他喝了:

  “各位放心,酒是好酒,菜是好菜,绝不能有打埋伏的地方。童侠客请吧!”

  童林也满饮了一杯,耐着性子等他说原因,可这马彪就是不提。喝了几杯之后,司徒朗也压不住火了。本来这老头是个急性子,点火就着,因为久跟童林在一起,他也学得稳当多了。司徒朗把筷子放下了:

  “大寨主!该说了吧?我都有点憋得受不了啦。”

  “哈哈哈!老侠客,要叫我说不难,可有一个条件。我久闻童侠客的大名和您老人家的名声,也知道各位都不是寻常之人。咱们都是练武的,把别的暂时放在一边,最好咱们谈论谈论武术。我有意看看童侠客和老侠客的能耐,开开眼,然后我再说,怎么样啊?”

  大伙一听明白了。这小子没安好心,要试验试验我们的武艺如何。没等童林发话,在马彪的身后噌的蹦出一人来。这个人长得个头不高,可有个粗实劲儿,满头的红发,大鼻子头,大嘴岔,满嘴的獠牙,三分不像人七分好像鬼。这家伙压着个脖子来到人前:

  “各位!方才我家寨主爷说得清楚,讲得明白,童侠客名声太大,各位也不是一般的人。有道是见高人不能交臂而失,我冒昧想在童侠客面前走个三招正式的,然后咱们再正式提问题。不知童侠客意下如何?请吧!我在这等着你呢!”

  这家伙当众叫号,童林冷笑了一声。像自己的身份,能跟他一般见识吗?童林问身后:

  “你们小哥儿几个听着,哪个愿意陪这位寨主走几趟?”

  “我!”小灵官方瑞噌地就蹦出去了。原来,小灵官方瑞有自己的打算,他新拜的老师,总想在师父面前表现表现。人家别人都是师兄,跟随老师多年了,都立有战功,惟独自己还是一张白纸,没想到机会来了。这要是露几手,打几个胜仗,不也给老师脸上增光吗!因此,小灵官这才跳到当场。童林点了点头:

  “方瑞,多加小心!”

  小灵官乐乐呵呵来到这个寨主的面前,一拱手:“请问寨主爷尊姓大名?”

  “我乃巡海夜叉徐顺是也!”

  “噢!巡海夜叉。你长得是够难看的,跟活鬼差不多,够个夜叉。”

  “小娃娃,你是谁?”

  “我人送绰号小灵官,姓方叫方瑞,震八方紫面昆仑侠是我的授业老师,我是他的老徒弟。”

  “啊!方瑞呀,我不跟你伸手。我战的是童林,比的是童海川。小娃娃,我不怕你不爱听,你不配跟我动手。”

  “是吗?我说寨主,你说错了吧?我老师那么高的身份,名义上是昆仑侠,实际比剑客都高啊!人家还是国家的三品随行官,无论从公字讲从私字论,都不能跟你动手。穿新鞋能踩狗屎吗?嗯?你这样的货就得我来对付。”

  “嗯……好小子!你嘴可够损的。也罢,我先把你打趴下,再战童林!”

  这巡海夜叉徐顺说到这里抡起来就是一拳,猛击方瑞的面部。再看方瑞一不慌,二不忙,眼看拳头到了脑门了,冷不丁一转身,噌!他使了个黄龙转身就落到徐顺的身后,把巴掌往空中一举,使了个力劈华山,啪!就是一掌。徐顺没躲开,正砸脖子上,把这徐顺打得从聚义分赃厅的里面就摔到院里了,咕嗵!这一巴掌砸得这个脆快劲儿就别提了。分赃厅里一阵大乱。方瑞收招,丁字步往那儿一站,乐呵呵的挺得意。单说巡海夜叉徐顺费了半天劲从地上爬起来,觉着脸上无光。这小子恼羞成怒,噔噔噔又回到聚义分赃厅:

  “小兔崽子,我跟你完不了!”

  “啪!”说着又是一个通天炮。方瑞眼睛盯着他的拳头,一看离鼻子尖不远了,“嗨”了一声,往右面一闪身用手搭他的腕子,徐顺吸收方才的教训赶紧一撤胳膊,哪知道这小灵官顺势这手就跟进来了,“啪!”一掌打到徐顺的华盖穴上,把徐顺打了个仰面朝天,摔倒在人前。

  众人又是一乱。徐顺连摔俩跟头,挂不住了。这小子二次爬起来奔兵刃架子抽出一条三股钢叉,哗啦啦抖钢叉又回来了:

  “小娃娃!我要你的命!”

  说着唰就是一叉。方瑞往旁边一闪:

  “等等!我说徐顺,酒席宴前可不准动用武器呀!方才你说得明白,以武会友嘛。你干什么急眼了?这要动用家伙,倘若出了人命我可担待不起。”

  “你放屁!我死不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拿命来!”

  “等等!咱们把话说清楚。你先问问大寨主,如果你死了,谁该负责?”

  “大寨主!你说呢?”

  马彪的气色也不正,心里埋怨徐顺:你这么大的能耐跑到哪儿去了?叫小孩把你揍得这么狼狈。他一瞪眼:

  “徐顺哪!你死可是自己找的,本寨绝不怪罪旁人!”

  “好唻!小兔崽子,你听见没听见?着叉!”

  小灵官一看,急忙把长剑拽出来了,大厅里飞过一道闪光,他手舞长剑大战巡海夜叉。四五个照面就听他大喝一声:“巡海夜叉,你给我在这儿!”一剑刺透徐顺的前心,从他的后背上就露出宝剑尖来了。就见巡海夜叉把叉也扔了,双手一捂肚子:“啊!”咕嗵摔倒在地。方瑞把长剑撤出来,抬靴子底擦净了血。再看巡海夜叉手捂伤口就地翻滚,眨眼之间是绝气身亡。大厅里又是一阵乱。马彪瞪眼看着,那脸绷得跟铁块相似:

  “来人!把尸首抬到后山掩埋!”

  几个喽罗兵进来把巡海夜叉的尸首抬走了。正在这时,有一人哇哇暴叫:

  “方瑞!拿命来!”

  这人跳到小灵官面前,方瑞一看有点眼熟,在哪儿见过呢?对,想起来了,我们刚进江汊子的时候第一个遇见的就是他。这小子好像叫横江蟹李涛,杨庄主管他叫李寨主。

  方瑞一乐:“请问您是不是叫横江蟹李涛李寨主啊?”

  “正是!你还认识我!”

  “怎么不认识呢!见过一面就忘不了。我说李寨主,你打算去找徐顺对不对?”

  “你放屁!接刺!”

  他手捧蛾眉刺就扎。方瑞往旁边一闪:

  “等等!我说你们这些人真不讲道理,动不动就玩儿命啊!大寨主,你手下的人蛮不讲理,动武器行凶。倘若他要死了,我可不负责任。”

  马彪冷笑一声:“小伙子!你放心。打仗没好手,骂人没好口,死了算白死。”

  “哎!有您这句话我就算放心了。”

  小灵官方瑞舞动长剑大战李涛。没出十个照面,方瑞使了个扫地撩阴剑,宝剑立着,刃往上撩,正好砍到李涛的裆里头,从裆里往上一挑,这横江蟹李涛来了个二一添作五,顿时栽倒。肚子里这点零碎,心肝脾胃肾和大肠小肠全都出来了,遍地都是鲜血。小灵官撤步,斜身擦血,单手提剑注目观看。这位横江蟹连地方都没动,他还赶不上徐顺呢。徐顺还叫唤一声,他连叫唤都没叫唤。三孔独角蛟把桌子一拍:

  “来人!把死尸抬出去,到后山掩埋。”

  几个喽罗兵把死尸抬走,另有几个喽罗兵拿水把地上的血擦净。还剩下一付下水,用撮子都撮走了。大厅里点了几根香,熏熏这股血腥味。正在这时,听见有人大喊:

  “小辈!拿命来!”

  嗖!又跳过一个人来。冷眼一看,这人好像马彪马云龙,不过比马彪年轻得多,也是个大块头,面赛镔铁。方瑞一乐:

  “寨主,尊姓大名?报完名咱再比划。”

  “我乃马勇是也!人送绰号神拳太保。”

  “噢!您叫马勇。请问马寨主,您跟大寨主马彪什么关系?”

  “他乃是我的亲叔叔,我是他的亲侄儿。小辈,你不用刨根问底,拿命来!”

  马勇说着晃双掌直奔方瑞。小灵官挺讲理,一看人家赤手空拳,自己不能动用武器,赶紧把长剑入鞘,别到背后,然后晃双掌迎战。这个马勇可厉害,不然怎么叫神拳太保?就见他两臂齐摇,挂着风声,神出鬼没,啪啪啪,一掌要砸到方瑞身上就得骨断筋折呀!两个人打斗到三十五六个照面,就听方瑞喊了一声:“马寨主,对不起,你给我躺下吧!嗨!”咕嗵,这回马勇摔了个仰面朝天,跌到门口去了。马勇没弄清楚是怎么躺下的,也不知方瑞使的是什么招。这家伙一骨碌身在地上站起来,又扑上来了。简短捷说,小灵官方瑞没费吹灰之力,把马勇摔了十个跟头,最后马勇起不来了。这小子感到人前丢丑,火向上一撞,气昏过去了。马彪马云龙吩咐把他抬下去进行抢救,他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马彪一看,连败三阵,叫人脸上无光啊!如果是童林把这些人打的还无所谓,方瑞只是童林的一个小徒弟,显见着我们七星岛也太窝囊了。马彪马云龙推案站起,甩掉大衫,盘起大辫,迈步来到小灵官方瑞的近前:

  “孩儿,高!我服了你了。年纪不大,伸手抬腿果然利落。行啊!不愧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的徒弟。不过,你已连胜三阵,脸色露足了,也累得够戗了。请你回去喝酒,让你师父过来。”

  方瑞一乐:“寨主爷,您这叫什么话呀!刚才不算我有能耐。为什么呢?因为我打的都是饭桶,您看我连劲都没费。听说大寨主乃是七星岛的当家人,一定武艺超群,见高人不能交臂而失呀!我也得在您面前领教领教。寨主爷,来吧!”

  “怎么?你还要跟本寨伸手不成?”

  “我打算跟您学几招。”

  童林把桌子一拍:“方瑞,大胆!还不给我退回来!”

  方瑞一看老师发话,不敢不回来,急忙把头一低回到座位。童林刚想站起来会斗马彪,在他身旁的天灵侠王凤站起来了:

  “海川哪!你先歇会儿,我替你打一阵。”

  天灵侠王凤把外衣甩掉,来到马彪近前:

  “寨主爷!我跟您伸伸手可以吗?够不够资格?”

  “哈哈哈,老侠客您真能开玩笑。就凭您赫赫有名的天灵侠,我请都请不来呀!那就请吧!”

  两个人各亮门户,往前一凑战在一处。这个三孔独角蛟马彪真不好惹。一则岁数好,二则臂力过人,两膀一晃能有三千斤的力量,而且善使铁沙掌。就见他双掌挂风呼呼山响。天灵侠王凤上了年纪了,无非占着个巧字,滴溜溜身形乱转,瞅个空子发起进攻。但是敌不住马彪马云龙,四十几个照面之后,王老侠客已是吁吁直喘,力不能支。童林一看站起来了,急忙来到前面:

  “老哥哥!你累了,赶紧下去休息。”

  王凤归座。童海川连大衣都没脱,来到马彪的近前:

  “大寨主!我真没想到啊!你我之间往日无仇,结果弄得很不愉快。我的小徒方瑞一时疏忽,误伤三位寨主,叫童某于心不安哪!大寨主,我代替我徒儿赔礼了!”

  “哈哈哈!童侠客,没那么便宜吧!两条人命一个伤号,就你这几句话能完得了吗?”

  “大寨主,那你说怎么办?”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古往今来这是一条公理。我不记恨小灵官方瑞,他还是个孩子嘛。可是你在这儿,这事就好办了。童侠客,请吧!你要把我赢了,怨我们倒霉。我马上就给你把年大人放出来,天子剑交给你,而且把两个凶手也交给你。如果赢不了我,哈哈哈,委屈委屈你以及来的这些人,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童林点头:“可以。大寨主!就依你。那你就动手吧!”

  马彪抡起巴掌猛击童林的脑门。他认为童林得躲闪,没想到童林骑马蹲裆式往这一站,两手往后一背,脖子一梗,脑袋一伸,这一掌正揍在童林脑门子上。啪!再看童林,纹丝没动。把个大寨主震得胳膊嗖的一下,好悬没把骨头震折了,身子一栽.倒退出八步以外。马彪心中暗想,姓童的这个硬功可够厉害的,砸不动,好像砸到铁上相似,我再换个地方。他往前一跟步,直奔童林的胸口。童林一叫气把肚子往前一腆,啪!这一掌打了个结结实实。再看童林,乐呵呵在那站着纹丝没动。马彪大吃一惊。心说童林这家伙功夫太了不起了,比我强得可不是一点半点。如果他要伸伸手,我岂不当众丢丑,把命还得搭上?这怎么办呢?事到如今他可有点骑虎难下,正这时候,二寨主林宝过来了:

  “慢!大哥,你先别着急。童侠客,你也别得意。我提议,我大哥和您老上水里头比比怎么样?大哥,你看哪?”

  马彪心说还是我二弟聪明。我的绰号叫三孔独角蛟,在水底下能呆五天,据说童林不会水,那我是稳操胜券,就能把他给制服了。马彪心中高兴,连连叫好:

  “二弟说的是,童侠客,请吧!咱们俩到江中一会。”

  说着话就领着人赶奔江边。这下可把童林给难住了。因为童林不大会水。最近几年为了适应环境,童林还真下过苦功,如今比当初强多了。在水里面能换气,同时也能游个一里二里的。不过他在水里面不能多呆,游一会儿就得上来换换气。像这样两下子,可怎样和人家比武呢?

  要知童林是否下水战马彪,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