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八回 戏金刚毛驴上阵 报私仇朱敦求师

  话说云龙九现周寻急匆匆赶到大佛寺,一身是汗,心似油烹。原来他也上了张方和孔秀的当,认为苗吉庆、童林这伙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他来到庙里往东廊下一看,这伙人都在呢,老头就感觉到疑惑不解。苗吉庆一看师父来了,急忙站起来迎接:

  “师父,您怎么来了?”

  “吉庆,你还活着?”

  苗吉庆一愣,这话从何谈起?这个时候,童林也过来了:

  “老人家一向可好?晚辈童林给您叩头。”

  “起来,起来!海川哪,你也没事?啊,我明白了,我上了张方和孔秀的当了。这俩王八羔子,把我可骗得不轻。”

  苗吉庆牵着小毛驴,让老师到东廊下落坐,跟各位剑侠逐一相见。童林一问,周寻把遇上张方和孔秀的事讲说了一遍。大伙一听,乐得肚子都疼了,闹了半天神龙叟赛达摩齐智齐连方和周寻都上了这俩坏蛋的当了。等众人都把话说明白,周寻是又气又乐。老剑客闪目往院当中看看,就见梅花桩上两个人正在分高低,论上下。其中一个是张明志,一个是赛达摩齐智齐连方。这都是老熟人,看这样子两个人都累得够戗。周寻这才高声喊道:

  “呔!我说二位呀,你们都够累的了,请下来休息,咱们换换人吧!”

  张明志和齐智听见有人这么说,急忙跳出圈外,下了梅花桩各自归队。齐智回队一看,见是云龙九现周寻周老剑客来了,赶紧过来相见,而后归坐。等这二人一交谈,自然而然就说到张方、孔秀,二位老人相视一笑。嗨嗨,咱俩白活呀,都上了这俩坏蛋的当了。

  周寻说:“老剑客,您连战几阵,也够累了。您在这歇着,我到梅花桩上比划比划。”

  说着他站起身,来到梅花桩下,眼望西廊高声喊喝:“呔,谭天谭桂林赶紧叫有能耐的跟老朽比试高低!”

  谭天一看是周寻,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就预感到有点不妙啊,忙对左右说:“各位!老匹夫周寻乃是乾坤八大名剑之中的,大家务必要留神。哪一个愿意会斗于他?”

  海外三大金刚佛的老三葛得奇站起身来:“阿弥陀佛!谭大帅,我愿会斗老匹夫。”

  说完,葛得奇迈大步来到梅花桩下与周寻相见,他们俩过去也见过几次,也是老熟人了。葛得奇圆睁二目,一阵冷笑:

  “对面可是云龙九现周老剑客吗?”

  “啊,不错,正是老朽。您不是神法金刚葛得奇葛老剑客吗?”

  “正是贫僧。周老剑客,今儿个咱们在这遇上了,可谓三生有幸啊!贫僧久闻周老剑客乃乾坤八大剑客的第二位,武艺高强,软硬功夫都达到了神化之境。今天贫僧特要领教一二,请老剑客赏脸。”

  周寻一乐:“葛老剑客,您太客气了。老朽空有其名,无有其实。既然葛老剑客愿意跟我过招,老朽却之不恭,只好奉陪了。请!”

  俩人互相道了个“请”字。神法金刚葛得奇扒掉鞋袜,把裤腿挽上,晃头点地,噌,蹿上梅花桩,亮了个大鹏双展翅,围着梅花桩欻欻转了几个圈,然后站在北方壬癸水的位置,双掌合十,亮出童子拜佛的架势等候周寻。周老剑客没有急于上梅花桩,把手伸到嘴里打了声呼哨,他骑的那头小毛驴嗒嗒嗒过来了,来到周寻的面前,耳朵一支楞,小尾巴一晃,周老剑客用手拍拍驴背:

  “毛驴呀,毛驴!你平常尽吃我喂你的草料,也得给我干点儿活。你抬头看看梅花桩上这位,乃是海外金刚山上的三大活佛之一神法活佛葛得奇。这个人可厉害了。没别的可说,你上梅花桩陪着葛老剑客走几招。嗯?”

  葛得奇一听,鼻子都气歪了,心说,周寻这老家伙太损了。我提出来跟你比武,我能跟驴比吗?你拿我也当了富生,可把我糟践苦了。两旁的人乐得肚子疼,心说这毛驴能听懂你的话吗?这老头可真有意思。

  周寻说完了,照着驴的屁股蛋儿“叭”拍了一巴掌。这个毛驴真通人性,就见它把脖子一拔,小尾巴一扑棱,四个小蹄一踩,蹿上梅花桩,嗒嗒嗒围着梅花桩也转了两圈,然后又把脖子一拔,“啊啊”地叫了几声。全场的人见了无不惊骇,难为周寻平日是怎么训练的呢!这毛驴还会走梅花桩,要人比起来真是无地自容啊!

  单说葛得奇,气炸连肝肺,锉碎口中牙,心说周寻哪,你不用拿我开玩笑,我是先揍驴后揍人。他往前一纵身,冲着驴举掌就砸。没想到这小毛驴还真灵巧,往旁边一跳,葛得奇没砸着。小毛驴前蹄子蹬住梅花桩,后蹄子抬起来,嘣就是一蹶子。葛得奇一看不好,欻地往旁边一闪身,刚把掌一举,这毛驴一掉屁股对准葛得奇嗞就一股尿。那尿至少也有五斤,喷得葛得奇脑袋、身上、脸上全是。可能这小毛驴上火了,尿还真臊,刹那间把众人熏得直皱眉,更别说葛得奇了。葛得奇从梅花桩上跳下来,回归本队,赶紧漱口、洗脸、换衣。等他折腾完了,再回到梅花桩前,小毛驴早就踪迹不见。原来被周寻给唤下去了,这就叫见好就收。那驴再聪明能赶得上人吗!无非拿它取个笑话罢了。周老剑客把鞋袜扒掉,飞身跳上梅花桩,点手唤:

  “葛得奇,老朋友,来来来!我陪着你。小毛驴不懂人性,方才多有得罪。”

  “周寻哪!你损透了。拿命来!”

  葛得奇大战云龙九现,两个人杀了个难解难分,直打到红轮西坠,玉兔东升,天就黑了。大帅谭桂林恐怕葛得奇有个闪失,急忙高声喊喝:

  “老罗汉,住手吧!明天接茬打。赶紧回来休息。”

  童林在这面也喊:“老前辈,不要再打了。明天再打也不为迟晚。”

  周寻跟葛得奇一想也对,两人各跳下梅花桩回归本队。

  童林率领老少英雄,回到胜家庄,胜裕一看今天人增加了,急忙命人杀牛宰羊隆重接待。

  谭天率领着手下的人,如何安排暂不必细说。

  话分两头,单说二小病太岁张方和坏事包孔秀。张方出主意走近路回胜家庄,他们俩就钻了大山了,如果翻过两架大山,走五里地就是胜家庄。这条路果然挺近,可是他们俩人走着走着突然发现眼前正在打仗。两个人一愣,紧行几步赶到出事地点一看,在道旁的草丛躺着个老和尚。只见老和尚口吐鲜血,奄奄一息。抬头往前看,在不远的地方有个小孩,手中舞动双刀正在跟一个凶僧交手。再看这个凶僧,个头不高,有三尺多宽,一张鞋底子脸,多少还有十几个浅白麻子,面似瓦灰,二道肉棱子眉毛,一对蛤蟆眼珠往外鼓着,塌鼻梁子,翻鼻子头,鲇鱼嘴,四棱子下巴,月牙金箍勒头,身穿灰布僧衣,脖项下挂着青铜骷髅,手中提着一条方便连环铲,看岁数,能有五十多岁。可这个小孩顶多只有十六七岁,头梳日月双抓髻,末根系着五彩头绳,前发齐眉,后发遮颈,散发披肩。身上穿着紧衣,大带煞腰,骑马叉蹲裆滚裤,蹬着一双抓地虎快靴。这小孩长得浓眉大眼,面皮细嫩,由于激动,满面涨得通红,脑筋蹦起多高,咬着牙,含着眼泪,正在跟凶僧交战。张方跟孔秀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弄不清谁是谁非,可是赶上了就没有不管之理。张方往前一跟步,把夹扁头一晃:

  “呔!别打了,你们还不给我住手。”

  这一喊,果然奏效,小孩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单手提刀,擦把脸上的汗,呼呼直喘,一边喘着一边打量着张方和孔秀。那个凶僧例提着大铲丁字步站着,眼露凶光,盯着张方:

  “弥陀佛,你们是什么人?”

  “父精母血的大活人哪!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啊?光天化日之下拿刀动枪的,难道就不怕国法不成?都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回事。”

  那个凶僧没说话,小孩说话了:“二位呀!既然你们要问,就听我说说。躺在那的老和尚是我老师呀!他老人家出家就在这山沟里面的法华寺,他是法华寺的老当家的叫普照,我是他的弟子叫金童。我们俩在庙上闲暇无事,到这多宝山前来挖宝,为的是配制草药,普救众生。因为我们这地方挺穷,一般的老百姓花不起药钱,我老师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向大伙舍药,一纹不取。我们爷俩走到这多宝山下,正好遇上一只怪蟒跟一只大鹰决斗,我一时高兴,用弹弓把大鹰给打落,然后把它整死,把大蟒也给降住了,我打算把蟒眼挖出来,再把莽胆取出来,跟我师父配制灵丹妙药,好让遇难之人起死回生。哪知我们刚把这两件东西得到手,这个和尚就来了,我也不知他姓什么叫什么,从哪来的。他一看我们杀了条蟒,打死一只鹰,问这是怎么回事,我就把经过讲说一遍。他要看看蟒眼睛什么样,瞅瞅蟒胆什么样,我就举起来叫他看,哪知道被他一把抢过去了。我的老师当面跟他辩理,这个和尚不但不讲理,反动手伤人,一掌把我师父打倒在地,口吐鲜血。我为了给我老师报仇,这才拉双刀大战于他。正这时候你们二位来了。”

  “噢,小兄弟,我相信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我且问你,蟒胆、蟒眼现在何处?”

  “都在他手里呢!”

  “金童兄弟,你闪退一旁。”

  说着话张方和孔秀来到这个凶僧前面:“大和尚,贵上怎么称呼啊?你在哪里出家呀?”

  “弥陀佛,有这个必要吗?你们两个是谁?我看你们还是少管闲事为好。贫僧可有个怪脾气,要把我气着,我不管他是谁,就要他的命。”

  “嗨嗨嗨,大和尚!我也有个怪脾气,要把我气着,就扒和尚的皮。”

  “好小子,你竟敢辱骂洒家,拿命来!”

  说着话,和尚抡起大铲就劈。张方打垫步跳出圈外。孔秀握刀在手,扑棱脑袋:

  “等一等!凶僧你也太不像话了。抢了人家的东西,打了人家的老师,还不听我们的良言相劝,看来不教训教训你不行。知道我们俩人是谁吗?我们乃是衙门的办差官,专管世上不平之事,专拿世上不法之人,赶紧把东西还给人家,跟我们到府衙打官司。”

  “你满嘴放屁!你就是官人,酒家也不惧。接铲!”

  说着抡铲又劈。孔秀接架相还,跟他杀在一处。不过孔秀这两下根本就不是这和尚的对手,也就是五六个照面,被和尚反背一铲,正拍在孔秀屁股蛋子上,“啪!”把孔秀打得双脚离地,摔出去有两丈多远。幸亏对面是个沟,沟里头有不少烂草和树叶子,不然的话,非摔坏不可。张方一看孔秀被打,拉出吕祖套风锥直奔凶僧。交手后张方一看,自己的能耐照人家差得多。他心里纳闷儿,这个和尚是谁呢?怎么这么大的能耐呀?我得问明白他是谁,不能这么糊里八涂地打。张方想到这儿,打垫步跳出圈外。

  “我说这位和尚,咱们两个人可不能这么打,必须互相通报真名实姓,然后再动手也不晚。如果谁不敢通报实名真姓,谁就是贪生怕死。”

  “哼!小辈,既然你说到这了,你就先报个名吧!洒家要知道知道你们俩是谁。”

  “好(口来)!那你听我说,刚才被你打倒的那位,人送绰号坏事包,名叫孔秀,字春方。我这名可太大了,我爹就是大名鼎鼎的铁扇仙风流侠张鼎张子美,我的授业老恩师就是寒峰岛慈祥观的三教圣主八十一门总门长欧阳修,我是他老的弟子,姓张名方,人送绰号天下第一的高人。”

  “你叫什么?”

  “病太岁张方,张大爷。”

  这个和尚还真听说过张方的名字,不由得又仔细打量了一遍:“张方!我且问你,你跟童林是什么关系?”

  “那是我师叔,我是他侄儿。”

  “噢。我再问你,童林现在何处?”

  “现在胜家庄。找我师叔干什么?”

  “嗨嗨,我找他没别的事,我打算把童林送上西天。”

  病太岁张方一听这个凶僧的话头不对,不由得就是一愣。他不明白这个凶僧跟师叔童林有什么仇恨。

  书中代言,这个和尚是谁呀?他干吗要童林的命呢?原来此人姓朱名叫朱敦,人送绰号叫狠心佛。这个朱敦祖籍陕西凤翔府朱家瓦窑,他父亲叫朱德厚,人送绰号朱善人。他房子多、地多,日进斗金,他为了收买人心,冬舍棉,夏舍单,二八月开粥场,因此老百姓才给他送了个善人的美称。朱德厚脑瓜儿挺好使,他不满足于农村生活,携家带眷搬到凤翔府城里去住,还在钟楼旁开了个亨得利珠宝店。这个买卖可挣了大钱了。在陕西地带来讲,这是头一个大买卖,比那庄稼地收入多得多。钱多了是好事,但也是坏事。朱德厚睡不着觉啊!他恐怕树大招风,招来飞灾横祸,遭人暗算。怎么办呢?他就花钱顾了十几个保镖,这些镖师差不多都是武林高手,使枪弄棒都有两下子,每天没事就住在他们家,晚上就巡逻下夜,吃得好,喝得好,待如上宾。朱德厚老夫妻就朱敦这么一个儿子,爱如珍宝,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就把这朱敦给惯坏了,从小养成一副骄横脾气,在他爹面前说哭就哭,说闹就闹,说打谁就打谁,说骂谁就骂谁。这二位不但不生气,反而捧腹大笑,认为儿子有意思。挺好一棵苗,长歪了。朱敦到了五六岁,他很聪明,跟这些保镖的镖师混得都挺熟,没事就跟这些人学拳脚。这帮人也愿意教给他,不但教,还经常给他讲武林中有趣儿的事,他听得是津津有味。到了十四岁这年,他个子也长成了,体格非常壮。他跟他爹商量,打算拜一位名师学点好能耐,他说学会能耐就用不着这些保镖的了。他爹一听儿子说的不是没道理,小小年纪志向不小,挺高兴。因此老夫妻一商量,就同意了,问朱敦上哪儿拜师去呢?朱敦说古刹玉皇顶有一位出家的高僧,叫慧斌长老,有个绰号叫金鸡好斗双钢掌,此人在江湖之上大有名气,乃是个著名的剑客,如果拜他为师,肯定能学一身绝艺。老夫妻给他准备行囊褥套,带了足够的川资路费,请了两个保镖保着儿子赶奔古刹玉皇顶。结果到玉皇顶真遇上慧斌了。慧斌一问他的来意,朱敦就把经过讲了一遍,非要拜慧斌长老为师不可,同时还献上很多重礼。慧斌就有点儿活心了,可是刚想要答应,遭到一个人的反对。谁呀?慧斌的顶门大弟子,姓童叫童双庆。这童双庆住在陕西凤翔府童家寨,离朱家瓦窑不到五十里路,他跟朱敦还是乡亲。童双庆为人耿直,他对朱敦的为人很了解,知道这个孩子不务正业,骄横成性,他要练好了武艺,不会干好事。因此童双庆建议慧斌不收他。由于童双庆的阻拦,慧斌才打消这个念头,把礼物给朱敦退回,把他赶出古刹玉皇顶。朱敦倒不恨慧斌,恨上童双庆了。心说姓童的,咱俩何仇何恨,你从中给拦着,我刚焖好一锅饭,你给撒了把沙子;我刚炖好一锅肉,你给我往里浇了一泡尿。咱俩就是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对头。你等着,将来我要学了武艺非报此仇不可。朱敦垂头丧气回到家里,他爹妈一听也挺生气,问儿子怎么办。朱敦说不跟慧斌学能耐照样能学好,咱家有的是钱,就给我请教师得了。他爹就听儿子的话,不惜重金请来四个有名的教师,手把手教给朱敦。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间朱敦到了二十岁,这能耐可就学得不大离儿了。但是他这个个儿不往高了长,光往下憋,好像磨盘差不多,因为他练气功练邪了,脸上起了不少白泡,白泡出了头就落下一脸麻子,叫人看着真恶心。单说有一天,朱敦吃饱没事干,领着一伙人在凤翔府街上溜达。凤翔府西关里有个著名的奶奶庙,庙前是个市场,一般做买做卖的全在这里集中,推车的、担担的、锔锅的、卖蒜的、卖青菜的、耍大狗熊的、卖大力丸的、练把式的、卖野药的、批八字的、相面的,应有尽有。因此,这个地方每天招来的人有的是。朱敦闲着没事也爱上这溜达,他带着一伙人正在里边串,一看旁边围了一伙人,这伙人不断地鼓掌喝彩。朱敦挤进去一瞅,闹了半天是个练武术的。这个人岁数不小了,能有六十岁挂零,小个,长得干巴巴一团精气神,花白胡须,秃脑门子,一对黄眼珠。在地下放着大褂、笸箩、一把单刀、两杆竹枪。朱敦本来爱练武,一看这个迈不动步了。就见这老头冲着四外一抱拳:

  “各位乡亲们!在下是河北沧州人,初次来到贵宝地。打算借地生财,跟诸位借俩钱儿花。我可是练武的,虽然练不好,我也愿意在人前献丑。不为别的,为的是管您求钱好求。我说练就练,值好大家给叫个好,不值好,您就勉强将就着。有零钱就给个三文、五文,我是千恩万谢。”

  老头说完了,练了一趟五花拳。这趟拳练得果然不错。这时朱敦骄劲上来了,在他眼里头根本瞧不起这老头。等老头练完了,真有不少人往里扔钱。这老者哈腰正捡钱呢,朱敦到了:

  “站住,先别捡钱!”

  练武这老头一愣,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个磨盘,相貌十分凶恶。老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说,这位朋友,你为什么不让我捡钱?”

  “你不配!就凭你这点儿武术,就跑到陕西凤翔府来骗钱花,没那么容易。我们本地也藏龙卧虎,你真有能耐行,没能耐想在这儿捞钱,门儿也没有。谁的钱,你给谁退回去。”

  这练武的老头一乐:“我说朋友,你说话未免有点那个吧!我用武术换钱花,好也罢,不好也罢,乡亲们这叫捧我,与你有什么关系?莫非你还要砸我的饭碗、卡我的脖子不成?”

  “对!我就是砸你的饭碗、卡你的脖子。老匹夫,废话少说,你现在给我滚出凤翔府。你要再在这骗人,可别说本少爷我对你不客气。”

  老头一乐:“请问少爷,贵姓?”

  “姓朱,叫朱敦。”

  “噢。朱大少爷,听你这么说,你是会两下子了,咱俩伸伸手怎么样?你要把我赢了,我就听你的,从今以后离开陕西凤翔府,我也不在这混饭了;如果你不是我的对手,应该怎么办呢?”

  “噢?我朱敦要不是你的对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拜你为师。”

  “好(口来)!”老头一挑大拇指,“朱大少爷!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为定,无信不立。请你亮招吧!”

  朱敦年轻负气,眼中无人,撇着嘴,晃着脑袋,把大衫闪掉,把大辫盘上,挽袖面、提靴子,跟老头战在一处。没有出去三个照面,被老头使了一腿,把朱敦踢了个屁股墩儿。朱敦不服气,起来又奔老头来了。没出三招,老头使了个倒背口袋,咵!又给摔个跟头。朱敦刚起来,老头过去拎住他袄领又一个跟头。这老者一口气把朱敦摔了十八个跟头。最后这位朱大少爷也起不来了,坐在地上直哼哼,他这才服气了。老百姓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不少人掩着嘴直乐。朱敦脸一红,站起身来:

  “我说老头,你还真有两下子。就凭我练了这么些年的苦功,怎么在你面前不能施展呢?老头,我说话算数,你就是我老师,请上受我一拜!”

  “别,别!朱大少爷,不敢当,不敢当!刚才无非是个玩笑,既然你服了就算了。请问朱大少爷,从今以后我在这混饭吃行不行?”

  “哎呀!老人家您太客气了。我能让您在这儿打把式卖艺吗?我得把您请到我家,您就是我老师。您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还得答应。来!各位把我老师请家去,拿上我老师的东西。”

  不容这老头说不去,众星捧月一般请到亨得利珠宝店。朱敦先跑进去给爹娘送信,老头朱德厚出来迎接,把这练武术的老头请进大厅,摆茶招待。朱敦非拜老头为师不可,老头一看朱大少爷这人还不错,别看方才说话粗野,能知错就改,所以老头就答应了,把朱敦收为弟子。这朱敦在跨院腾出三间房来,给老师做了新被子、新褥子,屋中家具俱全,每个月还答应给老师三十两银子的零花钱。等老头住下来,朱敦这才知道,这老者非是旁人,乃是一位著名的武术家,叫展翅神鹏马云飞马大侠客。朱敦心说,怪不得我不是他的对手呢,闹了半天人家是成了名的剑侠,我能有这样的老师深感荣幸。打这以后,他跟展翅神鹏马云飞苦学武功,学了五年,朱敦就到了二十五岁了。朱敦的能耐跟当初大不相同了,太阳穴也鼓起来了,眼珠子也亮了,高来高去,陆地飞腾,十八般兵刃、软硬功夫无不精通。这一天爷俩在屋里闲谈,马云飞就说:

  “孩子,你觉着你现在的功夫怎么样?”

  朱敦一乐:“师父,我觉着大有长进哪!老师,您说我这能耐要闯荡江湖能排在第几等呀?”

  马云飞说:“你能耐是不小,不过人后有人,天外有天,要说排在第几等很难说。不过,你还要勤学苦练,不要骄傲自大,切莫忘了骄者必败。”

  朱敦对老师这番言论挺佩服。可是在闲谈之中,朱敦就提到:“师父,我求您一件事。”

  “什么事?说吧?”

  “离我们家五十里地有一童家寨,童家寨住着一人叫童双庆,这个人跟我有仇。想当初,我要拜慧斌长老为师,遭到他的阻拦。只因为他尽说坏话,慧斌长老才不收留我。徒儿打算赶奔童家寨,报当年的仇恨。”

  马云飞说:“好吧!咱爷俩明儿个就去一趟,也没必要打他,就跟他讲讲理,教训教训他,问他个张口结舌,也就算了。”

  第二天他们带了几个人,准备了几匹马,就到了童家寨。正赶上童双庆在家,一听说来了客人,赶紧出来迎接。一瞅是朱敦,童双庆就预感到不妙。但是他也不怕,以礼相让,把他们师徒和带来的人让进厅房。分宾主落坐之后,童双庆就问:

  “几位,来找我有事吗?”

  朱敦一拍桌子,说:“姓童的,难道你忘了不成?数年前,我赶奔古刹玉皇顶前去求师,只因你的阻拦,我才没被收留。我跟你何仇何恨,你为什么给我暗下绊子?今天爷爷就是找这茬来的,你得给我说个明白。如果你说的尽情尽理,咱一笔勾销,没有话说;要讲不出个理来,今天我对你可不客气!”

  童双庆嗨嗨一笑:“你既然问到这了,我就跟你直说。我为什么从中破坏呢?因为我知道你小子不是个人,你仗着你们家有几个臭钱,横行乡里,无恶不做,无所不为。就像你这种货,能传授你真功夫吗?你能耐越大,对老百姓的威胁越大;武术越高,你越做坏事。因此我才从中拦挡。”

  朱敦一听,脸红了,“童双庆,你根据什么说我尽做坏事呢?莫非说我们家有钱,你瞅着眼气?拿命来!”

  童双庆说:“你别叫唤,姓童的不在乎这个。想打,院里请!”

  说完话来到院里。朱敦不容分说,过来就打童双庆。结果两个人一伸手,那朱敦不是人家的对手。因为童双庆是慧斌长老的顶门大弟子,学就满身绝艺。俩人打到二十几个回合,被童双庆反臂一掌,把朱敦打得大口吐血,坐到地上动不得了。

  他师父展翅神鹏马云飞一看,大吃一惊:“孩子,你怎么样?”

  “哎约,哎约!师父,大概我这条命保不住了。”

  “孩子,没关系。”

  说着话马云飞运用气功推拿法先给他把血止住,又给他吃了最好的止疼药,让旁人护理着朱敦,马云飞这才过来。原来他不想伸手,一看徒弟被打得那么惨,要不伸手,太对不起徒弟了。他要跟童双庆比个高低。这童双庆也是性如烈火,心说,我可没找你们的毛病,是你们找到我家来了,这我要不伸手,显得我太窝囊。他施展功夫跟马云飞战在一处。他们俩的能耐差不多,相比之下童双庆稍高一点儿。可马云飞腿上的功夫好,他突然使了个顺风扯大旗,啪!把童双庆蹬了个仰面朝天。童双庆翻过身来,后背冲上双手按地刚想站起来,这个马云飞就到了背后了。他打算抬起腿踹童双庆一脚,又一想,何必呢?我蹬你一脚就算了。可他没料到,童双庆乃是慧斌长老的得意门徒,那功夫是太高了,虽然说摔倒了,突然他使了个兔子蹬鹰,把身子转过来,啪!就是一脚。可叹马云飞没躲开,被童双庆一脚正蹬到裤里头,绝气身亡。童双庆也后悔了,一看这怎么办呢?摊了人命官司了。他赶紧跟朱敦商议:

  “你师父死乃是误会,我没有心要他的命。出殡的事包在我身上,该花多少钱我出多少钱。我把你送到家,花钱给你养病。”

  童双庆认为这么做就可以了。哪知道,朱敦外表粗,心里头细,他暗自咬牙心里说:“童双庆呀!你把我老师打死了,把我打得口吐鲜血,能完得了吗?等我养好了伤,我把你全家人斩尽杀绝,报今日之仇。可他表面上答应了。这童双庆拿出一半财产给马云飞出了殡,派人用车给他送回原籍故土,又花了很多钱给朱敦治好了伤。等朱敦伤势好了,表面上不露声色,暗地里咬牙。我怎么报仇呢?他一想就凭自己这点儿能耐,不但报不了仇,还得把自己的命搭上。最后他一想,还得拜名师,不惜任何代价我也得访个有名的老师,不学好绝艺,这口气我出不来。他跟他爹娘一商议,爹娘也支持他,又给拿了不少好东西,起身投名师。这一天出了北口,就来到塞外,他听说这北口的沙雁岭有几位了不起的高人,就下决心前去拜师求艺。

  要知朱敦拜了何人为师,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