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九九回 捐前嫌伯侄言好 拒规劝父女绝情

  话说朴八海杀了高平、方亮,然后拎着血淋淋的尖刀奔向孔秀和吴霸。孔秀心头一凉,暗道不好,看来我们这条命是保不住了。但是,孔秀跟张方犯一个毛病,脸皮特别厚。到了现在,他也不愿意死,还没等朴八海动手,孔秀先说话了:

  “唔呀!等一等,我有话说。”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当然有说的,我不打算死。”

  “什么?你不打算死?”

  “对啦。我还想活他百十多年。”

  “哈哈哈!小子,你是吓疯啦,在这儿说胡话吧?慢说你活百八十年,现在我就打发你归位。”

  孔秀一看,扯开嗓子就喊开啦:“唔呀!救人哪!救人哪!”

  孔秀一喊,吴霸也喊上了。吴霸的个头大嗓音也洪亮,一嗓子能听出多远去。朴八海火往上撞,用手来捂孔秀的嘴,他一着急没注意,正好把手指头塞到孔秀嘴里头。孔秀牙关一咬,把朴八海的二手指头给叼住了,朴八海疼得嗷嗷直叫。两头一使劲,嘎叭!把手指头给咬下去了。孔秀不解恨,把半截手指头嚼了几下,咽到肚里头了。朴八海疼得直蹦高,他刚要伸手,就听见房坡之上有人喊道:

  “呀呔!穷贼,休要伤我的弟兄,病太岁到了。”

  欻欻欻!随着声音从房上跳下二十余人,为首的正是病太岁张方。在张方的身后跟着穿云白玉虎刘俊、夏九龄、司马良、左臂花刀洪玉尔、牛儿小子、虎儿小子以及各位英雄。大伙儿下了房,往里头一闯,就展开了混战。

  张方从哪儿来的?原来剑山一乱,张方帮着童林大闹天王殿,展开了混战,双方各有伤亡。因为都打乱套啦,彼此难以相顾,直战了一天一夜,张方这才找到童林。一看童林跟血人似的,浑身上下被血染透了。不单童林如此,天灵侠王凤等老少英雄们都是这样。大家见面,格外欢喜,一直到次日中午战斗才告结束,官兵占领了整个剑山蓬莱岛。大帅岳钟祺牢牢控制住岷江,接管了剑山的水寨。官兵到了山上之后,头一个任务就是灭火,等把大火扑灭了,接管了整个剑山,这后事可太多了。抓了几千名俘虏要处理,清点库房,清查战利品,这就耗费了很多的精力。另外,还有一股顽匪进行顽抗,童林和岳钟祺还得派人前去征剿,搜捕残匪。然后,童林一点名,缺少了孔秀和吴霸。童林心中一惊,认为他们两个凶多吉少,但是在死尸堆内没有发现他俩,不知道弟兄二人落到何方,便派张方领了伙人四处寻找。张方带着人从剑山里找到剑山外,也没找着。后来,从俘虏的嘴里才得知消息,说孔秀、吴霸、高平、方亮把英王抓住,装到一个口袋里,回了剑州。张方大喜,急忙赶回剑州,结果一问,他们没回来,就知道半道上出了事儿。于是分兵三路,四处寻找,误走蓝家店,才遇上此事。这就叫不巧不成书。张方听到他们俩呼救的声音,顺声音来到这里。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张方领着众人来到院里,急忙命人抢救孔秀、吴霸。单说朴八海,一看差官队来了,吓得他魂不附体。他不敢恋战,跟蓝氏四猛一商议,保住英王奔后院就跑。张方不舍,带着大伙就追,可是由于天黑雾大,张方他们不敢深入,恐怕上了人家的当,结果让朴八海和蓝家四个小子保着英王跑了。到次日天亮,张方他们一找,英王没影儿了。真是后悔不迭呀!但总算把孔秀和吴霸找着了。孔秀听说英王富昌跑了,连连的口打咳声:

  “唔呀!我真倒霉,特大的功劳到了手又丢掉了。”

  张方一笑:“你小子命浅福薄,还能立功吗!要不是我领人赶到,焉有你们的命在。你这就得算捡了个大便宜。快走吧,我童师叔还惦记着你们呢!”

  就这样,老少英雄火焚蓝家店,赶奔剑山去见童林。

  此刻,钦差大人年羹尧已经把公馆迁往剑山的天王殿。消息传出,全川震动。老百姓听说剑山破了,英王跑了,那个高兴啊!买卖铺户悬灯结彩,放起了爆竹;各个城镇,都耍起龙灯,表示祝贺。年羹尧就把这件事情修下本章,派专人奔北京去报捷。然后,年羹尧把剑山交给岳钟祺,又把公馆移到成都府。因为有件大事儿还没完,没抓住英王,还得继续搜捕。

  按下差官队咱们不必细说。单说朴八海和蓝氏四猛保着英王富昌好不容易这才来到陕西地界。英王富昌口打咳声,想不到九死一生得到这条后命。原来他不打算去万龙长风岛,但现在走投无路,只好投靠胤禵,命朴八海前去联系。结果英王想错了。朴八海到了万龙长风岛,见了十四皇子胤禵,把经过一说,胤禵亲自列队迎接,把英王富昌接进岛上。爷儿俩一见面,胤禵哭拜于地:

  “伯父,恕侄儿迎接来迟,伯父受惊啦!”

  “我的孩儿!真没想到咱爷儿两个还能见面!”

  英王说着也哭了。胤禵把英王接进金龙殿,设御宴款待,把手下各位将军、军师、大帅叫过来参见英王。英王这心才放下,在酒席筵前哭着把剑山丢失的经过讲了一遍,说到伤心之处,英王又放声恸哭,胤禵苦苦解劝:

  “伯父,不必难过。有道是好事多磨。您历经了七灾八难,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您放心,迟早这大清国的江山,非属于您不可!侄儿愿助伯父一臂之力!”

  英王富昌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拉着胤禵的手,不住地摇头:“孩儿啊!以往全怪伯父心胸狭窄,错疑你啦。闹了半天,你这么明白事儿。好,侄儿啊!这江山我个要了,我宁愿助你一臂之力,早晚我让你当大清国之主,伯父愿效犬马之劳!”

  这爷儿俩互相谦让,亲近得不得了。但是胤禵仍然坚持让富昌当了万龙长风岛之主。一切大事都由英王决定,胤禵愿作帮手。

  书中代言,胤禵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十四皇子非常聪明,他知道,英王在川东三十来年,德高望重,手下的人不少,别看剑山丢了,人心没散,就靠着英王的名字,四海的英雄早晚都得来归。到时候势力仍然是很大,他想借助英王的势力得天下。故此,才这样对待英王。他们爷儿俩同心合力,携起手来共同对付康熙,比当初单干就强得多了。果不出十四皇子所料,自从他收下英王之后没到一个月,四方的英雄逐渐来投,大股的千数来人,小股的四五百人,还有几十个人的,陆陆续续就来了两万多人。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从剑山逃跑出来的,听说英王占据万龙长风岛,大家相继来归。万龙长风岛声势浩大,没过几天喜讯传来,军师燕普来了。英王富昌简直都不敢相信,降阶相迎,一看真是燕普,君臣二人,抱头痛哭。等进了金龙殿,英王就问:“自从那天你失足跌入万丈深渊,我认为你不在人世了,闹了半天,你还活着。”

  燕普苦笑了一声:“唉!王爷,别提啦!自从我掉入深涧之中,幸亏下边是水,仗凭我水性高强,才保住这条性命。因为我身上伤势甚重,没有办法,特赶奔少华山天明寺去找我的好朋友海空罗汉。蒙他收留,给我调治伤症,我身体这才复原。听说王爷落到万龙长风岛,臣我这才来投。”

  英王大喜,设御宴款待燕普。十四皇子胤禵建议,云台剑客燕普仍然是万龙长风岛的军师,可以调动十万人马。燕普当天走马上任。没过几天,喜讯儿传来,大帅谭天也来了。英王亮出全队迎接,君臣见面,喜出望外。等进了大殿,英王一问谭天怎么来的,谭桂林口打咳声。自从那一天大战云龙九现周寻,两个人打到五十多个回合未见输赢,后来谭天看英王逃走了,不敢恋战,这才落荒而逃。这些日子,他没敢露面儿,一直隐居到一个朋友的家中,后来听说英王落到万龙长风岛,故此前来报号。英王一看,还有点儿希望,我手下这班人马虽然损失惨重,但主要的人还在。只要有军师、大帅,我何愁天下不得!因此英王格外高兴,在万龙长风岛热烈祝贺了三天。简短捷说,每一天都有人到万龙长风岛来。有身份高的,有身份低的,英王一律欢迎。

  且说这一天,英王富昌身坐金龙宝殿,跟十四皇子胤禵、军师、大帅正在商量下一步如何对付官军的事,突然有人来报,英王的三女儿霞娘跟驸马爷桂平前来投奔。英王一愣,他一共有三个女儿,大女儿、二女儿早已外嫁,唯独三女儿霞娘,他是爱如珍宝,剑山一丢,一家人离散,富昌就认为老伴儿和女儿都死在乱军之中了。没想到女儿来了。但是使他不解的是,怎么驸马还来啦?我三女儿还没嫁人,凭空哪来个驸马哪?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急忙命人把女儿接上万龙长风岛。

  单说三公主霞娘,一见父亲,痛断肝肠,爷儿两个抱头痛哭,富昌哭得死去活来:

  “丫头,你还活着,你娘呢?”

  “爹!我娘上吊啦!”

  “哎呀!”一句话把英王恸的昏厥不醒,好半天才缓过这口气来。英王富昌顿足捶胸,哭得是目中带血。因为他跟佟桂氏感情深厚,不但是结发夫妻,而且是患难夫妻,几十年来同甘共苦。没想到剑山一破,老伴儿寻了短见,英王觉着对不起夫人,哪有不难过之理哪?哭罢多时,止住悲伤。他一看在三公主霞娘的背后站着个漂亮的小伙儿。这小伙儿二十岁左右,白净面皮,尖下颏儿,长得仪表堂堂。回头问霞娘:

  “丫头,此人是谁?”

  “爹爹!他就是我的丈夫,您的驸马。他姓桂叫桂平桂无双,有个绰号叫鱼龙变化。”三公主说着回身点手把桂平叫过来:“驸马,你还不快过来见过爹爹,等待何时?”

  桂平一躬到底:“儿臣参见父王。”

  英王大喜。他没想到在这战乱当中,事情出了这么大的变化,女儿不仅嫁了人,而且还找了这么好个女婿,就这小伙儿,在万把人当中是数一数二的。英王让驸马和女儿坐下,细问前情:

  “丫头,你是怎样找得这个女婿的?快把经过给为父讲来!”

  三公主霞娘就把经过讲了一遍。

  原来剑山一乱,消息传到后宫,夫人佟桂氏一看大势已去,把三女儿霞娘唤到面前,说:

  “孩子!我跟你爹一辈子,同甘共苦,我也想到迟早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因为咱们对抗朝廷,不能有好结果。但是我劝你爹又劝不了,只好凭天由命。如今官军打山,我是万无生机了,所以一死全节。不过孩子,你年纪幼小,一朵鲜花还没开,我不忍心让你陪着我死,娘死后,你赶紧逃命去吧!”

  佟桂氏说完,关上房门上吊死了,等霞娘发现已经晚了。她哭着用宝剑挖了个坑,把母亲掩埋。霞娘一想,我得逃走,但是身大袖长是个女孩儿,恐怕多有不便。就这样她女扮男装,化装成个小伙子,带了口宝剑,钻进人丛,趁着混乱的机会,她真就逃出剑山蓬莱岛。可是离开剑山,霞娘有点儿为难了,上哪儿去?从小在剑山蓬莱岛长大的,周围举目无亲,两眼一抹黑。她走着,走着,想起一件大事儿来。因为逃得慌忙,没带路费,分文皆无。霞娘又一想,我娘上吊死了,我爹恐怕也得不了好结果,剩下我一个人,活个什么劲儿呀!还不如陪着我娘一块儿死了呢!霞娘越想心路越窄,看道边有个树林,她把包裹、兵刃放下,解下带子,上了吊了。就在她刚上吊的时候,树林外边来了五个人,五匹马,为首的是个漂亮小伙儿,就是这位驸马爷桂平桂无双。原来围着剑山有六个庄子,其中最远的就是桂家庄,桂家庄有一位员外爷,人送绰号忠义大侠桂祝安。桂祝安就有一个儿子,就是鱼龙变化桂平桂无双。老两口子爱如珍宝,老头把平生的能耐传授给儿子。现在桂无双尚无娶妻生子。这一天,桂平闲暇无事,带领着四个仆人骑着马带着弓箭上郊外行图打猎,正好射中一个兔子。那兔子带箭逃走,桂无双不舍,率领家人在后头追赶,结果,把兔子追丢了。正在寻找的时候,可巧遇着三公主霞娘在林中上吊。桂无双一看,树上挂着个人,手刨脚蹬还没咽气。见死焉能不救,赶紧从马上跳下来,把霞娘给救了。因为霞娘女扮男装,桂平也没看出是男的还是女的,把她放到平地,赶紧抢救,可救了半天,霞娘这口气儿也上不来。桂平心里着急,这个人眼看就保不住命了。后来有个家人给出的主意:

  “少爷!这个人嗓子眼里有痰,如果这口痰要出来,这个人的命就保住啦。”

  桂平也听别人说过,心里着急,我怎么能把这口痰弄出来呢?他想起一个土办法来,嘴对着嘴,往外抽这口痰。这一招果然奏效,真把霞娘这口痰给吸出来了。霞娘这口痰吐出来,时间不长,悠悠转醒。一看身边跪着个小伙儿,身后站着四名大汉,就知道被人搭救了。霞娘急忙站起身来,飘飘万福:

  “恩公在上,我给恩公叩头了。”

  这一下把桂平吓了一跳,听声音看动作,他才发现是个女人,不由得满脸通红,觉得刚才有些粗野。在那个年代,男女授受不亲,嘴对嘴给吸痰,这实在没法儿交待。这时,桂平不知该说什么好。幸亏出主意的那个家人有经验,赶忙过来,躬身施礼:

  “这位姑娘,请起,请起!方才我家少爷在此行围打猎,正好遇上你寻此短见,故此设法搭救。姑娘,你是哪儿的?叫什么名字?看你穿衣打扮,并非普通人家的女儿,为什么要上吊呢?”

  经过这个家人一问,霞娘眼泪掉下来了,心说,当着恩人不能说假话,就把身份讲说一遍。桂平闻听大吃一惊,闹了半天我救的这个人是英王富昌的三公主,心说,下一步我该怎么办呢?有心转身就走,恐怕这个霞娘还得死;不走,她是个女人,我得想法安置。这就把桂平给难住了。霞娘也没词了。事到如今,无处投奔,是接着茬儿死,还是跟着桂平走,现在是举棋不定。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口诵佛号:

  “无量天尊,善哉,善哉!”

  就见从树林之中走出一位女道姑。只见她头戴鱼尾道冠,鱼头朝前,鱼尾朝后,两根飘带飘洒前胸,身穿青布道袍,腰系水火丝绦,斜挎兜囊,手拿拂尘,背背宝剑。往脸上看,清水脸儿,尖下颏儿,弯弯的细眉,一对大眼,多少有点儿皱纹。看岁数,徐娘半老,能有三十七八。

  书中代言,她可不是三十七八,已经年过七旬。来的这女道姑是谁呀?就是乾坤八大名剑的第六位,吕娩娘吕老剑客。吕娩娘这是干什么来哪?来寻找她徒弟奇剑坤元子于秀娘。吕老剑客云游天下,忽然灵机一动,想起徒儿于秀娘。她到了直棣正定府于家庄,结果扑了空。一问于老剑客,才知道于秀娘赶奔四川找童林去了。吕娩娘一想,我闲着也没事儿,不如也去四川走一趟。她就这样来在四川,可巧遇上了这个事儿。方才发生的事情,老剑客吕娩娘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发笑,看来这也是姻缘有份。老剑客动了慈悲之念,这才出来跟桂平和霞娘见面。桂平和霞娘不知道她是谁,赶紧过来给道始施礼。吕老剑客一笑问桂平:

  “年青人!你叫什么名儿?”

  “我叫桂平桂无双。”

  “噢!家在哪儿住?”

  “就在前面不远的桂家庄。”

  “桂家庄有位忠义大侠桂祝安,你可认识?”

  “那正是家父,我是他儿子。”

  “这么说,咱们还不见外,我跟你父亲是多年的朋友。”

  “是吗?请问您尊姓大名?”

  “我吕娩娘是也!”

  “啊!”桂平闻听,急忙跪倒,磕头带响。他真没想到,站在面前的就是世上闻名的乾坤八大名剑,见着日娩娘,如同见着神仙一般。桂平磕完头站起身来:“老剑客,无论如何,您得请到我家里坐一坐!”

  吕娩娘点头:“我正要叨扰。”带着霞娘,来到桂家庄。

  桂平先给父亲送信儿,桂祝安听说吕娩娘来了,那还了得。吩咐家人,洒扫庭台,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点起檀香,敲锣打鼓,像接神一般,把吕娩娘接进厅堂,桂祝安撩衣便拜,让吕娩娘给拉住了:“老侠客,咱们全是自家人,何必客套!”

  桂祝安高高兴兴把一家人全都找来,逐个儿的给作着介绍,嘱咐准备素席,款待吕娩娘。另外,桂祝安一看,旁边儿站着个漂亮小伙儿,满面通红,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偷着问桂平他是谁,桂平脸一红,把方才的经过跟他爹讲说一遍。桂祝安闻听气得胡须直抖,用手点指:

  “畜牲!没事儿你给我找事儿,你说这应该如何处理?”

  吕娩娘乐了:“老侠客,谁让这事儿让我赶上了呢!我就专门为解决这事而来。我出个主意,不知老侠客肯听否?”

  桂祝安急忙施礼:“老剑客,有话只管吩咐,小老儿愿闻高论。”

  吕娩娘一笑:“老侠客,这就叫千里姻缘一线牵,事情活该凑巧,霞娘上吊,遇上你儿,你儿嘴对嘴吸痰,救了她这条性命。男女授受不亲,有此举动,你说怎么办呢?依贫道之见,不如让他们结为夫妻,你收霞娘做个儿媳妇,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老剑客!那英王,他,他……”

  “我明白啦!你是说英王富昌是国家的反叛,你收反叛之女做儿媳妇,恐怕不便,对呀不对?老侠客,我看你不要有所顾忌。英王富昌是富昌,他女儿是他女儿,不可混为一谈。英王的结果是他咎由自取,我敢保和他女儿没有关系。不是贫道说句大话,我徒弟于秀娘乃是童林的未婚妻,童林是我徒弟女婿,只要我跟他讲清道理,童林在年大人面前多美言几句,保险霞娘平安无事。老侠客也不会受牵连。”

  桂祝安闻听此言,不住地点头:“多谢老剑客玉成此事。”

  于是,吕娩娘从中为媒,把霞娘许配给桂平,而且经吕娩娘建议,立刻就大拜花堂。就这样,霞娘嫁给了桂平。吕娩娘把这事办完了,急于去找于秀娘,顺便把这件事儿跟童林说一说,吕娩娘就走了。

  过了数日之后,霞娘想起父亲来了。因为听老百姓传言,剑山虽破,她父亲没死,已经逃离虎口,落到万龙长风岛,父女之情,哪有不关心之理。霞娘就想去找她爹,桂平有点儿不同意,认为妻子一走,怕回不来,霞娘说:

  “这么办吧!如果丈夫不放心,咱们俩一块儿去。”

  桂平晃晃头;“贤妻,你见着你爹,说点儿什么?”

  霞娘口打咳声:“丈夫,这回我见到我爹,没有别的说的,我劝他老人家赶紧去北京认罪,不要再与朝廷作对,再下去决无好结果。”

  桂平点头:“妻呀!倘若你爹不听你的呢?”

  “丈夫,他要听我的更好,倘若我爹忠言逆耳,我已尽到女儿之情,那也就讲说不起了。然后咱们回来,就好好过日子,我也就死了这份儿心了。”

  如此,桂平同意了。小夫妻两个跟忠义大侠桂祝安一商量,桂祝安开始也是不太同意,后来一看儿媳妇非要去见爹,也不好从中阻拦。他也希望通过霞娘能把富昌劝得回心转意,因此忠义大侠这才点头。小夫妻带好了足够的川资路费,从桂家庄起身赶奔万龙长风岛。非只一日,这天到了。父女一见面,英王富昌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跟霞娘一打听,霞娘并不隐瞒,把经过如实地讲述了一遍。说完了,没想到英王富昌勃然大怒,冷不丁把桌子一拍:

  “丫头啊!你真给我丢人现眼哪!我原以为剑山一破,你能跟你母亲同时尽节,哪知道你贪生怕死,女扮男装,逃离剑山。你不乐意死,为父也不怪你,你不应该跟桂平结为夫妻。尤其不能容忍的是吕娩娘从中插手,给你们为媒作保,真是气死我也!那吕娩娘乃是童林一党,跟为父有解不开的仇疙瘩,你跟桂平成亲,无异于为父的仇敌,这还了得,我岂能要你这样的女儿!来呀!把他们两个人给我绑出去杀了。”

  十四皇子胤禵一看,英王这么做也有点儿过分,急忙说:

  “伯父且慢,侄儿有下情回禀。伯父!您不觉着这么做有点儿过分吗?我看我妹子没犯什么罪,嫁夫找主,理所应该。即使她嫁给桂平,也不算什么过错。至于吕娩娘有什么打算,有什么贪图,那另作别论,二者不能混为一谈。您岂能就因为吕娩娘从中插手,就要了女儿的性命哪!”

  英王本来刚愎自用,听不得不同意见,但是胤禵说话了,他不得不认真考虑。因为这万龙长风岛是人家的,要不顺着胤禵,人家一翻脸,就没有容身之地。他一听胤禵言语之间袒护霞娘和桂平,没有办法,只好收回成命。霞娘和桂平谢过英王,又谢过胤禵,英王这气儿才消了:

  “你二人在前殿无事,到后边休息去吧!来人,给他们收拾房子。”

  听爹这么一说,霞娘急忙摆手:“爹爹且慢!女儿的话尚未说完。”

  “噢!还有什么事儿?”

  “爹,咱们是亲父女,无话不谈哪!爹爹,女儿有一事不明,我打算问一问。”

  “说吧,什么事儿?”

  “爹,难道说,您还不接受教训吗?还要继续跟朝廷做对不成?想当初,那剑山蓬莱岛铜帮铁底,势力雄厚,都架不住官兵一击,何况眼下的万龙长风岛!爹爹,我看您应该汲取以往的教训,痛改前非,向朝廷认罪。吕娩娘老剑客说得好,她跟童侠客和差官队交情都不错,只要您老人家能够认罪,看在女儿我的分上,朝廷肯定保您不死。爹爹,如果您继续为非做歹,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女儿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此事。爹爹!您不要再打啦。”

  英王闻听,火往上撞,他没想到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劝自己投降,他气得连跺脚带拍桌子:

  “大胆!放肆!霞娘你疯了不成?我看这话不是你说的,一定是吕娩娘给你出的主意,一定是童林给你想的办法。你哪是劝我,分明你给人家当了枪使,给官府做了爪牙,这还了得!来呀!把他们推出去杀了!”

  刀斧手上来把夫妻两个人绑出去了。大帅谭天转身过来:“王爷!我看杀不得。王爷请想,三公主一片孝心,所以才向您陈说利害。她看不到远大的前程,替您担心,才说了肺腑之言,我看情有可原。望王驾千岁手下超生,把三公主就饶了吧!”

  谭天这一求情不要紧,大伙儿都跟着求情,英王万般无奈,这才降旨,把桂平和霞娘放了回来。英王余怒未消,用手点指霞娘:

  “丫头!你听着,我不杀你,可以;但是,从今以后断去父女之情,你别承认我是你爹,我也不承认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赶紧给我滚出万龙长风岛。来呀!把他们捧走,快撵走!”

  就这样,英王降旨把霞娘和桂平赶出了万龙长风岛。等小夫妻到了无人的地方,霞娘放声恸哭。没想到爹爹如此固执,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就是父亲,如今一断去父女之情还活个什么劲儿?霞娘又要寻死,多亏桂平再三解劝,霞娘这才止住悲声。小夫妻商议此后怎么办,霞娘给出了个主意:

  “咱们上成都府,找老剑客吕娩娘去,把实情禀报老剑客,干脆让官府迅速派兵攻打万龙长风岛,不要有所顾忌了。”

  桂平也愿意给官府出力报效。小夫妻商议之后,也没回桂家庄,就奔向成都了。

  按下他们两个走了不提,单表英王富昌越想越伤心,越想越生气,把御案上的砚台也摔了,御笔也扳折了,简直像发了疯。他咬牙切齿,大骂吕娩娘,大骂忠义侠桂祝安和桂平。胤禵一看,急忙解劝:

  “伯父!如果您还没出了气,咱们想办法报仇。您何必气成这个样子?”

  “不把老桂家的人斩尽杀绝,难消我气!孩儿,无论如何,你得给伯父出气。老桂家的人,一个也不能留。”

  “好!伯父,不就这点儿事吗?我现在就派人。”胤禵说到这儿,往左右看看,一眼看见站殿将军铁板剑客林元。这林元乃是万龙长风岛的顶梁柱。“林元哪,方才发生的事情你都看见啦。我伯父恨透了桂祝安和桂平,因此我命你带着几个弟兄去攻打桂家庄,把老桂家的人斩尽杀绝,把脑袋捎回万龙长风岛,好让我伯父消气儿。你懂吗?”

  “遵旨!”铁板剑客林元领旨之后,点了四个人。这四个人就是蓝家四猛,蓝勇、蓝猛、蓝刚、蓝强。这五个人收拾东西,化了装,偷偷地离了万龙长风岛,赶奔桂家庄。但是铁板剑客林元知道忠义大侠桂祝安独霸一方,那也是了不起的人物,手下也有百八十人,要轻举妄动就不会成功。因此他们白天没敢露面儿,藏身在山林之中,一直等到定更天,这五个人换好夜行衣,才偷偷地进了桂家庄。来到忠义侠桂祝安的府门外,看看左右没人儿,飘身上墙,轻轻地进了院里。看了看上房有灯光,铁板剑客林元来到窗台跟前,点破窗棂纸往屋里观看。忠义大侠桂祝安老夫妻正在围灯而坐,旁边站着两个丫鬟。夫妻两个正谈论儿媳妇跟儿子的事儿,老太太哭天抹泪,正埋怨当家的:

  “不应该让他们小夫妻去那万龙长风岛呀!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咱们老桂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倘若桂平有个闪失,岂不是挖苗断根了吗?”

  桂大侠也有点儿后悔,心说,他们小夫妻该回来了。莫非遇上什么凶险不成!

  就在这时,忽听见一阵狂乱的砸门声。二位老人大吃一惊。

  要知桂祝安一家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