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九六回 缓兵计英王回山 入剑州司马盗弩

  话说张明志、赵明真恨透了病太岁张方,他们两个把徒儿泥小鬼陆恒的伤口包扎好了,转回身来到天井当院,欻欻!飞身形跳到病太岁面前。童林及各位剑侠一看,为之一惊,替张方捏了把汗。年羹尧高声喊喝:“张方,你还不给我退回来!”意思是说不让他动手,恐怕出危险。哪知病太岁张方一反常态,面对强敌,毫无惧色,把夹扁头一晃,芝麻粒儿的牙一龇,一阵冷笑:

  “嗨嗨嗨!我说各位呀,多谢你们的关心。不过,你们把心放下,没有金刚钻,不敢揽瓷器,没两下子不敢在这耀武扬威。各位你们就瞧好吧!”张方又冲着张明志、赵明真一乐:“二位,挺好吧!”

  “哼!张方啊,你我乃是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对头,尔拿命来!”

  张明志说着,举掌就砸。张方把手一摆,倒退了两步:“等等,等等!我把话说完,咱们再打也不为晚。”

  “张方,你我乃是仇敌,无话可说。”

  “我说道爷,你这么说话可就不对啦!仇敌也好,不仇敌也好,该说的话咱还是要交待清楚。如果二位道爷不健忘的话,曾几何时,咱们在双羊观见了面,那时间,我张方打算用脉门弩把你们打死,幸亏我老师八十一门总门长欧阳修赶到,这才从中解围,救你们不死。你们两个怎么说的,你们已经对天盟誓,要与剑山一刀两断。你们怎么说话不算数呢?没过几天,又跑到龙虎观发威撒野,可见你们说话是自食其言,言而无信。说句粗话,这叫拉屎往回坐,连人味儿你们都没有!张明志、赵明真,你们俩可听清了,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了不起,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我张方就专门能降你们两个。如果你们要是能听我的话,带着泥小鬼陆恒赶紧离开这块儿,这是你们的便宜;倘若不听良言相劝,休怪你家少剑客不客气!”

  “嗯!”张明志、赵明真一看,张方这小子毫不在乎,似乎有什么把握似的,心中纳闷儿:莫非说欧阳修没走,在旁边儿埋伏着?又一想,不能。欧阳修不是那种人,据我们所知他早走啦。既然欧阳修不在,张方这小子仰仗着什么呢?莫非说他仰仗着脉门弩?又一想,不能。据我们所知,脉门弩已被欧阳修收回去啦。那张方一没有脉门弩,二没有他老师帮忙,为什么他这么蛮横呢?俩老道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一想,肯定他这是唬人,我们可别上了他的当。二道想到这里,圆睁双眼:

  “张方啊!尽管你伶牙俐齿,今天你也难逃活命。拿命来!”

  俩老道也不顾身份了,往上一纵,四臂齐摇,就要下其毒手。哪知张方一转身,从怀里头噌楞拽出一物,金光闪烁,夺人眼目。他把这东西往手中一端,对着张明志、赵明真一晃:

  “别动!哪个不听,我可不客气啦!”

  俩老道注目观瞧,直吓得魂飞天外。为什么呢?原来张方手里托着的正是脉门弩!

  在前文书说过,脉门弩是一种暗器,乃是欧阳修的镇观之宝。这种暗器非常厉害,专打成了名的剑侠,只要他大拇指一捺消息,你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脱逃,倘若被脉门弩打上,对头十二个时辰就得活活地烂死,普天下练武的人没有一个不怕这种暗器的。因此张明志、赵明真魂飞天外,颜色更变。心说怪哉,怪哉!明明欧阳修把脉门弩收回去了,怎么还在张方手中?张方看出来啦,嗨嗨一笑:

  “二位,我可告诉你们,这可不是假的,不信咱就当场试验,看看是我的弩厉害,还是你们两个厉害!我只用大拇指啪啪捺两下,管叫你们两个上西天。”

  张方说着就要捺消息,俩老道急忙摆手:“且慢,且慢!张方,脉门弩已被你的老师拿走,怎么还在你的手中?”

  “我说这事儿有什么奇怪的。我老师表面拿走,偷着又给我了,这不就明白了吗!”

  “啊!原来如此!”两个老道一听,恨透了三教圣主欧阳修,心说,欧阳老道,你可真护犊子,你不应该把镇洞之宝给张方使用,更助长了他的气焰,这还了得!

  现在闹得张明志、赵明真是左右为难。打,不敢,他们知道张方这小子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他要说开弩,不会含糊;不打,架子拉在这儿啦,徒弟泥小鬼陆恒左胳膊落了个粉碎性骨折,我们哥俩再不敢动手,简直是身败名裂,往后就没脸儿见人。你说这怎么办呢?两个老道正在骑虎难下之时,忽听身后有人说话:

  “二位老剑客休要惊慌,我来啦!张少侠,先别开弩,我有话说。”

  张方闪目一看,在英王的身旁走出了一人。此人身高九尺挂零,相貌堂堂,看年纪三十岁挂零,两撇八字小黑胡,胡子尖往上翘翘着,更显著英俊潇洒。此人身佩宝剑,二目如灯。张方认识他,正是回王的驸马,绝命书生张文礼。这个张文礼也陪着英王来赴龙虎风云会,别看他年纪不大,诡计多端,专门给英王富昌出谋献策,在这紧要的关头,他露了面儿。张方往下一撤身,冲着他一扑棱脑袋:

  “啊哟!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不是张驸马吗!”

  “哈哈哈哈!少剑客,你说对啦。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笔写不出俩张字来!恐怕我们的祖先还是亲戚呢!”

  “是吗?但愿如此。请问张驸马,有什么话,只管讲来!”

  “张少剑客,我看这样吧!你哪,不要开弩,两位道爷也不必伸手,我做个旁观,从中给你们调停。你们别忘了这几句:冤仇宜解不宜结呀!越解矛盾越小,越结仇口越深,你争我斗,没完没了,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因此我劝你们双方别打啦,最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和平谈判,把问题都逐个解决了,打不是个办法。可是话好说,事情又难办。在一定的时候,双方僵持不下,只好用武力解决。怎么办呢?张少侠,我作为旁观者出个主意,今天这个会就到此结束,你们回剑州,英王回剑山,大家都好好儿考虑考虑,然后咱们再进行下一步。不知张少侠意下如何?”

  “嗨嗨嗨嗨!哎呀,我说驸马爷,您这心可真够好的,难为您从中调停。不过,像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可做不了主,得请示我们钦差年大人恩准,起码我童师叔得表个态。”

  张文礼一听,张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才点头同意,冲着童林一抱拳:

  “昆仑侠,您请过来吧!”

  童林推开桌子站起身来到天井当院,跟张文礼见了面。张文礼又把刚才的话重说了一遍。童林这个人向来是忠厚的,他一听张文礼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这件事不罢手,接茬往下打,双方说不定得死多少人哪!这进一步天昏地暗,退一步海阔天空,任何事情都不能往死犄角去挤。因此童林就点头了:

  “张驸马,你说怎么解决好呢?”

  “童侠客,我出个馊主意,也不一定对不对!英王也不要坚持一定要康熙皇帝脱袍让位;你们哪,也不一定要坚持吞并剑山。唯一解决的办法,以一百天的期限破剑山。如果在一百天以内你们能把剑山给平了,那怨英王没能耐,算他倒霉,他就服输认罪;如果超过一百天,你们破不了剑山蓬莱岛,那就得允许剑山存在,承认人家合法,皇上就得颁发旨意,加封人家的官职。童侠客,你看我出的这主意怎么样?如果你要乐意的话,咱们就打赌击掌,双方签字画押。你要做不了主,咱们再另行商议。”

  童林一想,这事儿可太大啦,转回身来跟钦差年羹尧商议。这年大人刚愎自用,对任何事情都不服气,他一听张文礼提的这个条件是有叫号的意思,不就是一百天破剑山吗?我就不相信不能,我手下要人有人,要势有势,铁甲兵十几万,战船数千只,这一百天何愁破不了你小小的剑山!年羹尧一拍桌子就把这事定下啦:

  “海川哪!你代表我跟他们签字画押,就这么办。”

  结果官方由童林签字,剑山由谭天画押,双方打赌击掌,一百天破剑山,破不了就得承认人家合法。签字画押之后,双方收兵。

  年羹尧和童林率领差官队回到剑州。到剑州之后,头一件事就是给混元使李昆、铁掌大侠李元操办丧事。另外,有几位受伤的,得派专人护理调治伤症。剑州忙了五六天,后来派专人把李昆、李元的棺椁送回原籍。年羹尧修下本章,向朝廷请功。

  再说剑山的人,当日回到天王殿,英王富昌是唉声叹气,因为这一仗打得不顺心。头一件通天和尚当场毙命,第二件摩天长老负气而走,第三件泥小鬼陆恒落了个粉碎性骨折,简直是伤兵损将。满指望张明志、赵明真压大轴,又叫张方用脉门弩给逼住,要这样下去,剑山是非败不可。英王紧皱眉头,长吁短叹,大家陪伴着他,商议对策。张文礼面对富昌微微一笑:

  “王驾千岁,您哪,不必发愁,有道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事情都好对付,咱慢慢想良策。”

  英王看看他说:“张将军!你足智多谋,幸亏你今天给解围啦,你要不从中调停,这事儿还就麻烦啦。但不知这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好呢?”

  “嘿嘿嘿!王爷,您也看出来啦,我跟他们说打赌击掌一百天破剑山,这无非叫缓兵计。我们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好想主意。我看当务之急,最关键的一件事儿,咱们应该把张方的脉门弩给偷来,甚至毁坏,这种东西咱要弄不到手里,简直是最大的危险。我们就有什么样的高人,能耐也没法施展。”

  “对呀!”英王眼睛一亮:“张将军,这可真是好办法,你接着往下说!”

  “嗯!还有一件事儿。张方这个小子可真不是个好东西,有他存在,对咱们剑山有百弊而无一利,应当速速采取办法把他铲除。只要销毁了脉门弩,再把张方给干掉,就去掉了我们最大的危险,下一步就好办啦。”

  张文礼一句话点中要害,天王殿各位英雄无不鼓掌称赞这是好主意,好办法。可是谁去执行这件事儿,这可不容易呀!哪一个敢到剑州,深入虎穴去偷脉门弩?哪一个去杀张方?这个人可真有点儿难挑。英王的眼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天王殿上是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就听旁边有人说话:

  “无量天尊!嘿嘿嘿嘿,王驾千岁,如果您要信任的话,不才贫道愿往。”

  英王一看,非是旁人,乃是剑山请来帮忙的。此人复姓司马,双名汉玄,人送绰号叫镇西剑客,论武功不在云台剑客燕普之下,那也是成了名的剑客。英王非常高兴,欠身施礼:

  “老仙长,您愿意办这件事儿?”

  “不错,贫道打算斗胆!”

  “老剑客!您要是去,那是万无一失,就劳您的金身大驾啦。看酒来!”

  英王亲自给司马汉玄敬酒三樽,司马汉玄把酒喝了,告诉英王:

  “王驾千岁,您好好的在家休养身体,不要以我为念。贫道这就下剑山,多则三天,少则两日,我必把此事办成。您就静候佳音吧!”

  按下大伙等信儿不提,司马汉玄背着寒光剑起身奔剑州。要说这个老道的功夫是真高啊!他在剑州城外八里地王家坟隐住身躯,白天不敢行动,到了定更天,换好夜行衣靠起身赶奔剑州城,用爬城索从城东北角爬到城内,顺着大街赶奔公馆。他一看这公馆戒备森严,灯火辉煌,巡逻的哨兵一队挨着一队。尽管如此,哪能挡得住他呢?司马汉玄比个狐狸还奸,比狸猫还快,唰唰唰!几个转身就混进公馆。他趴到东房上探身躯往下一看,钦差大人的公馆房子有数百间之多,他可不知道张方这小子住在哪儿,这要找张方好比大海摸针一般。但是,司马汉玄闯荡江湖六七十年颇有经验,他就利用这一点,四处寻找,好不容易,真把张方的住处给找着了。司马汉玄心中高兴:张方啊!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病太岁张方,住在第三层院里的一个小跨院里,一共是里外两间房。张方为什么自己住了个独门独户呢?这可不怪旁人,就怪他这人睡觉毛病可大啦,咬牙放屁吧嗒嘴,翻身站起来说梦话还打梦拳,一会儿一翻身,一会儿一起来。谁也不乐意跟他在一个屋睡觉,就连牛儿小子、虎儿小子都烦他。张方一赌气,自己包了个小跨院儿,干脆跟谁也犯不上打缠连,自己一住,倒也肃静。司马汉玄找到这儿之后,将身趴到房坡之上,二更天以后,就听见院中响起脚步声,跟着红灯一闪,张方从外边回来了。原来张方在前院跟各位剑侠商议破剑山之事,也没商量出个头绪来,众人都感觉到有点儿乏累,各自回屋休息。这小子鼻子眼里哼着小曲儿,晃着夹扁头,推房门进了屋,把红灯吹了挂到外屋,到屋里头,先把三棱凹面吕祖套风锥摘下来,送到床上,换好了便鞋,解开十字襻,摘掉百宝囊,然后又摘掉脉门弩,往枕头旁边一放。这些事情都被司马汉玄看在眼里,老道心中高兴:看来人走时气马走膘,该着我司马汉玄露脸。我在英王面前夸下大话,夜入剑州,要办大事,没想到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想什么就有什么。我呀,先偷脉门弩,然后再把张方置于死地。司马汉玄心中盘算着,不露声色,屏气凝神,在房坡上盯着,就见张方把衣掌脱巴脱巴,穿着个大裤衩钻进被窝里,两只手架着夹肩头在那儿想心事儿,过了好半天,把灯光熄灭,一翻身就睡了。司马汉玄又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支耳侧听,就听房中发出呼噜的声音,知道张方睡熟了,双腿一飘跳落在院中。他见左右无人,单手提剑来在房门,用脚尖儿一点,两扇门就开了。司马汉玄闯荡江湖六七十年,轻功术却练得炉火纯青,往里头走连一点声儿都没有,就好像个魂灵相似,三晃两晃来到张方的床前,用宝剑尖儿轻轻地把帐帘撩起来,闪目观看,就见张方脸朝里,后脑勺朝外,睡了个弓字形。司马汉玄心说,张方,都说你这小子睡着觉比别人都明白,看来这话有点儿过分,瞧你这模样,睡得跟死狗相似,我要要你这条命是不费吹灰之力。他把宝剑举起来又放下了,心说,且慢!还是按着原计划,先盗脉门弩,而后再杀他。定睛一看,脉门弩就在枕头边儿上,在一个鹿皮套里装着。他轻轻地伸手,把脉门弩就拽出来,然后一转身来到院里飞身上房。为了谨慎起见,他把这个口袋打开,把脉门弩拿出来仔细观看。一看上面有阴阳八卦太极图的标志,用金水儿走了十六遍,锃明唰亮,有一个扶手,旁边儿有个疙瘩,这疙瘩就是消息,只要一捺,脉门弩就打出去了。司马汉玄心中高兴,心说,这乃无价之宝,没想也落到我的掌中。检查完了,他把脉门弩搁到口袋里,小心翼翼围在腰里,然后提宝剑二次下房,来杀张方。他刚一进屋,张方醒了,莫非说张方听着什么声音啦?没有。因为张方这两天正闹肚子,方才他正熟睡的时候,觉得这肚子拧花儿地疼,要上茅房。张方把被窝撩起来,光着脚,拎着裤衩儿,刚一翻身,他就发现外间屋有黑影一晃。这还不说,司马汉玄手中提的宝剑叫寒光剑,乃是一口宝刃,借着外边月色一照,光辉夺目,张方就预感到不妙,机灵一下他就明白了。病太岁扯开嗓子他就喊了一声:“谁?”就这一嗓子不要紧,司马汉玄吓得一哆嗦,转身到了院里。张方回手把三棱吕祖套风锥绰起来,当一脚把窗户蹬开也跳到天井当院。张方就知道来了刺客,扯开嗓子他就叫唤开啦:

  “来人哪!有刺客啦!快来人,有刺客!”

  深更半夜,这一嗓子听出多远去,就惊动了巡逻的哨兵。听见张方的声音,哨兵就加紧步伐,咔咔咔咔!跑步前进,直奔跨院。司马汉玄一看不好,再想下手,一定得被人家给围住,心说,脉门弩已经到手,回去也可以交待啦!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别再找麻烦。这老道晃身上房,转身就跑。张方不顾一切,光着膀子,光着脚丫儿,拎着裤衩儿,提着透风锥,在后头就追。这时也惊动了老少英雄,童林带头来到张方的住处,一看,张方没啦,窗户开着,就知道出事了。海川吩咐一声:“追!”各路英雄是分成八路寻找张方。

  按下别人暂且不提,单说病太岁,在后边苦苦地追赶司马汉玄,一边追他是一边喊:

  “哎!呔!我前边那个人,你给我站住,你跑不了啦!病太岁在此。”

  欻欻欻……张方一直把司马汉玄追出剑州,到了旷野深山。司马汉玄跑着跑着心中暗想:离开剑州啦,我还怕什么呢!四外除了山就是树林,翻过大山就是岷江,过了岷江就是剑山蓬莱岛,我干什么玩儿命地跑。回头一看,就追来一个张方,不由得心中高兴,这是送到我嘴边儿的肉,刚才我没有办到的事儿,现在可以补报上了,把张方的脑袋捎上,这两件事儿不就都办到了吗!司马汉玄想到这儿,停身站住,手拉寒光剑在这儿等着。时间不大张方就追到了;

  “好小子,你是谁?胆大包天,竟敢夜入公馆行刺于我,你有几个脑袋?拿命来!”

  司马汉玄冷笑一声:“无量天尊!张方,你不用咋咋唬唬的,我可并不是怕你,今夜晚间我奉英王所差来办两件事儿。第一,我来偷你的脉门弩,看见没?现在这宝弩已经到了我的手啦!”

  “哎哟!你可要了我的命了。好小子,你是个贼,偷我的脉门弩!”

  “哈哈哈!张方啊,要想要脉门弩,必须你老师欧阳修出头,你,白给呀!我再告诉你,今天我来不单是偷脉门弩,还要你的狗命!方才没得手,如今你送到我嘴边儿上来啦,贫道正好捎着你的脑袋。张方,你拿命来!”

  说着话他把寒光剑往空中一举,欻!奔张方就下了毒手。张方晃动吕祖套风锥,接架相还,跟司马汉玄战在一处。张方伸了手,脑袋也清醒了,低头一看:哎哟!光着膀子,光着脚丫儿,还没系裤腰带,右手拎兵刃,左手还得拽着裤衩儿。你说这仗还有法儿打吗!张方心中暗想,可苦了我了,这老道可真够缺德的,要是把脉门弩给丢了,见着我老师,我可怎么交待呀?看来呀,我是准死无疑啦。张方也真急了眼了,跟司马汉玄打斗到十几个照面儿,不是人家的对手。张方一看,转身就跑。司马汉玄不舍,紧紧地追来。俩人一前一后又奔剑州来了。司马汉玄追着追着,心中暗想:不好!有道是败兵之将不可穷追,追来追去必要吃亏呀!张方这小子诡计多端,我可防备他转败为胜,干脆我见好就收得啦。总而言之,脉门弩已经到手,至于张方这条命,先留几天,迟早他也活不了,想到这儿他转身就要往回走。张方一听人家不追啦,他又回来了:

  “呀呔!杂毛,你往哪儿走!把脉门弩给我留下,不然的话,少剑客决不答应!”

  张方拎着裤衩儿又追上来了。司马汉玄这气可就大啦,万般无奈,停身站住,等张方追到面前,老道摆剑就刺,两个人又战在一处。打了五六个照面儿,张方招架不住,转身又跑。司马汉玄拉剑就追,追出二里来地。司马汉玄一想,还是不能追,这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照这样下去,一会儿我追回剑州了,再遇上童林他们就麻烦了。我呀,按着原计划,干脆快回剑山,把脉门弩放回去,我就放心啦。想到这儿,司马汉玄停身站住,转身就走。张方跑着跑着,听着身后没有了动静,回头一看老道走了,他把夹肩头一晃,又追过来:

  “呔!杂毛你跑不了,把脉门弩给我留下!”

  他三晃两晃把汉玄追上,两个人又战在一处。司马汉玄一想:这小子是破裤子缠腿,要照这样下去,我非倒霉不可,干脆把他杀了得了,不然的话完不了。司马汉玄紧咬牙关,抡起宝剑就下了绝情。但是这个张方还真不好杀,比滑的都滑,比奸的都奸,刚打了十几个照面儿,张方扭头又跑。司马汉玄追他,他就跑,不追他他就回来。两个人就反反复复地拉锯,把司马汉玄气得直蹦高。在第九次司马汉玄追赶张方的时候,突然在张方对面儿来个人儿,张方心中高兴:哎哟!不用问,我师叔童林来了,不然也是我们差官队里的人儿,我可来了帮手了,张方就喊上啦:

  “我说对面儿那位是谁呀?快点儿帮我的忙,我是病太岁张方,老道把我追苦啦,快点儿帮我的忙吧!”

  司马汉玄吓了一跳,认为张方真来了帮手了。等这个人来到张方近前,病太岁一看,吓得脑袋“嗡”的一声,闹了半天,这个人不是差官队的,正是剑山蓬莱岛的恶道杜清风。这老道最毒最狠不过,尤其在黑天穿着一身灰白色的衣服,月光一照跟个吊死鬼相似,手中提着丧门宝剑,两眼闪着蓝火,让人看着汗毛根儿都发奓。

  杜清风怎出来了呢?原来,自从司马汉玄走后,大伙儿一商议,觉着把握不大。当然,司马老英雄武艺出众,号称镇西剑客,但他一个人赶奔公馆去杀张方,盗脉门弩,这可不是简单的事儿,那儿是龙潭虎穴,高人集中之处,就凭司马汉玄一个人,能不能办得了这个事儿,大家心里都没底。故此英王又派羽士清风侠杜清风,暗地之中跟随汉玄,没事儿便罢,有事儿可以给打个帮手。杜清风本来不敢来,但是英王有旨,他又不敢违背,是硬着脑瓜皮来的。他跟司马汉玄来的时间相差有一个时辰,等他到这儿,司马汉玄就得了手,正跟张方反复拉锯的时候,杜清风赶到了。他迎面拉丧门剑把张方给挡住。张方把夹扁头一扑棱,哎哟,我的姥姥,这可要了我的命了。但是张方这个人儿,向来信心都是比较足的,到了绝路,他也能想法儿活着。张方就先来穷对付:

  “呔!我说对面儿这位,不是羽士清风侠杜清风吗?”

  “不错,正是贫道。”

  “我说杜清风啊!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两个剑客对付我一个人儿,你们觉着丢人现眼不?咱们这么办行不行?你在此稍候片刻,我回到公馆把裤子穿上,把裤腰带系好,再找双鞋穿上,回来咱们分上下,论高低,你看怎样?”

  “呸!张方你少说废话,我没工夫等你,现在就要你的命!”

  “我说杜清风,你身为剑客,怎么鼠肚鸡肠呢!你们俩打一个,认为这就能取胜,你想错了。我张方这个人就这么个毛病,说没能耐,一点儿也没有;说有能耐,你们就有十个八个的,我一点儿也不惧。也不是我说大话,只要我手指头一晃悠,叫谁来谁就来,你看,我老师三教圣主欧阳修来啦!师父,快帮徒儿捉拿这个杜清风!”

  虽然张方是信口胡说,但是杜清风这小子也害怕呀!他回头一看,没人儿,就知道上了当了。张方利用这个机会,斜刺里一纵,噌!钻进草丛之中。杜清风转身就追。这一阵司马汉玄也到了。两个老道合在一起,寻找张方。张方在草丛之中把脚丫子扎破,简直跑了个懵头转向。他刚从草丛之中跑出来,迎面正好遇上司马汉玄,老道上边一晃底下一脚,把张方蹬了个仰面朝天。杜清风过来一抬脚,把病太岁踩在脚下:

  “张方!我看你还往哪儿走!”

  司马汉玄就说:“快快,下手!把他脑袋给拨拉下来。”

  都到了这个份儿,张方还穷对付呢:“等等!哎,哎!我说一句话,就说一句!”

  这杜清风还有个贱毛病,他不知道什么事儿,还非要听听不可:“说吧,什么事儿?”

  “哎呀,杜清风啊!我算服你啦。不过呢,我张方死在你的剑下也不算委曲,因为你也是成了名的剑客,对不对?死在剑客的剑下,我也算高人,我也就瞑目啦。不过呀,有句话我得跟你说清楚,我死之后,我老师欧阳修可决不能答应啊!他就我这么一个宝贝徒弟,听说我死在你的剑下,我老师就得痛断肝肠,非得报仇不可,到那时候,你钻到石头缝里也得把你抠出来。杜清风,你想到这些后果没有?倘若你要后怕的话,你就把我饶了,你也就没有事儿啦!”

  “呸!张方,少在我面前胡言乱语,你着宝剑吧!”

  张方一看没咒念了,闭着眼睛他就喊开了:“救人哪,救人哪!天下第一的剑客要玩儿完了!救人哪!”

  在旷野深山,夜深人静,一嗓子能听出多远去。张方刚喊到第二声,就听道旁有人说话:

  “呔!张方不要惊慌,杜清风休得猖狂,我来啦!”

  “唰!”一道闪电,飞身过来一人。老道杜清风十分狡滑,恐怕遭人暗算,急忙抬左腿往右转,“欻!”退出两丈多远,拿丧门剑封住门户。这一下就把张方救了。张方使了个就地十八滚从地上起来,活动活动腰腿,把裤衩儿挽上,用眼一看,真是喜出望外,晃着夹扁头:

  “哎哟!我当是谁呢!闹了半天原来是您老人家!”

  要知来者何人,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