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九五回 大和尚含羞远遁 泥小鬼筋断骨折

  话说从龙虎观外进来了个又干又瘦的小老头,戏耍了一通摩天长老,在场的人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书中代言,此人姓方叫方天力,人送绰号叫海外神叟。要提起他来,一般的人都不知道,这并不是说此人没有名望,而是因为他不在本土,经常在海外活动。方天力老剑客受业的师父就是本套书里了不起的人物,名叫盖世达摩。盖世者达摩出家在海南岛大报恩寺,平生他就收了一个徒弟,此人就是英雄得鹿,叫陆民瞻,乃是乾坤八大名剑第四位,打那之后,老达摩紧闭善门不收弟子。既然不收徒弟,为什么又收了方天力呢?原来情况特殊,说这话几十年前啦。盖世达摩云游天下,这一日路过海南岛五指山,他看这里的风景十分诱人,老和尚贪恋景色游山玩水,突然在深山峡谷之中遇上了一只猛虎,这只猛虎的嘴里叼着个小男孩,看样子这孩子也就是个五六岁,哭得已经背过气去。老达摩一看,慈悲心动啦,见死焉有不救之理哪!因此他施展绝艺打死猛虎,从虎嘴里头救了这个孩子,带回大报恩寺,给孩子治好了伤,待他清醒过来一问,这个小孩无父无母,乃是个孤儿,就知道姓方,什么名儿?没有。老达摩见他可怜就收养在庙中,后来发现,姓方的这个孩子天资聪明,酷爱武艺。原来这座报恩寺有三百多和尚,每天都在练武功,这孩子就着了迷,看完了就回到自己屋里练习着,抬腿、伸手都相当讲究,日久天长被老达摩发现了。老达摩一想: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把能耐传授这孩子,好让他继承我身上的本领。结果这么一教,大大出乎老达摩的意料之外,这个小孩儿天资聪明,一教就会。老达摩心中暗想:既然这孩子有这种天才,我不能把他埋没了,干脆我就放量的教,尽我身上所会的,都传授于他。就这样,一晃的工夫,就传授这孩子好功夫五十年,方天力就到了六十来岁了,他这个名字还是盖世达摩给他起的。因为他力气特别大,有举鼎拔山之力,好像是老天赐给他的,所以起名天力。由于方天力上了岁数,又生长在海外,盖世达摩给徒弟送了个绰号叫海外神叟。从那以后,方天力闯荡江湖,游历大西洋,在海外,要提起他的名来,很少有人不知道。但是,他不经常到中原来。说这话在半年前,盖世达摩把方天力唤在面前,对他说:

  “孩儿,为师平生就两个徒弟,你有一师兄叫陆民瞻,人送绰号叫英雄得鹿。他画得一手好画,画鹰都画绝啦,画熊都画活啦,画鹿比活的还像,故此才有个英雄得鹿的绰号。现在他是乾坤八大名剑的第四位,将来要见着你的师兄,你们要多亲多近。另外,你总在海外不是长策,应当到中原遛跶遛跶,走名山,访高人,看看你的武艺到底能到什么程度。中原高人倍出,尽是成了名的英雄剑侠,你切记谨慎,不准骄傲。另外,你要牢记咱们大报恩寺的规矩,不准奸盗邪淫,不准仗凭武力欺人,更不准助纣为虐,倘若你要走错了路,办了坏事,为师决不答应。”

  “老师放心,弟子记下了。”

  就这样,方天力离开海南岛,赶奔中原,闯荡天涯,一心一意要寻找他师兄陆民瞻老剑客,可是直到现在,师兄弟也没有见着面。他耳闻钦差大臣年羹尧带着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以及各位有名的人物,查办剑山蓬莱岛,又听说那剑山乃是高人集聚之地,天力一想,不如我到那儿看看,开开眼界,为朝廷出把力。就这样,方老剑客来到剑州,经过找问才清楚,如今众人都在龙虎观,方天力这才赶到龙虎观。这老爷子天生诙谐,不露本来的面貌,所以用炭灰把脸面、手、脚都涂了一层,穿了一身破衣服。这就叫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结果来到这儿,正碰上病太岁张方,还遇上摩天长老在这儿仗势欺人,方天力就把他这条大铲给扳弯了扔在地下。这就是方老剑客的经过。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且说摩天长老一看对面来的这个小老头两臂一晃力大无穷,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物,但是再三追问他的名姓,方老剑客是闭口不谈,这就激怒了摩天长老:

  “阿弥陀佛!老匹夫,竟敢在我的面前装相打哑谜,今天让你知道知道,先天寺的和尚并不是好慧的。接掌!”

  他说着抡掌就砸。方老剑客往旁边一闪,手捻须髯一阵冷笑:

  “哈哈哈!摩天长老,要想动手可以,咱得讲个条件。”

  “你说吧!”

  “我要把你赢了该怎么办呢?”

  “阿弥陀佛!老匹夫,你要能把贫僧赢了,我也不问你是谁啦,我尘土不沾,跺脚就走,从今尔后,永不出头。贫僧说话要不算数,不得善终。”

  “好!”方天力一挑大拇指,眼望两廊各位英雄:“各位都听见了吧?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摩天长老自己说的,一旦他要败在我的手下,隐居海外,永不出头,说话不算数,得不了好结果。老和尚,我相信你说话算数。来吧!马上咱们就动手。”

  “且慢!老匹夫,我说啦,你还没有说呢!假若贫僧把你赢了,你怎么办呢?”

  “哈哈哈,问得好!大和尚,比如说,你要是把我赢了,我当场报通名姓不算,我还要当着天下英雄的面,规规矩矩跪在你的面前,给你磕上三个响头。然后我从哪来回到哪去,闭门思过,永不露面儿;我要露面儿,也不得好下场。你看这条件怎么样?”

  “阿弥陀佛!一言为定。”

  两个人把话说绝了,说完之后,当场就动手。各施绝艺,全拿出压箱底儿的本领。这摩天长老是海外有名的人物,学艺七十来年,如今活到百十来岁,不仅经验丰富,而且武艺超群。方天力老剑客也不是省油的灯,乃是盖世达摩亲传弟子、英雄得鹿的师弟。再看老头子身形转动,二臂齐摇,使出海外的绝艺叫莲花掌,翻天三百六十路,神出鬼没,快似疾风,急似闪电,这两只手就好像雨打梨花相似。他们两个人一动手,二百个回合没分上下,把两旁的人全都牢牢地吸引住了。童林心中暗想:这老头是谁呢?好高的功夫啊!如果这个人不走,那可能帮我们的大忙。病太岁张方也有如此的想法儿,张方心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老头放走了,要留在我们公馆可太有用处啦。所以张方手扶着桌子,摇晃着夹扁头,不住地吵吵:

  “老爷子你听着,使劲儿使劲,再加把劲,在那秃驴的头上使劲儿的揍,秃驴是非败不可!”

  坏事包孔秀也说话啦:“唔呀!摩天长老混账乌鳖羔子,我看你今天是活到头啦,非找难看不可!老爷子,你替我狠狠地揍。”

  大伙一听“哗”的都乐啦。心说:你算干什么吃的?说的多亲热呀!替你狠狠地揍,你算哪一号啊!按下大伙不必细说,单说老剑客一边打着,心里真着急呀,他真没有料到这个摩天长老的能耐竟这么大,费了如此的力量也没有赢了人家,刚才把大话已经扔出去了,要不能取胜,就得怎么说的怎么办。倘若我回到海南岛大报恩寺,见到我师父我怎么交待呀?我输赢胜败都是小事儿,关系着我老师的脸面哪!因此,今天这场决斗,无论如何我也得赢了。老头子想到这儿,暗中用力,把所有的能耐都施展出来了。摩天长老比方老剑客还着急,他也没有料到,对面这个小老头武艺这么高强,就凭自己的能耐,二百多个回合没有把人家战败,可见他不是一般之辈,摩天长老心中暗想:我们师兄弟两个人漂洋过海来到中原,受到英王富昌的礼遇,拿我们弟兄当金子,当宝石,没想到我师弟当场毙命就剩下我自己,我要不能给我师弟报仇,再输给这小老头,我有何颜面回到海外金角岛,见着我的那些朋友怎么说呀?今天我要是打败了,我就不能活啦!想到这儿,他也使上劲儿了。但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不管是多高的人,比到一块儿,总得有个胜的,有个败的。他俩也不例外,等打到三百个回合,摩天长老就敌不住方天力了。什么原因?没有人家力气大。摩天长老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节节败退。方天力趁此机会加紧进攻。“啪啪啪啪!”把个摩天长老逼得眼花缭乱,手足无措。就在这时候,方老剑客上边一晃,底下使了个扫地连环腿,“嗖!”正好踢到摩天长老腿肚子上。这一下重有千斤,摩天长老站立不稳,仰面栽倒。方天力往前一跟,把单掌往空中一举,对准摩天长老的脑袋就要下毒手,可是他转念一想:且慢!但能容人且容人,我留他一条活命吧!我要把他打死不费劲儿,岂不被众人看着我鼠肚鸡肠,有失我剑侠的身份!再说,我跟摩天没有什么不可解的仇恨,初次见面,何必就下毒手!老剑客想到这儿,掌又收回来了,猫下腰把摩天长老扶起来,满面赔笑:

  “哈哈哈!大和尚,多谢你容让,方才小老儿一时失手,我算捡了个便宜,还望大和尚原谅!对不起呀,对不起。”

  摩天长老口打唉声心中暗想:罢了!怪不得人们都说英雄背后有英雄,好汉背后有好汉。没想到我栽了这么硬一个跟头,在人前丢丑啊!不怨天不怨地,怨我的功夫不到家。大和尚想到这儿满脸通红,冲着方天力老剑客双掌合十:

  “阿弥陀佛!老爷子,我服啦!我的能耐不敌你,我说话算数,现在我就走;不过呢,我要向你声明一点,今后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勤学苦练,不定哪一天,我还要拜望你老人家,咱们俩还得二次交手,不把这脸面赚回来,我誓不为人!”

  “好吧!但盼有那一天!”

  摩天长老转身形来到英王富昌的面前:“唉!王驾千岁,恕贫僧无能,给剑山丢人啦!我说话算数,贫僧这就告辞,不过求王驾千岁给我行个方便,用棺椁把我师弟通天和尚的尸体成殓起来,我要带回海外金角岛。”

  英王富昌无法挽留,给拿了五百两银子略表心意。大帅谭天派了八个人抬上棺椁,一直把摩天长老护送回海外。这些细节,不必交待。等摩天长老走了之后,英王富昌身边就站起一人,谁呀?正是泥小鬼陆恒,这陆恒见着打仗比吃糖还甜哪,早就有点儿急不可待,他一看摩天长老大败而走,伸手从桌子底下操起独龙双棒,打垫步跳到当场,把双棒一碰,嘡啷啷啷!喊道:

  “老匹夫,来来来!我今儿叫你知道知道泥小鬼陆恒的厉害!”

  方天力看着他一笑:“噢!你就是泥小鬼陆老剑客。陆恒啊!我久闻你的大名,听说你这个人品质恶劣,人缘儿不太好,凡是认识你的人,几乎没有不骂你的。人要活到这一份儿上,还不如死了的好,我奉劝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自杀得了。”

  “啊!”陆恒一听,这老头的嘴够多损,哪有劝别人自杀的!泥小鬼陆恒火往上撞,哇哇暴叫:“老匹夫!不傻装傻,不愣装愣,你算个什么东西?今天老剑客我要把你砸成肉泥。”

  说着话抡棒便打。还没等方天力动手,病太岁张方过来了:

  “慢着,慢着,等一会儿打,我有话说。”方天力一回头,张方到了面前,冲着方老剑客一拱手:“嗨嗨嗨!老爷子您辛苦啦!方才大显身手,令我等眼界大开,果然是位成了名的高人。我家钦差年大人有爱将之癖,我师叔童林也是这样,请您老人家赶奔东廊下待茶。您哪,无论如何得赏个脸,到那儿喝口水,歇歇气,然后再动手也不为晚。”

  说话间童林,天灵侠王凤,老少英雄过来十来多位,挚意相让。方天力一看,盛情难却:

  “好吧!蒙各位赏脸,老朽却之不恭,叨扰叨扰!”

  众人亚赛众星捧月一般,把方天力捧到年大人面前。年羹尧起身让座,对方老剑客倍加尊重。可是泥小鬼陆恒心中十分的不快,他原打算大战方天力,给剑山的人找找脸儿,没想到人家没跟他伸手,跑到东廊下喝水去了。陆恒把这一肚子火全部撒向张方:

  “丑鬼!你他娘算什么东西?我这儿刚要伸手,你跑这儿拆我的台来啦!好(口来),既然他不敢来,你来!有种的你跟姓陆的伸伸手。”

  张方一扑棱脑袋,心说娘的娘,我的姥姥,我这两下子往哪儿摆呀!跟他伸手我非归位不可。但是张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把夹扁脑袋一晃:

  “嗨嗨嗨嗨!陆恒,你不用装大瓣蒜,要想伸手,有别人就可以了,我这么高的身份,能跟你打吗?我要把你赢了也不光彩,人家该说,就凭张方那么高的身份,欺负一个小小的泥小鬼儿,得叫别人笑掉大牙,你说是不是?这么办吧!我找一个小伙计,陪着你走两趟就得啦。”张方一点手,冲着黄眉童子苗吉庆:“老爷子!我看您精神也养足啦,也吃饱啦,也歇够啦,你跟陆恒是老搭档,应该过去伸伸手啦。”

  苗吉庆心说:这小子有多坏!他不敢伸手,还得找一个替身。苗吉庆站起身来说:

  “好办。张方啊,闪退一旁,我来对付他。”

  苗吉庆从桌子底下一伸手拉出压把拦龙锤,迈大步,噌噌噌来到泥小鬼儿面前,把两柄金锤一碰,一阵大笑:

  “哈哈哈!陆恒,咱俩又见面啦!”

  陆恒一看是苗吉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气得是五脏冒火,七窍生烟:

  “苗吉庆!咱俩是有我没你,有你没我,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对头。我陆恒定报前次霸王桥一锤之仇。接棒!”

  这两个人个头一般高,使的兵刃分量还一般重,能耐也相差不了多少,一伸手就是激战。苗吉庆恨不得一锤把泥小鬼砸成肉泥,陆恒恨不得一棒把苗老剑客打个骨断筋折。这两个人,四臂齐摇,四件兵刃上下翻飞,呼呼挂风,打得是十分精彩,把在场的千数来人全都牢牢地吸引住了。童林把心都提到嗓子眼儿啦,他真替苗吉庆耽心,倘若苗老剑客有个三长两短,他觉着对不起人家的师父。因此童林就做好了上阵的准备,手持子母鸡爪鸳鸯钺,随时准备接应苗老剑客。方天力看出童林的心思,用手一捺他:

  “童侠客!不用耽心,据老朽看,他们两个人一半会儿分不出上下来。您哪,就把心放在肚子里边,一个时辰以后,才能看出结果。”

  童林知道这方老剑客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是著名的武术家,人家说话当然是有把握的,他点了点头,这才收起双钺。果不出方天力所料,苗吉庆和陆恒两个人一伸手就是一百个回合,又打了半天是二百个照面儿,一直打到三百个回合,仍然没有分出高低。泥小鬼儿陆恒抬头纹也开了,洗身汗也下来了,鼻子翅直扇呼,呼呼带喘。再看黄眉童子苗吉庆就跟得了黄病差不多,脸变成了黄绿色,豆大的汗珠滴滴嗒嗒直往下滚,前后的衣服都湿透啦,呼呼直喘,两柄大锤也显著迟慢了。

  单说两个妖道张明志和赵明真,一看徒弟累成那个模样,就觉着有点心疼,打算把陆恒换下来好好歇歇,等歇够了再打。还没等他们俩说话呢,病太岁张方抢到前边了。张方这小子是真够坏的,他冷不丁地喊了一嗓子:

  “陆恒注意身后,你看身后那是谁?”

  陆恒打着打着,听这么一喊,打了一个愣怔,他认为这身后有人暗算自己,这小子不由自主地斜眼往后观看,结果后边谁也没有。这打仗讲的是全神贯注,来不得半点疏忽,尤其这眼睛,你得盯着对方,稍微一离神就得出差错。结果陆恒往后这么一看.漏了一招,被黄眉童子苗吉庆这一锤正砸在他肩膀上头,耳轮中就听见“啪!”把陆恒打出有两丈多远,一个跟头摔倒在地,左胳膊落了个粉碎性骨折,独龙棒也落地了。陆恒连吭都没吭,眼睛往上一翻,顿时是人事不省。

  龙虎观内是一阵大乱,哗!剑山的人把张方给恨透啦,有一些人咬牙切齿,嘎嘎山响:这个臭崽子,你要不喊这一句,泥小鬼陆恒何至于打败,何至于受伤呢?这小子有多损!张明志、赵明真顾不得这些,从桌子后面转出来,噔噔噔扑到了徒弟近前,经过检查,俩老道眼泪掉下来了,啊呀,徒儿哎!心说可坏啦,如果治不好,陆恒就得终身残废,得赶紧调治。俩老道点手唤人用软床把昏迷不醒的陆恒抬进偏殿,俩老道进行抢救,给陆恒吃药,给他接骨。

  按下他们不说,单说黄眉童子苗吉庆,大获全胜,十分得意,手提拦龙双锤转身要走。就在这时候,忽听剑山的人群之中有人高声喊喝:

  “呔,苗吉庆休得逃走!贫道在此。”

  欻!飞身形来了一人。苗吉庆回头一看吓了一跳,正是剑山的军师云台剑客燕普。

  燕普跟泥小鬼陆恒的交情不错,他一看陆恒上了当,吃了个暴亏,这心里就觉着过意不去。他既恨张方,又恨苗吉庆。他觉着剑山的人连连打败仗,士气低落,再这样打下去,是准输无赢。因此,他想给剑山的人提提气,要大显身手,这才亲自下场。

  苗吉庆一看是燕普,就知道这个仗不好打,只好硬着头皮在这儿等着。他把双锤往左右一分,一阵的冷笑:

  “这不是云台剑客吗!”

  “然,正是贫道!”

  “我说燕普啊!你想跟我伸伸手不成?”

  “正是。不但跟你伸手,我要会斗差官队里所有的高人。”

  “好(口来)!我久闻云台剑客的大名,今儿个我想看看怎么样个云台剑客!来来来,伸手吧!”

  燕普拉出宝刃太阿剑,院里就打了一道电闪寒光,发出七彩的光芒。他手舞宝剑向前进招,跟苗吉庆战在一处。苗吉庆方才已经累得够瞧的了,大战泥小鬼陆恒,把他累得是精疲力竭,再遇上个云台剑客,他哪里受得了,没有十个照面儿就招架不住了。但是苗吉庆这人挺滑,光棍不吃眼前亏,见势不好撒腿就跑,他虚晃一锤,噌!跳出圈外,冲着云台剑客一乐:

  “哈哈哈!我说老剑客对不起,恕在下不能奉陪。我可不是怕你,是太累啦!需要回去喝点儿水,歇一会儿,养足精神再跟你伸手。再见,再见!”

  苗吉庆说完,拎着双锤回来了。大伙儿一看,一阵大笑。童林急忙站起身来,就打算亲自下场。病太岁张方一看,急忙把童林给拦住:

  “师叔哎!大将压后阵。您是老帅,哪能轻易下场哪!”

  “张方!那么你看谁去合适呢?”

  “哎,好几百人,用得着您吗?有我去就足矣!”

  “噢!你想要会斗云台剑客?”

  “正是。”

  大伙儿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心说张方这小子没喝酒怎么醉啦?这不是说梦话说胡话吗?就凭你,敢跟云台剑客伸手?简直是笑话!其实,张方有张方的打算,说完了话,乐嗬嗬的,来到当院,冲着云台剑客一抱拳:

  “嗨嗨嗨!无量佛呀,弥陀佛,对面这不是云台剑客燕普燕军师吗?”

  “无量天尊,不错,正是贫道!你来做甚?”

  “哎,我说剑客爷,您这话说得极其无理。这是比武的地方,上这来还用问吗?自然是比武啦!”

  “噢,你要跟贫道比武?”

  “对呀!我说云台剑客,你可别骄傲啊!有道是骄兵必败呀!你别觉着你自己挺了不起,我张方可没拿你当回事儿。你看看,我是天下第一的剑客,打遍天下八十一门都没有对手,何况是你啦!”

  云台剑客冷笑了一声:“张方啊!你不要信口胡说啦,我知道你这个人脸皮最厚。我怎么就没有听说你叫天下第一的剑客呢?谁封的你?分明是一派胡言。我告诉你,要想跟我比试,你可不配,趁早给我回去,起码你得叫童林过来。像贫道我,焉能跟你动手?岂不有失身份?”

  “哟!我说云台剑客,当着矮人别说短话,你可够缺德的,你把我张方说得一无是处。就凭我这么高的能耐,不配跟你动手吗?你说话也太气人啦!今儿个我实话告诉你,我不但要伸手,而且一定要赢了你,你信不信?”

  “是吗?张方,这话可是你说的,你敢说你能赢得了我?”

  “敢说,敢说,就是敢说!”

  “好!你要有这个把握,我就陪你比武。”

  “瞧好吧你!”张方说到这儿,一探膀臂,拽出吕祖套风锥,没伸手以前,他自己先练了一趟。欻欻欻!一边练一边还带报名的:“这一招叫白蛇吐须。咳,看见这一招没有?这一招叫苏秦背剑。哎,看着这一招没有?叫青天捧日。”

  把云台剑客燕普气的鼻子都歪了:“张方等等!我说是你自己练哪,是咱俩比试?”

  “咱俩比呀!”

  “要比你就快过来,不要在那儿耽误工夫。”

  “我说老剑客,你这话说得就不对啦。我得先活动活动筋骨,要不活动好了,怎么能伸手呢!”

  “那你活动完没有?”

  “完啦!这就结束,我再踢两趟腿。”

  云台剑客在这儿等着他,张方踢完了腿,又晃了晃脑袋!“哎!这才觉着身上挺舒服。咳,来吧!”

  云台剑客往下一撤身,单手掐剑亮出门户。张方手捧大锥子,使了个冲天一炷香,也拉开门户。云台剑客刚想伸手,张方把脑袋一扑棱:

  “且慢!等等!”

  “张方,你还有何话说?”

  “我说云台剑客,方才我想起一件事儿来。”

  “什么事儿?”

  “云台剑客,我可挺替您难过呀!”

  “噢!你替我难过什么?”

  “云台剑客,你的身份可不低呀!这要败在我的手下,你说你是活呀,你是死啊?人不人鬼不鬼,你得个什么结果呢?想到这儿,我这心里挺难过,就有些不太忍心动手啦!”

  “呸!张方,你少在我面前胡说八道,你就有把握赢了我吗?你真把我赢了,我的后果用不着你替我难过。”

  “话是这么说,可谁让我这个人心太软呢!哎,老剑客呀,我替你想了这么个着儿,我看你呀,要是败了千万不要死。为什么这么说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对不对?您哪先将就着活着,也别在剑山呆着啦,找个没人的地方,干脆还俗得啦。还俗当个老百姓,你又有钱,再托人找个老伴儿,老两口子一成亲,万一过个一年半载的生儿育女,你再得个儿子什么的,您说这有多好!”

  “啊!”把云台剑客都要气疯了,用手点着,“张方啊!你真是信口胡言,拿命来!”

  欻!燕普摆剑就刺,张方摆吕祖套风锥接架相还。打了没有两个回合,就听两廊下有人喊喝:

  “军师,云台剑客,你先别伸手,把张方交给我们!”

  云台剑客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回归本队,抬头一看,说话的非是旁人,正是了不起的两位剑客,张明志、赵明真。

  方才说过,泥小鬼陆恒的左胳膊落了个粉碎性骨折,这俩老道把徒弟抬进屋去精心调治,如今把骨头给接好了,包扎完了又给吃了药,估计徒弟不会落成残废,这才腾出手来回到战场。一看是张方,这俩老道眼珠子都红了,心说:这个坏蛋,你要不喊那一声,我徒弟能打败仗吗?你这个小子损透啦,要叫你活在世上,我们弟兄是誓不为人!

  要知张方如何对付这俩老道,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