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八九回 奉王命谭天下山 霸王桥群英会战

  话说英王富昌命大帅谭天率领各路英雄一百多人要血洗胜家庄进行报复。谭天领命,白天做好了一切准备,到了晚上分乘五路战船离开剑山十八弯赶奔白龙渡口。他们偷偷地把船靠在江边之后,这一百多人下了船,让喽罗兵把船摇到苇塘里候信儿。这些人就像鬼影似地直扑胜家庄。

  谭天心中暗想,老匹夫胜裕呀,今天晚上你就要大难临头,你纵有回天的手段,也脱不过今天这一关了。本帅带来的都是剑山的高手、武林的精华,你胜裕能有多大能耐?我管叫你一家老少一个不剩!

  他们正往前走着,在定更天的时候就来到霸王桥,霸河水激流翻滚从桥下通过。这座桥乃是木质结构,两旁有三尺多高的栏杆。在前文书咱们说过,黄眉童子苗吉庆大战泥小鬼陆恒就在这座桥上,这是通往胜家庄的咽喉要道,必经之路。谭天领人刚登上东桥头,突然发现前边黑影一晃,来了不少人。谭天一愣,嗯?这是谁们?可是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与此同时,对面的来人也发现了谭天他们,不约而同地就都站住了。谭天仗着人多势众,高声喝问:

  “呔!对面什么人?”

  对面的人说话了:“你们是哪的?报上名来!”

  杜清风听着声音挺熟,转动三角眼拢目光一看,把他吓得是魂不附体。闹了半天,对面来的那些人,为首的正是童林童海川。在童林身后跟着混元侠李昆、世界妙手九尾猔(犭易)司徒朗、天灵侠王凤、老侠石昆、老侠明灯、穿云白玉虎刘俊、牛儿小子、虎儿小子、左臂花刀洪玉尔、夏九龄、司马良、孔秀,以及差官队里所有的英雄,没有一百人也差不多少,就好像事先约好在这见面似的。这就叫冤家路窄。杜清风一拽谭天的袖子,低声说道:

  “大帅!看来今晚上偷袭不成胜家庄了。对面来的是童林一伙。”

  “啊?”谭天一想,既然碰上了,万无折回之理,即便不能血洗胜家庄,我们也不能放过童林。谭天想到这里,命人点起灯球火把,亮子油松,刹那之间照亮了霸王桥。

  童林他们上这儿来干什么?这有原因。因为前次杜清风和野飞龙两个人夜进胜家庄,被童林把他们捉住又放了。放走他们之后,各位英雄坐下来议论这件事,就感觉到剑山对胜家庄没安好心,对老英雄胜裕一家是个大的威胁呀!大家分析到这里,所以都没走,童林又派人回到公馆调来五十多人。今夜晚加强了防范,童林领着人亲自巡逻,正好走到霸王桥遇上了谭天,这就叫不巧不成书。

  童林借着灯火的光亮定睛一看,啊!剑山的高手都聚会在这里了!那为首的不是大帅谭天吗?童海川紧走两步登上桥头,双手分钺冷笑了一声:

  “对面可是谭天谭桂林?”

  “不错!正是本帅。你不是童林吗?”

  “正是童某。请问谭大帅,夤夜之间带着这么多人欲要何往?”

  “这……姓童的,你管得也太宽点了!我上哪儿你管得着吗?说明了,我们就是找你报仇来的!既然在霸王桥相遇,咱们废话少说,你赶紧拉家什过来,本帅要与你大战三百合。”

  童林久闻谭天是当世的豪杰,人称盖天第一手,一口宝剑盖世无双、早就有心会他一会,既然今天遇上,焉能错过机会。他抖擞精神,打垫步拧身往前一纵,直奔谭桂林。谭天也晃动三簧宝剑猛刺童林,两个人在霸王桥就战在一处。谭天素知童林的厉害,今天动手格外加着小心,把压箱底儿的本领都使出来了,一伸手就使出“天、地、人”三簧剑的剑招,天盘三十六路,人盘三十六路、地盘三十六路,一共是一百单八手,追魂取命招数精奇。童林跟他的想法相似,素知他是了不起的剑客,岂敢掉以轻心?他把鸡爪鸳鸯钺晃开就亮出翻天三十六路,一路分八招,招招变化奇特,因此跟谭天打了个棋逢对手,一百回合没分上下。世界妙手九尾猔(犭易)司徒朗是个热心肠,他替童林担心,恐怕为谭天所伤。老英雄从背后拽出一对日月五行轮,大吼一声蹿将上去,打算替换童林。可正在这时候,羽士清风侠杜清风恐怕司徒朗伤着大帅谭天,他拽出丧门剑飞身往上纵就挡住司徒朗。

  “姓司徒的你休要猖狂,本剑客在此,你这厢来!”

  司徒朗认识杜清风,不由得咬啐牙关,剑眉倒竖,晃双轮跟杜清风战在一块儿。要说他们俩的能耐也不差上下,伸手多时也未分出胜败。

  混元侠李昆恐怕司徒朗有失,一晃掌中八卦太极杵飞身加入战斗。剑山的野飞龙燕雷大吼一声,晃动链子索挡住李昆,双方就展开了一场混战。

  正在这时候,顺着小道来了个人。这人急匆匆走得非常快。他来在桥下仰头一看,呵!真够热闹的,这是谁跟谁打呀?登高一望,正看见童林,这个人顿时勃然大怒,把掌中的独龙双棒一晃,高声断喝:

  “剑山的各位英雄往后撤,把姓童的交给我了!”

  他说着话一阵风似地扑到童林面前。两方的人都怕遭人偷袭,呼啦往两旁一退把地方就闪开了。来的是谁呀?正是泥小鬼陆恒。

  前文书说了,陆恒跟他的两个老师张明志、赵明真让欧阳修给治住了,这爷仨当众表态,一定跟英王断绝一切往来,再也不管剑山的事了,实际上他们说的是谎话。欧阳修老剑客走了之后,这爷仨这顿骂呀!咬牙切齿,非要跟童林、欧阳修血战到底。但是他们深知光靠本身这点能耐不行,必须得请帮手。要说张、赵二人的朋友,那可不少,无奈远水不解近渴。后来他们忽然想起,离剑山二百五十里有个双星镇,镇上住着俩人,号称天山怪。张明志、赵明真写了封信让陆恒连夜赶奔双星镇。陆恒走路非常快,等到了双星镇见到二位老剑客,把书信往上一献,这俩人看完信频频点头,告诉陆恒,你先行一步,我们随后就到。陆恒这是送完了信往回走,正好路过霸王桥,他一看有童林,脑袋一热把什么全忘了。陆恒心说,要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我非得亲手结果了童林的性命,才不虚此行。他把掌中独龙双棒一碰,喝道:

  “童林!小辈认识我是谁吗?”

  童林一看是泥小鬼,就知道情况不妙。别看方才跟剑山的人打得棋逢对手,但是多了个泥小鬼,这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海川把双钺一分点了点头:

  “老前辈!您走到哪我都认识。莫非老前辈要公开帮着剑山跟官府为仇不成?”

  “哈哈哈,童林呐!你趁早把官府那两个字收起来,别动不动就打官腔。在我心目之中那官府算个屁!你就乖乖地给我等死吧!”

  呼!不容分说抡棒就砸。童林一看,这火也上来了,晃双钺大战陆恒,一伸手就是十几个照面没分上下。单说众英雄一看童林跟陆恒伸了手了,怕童林吃亏,老英雄司徒朗晃兵刀就上去了:

  “海川!你往旁边闪闪,老哥哥替你打一会儿。”

  童林心说老哥哥您这是何苦呢?可这时候司徒朗就到了,晃双轮奔泥小鬼就刺。陆恒一转身跟司徒朗就战在一处。童林刚往下撤了三步,就听见身后,“嘡啷啷”一声响,回头一看坏了,司徒朗的左手轮被陆恒的独角捧给崩飞了。就在司徒朗一打愣神的工夫,陆恒的左手棒就到了,正抽到司徒朗的后背上,“啪!”把司徒老英雄一棒就从桥上打到水里去了。老少英雄一阵惊恐,童林吩咐:

  “快,快救人!”

  牛儿小子、虎儿小子俩人跳进水里,时间不长把司徒朗救上来,老头子已是昏迷不醒。混元侠李昆、天灵侠王凤一人夹着司徒朗一只胳膊,不住地运用气功抢救,好半天才把他救过来,再看后背红肿,高有八寸多长一条大口子。这伤就是被棒子抽的。书中代言,这还得说司徒朗有功夫,要换个旁人,这一棒就得被打个骨断筋折。

  童林一面招呼人抢救司徒朗,一面转身打算再战泥小鬼。这时夏侯伦、诸葛洪图、司马云山、骷髅鸟秦凤这四个人上去了,四人力战泥小鬼。

  为什么要四打一呢?因为都知道陆恒厉害,人少了不是人家的对手。陆恒一看哇哇暴叫:

  “哈哈哈,你们仗着人多势众,好(口来)!还有多少都过来,老爷子我收庄包圆儿。”

  这陆恒一人对四人毫无惧色,把双棒舞动如飞,呼呼山响。打得正在激烈的时候,从道上又来一个人。这个人走得也挺着急,等走到桥头一看,不由得一阵大笑,口中说道:

  “来早了不如来巧了,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陆恒!咱俩真有缘份,在这又遇上了。各位往后闪一闪,把他交给我了!”

  来的是谁呀?正是黄眉童子苗吉庆。这个苗吉庆跟陆民瞻以及老剑客欧阳修离开双羊观,在剑山的东坡就分手了。苗吉庆走单帮,他就乐意一个人蹓跶。这些天他也没闲着,到处刺探剑山的情况,攒足精力要帮着童林破剑山。今天无意之中走到霸王桥遇上此事,这才晃双锤来到陆恒面前。他把双锤一分,一阵冷笑:

  “姓陆的,咱俩真有缘份呐!你到哪儿,我到哪儿。咱俩还得比,究竟看看咱俩谁高谁低呀!”

  陆恒一看是苗吉庆,直气得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想起前些天那一锤之仇,好悬没要了自己这条命,如今见了苗吉庆真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刚想伸手,大帅谭天把他拦住了:

  “老剑客等一等!您到这边来,我有话说。”

  陆恒不知是什么事,倒提双棒来在谭天面前:

  “大帅!你为什么拦着?”

  谭天压低了声音道:“老剑客!咱们都是自己人,不能说假话,那苗吉庆可不是好对付的,何况老剑客已身战数阵,体力不支,您都见了汗了,这要再跟他伸手,岂不自找苦吃?以我之见,您先歇会儿,缓缓气,我派别人抵挡一阵,等您歇过劲来再动手也不迟晚。”

  陆恒一听有道理。别看他嘴说得挺横,其实心里对苗吉庆还真打怵,因此点了点头。谭天问左右:

  “哪位过去?”

  言还未尽,野飞龙燕雷“嗷”一声就蹦出来了:

  “大帅!把这老匹夫交给卑职。”

  他一晃链子索来在苗吉庆面前。黄眉童子一看十分不悦,把脸往下一沉:

  “喂!这是怎么个茬儿?我打的是泥小鬼,别人我不打呀!我说大个子你回去,让泥小鬼过来。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白白耽误工夫。”

  野飞龙能干吗?断喝一声:“老匹夫少说大话,你招家伙!”

  他说着抡索就砸。也就是六七个照面,被黄眉童子使了个反背绝命锤,正拍到野飞龙后脑勺上,揍了个万朵桃花开,死于非命。

  燕雷跟杜清风最好,杜清风一看自己磕头的盟弟死了,真是痛断肝肠,便拉丧门剑来战苗吉庆。二十几个照面,啪!被苗吉庆一锤正接到杜清风屁股上,把这个恶道揍得双脚离地能有七八尺高,嗖,掉进水里了。幸亏他落水了,不然的话他的命也保不住。杜清风从水里爬出来,龇牙咧嘴败归本队。

  陆恒一看不好,我还真不能歇着了。他不顾别人的阻拦,蹿上去跟苗吉庆就战到一处。他们俩一伸手,就都玩儿了命了。各自把绝艺施展开来,眨眼间打斗到一百多个回合,没分上下。童林在一旁不住地替苗吉庆担心,心说,人家一不图名二不图利,自告奋勇要给我保镖,虽然说是半开玩笑半真事,但是人家是客人,倘若有个一差二错,我对得起人家吗?海川想到这,拉双钺就想替换苗吉庆。就在这时又来了一个人。就见来人身材高大,晃晃悠悠好像一座大山似的从东而西奔霸王桥方向走来。

  这人来到桥头看了看,口诵佛号:

  “阿弥陀佛!各位,我打问打问,哪位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

  夜深人静,借着水音听得格外清楚。海川顺声音仔细观瞧,不看则可,一看呐,童林脑袋就嗡了一声,心说道,莫非这世上真有鬼吗?如果没有的话,这个人死了怎么能复活呢?不但童林这样,凡是认识这个人的,没有不吃惊的。来者并非别人,正是古刹玉皇顶老当家的,人送外号金鸡好斗双钢掌慧斌。

  惠斌不是早死了吗?怎么又活了呢?书中代言,这位像惠斌,实际上不是,他乃是新出世的英雄,姓陆叫陆成龙,人送外号“恶面罗汉”。要提起他老师来,那可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就是金腮罗汉袁大化。按理说袁大化那么高的身份可不应该再收徒弟,这里边有段隐情。数年前金腮罗汉袁大化离开广东佛山云游四方,正好路过广东龙门县。袁大化一想,在这龙门县有个了不起的人物,叫头顶八卦脚踏太极王十古。王十古不但武艺精通而且医道高明,有当世华佗之称,据说他的医术有起死回生之力。袁大化跟王十古是老朋友了,虽然是辈数不同,但是爷两个感情至厚,金腮罗汉就想上八卦堂去拜望他。等到了龙门县城外天就黑了,袁大化一想不如找个店房先住下,明天吃完了饭再进城。就这样他在东关外住到王家小店。别看店房不大倒也干净,金腮罗汉就住下了。到了晚上他是天天得练功,二五更的功夫从来不拉,风雨不误,就这样他把衣服收拾收拾,顶着星斗在院中练昆仑闭气法。这套功夫练完了,鼻子尖见了汗,就觉得浑身上下非常舒服,他就背着手在院中来回走。他这种走跟别人可不一样,别人一走发出脚步声来,袁大化走起路来是声息皆无。他正走着呢,就听身后有点儿特殊的声音,听有人小声说:

  “快快快!别让人看着,看着可就麻烦了。”

  袁大化一听,这是怎么回事?在这深更半夜,鬼鬼祟祟肯定不是好人。老剑客动了好奇之心,脚尖点地飞身上房拢目光观看。闹了半天,这是王家店的北胡同,胡同挺窄,他发现两个人一前一后抬着块门板,板上鼓鼓的好像是个人,看来个头不大。头前有个人哈着腰给引路,方才的话就是这人说的。袁大化一对夜眼,看得非常清楚,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王家店掌柜的。他越想越疑,双腿一飘落到胡同,在后头跟着,要看个水落石出。就见这仨人从胡同出来,到门前大街,再一拐弯到了对面胡同,左转右转就到了西关城墙下。这龙门县的西关是片乱葬岗子,臭水泡子,垃圾成山,平日谁也不上这儿来。城里有冻死或饿死的人,无家可归的往往都扔在这里。他发现王掌柜和伙计都到了树林了,就听王掌柜说:

  “快!就扔到这,往里点扔,别让人看见。”

  那两个人把门板放下,把门板上的人抬下来,就要往水泡子里扔。袁大化一见不好,飞身跳过去,高喝一声:

  “慢!你们要干什么?”

  “啊!”

  把这仨人差点吓死,那俩伙计手一松,咕咚,把那人掉地上了。袁大化这才看清,闹了半天是个小孩儿,怪不得看着个子那么小呢,看样子也就是十三四岁。袁大化用手点指: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要干什么?”

  王掌柜吓得腿一软就跪下了:“老和尚您发发慈悲吧!千万别吵吵出去。这要叫官府知道我就没命了。”

  “你明知要犯法,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老和尚您老有所不知,但有一线之路我也不能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哟!半年前我们店来了一家逃难的,说是从山西来到广东找亲戚。结果没找着,这三口就住到我们店了。可是过日子不久他们钱就花光了,一再要求我宽限时日,等他们挣到钱或找到亲戚就把钱还给我。我可不敢说我心好,我一想这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客人又不那么多,既然那么可怜就住吧!我就答应了。结果他们欠了两个多月的钱也没给。不给钱也行,这孩子的父母都急病了,一躺下就是重病。您说他们躺到我的店房,我能不管吗?我给他们请先生治病抓药,搭了不少的钱呐!结果这命也没保住,夫妻二人不差三天双双死了,就剩下这个孩子。这小孩儿来时身子骨就不好,病病歪歪,他父母一死,无人照看他,也病了,一病就是俩月。请想,我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光在他们三口人身上得搭多少钱呐?今天我一狠心又请来一位大夫,让大夫给这孩子看看,结果大夫说这孩子是绝症,不出三个月非死不可。我一听就傻了。这要是三个月占着我的房子,我还得赔人、赔钱,受得了吗?因此我一狠心就打算把他扔了。我也省得赔钱,他也省得遭罪。这全是实情。不想被您老人家看见了。”

  袁大化听完,点了点头。心说这王掌柜虽然做事不对,但情有可原,这事放到谁身上也受不了。金腮罗汉哈下腰给这孩子号号脉,觉得脉搏微弱,但一半时还不至于死。他扭回头对王掌柜说:

  “你是认打还是认罚吧?”

  “大师父!认打怎么说,认罚怎么讲?”

  “要认打我就把你带到官府,把这件事对官府讲明白,该什么罪治什么罪,这是你自己找的。”

  “别别别,我就怕官府知道。”

  “要认罚,你让这伙计还把他抬回店里去,抓药也好,请大夫也好,不管花多少钱你都得花,这就是认罚。两条道你选吧!”

  “我……我还是认罚吧!伙计,抬回去。”

  袁大化跟着回到店房,一看王掌柜哭丧着个脸,知道他有些不情愿,袁大化就耐心对他讲解,从佛门讲到为人之道,还给他打了个比方:

  “比如这孩子是你,或是你家的孩子,在外边遇上这种事,有人要把他扔到水泡子里淹死,你怎么想呢?这样做法是不对的,不但国法难容,而且天理良心也不允许,我佛也不能答应。”

  后来终于把掌柜的说服了。掌柜的一再认错,马上命人去接大夫。袁大化道:

  “不必了。接大夫的事你交给我,我去请人保准能给他治好。”

  “是吗?那大师父您可积德了,帮了我们的大忙了。”

  到了第二天,袁大化让人护理病人,他起身进城了,到十字街往里一拐直接到八卦堂门前。这八卦堂就是王十古开的,是一座大药铺,光坐堂先生就十几位。王十古既是坐堂先生,又是掌柜的,还是东家。袁大化登门之后报通名姓,有人朝里边送信儿。时间不长王老剑客接出来了,一看是金腮罗汉袁大化,这高兴劲儿就甭提了。惊叫道:

  “师伯!您这是从哪来?”

  “阿弥陀佛,我从佛山来呀。”

  “是吗?您赶紧往里请。”

  王十古把袁大化接进客厅命人献茶。袁大化一摆手:

  “十古哇!我先不喝茶,有点事你先得帮帮忙。”

  “好,什么事您说吧!”

  袁大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王十古一皱眉,说:

  “啊!西关外王家店那掌柜的人称王老好哇!他怎么能干这种事?!”

  袁大化一摆手:“算了吧!我已经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他已认错了,这件事就揭过去。你还是救人要紧。”

  “我这就去。”

  别看王十古那么高的身份,一点儿架子都没有,马上命人背上小药箱子,上车陪袁大化到西关王家店。

  简短捷说,给孩子号完了脉,翻开眼皮看看,又把嘴给掰开瞅瞅,好半晌沉吟不语。袁大化着急了:

  “十古!你看有救吗?”

  “有救倒是有救,不过一半时好不了。他得的是伤寒,十分的严重,必须好好地将养。”

  袁大化道:“这样吧!是把孩子接到你的八卦堂呢,还是你天天来看呢?”

  “我哪有时间老往这跑呢?我那里空房子也有,把孩子接到我家,看着也方便。”

  “那就更好了。”

  用车把孩子接到了八卦堂。也该着这孩子命不当绝,在王十古王老剑客的精心医治下,一个月之后可以下地了。又过了一个月,身体康复。袁大化一直住到八卦堂没走,利用闲暇之时跟王十古讨论医道。尤其两个人都是成了名的剑客,意气相投,越谈越对劲。两个月过后,这孩子好了。这一天,到屋里趴在地上谢过王老先生救命之恩,谢过金腮罗汉救命之恩。两位老人非常高兴。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哇!眼见着一个死孩子硬救活了,他们感到无限的欣慰。让孩子坐下,问叫什么名字。那孩子说了:

  “我姓陆叫陆成龙,我家住在山西蒲州。我父母都务农为业,因为家乡遭了荒旱,颗粒不收,无法维持生活,我父母带着我到外乡逃难。我有个叔叔住在广东龙门县,我们就奔这来了。结果我这叔叔早年就故去了,我们扑了空。我父母一着急,得了暴病都死了。我又想我的爹妈,又着急上火,这才得了大病差点把命丢了。要不是二位老人家相救,我早死多时了。”

  这孩子会说话,袁大化点点头:“孩儿呀,你今年多大了?”

  “我十三岁。”

  “家还有什么人没有?”

  “什么人都没了。”

  “唉!怪可怜的。那么今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陆成龙哭了:“大恩人!我现在是举目无亲,两眼一抹黑呀!别看您把我救了,早晚我还得冻饿而死。您说我还能干什么?”

  他说完把脸一捂,呜呜哭开了,哭得金腮罗汉好生不忍,说道:

  “孩子!别难过。谁让我把你救了呢?救人得救到底,送人得送到家,要实在不行,我就带你回我那儿,到我的庙上你干点零活。虽然庙上清苦,也比在外面漂泊强。你看怎么样?”

  “哎呀!我谢谢大恩人。”

  这孩子也聪明,听完袁大化的话,跪下就叫师父:

  “师父!您收下我吧。我就是您的徒弟!”

  说着往袁大化面前一跪就不起来了。金腮罗汉一阵为难。因为自己身份太高了,没法收徒弟。可是陆成龙决心已定,往这一跪说什么也不起来。袁大化非常焦急,在旁边的王十古老剑客急忙打圆场。王老剑客说:

  “陆成龙啊!这你可就错了。至于能不能收你当徒弟,你不用问别人,这得问你自己。到庙上之后得看你有没有这种造化。比如教给你武术,你能吃得了苦,有发展将来才有出息,你要想拜老师就有希望,相反打我这说就不行。你看怎么样?”

  陆成龙这决心还挺大,说:“好吧!那我就听王恩公的。”

  袁大化在龙门县住了仨月,把陆成龙带回广东佛山。到了庙上之后教他练功,这一练哪,大大出乎老和尚的意料,没想到这孩子天资聪明,学的这个快劲就甭提了。一日千里,突飞猛进,教什么会什么。袁大化逐渐就改变了想法。心说要这么的,我就把山门开开再收个老徒弟。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正在这时候镇古侠董化一、碧目金睛佛姜本初、珍珠佛董瑞、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这哥四个到这儿看老师来了。袁大化一看分外高兴:

  “你们几个来得太好了。给你们介绍个人,这孩人叫陆成龙,我打算收他做弟子,怕你哥四个挑理。今天你们来了,咱商量商量,你们看看怎么办?”

  这哥四个一开始也不高兴,心说师父怎能收这么点个小孩当徒弟呢?后来一看陆成龙的武艺,哥四个也点了头,觉得师父的眼睛是看准了,这孩子真有出息,心说干脆甭叫老师费劲了,我们也不着急走,在这教他能耐吧!这老哥四个在佛山轮流教给陆成龙武艺,一教就是三年。您想想这四位都是什么样的高人?他们把本身的能耐全拿出来教给陆成龙,陆成龙的武艺那就了不得了。只是有一样,陆成龙心挺重,恨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打算一夜之间就全学到身上。在练气功的时候没练好,结果练得毒气攻心,好悬没死了。袁大化给他吃了药,后来命救过来了,可这点毒火又攻到脑门子上了,在脑门子上鼓起个大包来,跟长个小脑袋差不多。后来把这大包给他做了手术,淤血挤出来,落下一块残疾,脑门上多出块肉来。要不袁大化怎么给他取名叫“恶面罗汉”呢?

  董化一他们看着陆成龙一个劲儿乐,跟袁大化说:

  “师父!看着成龙我们想起个人来。”

  “谁呀?”

  “古刹玉皇顶的慧斌。成龙要跟慧斌站到一块儿,几乎看不出真假来,只是年岁上有所不同罢了。这堆儿,这块儿,脸膛,脑门儿上这肉,都一样。可是像是像,心可别像慧斌,那人因心术不正才有恶报的。”

  这爷五个把慧斌的经过跟陆成龙都讲了。陆成龙起誓发愿决不学惠斌。艺成之后,袁大化亲自给他打造了一条一百零八节的骷髅鞭,让他闯荡江湖。就这样,恶面罗汉陆成龙走遍了三山,踏遍了五岳,恶面罗汉这个名字就逐渐传开了。通过闯荡江湖,他对江湖上的事情知道了很多。听说双羊观有俩老道,一个叫张明志,一个叫赵明真,乃是师父的师兄弟,自己还得管人家叫师叔,遗憾的是这俩老道跟老师不和,还收个徒弟叫泥小鬼陆恒,要利用陆恒之手把本门户全都斩草除根。陆成龙听到这些挺有气,心说我本是要死之人,是我师父把我救活的,不但有救命之恩,而且培育我这么多年,我怎么才能报答我师父呢?他一想,对了,不如我把陆恒给(产刂)掉,去掉我师父心头一块病。他心是这么想的,嘴可没说。这次他离开广东佛山直奔剑山蓬莱岛,他已经来了三天了,对于前敌的事情他了如指掌,真替童林他们担心哪!今天晚上他打算进剑山继续摸情况,没想到误走霸王桥遇上战事,要不他怎么喊童林呢?他这一喊把童林吓了一跳,误以为慧斌复活了,结果到近前一看不是慧斌,听语音也能听出来,童林问:

  “大和尚,您贵佛号怎样称呼?”

  “哎呀!阿弥陀佛,我是个假牌的和尚。我姓陆叫陆成龙,人送外号恶面罗汉。我师父就是当世的高人袁大化。”

  呵!童林一听,我这又多了个师爷呀!赶紧跪倒,见过陆老剑客。陆成龙用手相搀:

  “海川呐!咱们都是自家人,你不必客气了。你告诉我哪个是陆恒?”

  “您看见没?使独龙双棒的那个人就叫陆恒。”

  “好,我就为他而来。你能不能把使锤的那位叫下来,把我换上去?”

  童林那个高兴啊!在后面高声喊喝:“师爷!别打了,有人帮忙!”

  苗吉庆累得鼻凹鬓角热汗直淌,正着急呢,听童林一喊,急忙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回归本队。

  “海川呐,什么事?”

  “师爷您先歇会儿,有人替您。”

  说话间陆成龙手提一百单八节骷髅鞭就来到泥小鬼的面前。他往前这一站,大伙都乐了。什么原因?他个太大,陆恒个太小,这俩人往一块一凑合简直相差悬殊哇!

  且说陆成龙,单手托鞭高声问道:“你就是泥小鬼陆恒吗?”

  “啊!”

  陆恒也着急呢,他赢不了苗吉庆,也累得浑身是汗。他一看对面来个高大的和尚,是谁不认识。泥小鬼把眼珠一瞪:

  “对面的和尚,你是谁?你胆大包天,竟敢在我面前猖狂!你是活腻味了,报个名吧!”

  “贫僧恶面罗汉陆成龙是也!”

  “哈哈哈,我还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和尚,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成心找死呀!”

  泥小鬼说着举棒就砸了过来。

  要知恶面罗汉和泥小鬼谁胜谁负,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