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八八回 袭三庄深夜行凶 童海川义释寇仇

  话说诸葛洪图苦劝谭天,谭桂林哪能听得进去!他剑眉倒竖,虎目圆睁,大声喝道:

  “诸葛洪图!秦凤!你们四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英王千岁乃是有道的明君,对你四人不薄,委以重任,加官晋级。没想到尔等吃里扒外倒反剑山,真是死有余辜,本帅岂能饶你!”

  说着话,谭天拽出三簧宝剑,就打算动手。可就在这个时候,见对面江岸灯光闪闪,炮声隆隆,发来无数的战船,原来是官军的船队开到了。谭天一看,恐怕人单势孤吃亏,万般无奈,把手一摆收兵撤退了。

  原来在大江的对岸都是官军的行营,这官军加强了戒备,日夜巡逻。谭桂林追赶秦凤他们被官军察觉,马上禀报副将周凯。周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立刻率几十只战船,五百名水手赶奔出事地点,这才惊走谭桂林。周凯在船头上高声喊喝:

  “对面听着,你们是哪里来的?还不放下兵刃!不然我可要开炮了!”

  秦凤一听一块石头落了地,马上答话道:“不要误会,我们是从剑山来的,要倒反英王投靠官军。我叫秦凤,这位是诸葛洪图,他叫夏侯伦,那位是司马云山。我们要求见童侠客!”

  周凯还不太相信,仔细观察一阵,直等到他们都放下武器,船只才靠拢,让他们都到飞虎舟上。一看刘俊、牛儿小子一块儿来的,周凯这才知道是真的,便把他们让进坐舱热情款待。然后船只调头回归对岸,准备几匹好马把各位反正的英雄接进公馆去见童林和年大人。

  按下他们不提,单说谭天谭桂林,怒冲冲回到剑山,弃舟登岸,一直来见英王。富昌就知道有点不妙,披衣而起在偏殿接见谭天,一见面就问:

  “大帅!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唉呀,王驾千岁,大事不好了!”

  “哦!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王驾千岁!咱们用人不当,那秦凤和诸葛洪图、夏侯伦、司马云山反叛了!他们拉出一部分人去,又假借着王爷的旨意把刘俊和牛儿小子也带走了!如今已经投靠了官府。”

  “啊?”

  英王激灵灵打一冷战,半晌无言。呆了好半天才问:

  “大帅!这是真的?”

  “王爷!这错的了吗?乃是臣亲眼所见。我本想把他们抓回来问罪,无奈船已经到了对岸,又被官军所阻,事出无奈,我才回来的。请王爷示下!”

  英王闻听是咬碎钢牙,吩咐一声:“来呀!鸣钟击鼓,孤要升殿。”

  半夜时,英王就升了天王殿了。全山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刹那间众说纷纭,人心慌乱,都急忙赶奔天王殿前来候旨。只见英王脸色苍白,浑身战栗,大伙分立两厢,偌大的个天王殿鸦雀无声。好半天英王才说:

  “大帅!你把经过踉诸位介绍介绍吧。”

  “是!”

  谭天当众说明了发生的事情。众人听完,面面相觑,沉默无语。英王看谭天讲完了,把龙案一拍:“各位呀!最可恨者就是负心人。我对他四人不薄,没想到他们吃里扒外,狼子野心,孤而今是追悔莫及。不知道在你们的人中还有没有类似秦凤似的那种人?你们大家到底是跟我一个心眼呀,还是想背叛于我?”

  富昌这会儿有点头脑发热,不太冷静。即便有这种人,谁能承认呐?可英王这么一说,以燕普、杜清风为首的这些人马上跪倒在地。

  “王驾千岁!我等誓死孝忠王驾,决无二心。”

  “王爷放心,我们这里没有秦凤、夏侯伦之流,我们跟王爷都是一心一意!”

  “嗯。”英王点了点头,“好吧,但愿众卿家心口如一,你我君臣同心协力。倘若我要掌握了天下,尔等都是开国元勋。”

  “多谢王驾千千岁!”

  经过这一顿折腾,富昌心情好转了不少,但是他还余怒未消。

  “各位!那秦凤为什么要倒反我呢?还不是被官府的名利所诱惑吗?那夏侯伦、司马云飞、诸葛洪图也都是势利小人呐!孤这口气出不来,我要报复。至于怎么办,希望卿等提出高见。”

  英王向大家征询意见,于是众人发表自己的看法,出什么主意的都有。有的主张兴兵攻打剑州;有的主张下战表择个日期决一死战;还有的主张多派夜行人火烧公馆,把年羹尧和童林杀死。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老道杜清风跨步出班,口颂佛号:

  “无量天尊!王驾千岁!贫道有本上奏。”

  英王一看是杜清风,赶紧让别人先别说话,听他的。因为英王知道,杜清风鬼点子最多。

  “爱卿!有话请讲。”

  “无量天尊!方才各位所说的那些,我不同意。攻打剑州,谈何容易呀?那官兵数万,层层把守,你我是寸步难行。派夜行人奇袭公馆一事更是笑话。曾几何时,我们袭击剑州的公馆,伤兵损将。无形大剑万俟羽休命丧在公馆之中,这个沉痛的教训咱不能不记取。”

  他刚说到这里,英王不爱听了,把脸往下一沉,说道:

  “杜清风!照你这么一说,这口气咱们是不能出了?”

  “非也!王驾千岁,我话没说完呢。我看不应当打剑州,我们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先扫外围,而后中央。”

  “嗯,你说得详细一点!”

  “是。王爷,祸打根头起,您想想我们剑山出现的头一个反叛是谁?就是那乾坤老叟武云飞。童林夜探剑山,在斋园中本来中了毒烟,我们可以把他抓住。如果把童林抓住,我们早就打了胜仗了。没想到武云飞吃里扒外把童林救走了。童林路过独木桥,剑斩石头僧慈云。那武云飞又把他送到于家渡养伤,而后送回公馆,致使年羹尧这些人十分嚣张。那么武云飞依靠的是谁?还不是依靠他老师醉仙翁于廷于子玉?这个气儿咱还没出来呢。要按我的主意,王驾千岁派几位高人,奇袭于家渡,先把于廷和武云飞给宰了。一则为出气,二则也断去童林的爪牙。王爷再派几位高人,去血洗胜家庄,把老匹夫胜裕胜陶然以及他的一家老少斩尽杀绝。为什么要这么办?不信您看看,这个胜裕迟早是我们剑山的一大祸害。那老匹夫吃里扒外,居心叵测。据我所知,二打剑山官府的船只就是借用的他的。他与官府勾结,跟咱们为仇,这种人能留着吗?还有件事不知王爷能不能下决心。希望王爷再派一股人赶奔段家庄,把神枪震八方段洪亮一家也都杀了。段老三要活在世上,也对咱们剑山无益呀!王驾千岁,当断不断必留后患。有道是无毒不丈夫,如今事在燃眉,不得不采取报复行动了!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还没等英王表态,云台剑客燕普迈步出班:

  “无量天尊!王驾千岁,方才杜仙长所言极是,说的是千真万确极其有理呀!希望王爷不要再优柔寡断了,应当三路出击,把胜家庄、段家庄、于家渡全都铲平,以显示我们的威风,打击官府的锐气!”

  大伙听完了,接二连三发表议论,异口同声赞成杜清风的办法。英王最后一点头:

  “好!既然众位都这么说,孤照准就是。但不知派什么人去奇袭三庄?”

  云台剑客说:“王驾!不宜多派人呐。人多了声势大,容易走漏消息。不如来个人不知,鬼不觉,这才是上策。”

  “嗯,军师言之是也。这样吧,我看你就麻烦一趟,带着羽士清风侠杜清风、野飞龙燕雷,你们三个人走一趟如何呀?”

  “贫道愿往!”

  就这样,云台剑客燕普带着杜清风和燕雷于第二天傍晚坐了一只小船偷偷离开剑山,赶奔于家渡。顺流而下几十里,不一会儿就到了。在日头往西转的时候,他们弃舟登岸,让喽罗兵在苇塘里等候。这三个人偷偷地溜进于家渡的东北方向,这个地方叫于家坟,地处荒凉,行人罕见,可以藏身。白天他们就藏着,一直到掌灯之后,三个人把干粮拿出来饱餐一顿,收拾个利落,把兵刃、暗器、吸土桶、火扇子、火折子、熏香蒙汗药全准备得了,才起身赶奔于家渡。三个人施展陆地飞腾法,时间不长就进了庄。来到于子玉的门前,一看大门紧闭,周围一片漆黑,三个人抖身上房,趴到西厢房探身往院中窥视。奇怪的是,这么大的院子空无一人,哪间屋都没灯,听了半天什么也没听着。仨人甚感奇怪,杜清风壮着胆子双腿一飘跳到院里,到了上房屋捅个小洞往里一看,也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听听仍然没声音,前院、后院转了一圈,都是如此。他又回来跟云台剑客商议:

  “军师!空房子没人呐。”

  “哦?”

  云台剑客不信,带着野飞龙也下来了,仔细一找一个人也没有。这仨人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莫非咱们的秘密被人走漏了?老匹夫于延带着武云飞走了?看来事先有所防备呀,要不怎么能扑空呢?他们踢门而入,到里边一找,果然没人,就知道于廷他们有所准备了,上哪躲着去了?不知道。野飞龙燕雷气得直哼哼:

  “二位呀!我看咱们来也不能白来,就这么回去也没法交待,干脆放把火给他烧了就得了。”

  “不!”杜清风一摆手,“那叫打草惊蛇!一放火周围多少人都看得清楚,岂不耽误咱们的大事。”

  野飞龙一听挺对,点头同意。三个人偷偷离开于家渡,又回到于家坟猫起来。怎么办呢?也不能就这么回去呀!杜清风三角眼转了转,又想出个坏主意:

  “二位!现在时间尚早,不如咱仨人两路分兵,军师一个人赶奔段家庄,去杀段洪亮;我跟燕寨主赶奔胜家庄去杀老匹夫胜裕一家,你看怎么样?”

  “嗯。”燕普点点头,“言之有理。那咱就赶紧行动吧!”

  燕雷又说:“那咱仨得商议下个接头地点呐!成与不成的咱在哪集合呀?”

  “就在江边白龙渡口,不见不散。五更天不管成不成咱们都回到白龙渡口。”

  “妥了!”

  商议已定几个人分手了。云台剑客一转身赶奔了段家庄,燕雷和杜清风赶奔胜家庄。咱们话分两头单说云台剑客,施展陆地飞行法,两耳生风,其快如电,没用一个时辰就来到段家庄。燕普满身的绝艺,艺高人胆大,他在路上盘算着,我到段家庄用不着藏藏躲躲,干脆公开出入,跟段灯说清楚了,他纵有千条妙计也难逃我的宝剑,让他死个明明白白。

  燕普进了庄子一拐弯到了段灯的门首,“啪啪啪,”叩打门环。这时候二更天都过了,值班的人正打瞌睡,听见外面有人砸门挺不高兴,揉了揉眼睛来到门洞问道:

  “谁呀?”

  “我。”

  “有什么事白天不能办,非得半夜砸门?”

  “嘿嘿嘿,我是剑山来的,要见你家庄主有要事相商。麻烦你把门开开吧!”

  “那请问你是哪一位?”

  “燕普是也!”

  “啊?燕普,云台剑客?”

  “不错,正是贫道。”

  “您等等啊,容我通禀一声。”

  要提起燕普的声名,有几个不知道的?守门人撒腿如飞,到里头禀报段灯。段洪亮还没睡呢,他有个习惯最能熬夜,不到三更天不上床休息。尤其近来剑山和官府已经打过两次大仗,段灯非常关心,对富昌他又恨又疼。恨是恨他不应该反对朝廷,疼是疼数十年的交情,又可惜他的为人。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值班人进来禀明了情况,三爷就是一愣,心说道,三更半夜的燕普来干什么?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来,赶紧吩咐一声:

  “有请!”

  他亲自出迎,等把大门打开一看,孤单单冷清清就是燕普一人。段三爷躬身施礼:

  “没想到军师驾到,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无量天尊!段施主,贫道夤夜打扰深感不安呐!”

  “仙长说的哪里话来!我请都请不来,有话到里边说。”

  “好!”

  燕普大摇大摆在段灯陪同下进了大厅。段灯吩咐仆人献茶,然后一回手让别人全退出去,大厅里就剩下他们二人。段三爷问道:

  “军师!深更半夜来到我家,莫非有什么急事不成?”

  “嘿嘿嘿,三爷你可知最近发生的事情吗?”

  段三爷装糊涂,一晃头:“段某连门都不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贫道就对你讲一讲。如今的形势对剑山十分不利,两次打仗一胜一负,这都不奇怪。最可恨的是我们剑山出了反叛。最早的是武云飞救了童林,叛离剑山。而后又出了个秦凤、夏侯伦、司马云飞和诸葛洪图,他们不但救走了刘俊和牛儿小子,还拐走了我们不少船只。为了此事英王十分震怒,这才采取了果断措施进行报复。”

  段灯还真不知道这些,认真地听着,听完了就问:

  “军师!但不知怎样报复?”

  “三爷!您不是外人,对您我们没有不说的话。英王千岁做出决定,三路进军要扫清官府的外围,斩除童林的爪牙,而后合而歼之,一鼓作气再袭击年羹尧的公馆。”

  “请问军师,这外围都指谁说的?”

  “头一个就是于家渡,第二个就是胜家庄,再有一个就是你这段家庄。”

  “哦?怎么连我也包括在内?”

  “对!三爷,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别看你跟英王是磕头的把兄弟,想当初推心置腹是好弟兄,如今的段三爷已经跟从前不同了。你跟英王面和心不和,协助官府救了胜裕,实际上就帮了童林他们的大忙。英三千岁有点放心不下,今夜晚派贫道前来,要管您借一样东西。”

  “管我借东西?借什么?您说吧。”

  “嘿嘿嘿,要借你的人头。”

  段三爷闻听此言大吃一惊,说:“军师!莫非跟我开玩笑?”

  “非也!这么大的事情哪有玩笑之理!段洪亮,为什么要你的脑袋,你心里最清楚,我也不必往下再说了,时间宝贵,你看怎么办吧?是我借给你宝剑抹脖子呢?还是让贫道动手?这是在你家里头,你要是觉得不服气,就把你手底下人集合起来,同我较量。你看怎么办?”

  段三爷暗道不好,心说云台剑客燕普的身份太高,能耐太大呀!我就是找几个帮手也无济于事,反而让别人受牵连。

  段三爷冷笑一声:“云台剑客!这我才明白,闹了半天你是来杀我的?”

  “对,一点都不假。”

  “那么请问燕军师,我段洪亮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哟,这么说你还有点不服气?”

  “哼,仙长所言差矣!只是你要真把我逼急了,段某我要跟你比试比试。赢了我随你的便;要赢不了,恐怕连这个门你都出不去。”

  段三爷说到这,唰,甩掉英雄氅,箭步拧身跳到天井当院,吩咐仆人:

  “抬我的大枪!”

  仆人们在外头听得清清楚楚,一听谈话的味道不对头,就做好了准备。有的仆人聪明,跑外头送信儿去了;有的早把段三爷的大枪准备好,因此段灯一喊,大枪抬到。段三爷把丈八蛇矛在手中一端,等候燕普。这燕普一不慌二不忙,大摇大摆从屋中走出来,一边挽袖面一边掖腰带子,说道:

  “段灯,人都说你叫神枪震八方,今儿个贫道我就开开眼,看看你怎样个神枪!”

  燕普说着话探臂膀摁绷簧,锵锒一声拽出了太阿剑。他这柄剑长二尺七寸五,乃宝中之宝,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借着灯光一照,放出七彩的光芒。他把剑在掌中一顺,唤段三爷动手。段灯毫不畏惧,明知道不是人家的对手,硬着头皮也得玩命。他后把一压,前把一顺,用大枪分心便刺。燕普上步闪身把宝剑一顺,剑把朝天,剑尖朝下往外一扫,想把段灯的枪尖扫折。段三爷知道人家使的是宝家什,不敢硬碰,赶紧抽枪换式走下盘扫云台剑客的双腿。老道脚尖点地使了个“野鹤冲天”飞身而起,段三爷一枪扫空。云台剑客身子在空中往下一落,剑随人下,使了个“力劈华山”直奔段三爷的顶梁。段灯一步跳出圈外。两个人滴溜溜身形乱转,就战在一处。要说段三爷的能耐是不合乎,不然能叫神枪震八方吗?但是跟云台剑客比在一块儿那就不行了。十几个照面过去之后,把段三爷累得界凹鬓角热汗直淌,吁吁带喘,只有招架之功,无有了还手之力。三爷预感到不妙,抽身便走,没敢进内宅。他多了个心眼儿,进内宅恐怕把老道引进去,把一家老小再伤着怎么办?段灯直奔正北翻墙而过。云台剑客燕普看出段灯的意思来了,哦?这老小子鬼点子挺多,你怕你一家人受牵连。可你想错了,我云台剑客岂是那种小人?今天我就是找你来的,跟你一家老少毫无关系,我是非把你的人头捎走不可!老道想到这里,飞身纵出北墙在后面就追,一直把段三爷追到庄子外头。段三爷没有人家腿快,眨眼之间就让人追上了。段灯把身子一转抖大枪就刺,两个人在郊外又打到一块儿了。七八个照面,这段三爷就顶不住了,一个没留神枪尖叫宝剑给削下去了。段三爷手提枪杆转身就跑,燕普不舍,紧紧追赶。

  段灯这条命能不能保住呢?放下他暂且不提,话分两头再说妖道杜清风和野飞龙燕雷。二更天,他俩到胜家庄,神不知鬼不觉翻墙而入,往院中一看,窗内人影晃动,正高谈阔论。听这声音人还不少呢!两个人一愣,心说莫非胜裕开什么会议,怎这么多的人?往院里看看却空无一人。杜清风让燕雷在院中等着,他双腿一飘来到窗户台下,点破窗棂纸往屋中窥视。不看则可,一看啊,杜清风吓得脖子直冒凉气,赶紧把脑袋缩回来了。什么原因?他往屋里一看,除了胜裕之外。屋内坐着二三十个,最显眼的就是个庄稼汉,那正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挨着童林的是天灵侠王凤、混元侠李太极、九尾猔(犭易)司徒朗、老侠石昆,还有明灯明照远,以及童林那些徒弟也都在场呢。杜清风心中纳闷儿,童林半夜三更跑这儿干什么来了?既然杀胜裕杀不了,我也得听听他们谈什么呐!哪怕掌握一点儿情报也不虚此行。想到这,他点手唤燕雷,燕雷不知是怎么回事,也跑过来了。两个人肩靠肩,头靠头,耳朵贴到窗棂纸上窃听。

  童林是怎么来的呢?骷髅鸟秦凤、夏侯伦、司马云山、赛南极诸葛洪图反正投降,他们一来到公馆,童林立刻指引见了年大人。年大人的病还未好,在病榻之上接见四快。见面之后,年大人再三鼓励,表示欢迎,把四侠感动得不得了。而后童林把四位让出去,热情款待。现在官军的势力一天比一天大,形势是一派大好。张方和童林又商议要三打剑山,一鼓作气捉拿英王。但是眼下船不够用,一般的战斗还行,要把剑山拿下来,那就差得太多了。怎么办呢?还得上胜家庄借船来。故此童林带着老少英雄数十人起身到胜家庄。等到了胜家庄天就晚了。胜裕一看是童林领着来的,热情款待,吃完了饭,再喝水,再谈话,就到了这时候了。童林首先代表年大人谢过他上次借船之恩,最后提到还得借船。胜裕一听,慨然应允。大家正在这谈着,杜清风这阵儿到了。这俩小子一听,什么?老匹夫胜裕,你真是吃里扒外,看来你是死心塌地投靠官府,给童林当了爪牙,真是可杀不可留!但是两个人非常明白,今天晚上是白来了,有童林在场想杀胜裕势比登天。怎么办?干脆回到白龙渡口等燕普去,仨人见面之后再商议,能行再回来,不能就回去调兵。他们俩打定主意,转身就走。

  正在这时,从身边的胡同里出来一个人。这人一边走一边系腰带,五官移位,看那样子是肚子不大好受。来者是谁?正是病太岁张方。原来,张方跟童林他们一块儿来的,方才胜裕设盛宴款待群雄,尽是些好吃的。张方也是没出息,吃得过多了,吃着吃着肚腹疼痛,要上茅厕,一蹲就是半个时辰,好不容易拉完了,他系裤子正要回屋,一看窗台下怎么趴着两个黑影?张方急忙闪身躲在一旁,拢目光仔细观看,是一道一俗,他全认出来了,一个是羽士清风侠杜清风,那个俗家是野飞龙燕雷。哟!张方一见是又惊又喜。惊是惊这剑山人胆子可太大了,竟敢跑到胜家庄偷听情况;喜是喜这俩王八蛋一个也跑不了,都得叫我生擒活拿。张方想到这,有了主意。就凭他这两下子对付这二位,那不是胡扯吗?他六个张方也不行。但是张方身上有件“法宝”叫脉门弩,乃是八十一门总门长三清教主欧阳修所赐。这脉门弩是专打成了名的剑侠呀,就是大罗神仙也逃脱不了。张方一伸手把脉门弩拿出来,在后面冷不丁喊了一嗓子:

  “呀——呔!杜清风!燕雷!你们俩别动,动一动我就要了你们的命。你看看我手里拿的是什么?这可是脉门弩!”

  他吵吵的这么清楚干什么?因为此时是黑天,要不说清了吓唬不住这俩人。这一下子把杜清风、燕雷吓得魂不附体,甩脸一瞅是张方,就知道身份暴露了,刚想拉家什,一听说是脉门弩,这俩小子拢目光仔细一看,真是。因为这个脉门弩制造得形状非常特殊,他们知道张方身上有这种宝家伙,把俩小子可吓得不轻。

  “我们没动!”

  谁不怕死呀?只要张方大拇指一摁绷簧,“咔叭”一声两个人命就保不住了。只要打破了肉皮,子不见午,午不见子,十二时辰就得活活烂死,谁不害怕?他们俩身为剑客,深知脉门弩的厉害,才这么老实。这也说明这俩小子奸的过分,光棍不吃眼前亏。

  嚄,张方这得意劲就甭提了,手端脉门弩,摇头晃脑长篇大论地发表起了谈话:

  “我说你们俩听着!你们一撅屁股我就知道后什么屎。适才我耳鸣眼跳,坐卧不安,掐指一算,就知道你们两个混蛋来了。这阵你还有什么说的?是我用弩把你们打死呀,还是举手投降?”

  张方这一吵吵,屋里的人能听不见吗?顿时惊动了童林、胜裕和在坐的英雄,纷纷赶到院里,一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童林一看是大吃一惊,心说幸亏张方上茅厕了,不然的话咱还不知道有人偷听呢!童林对杜清风、燕雷太熟悉了,一瞅是他们俩,不由得圆睁虎目,从腰中拽出宝剑秋风落叶扫。

  这杜清风一看不好,满面堆笑,一个劲儿行礼:

  “童侠客!童侠客息怒!我等有下情回禀。”

  “讲,你们究竟干什么来了?”

  “回童侠客的话,我们吃人家的饭,就得听人家的支使。英王富昌传下旨意,命我二人到胜家庄前来刺探情况。我们是奉命而来,迫不得已,除了听听什么风声,别无用意。请童侠客高抬贵手,烧了我们得了。”

  这俩小子尽说拜年的话。童林的心比较软,本来想杀了他们,看两个人苦苦哀求,就有些下不去手了。

  “杜清风!你可知你的所作所为该犯什么罪吗?”

  “童侠客!我心里清清楚楚,我是死有余辜,按我犯的罪应当千刀万剐。”

  野飞龙燕雷的嘴比较笨,不像杜清风说得那么圆滑,只是在旁边附和。

  童林冷笑一声:“杜清风啊!这不是在战场,要是在战场上我是决不留情。念你等练功不易,偌大年纪,今天就网开一面,你二人走吧!”

  “哎呀!谢天谢地,多谢童侠客!”

  “等等!”张方跳过来把道给拦住了,“没那么便宜!我说师叔哇,您心眼太软了,放谁也不能放他们俩,尤其是这老道杜清风。这老小子比奸的还奸,坏的还坏,猾的还猾,他的本性就是一只狼!您想想他都干了些什么坏事?两手沾满了鲜血,一肚子黑坏水,这种人怎么能放呢?放虎归山必要伤人呐!师叔,不能放!”

  童林一听张方说得有理,把掌中宝剑掂了掂,把杜清风吓得脖子冒凉气:

  “哎呀,童侠客呀!我听说童侠客最义气最善良,尤其你这个人向来说话算数,莫非说你今天不给话做主?又答应放,又不放,真叫人可笑哇!”

  他用话一将童林,童林一笑:“张方!既然我话已出口,就绝无更改之理。他是狼也好,虎也好,就把他们放了。下不为例,再要落到咱们手中,杀他个二罪归一也就是了。”

  童林一说这话,杜清风心里开了两扇门,刚想走,张方又不让走。

  “不能走!站着!我还有话没说完呢。既然我师叔做了主了,我也不能违背,可是不能这么轻易放你们,你们得有所表示。你们究竟干什么来的?说实话,不说实话谁说放你们我也不答应。我是非用弩打你们不可,讲!”

  杜清风暗中咬呀,心说他娘的,就这小子的关难过呀!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说了一半真的,一半假的,他可没敢说来杀胜裕。他要说他们要杀胜裕,估计着活不了,就把这段隐瞒起来了。他一口咬定,就说奉英王之命前来探听情况,别的用意没有。张方点点头:

  “好吧!假如你们说的是真话,那就把你们放了。今后打算怎么办呢?”

  “少剑客!人心都是肉长的,现在贫道也感到做事不对,真要把我们俩放了,我们一定痛改前非,跟英王一刀两断!”

  “啊,我问你,你说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一点儿假都没有!”

  “给我起个誓,我听听。”

  “嗳,嗳。”

  杜清风咬着后槽牙起誓:“少剑客!方才我说的话都是实情,如果口不应心,瞪眼胡说,让我不得善终。”

  “说详细点,怎么个不得善终?”

  “嗯,什么报应我都能贪上,比如雷劈、马踩、车轧、箭射、刀砍、斧剁。您看怎么样?”

  把大伙都逗乐了,心说张方你这不是逼哑巴说话吗?把这么大个羽士清风侠逼得顺嘴胡说八道了。张方听到这,点点头:

  “好吧!但愿能够应誓。今天看在我童师叔的份上,我就把你们饶了,滚!”

  “嗳,多谢少剑客!”

  这俩小子如蒙大赦,飞身上墙,三晃两晃踪迹不见了。不说童林众人回屋,单说他们俩,一口气跑到白龙渡口,到了渡口的边上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一蹲,呼呼喘粗气,好半天也没平静下来。又过了一会儿,杜清风先说话了:

  “无量天尊!好险,好险!呵呵呵呵!”

  说着话他一阵冷笑。燕雷一愣,忙问道:

  “仙长!您乐什么?”

  “我乐小儿童林好骗,笑那张方还太毛嫩。假如要是调换个过,说什么也不能放人走哇!今天我们俩能得活命,真是大喜之事。”

  燕雷点点头:“幸亏仙长,要换我就完了。我拙嘴笨腮的,骗不了他们。”

  “可不是嘛!要想叫我不保英王,那日头得在西边出来;要想叫我改变主意,把我爷爷从坟地里刨出来也不好使。张方啊,你们等着,迟早我要算这笔账!”

  他们俩骂了一会儿,觉得心中亮堂了不少。又等了一会儿,怎么云台剑客还不来?眼看这天都到了五更了。两个人正在着急,发现对面人影一晃,云台剑客燕普来了。他俩急忙迎上去:

  “军师!怎么样,得手没得手?”

  云台剑客不住地唉声叹气:“唉,别提了!”

  “怎么,没杀了段灯?”

  “可不是。我满以为杀段洪亮不费吹灰之力,结果我二人一伸手,段灯被我战败,我在后头追,他在前边跑,追出三十几里地,把个人追没了。”

  两个人一听好不泄气。燕普问他们:“你们到胜家庄如何?”

  “别提了!今天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看着童林了!”

  “哦?童林在胜家庄干什么?”

  “找胜裕,要借船攻打剑山。本来我们想伸手,无奈人家的人太多了,我们也没敢声张,这才回到渡口等待军师。您看怎么办?”

  “唉!”

  燕普一看,英王叫干的三件事,一样也没干成,看看天色都要亮了,只好另打主意。三个人垂头丧气回到剑山。

  英王激动得一夜未阖眼,就在天王殿听信儿。他心里想,今天晚上派出这三位高人,怎么的也能办成一件事,只要杀了一个,我这口气也算出来了。正在这时候,三个人回来了。英王见面就问:

  “军师!不知昨夜情况如何?”

  “无量天尊!王驾千岁,三件事情,一件我们也没办成。”

  “啊?这么说,你们白去了?”

  “是。臣特回来请罪,王爷您随便发落吧!”

  英王能随便处治军师吗?他有些不明白,问道:

  “军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燕普就把夜探于家渡,两路分兵,发生的什么情况都讲说了一遍。

  英王听完,直气得二眉倒竖,紧咬牙关:“真是想把我活活的气死呀,这个事完不了。军师!你们三位下去休息,今天晚上还得去,首先拿胜裕开刀。不杀了这个老匹夫,我气难平!”

  英王真急了,连拍桌子带瞪眼,把云台剑客弄得下不来台。大帅谭天赶紧过来打圆场:

  “王驾且息雷霆之怒。这样吧!今天晚上咱还去,微臣不才,我亲自带队!”

  “好!非爱卿不成。多带人,血洗胜家庄,一个都不能剩,小孩子也不能给我放过。你懂吗?”

  “微臣明白。”

  谭天当时就点兵,光能打的侠剑客、站殿将军就三十多人,当夜就要血洗胜家庄。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