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八二回 发大兵攻打剑山 遭伏击二侠被擒

  话说老剑客厅了张方的话,是又气又乐。气是气张方这小子不识好歹;乐是乐他真够哏儿的,竟厚着脸要脉门弩。欧阳修真有点儿左右为难呐!按理说这件宝物乃是三教八十一门的命根,是不能轻易给别人的,一旦出了事,负不了责任;可是又一想,张方说的也不假,面对强敌,没有防身之物不好办哪!所以欧阳老剑客沉吟不语。陆民瞻和苗吉庆急忙说话了:

  “老圣人!我看张方说的不算过分,您就把宝物先借给他,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倘若遇上麻烦,可以叫张方亮出脉门弩吓唬吓唬这些贼寇。”

  “无量天尊!二位老剑客,我不是驳你们的面子,我怕张方年幼无知,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再惹了麻烦。”

  陆民瞻说:“这样吧!您要就为这一件事担心,我可以给张方担保,我们大家监督他,绝不让他胡来就是了,待破了剑山之后,让他完璧归赵,把脉门弩给您送回去。您看怎么样?”

  张方一笑:“师父!这回您放心了吧?”

  “哼!混账东西!你敢保证不胡来吗?”

  “师父哇!上有天下有地,离地三尺有神仙,我要给老师捅了娄子,我就不是人;我是小狗,汪汪汪!”

  一下把老剑客逗乐了:“也罢!我就犯个错误,把脉门弩借给你。我可告诉你,你要给我惹了麻烦,我决不轻饶!到那时候可休怪为师无情。”

  “好唻!我多谢师父。”

  欧阳修把脉门弩拿出来,长叹一声递给张方。张方把宝物举过头顶,给师父叩了仨响头,然后揣在怀中。欧阳修又说道:“张方啊!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为什么说没有本事的人不能使用宝家伙呢?不但没有好处,还得为其所害,这就是说,你没有这种能力驾驭这个东西,你就不能使。就拿脉门弩为例,张、赵二人还有陆恒他仨人已经知道你有这种东西了,必然挖空心思,想把脉门弩夺到手中。因此,你的风险就更大了,你要随时警惕有人从你身边把脉门弩夺走。”

  “师父放心,徒儿早有这种防备。”

  老圣人嘱咐再三,这才告辞而去。张方回过头来邀请陆民瞻和苗吉庆去公馆,两位老剑客一摆手:

  “不必了!我们都是闲散惯了的人,不愿意受约束。你走你的吧!攻打剑山之时不用你找我们,到时候我们肯定露面就是。”

  “好!咱们一言为定,我可告辞了。”

  按下苗吉庆和陆民瞻走了不提,且说张方高高兴兴回到剑州公馆,一进门正遇上童林。

  “张方!你怎么回来了?”

  “师叔!我娘病好了。”

  “是吗?你回瓜州这么快?”

  “哪来的,您听我说吧!”

  张方就把半路如何得知母亲病好了的事说了一遍,后来又讲了双羊观的事。童林听了大吃一惊,同时也替张方高兴,张方偷着告诉童林:

  “师叔!我告诉您点秘密,我身上带着脉门弩,乃我师父三教圣人欧阳修所赠。这回咱谁都不怕了,不管他张明志还是赵明真,还是比他们高的人,只要他们敢碰师叔您,我就用脉门弩打他们!”

  童林一笑,拍拍张方的脑袋:“孩儿呀!此物乃是八十一门的宝贝,我早就有耳闻,不能轻易动用,不能给老圣人惹来麻烦。”

  “是喽。您说的跟我师父说的是一点不差。师叔您放心,平常我不能轻易使用,非得在关键时刻我才能动用。”

  爷俩说完话,回到房中去见年大人。年大人一看张方回来,真是高兴,问了问张方的经过。张方把别的事儿都说了,就没提脉门弩的事,他也是有意保密,恐怕张扬出去。张方发现,公馆忙得不可开交,正在筹划攻打剑山之事,现在方案已经定下来了。年大人眼望童林:

  “海川呐!后天我们就要发兵攻打剑山,本钦差打算一举成功,不知你有没有这种把握?另外呢,张方刚回来,你心中也得有数,你看我们后天打剑山行不行?”

  “嘿嘿嘿,年大人!您要叫我探听个事儿呀,抓个贼呀,我还能办得到,要说指挥大部队攻坚,我是一窍不通啊!我琢磨着,能差不多。童师叔您说呢?”

  童林素知年羹尧刚愎自用,这个人骄傲得很,如果说不行,必然招他不高兴;如果说行,内心又不愿说这种过分的话,所以他一时沉默不语。年羹尧不解其意:

  “海川!你还有什么想法不成?”

  “大人!我是这么想的,要攻打剑山可以,为了把握起见,最好让一个熟悉地理的人给咱们带路为好。”

  “嗯,说得对。海川呐!前些天你夜探剑山,不认识个朋友叫褚凤巢吗?听说他久居此地,对剑山的地形了如指掌,是不是请他来给带路?”

  “大人!咱们俩想到一块儿了,卑职就要提这件事。”

  “海川!那你就麻烦一趟,拿我的帖子去请褚老侠客。”

  “是。”

  当天,童林带着刘俊、张方就起身了,到了褚家渡见着东海龙君褚凤巢,结果事情不凑巧,他有病了,正在床上躺着吃汤药呢。童林皱着眉头不知如何是好。褚凤巢知道童林是个忙人,要来就是有急事。他带着病勉强坐起来:

  “童侠客!有事你就说吧。”

  童林一笑:“老英雄!我说也没用啊。我是来请您帮忙的。年大人想请您给大军带路,不巧,您又在病中,我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说着话童林把年大人的请帖递给褚凤巢。老爷子看完,口打唉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头几天我这身子骨还挺硬实,说病就一病不起。哎哟,这事可怎么办呢?”

  童林道:“老侠客!官不差病人,既然如此就算了,我们另请旁人。”

  “你等一等。”褚凤巢沉思片刻,突然想起个人来,“童侠客!我看这样吧,我虽然不能亲自带路,但我推荐个人准定能成。”

  “哦,此人是谁?”

  “就是我的好朋友,叫何万年,人送外号叫‘地行仙’。此人就住在褚家渡,跟我关系密切,论水性,论经验,只在我之上,不在我之下呀!我把他推荐给年大人,不知童侠客可愿否?”

  “太好了!不知这何万年可在家中?”

  “我派人去找找,他一般是不离家门的。”

  说着,褚风巢打发管事的去请何万年,童林他们着急地等待着。时间不长,门外脚步声响,家人进来了。

  “回庄主的话,何老先生到。”

  “快快有请!”

  童林、张方、刘俊全站起来了。就见外面人影晃动,何万年满面是笑来到房中。此人五十岁挂零的年纪,黄白脸膛,透着精明强悍的样子,过来跟褚凤巢打招呼:“老哥哥,您病体见好吗?”

  “唉,吃了药,有些好转。贤弟呀!我给你引见引见,这位就是著名的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这位叫张方,这位叫刘俊。”

  童林急忙施礼:“老先生一向可好?”

  何万年以礼相还:“哎哟,不敢当,不敢当!久闻童侠客的大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二位少侠客,老朽也这厢有礼了。”

  张方忙说道:“不客气,不客气。”

  刘俊也以礼相还。双方见了面,分宾主落坐。何万年不解其意,望着褚凤巢,心说把我找来干什么呢?

  褚凤巢笑道:“贤弟呀!我给你找了个差事,把你举荐给钦差大臣年羹尧。最近大军要攻打剑山,缺少一名向导,我在病中不能去带路了,打算清贤弟你代劳。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

  何万年一皱眉,看那意思挺为难。童林带笑开言:

  “老先生!方才褚老侠客推荐,说您人送绰号地行仙,对剑山的地形了如指掌。万求老先生能给我们引路,为国家建功立业,不但皇上忘不了您,就是我们也感恩匪浅。”

  “童侠客!恐怕褚大哥对我估计得有点过分了吧!我乃一打鱼的渔夫,没见过大世面,虽然说对本地的地理熟悉,但是也不敢说了如指掌,给大军带路,这是千斤重担,一旦出点儿闪失,我可担当不起呀!”

  “老人家只管放心,您就负责给带路。关于胜败二字跟您毫无关系。比如说我们打败了,怨我们指挥上有错误,您不担任何责任。只要您尽心竭力能给我们带路。我们就求之不得了。”

  褚凤巢在旁边也一个劲儿地劝,何万年迫于情面这才点头。

  “童侠客,什么时候起身?”

  “这就得走。”

  “哎呀!太仓促了。容我回家收拾收拾。”

  就这样,何万年告辞回家,到了家之后,拿起应用之物刚要走,他的女儿白龙女何晓燕追出来了。这何晓燕不但武艺精通,而且水性也非常好,她看爹爹这么忙,有些奇怪,问道:

  “爹爹您上哪儿去!”

  “丫头!我受童侠客之邀,要赶奔剑州公馆衙门,最近大军要剿匪,请我给做向导。”

  “爹爹!您怎么答应这种事呢?这关系重大呀!一旦落了埋怨,您能负得了责吗?”

  “童侠客打了包票,我任何责任都不担,无非是给带带路。”

  “哎呀,爹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呀。出头的椽子先烂。他们要打下剑山好了,一旦打败了,再出点儿事,说不埋怨您,您也得受怀疑呀!”

  “为父已经答应了人家,说出的话还能不算吗?你就放心吧,是非好坏我还是清楚的。”

  “爹爹!要这么说,我跟您一块儿去得了。”

  “嗯!”何万年一听也行,这丫头足智多谋,要跟我去还能做个帮手,便说:“好吧!你赶快收拾东西。”

  何晓燕带好应用之物,跟着他爹赶奔老褚家。等一进门,张方一看,嚄!还来了一位花枝招展的大妞。何万年把女儿叫过来,给众人做了介绍。张方一笑:

  “行啊!这回我们打剑山万无一失,有女侠帮忙就更不成问题了。”

  何晓燕抿嘴一笑,没说旁的。童林道:

  “褚老侠客!您先好好养病,过几天我们再来看您。”

  说完之后,童林率众人告辞褚家,带着何家父女赶奔公馆。

  到了公馆,童林见了年大人讲述一遍。年大人点头道:“请!”

  把何家父女请进厅堂。何万年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呢!过来跪倒施礼,何晓燕跪在父亲身后。年羹尧用手相搀,说了几句客气话,让童林陪着下去用饭。

  当夜何万年带着女儿又来见钦差,年羹尧就问攻打剑山的路线。何万年经过深思熟虑画了一张草图:

  “大人请看!要想攻打剑山必须路过九转十八弯,进了十八弯之后,有个地方叫青龙潭,要闯过青龙潭就到了剑山的南门。依我看走这条路线比较稳妥。”

  “嗯。但不知这水路需要行程多少里?”

  “大人!走十八弯再到青龙潭,加到一块儿是三十八里。”

  年羹尧点点头:“老先生!就烦劳你们父女给带道了。剿匪之后我要奏明当今圣主,一定重赏就是。”

  “多谢大人!”

  爷俩又退下来赶奔跨院休息。年大人又派人把岳钟祺请来,还有几位总兵副将,都是统兵官,大家开了个军事会议,就制定了进兵方案。这公馆里面人来人往忙得是不可开交。

  到了进军这一天,年大人四更就起床了。随行官和各路领兵官,包括大帅岳钟祺全都赶奔行辕听点。大堂上庄严肃穆,四十名站堂军各挎绿鞘子弯刀分列左右,上首站着童林童海川,下首是穿云白玉虎刘俊,老侠石昆、老侠明灯明眼远、飞行侠苗泽、云中侠高亮也在两旁侍候。正中央供着上方天子剑和皇上御赐的金牌,就见年大人居中而坐,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桌案之上摆着兵符、令旗、令箭。唯有岳钟祺坐在年大人的左侧,他顶盔挂甲,罩袍束带,满身的戎装,比平日威风着数倍。人到齐了之后,年钦差先清了清嗓音:

  “各位!大家先朝拜圣旨和金牌、天子剑。”

  大家呼啦都站好了,由年羹尧率领着跪倒在地,向金牌、圣旨山呼万岁,行了三拜九叩大礼。施礼毕,众人重新归座。年大人往左右看了看,庄严之中透着和蔼:

  “各位!今天本帅奉旨要攻打剑山,大家都知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希望各位齐心努力,勘平匪患,早日奏凯还京,以慰圣心。”说到这,他顿了顿,然后接着说:“现在本钦差就分兵派将。岳钟祺听令。”

  “在!”岳总督站起身来,躬身施礼,口称:“卑职听从钦差的调遣。”

  “岳大帅!此次进兵你为总指挥,率领水陆大军攻打剑山,不得有误。”

  “遵令!”

  岳钟祺接过大令往旁边一退。年羹尧眼光落在童林身上。

  “童林听令。”

  “在!”

  “海川呐!我命你身为帮办,随同岳大帅攻打剑山,你要多多出力才是。”

  “卑职遵令!”

  童林接过今往旁边一退。简短捷说,年羹尧一件一件做了部署。都说完了,就见年羹尧站起身来,脸上变得十分严肃:

  “各位!方才我说得清楚,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务求各位奋勇当先,敢有畏缩不前、抗令不遵者,杀无赦。可休怪本钦差铁面无私。”

  “是!”

  大家答应完了,年大人把袍袖一抖:

  “立刻出发!”

  这才叫一声令下如山倒哇!岳钟祺率领童林和老少各位英雄来在辕门外头飞身上马,赶奔大江的行辕。

  马步三军和水军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一声令下。岳钟祺重新检阅了队伍,看了看装备,询问带兵官准备得如何。各路人马一齐报告:

  “回大帅,全准备好了。”

  “出发!”

  他把三角令字旗一甩,开始行动。步兵分五路登船,也就在片刻之间,三万人马准备就绪。岳钟祺甩镫离鞍跳下坐骑,顺跳板登上飞虎船。童林率老少英雄登上第二只船。这两只船紧挨着,扬起风帆,顺流而下。

  大伙都感到又兴奋又紧张。准备了几个月了,成功或失败就在此一举,一个个擦拳摩掌准备厮杀。

  再说童林,他此时的心里比别人都沉重,他非常担心,总认为这次进攻把握性不大。但是自己身为小小的三品随行官,怎么能拧得过年钦差呢?他也盼着年羹尧这次的计划不要落空。如果把剑山给攻破,这是天大的喜事,到那时卸掉千斤重担,回到家中一家人得以团聚,何等的快乐。怕只怕难遂人愿哪!

  站在童林身边的就是被请来的向导何万年侠客。他穿着一身水手衣靠,腰里头别着分水峨眉刺,手里头拿着地图,前面摆着罗盘,一边走着一边指挥,这时船只就进了九转十八弯。为什么叫九转十八弯呢?就因为岷江到这甩出个江汊子,曲曲弯弯,有人数过,一共转九转是十八个拐弯,故此得名。这剑山就在里边。

  这会儿三万大军几百艘战船压江而来,声势浩大。奇怪的是并未遇见任何反抗,甚至连个人影也没发现,何万年疑惑不解。

  “童侠客!要照往常来说,这个地方乃是咽喉要道,剑山派有重兵把守,怎么没人了呢?莫非其中有诈?”

  童林忙吩咐停船,船只停住了,他又吩咐水手把自己这只船靠到岳钟祺的船边,飞身形跳了过去。岳钟祺感觉到纳闷儿,怎么走着走着不走了?刚要派人询问,抬头一看童林来了。

  “海川!为何停止不进?”

  “回岳大帅的话,向导何万年提供情况,据他所知,这九转十八弯乃是剑山的咽喉要道,英王经常派重兵在此把守,今日未见一兵一卒,莫非其中有诈不成?请示大帅定夺。”

  “哦!”

  这岳钟祺身为甘肃总督,文官挂武衔,经常领兵在外,对战斗有一定的经验。他站起来拿单筒望远镜往周围一看,可不是吗!就见剑山周围是一片寂静,但是寂静之中隐藏着杀机,三万官兵虽说数目挺大,但是到了剑山也是无济于事呀!岳钟祺一想,不行,我得请示年大人,不能这样继续前进,倘若中了埋伏,为害不浅,我可担不了这个责任。岳钟祺马上回头把中军官叫过来,叫他马上请示年大人。等了约有一个时辰,去人回来了。

  “回禀岳大帅!钦差大人听见此事十分不满,他说不应该停止前进。钦差大人让继续进军,不要疑神疑鬼。”

  岳钟祺跟年大人共事多年,对这位老上司他是非常了解的,深知年羹尧一向刚愎自用,不准任何人提相反的意见,如果拧着他,他要一翻脸,自己的前程难保,干脆听他的得了。

  岳钟祺把令字旗往空中一举,吩咐一声:

  “继续前进!”

  在军营之中,兵随将令草随风啊!哪个大胆敢不听?再看官兵擂鼓出发,鼓号齐鸣,继续前进。童林没有办法,又回到自己船上,照样叫何万年担任向导。这何万年屏息凝神,眼珠不错地看着罗盘和地图,一会儿往东指指,一会儿又往西指指,有的地方就转过暗礁,一直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三万大军才到了剑山的东山口,地名叫青龙潭。

  岳钟祺一看,好险的地势呀!两山对峙,好像两个人对面站着似的,中间就是岷江,再往里走五里路就是剑山的水师营。岳钟祺一想,不好,如果英王在此设有重兵,对我们可不利呀!他正疑惑的这个工夫,可了不得了!就听身后炮响连天,咚!轰轰!咚!火鸽子乱飞,火球子乱蹦。剑山蓬莱岛的喽兵从江汊里、河道里、苇塘里、石砬子后面就像万把钢刀一样飞将出来,把后路就给掐断了。与此同时,在水里头翻上一千多名水鬼,都光着膀子,拿着锤子和凿子,扑奔官军的战船,“咣咣”就凿船底。那要是凿漏了,船只就得沉没呀!

  刹那之间金鼓大作,开弓放箭,火铳也响,火箭也放,整个青龙潭就开了锅了。岳钟祺赶紧吩咐一声,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务必要把这股进攻的贼匪击退。可是,他们的战船刚调过头来,就见剑山的水营寨门大开,闯出无数的船只:飞龙舟、飞虎舟、飞彪舟、飞豹舟、飞蟹舟、飞熊舟,大小的战船,每只船上都配备着数十名水手,船头上都架着火炮,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一泻千里直扑官军的大船。岳钟祺只好分兵两队,一路阻挡正面攻击,一路截打后面的贼匪。兵对兵,将对将,打了个一塌糊涂。当然,这么混乱难以一一描写,单说童林童海川,把脚一跺,唉!心想我们上了当了,这个责任全在年大人身上,但是又没法说,看岳钟祺急得那个样子,童林怪心疼,再看官军受了人家的埋伏,纷纷落水,一批批的倒下,他心如刀搅!海川想,我身为帮办,要协助岳大帅攻山,遇上这种情况也要协助他撤退,想到这,童林告诉何万年:

  “你赶紧指出一条陆路来,我们杀出去!”

  何万年一晃脑袋:“晚了!童侠客,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可走,只有硬拼了!”

  童林一听,心头一凉。这时忽听两个山头之上鼓声如雷,有人高声喊喝:

  “呀——呔!官府的人听着,让童林搭话,童海川在这没有?”

  这声音借着水音听得真真切切,刹那间整个战场就静下来了。童林一听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抬头观看,但见左右山头上旗幡招展,布满了剑山的喽兵,在左面的山头上,飘扬着一面龙凤旗,旗上大书几个显眼的黄字:“英王富”。旗脚之下站定一人,头戴九龙盘珠冠,身穿黄缎子衮龙袍,腰束玉带,项挂素珠,白护领,白水抽,此人长得面如白玉,五官端正,一部花白须髯洒满前胸,一看就知道他就是英王富昌。在富昌的上首站定一人,扎巾箭袖,气宇轩昂,气度不凡,腰悬宝剑,怀抱令字旗。童林能猜到,此人就是剑山的大帅谭天谭桂林。在英王的下首站定两个人,头一个是位出家的老道,头戴九梁道巾,身披灰缎子道袍,外面披着大红缎子的斗篷,面如晚霞,一部银髯飘洒前胸,背后背剑,手执拂尘;另一个人也是道装打扮。童林也能猜到,这头一位就是军师云台剑客燕普,这第二位老道就是站殿将军杜清风。再往英王背后观看,站定着黑、白、丑、俊、高、矮、胖、瘦一百多人,那真是胖大的威风,瘦小的精神,各拉兵刃,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童林看罢,虎目圆睁,高声断喝:“呔!方才是什么人提到我的名姓?”

  方才说话的非是旁人,正是大帅谭天谭桂林。就见谭天往下一探身,看了看船头上站着的童林,一阵冷笑:

  “童林!你们上了当,如今被困青龙潭,你看前边有大兵阻截,后边有天兵断后,腹背受敌,你们就是肋生双翅也难以逃脱。本帅令旗一晃,定叫尔等粉身碎骨!童林呐!我家英王千岁有好生之德,最爱人才,倘若你愿意投降归顺,你就跟你的弟兄们商议商议,递上降书顺表,我家王爷决不亏待你等,尤其是对你童林,倘若你降了剑山,一定重重加封你的官职。”

  “哦!请问谭大帅,能封我个什么官呢?”

  英王在山头上一听赶紧插话:

  “海川,童侠客!你若真心归顺,孤加封你副元帅之职,你跟谭大帅同掌兵权,你看如何呀?”

  英王这个本钱下的可不小哇!哪知道童林冷笑了两声:

  “富昌,王驾千岁!你白读书了,聪明人说起糊涂话。我童林虽说出身低贱,乃一武夫,但是也懂得天地君亲师,人情大道理。那当今圣主康熙老佛爷乃是有道的明君,自从他老人家登基以来,普天之下风调雨顺,一派太平景象。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眼见着大清国一天比一天强盛,老百姓过得一天比一天好,像这样的明君谁不爱戴呢?可你富昌,做为当今天子的亲胞兄,理应辅佐天子,哪知你为了一已之私,心怀偏见,一心要夺皇权!就为了这件事你跑到剑山蓬莱岛插旗造反,自立为王,招兵买马,聚草囤粮,抓兵拉夫,把好端端一座天府之国整得乱七八糟。可以说,你是罪大恶极。虽然说当今天子派兵征讨,念你有骨肉之情,只要你能痛改前非,愿意回北京去认罪,我想圣主必然对你网开一面,给你留条活命啊!你要是明白的人,理应当好好想一想,何去何从由你决定!如若不然,剑山一破,你富昌后果不堪设想!”

  这童林说得是义正词严,英王富昌把脸都气白了:

  “呔!胆大童林,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信口胡言!我与康熙之间不共戴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本来这大清国的天下就是我的天下,清朝的江山就是我的江山,我是被康熙逼得走投无路才走到这一步哇!你哪里懂得这些内情,竟敢信口雌黄!况且你如今像在瓮中一般,插翅难飞,你还有什么可得意的?谭大帅赶紧派人捉拿童林,我必把他粉身碎骨!”

  “遵旨!”

  谭天把令字旗晃了三晃,摇了三摇,就见水寨之中撞出一只飞熊舟,唰——水打船帮,船压水浪,其快如飞,直奔童林的船。童林手分双钺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一看飞熊舟离不远处停住了,再看船上站定一人,童海川一看吓了一跳,为什么?这位仨脑袋。可仔细一看看清楚了,闹了半天脖子两边一边长了个大包,这俩大肉瘤子跟脑袋差不多少,打冷眼一看就好像三颗脑袋。此人能有五十六七岁,面如重枣,两道卧蚕眉,一对丹凤眼,狮子鼻,方海口,花白的须髯飘洒前胸,头顶鹦哥绿的扎巾,身穿鹦哥绿的箭袖,腰束壮带,手提一柄长剑,威风凛凛,往船头上一站真好像关云长相似。

  童林看罢不认识,就见这个人说话了:“童林小辈!死到眼前你还有什么得意的?本将军奉大帅所差特来捉你。你是想打打呀,还是愿意投降?两条路任你抉择。”

  童林哼了一声:“来人报通名姓,少要啰嗦!”

  “哈哈哈,好吧!我姓秦名凤字晓阳,乃关西人也,现在扶保英王千千岁,官拜站殿将军之职,人送绰号骷髅鸟丧门大剑。”

  童林听过他的名字,也知道有这么个骷髅鸟丧门剑客秦凤。此人受高人的传授有绝艺在身,我可要多加注意。童林想到这,点手唤小船,就想过去交手。正在这时候刘俊过来了:

  “师父且慢!”

  “刘俊,什么事?”

  “师父!杀鸡焉用宰牛刀,谅他秦凤乃无名小辈,还值得您伸手吗?您应当主管全局,待徒儿过去拿他!”

  “噌!”刘俊蹿上小船,乘风破浪奔秦凤。丧门剑客也跳到小船之上,两只快艇眨眼之间凑到一处,刀剑并举杀在一起。所有的人都注目观看,但见刘俊掌中这把刀都使活了,上下翻飞,寒光闪烁,身形滴溜溜乱转,闪辗腾挪,声息皆无。刘俊这二年功夫突飞猛进,要论他的武艺足够个侠客,所差的是年轻,不那么老练,在一定的时候沉不住气,显得有点毛草,相比之下不如人家秦凤。骷髅鸟一边打着一边暗笑,心说刘俊你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凭你这两下子还想跟我伸手吗?今儿个趁着英王、大帅、军师、站殿将军所有的朋友都在场,我秦凤要露两手,立几件大功,让王爷高高兴。得了,抓了活的算啦!他打定主意,把长剑抓紧,突然伸出左手,轻舒猿臂,抓住刘俊的绊甲丝绦,往怀里一拽:

  “你给我躺下吧!”

  刘俊站立不稳摔倒在船板之上,喽罗兵往上闯,抹肩头拢二臂把他生擒活拿。童林看得清楚,一看刘俊被拿心如火烧,刚要过去,就听身边嗷一嗓子,跳出来叱海金牛于和于宝元。这牛儿小子跟刘俊的关系最好,爷两个经常在一处。刘俊这一被捉,可急坏了牛儿小子,他也顾不得叫小船了,一个猛子跳至水中。这于和真像一头水牛似的,一溜水线来到秦凤的船边,手扒船舷,身子一跃跳上去了,把掌中的大槊一晃,叱道:

  “好小子!竟敢抓我侄子,你有几个脑袋?把他放了!”

  秦凤一听,这是什么玩意儿?说话怎这么个味?抬头一瞅面前站着条大汉,高人一头,奓人一臂,圆乎乎一张大脸,手提一条大槊,看罢多时,并不认识,厉声问道:

  “呔!傻小子,你是什么人?”

  “连我你都不认识呀?我师兄就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我徒侄就是穿云白玉虎刘俊。要问我,我姓于叫于和于宝元,人送绰号叱海金牛,牛儿小子。牛儿小子就是我,我可不能告诉你。”

  把秦凤逗乐了,心说不告诉我你还吵吵什么?看来这位是个二百五呀!

  “哈哈哈,牛儿小子!就凭你这样子还想跟我动手吗?不用问,你是个傻东西,本将军有好生之德,不能跟你一般见识,你赶紧回去换童林。不然的话,你是自讨苦吃!”

  “去你娘的,着槊吧!”

  他举起大槊分心便刺,秦凤往旁边一闪,两个人战在一处。等伸上手了,秦凤大吃了一惊,别看于和这人说话很傻,功夫可够高的,比那刘俊高得可不是一点半点,而且臂力过人,如若不加小心,这柄剑就得飞了。我别跟他磨蹭了,干脆用巧劲赢他。秦凤马上改变招数,使了个黄龙大转身,唰!转到于和的身后,探双指一戳他的穴道:

  “别动!”

  于和真听话,站在那里呆然不动了。秦凤把手一挥:

  “绑!”

  喽兵过去把傻英雄生擒活拿。童林看得真切,一见师弟、爱徒双双被擒,他虎目圆睁,往身边背后一指:

  “各位!没有我的话谁也不准过去,待我亲自会斗于他!”

  童林点手唤小船,飞身形跳上去,这只船其快如飞,闪电般就到了秦凤的船边。童海川双腿一飘落到船板上,把双钺一分:

  “秦凤!童某前来会你!”

  “嘿嘿嘿,我就知道,打了孩子大人得出头。童林呐,你早就应当过来,何必让他俩白搭性命呢?我秦凤久闻你的大名,早想会斗会斗,今日夙愿已偿。童林,你就动手吧!”

  事到如今,童林也有点沉不住气了,他把双钺一晃,分身形往上纵,他要大战骷髅鸟!

  要知谁胜谁负,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