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六八回 闯斋园童林中计 知明侠拜请胜裕

  话说三侠除五寇,闯过头道风险,万没有料到从树后又跳出一人,还是个年迈的老妪。此人形同骷髅,端肩驼背,满脸皱褶,肉片耳朵,大眼皮,两只绿豆眼闪着凶光,手提八叉剁骨棒,身穿肥大的青袍,白发披肩,活似一个鬼无常。

  童林喝道:“你也是剑山的打手不成?”

  “嘿嘿,嘿嘿!”老妖婆一阵狞笑,令人毛骨悚然,“你是什么人?竟敢在老身面前信口雌黄!”

  童林哼了一声:“我是什么人,与你何干!”

  老妖婆一跳多高,五官扭曲,大吼道:“你不说我也猜出八九,从衣着打扮和说话上看,你就是泥腿子童林吧?”

  知明侠石昆飞身跳到老妖婆面前,用竹杆烟袋指着她的鼻子说:

  “汝倚老卖狂,殊属可恨,我们哪有工夫跟你斗舌,接掌!”

  话落掌到,直扣对方心门。老妖婆说了声“来得好!”就好像幽灵似的,飘落在石昆身后,左手一抬,八叉剁骨棒朝石老侠后脑击去。“嘡啷!”金铁交鸣,光明侠明灯的大宝剑把剁骨棒崩了出去。老妖婆顺势一哈腰,棒走下盘,猛扫明灯的双腿。石昆挥左掌直扣老妖婆的耳门。但见黑影一晃,老妖婆已纵身跳上树梢,随之传出一阵令人发瘆的冷笑:

  “老东西,俩打一个算什么本领?最好你们三个都上来,看祖奶奶怕也不怕!”

  “二位仁兄后退!”童林脚尖点地,腾身而起,秋风落叶扫已到妖婆哽咽。老妖婆将身一纵,从童林头上掠过,轻飘飘落在地上,她刚想说两句卖狂的话,“着!”童林的宝剑又到了。头一招麻姑祝寿,第二招白猿偷桃,第三招魁星提斗,第四招霹雳狂风,剑光闪烁,如金蛇乱舞,剑术之精,神鬼难测。童林五花剑的招数乃是受八卦太极术士张洪钧的真传,炉火纯青。突然,一声惨嗥,童林的宝剑已刺穿老妖婆的胸膛,嘡啷啷铁棒落地,老妖婆的身子晃了两晃,嘴角淌下一缕鲜血。她强打精神,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童林冷笑道:“叫你死个明白。我正是童林!”

  “啊?果然是你……”老妖婆两眼一翻,仰面倒地。童林拔出宝剑,一股鲜血又冒了出来。老妖婆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童林等仨人把六具尸体塞到山缝之中,用乱石堵严,又把地上的血迹揩净,这才翻过黑风岭,继续前进。

  书中代言,被童林杀死的那个老妖婆,名叫西川神煞二魔头鲍春莲,她和高柏年都是英王手下的鹰犬,是八大护法的第七位和第八位。鲍春莲跟随高柏年在黑风岭放哨,结果死在童林剑下。

  且说童林仨人,为把耽搁的时间补上,脚下加紧,向南疾行,三更天左右,就来到笔架山了。笔架山离剑山仅十五里,东西横贯,险峻陡峭,是剑山北面的天然屏障。从远处看三座山头并列,当中的山高,两边的山略低,真好像一个大笔架,怪石横生,树木文杂,几乎无路可行。三侠在山脚下稍事休息,每人喝了几口人参鹿茸汤,随后整衣登山。为避免发生黑风岭那样的事情,他们格外小心谨慎,六只眼睛搜索着四面八方,结果弄了个一场虚惊,空山寂寂,并无剑山的爪牙。三位大侠没敢在此停留,迅速下了笔架山,继续南行。

  四更刚过,他们已来到剑山北坡的百丈崖。哥仨来到山根之下,翘首仰望,见百丈崖高耸入云,峭壁陡立,就像一面上触天下触地的大墙挡住去路。光明侠摇摇头说:

  “好险峻的地方!慢说是人,就是鸟也不容易飞上去呀!”

  童林找了块栖身之地,把两位老侠领去。原来这是个天然形成的石洞,更确切地说是一道天然石缝,洞口不大,里边倒很宽绰,足能容下十几个人。光明侠从山脚下拣了不少干树枝抱进洞内,把火点燃,一为照亮,二为取暖。哥三个围着火堆席地而坐,火光照得仨人满面通红。知明侠石昆道:

  “天已破晓,咱们只得睡在洞里了。你们二位先睡,我到外边放哨去!”

  说罢转身去了。童林和明灯也不客气,往石壁上一靠闭目养神,由于一夜的疲劳,很快就睡着了。童林睡了一觉,急忙出洞外替换石昆。石昆回洞后,又给火堆加了些干柴,然后倒头便睡。

  单表童林,背靠石壁,面对太阳,又避风又暖和,一面放哨,一面沉思起来:都为我入剑山提心吊胆,难道说我真会遇上不幸?也不知剑州有什么变化,年大人他们正做什么?忽而他又想起在京的二老和胞弟一家,他们是多么盼望我早点回家呀!童林长长叹了口气,暗下决心,待大破剑山之后,就向雍亲王辞职,这碗饭是高低不吃了。他正在思前想后,光明侠明灯来了。

  “海川!该换班了,你再抓紧时间多睡一会儿吧。”

  童林点头称谢,看看天气,日头已经向西转了。

  就这样,三侠交替放哨,轮流休息,好不容易熬到了天黑。三侠都养足了精神,又饱饱地吃了一顿。童林笑着对二位老侠说:

  “小弟有个要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二侠一怔,互相看了一眼说:“海川!有话你就说吧。”

  童林道:“小弟打算一个人进剑山,把你们二位留在这儿听信儿,二位愿意否?”

  “啊?”知明侠不悦。

  “海川!你怎么又改变主意了?难道不信任我们?”

  童林忙解释说:“小弟决没有这个意思。二位请想,我们三个人都进剑山,一旦发生意外,就被人家一锅端了,无论如何咱们也得留点后手哇!送信儿也好,搬兵也好,没人怎么能行?我看你们二位就别争了,还是我一个人进山方便,不然还得互相照顾,分散精力。”

  二位老侠客一想也对,论功夫我们比不了童林,论身份也没有童林高,跟着去也是累赘。知明侠石昆道:

  “这样也好,我们就留到这儿。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童林掐着手指头计算一下:“明天破晓之前我一定回来,只能提前不能拖延。倘若我没按时回来,那就是出了事了,请二位不必再等,立刻返回褚家渡,转告褚大哥知道,再拜托二位去一趟剑州,向年钦差禀报经过。”二老闻听心头沉重,频频摇头不语。童林轻松一笑,接着说:“请二位老人家放心!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我还死不了,也不见得就发生意外。”

  “但愿如此。”知明侠说。

  “就剩你一个人了,可千万留心哪!不要贪功,能成则成,不成还有下回,务必按时返回才是。”

  光明侠也叮嘱了再三。看看时间不早了,童林这才告别起身,把棉袍的底襟别到腰带子上,袖面高挽,手抓山藤攀登而上。他快似猿猴,噌噌噌,不多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二老侠赞叹不已,只好回到洞中耐心等待,心里暗替童林祝福,求老天保佑他安安全全地回来。

  再说童林,一口气攀上百丈崖,回头一望,黑洞洞不见底。他稍微喘了一口气,顺坡而下,一边走一边分辨方向,寻觅路径。但见眼前灯火跳跃,忽明忽暗,不用问那就是剑山的心腹地带。他又走了好一阵,地势逐渐平坦,山路宽阔纵横,就知道快接近叛匪了。恰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由远而近,童林急忙躲在树后,探头窥视,只见红灯开道,来了一支马队,看人数约有二十多号,前后都挑着气死风灯,灯光照出很远。就听有个人说:

  “诸位都精神着点,仔细看看周围,谁也不准偷懒!”

  另一个说:“头!您放心,咱哥们不是那号人,就是神仙也逃不过咱这双眼睛。”

  “少他娘的扯淡。要出了事你我一个也活不成。走,到那边看看去!”

  不多时马队就不见了。童林从树后转出来,继续前行,二更刚起,已经来到大寨。他翻过两丈多宽的护墙沟,将背贴到石墙上,听了听墙上无人,将身一纵跳上一丈八尺高的墙头。他趴到墙上仔细察看,见不远处有一所宅院,院里边灯光明亮,不知是何所在,决定去探视一番。他不敢大意,先用投石问路法,听了听下边都是实地,并无哨兵巡逻,双腿一飘落在尘埃,然后一弓腰就奔那所宅院下去了,等来到近前一看,这所宅院十分讲究:黑油漆的大门,天鼓响的门洞,七级青石台阶,门前有两溜拴马石桩,石砌的围墙,高可过丈,门外挑着一对大红灯笼,在夜风中摇曳着。

  突然,巡逻的步兵出现了。为首的那人怀抱大令,手提鬼头刀,后边跟着六个彪形大汉,两个端着弓箭,两个握着鸟枪,另外两个则手提大锣,身背信炮。他们迈着整齐的脚步,从东向西而来,先围着这所宅院转了两圈,可能没发现什么差错,就往西边下去了。

  童林又等了一会儿,见周围一切安静,一纵身跳到大门前,借着灯光观看:大门上挂着一块横匾,黑地金字,上写“斋园”二字。童林想了想,猜不出这是什么意思。他一哈腰转到南墙下,见左右无人,纵身跳上石墙,左胳膊挎住墙头,长身往里观看。但见正房五间,东西厢房各有三间,青石铺的甬路,两边全是石砌的花池子,虽然是冬季,仍有耐寒的花朵开放着。正房里灯光明亮,但毫无声音,就好像空房似的。

  童林仍用投石问路法,见无埋伏,遂飘身而下,蹑足潜踪摸到窗外,用舌尖舔破窗户纸,睁一眼闭一眼往里观看。原来这是明三暗五的房子,正厅三间,左右各有一间耳房。童林看的正是东套间,屋中陈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一架书柜,上边架着许多书籍,靠窗户有张茶几,上边摆着香蜡,茶几前坐着一个人,正闭目打坐。此人散发披肩,黄绫子勒头,身穿绛紫色八卦仙衣,眼皮低垂,双腮下坠,一部花白胡须飘胸前,看样子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练习达摩打坐功。童林觉着此人眼熟,仔细一看,哟!这不是云台剑客燕普吗?童林心情一阵激动,热血沸腾,觉着脸上有点发烧,暗想道:燕普是剑山的军师,英王手下四大台柱之一,不把他干掉,是极其不利的。童林知道,从这种人嘴里什么也得不到,既然遇上了,这就叫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童林想罢,轻轻溜进屋门,然后走进东套间,左手撩起门帘,右手剑已出鞘,一道闪电刺进燕普的后心。童林心花怒放,无比欣慰,可奇怪的是燕普仍稳坐不动,连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急忙拔出宝剑,结果伤口里淌出来的不是血,而是一股刺人鼻孔的黄烟。童林暗道不好,再想捂鼻子已经来不及了。只觉眼前发黑,脑袋发沉,一头栽倒,失去了知觉。

  知明侠一觉醒来,天已放亮,急忙挺身站起到洞外观看,忽然沙石滚落,抬头一看,原来是光明侠从石崖上下来了。一见面就对石昆说:

  “天到这般时候,童贤弟还没有影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怕什么,有什么,难道他真的遭到了不幸?”

  老哥俩急得抓耳挠腮,眼看天一会儿比一会儿亮,童林还没回来。二老侠心想应该马上回去送信儿。二老侠迅速离开百丈崖,顺着原路翻过笔架山和黑风岭,一直回到渡口。石昆冲着芦苇塘击了三掌,就见唰唰芦苇晃动,褚凤巢跳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四条大汉。

  他一见面就问:“童侠容呢?他怎么没回来?”

  石昆叹口气说:“回去再说吧!”

  褚凤巢心头一沉,就知道情况不妙。三侠默默无言,上小船回到褚家渡,回屋后二侠把经过说了一遍。褚凤巢沉重地叹了口气:

  “这全是意料之中的事,劝他不听,咱有啥法!”

  石昆道:“我俩这就起身去剑州送信儿,倘若童林回来,你叫他去剑州找我们。”

  褚凤巢惨淡一笑:“我劝你们就别抱这种希望了,最好我也跟你们去一趟。”

  石昆道:“不行,你不能离开,万一海川回来呢?即便他不回来,你还有你的事,你把船和人都准备好,到时候协助官府搭救童林。”

  石昆和明灯草草用了点饭,拾掇好东西离开褚家渡,直奔剑州。书说扼要,不到两个时辰他们就来到剑州西门了。这儿把守得非常严紧,没有腰牌是不能随便出入的。二老侠向值班的官员说明来意,这个官员还不太相信,盘根问底没完没了。偏巧刘俊巡逻遇上了这件事。刘俊早就认识他们,急忙跑过去打招呼,又跟那个官员说了几句,那官员这才把他们放进城。

  刘俊问道:“二位老伯,你们这是从哪来?怎知我们在剑州?”

  石昆道:“孩子,你就不用问了。我们这是从剑山回来。你老师他……他……”

  刘俊脑袋嗡了一声:“你们看见我师父了?”

  明灯道:“何止看见!我们还一同去探过剑山呢。走吧,见着年大人再说吧!”

  刘俊知道不妙,也不敢再问了,不多时把两位老侠客带进公馆,先叫他们在厢厅等候,然后一溜烟去见年羹尧。

  此刻,天灵侠王凤陪着年大人谈话,正为童林的事担心。张方、夏九龄、司马良、洪玉尔各位小弟兄全在坐。刘俊进屋一说,年羹尧赶快吩咐:

  “请,快把二位请到这儿来!”

  刘俊转身退出,时间不长就把石昆和明灯领来了。经过刘俊的介绍,二老侠急忙给年大人见礼。年羹尧以礼相还,命人看座。

  王凤笑道:“没有梧桐树,引不了凤凰来。还得说海川人缘好,无论到什么地方,也有帮忙的。”

  石昆道:“各位闲言少叙,海川出事了!”

  “啊!”厅房好像炸了锅,众人全都站起来了!“海川怎么了?”“我师父现在何处?”“你们倒是快说呀!”年大人把脸一沉,众人才不敢乱问了。石昆叹口气,就把前后经过,详细地讲了一遍。

  年羹尧的脸刷一下变了色,一把抓住石昆,急切地问道:

  “你说,海川能有危险吗?”石昆摇摇头没说话,年羹尧又问明灯:“老侠客!你说呢?海川真会出事吗?”

  明灯张了张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牛儿小子哭叫道:

  “完了,完了!我师兄活不了了……”

  夏九龄、司马良也掩面大哭起来。天灵侠王凤深感内疚,悔不该放童林去探剑山,真是追悔莫及,想到这儿心似油烹,不住地敲打脑袋:“我真该死,我真该死!”刹那间,哭的哭,叫的叫,厅堂里乱作一团。

  病太岁张方突然尖着嗓子喊道:“我童师叔武艺高强,经验丰富,是轻易出事的吗?杭州擂没事,闹太湖没事,亮镖会没事,金凤山没事,九月九重阳会上还是没事,怎么在剑山就能出事呢?他一定是有别的事情,把身子拖住了,不信你们等着看,我师叔必是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才回来见咱们。”

  张方一看大伙都被他白话住了,又接着说:

  “好嘛!人家在剑山建功立业,你们在家嗥丧,这像话吗,嗯?”

  张方说完,往椅子上一坐,显得悠闲轻松,毫不介意。

  书中代言,别看张方这么说别人,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儿,只是安慰众人而已。幸亏有这么个人,不然就更乱套了。

  天灵侠王凤说:“张方说的倒是近乎情理。不过这仅是揣测,你我大家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应该想办法把海川的情况打听清楚才好。”

  知明侠石昆道:“王老侠所言极是,坐等绝不是上策,还要从积极方面入手。”

  年羹尧双眉紧锁,沉重地说:“二位所言正合我意。我看现在就派兵攻打剑山,把海川救回来。”

  张方晃着夹扁脑袋说:“不可,不可!”

  “为什么?”年羹尧盯着张方问。

  张方说:“比如我师叔被人家拿住了,像他那样重要的人物,英王是不会马上杀他的。这是因为:一是劝降,一是从他嘴里要口供。咱们一派兵攻打剑山,就等于是催命符,人家不想杀也得杀了。所以说咱们得沉住气,决不能意气用事。”

  天灵侠说:“既然派兵不妥,咱们就去几个人好了,从暗中下手,把海川救出来。”

  石昆说:“离此五十里有座胜家庄,庄主叫胜裕胜陶然,绰号谈笑龙君,此人文武全才,是川西著名的隐士,在这一方也是有名的绅商大户,家里光渔船就养着三四百只,水手两三千人。胜家庄与剑山相距十里,就在岷江东岸。在胜家庄东北,还有一座段家庄,庄主叫段灯段洪亮,人称神枪震八方,手下也有渔船数百只,水手上千名,论势力与胜家庄不差上下。剑山,胜家庄,段家庄成鼎足之势,相互利用又相互戒备,但表面上似乎还很亲近。据我所知,英王富昌曾多次收买胜裕入伙,都被胜裕婉言谢绝了。英王虽然心怀不满,可又不敢得罪胜裕;胜裕呢,也不敢得罪剑山,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大事小情,双方都有串换。”

  “老朽跟胜裕乃是多年的老朋友,又是亲叔伯师兄弟,这些事都是胜裕告诉我的。我的意思是,大人派几个人跟我去趟胜家庄,求胜裕进剑山打探海川的消息,不知此法可行否?”

  年羹尧闻听,喜上眉梢,连称“好主意!好办法!”可他又有点顾虑,说:

  “倘若庄主不肯出头如何是好?”

  石昆说:“也有这种可能。不过事在人为,就看咱们下的工夫够不够了。”

  众人也认为这是个好办法。张方说:

  “事不宜迟,咱们连夜就起身吧!”

  石昆道:“明日一早起身,中午就到。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就是了。”

  经过商议,年羹尧决定由知明侠石昆、光明侠明灯、穿云白玉虎刘俊、病太岁张方、左臂花刀洪玉尔五个人去办这件事。为表示对胜裕的尊重,年大人还给胜裕写了封亲笔信。

  第二天破晓,二老三小就起身了。为方便起见,他们骑了五匹马,带着不少礼品,一路上他们兼程前进,马不停蹄,中午时分就来到胜家庄了。

  张方放眼一看,嚄,好大的一所集镇,外有石土围墙,东西有栅搁门,外边还有两丈多宽的护庄河,方圆足有十里,栅搁门有庄了把守,对往来的行人盘查得很紧。

  石昆五人来到东镇口,甩蹬下马。洪玉尔把马匹接过。石老侠走上吊桥,来到庄丁面前拱手道:

  “各位辛苦!”

  庄丁们一看,庄外来了五匹马,乘马的人都佩带着武器,老的威风,少的精神,就知道来历不俗,忙还礼道:

  “老爷子别客气,您老想进镇子吗?”

  “我们要拜望一个人。”

  “不知是哪一位,姓甚名谁?”

  石昆道:“就是本庄的庄主,谈笑龙君胜裕。”

  “噢?您和我家庄主是什么关系?尊姓大名?”

  “老朽石昆石家杰是也,与你家庄主乃是师兄弟,烦各位代为通禀。”

  庄丁道:“原来是石老侠客,失敬,失敬!容小人前去通禀。”

  老少五位等了约有顿饭的工夫,有两个年轻人接出来了。上首这人身材修长,猿臂蜂腰,黄白面皮,五官英俊,一条大辫垂在脑后,身穿蓝布棉袍,白袜青鞋,干净潇洒。下首那个年青人,个头略低一些,面皮微红,浓眉大眼,新剃的头皮,一条又粗又黑的大辫在脖子上盘着,身穿青布棉袍,绿裤子,打着鱼鳞裹腿,足蹬千层底大洒鞋,左脸蛋上有个很深的酒窝,显得又英俊又妩媚。俩小伙都在二十岁上下,身后还跟着一群庄客。

  石昆一看认识,那个高个的是胜裕的掌门大弟子,过山猴凌元;另一个是胜裕的独生子赛石猴胜秀。一别三年,两个孩子都变成大人了。

  凌元和胜秀一见石昆,忙跪倒施礼:“小侄给盟叔叩头了!”

  “快起来!快起来!”小弟兄站起之后,石昆问道:

  “胜秀,你爹在家吗?”

  “在!在!他听说您来了,高兴得不得了,正叫人拾掇房间恭候着呢!”

  凌元往石昆身后一指:“这四位是谁?您给介绍一下吧。”

  石昆点点头,彼此做了介绍。凌元叫庄客把马匹接过,然后陪着五位走进胜家庄,穿过十字街,又往前走了一程,来到胜裕的家门。

  但见门楼高耸,门外有石狮一对,上马石六对,龙盘松十棵。大门左右还有一副对联,上联写:“闲人免进贤人进”;下联配:“盗者莫来道者来。”门洞上还挂着一块横匾,黑地金字,上写“慈善传家”四个大字。

  石昆一行刚到门口,就听门洞里有人哈哈大笑,声似巨钟,回音绕耳。随着笑声,在众人面前出现一人,高大魁梧,满面红光,两道苍眉斜插入鬓,狮鼻阔口,两耳垂肩,一对铜铃眼炯炯放光,花白胡须飘洒胸前,外披大红缎子斗篷,内穿蓝布裤褂,白袜子,福字履,皂绦勒腰,往眼前一站,高人一头,奓人一臂,就好似一尊石塔。

  石昆笑道:“老哥哥一向可好?小弟石昆有礼了。”说罢倒身要拜。

  “贤弟不可!免了,免了!”胜裕双手相搀,往里相让。

  不多时走进待客厅,分宾主落座。凌元笑着对胜裕说:

  “师父!这四位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光明侠明灯明照远,这位是少侠客穿云白玉虎刘俊,这位是小侠客左臂花刀洪玉尔,这位是……”

  还没等他介绍呢,张方把话接过去了:“我姓张名方,人称病太岁。我爹就是风流大侠张子美,我老师乃六合一气真灵子、面壁百年不老翁、八十一门总门长欧阳修,我师叔就是鼎鼎大名的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

  胜裕一听,这位说话可真够啰嗦的,不过听说他是欧阳修的弟子,倒也有几分尊重,遂客气了一番,命人献茶。茶罢搁盏,胜裕问石昆:

  “你我弟兄一别三载,音信不通。今日弟突然光临,又来了各位英雄,想必是有事吧?”

  石老侠叹道:“弟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是烦哥哥一件大事。”

  “嚄,不知何事烦我?”

  石昆从怀中取出年大人的亲笔书信,双手献上。胜裕把信看完,沉吟不语。

  石昆道:“海川是我的好朋友,又是万岁钦封的三品随行官,还是咱武林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如今生死未卜。敢烦哥哥帮忙,打探一下童林的消息。不知哥哥意下如何?”

  胜裕不悦道:“贤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小弟错在何处?”

  胜裕道:“我与童林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甚至连面也未见过,他有无危险与我何干?这不是出师无名吗?再说,我乃平民百姓,就知道奉公守法,完粮纳税,过安生的日子,岂能参与这种大事?要不是你在钦差大人面前推荐我,年大人怎么又写信又派人来此?往返徒劳,耽误时日,难道不是你的责任吗?”

  “这……”石老侠喘着粗气说,“师兄,我可是一片好心哪!满以为你能帮忙,我才领人来的。谁知你不肯出头呢!”

  胜裕道:“谁来我家作客我都欢迎,惟独这样的事情,我万万不能从命。”

  光明侠插言道:“在下久闻胜庄主大名,阁下一生行侠仗义,扶困济危,为朋友两肋插刀。念海川与你我具是武林同道的分上,请庄主还是帮忙才是。”

  胜裕不答,只是笑着摇摇头。石昆把大话说了,眼下撞了南墙,真是骑虎难下,他粗脖子红脸地说:

  “师兄!只当我求你了,就此一回,下不为例如何?”

  胜裕装作没听见,对凌元和胜秀说:“天气不早,赶快给众位准备饭菜,让人家吃完了赶路。”

  二小答应一声转身要走,病太岁张方站起来了,晃着夹扁头对胜裕说:

  “老庄主!别从门缝看人,我们可不是混饭来的。”

  胜裕一听张方话中带刺,忙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方冷笑不语,胜裕又不解地问:“你笑什么?”

  张方道:“我笑石老侠客有眼无珠,不懂香臭,不识好歹,不辨真假,他当着我们把你捧上了天,把你描绘得神乎其神,故此年大人才在百忙之中给你写了亲笔信,我们才奔波数里来到你家,结果却白来了一趟。听了你方才这段谈话,真叫人笑掉大牙。明明你没有那种能耐,你却说跟童林毫无关系;明明你不敢去剑山,你却说愿过安生的日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劝你还是把谈笑龙君四个字抠去,换成贪生怕死或是麻木不仁……”

  “你敢污辱老朽?”

  “不是污辱,是事实!”

  “难道你认为老朽是好欺负的?大放肆了!”

  厅堂里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众人瞠目结舌,不知如何是好。

  要知胜裕到底是否出山,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