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六一回 病太岁言激傻牛 昆仓侠奋战司徒

  话说司徒朗执意要与童林比武,童林无奈只好奉陪。不过有一点他弄不清楚,自从闯荡江湖以来,没记得得罪过司徒朗,也没伤害过他的门下,他为什么对自己这般仇恨?即使他生性好斗,目中无人,也不至于动这么大的肝火呀?

  书中代言,还真叫童林猜着了,司徒朗这次找童林,的确另有原因。前文书说过九月九重阳会,那是铁扇寺的监寺济慈和济源发起的。目的是想把童林置于死地,借以打击武当派的势力,抬高铁扇寺的地位。为此,济慈和济源倾注了全部心血,花掉了十几年的积蓄,遍请各门各户的名家、高手,号称千人。司徒朗也在被请之列。按计划,济源安排了三个人专门对付童林,头一个是铁面伽蓝佛济源本人,假如他胜不了童林,就由混元侠李昆登场;倘若李昆也不是童林的对手,最后出场的就是司徒朗;一旦这三位都不能达到目的,他们还有最后的一招,用暗算的手段将童林除掉。不过,他们认为最后这一招是多余的,有这三个人对付童林必然稳操胜券。济源是铁扇寺的副门长,功底踏实,武艺超群,尤其他的硬气功,更是深奥绝伦。他们设想,济源斗童林,只能胜,不会败,最糟也能打个平手;李昆人称混元侠,乃是云南八卦山九宫连环堡的大庄主,二十岁闯荡江湖,三十岁成名,三十五岁出任八卦门副门长,身经百战,所向无敌。李昆最得意的掌法,叫混元掌,翻天二百六十招,神出鬼没,令人叫绝,为此他驰骋江湖四十八年没有对手。他们设想,李昆继济源之后斗童林如果不能制胜,他们就让最毒最狠最难斗的司徒朗压轴。估计那时童林已经精疲力竭,只要把这位九尾猔(犭易)一放出去,准保叫响。谁知到了九月初九,李昆和司徒朗都缺席了。

  原来李昆是个好静不好动的人,也许是上了年纪,对争强斗胜的心已经淡薄,虽然他对童林也不服气,四庄主法禅还被童林打得吐过血,可是他又一想,事从两来,莫怪一方,干脆我就装病算了。所以他只派了几个代表,向济源请了病假。

  司徒朗原打算参加重阳盛会,一心要与童林分个高低,可是后来听说济源请了八百多人,对此他颇有反感。一方面他认为这是小题大做,为了一个童林,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另方面在被邀请的人当中,有许多人跟他不对付,他一看这帮人就别扭。像西藏黄衣主教大喇嘛西尧达措、剑山的军师无形剑客万俟羽休、站殿将军杜清风、昆仑山八角台的昆仑二僧等等,都跟他死不对眼。其实不为别的,就是互相不服气,你看不起我,我瞧不起你,结果造成了严重对立。另外,司徒朗这个人非常自负,不管干什么,总喜次匹马单枪,他历来反对人多势众,说那叫攒鸡毛凑掸子,不算英雄好汉,只有单打独斗才是大丈夫的本色。司徒朗还反对用暗箭伤人,他说这不是人,是鬼。人就要光明磊落,敢做敢当,落地摔三节,四面见线,嘡嘡有声。因此他对济源和济慈的安排坚决反对。他是这样想的:童林要是遭了毒手,身败名裂就算了,倘若该着他走运,没受任何伤损的话,我就单独会会他。基于上述原因,他才没参加重阳盛会。

  上月初,重阳会结束了,铁扇寺以失败告终。原因是老方丈水晶长老出面了,大骂济源、济慈,逼他俩解散重阳会,当众向武当派赔礼认错。济源、济慈还真听话,遵师命一一照办了。消息传到司徒朗耳朵里,他对解散重阳会一事并没有什么想法,惟独对童林更加深了憎恨,下决心要找到童林一试高低。在他来北京之前,先到过一趟八卦山,看望好友李昆,顺便征求一下他的意见。他见到混元侠,把要找童林比武的事说了。李昆当即表示反对,劝司徒朗打消这种念头。李昆说: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你跟童林又没有直接的利害冲突,他又没得罪过你,你何苦又冒这个风险?”

  司徒朗不服地说:“听你的意思,我肯定不是童林的对手了?”

  李昆也没客气,说了声:“悬乎。”

  司徒朗逼问道:“为什么?你根据什么这样说?”

  李昆笑道:“当然有根据了。你仔细盘算过没有?童林一出世就大闹双雄镇,掌打了铁背龟雷春;之后到北京,雪地遇贝勒,在雍亲王府当了更夫头;再后,五小闹府,被童林释放,才引出地坛会二侠,艺服一轮明月照九州侯杰。只因皇宫丢宝,童林负罪下山东,制服铁掌侠李元;以后又大闹杭州擂,双鉞分双剑,艺服北侠秋田秋佩雨,掌打铁臂罗汉法禅,威震杭州擂,一举成名。他曾月下会斗西风长老,人送绰号震八方紫面昆仑侠。从那之后,曾引出多少高人不服他,结果怎么样?谁不服谁倒霉,谁不服谁栽跟头。远的有分水兽马彪马云龙、野飞龙燕雷、羽士清风侠杜清风、赛南极诸葛洪图,乃至云台剑客燕普;近有济源和济慈,结果都落得身败名裂,惨不可言。纵观前后,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的好。做为知心良友,恕我直言奉告了。”

  司徒朗起听越有气,冷笑道:“兄弟,你未免有点谈虎色变了吧?我这个人就是死了爹哭娘——拧种!就冲你这么一说,不去也得去,不把他姓童的打个半死不活的,决不回来见你!”

  司徒朗一甩袖子离开了八卦山,毫不犹豫,直奔北京而来。事先他已派人摸清了童林的去向,准知到北京扑不了空。一路上他的气更大了。为什么?无论他走到什么地方,打店也好,吃饭也好,人们都在谈论童林。这童林简直成了神话般的人物,都要捧到天顶上去了。司徒朗吃不香睡不好,恨不能肋生双翅,一下飞到童林面前。你想,他把劲儿都憋足了,眼珠子能不红吗?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童林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大总管何春来了。他看了一眼司徒朗,问童林:

  “教师爷,他就是要我找您的那位吗?王爷有话,叫您把这位老爷子陪到演武厅去,爷要见见他。”

  童林一愣,忙问道:“王爷是怎么知道的?”

  何春一笑:“咱们王爷洞察秋毫,横草不过,岂能瞒得了他!方才您走了,王爷就觉得奇怪,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敢不说实话吗?容我说完,爷就这么吩咐下来了。”

  童林深知胤禛的脾气,很喜欢凑热闹,没他或许打不起来,有他跟着一掺合,非动手不可。但上命难违呀!童林不敢怠慢,只得遵命照办,忙紧走两步,冲司徒朗一拱手:

  “司徒老侠客,我们王爷要见见您,请吧!”

  司徒朗也是一愣,他光想与童林比武,可没料到这一手。心说,他所说的王爷,肯定是四皇子雍亲王胤禛了。听说他这个人很不简单,为人随和,礼贤下士,对练武的人挺来热,一点架子也没有。他还酷爱武术,手底下挺利索。他为什么要见自己?有这个必要吗?噢,明白了。他是童林的主子,能不给童林撑腰助威吗?肯定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又一想,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你胤禛又算得了什么?不去见他,就算栽了!

  司徒朗打定主意,冷笑道:“好哇!难得王爷这么赏脸。童教师,请头前带个路吧!”

  “请!”童林陪着他,穿宅过院,直奔演武厅。

  演武厅建在后花园院内,是胤禛演武的地方,地势平坦、宽绰,方圆有半里地大小。厅房坐西朝东,共七间,斜山转角,磨砖对缝,游廊抱厦,十分讲究;白沙子铺地,三合土打夯,即使阴雨连绵,也不会翻浆泥泞。院里有两株柏树,枝干挺拔,四季常青,在树下吊着沙袋子硬弓、狼牙箭、跳板、石锁、砘子。游廊里戳着兵器架子,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远处还有三架箭靶子,中间画着红心和虎头。在演武厅上方高挂一块大匾,是胤禛的手笔,上写“尚武精神”四个大字。左右明柱上还挂着一副木雕对联,上联写:“健体强身护疆守上”;下联配:“发扬国粹定本安民”。笔走龙蛇,苍劲有力,可见胤禛对书法颇精。

  这时风停雪住,雾散云开,斜阳西照,满院生辉,并不十分寒冷。仆人们遵命把演武厅的四扇殊门大开,胤禛已经移驾在此。只见他身披大红玄狐斗篷,头罩三块瓦皮帽,脚蹬暖炉,居中而坐。年羹尧在侧坐相陪,刘俊、张方等十三位小英雄在两旁垂手侍立,房厦之下还站着十几个太监和仆人。

  童林把司徒朗领到台阶下,停身站住。司徒朗挺着胸脯,扬着脸,丁字步往那一站,不卑不亢,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童林迈步走进演武厅,来到胤禛面前躬身道:

  “禀王爷,他就是找我的人,名叫司徒朗,人称九尾猔(犭易),世界妙手,功夫相当了得。”

  “知道了。”胤禛打断了童林的话,两眼盯着司徒朗。当他看到司徒朗那份傲慢劲儿,心中十分不悦,可是当众人的面,他又不愿落个心胸狭窄的名声,只得装出一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样子,心平气和地问道:

  “请问老英雄,您就是九尾猔(犭易)司徒朗吗?”

  司徒朗原以为胤禛一见面就会拍桌子瞪眼地耍威风,他把要答对的词儿都准备好了,万没想到胤禛会这样客气。他迟疑了一下,很尴尬地说:

  “啊,不错。我是司徒朗。”

  胤禛笑道:“本王听童林说过,你是位很了不起的英雄,今日有幸相见,欢迎,欢迎!请屋里坐吧!”

  童林用手相让:“老侠客,请屋里坐!”

  司徒朗这时已经沉住气,心中暗想:难怪很多人拜倒在胤禛门下,此人果然平易近人,没有臭架子,又一想,安知他不是在要弄手腕?我又不是小孩,焉能被你的虚情假意所迷惑!想罢,他一抱拳:

  “承蒙关照,我没有时间坐。”

  胤禛问道:“您找童林有什么事吗?”

  “对,有点事。可是一不求帮,二不借债,我是找他比武来的。”

  “好哇!”胤禛大笑道,“本王最喜爱武术,也最欢迎有人找海川比武,借此机会我也开开眼,长长见识。海川呐!”

  “在!”

  “既然司徒老侠客找到门上来了,可却之不恭啊!你就陪人家过过招吧。”

  “遵命。”童林心说,怎么样?我就知道有他非热闹不可,看来这场恶斗是避免不了了。

  童林来到院里,把棉袍脱掉,帽子摘了,把大辩盘到头上,浑身上下,拾掇了个干净利落,冲司徒朗一抱拳:

  “老侠客请吧!”

  司徒朗把包袱、外衣和棉帽放到树下的石凳上,也把小辫盘到头上,紧了紧腰中的布带,抬手动腿,没有半点绷挂之处,冲着童林一扬手:

  “姓童的,你先进招吧!”

  说着话就见他往下一塌腰,双臂齐摇,“唰唰”亮开了门户。童林一看认识,这一招名叫“二郎担山”。海川也不客气,吐气吸胸,双手一上一下,亮了个“顶天立地”的架式。

  恰在这时,傻英雄牛儿小子猛地扑到二人中间,高叫道:

  “师兄,杀鸡焉用牛刀!把这个糟老头子交给我了!”

  说着话到人到掌也到了,抡起大手奔司徒朗面门便打。童林再想拦阻已经来不及了。

  牛儿小子怎么过来了?谁叫他伸手的?这还用问吗?除了坏小子张方还有谁。说起来张方也是一片好心,因为他知道司徒朗太厉害,惟恐童林吃亏,才唆使牛儿小子这样做的。为什么他不唆使旁人,偏叫傻小子出面呢?因为他是童林的亲师弟,从小没有爹娘,孤苦伶仃十分可怜,庄道勤老剑客才把牛儿小子交给童林。童林心地良善,对于和比亲兄弟还疼。由于他比常人少点心眼,即便做点错事童林也不怪他,另外这个傻家伙气力足,能耐大,在这些人当中仅次于童林。张方想叫牛儿小子顶一阵,尽管胜不了司徒朗,也可减轻童林的负担。就在童林与司徒朗拾掇衣服的空隙,他把傻小子于和拉到僻静之处,说:

  “我说师叔,你太不够意思了!”

  于和瞪着眼珠子问道:“坏小子,我怎么不够意思了?”

  张方道:“我且问你,童林对你好不好?”

  “当然好了,比亲兄弟还疼哪。”

  张方道:“他要是被人打死,谁还疼你呀?”

  “放你娘的紫花屁!我师兄才死不了呢!你小子再说这样的屁话,我非打你不可。”

  张方道:“你懂什么!你没看见那个老头吗?他找你师兄玩儿命来了,不把童林整死他决不算完。你还不过去打他等什么?”

  牛儿小子虽然少点心眼,但他知道师兄的脾气,要不经童林的允许,非挨训不可。想到这他问张方:

  “你怎么不过去打他?”

  张方一听,咳,这小子一点也不傻,他倒攀起我来了。冷笑道:

  “我哪成啊!我是狗熊,你是英雄。打这个老头非你不可。”

  “那我师兄要骂我怎么办?”

  “哪能呢!他这么疼你,能骂你吗?”

  正在这时候,司徒朗和童林全准备好了,眼看就要伸手,张方可急了:“你还磨蹭什么?还不快去!”牛儿小子这才大吼一声冲了过去。

  且说司徒朗,正要会斗童林,没料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而且来势甚猛,人到巴掌也到了。司徒朗急忙往旁边一歪脑袋,闪身上步把于和的巴掌躲开,探右臂往于和胳膊上一搭,左掌一立,猛击于和的前胸。于和急忙把右手收回,与左手并在一处,使了个“老君关门”,往外一封。司徒朗收掌现腿,踢于和的小腹。于和吐气收腹,身子往旁边一扭,司徒朗一脚踢空,还没等他收腿换招,于和的大巴掌就到了,“嘭”的一声,把司徒朗的脚脖子抓住了。于和哈哈大笑:

  “老糟头子,这回我看你往哪跑?我摔死你就得了!”

  只见于和单臂用力一提,司徒朗来了个大头朝下,身子就悬起来了。于和一甩胳膊,呼一声把司徒朗抡过头顶,对着砖地就摔下去了。胤禛和年羹尧同时惊呼了一声,心说,这个傻小伙真够狠的!谁知司徒朗大头朝下,眼看要沾地,他把脸往上一扬,腰一用力,双腿上掀,使了个云里翻的工夫,双脚落地,轻如鹅毛。结果一点也没摔着。

  司徒朗定了定神,怒问道:“小辈为谁?竟敢不宣而战!”

  牛儿小子吓得直眨巴眼儿,心说,这老糟头子真有两下子,叫我白费劲儿了。不行,我还得拾掇拾掇他。

  “你问我呀?我叫于和于宝元,绰号人称叱海金牛,还有个外号牛儿小子,可不告诉你!”

  这话差点没把司徒朗气乐了,他才知道对面这条大汉缺心眼儿。但他也听说有这么个牛儿小子,也是庄道勤的徒弟,童林的叔伯师弟。听说他一出世大闹太湖,之后又帮着童林大破清水潭烈焰寨,为此名声大噪。司徒朗知道他是童林的得力助手,倘若把他废了,就等于摘掉童林一条膀臂。

  司徒朗想罢冷笑道:“牛儿小子,你这么做可不对呀!我斗的是童林,可不是你。你怎么不言语一声就动手呢?难道这是童林叫你这么干的吗?”

  傻英雄一听,可有点吃不住劲儿了:“你胡说,我师兄才没叫我这么干呢!”

  “那就是你的主意了?”

  “也不是,全是夹扁头冒的坏水!”

  张方一听,气得一扑棱脑袋,暗骂道:这个傻家伙,一点没剩,全给抖搂出来了。好在司徒朗没听懂,他也不知道谁是夹扁头。遂说道:

  “牛儿小子,你想不想把我赢了?”

  “当然想了!方才叫你拣个便宜,要不是你会翻跟头,就把你脑袋摔碎了,不信再来。”

  司徒朗大笑了几声,摇摇手说:“你还差得远哪!方才拣便宜的是你不是我。别看你把我的右脚脖子抓住了,我要是把右腿一收,左腿一伸的话,孩儿啊,你可就废了!”

  牛儿小子把眼睛一眯也乐了:“你唬人!你吹牛!我才不信呢。”

  “好,信不信由你。”司徒朗冷笑道,“你快找个地方歇会儿去吧,我要会童林。”

  “别价!咱俩还没分出上下来呢。或是我赢了你,或是你被我打了,我师兄才能动手呢。”

  司徒朗一听,这多好,都是他的了,看来这家伙不傻,里外不吃亏,我得教训教训他。

  “牛儿小子,这么说你是非要跟我分个高低了?”

  “对,一点不错。”

  “那你可别后悔呀!”

  “废话!后悔就不吃这碗饭了。”

  “好唻!”司徒朗往后一撤身,亮了个“白鹤展翅”的架式说:“那你就进招吧!”

  “来了,你接拳吧!”

  于和往上一扑,就是一个“通天炮”。司徒朗说了声:“来得好!”“唰”,往下矮身,牛儿小子拳头走空。司徒朗往前一上步,双掌直立,打于和的左右华盖穴。于和急忙往左边一闪,右胳膊往外推出双掌,抡起左拳猛击司徒朗的太阳穴。司徒朗使了个“罗汉伏虎式”往下一蹲,顺式飞起右脚踢于和的迎面骨,倘若这一脚要是踢上,于和的腿非折了不可。于和也不示弱,就见他猛地把两腿一叉,司徒朗一脚蹬空。牛儿小子一看有便宜可捞,探双手奔司徒朗的脚脖子就抓,他还想把人家的脚脖子抓住,像方才似的把人家抡起来摔死。司徒朗早就防备上了,知道他这招厉害,急忙把腿一收。傻英雄双手抓空,由于他发招太猛,身子不由地往前一探,脑袋可就送到司徒朗眼前来了。就见司徒朗抡起巴掌奔于和的后脑勺便拍。书中代言,这一巴掌可是铁沙掌,真要拍上就得脑浆迸裂,于和再想躲可就来不及了。傻英雄心头一凉,暗道:完了,牛儿小子归位了。说时迟,那时快,耳中就听见“啪”一声,司徒朗的胳膊一扬,身子一侧歪,好悬没来个腚蹲儿。怎么回事?难道于和脑袋太硬,没打动吗?不是。方才说了,司徒朗用的是铁沙掌的工夫,力量可以开碑裂石。牛儿小子不会金钟罩的功夫,也不会天华宝盖阔气功,岂能受得了呢!原来这一掌是被童林给搪住了。不然的话,傻英雄是准死无疑。

  方才说了,童林刚要跟司徒朗伸手,没想到牛儿小子上来,不容分说就伸上手了。童林一看大大不悦,他向来反对这手,刚想过去制止,被张方拦住了:

  “师叔!爷叫你呐。”

  童林一听雍亲王叫他,不敢怠慢,急忙上了台阶,来到胤禛面前。

  “爷,您叫我?”

  “嗯。”胤禛点点头说,“海川呐!你先沉住气,让于和替你一阵也好嘛。”

  “爷,司徒朗太厉害,我怕……”

  “怕什么?”胤禛有些不耐烦,“我看没啥可怕的,叫他们练练手嘛。你总不能老跟着他们哪!何况他们都是成手了,也应该碰碰横的,你说是吗?”

  “爷说的是。不过人家是找我来的。”

  “别听他那套!他来由他,在这儿听咱的。你要是不放心,等会儿于和不行了,你再上手也不晚。”

  “是!”童林不敢反驳,只好捺着性子提着心在一旁观战。别看牛儿小子折腾得挺欢,童林早就料到他不是司徒朗的对手,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当司徒朗举掌要砸于和的脑袋时,童林使了个猛虎出洞,飞身形跳到当场,探右臂翻手掌往上一搪,才把司徒朗的掌开出去。书中代言,童林也使的是铁沙掌,不然怎么力量那么大呢?

  且说九尾猔(犭易)身子一侧,差点坐到地上,凝神一看,原来是童林,不由得火撞顶梁,跳着脚骂道:

  “童林,你不是人!偷着下手,你算个什么东西?”

  童林并不还口,他瞪了一眼于和,怒叱道:“还不给我退下!谁叫你凑这份热闹来着?”

  傻英雄吓得一吐舌头,连大气也没敢哈,乖乖地溜到一边去了。

  童林冲司徒朗一抱拳:“请老侠客恕罪!全怪童某不好,我这厢赔礼了。”

  司徒朗余怒未消,蹬着血红的眼珠喝道:“我问你为什么暗下毒手,你算什么侠客?不对我解释清楚可不行!”

  童林笑道:“小可只是搪了一下,这不叫暗中下手,更谈不到暗下毒手。”

  司徒朗刚要分辩,童林接着说:“你在明处,我在暗处,我要成心算计你,打哪不行?何必非搪你这一掌呢?要说我搭救了我师弟,我承认;说我暗下毒手可屈枉了点。”

  司徒朗冷笑道:“任凭你如何狡辩,我也不服你。我也没有闲工夫与你争论,你就拿命来吧!”

  司徒朗冷不防就是一掌,直击海川的面门。按理说这可有点不应该。他说人家暗下毒手,结果他也这么做了。童林被牛儿小子弄得有点理亏,也不便与他计较,只得闪身上步把掌躲过。司徒朗转身又是一掌,直奔童林的面门。海川往下矮身,躲过他的第二掌。司徒朗飞起一脚,直扣海川的心窝。童林吐气收胸,使了个老虎偎窝,“刷”地退出去八尺多远,司徒朗这脚又踢空了。九尾猔(犭易)收住拳脚,喝问道:

  “童林!你为什么不还手?”

  童林一笑:“你我二人原是叔伯师兄弟,同出身一个门户,您年长,我年少,为此这头一招我不能还手。俗话说远来者为客,你千山万水来到北京,我应该尽地主之情,因此第二招我也不能还手!方才我师弟于和多有得罪,我替他向您赔礼,所以又让了你第三招。”

  司徒朗气的胡子撅起多高,怒斥道:“姓童的,少在我面前卖关子,我可不吃这一套。说句粗话,我尾巴尖都白了,什么世面没见过?想打我一巴掌,又给个甜枣吃啊?没门儿!”

  童林道:“再一再二,可没有再三再四的,童某可要得罪了。”

  司徒朗并不搭话,使了个单掌开碑,奔童林面门便劈。童林急忙一甩脸,把掌让过,右胳膊往司徒朗胳膊上一搭,左手使了个“横扫千军”,“呼”一声奔司徒朗的软助便打。司徒朗急忙撤步转身,把童林的左掌躲过,他就劲儿使劲儿,掌随身转,使了个单风贯耳,直奔海川的耳根台。童林使劲儿往下一蹲,掌从头上掠过,他使了个“卧牛偏踹”,左脚横着猛蹬司徒朗的迎面骨。司徒朗双脚点地,腾身跃起,童林一脚蹬空。此时司徒朗的身子正悬在空中,“啪”,他在空中使了个“凤凰旋窝”,身子往后挺,双脚往前伸,两个脚尖直奔童林二目便点。童林不敢怠慢,使了个“缩颈藏头”往下一塌腰,司徒朗的双脚可就点空了。他在空中一缓腰,双脚落地,还没等他站稳呢,童林的双掌就到了。这一招名叫“双风贯耳”。就见童林的两只手像钳子似的,奔司徒朗的脑袋就夹来了,真要是夹上,就成柿饼子了。司徒朗急忙往下一蹲,双掌夹空。司徒朗刚想站起来,就见童林把双掌一并,手背朝天,手心朝下,“嘿”一声就按下来了。这一招非常厉害,这叫三环套月的掌法,不给对方留喘息之机。司徒郎说声不好,随机应变,用两只脚后跟使劲一蹬地,脑袋往后一甩,身子平着就射出去了。在场的人见了无不称赞。哪知司徒朗的身子还没站稳呢,童林的双掌又到了。这招可真厉害,名叫“恶狼掏心”。童林使的是鹰爪力,十个手指就好像十把钢钩,直奔司徒朗前胸掏来,真要给掏上,慢说是心,连肝都得掏出来。事在燃眉,刻不容缓,司徒朗再想躲避,势比登天,他心头一惊,把眼一闭,把牙一咬,把胸脯一挺,心说:“掏吧,全给你了!”哪知童林并没下手,反而收回双掌,往后一撤身,拱手道:

  “得罪,得罪!”

  司徒朗睁眼一看就愣住了,摸了摸,一点伤也没有,连衣服都没破,就知道童林给自己留了情了,臊得他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仰天叹道:“司徒朗,司徒朗,你白活呀,枉称世界妙手九尾猔(犭易),纯粹是只饭桶!”可是他还是有点不服气。愣了片刻之后,他把眼珠子一瞪,又来神了:

  “姓童的,别看你给我留了情,我一不领情,二不道谢。你没什么了不起的,全怪我有失检点,才叫你钻了空子。我还得跟你比一比!”

  司徒朗就像疯了似的,扑到石凳跟前,一伸手把包袱解开,从里边取出一对兵刃。但见这对兵刃长约二尺往里,一尺七八,纯钢制造,光华夺目,冷气逼人,原来是一对“日月五行轮”。这种兵刃,比刀剑还快,里圈是锯齿,可以锁拿对方的兵刃,两头有尖,中间是把手,小巧玲珑,形状奇特。因为右手轮上造着日头,左手轮上造着个月亮,故此名叫日月双轮。又因为司徒朗会使二十五路五行绝命轮,因此这对兵器又名日月五行轮。

  且说司徒朗把双轮抡起,抹回身来到童林面前,把双轮一分,喝道:

  “姓童的,你不也有家伙吗?咱们俩就比试比试吧!”

  童林本不想动家什,可一看司徒朗那副神情,不比决完不了,万般无奈,只好从刘俊手中拿过“子母鸡爪鸳鸯鉞”。海川把双鉞往怀中一抱,郑重地说道:

  “老侠客,兵刃不同于拳脚,碰上一点就不是玩儿的,这一点您比我清楚,我看还是不比的好。”

  司朗冷笑道:“姓童的,什么我都懂,你就不必费唇舌了,今日不分个上下,我决不算完!”

  童林道:“咱们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胜了怎么样,败了又怎么样?”

  司徒朗纵声大笑道:“问得好,问得妙!假如我胜了你,这次来北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只要你不找麻烦,老朽尘土不沾,转身就走,咱俩的过节就算完了;倘若我又败在你手下……”

  司徒朗说到这犹豫了一下。病太岁张方插言问道:

  “又败了怎么样?你倒是说呀!怎么舌头卷饼啦?”

  小弟兄们闻听,哄然大笑。司徒朗环顾众人,朗声答道:

  “我要是败了,就拜童林为师!让他收个老徒弟!”

  张方晃着夹扁脑袋,尖着嗓子喊道:“老朋友,你可得说话算数哇!这嘴和肛门可是两回事。”

  众人闻听又是一阵大笑。司徒朗圆睁二目,把胸脯拍得直响。

  “老朽历来说一句是一句,倘若反悔,你们就骂我祖宗!”

  张方还想贫嘴,一看童林把脸沉下来了,吓得他一缩脖子,把话咽回去了。童林拱手道:

  “老侠客言重了,吓死童某也不敢欺师灭祖。倘若我侥幸,你能够不记仇,我就求之不得了。”

  司徒朗笑而不答,说了声“请!”拉出进攻的架式。童林把双鉞一分,一上一下护住身躯,也说了声“请!”意思是叫司徒朗先伸手。九尾猔(犭易)毫不客气,“噌”地往前一纵,左手轮一领童林的眼神,右手轮直奔童林头顶劈下。童林的眼睛牢牢地盯着对方,他把左手鉞一举,往上一架,右手鉞一翻,奔司徒朗前心便刺。司徒朗急忙收回双轮,一夹童林的兵刃。童林收右手的鉞,现左手的鉞,“刷”地直奔司徒朗的脖颈。司徒朗往后一退,童林落空,两个人身形转动,就战在一处。众人提心吊胆在一旁观战,都替童林捏着把汗。

  要知童林究竟这一回是败还是胜,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