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六○回 众英雄王府聚会 待出征瘟神登门

  话说在胤禛与隆科多、年羹尧密商后的第三天,康熙帝果然批准胤禛的奏章,任命年羹尧为钦差大臣,查办剑州,平息叛乱,并赐他上方剑一口,先斩后奏,便宜行事;金牌一面,可提调西南、西北九镇六边兵马,代天巡狩,如朕亲临。

  消息传出,朝野轰动,胤禛更是欣喜若狂。这天,他用罢早膳,坐在暖阁里闭目养神,何春一推门进来了,满脸赔笑说:

  “禀王爷,年羹尧大人求见。”

  “嗯,快请他到这里来。”

  “嗻。”

  时间不长,门外响起脚步声,胤禛急忙迎了出去。

  年羹尧四十挂零的年纪,中上等身材,面如冠玉,皮肤油润细腻,宽宽的前额,浓重的眉毛,八字黑胡,胡梢上翘,再配上那对明亮的大眼,显得雍容华贵,傲骨英风,仪表非凡。他穿着一身便装,四名跟班手提礼品跟在他身后。他一见胤禛,忙抢步屈膝:

  “卑职请王爷安。”

  “免了,免了!本王还没给你道喜呢。”

  年羹尧笑道:“若非王爷举荐,卑职怎会有今天?特来谢恩。”

  “哈哈哈哈,你可真会说话!屋里坐,屋里坐!”

  进屋后,两人又谦让了多时,胤禛只好正坐,年羹尧在旁边相陪。何春献茶,何吉端上糕点。

  胤禛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呐?”

  “卑职打算陛辞后就走,最迟不超过三五日。”

  “还有什么要办的事没办吗?”

  “没有了。无非都是些琐碎的事情和礼节性的拜会。”

  胤禛笑笑说:“别忘了,得到三爷、八爷和十四爷府上报个号,别让人家挑礼。”

  “是!卑职都有安排。”

  胤禛冷笑道:“逢场作戏嘛!给他们一个好印象,就能省掉不少麻烦。”

  “王爷说的是。现在还看不出几个王爷对我有什么怀疑。”

  “这就好。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胤禵倒没什么,老三,老八可不是好对付的。他们比孙猴子还多三变,你可千万小心着点。”

  “是,卑职记住了。”年羹尧喝了口茶拱手道,“卑职这次来谒见王爷,一是致谢,二是恭听教诲,请王爷明示。”

  胤禛指着年羹尧,笑着说:“你呀,想得可真周到。教诲二字我可不敢当,说几句知心话还将就。”收敛了笑容,郑重地说:“你这次到剑州,要采取果断措施,将叛匪一举歼灭,才能取悦圣心,你我才有可能立于不败之地。”年羹尧不住点头称是。胤禛接着说:“对英王富昌不必手软,也无需请旨定夺。他自己死了就算了,假如抓住活的便就地正法!”年羹尧一惊,眼光闪动了一下。“还有,凡属叛匪务必斩尽杀绝,不留祸根。”

  “嗻!卑职记住了。不过……”

  “说嘛!不过什么?”

  年羹尧正正身子说:“据卑职所知,英王拳养了一大批武林高手,仅侠剑客就有几百名之多,这些人身怀绝技,来无踪,去无影,是很难对付的。他们不同于军队,有时摸不着,看不见,要想铲除干净恐怕不易。”

  “哈哈哈……”胤禛大笑道,“本王早就料到了这件事,已替你作了安排。”

  “嗯?请王爷明示。”

  胤禛说:“我把童林推荐给你,由他去对付让你头疼的人。怎么样?”

  “您指的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海川?”

  “对。还满意吗?”

  “太好了!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您舍得了他?”

  胤禛叹口气说:“舍不得也得舍呀!大局为重嘛。本王只有忍痛割爱了。”

  “谢王爷的恩赐。”年羹尧倒身便拜。

  胤禛把他拉起来,说:“咱可把丑话说到前头,凯旋之后你还得把海川还给我,可不是永远归你。”

  年羹尧笑道:“当然,当然了。君子不夺人之美吗,卑职岂敢贪心。”

  “好,一言为定!我现在就把海川叫来,让你们熟悉熟悉。何春哪!快把童林请到这来。”

  “回王爷的话,”何春笑着说,“童教师早就来了,听说您正在会客没敢进来。”

  “好,好,快快有请!”

  “奴才这就去。”

  年羹尧说:“卑职见过童教师几次,不过都很匆忙,从来还没坐在一块儿聊过天儿呢!”

  胤禛笑道:“今儿个你们好好聊聊,本王保你们谈得投机,相处得融洽。”

  正在这时,何春把童林请来了。童林走进暖阁,往上边看了一眼,单腿一屈:

  “小人给王爷请安!”

  胤禛满脸堆笑,双手相搀:“海川呐!我不是说过吗?自家爷们儿,又在自己家里,用不着这套啰嗦嘛。”

  童林又来到年羹尧面前,拱手道:“小人童林给大帅见礼!”说着撩衣要拜。

  “免了吧,免了吧!方才王爷不是说过吗,都是自家人,还是随便点好。”

  胤禛让童林坐下,关切地问:“这几天歇得怎么样?缓过乏来没有?刘俊他们可好?”

  “多谢王爷关心,我和他们都挺好。”

  “二位老人好吗?本王也没倒开工夫看看去,实在抱歉呐!”

  童林笑道:“您不是说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这些啰嗦吗?”

  胤禛今天特别高兴,吩咐准备酒菜。不多时,酒宴摆下,三个人团团围坐。胤禛主席,年羹尧坐在客位,童林在末座相陪。胤禛忽然想起件事,对二人说:

  “请等等!我这还有宝贝呢。”

  他亲自动身奔到套间,不多时双手托着一只华美精致的玻璃瓶回到座位上,往桌上一放得意地说:

  “你们看!这乃是法兰西国特制的葡萄酒,香甜可口,质地纯正。此酒乃是三天前我皇父赐给我的,本王不忍一人独占,愿与二公分享之。”

  年羹尧和童林闻听,急忙站起,同声说道:

  “这是皇上踢给王爷的,我等岂敢僭越!”

  胤禛笑着说:“快坐下,快坐下!既然皇上把酒赏给我了,我就有权把它赏给任何人,这与僭越是连不上的。来,咱们把它干了。”

  年羹尧与童林只好从命。何春把葡萄酒启开,先给雍亲王满上,又给年羹尧和童林每人倒上一杯,然后退到外边去了。

  胤禛举杯在手,郑重地说:“来,我敬你们二位一杯!祝年兄旗开得胜,祝海川平步青云,更上一层楼。”

  “谢王爷!”年羹尧一饮而尽。

  童林可没敢喝。为什么?因为他不懂胤禛的意思。胤禛猛省,道:

  “瞧,我这脑袋有多臭,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他转回脸来对童林说:“海川呐!我跟你商量一件事。这次年大人奉旨查办剑州,急需特殊的帮手,本王想把你推荐给他,不知你可愿意?”

  童林甚觉突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年羹尧在一旁补充说:

  “据下官查知,剑州有座剑山蓬莱岛,山势陡峭,地理复杂,前有大江为屏,后有万山为障,周围密布林海,人烟稀少,雁过拔毛,一夫当关,万人难进,实乃世上罕见的贼穴。英王富昌率众万余盘踞在里边,经多年经营,把剑山蓬莱岛修得铜帮铁底,固若金汤。大江中布满战船,扼守几十处渡口。岛上筑有三道石城,几百座望楼和战堡,沟堑交错,四通八达,就好似一张大蜘蛛网遮住那方圆三百里的天地。据悉,岛上还备有火炮百门,火枪数千条,并指定专人训练指挥,百发百中。”

  年羹尧把眼前的一杯葡萄酒喝干,又吃了一口炒雀舌,接着说:

  “英王还不惜重金收买和雇佣了一大批武林高手,身份高的被封为军师、大帅和副元帅;低一等的被封为站殿将军和各路指挥使;再次一点的均封做羽林护卫。方才我对王爷说过了,最叫我头疼的就是这伙人。他们不仅武艺超群,残忍狡诈,同时还依靠门户关系,结交的人广,熟识的人多,上上下下,山南海北,都有他们的同党,碰一个就好像捅了蜂子窝。要想彻底全歼,谈何容易!咱们王爷也看到此中的难处,因此才把你推荐给我,为此下官喜不自胜,万望童教师助年某一臂之力。一旦凯旋,不仅龙颜大悦,百姓称颂,就是下官也忘不了童侠相助之恩。望教师爷不要推辞。”

  胤禛点点头,问童林:“海川呐!年大人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吧?那你就表示一下吧。”

  童林急忙站起来,拱手道:“海川乃一介武夫,蒙工驾错爱,才有今日,焉敢不听驱使?既然大帅不嫌在下驽钝,童某虽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只是担子太重,我担心挑不起来。”

  胤禛抚掌大笑:“我说海川呐,你也学滑了。说出话来滴水不漏,哪能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啊!帮忙是人情,不帮忙是本分。你这次去乃是半公半私,打胜了,有你的功劳;战败了,你不担任何责任。这就叫旱涝保收,光赚不赔。这你还不放心吗?”胤禛又看看年羹尧:“年大人,你说呢?”

  “王爷说的极是。只要童教师肯随我去,下官就求之不得了。一定叫童教师担功不担过。”

  童林拱手道:“谢大帅关照。”

  胤禛拍着桌子说:“痛快,痛快!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三个人同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胤禛又问童林:“刘俊他们干什么呢?”

  “正在家中练武。”

  “快点把他们都叫来!几天不见,怪想他们的,今儿个叫他们也乐和乐和。”

  “是。”童林说了声告退,转身去了。

  胤禛问年羹尧:“怎么样,你还满意吗?”

  “当然,当然!卑职太高兴了。不过……不过我挺替童林担心。剑山那伙贼寇可不是好对付的。”

  “哈哈……”胤禛笑道,“我可不是替海川吹牛,他现在的功夫可了不起呀!别看他人称侠客,其实他的武艺比剑客还高呢。就拿这次铁扇寺比武盛会来说,咱们海川可露了脸啦!他一口气连胜数阵,真可说艺冠群芳,所向无敌,实在是了不起!了不起!”

  胤禛眉飞色舞越说越高兴,把童林那些露脸的事都对年羹尧讲了,年羹尧也听得入了神,不住地点头称赞。胤禛拍了拍年羹尧的肩头笑着说:“老年,你就放心吧!只要海川一出头,就没有办不了的事儿。”

  “那好,有王爷这番话,我就算吃了定心丸了。”

  这时童林回来了:“爷!我把刘俊他们唤来了。”

  “好哇!快叫他们进来。”

  不多时刘俊在前,小弟兄们在后,很有次序地走进暖阁。一齐施礼道:

  “小人们给王爷问安!”

  “免了,免了!快见过年大人。”

  众人又转过身去给年羹尧叩头。

  “不敢当!各位请起。”

  “谢大人。”

  小弟兄们往后一退,垂手侍立一旁。年羹尧手捻胡须左右打量,只见这十三个小伙子黑、白、丑、俊什么相貌都有,瘦小的精神,胖大的威风,全都是英雄气概。年羹尧笑着问于和:

  “你叫什么名字?”

  于和瓮声瓮气地说:

  “我呀,叫于和于宝元,也叫牛儿小子。”

  年羹尧笑了:“为什么叫牛儿小子呢?”

  于和挠挠后脑勺,粗脖子红脸地说:“我也不知道,大概我长得像牛,他们才管我叫牛儿小子的吧。”

  傻英雄这番话,把年羹尧与胤禛乐得前仰后合。笑罢多时,年羹尧又问张方:

  “你叫什么呐?”

  书中代言,这么多人,年大人为什么要问牛儿小子和张方呢?就因为这二位的长相太特殊了。牛儿小子高人一头,宽人一臂,头似麦斗,眼似铜铃,胳膊粗腿壮,就好像铜铸的金刚,铁铸的罗汉,在人群里一站特别显眼。张方呢,长得身高不满五尺,小胳膊小腿,小头小脸,小鼻子小眼,小短脸,趴鼻梁子,小圆眼睛,高颧骨,缩腮帮,两只小黄眼珠滴溜溜乱转,三分像人,七分像猴,夹扁脑袋夹头顶,脑袋顶上还长着一撮黄毛,叫人看着又可笑又有意思。因了如此这般,年羹尧才问他俩。

  张方一看年大人问他,十分得意,赶紧往前大跨一步,挺胸答道:

  “回大人,我叫张方。我爹是铁肩仙风流侠张鼎张子美。我还有个小小的绰号叫病太岁,最近又新得了一个外号叫打遍天下无对手,空前绝后第一人。”

  张方刚说到这,牛儿小子不爱听了:“大人,别听他瞎吹,他除了冒坏没能耐,人家都管他叫天下第一坏!”

  众人听了,哄堂大笑,把胤禛和年羹尧的眼泪都乐出来了。

  童林冲着于和、张方一瞪眼,叱道:“大人问话,都规矩点!”

  吓得牛儿小子一缩脖子,退归原位。张方一吐舌头,赶快把头低下了。

  胤禛笑道:“海川,你这就不对了,现在可不是给他们立规矩的时候,今儿个例外,叫他们越随便越好。”

  年羹尧接着问张方:“愿意跟我去攻打剑山吗?”

  张方说:“愿意!我就喜欢抓贼玩儿,又开心,又解闷。”

  “你看咱们能打胜仗吗?”

  “当然能了。”

  “为什么?”

  “这……”张方偷着看了一眼童林,不敢信口开言。

  年羹尧笑道:“别怕,你是怎样想的就怎样说好了。今儿个你师叔不敢怪你。”

  “是,那我就说了,如有不妥之处,还请王爷、大人担待。要说必胜,就因为咱们占着五利,英王却占着五弊。康熙圣主英明,平三藩,收台湾,服四夷,靖海域,一统中华。故此天心顺,人心服。此利一也。此次兴兵,乃有道伐无道,举国上下无不拥戴,故此军心振奋,士气旺盛,必然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无坚不摧,无敌不破。此利二也。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战将易得,主帅难觅。可喜的是这次兴兵是年大人挂帅,年大人乃文武进士出身,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弓马纯熟,武艺出众,知人善任,执法如山,身先士卒,公正廉明。我们有这样的统帅,必然鞭敲金镫响,高唱凯歌还。此利三也。”

  张方说到这,喘了口气,往四周看了两眼,他一看在场的人都聚精会神听他白话,不由得喜上眉梢,说得更欢了。

  “雍亲王真是个好王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准知道剑山的贼寇不好对付,才把我师叔童海川推荐给年大人。我也不是替我童师叔吹,只要他一露面,管保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天大的困难也难不倒压不垮他。这是因为他不仅武艺高强,身怀绝技,还因他品德高尚人缘儿太好,捧他的人多,爱他的人多,帮忙的人多,助威的人多,这就叫没有梧桐树,引不了凤凰来,他要一出头,就能带动五大派八十一门的英雄,以及那些隐居山林不出头的奇侠怪剑,他们定会帮助我师叔攻破剑山,荡平叛匪。这就是第四个有利条件。”

  张方说到这儿不往下说了。年羹尧忙催促道:“说呀!快接着说。”

  雍亲王也有点急不可待:“不要有顾忌,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有本王给你做主。”

  张方还是不肯说,晃着夹扁头,翻着小黄眼珠,盯着童林。童林一见又是气又是笑:

  “张方啊,你就说吧!今儿个破例,我不会责怪你的。”

  “是,遵命。”张方如蒙大赦,又清清嗓子,提高声音说:“我童师叔走到哪,我们都得跟着,这就叫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格高嘛。我呀,一天也离不开我师叔,他走到哪,我跟到哪。他是水,我是鱼,鱼儿没水就活不了啦。我可不敢在各位面前逞能,也不是自吹自擂,带我打仗准没亏吃,因为我对贼太有研究了。不论大贼、小贼还是公贼母贼,我全对付得了,他们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们要屙什么屎,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有年大人的英明决策,下有三军用命,前有我童师叔打先锋,左右有各位侠剑相助,再加上有我这个文武兼备的智多星,管保克敌制胜,所向披靡。这就是我要说的五大利也。”

  “说得好!太好了!”胤禛抚掌大笑,连声称赞。

  年羹尧也竖起拇指,赞许说:“天时,地利,人和,果然所见不差,佩服,佩服。”

  张方一听,直乐得手舞足蹈。孔秀有点不服气,操着福建腔插言道:

  “我说张方,不要得意,你不是说我们有五利,英王有五弊吗?五弊是什么,你小子还没有说呢。”

  “是啊!”胤禛道,“孔秀!本王知道你的鬼点子也不少,既然张方没说,你就替他说了吧!”

  孔秀胆小,想了想说:“英王造反,悖天逆理,人心向背,他无道我有道,此弊之一;剑山乃弹丸之地,方圆不足三百里,叛军虽然不少,无非都是些乌合之众,此乃弊端之二;据我所知,剑山的大帅谭天只够一将,不配为帅,军师燕普乃是三清道士,哪懂得什么兵书战策?他们是井底之蛙,没见过大天日,英王叫他们领兵,还不领到屎坑里去?此弊之三;英王本性多疑,不分贤愚,他手下的战将来自五湖四海,分帮论派,貌合神离,只知抢功贪赏,而不愿同甘共苦,似这等上下不和、将帅不睦而又各竖一帜的军队,哪能打胜仗?此弊之四也。还有……还有……”孔秀说着说着没词儿了,两眼盯着天花板不住地乱转。

  “第五弊呢?你倒是说呀?”张方直着脖,一个劲儿地催促。

  把孔秀催得更答不上来了。牛儿小子弊了半天,抢话说:“这有什么难的!他们上上下下都是浑蛋,这不是第五弊吗?”

  众人听了,哄堂大笑。把胤禛乐得眼泪都出来了:

  “说的妙,妙极了!来,本王敬你一杯酒喝。”

  牛儿小子接过酒杯喝了一口,问胤禛:“光我自己喝哪行,他们怎么办?”

  胤禛立刻喊来何春吩咐说:“传我的话,给他们开两桌,务必要精美丰盛。”

  “嗻。”

  小兄弟们一听,同声说道:“谢王爷的赏。”

  不多时暖阁之中设了三席,胤禛、年羹尧、童林为上席,刘俊、张方、牛儿小子、虎儿小子、孔秀、夏九龄、司马良一桌,阮合、阮璧、徐云、邵甫、洪玉尔为一桌。众人团团围坐,开怀畅饮。年羹尧利用这个机会,向小弟兄们逐个询问了姓名,了解了他们的出身和经历,通过这番谈话,彼此都熟悉了。

  年羹尧问胤禛:“这些小英雄都随我出征不成?”

  “这个自然。方才张方不是说了吗?他们都离不开海川哪!”

  “太好了,卑职很喜欢他们,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他们了。”

  胤禛听了哈哈大笑。这顿饭吃的时间可不短,从辰时吃到未时,大家酒足饭饱,才把残席撤下。童林说:

  “王爷累了吧?我等告退了。”

  “别价!我今儿个一点都不累。别走别走,再多坐会儿。”

  这时听外边有人说:“何总管!您出来一趟。”

  何春答应一声,来到房外,一看叫他的正是门吏阿满。何春嗔怪地说:

  “你这个人好不晓事,跑到王爷鼻子底下吵吵来了。倘若王爷怪罪下来,你能担得了吗?”

  阿满连连称罪,他解释说:“小人也知道不妥,无奈实在是等不及了,只得把您喊出来禀告了。”

  “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

  “回总管的话,咱们府门外来了一位老者,个不高,可横得邪乎,张嘴童林,闭口童海川,骂骂咧咧的,非要见童教师不可。”

  “你没问他是哪来的,有什么事吗?”

  “哪能不问呢!可他什么也不肯说,就是一个劲儿地吵着要见童林,都吵了快半个时辰了。”

  “此人现在何处?”

  “我已经把他让进门房去了,不然他蹦得更欢了。”

  何春知道雍亲王曾有话,凡是来找童教师的,不论是什么人,都不准慢待,意思是不准以王府的势力压制人家,不然的话,就冲他这顿吵闹,早把他送到有司衙门去了。他思考了一会儿对阿满说:

  “你先出去,容我请示后再说。”

  “是,是。”阿满一溜小跑回到前边去了。

  何春转身走进暖阁,凑到童林身边,小声把事情讲了。童林一愣,从经验判断,不像是好事。他赶紧站起来,朝胤禛和年大人一抱拳:“小人先告个假,去去就来。”说罢退出暖阁,一直来到前边的门房。俗话说,侯门深似海,更何况这是堂堂的雍亲王府。从暖阁到门房少说也有半里地,要穿过十三重院子。

  童林一推门走进门房,阿满正从里边出来,二人几乎撞了个满怀。阿满一见童林,如释重负。

  “哎哟我的教师爷,您可来了,您快进去看看吧!这个老头真难对付,又吵又闹,把房盖都要鼓起来了。”

  童林并不搭话,三步两步走进套间,只见靠南墙的一张方凳上坐着一个陌生人。此人身高不满六尺,端肩弓背,形似猿猴,光头没带帽子,秃头顶,秃脑门,后脑勺上留着一条花白小辫,小窄脸,尖下颏,两道肉岗子眉毛,深深的眼窝镶嵌着一对红眼珠,波浪似的大鹰钩鼻,一字形的嘴,山羊胡撅着,两只扇风耳,一没耳垂,二无耳轮,就是两只大耳片往上竖长着,面如姜黄,两腮塌陷,颧骨突出,瘦得青筋暴露,小窄肩膀,短胳膊,十个手指又尖又细,好像两把钢钩,身穿毛蓝布裤褂,腰系布带,高腰白布棉袜,脚穿厚底洒鞋。桌上放着一只包袱,见棱见角,可能是兵器,旁边还放着棉袍和毡帽。只见他瞪着血红的眼睛,正发脾气,把两名值班的小厮吓得躲出去多远。童林看罢一拱手。

  “老朋友!实在对不住,让你久等了。”

  那老者两只眼睛盯着童林,冷笑道:“好难见的童侠客,你的架子可不小哇!”

  童林微微一笑,没作任何解释:“敢问老人家仙乡何处,贵姓高名?找童某所为何事?”

  “哼!”那老者把右腿一抬,蹬到方凳上,从怀里取出鼻烟闻了两下,不慌不忙,大大咧咧地说:“老夫祖居云南玲珑岛,复姓司徒,单字朗,人送绰号世界妙手九尾猔(犭易)!”

  童林闻听,倒吸了一口冷气,暗道不好,今儿个免不了有一场凶杀恶斗。

  原来童林虽然没见过他,可早就听过他的大名。此人生来好斗,心狠手辣,性情暴烈,喜怒无常,天不怕,地不怕,稍微不顺他的心,张口就骂,扬手就打。

  司徒朗早年曾拜在江南四小名剑头一位剑客庄道勤门下学艺,从这方面说,他还是童林的大师兄。满徒后,他又拜海外八魔为师,学艺二十五载。平日他又勤学苦练,为此学就了一身绝艺,善使一对日月五行轮,翻天三百六十路,变化无常,招数奇特,打遍江南没有对手。他还从八魔那里学会一套幻术速宗太阴掌,这套掌法包括鹰爪力、混元气、铁沙掌、金沙掌和棉沙掌的奥妙,要柔有柔,要刚有刚,刚柔并用,神鬼难搪。数年来,死在他掌下的高手不下百名,受伤的更是数不胜数了。还是在童林学艺的时候,就听二位老师何道源、尚道明提到过他。二位道爷一再告诫童林,将来要遇上司徒朗的时候,一定要当心谨慎,能不动手就别动手。二位道爷的意思很清楚,他们担心童林不是司徒朗的对手。他既然是童林的大师兄,又是同门同户的人,哪能变脸动手呢?这不是里外不分了吗?原来这里边有点岔头。方才不是说了吗?司徒朗生来好斗,是人不服,尤其对名气高的,他是非斗不可。别人比斗都是点到为止,他可就不然了,不把对方打死或是打伤了,他是绝不罢手。据说,猔(犭易)是一种怪兽,龙头蛇尾,虎爪龟背,其性残忍,凶暴好斗,人们就根据这个才给司徒朗送个绰号,叫九尾猔(犭易),说他长了九条尾巴,比猔(犭易)还好斗,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外,庄道爷虽然是他师父,可是师徒不和,经常闹矛盾。后来庄道爷一赌气把他除了名,断绝了师徒关系,原因就是庄道爷看不惯他的脾气。司徒朗一口气回到玲珑岛,才又拜了海外八魔为师。他曾扬言,等我学会了大阴掌,非把江南四小名剑以及他们的弟子徒孙平了不可!因而引起几位道爷的警惕,不仅他们老四位日夜防范,还嘱咐童林多加小心。所以说童林与司徒朗的门户关系已经名存实亡。没想到今儿个司徒朗找到门上来了,因此童林才感到事情不妙。

  童林经过长期磨炼,比当年老练成熟得多了,听司徒朗报过名姓之后,不慌不乱,不卑不亢,很从容地坐在另一只方凳上,心平气和地说道:

  “原来是司徒老侠客。在下久闻大名,轰雷贯耳,今日得见尊容,实在是三生有幸。”

  司徒朗冷笑了两声:“姓童的,少跟我扯淡!你知道我找你的目的吗?”

  “正要请教。”童林稍微提高了点声音。

  司徒朗道:“老夫不远千里而来,就是要会会你这个震八方紫面昆仑侠!换句话说,也就是来教训教训你!”

  “哈哈!”童林听罢放声大笑,声震屋宇直达户外。

  司徒朗一愣:“童林,你笑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不是你的对手吗?”

  童林止住笑声,正颜厉色,二目放光道:“老侠客!我笑你太有些狂妄了。我童林虽然闯荡江湖的年限不多,可会过高手也不算少,而像你这样无礼的人,实属罕见。”

  “你说什么?”司徒朗霍然站起,双拳紧握,眼露凶光,把牙齿咬得咯咯山响。“童林,实不相瞒,我这次找你就是要分个鱼死网破,真在假亡,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司徒朗顿了一下,又冷笑着说:“当然了,我知道你有靠山,有势力,你可以依靠胤禛,借官府的势力来压我,若真如此,我也不怕。”

  “哈哈……”童林又是一阵大笑,“老侠客!你只管放心,童某从不仗势欺人。”

  “那好,那你就找块地方,咱们伸伸手吧!”

  童林想了想说:“明天怎么样?请你屈尊大驾,到我家里去比武怎么样?”

  司徒朗狞笑道:“难道这儿这么宽绰,不能伸手吗?”

  童林说:“这是雍亲王府,并非比武的场所,恐怕不方便吧!”

  “算了!你那小心眼老夫早就猜出来了。你是怕惊了胤禛的驾,不好交待是不是?我这个人还有个毛病,就是不怕当官的,你拿他当回事,我拿他当个草芥。你怕他,我偏不怕。我可说完了,就在这比,换地方不行!”司徒朗说着说着,提起包袱,往外就走,一边走一边叫号:“童林!有种的,快跟我出去!”

  童林真有点左右为难,心说:“究竟伸手不伸手呢?”

  要知二人打起来没有,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