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五七回 真仇敌大闹甘家堡 假张方严惩四恶寇

  且说这侯杰侯二侠怒战杜清风,就见二侠侯杰一抖十三节骨子鞭,哗得(口楞)(口楞)响。二侠是个好人,侠肝义胆,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为童林掉脑袋都干。可有一样,老头儿的功夫不怎么强啊。要跟杜清风伸手,差得很大一截。因此空有其心,无有其力。十几个照面之后,二侠就抵挡不住,被杜清风剑里加脚,正蹬在二侠腿上,把老侠客咕咚!蹬了一溜滚儿。杜清风晃宝剑刚要杀二侠,激怒了在一旁的大侠侯廷。

  本来侯廷是个忠厚老实的人,遇事尽量压服,总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可哪知对面这四个人都蛮不讲理,老侠客实在无奈,这才亮出宝剑小廷锋,与杜清风伸手。二侠利用这机会,从地上站起来,一瘸一拐回归本队。

  单说侯大侠跟杜清风战到一块儿,三十多个回合没分上下。这就看出来侯廷的功夫可不简单啊。杜清风一边打着,一边挑大指称赞:“罢了!还得说东昆仑哪,年纪虽不小了,可功夫相当出众!”但杜清风一想:“你能耐再大,你怎是我杜某的对手呀?你们比童林还比不了呢!”我何不趁此机会要了老匹夫的性命。想到这里,他剑术加紧,嗖——嗖——频频发动进攻。到了四十五个回合,震东侠就冒汗了。老侠客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被杜清风逼得满院直转。在一旁就气坏了铁掌李元。李元操起双棒飞身跳入场内,抵住杜清风。

  要说李元的能耐也不善,但是比杜清风是天壤之别。十几个照面被杜清风一剑刺中左臂,李元是大败而回。

  来了四个贼,就两个伸手的,那两个观战。这么多的英雄抵挡这两人,竟势比登天!

  正在这时候,惊动了屋里的雍亲王。雍亲王因为闹病,没到铁扇寺去。发高烧,说胡话,腰腿疼。他把眼睛睁开,一听,怎么这么热闹?谁跟谁打起来了?“来人哪!”夏九龄、司马良从外屋进来了:“您要喝水呀,还是用什么?”“什么都不用。前院怎么回事儿?谁跟谁伸手啦,还是练武呢?”“哎,这……”小哥俩互相看了一眼,没敢说实话,怕雍亲王着急。“他这……什么都没有。爷,您休息吧!”雍亲王多聪明,从他俩的眼色就看出这里有毛病:“不对吧?你们是不是糊弄我?我到前边看看去。”“爷,您可千万别动!”两个人怎么劝,胤禛也不听。打床上起来,栽栽晃晃奔前院就走,这小哥俩急得直跺脚,在后边跟着。

  等雍亲王转到前院,站到台阶上,长身躯一看,这不打起来了吗?好几个挂彩的,铁掌李元、二侠侯杰、北侠秋佩雨都负伤了。雍亲王一瞅前面这老道,我瞅着眼熟哇,这不是那个杜清风吗?那黑大个子不叫燕雷吗?哎呀!他们怎么找到家里来啦?

  雍亲王心里着急,可是啊,他这一露面可惹了祸了,正好让诸葛洪图看见。这老头儿在后边给杜清风和燕雷观敌瞭阵。他一瞅,从后院出来个人站到台阶上了。雍亲王站这地方也高,诸葛建一瞅,嘿,正是雍亲王胤禛呐!要把他杀死,比杀一百个童林还强得多。想到这儿,他跟身边的石头僧说:“师父,您看看站在高处的那个人儿,您认得是谁不?”“弥陀佛!贫僧不认识。”“他就是当今皇上的四儿子,官封雍亲王的胤禛。没跟您说过吗,他就是童林的后台。童海川之所以有今天,全是他的力量。没想到他也没上铁扇寺,留在家里了。师父,您看应该怎么办?”“弥陀佛!既然如此,老侠客您等着,待贫僧将他生擒活拿!我也不要他的命,把他交给您,送到剑山交英王处置。”

  这个和尚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原来,他很了解剑山的历史。咱们总说英王富昌富保臣,他占据剑山蓬莱岛,另树大旗,和清政府作对。究竟这富昌是什么人呢?闹了半天哪,他就是当今皇上的亲大哥,也就是雍亲王的亲伯爷,一家人骨肉相残。将来咱们说到剑山蓬莱岛的时候,再详细交待富昌的历史。可这个事情石头僧知道。他心说:我要是把胤禛抓住交给富昌,就立下大功一件。富昌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那有多好。石头僧贪功心切,直奔雍亲王。

  院里二三百位都是童林的人,能让他过去吗?独棍神佛铁三爷横大棍把他拦住:“站住!”“弥陀佛!你少管闲事!把道路闪开!”石头僧是硬往里挤,把铁三爷气极了,抡棍就砸,奔石头僧的脑袋。石头僧一看,把大嘴一咧,哈哈大笑:“就你这棍还能砸得动我吗?”把左胳膊往上一横,啪!一棍子正砸在他的胳膊上。人们认为,这一下把他胳膊砸断了。哪料想,不但没砸动,反而把铁三爷的棍子垫起来三尺来高。那位说,什么原因?这个和尚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会十三太保的横练,因此铁三爷的棍子砸不动他。不然的话,他怎么叫石头僧呢?就形容他身上比石头还硬。另外,这石头僧从来没下过山,跟他老师鱼骨罗汉学艺就六十五年。这六十五年,他一点杂念都没有,光往功夫里头钻,硬功、软功、轻功、马上步下、长拳短打,无一不能。不然的话,杜清风能把他搬出来吗?单说铁三爷大吃一惊,哎哟,这和尚身上怎么这么硬?抡棍二次砸,还没等棍下来,石头僧就到铁三爷近前了,抡起巴掌就是一下,正打在铁三爷的肩头上。啪,这一巴掌把铁三爷扇出一丈多远去,当时就动不了地方了。鼓上飞仙丁瑞龙往上一摆宝剑就刺,只见这石头僧往旁边一闪身,宝剑走空了。这和尚把左掌往空中一立,对准宝剑,嗨!就是一个切掌,正好砸到宝剑背儿上,当!一声,把丁瑞龙的宝剑砸折。在场众人无不惊讶。

  丁瑞龙拿着半截宝剑刚一愣的工夫,石头僧到眼前了。啪!这一巴掌正打肩头,打得丁瑞龙一溜滚,动不了地方了。夏九龄、司马良双双往上闯,小哥俩刚一过来,被石头僧一拨拉,东倒西歪想动不能。这就把雍亲王给露出来了。

  胤禛本来有病,身子栽栽晃晃的,靠着一根儿明柱,在这往下看着。突然,他发现一个和尚像疯狗一样向自己扑来了,众人拦挡不住,把雍亲王也吓坏了,他一着急,汗珠子下来了,出了一身透汗,病还好了。

  雍亲王一看不好,“唰!”躲在柱子后边去了,石头僧没扑着他。二次一扑,雍亲王一转圈,又没抓着他。这柱子起了保护作用了。胤禛就转身而走,左躲右闪。石头僧扑六次没扑着。如果雍亲王往人群裹扎也就好了,谁都能保护他。但是人慌失智,雍亲王光知道不好逃走,转身形奔后院下来了。后院没人,人都在前院。这一下给石头僧提供方便了。

  石头僧在后头撒脚就道:“胤禛,你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嗖嗖,一哈腰就到了胤禛身后了。这位贝勒爷还真有两下子,因为他跟童林学过几年功夫。嗖!一蹦,蹦进跨院,反手把门儿就关上了,拿顶门儿杠子顶上了。他认为,这样能抵挡一阵。哪知道这石头僧比疯狗还厉害,“咚”一声,这一脑袋把大门儿顶倒,顶门儿杠子都飞了。“呜”一声,进了院了。胤禛一看不好,吱溜进了屋儿了,反手把门儿关好。石头僧过来一巴掌把房门儿打倒,就追进外屋。胤禛一看不好,转过八仙桌,吱溜!跑里屋里去了,让石头僧把门就堵住了,再想出都出不去了。

  胤禛吓得浑身颤抖,站在床旁边,两只眼睛盯着凶僧。石头僧把嘴一咧,哈哈大笑:“哈哈哈哈!王驾千岁千岁千千岁!你受惊了!你别害怕!贫僧无有恶意。您是金枝玉叶,我敢碰吗?但是我有个要求,您听话,乖乖地跟着我走。我把你送到剑山蓬莱岛,跟你亲大爷富昌见上一面。你们爷俩叙叙旧,谈谈心。如果你要不走,贫僧我可要撒野了!”说着话往前跟一步,劈胸一把,就把雍亲王给抓住了。

  这阵儿,老少英雄就追到院里来了。可有一样,远水不解近渴了,还差着挺远一段距离呢。石头僧抓住雍亲王的衣服往怀里一带,雍亲王一躲,哧啦!一声,把雍亲王的衣服给扯破了。

  正在这紧急关头,从雍亲王这床底下,突然钻出一位来。这位一出来,把脑瓜一晃,高声喊道:“呀!呔!大和尚休要猖狂,某家在此!还不给我住手?”和尚一瞅,这位长得小个儿不高,干巴巴一团精气神;脸长得跟鞋底子似的,面黄肌瘦,像个黄病秧子,好似闹大病刚好;脑瓜溜尖像个胡萝卜,尖上还长了一撮黄毛,肉岗子眉毛小黄眼珠儿,鼻子下面稀稀的小胡子,不注意看,就像个大耗子成精,穿一身元青色裤褂,底下是酒鞋,身后背着三棱刮面吕祖套风锥,斜挎百宝囊。

  和尚不认识他是谁。雍亲王一看,哟,是张方。雍亲王心想:我是病糊涂了,还是怎么了?我记得他跟海川去铁扇寺赴会去了,他什么时候回来钻到我床底下去了?这孩子多顽皮!张方回来,海川回来没回来呢?雍亲王不解。

  书中代言,这可不是张方。您看和张方长得一模一样,但他不是张方。是谁呀?就是前者咱们说过的,在黑瞎子岗摔死五只黑熊、救了龙小臣的那位。这个人可太了不起啦!叫什么名字?以后再讲。不知道的就管他叫张方。咱们暂且就管他叫假张方。

  他这一出来,把石头僧吓了一跳:这甘家堡都什么规矩?大白天在床底下藏着?“呔!对面丑鬼,你是何人?”“哎哟!你连我都不知道哇?你算白活了!要问我的老师,乃八十一门总门长欧阳修。我是他不孝的徒弟,病太岁张方是也!”“啊,张方!”石头僧耳朵里都灌满了:说张方是童林的影子,只要有童林就有张方,两个人形影不离。今日为何见了张方没见童林呢?事在紧急,不容多想。

  大和尚一伸手,把张方的领子抓住了:“兔崽子,我摔死你!”嗖,就给摔了。眼看离地一尺多高,绷儿一个跟头,这假张方站稳了,一点也没摔着:“嘿嘿,没摔着!”大和尚气极了,过来又一抓张方。假张方在他裆底下过去了,用他溜尖溜尖的胡萝卜脑袋,照和尚的裆里,当!就是一脑袋,比木头瓶子还硬,正好扎在和尚的粪门上,把石头僧疼得“嗷”地一声,往上一蹦,起来有一丈五尺多高。他忘了这是在屋里。你蹦那么高干吗?顶上是天花板,叭嚓一下,把天花板顶漏了。和尚这脑袋长到顶上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石头僧是手刨脚蹬,使了半天劲儿,才掉下来。脸都划破了,鲜血淋漓。和尚下来,再扑张方,假张方一笑:“我说,刚才这滋味儿怎么样?今天你要不服气,我都不用使手,拿这脑袋就把你赢了!”说话之间,三晃两晃,当!一脑袋,正撞到石头僧肚子上,从屋里把他撞到外屋去了。石头僧刚站起来,假张方往前一蹦,当!一脑袋,从外屋又给顶到院里去了。这和尚干脆伸不上手。“弥陀佛!”石头僧从腰里拽出降魔宝杵,抡杵跟张方战在一处。院里人一看,是张方。大伙儿根本不知道是假的。

  大伙儿一想: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跟大伙儿连个招呼都不打,天生的不是个东西!但众人一瞅,大吃一惊,这小子能耐太大了,跟石头僧动手,就如同老叟戏婴儿。这石头僧成了搬不倒了,根本站不住。左一杖砸不着,右一杖没砸着。张方只要一伸手,他就是一个跟头。啪啪啪啪,连着摔了石头僧十六个跟头。最后石头僧起不来了。

  张方过去用两个手指头一夹这脖子:“别动!”石头僧瞪着眼睛挺着脖,纹丝也动不了啦。“哈哈哈哈!就这两下子,还跑到这儿撒野呀?来来来,我把你拎到前屋去。”张方就像提个小鸡子似的,把石头僧提到了前院。

  这会儿,人们就传开了:“可了不得啦!张方这能耐长了,把和尚给抓住了!”众人无不惊骇。张方把和尚拎到前院,挤进人群,直奔杜清风:“哎呀,杜师父你挺好哇!还认识我吗?”“无量天尊!丑鬼,你不是张方吗?”“不错,不错,正是在下。杜师父,多日不见,别来无恙乎?您呀!真不对,这么大年纪了,在庙里好好念经多好,非要跑到这儿来杀生害命!唉,叫我怎么说呢!您来啦,我也不能不奉陪走几趟啊!来吧,张方陪你走几趟!”

  杜清风能拿他当回事儿吗?摆宝剑就砍,张方往里一钻,靠近杜清风,一伸手把胡子给他揪住了,往下一拽,还喊一嗓子:“留这玩艺儿干什么?”给拽下一绺来。没把杜清风疼死。“好小子!”一宝剑没砍着。张方一转身又给抓下一绺来:“下来吧!”愣往下拽。时间不大,这杜清风有意思了,他的胡子给拽光了半面,还留下半面。“无量天尊!小辈,我跟你完不了!”“是吗!你跟我完不了,我跟你也完不了!”用手一捅杜清风,就见这老道纹丝不动了。

  简短捷说,张方用同样的办法,抓住燕雷和诸葛洪图,把这四个小子全抓住了。别人过来要跟他说话,这假张方一摆手,那意思是:别说话!再看这假张方,一手拎俩,两手拎四个,离开甘风池的家,直奔荒郊。

  时间不大,假张方就把他们四个拎到旷野荒山。回头看看没人,把他们四位放下,用手一推他们的后背,啪啪啪啪!这四个人这才能动弹了。等四个人站起来,面对着假张方,一个个目瞪口呆。杜清风心里想:他妈的,这小子什么时候长得能耐呢?这武艺比童林可高得多得多呀!哎哟!这亏吃得太大了!就见这假张方在他们四个人面前一站,就像训话似的:“站好!谁也不准乱动!哪个乱动,我立刻要了他的狗命!我问你们几个,认得我是谁吗?”“啊——”“说!杜清风你说!”“你是张方。”“咬,对啦!燕雷,你说我是谁?”“张方。”“哎,对啦!诸葛洪图,你说我是谁?”“张方。”“石头僧呢,咱俩头一次见面,好好认识认识我是谁?”“你是病太岁,一点也不假。”“我告诉你们四个,按理说,今天应该一掌一个,一锥子一个,把你们置于死地。但是,病太岁有好生之德,权且给你们记过一次。你们四个可记住,往后再遇上我张方,再干上这种坏事儿,我杀你们个二罪归一。记住没有?”“啊——记住了!”“为了警告警告你们,看见这棵树了没有?”旁边有一棵榕树,五条汉子也搂不过来,树干笔直。假张方到了树前,把单掌一立:“你们四个小子上眼!”咔!一掌,把大树折为两半儿。“你们的脑袋再硬,还能有这树硬吗?哪个不听话,以此树为例!滚!”这四个小子抹身离开树林。

  杜清风暗想:真他娘的怪道!回头看了一眼,就是张方啊!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