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五五回 雍亲王卧病甘家堡 杜清风寻衅饮马河

  且说童林童海川和老剑客龙善伯听了刘俊的话,气冲牛斗。老少英雄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到铁扇寺,与这些贼人决一雌雄。后来是震东侠把大伙儿劝住,让大家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明日再决一死战,大家这才分别休息。

  到了次日,天光渐亮,童林早早地起来,到院里头先活动活动筋骨,正在这么个时候,泥脚僧张旺过来了,声音挺低:“师叔,王驾千岁身子不舒服,昨天晚上又犯病了。”童林一听,脑袋“嗡”地一声,他就怕雍亲王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吃罪不起,急忙转身奔东院去看雍亲王。结果到屋里一看哪,雍亲王靠着枕头在床上坐着,震东侠和北侠正在这儿陪着闲谈。海川这心才放下点儿,紧走两步给雍亲王请了安:“王爷,听说您不自在?”“哎!海川哪,你坐下。昨晚上又有点犯病,觉着胸膛发热,两眼发紧。我摸了摸头有点发烧。本来想叫你。看你们累得这个模样,我于心也不忍。今儿早晨起来到茅房去,好险没摔个跟头。正好碰上东侠和北侠,我就把这事儿跟他们说了。”“爷,是不是找个大夫看看?”“不必啦!海川哪,快点吃早饭,吃完了咱们好奔铁扇寺赴会。”海川一皱眉说:“爷,您身体这么虚弱,我看咱们延期吧!”“不不不,海川!怎么说这话呀?就因为咱们延期一天,刘俊让人家打了,还说些不三不四的闲话。哪能再延期呢!”“这事儿是万万使不得!您身体这样,怎么能去呢?”“我看这样吧,海川,今儿个我就不去了。你率领老少英雄照样赴会,别耽误正事儿。我躺个一天两天的也就恢复了。”

  童林跟东侠一商议,也只好如此。但是,雍亲王要不去,家里还得留人,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的,谁能够吃罪得起!经过大伙儿一商议,把原班人马分作两拨,由童林和老侠客龙善伯、武林武士同、小侠龙小臣以及各位侠客二十余人,赶奔铁扇寺赴会;把震东侠、侯二侠、北侠、南侠、甘风池、丁瑞龙、铁三爷等人全留在家里,保护雍亲王的安全;把小弟兄们也分成两拨,刘俊在家养伤,泥脚僧张旺、夏九龄、司马良、洪王尔留在雍亲王身旁;把牛儿小子、虎儿小子都留在家里头,剩下的小弟兄跟随童林前往。

  去的人兴高采烈,不去的人心里不太高兴。像这样的盛会,每次参加都受益不浅,若不去呀,就好像丢了什么似的。但是童林话已出口,谁也不敢反驳。就这样做了决定。童林饱餐膳饭以后,率领大家赶奔帽儿山铁扇寺。

  按下童林他们去赴会不提,单表家里的人,这会儿可肃静了不少。一个是走了一半的人,二一个是雍亲王有病,谁也不敢惊动,就在自己的屋里头悄悄呆着。有躺着的,有看书的,有的两眼出神惦记铁扇寺的事情的。单说雍亲王躺在屋里头,心里头也是七上八下啊。雍亲王一摆手,让北侠、东侠都回去休息。他闭着眼睛考虑铁扇寺的事情,恨自己的身子骨:我要没病该多好!今天要去呀,回来就起不来了,又给海川找不少麻烦,拖累众人,感觉于心不忍。雍亲王一想啊,我好好睡一觉,大概醒了也差不多了。也不知海川他们是输赢胜败。雍亲王心里一烦闷,就睡觉了。整个甘家堡一片寂静。

  按现在钟表来说,上午十点钟,从甘家堡的庄子口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比比划划,大摇大摆,直奔南口儿。这块儿有甘风池联庄会的庄丁。自从比武以来,这块儿是戒备森严,而且甘风池和童林都关照过:这里住着雍亲王,一旦出了事儿,谁也不好交待。所以,这庄丁格外地精神,各拿刀枪棍棒,往来巡逻。对本地人当然不能刁难;对外来人,瞅着眼生的,当然必须要盘问。这庄丁一看,这四个人不认识,身上都带着家伙,庄丁一过来横枪给挡住了:“四位,请留步!”呼啦过来十几个庄丁,把路给堵住了。就见这四个人停身站住,为首的是个出家的老道,老道微含一笑:“怎么,进庄子都不允许吗?”“仙长,您别生气!现在情况特殊,帽儿山铁肩寺正在比武期间,双方不得不加强戒备。因为瞅着你眼生,我们必须得盘问盘问。”“那……那好哇!你们打算问什么呢?”“你们四位打哪里来,尊姓大名,为什么事儿,这个您得登一下记,经过我们庄主允许才能放进。”“你们庄主是谁?”“甘风池甘老侠客。”“哈哈哈哈!老匹夫甘风池跑到这儿独立为王来了!噢,这是他的天下,他一手遮天,我告诉你,这个村庄是大清国,这条道儿是国家的官道,任何人都有权在这儿出入,甘风池他根本管不着!三位,随我进庄!”往里硬闯,那庄丁能让吗?这么一拦不要紧,老道把手伸出来了,冲着这几个庄丁一指道:“你们还想撒野吗?哼哼!别动,别动,别动!”用点穴法,九个庄丁全动不了地方了。这个老道把巴掌在他们面前一晃:“看见没,贫道有好生之德,不然的话,手起掌落,砸碎尔等的脑袋!”

  “三位,随我进庄!”大摇大摆这四个人就进了甘家堡。他们四人进了大街,往北一拐,打听甘风池的家。有人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就告诉他们了:“噢,您往前走,那个又高又大的黑门楼就是甘大侠的家!”“多谢!”四个人来到甘风池的门前,停身站住,往里头看看。再一看高大的门楼,上头有门灯,下头有板凳。门开着,里边的人是出出进进。老道站住高诵佛号:“无量天尊!门上哪位听事?”这家伙的声音非常洪亮,就惊动了里边的伙计。伙计跑出来一看,没见过,道:“啊,道爷,你们找谁呀?”“请问这是隐逸大侠甘风池的家吗?”“不错,正是呀。您找我们老侠客?”“非也。我听说这儿住着个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他在家吗?”“仙长,真对不起!童侠客吃完早饭,领着人赶奔铁扇寺赴会去了。您有事,最好到铁扇寺去找。”老道一皱眉,回过头去跟那三人耳语了一阵。商量了多时,老道又回来了:“请问,既然童侠客不在,都谁在家呀?”“那就看您找谁了。隐逸大侠甘风池和另外其他的侠客都在。”“震东侠侯廷在不在?”“哎,在。”“麻烦您给他送个信儿,就说贫道求见。”“好唻,仙长略等片刻。”这个伙计说完转身往里走,一直来到东侠的屋里头。

  震东侠在屋里正喝水,上首坐着北侠秋田,下首坐着南侠司马空,铁掌李元、二侠侯杰、丁瑞龙、铁三爷众人都在座。大伙正议论铁扇寺的事儿,估计这时可能交了手了。究竟龙善伯能否取胜,宝棒胜得了宝棒不,这玩艺儿实在令人担心哪!

  正在这时候伙计进来了:“回东侠的话,门前来一道长,领着三人,说要求见您。”“噢!哪儿来的?”“没说。他非见您不可!”“待我观看。”震东侠站起来往外就走,可这些人在屋呆着也没事,心说,大概是来了朋友了?是我们请来帮兵助阵的?怎么这会儿才来?大伙儿也就跟着出来了。

  单说东侠出了跨院到前院,等来到门口,东侠闪目一看,不由地激冷冷打个冷战。不但震东侠吃惊,后边的各位老少也无不惊骇。就见对面这老道,身高八尺挂零,长得是大骨架,这人瘦得是皮包骨。挺长一张大驴脸,从脑门儿到下巴能有一尺二寸长。面如瓦灰,皱纹堆累,两道大抹子眉,一对三角眼,眼角往下耷拉着。大趴鼻子,菱角口,满嘴黄板牙,颌下散满一部花白须髯,头上戴着白绫色道冠,身穿白绫色道袍,腰系一根儿麻绳,背背宝剑,手执拂尘,二目如电哪。人们认识他,这就是剑山蓬莱岛出了名的剑客杜清风。

  这个杜清风在三月三的亮镖会的前后,一再找童林的麻烦,而且在亮镖会上他再次登台献艺,跟童林比试较量。这帮人都见过,知道这老道最不是东西,尤其是使大家最难忘的是雍亲王的眼睛被弄伤了,就是他的主谋。这小子今儿怎么跑这儿来啦?往杜清风身后一瞅,那还有三人:头一个是个黑大个儿,长得阔口裂腮连鬓胡子碴,那胡子好像去了尖的钢针似的,怪眼圆翻,体格健壮。再看这家伙手中拎着个长条的包袱,蹬着双洒鞋,二目如灯。人们也认出来了,这个就是跟童林对掌的那个野飞龙燕雷,也是剑山的。挨着他是个老头儿,长得酷似二侠侯杰,但是比侯杰魁梧一些,大奔颅头,翘下巴。面如冠玉,一部白须髯,穿青挂皂,小辫在后脑勺盘着,手里拎着长条包袱,怎么看怎么像个南极仙翁。这个人也认识,正是赛南极诸葛洪图。这三个人在公主坟跟童林伸过手,把海川好悬没累吐血呀,几乎轻生丧命,就是这三位。后边跟个和尚,一瞅这和尚长得墩墩实实,好像雕刻的石像;一对怪眼圆翻,大趴鼻子鲶鱼嘴,皱纹堆垒;大秃脑门子,身后背着蒲团,灰布僧衣,下边开口子僧鞋,腰里别着一条铁杵,咧着嘴在后边站着,一言不发。究竟这和尚是谁,谁也不认识。

  侯东侠心中暗想:坏了!海川不在,仇人找到门上来了!哎呀!这是铁扇寺派来的,还是他们自己找上门来的?甭问,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样这儿要出事。侯东侠一想:海川不在,最好别把这事惹起来。我呀先问问他们来的意图。

  东侠想到这儿,迈步过了门口儿,下了台阶,冲着杜清风一拱手:“老剑客别来无恙?侯廷有礼了!”杜清风看了看侯大侠:“哼哼!不敢当!不敢当!东侠,你还认识我吗?”“那哪能忘呢!三月三亮镖会的事就在眼前。我见过仙长的面,怎么会忘掉呢?”“哟,那认识我就行。东侠,我来找童林来了,听说他不在。你是他的好朋友,那有事儿我就跟你说了。”“好。此地并非讲话之所,请四位到里边说吧。”

  东侠为什么这么做呢?先礼后兵,这儿不是战场。有多大仇先撂到后边,把话得说清楚。就这样,震东侠把他们四个人让进客厅。

  到了屋里,分宾主让座,仆人献茶。震东侠拱手:“杜老剑客,您找海川究竟干什么呢?”“唉唉,东侠,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说我找他干什么?难道说那么大的跟头算是白栽了?难道我就认可丢人了吗?我找童林没别的事,我要报仇雪恨!他抛钺亮剑削掉了我的道冠,伤了我的头皮,这么长时间才好呀!让我当众丢丑,至今想起来我仍然气攻两肋。今儿个我约了好朋友,要跟童海川比试掌法,结果还扑空了,倒霉不倒霉!”“噢,杜老剑客!如果你们非要和童林比,那么你们就赶奔帽儿山铁扇寺,他们都在英雄会上。老剑客乐意去,我派人把你们送去。如果说累了不愿意去,我可找个地方叫你们休息,等候我童贤弟。两条路请仙长挑选。”

  杜清风一看,震东侠挺客气,够意思,就没话可说了。回过头跟野飞龙燕雷商议:“你看呢?”燕雷这小子比野驴还野,把掌中的茶杯拿起来,啪!摔了个粉碎。这混小子站起来了:“侯廷,童林不在,你们是不是童林的好朋友?你们是不是他的帮凶?他不在可以,今天爷先拿你们练练手,杀你们十个八个的,出一出我胸中的怒气!”这小子火儿大了,当年叫童林一掌震得大口吐血,他至今未忘啊!您说这屋里都是成了名的侠剑客,他跑这儿来拍桌子摔茶碗,谁能受得了哇?北侠秋田就站起来了:“燕雷!你不要过分猖狂!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饮马河甘家堡,隐逸大侠曾风池的家,这不是在你的剑山蓬莱岛!你呀,给我老实一点!乐意呆着,你老实呆着;不乐意呆着,给我滚!敬酒不吃吃罚酒,老朽可不是好慧的!”北侠这么一喊,早惊动了院里的众人。坏事包孔秀、泥腿僧张旺、司马良、夏九龄、洪玉尔、其他的伙计、各位英雄,全把大厅的方门儿给堵上了。大伙儿一看:怎么着,找童林比武,那不找茬儿吗?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这就要伸手。燕雷哈哈一笑:“啊,到了你们这一亩三分地了,你们都觉着有了把握了!我告诉你们,我燕雷来者不惧,惧者不来!今天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好!童林不在,我就端了他的老窝!”话说到这儿,双方闹翻了。

  再看燕雷一脚把窗户蹬开了,飞身形跳到天井当院。杜清风、诸葛洪图,还有那个和尚,都跟着出来了。一字排开,站在北面,指名唤北侠:“老匹夫,你出来!我们知道你是童林的好朋友,你是童林的帮凶!童林不在就拿你顶账!你过来!”北侠甩衣服拽大宝剑,也跳到天井当院。

  震东侠一看哪,没法儿往下压了。本来呢,想息事宁人,没想到这几个东西太野啦。特别是那个野飞龙燕雷,当初就见过他,人情不懂,今天是倍加猖狂。震东侠无奈,一点手,众人全跟出来了。大家一字排开,站在南面。

  单说北侠,手持大宝剑,点手唤燕雷:“你过来!今天咱俩分个上下高低!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燕雷哈哈大笑:“老匹夫,你还值得我一揍吗?今天,我找的是童林哪;可惜童林不在,你当了他的替死鬼!”再看燕雷把包袱打开了,从里头取出虎尾三节棍。

  这三节棍是三节,用铁环子把它连在一块儿,乃是镔铁纯钢制造,一节长三尺三,三节就是九尺九,再加上环子,就是一丈挂零。

  燕雷是一员猛将,再使这三节棍,无异于彪虎生翼呀!他把三节棍操起来,哗(口楞)(口楞)(口楞)(口楞)直响,在掌中一抖,直奔北侠,两人话不投机,战在一处。

  说到这儿,咱得介绍介绍,这四个人从哪儿来呀?是不是铁扇寺的人把他们派来的呢,不是。因为杜清风前面在北京让童林当众把他打败。那段书叫“抛钺亮剑”。童海川扔出子母鸡爪鸳鸯钺,杜清风光顾接钺了,没小心童林从腰里把宝剑“秋风落叶扫”拉出来,唰!把道冠给削掉了。由于他躲得慢点了,把脑瓜皮给削去一层,杜清风当众丢丑。这小子怀恨在心,等回到西直门永发镖局,他立即主使宁五暗使毒计害童林。结果没把童林害了,倒把雍亲王胤禛给害了,使童海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了金凤山逆水寒潭,取回了八宝鸳鸯露,给雍亲王治好了眼睛。杜清风一看,一切都失败了,一赌气回到剑山蓬莱岛。

  这剑山就在四川。他回到剑山的时候,碰见他的朋友,把经过讲述了一遍。大伙儿就问他:“老剑客,你怎么就落得这么狼狈?”“咳,别提了!没想到闯江湖六十余载,竟败在一个大老赶之手!如今落一个身败名裂啊!不光我败了,野飞龙燕雷叫童林给打吐血了,我的朋友诸葛洪图也叫童林给打败了。给剑山蓬莱岛的人简直丢尽了脸面!”有人就问:“那仙长,您就忍气吞声不成?”“不!人为一口气,佛为一炷香。这气这仇我是非报不可!”大家一商议,找谁报这仇呢?找大帅谭天谭桂林。谭桂林有个绰号,叫蓝天第一手。那也是成了名的剑客呀,是英王富昌手下的大元帅,掌管剑山蓬莱岛的军权。要论能耐,那是头一等。他跟军师云台剑客燕普相并列。

  要知谭大帅能否给杜清风报仇,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