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五三回 昆化侠大闹九仙宫 鹍鹏道力战童海川

  且说童林见老道倚仗自己力量故意刁难人,与龙善伯交回墨角棒时再三刁难,紧抓墨角棒不放。这儿早已把童林气得火冒三丈。但海川仍是强压怒火,向龙善伯说道:“老剑客,您把接棒的事让与我!”童林说着奔这老道来了:“仙长,我替龙老剑客前来接棒!”说着话,叭!把墨角棒就抓在手中。海川单臂一较力,唉!往怀里一拽,结果纹丝没动,没夺过来。“哟!”童林心中暗想:这个老道好大的劲头哇!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这个人不仅轻功高强,而且这个硬功的劲儿也够意思!童林再次较力,往怀里一拽,嗨!又没拽动。你别看两次没拽动,再瞅这老道也变了模样啦:脸上露了汗了,脑筋蹦起来多高。您再往他的脚下看,他这两只脚蹬得这地方的砖全都碎了,可见他使了多大的劲儿。童海川第三次较力:“你给我撒手!”就这一下不要紧,老道身子往前一栽歪,噔噔噔拖了三步。虽然说童林没把棒夺过来,但是这老道得算栽!因为众人看得清楚,童林要再使点劲儿,老道就可能摔倒。海川啊,为了让他下台阶,松了手了。老道脸一红,心头咚咚直跳,有点挂不住了,扭回头冲着童林,把眼睛一瞪:“童侠客,高!我太服你啦!要棒不难,还棒也容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常言说:见高人不能交臂而失。今天你们这十三位都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英雄汉。我打算在各位台前领教一二!如果你们胜了我了,宝棒我不但要还,我还要服输认罪;如果胜不了我,哈哈,对不起,宝棒要不要,你们自己来决定!”老道说到这儿,翻了脸啦。刷,把外衣脱了,把王佛巾摘了,用一块青绸子把头发一包,浑身上下紧衬利落,穿一身元青色的短道服,飞身形跳到月台,张开臂膀,亮出门户,点着唤童林:“童侠客,请过来吧!我素知你的无形八卦柳叶绵丝掌是一绝,你的大力昆仑掌盖世无双,贫道早有耳闻,今天我想开开眼!童侠客,请赐教吧!”童海川早就压不住火儿了,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童林正要解扭襻脱大衫,在一旁的一位过来了,道:“贤弟,你在旁边陪着老剑客歇一会儿,我过去。我看这位道爷很爱武术,你们这一比划呀,我觉得手心脚心都刺痒,我现在上了瘾了,不比不行。我打算跟道爷伸伸手,你请到旁边落座。”不等童林点头,这位老者飞身形跳到天井当院。大伙一看是谁呀?北侠秋田。秋老侠客有个绰号叫独占九州笑鳌头北昆仑秋佩雨呀!那在山头跺一脚,地方颤三颤、晃三晃,谁不知道哇!北侠秋田在老一辈的侠剑客当中脾气是最不好,翻脸不认人哪!就因为跟童林常在一起,受大家的熏染,这老头儿磨炼得不大高儿了,一般的事情他不动怒,能不翻脸的事儿他不翻脸。可就今天的这事儿来说,北侠可气坏了,肺子都要炸啦!你说这老道是什么东西?偷了我们的墨角棒不还,千方百计给我们出难题,出了一层又一层,一个借口又一个借口。像这种人是非打不可!我秋佩雨会会你!我看你有什么能耐!老侠客出于这种心情,这才头一个抢着跟他动手。

  这老道一看童林没过来,北侠过来了,不怎么高兴,鼻子翅一扇乎:“无量天尊!老侠客,你姓秋叫秋佩雨吧?”“不错!”“哈哈哈哈!秋老侠客,恕贫道不能奉陪!”北侠一听,人家不跟自己伸手,老侠客那火儿就更大啦:“仙长,为什么?”“哼!老侠客,您可别生气呀!我是个实在人,心里怎么想,我就怎么说。这个场合您伸不上手哇。要说童林吗,还有情可原。您,白给!您说您八九十岁的人啦,一巴掌把您打个跟头,这还出不出这九仙宫?您还见不见人?换句话说,您还想回山东不回?见着您那父老乡亲,有何面目待人啊?哈哈哈哈!老侠客,请回吧!我不能跟您伸手!”哎哟,这老道说的话不多呀,比骂秋老侠客的祖宗还厉害。秋田打出世以来,闯荡江湖六十五年,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人儿,也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当着这么多的人羞臊自己!说我不配跟他动手的主儿,没有!这老道也太狂点儿啦。把北侠气得浑身颤抖,七窍生烟:“好(口来),仙长!大话不是说的,咱们动手试试。如果我秋佩雨不是仙长的对手,杀、剐、存,当请自便!今天这手我是非动不可!”“着!”北侠提腰往空中一纵,纵起有七八尺高来,劈面一掌,奔老道的面门。这一掌叫“单掌开碑”。秋北侠手上有鹰爪力,有铁砂掌,打到石头上,石头都得碎,何况打到人身上呢!老道一瞅,北侠执意要动手,而且巴掌到了,老道一想:“我给你来一下,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一不躲,二不闪,骑马蹲裆式,站到院里头,把左手往后一背,把右掌往前一伸,“接!”他拿这巴掌接北侠一巴掌,刹那间两掌碰在一处。啪,就这一下不要紧,把北侠秋田震得噔噔噔倒退了十几步。身后是个柱子,正好碰到柱子上,被这柱子迎一下,北侠摔倒了。老侠客顿时感觉到膀臂酸疼,骨节都要掉了。“哎呀!”北侠抬起手来看了看,虎口冒了血迹儿啦!

  就这一掌把北侠就给震怕了。老侠客心中暗想:可了不得,云南尽出高人哪!我只说,帽儿山铁扇寺全国英雄盛会,高人全在那儿呢。没想到这无名的地方,居然藏着这样的高人。看来我秋田白活,今天我算栽了硬跟头了。老头子把心一横:我宁愿死在九仙宫,我也不能服软儿呀!想到这儿,飞身形往上一纵,晃双掌又奔老道。

  老道哈哈大笑:“老侠客,太自不量力啦!看这样子你是非打不可啦。恕贫道得罪!”呼啦一声,人家一亮门户,跟北侠战到一处。啪啪啪啪啪,十几个回合,北侠傻眼了,不认得人家的掌法。要说秋佩雨闯荡江湖六十五年,那所见的掌法、拳术太多了。什么五祖点穴掌,什么大力昆仑掌,什么神佛似花拳、六合拳、八卦拳、九宫拳、罗汉拳,达摩掌、昆仑掌、峨眉掌、武当掌、七形掌、五形掌,没有不会的。但是这老道使的掌法,没见过!那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猜难解呀!把北侠战得懵头转向,眼花缭乱。

  童林在旁边一看:坏了!我可不能让我老哥哥栽跟头。老头儿脾气暴,真叫人拍一巴掌,这老头子就得抹脖子。童林这儿忙准备。还没等海川过去,南侠司马空跳过去了:“无量天尊,老侠客您往旁边闪一闪,让与贫道!”

  北侠心想:可来了帮忙的了。这才虚晃一招,跳出圈外。一只手扶桌子,一只手叉腰儿,张着大嘴呼哧呼哧就喘开气啦!再看浑身上下这汗都湿透了。北侠一想:我算完啦,我算心服口服啦!今后再有这场合,我是绝不登场啦!老头子心里太难过了。

  再看,上去的正是南侠司马空。要说在老一辈的剑侠当中,司马道爷性格最善良,最温柔,就像个女人的性格。什么场合也不爱说话,你跟他开玩笑也好,你动气也好,老道一笑就算拉倒。今天情况可变了,把司马道爷也气坏了。心说:对面这老道太不通情理。咱们都是三清弟子,讲的是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慈悲为本,善念为怀。你怎么能够杀生害命呢?你偷了人家的东西,还不允许人家要;人家找上门儿来,你还净出难题!一会儿比气功,一会儿比轻功,这又提出来当场比武。太刁难人啦!人常说: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呀!你这是干什么?逼得哑巴说话呀?你目中没有我们十三个人,你分明是骑着我们脖子拉屎,搬着我们鼻子尿尿!司马道爷火儿实在压不住,这才过来,两个老道战在一处。南侠叫南昆仑,昆仑什么意思?就是力大无边。尽管叫这个绰号,跟人家一伸手,白给!十六七个照面,南侠冒了汗了,招数迟钝,身形滴溜溜乱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那个老道一边打着一边笑,看那意思胸有成竹,这十三个人儿我全包下啦!可南侠勉强对付到二十个回合,飞身形跳出圈外:“无量天尊!贫道领教了!”言下之意:我认输。

  南侠这一败下来,龙善伯老头子挂不住啦,心中一想:这事儿在我身上发生的,人家大伙儿为什么呢?还不是为我吗?帮着我找棒,帮着我大闹九仙宫。有不少人都栽了跟头,我能在旁边看着吗?于心也不忍哪!老头子想到这里,大吼一声,跳到天井当院。一见面,龙善伯可翻了脸了,用手指这老道:“出家人,你可不对!我龙善伯活到九十二岁,我可以说不亏谁的,不欠谁的。绿林的规矩我守,真正的朋友我交,我从来没有失礼对不起人的地方!今天,这个事情使我实在不解呀!我说仙长,我哪儿得罪你了?亏你的人情?欠你的金钱?还是因为什么受人恩德,漏掉了人情,漏掉了礼节儿啦?或者因为我没到九仙宫前来拜望?你得说明原因!哎,我在屋里头说话,我说我会回光返照绝命双棒,你兄弟就挑礼啦。就因为这个理由,就把我双棒偷走,对我们百般刁难。这个理说得过去吗?再又说回来啦,我说我会绝命双棒,我真会呀,我不是吹呀!我也没说我这双棒天下无双,谁也不是我的对手!这话我可没这么讲,你们这叫借口哇!偷了我的棒,伤了我的朋友,今天又百般地刁难,你拿我龙善伯当什么人啦?难道我就是那么好欺侮的吗?仙长,你这叫欺人太甚哪!我龙善伯不才,今天我要领教领教。今天我要输在你手中,双棒我不要了!”再看龙善伯一指旁边的石塔。因为这庙里有三座石塔,都有两丈多高,九层,花岗岩雕刻的。龙善伯说:“你看见没有?假如说我输给你,一脑袋撞死在石塔之下,我连你的九仙宫的门儿我都不出!”这老道一听:“哎哟!老剑客,话可别说绝了,弓可别太拉满了。干什么事情都得留有余地呀!您要这么一说,我可不敢动手。再逼出人命来,而且死在我的庙里头,好说可不好听!”“拿命来!你少收买人心!今天有我没你,有你没我呀!”龙老剑客往上纵,就是一掌。老道转身躯,接架相还,两个人儿战在一块儿。那十二个人在旁边看着,一看龙善伯不仅棒法精通,掌法也精呀!那么大年纪了,就像去掉牙的猛虎,磨掉角的苍龙一般。精神抖擞须髯飘摆,身形乱转,快似猿猴,两臂摇开,呼呼挂风。可再看那老道也不示弱;那老道是越打越勇,把两臂抡开,也是呼呼挂风。童林看出来了,老道使的是什么掌法,叫“七星莲花掌”。童林在第三次学艺的时候,师爷镇古侠董乾董化一曾经跟他讲过:在当今的世上几种掌法不好惹,一个是我教你的大力昆仑掌,另外还有一种掌法叫七星莲花掌。这个掌法怎么使如何接,给童林讲过,只是时间仓促没讲细。童海川多聪明,你那一说,他就记住了。方才他没看出来,通过这一段比武,童林这一瞅:哎哟!七星莲花掌!我师爷跟我说过了,这种掌法最吃功夫,跟我的柳叶绵丝掌差不多,按外伤内。看起来,软绵无力,打上去,柔中带刚。他再看这个老道越打越勇,如果时间打长了,龙善伯老剑客未必是他的对手。海川一想:我过去吧,别等我们这些人都趴下,让老道又找着借口了。

  正好两个人没分输赢呢。海川把腰中的带子勒了勒,大洒鞋提了提,把鞋带系紧,把大辫子往脖子上一盘,辫梢一掖,长大的衣服款掉,童林到了院里了。正赶这时候龙善伯操掌打老道,老道迎接他的掌,两个腕子正好拧在一块儿。还没等分输赢呢,童林就到了。海川把双掌伸到底下去,往上一兜。这一招儿叫“海底捞明月”。“开呀!”啪!这一下把两人的掌就震开了。龙善伯倒退了几步,好悬没摔倒,觉得膀臂发麻。老道觉得手腕子发酸,脸上发烧。退出几步定眼观瞧,一看是童林。

  就见童海川二目放光,往天井当院一站:“老道!刚才我在旁边看见了,您的七星莲花掌堪称一绝,童某佩服。请过来吧,我领教领教!”

  “无量天尊!”老道就打了个哆咦。哎哟!这童林真不善呐。他怎么能猜出来我使的掌法是七星莲花掌呢?坏啦!就冲他能说出我的掌法的名字来,今天大概我不是他的对手。他明白,在这十三个人当中主要打的是童林,龙善伯都得排到二号。如果我赢不了童林,我这跟头算栽定啦!我要能把童林给搬倒,这脸就露到天顶上去了。

  老道出自这种心情,强自咬牙镇定精神:“童侠客,老想跟你过过招,我盼的就是有现在。既然童侠客肯赏脸,来来来,贫道奉陪!”啪,头一掌叫“穿心掌”,直冲童林的心口。海川上身一斜,把这一掌闪过去。老道使了个抽撤连环,晃左掌“单凤朝阳”,打童林的太阳穴,童海川赶紧使了个缩颈藏头,老道掌法打空。两掌刚过去,就见老道脚尖一点地,啪,使了个阴阳跺子脚,点童林的心门儿。海川往后一跳,连让老道三招。老道一愣。问道:“童侠客,你怎么不还手!”“哈哈哈哈,仙长,并非童某不还手。我这人有个讲究,跟任何人动手,我都要让三招。何况跟您哪。第一,咱们萍水相逢初次相见,感谢您的款待,我让你头一招。你是出家之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我尊敬你,让你第二招。这第三招,道爷你可别挑礼呀,真要动手,童某可撒野!倘若把你打死或打伤,这第三招算是给你赔礼啦!”老道一听:无量天尊!童林这口气太大了。咱俩还没伸手呢,你就有把握赢吗?啊,先让了我一招,这玩艺儿说话太苛刻啦。老道火往上撞,往上一纵,晃双掌大战童林。童海川一伸手,就使大力昆仑掌。这掌法都是跟董乾董化一学来的。一招换一招、一式换一式,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北侠、南侠、龙善伯、铁掌李元等等众人一看,一挑大拇指:还得说咱们海川,不愧是咱们的硬台柱哇!不但年轻,确实有能耐。发招老练,掌上挂风,伸手抬脚,那是炉火纯青啊!打山山开,蹬山山裂呀!这要是打在人身上还好得了吗?

  再看对面那老道,也不含糊。因为这老道打了好几阵啦,都是硬手哇。再遇上个童林,要没有两下子,能招架得住吗?一伸手两人三十回合,没分输赢。但是,三十回合一过去,老道就不行啦,累得是鼻洼鬓角热汗直淌,胸脯子一起一伏大口喘气。童海川一看,心中暗笑:你不行啦,我这一巴掌下去,我就把你打死。又一合计:别介,无怨无恨,点到为止。我何必下其毒手呢?童林一想:这么办得啦,我也不打你,多会儿把你累得动不了,自己趴下告饶了,多会儿算拉倒。想到这,海川改换掌法,就使出柳叶绵丝掌,脚下使出转八年大树的功夫,拿这老道就当了大树啦。你说童林这份转,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老道本来就招架不住,抬头一看,把他吓坏了。由于童林身法太快,他也分不清真假来了,就见前面是童林,后面也是童林,左面是童林,右面还是童林。老道急得满头大汗,心里砰砰直跳,“无量天尊!”老道心中暗想:我命休矣!童林那掌够多厉害,沾上我就完了啦。要知现在,何必当初,这不是自找难看吗!可是现在势成骑虎,追悔莫及呀!

  正在这么个时候,九仙宫大殿的庙顶上有人喊了一声:“二弟!你还不给我住手。童侠客,掌下留情哪!”随着喊声,唰!跳下一人,好像四两棉花掉在油缸里,声息皆无。童海川赶紧打垫步,跳出圈外,撤双掌定眼瞧看。

  欲知来者何人,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