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五二回 佯装卖棒引众进山 暗中比武公开较量

  且说这门口偷棒人正在跟童林答对,这个时候有人告诉了龙善伯。老剑客来到门外,正遇上童林。他就问童林;“这位是谁!”童林说:“我也不认识,我们两人正在谈论棒的事儿。您来得正好!”龙善伯紧走两步,来到这个人面前看了几眼,再瞅瞅那对棒,是自己的:“朋友,龙某这厢有礼了!”“啊,老龙头儿!为双棒来的吗?”“不错,正是要讨回我的双棒!”“嗨!按理说呢,应当给你,不过呀,恐怕我有个朋友不太同意。要双棒行,跟我走一趟怎么样?”“到哪里去?”“嗨!你就跟着走吧。我上哪儿去,您就跟着上哪儿去。”这位说话之间,把地下东西收拾起来,一转身就出了南正门。他脚底下十分敏捷,不快着跟他,跟不上。

  龙善伯见拿走宝棒,能善罢甘休吗?老爷子在后头紧跟。连武林带龙小臣全在后面跟着。童林恐怕龙老剑客有三长两短,也在后边跟着。童林这一走,那大伙儿当然得跟着啦,呼噜呼噜跟出一百多位来。病太岁张方也跟出来了:“我说,怎么回事?”大伙儿把这情况跟他一说,“哎哟,坏啦!又出差头儿了!我也得跟着看看去。”张方在后头紧追不舍。甘风池、震东侠、侯二侠没跟着去,因为家里头还有个雍亲王呢,他们怕中了铁扇寺调虎离山之计,把人都调走了,家里出事儿怎么办?这叫以防万一。按下他们不说。

  单说龙善伯龙老剑客追到镇子外头,一看这人顺着山路下去了,其快如飞呀。开始他还不是那么特快,一进了大山,这个人就把全部的能耐施展出来了,好像刮风一般,嗖嗖嗖嗖,就凭龙善伯的脚功,硬是追不上他。龙老剑客也豁出来了,飘须髯甩大胯,施展开跑字功。在他后边就是童林,童海川一边走着一边把大衣服脱了,卷一卷背在背后,紧保护龙善伯。再往后看,铁掌李元、南侠、北侠众人等跑出来紧跟身后。再一看,这队形乱七八糟。脚程快的在前边,不行的在后头,再不行的在大后头,有的都甩出去五里多地。童林和龙善伯离前边跑的这个人仅保持一箭之地。这一箭之地就是一百步开外。那个人跑着跑着,回头看看,跑着跑着回头瞅瞅,不由地挑起大指赞道:“罢了!龙善伯老当益壮啊!老头子脚程可够快的。童林也不含糊!我就这么跑也没把他们甩下。”

  进了大山,眼前出现一道山涧,深不见底,两边的距离足有五六丈宽。这人直接奔山涧来了。回头一看,后边人追着他。他回头微微一笑,脚尖点崖头,把脑瓜一晃,“哎!”嗖,嗖!这种功夫一般人练不了,要在水里呢,蹬萍渡水,因为这儿没水,叫“燕子三点水”。就见他往前腾身一纵,纵出有一丈多远。左脚一蹬右脚脚面,嗨!往前一蹿,又纵出一丈多远;然后右脚一蹬左脚脚面,又往前蹿出一丈多远。三蹿两纵,他过去了。站到对岸把墨角棒往怀里一抱,蹲在地上笑呵呵地等着大伙儿。这时候,龙善伯、童林、北侠、南侠全到了。龙善伯一看:哎哟!这个人会蹬萍渡水的本领。难道你欺我不会不成呀?老英雄往后倒退了两步,把须髯一摆,也用“燕子三点水”的办法跳过了崖头。他跳过去了,那人站起来就跑。童林一攒劲也跳过去了,南侠、北侠也过去了。铁掌李元过不去了,跳了三跳蹦三蹦,没敢。李元心想:我自己的能耐我知道,顶多能蹦三丈远,一脚蹬空,我就摔扁乎了!李老剑客唉声叹气,一想:干脆我找岔道儿吧,剩下的都跟着他。童林等又翻过两架大山,发现一座古庙。这古庙建在一处平地上,周围是苍松翠柏,还有竹林,还有楠树。再看那个人到了庙前,回头瞅了一眼。唰一晃身,就进了庙了。

  这时候,童林他们就赶到了。抬头一看,庙上挂着一块儿横匾,上头写着“九仙宫”三个大字。庙前有两大溜石碑。从石碑上看,这座古庙始建于隋唐年问。谁在这块儿出家,当然不清楚了。看那个人,穿着打扮也不像出家人呐,怎么上这儿来了?难道与庙里相识?大伙儿在外头稍微喘了喘气。要依着北侠的意见,拽出大宝剑把庙门给他劈了,结果让童林把他给拦住了。海川认为:那样做不妥。干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先礼后兵,况且那个人呢,我们又没发现有什么歹意,但能和解还是和解为上。所以,童林把衣服整理整理,过来拍打庙门,啪啪啪!啪啪啪!“庙上有人吗?”“哪位听事?”时间不大,角儿门开了。从里边出来个小道士,看了童林一眼,又往童林身后瞅瞅:“无量天尊!哪位是童侠客?哪位是龙善伯龙老剑客?”童林一指自己的鼻子:“在下就是童林,这位老英雄就是龙善伯龙老剑客。”“失敬!失敬!奉我老师所差,让我在这儿恭候诸位。没想到大家都来了,请稍候片刻,我告诉我师父,列队迎接。”小老道说完把门儿关上走了。这回等的时间比较长,能有吃一顿饭那么大的工夫。众人正在焦躁之时,忽然山门大开。角门没开把正门开开了,这就表示隆重欢迎啊!您要到了大家主,特别到了官宦人家,一般都走侧门儿,很少开大门儿。如果把大门儿开开,那是迎接高一级的长官,或者迎接贵宾。这个庙也不例外,不是庙会的时候,就走角门儿,除非迎接贵宾哪!今天拿童林和龙善伯当了不起的客人了,故此山门儿大开。从里边出来十几个道士,呼啦,朝两旁一闪,后边跟出两个人来。童林和龙善伯闪目一看,旁边的那主儿就是偷双棒那位,嬉皮笑脸在后头跟着。在前边走出一位高大的道人。

  一看这个出家老道,长得气派。身高九尺挂零,宽宽的肩膀,厚厚的胸膛。往头上一看,头上戴着大红缎子王佛巾,脑瓜上有九瓣金莲花倒垂如意钩。帽子正中镶着宝石的帽正,脑袋一动,闪闪发光。身上穿着火红缎子的道袍。腰系黄绿绦双垂灯笼穗,腰里挎着口宝剑。往脸上一看,这个是面如黑枣,像关老爷那脸似的,卧蚕眉,丹凤眼,准头端正,方海阔口。一部刷白的须髯飘洒前胸。大耳有轮哪!别看岁数不小了,精神饱满,满面红光。

  老道人从里边笑呵呵出来。童海川和龙善伯不认识此人是谁,所以就没先说话。但是就见这位道人笑容满面,深深一躬:“无量天尊!童侠客、龙老剑客,大驾光临!真使小观生辉!贫道迎接来迟,当面恕罪!善哉!善哉!”一说话,他这声音跟铜钟似的,嗡嗡地带回音儿呀!童林一拱手:“道长不必客气,童某等来得鲁莽,还请仙长见谅!”“童侠客说的哪里话来!请都请不到哇!这是我兄弟略施小计,把众位都给骗来了!不然的话,我想请诸位来串个门儿,你们能赏脸吗?细情咱们到里边再谈,赶紧往里请。”

  龙善伯和童林一听老道没有恶意,冲他刚才说那话是打算和我们亲近一步,有事情商量,怕我们不来,故此才用这种办法,让那人把我们骗来的。可究竟为什么?谁也弄不清。童林在前,龙善伯在后,北侠、南侠众人在后相随,一共十三个人进了庙里。

  那位说,不来一百多吗,怎么剩十三个啦?来一百多,都给掉队了。有的过不了山涧,有的爬不上悬崖,这些人就掉了队了。正在转远道儿往这儿转。

  按下他们不提,单表这十三位。等一进了九仙观,就是一愣啊!干什么哪?就见这小老道儿,从山门到大殿,在地上排了好几溜石块。这石块都有一尺见方,能有五寸多厚,一色是花岗岩的。就见那老道不在平地上走,蹬着石头往里走,笑笑呵呵的,一边往里走,还一边说话:“诸位往里请!因为庙里肮脏,道路不平,特叫小徒儿准备点石块。诸位都跟着我往里走。”

  他还给立个规矩,都得走这石块。就见这老道每迈一步,低头你再看,石块分成两瓣。他往前走了八步,脚下响了八响,咔叭咔叭……!童林看出来了,这个人的功夫还了得吗?有踢柏木桩的本领、达摩老祖易筋经的功夫。这气功能冲天能贯地。这是贯地的腿上功啊!没有内家的真功和外家的硬气功,练不到这种程度。可谓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海川大吃一惊。等人家过去了,他明白了:这哪是请我们谈事儿呀,分明是较量较量本领啊!您看这玩艺儿,我要不走,从旁边过去,当时算栽!就得走这块石头。海川一想:我试试。想当初在北京喇喇庙,我会大喇嘛佛马宝善,也曾比试过这样的功夫。但是那是青石,跟花岗石不同,这种石头最是坚硬不过。海川想到这里,把气运足了,登上石块。

  咱必须说清楚,童林登的不是那排石头,是另一排。在里边铺着好几趟呢。

  童海川上了石块之后,昂首挺胸往里走,气往下沉,把气全运到腿上,微微一使劲,就听咔叭,咔叭……就是八声。再往脚下看,花岗岩的石块,已折成数瓣,比那老道踩的瓣还多。那老道暗挑大指:“哟!这童林可了不起呀!我绝不能等闲视之。看他脚上的气功,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就是偷棒的那主儿也不住地挑大拇指称赞。

  第二个就是龙善伯。龙老剑客一看哪,心里头一翻个儿,不由地埋怨自己。埋怨什么呢?这一次不该出头,我不应该离开五里桥烟云堡。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自找烦恼!本来我下了决心了,二十年来闭门谢客,我在家呆着多美呀!闲在深山看虎斗,趴在桥头看水流。一日三餐吃也香甜,睡也安然。没事儿教教徒弟,看看闲书,访访朋友,下盘棋,神仙过的日子。无缘无故我非出头不可,非要跟公孙越比棒,给我引出无限的烦恼哇!别的事儿不说,就说眼前的事儿,这哪是请我们,这分明是考验我们的武功!今天老朽我要是不能按人家那样过去,我当时算栽,一世英雄付诸东流。老头子就挂了倒劲了。但是不走是不行啊!他上了第三排石块儿,把头一晃,叫“丹田一力混元气”。耳中就听咔叭咔叭脚下直响,结果也踩了八块儿花岗石。到了对面,童林心里挺高兴。紧接着北侠,再往后边南侠,这些人都平安这么过来了,最后就苦了鼓上飞仙丁瑞龙、独棍神佛铁三爷。他们两个人儿连门儿都没有。这二位一看哪,干脆咱也甭试验了,打旁边转过去就得了。在这些人面前,我们也不算栽跟头。这两人儿一服软,老道儿什么话没说,笑呵呵请众人奔二道院子。

  进二道院一看更傻了!二道院正中心挂着几个竹圈。这竹圈在空中悬着,两旁拿绳子吊着。这竹圈一共是仨。中间的距离是一丈五。从二道门这儿到丹墀那儿,一共相距不到十丈。这三圈正好在当中一横,要想过,必须穿这竹圈而过。

  童林一看哪,这竹圈离地一丈五尺高,怎么个过法,不明白,就见这老道往竹圈前边一站:“各位!这是贫道练功的场所,平日我不在道上走,来回老这么钻。各位,我怎么练没关系,你们不用跟我学。看贫道我的!”你别看他身形胖大挺笨,哎哟!真要练上还真轻巧,快似飞燕一般。就见他把脑袋一扑棱,银髯飘摆,说声:“起!”把两个肥袖子一甩,腾身而起。跟这竹圈平的时候,脑袋朝前脚朝后,两手一并,嗖一声,青萍三渡水,穿过竹圈,然后一翻个儿,轻飘飘落在丹墀之上:“哈哈哈哈!各位请吧!”您别看他说得挺好:我练我的,你们走你们的。大伙儿能那么走吗?一走,栽啦!英雄本色不减,寸步都不能让!第二个就是童林。海川冲着老道一抱拳:“童某撒野了!”再看童林,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在空中来了一个鹞子大翻身,左脚一蹬右脚的脚面,嗖——没费吹灰之力,跟老道一样,落在丹墀之上了。童林还来了一个金鸡独立,一只脚站地,两只手平伸,身子晃三晃,摇三摇。这可不是没站住,这就叫“风摆荷叶”,练了一手绝艺。老道把大拇指头一竖:“高!童侠客,我服你了!就这一手,你比我高着三成!”第二个是龙善伯。咱们简短捷说。龙善伯用同样的方法,也过去了。第三是北侠,北侠一想:不行!我已经气血不足啦。我钻一个圈儿行,两个圈儿吃力,三圈儿钻不了。要是那样的话,我不如不钻。所以,北侠一抱拳:“各位,见笑了!我无能。”老头儿一撩这绳子,打底下钻进来了。南侠一看北侠都客气,我何必自讨无趣呢:“无量天尊!贫道无能,众位可别见笑哇!”一撩这绳子,也钻过来了。实质上,他们真钻不了。其他众人一看,都模仿南北二侠的样子,从底下钻进来了。

  这时候,老道一点首,命人摆好桌子,又摆椅子,端来茶水,分宾主落座。老道这才说话:“童侠客、龙老剑客,恕贫道冒昧!我们一共亲哥仨,这是我兄弟,还有我大哥。因为我大哥远出在外没回来,就剩下我们哥儿俩看守九仙宫。我这兄弟天生顽皮。别看年近六旬啦,恶习不改,经常跳跳蹿蹿,在外头给我捅娄子。昨夜晚间,因为他心中烦闷,蹓跶一圈,没想到就蹓到饮马河甘家堡。他可能好奇,知道天下的高人都在甘家堡住着,所以他偷听。正遇上龙老剑客练双棒,他就把双棒给偷来了。你说你偷了双棒就得了呗,他又后悔了,拿了双棒跟贫道我商议,让我痛骂了一顿,我让他把双棒好好给送回去。他的意思呢,送棒可以,打算通过送棒,结识结识天下的高人,特别是跟童侠客、龙老剑客交个朋友。想请你们到我这九仙宫,又怕你们众位不赏脸,故此才略施小计,激怒众位,把你们引到我的庙宇之中。这是以往的实情,绝不虚假。恕我兄弟做得冒昧,得罪了各位高人。贫道这厢赔礼了!”您看说得多客气!把这经过也说完了,龙善伯又抱拳:“仙长,您别客气了!不怪这位,怪我!老朽无能,竟敢自夸其德,说会什么什么绝艺。我激怒了这位英雄,他这才警告我,把双棒拿走。这叫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吃一堑长一次能耐。通过这一件事情,今后我再也不敢自夸其德了!不过求仙长能把双棒还给我,我留着双棒还有用处。”“老剑客,您别客气!棒我们绝不要,现在就还给您。老三哪!把双棒取来!”“唉!”这老三一转身回了后屋了。大家接着喝水。

  这杯茶刚喝完,老三回来了,拿个包袱皮包着这对墨角双棒,往桌子上一放。龙善伯一瞅,这双棒就在眼前呢,伸手就拿得过来。又一想:这玩艺儿不能伸手哇,得人家还给我才行呐!那显得多没礼貌哇!所以,心里着急,没动。这老道用手指着墨角棒:“龙老剑客,这是您的吗?”“啊!正是老朽的双棒。”“老剑客,我现在就还给您。”说着他把双棒拿起来,往前一递。龙善伯伸手就接,把双棒也摸到手儿里了,往怀里一拿。哎哎哎!纹丝不动!就好像粘到这老道手里一样。什么原因呢?老道那只手里抓着呢。这本身也是较劲儿呢。龙善伯脸一红,心说:这老道嘴甜心苦呀!这哪是还我双棒,分明是较劲呀!龙善伯一琢磨:我已经伸了手啦,你不给我也得给我!叫丹田一力混元气,双脚一戳这地,两个胳膊就用上力啦。嗨!连拽三拽,纹丝没动。老道哈哈一笑:“老剑客,怎么啦!您怎么不接您的双棒啊?”他还讽刺了一句。童林在旁边压不住火儿了。童林一想:这老道可恶,你嘴甜心苦的货!我们跟你有什么仇?你把我们大伙儿从甘家堡给调到山里边来,耽误我们今天没到铁扇寺比武,还百般地刁难,这还了得!不就是动劲儿吗?我倒要看看你这劲有多大。童海川心里发怒,脸上可不能露出来。侠客吗,得显得有风度,有涵养。童林站起身来:“老剑客,您把接棒的事儿让与我。”

  欲知童海川如何接棒,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