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五一回 双棒鏖战中途休兵 善伯练艺墨角失踪

  且说这宝棒镇瑶池龙善伯在梅花圈中遇上了公孙越。两人一见面真叫公孙越吃惊非小,他知道龙善伯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而且他那对宝棒是天下无敌呀!大概今天是凶多吉少,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不比,他只得硬着头皮在这儿应战。两人当场把话说翻,四臂齐摇,各晃动宝棒战在一处。

  铁扇寺的群贼全都屏息宁神为公孙越观战,恨不能盼着公孙越一棒打死龙善伯。童林老少英雄几百位也全替龙善伯捏着一把汗,恨不能盼着龙老剑客得胜,为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就见这两个人一伸手,谁也不肯轻易进招,都加着百倍的谨慎,眼睛盯着对方的眼睛,脚步不断地挪动,转来转去,瞅准了时机往前一纵,啪啪啪!就是几招,然后撤出身去再继续看风头。因此,两人这一打呀,可就占用了时间了。从早晨起来打到中午,从中午又打到日头平西,战了有二百多个回合,没分输赢。

  济源、济慈一看不好,打的时间太长了,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为了保存实力,两个和尚这才站起来,高诵法号:“阿弥陀佛!诸位先别打了,请二位住手!”龙善伯收住双棒,飞身跳出圈外,公孙越也回归本队。济慈冲着两方面作了个揖,道:“哎!今天咱们大家算开了眼了,宝棒对宝棒,两个世外高人全拿出压箱底的能耐,真使你我大家受益不浅呀。不过天色已经晚了,我看不利于再战,明天再接着比试,不知众位意下如何?”两方面的人都没有意见,同声称好。第二天比武就这样结束了。

  张方过来赶紧把手巾往上一递:“龙老剑客擦擦脸吧,今儿个我可真开了眼啦!您这对棒都使神了,这个济慈是个老狐狸,如果再打二十个招回,我保您取胜。”龙善伯摇摇头:“少侠客,别称赞我了,真要再打二十回合,保不住我就叫人家把我给打了,哈哈哈哈。”众人过来给龙老剑客道了辛苦,大家陪着回了饮马河甘家堡。

  大家回到了甘家堡,酒宴摆下,龙老剑客手中端着酒杯,默默无言,紧锁双眉,脸上露着愁云。童林不解,就问:“老人家,因何不悦?”“哎!童侠客,咱们当着真人别说假话,公孙越不愧是当世的英雄,掌中一对血美梨花棒可称万人之敌呀。老朽总想,明天再接着比,我没有把握能赢人家。”童林也有同感哪,不过他得给老头儿鼓气儿呀:“老人家,不必担心,明天接着比武,您是非胜不可!”“多谢童侠客的鼓励,老朽是尽力而为吧。”大家劝酒,吃完了晚饭,残席撤下。

  年青的弟兄都爱乏,这两天连日比武也困得要命,所以都纷纷离去归屋休息。只有些上了年纪的人睡不着,大家陪着龙善伯在这儿闲谈。年青的当中数张方最精神,你看都睡了,他不睡,在屋里转来转去地跟着瞎说。张方就说:“老剑客,您还有没有拿手活,压箱底的绝艺?明天最好您都施展出来,我看就能成功。”大伙儿同道:“老剑客,张方说的不假,您还有什么绝艺吗?”“哎!”龙善伯晃晃脑袋,“各位,惭愧之极,要说还有没有压箱底的呢?有!我还有回光返照双绝棒,这棒我没使用,明天实在不行,我就得拿双绝棒赢他。如果这三招还不好使,我是准输无疑呀!那老朽我可就不行了。”大伙儿一听这词挺好,回光返照双绝棒,大家挺好奇:“老人家,要不这么办吧,天气尚早,大家无睡意,您最好当众练一练。一个呢,把这套棒熟悉熟悉,再一个让我们也开开眼。”龙善伯一听这主意甚好,我真得练习练习,不然的话明天要使用,也免得到场上生疏。这叫临阵磨枪不亮也光。所以,龙善伯就同意了。大家欢欢喜喜到了后院。

  周围摆了一圈儿桌子、凳子,摆上茶壶、茶碗,各位侠客归座。今天到这儿来观看的有隐逸大侠甘雨甘风池,有震东侠侯廷侯震远,有一轮明月照九州二侠侯杰侯敬山,有清河油坊镇的铁掌李元,有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南侠司马空,北侠秋田秋佩雨,鼓上飞仙丁瑞龙,独棍神佛铁三爷,同时在座的还有天灵侠王凤、陆地飞仙娄瑞,能有四五十人之多。

  童林命人多点灯笼,因此这院里头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大家陪着龙善伯又坐了一会儿,龙老剑客这才站起身来:“各位,老朽可要献丑了。”说着话周身上下紧衬利落,他把双手洗擦干净,抄起这对墨角棒,他侄龙小臣、徒弟武林武士同旁边给老师护着。龙善伯来到当中,先稳当那么一会儿,平平气血,然后往下一塌腰,就练开墨角棒。当然了,一开始他不能拿绝艺,先练一些普通的棒法。再看他身形倒转,越练越快,啪啪啪!练了三千三百六十路行者棒。行者棒练到最精彩之处,众人无不鼓掌叫绝。

  老头就开始练回光返照双绝棒,众人屏息仔细看着。这头一招儿叫撒手棒,这玩艺儿可担挺大的风险哪,打着打着棒就得出手,成功了好,要不成功兵刃就落地了,那就是画虎不成反类其犬,其难度可是不小啊。所以,这绝艺最不好练,得把棒扔到空中,然后飞身纵起接双棒,最后再空中翻个跟头连人带棒打对方,这种功夫是最难练不过。包括轻功、硬功、气功,再加上手、眼、身、法、步,必须配合得默契,才能够出其不意克敌制胜。因此练这种功夫的人是相当少。就见老剑客练着练着双棒,冷不丁一抖手腕,嗖!两条墨角棒撒手腾空,老英雄就打算蹦起来接他的双棒,哪知道在墙头上蹦起一个人来,这人快似狸猫,急似闪电,啪!伸手把双棒接着,一转个儿,扑棱!连影子也没了。您说这人的身法有多快,在座的老少五十来人都没瞅清这人什么模样。

  难道说大伙儿的眼睛还没有他身子快吗?不是,因为这个人青纱罩面,脸上挡着呢,所以才没看见。院里头顿时一阵乱,哗!心说这是谁呀?别人还差点,龙善伯挂不住啦!老英雄一抖搂手,哎哟!他这个人是成心跟我作对,我这对墨角棒是我的命根子,这要是丢了,我都不能活呀。而且明天比武我还全指着这对双棒。心说:这人是干什么的,要说偷棒也没这么偷的,抢啊!难道是铁扇寺派来的人?或者是有人故意跟我开玩笑?老头左思右想不得其解。但是,他也没站住,飞身上墙头,在后边就追,连童林大伙儿都跟着追出来了。但是,就这么脚前脚后,再找这个人踪迹皆无。大伙儿围着甘家堡、饮马河转到天亮,也没见到这个人的踪影。

  龙善伯回到屋里头,往椅子上一坐,长吁短叹,老泪纵横,老头儿就感觉到有点不祥预兆,就好像把他的心掏走了似的,这个跟头栽不起,他难受啊!大家的心里也不自在,尤其是在老甘家丢的双棒,所有成了名的剑侠都在这儿,不光是龙善怕丢人现眼,在场的人全栽了。大家的心里七上八下很不是滋味。就连张方那么好开玩笑的人,今天也没词了,连晃脑袋,带抓头发,急得他是里外地转哪!明天还要比武,这怎么跟铁扇寺的人说呢?童海川首先说话了,他跟震东侠商量:“大哥,我看这么办吧,明天的比武可以推迟一下,让刘俊到铁扇寺下书,告诉他们说老剑客身体不爽,后日再比。”震东侠点头,此计甚妙。由童林写了封信,交给刘俊,让刘俊下书。穿云白玉虎走了,咱先不提。单表众人,还得解劝龙善伯,因为比武全指着人家呢,把老头儿急得躺下了怎么办。经过大家再三规劝,老英雄这才答应休息。回到自己屋里,倒在床上,闭着眼睛,心里像开锅似的。其他众人回到屋里也各自休息,他们都躺下了。年青人早睡着了。牛儿小子、虎儿小子、泥腿僧张旺、夏九龄、司马良、左臂花刀洪玉尔、灯前无影阮合、月下无踪阮壁等,天刚亮就全起来了,小弟兄探头往屋里一看,怎么这些老爷子都不动弹了,一打听才清楚,今天不比了,推到明天。可为什么呢?噢!听说老爷子晚上练功把双棒丢了,小弟兄们无不惊骇,这么惊人的场面没看着!一看老头们都在屋里休息,大伙儿连气也不敢喘,有点窒息,不如到门口蹓跶蹓跶,心里还比较痛快。因此这十几个小弟兄偷偷离开老甘家到街上蹓跶去了。

  这甘家堡是个大镇子,南北一趟大街,东西门户,足能有五六百户人家。这趟大街上,有饭馆,有店房,有茶楼,什么都有,赶上三六九大集,还挺热闹。所以,小弟兄们蹓跶来蹓跶去的在街上转个圈。看看快中午啦,一转身又都回来了,看看这些老头儿们都起来没起来。等回到甘风池家门外就大吃一惊,为什么呢?正堵着老甘家的门口围着一圈子人,足能有二三百号,很多人都抻着头翘着脚往里看。小弟兄纳闷儿:这门前出什么事儿啦?所以,夏九龄、司马良带着头儿挤进了人群。一看,就是一愣!再看人群当中站着一个小个儿,五短身材干巴巴一团精气神。此人长了个猴形,鼓脑门翘下巴瓦刀脸,这张小脸儿也就三寸来宽,把巴掌蒙上看不见脸蛋儿。肉岗子没毛斗鸡眉,一对小黄眼珠儿是贼亮贼亮的,小鹰钩鼻子、薄嘴片,一嘴芝麻粒儿牙。头上戴着软包巾,身上穿青挂皂,十三太保的扭绊,腰裹扎着根丝带,蹲裆滚裤,抓地虎的快靴。旁边放着个长条包袱。再往这人脸上观看:花白胡须,哎!胡须还往上翘翘着。看这意思能有六十挂零。别看这样,动作敏捷,说话嘎嘣脆,正在里边摇头晃脑地那儿讲着呢。小弟兄们刚来不知发生什么事儿了,就挤到人群里在这儿听着。

  听那人说话是本地口音:“乡亲们!哎呀,我初次到饮马河甘家堡,我一看这地方真山,真水,真有意思。到这干什么?访个朋友,可惜这朋友搬了家了,结果我扑空了,这叫投亲不遇访友不着,把我腰中一点盘缠钱都花没了,您说怎么办呢?举目无亲,抬头无物,伸手跟大伙儿要钱,觉着于心有愧,怎么办呢?只好把我最心爱的兵刃给卖了它,就怕大伙儿不识货呀!要识货真能卖俩钱儿。那位说:你卖什么兵刃?大家上眼。”说完了就见这人儿一哈腰,把那长条包袱拿过来,把扣解开一抖。夏九龄、司马良小弟兄们一看,哟!正是龙善伯老剑客的那对墨角棒,那能不认识吗?心说:丢了,怎么跑到他手里来啦?难道说这人使的双棒跟龙老剑客那个一样?嘿!这事儿可巧啦。大伙儿交头接耳,接茬往下看。就见这位一伸手把双棒拿起来,在手里掂量掂量,又在人群之中晃了晃:“哎!看见没有?就是这对兵刃。大概有不识货的,我给介绍介绍,这对兵刃叫墨角棒,它不是钢的也不是铁的,乃是一种怪兽头上长出来的。这种怪兽叫墨麒麟,众位光听说可没见过,这是一种神兽。后来把这个神兽制死,从它头上锯下这对双角,经过加工之后,便制成这对墨角棒。各位,这对兵刃,要爱上了,无价之宝!要不喜欢,粪土不值。谁让我困在这儿呢,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忍痛割爱,暂时把它卖了。有识货的没有?有买的没有?”他在里边这么一白话,泥腿僧张旺是勃然大怒,跟坏事包孔秀一商议:这小子是个贼,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就是他干的,龙老剑客的双棒就是他偷的。假如你偷了东西,远奔他乡,我们这火儿还小点,你可不应该跑到这儿来鼓火儿来啦!你是成心有意的找茬儿!甭问,这人大概是铁扇寺派来的,不然的话也是铁扇寺的三亲六故。这还了得,小弟兄们一商议:揍他!揍他!揍他!大家就叫坏事包孙秀进去。孔秀分人群,叭!一下跳到里头了:“哎呀!我说你先等一等。”这人把双棒交到单手,上一眼下一眼的看看孔秀:“什么事?你有意思买双棒吗?”“吾就是要买,拿过来让吾看一看。”“我不相信你,要想买可以,一手钱一手货。”“啊,你要多少银子?”“我要多了讹人,我就要十两纹银,给钱我就卖,谁让我困到这儿呢!”孔秀一想:十两银子不多,我先把双棒哄弄到手,然后咱们再算账。孔秀一咬牙,从兜里拿出十两银子来:“唔呀!你看吾这银子够不够?”那主儿把十两银子拿过去,在手里掂量掂量:“嗯,分量倒挺足,不过成色不太好,你还得回回手。”“唔呀!那是最好的纹银。”“是吗?好像这银子是空壳的,不怎么好似的。”说着话,他用手一攥,“嗯!”大伙儿再一看,真是魂飞天外。您说他这手有多大劲,把这块银子捏的变了形了,当时就扁啦!哎哟!孔秀一瞧:“好小子,不但把银子哄弄到手了,你还把银子给糟踏了,你一定是个诳夫,岂能与你善罢甘休,还吾的银子!”说着话往上一纵,劈面就是一拳。那主儿微微一笑,往旁边一闪身,孔秀打空了。就见那人伸出俩手指头来,在孔秀的前心点了一下,“别动!”“哎哟!”再看这孔秀,这乐子大啦:伸着脖子瞪着眼,举着胳膊抬着脚,纹丝儿不能动了。怎么回事儿?中了点穴了。夏九龄、司马良一看,这还了得。小哥俩一前一后跳到场子中间:“老匹夫!你是谁?你敢不敢报通名姓!”老头一乐:“哎呀!年青人啊!气别太大,我既然在这个门口呆着,我就不怕,怕我就不来。你们干什么非逼我报通名姓呀?除非你把我打倒,我才能说,打不了我的话,我不能报名。”“着拳!”夏九龄劈面就是一拳。老头儿一闪身,伸出俩指头,“别动!”夏九龄也动不了啦。司马良在后头蹦起来一巴掌,老头一转身,这一巴掌走空了。“别动!”被老头儿一捅,司马良也动不了啦。泥脚僧张旺一看,坏了!这家伙太高了,干脆我们这种功夫伸不上手,快报信儿去吧。

  泥脚僧张旺转身就往里跑,正好童林从屋里出来。因为童海川睡了一觉,心里有事儿睡不踏实,他又惦记着雍亲王胤禛。起来,他到雍亲王那屋看看,雍亲王正在熟睡。童林轻轻的退出,打算上厕所,迎面正好遇上张旺。童林一瞅他气色不对,就问他:“什么事儿,你慌慌张张的?”“啊呀!师叔,大事不好了!那双棒让我们找着了。”“什么双棒!”“就是老剑客龙善伯丢的那对墨角棒!”“啊!棒在何处?”“师叔,你先别生气,是这么、这么回事。”泥脚僧张旺讲述了经过。童林火往上撞,心里说:这是什么人?敢堵着这个门口挑衅,我一定要会会他。海川转身往外走。可是他们这一说话呀,被屋里的震东侠、侯二侠、甘风池大家听见了,呼噜一声全出来了:“海川!什么事儿?”“各位哥哥!宝棒找着了,就在门口。”哗!老少英雄一百多人全闯出来了。

  围观的老百姓一看闯出这么多人来,都躲出老远去,就把这老头儿给扔在这儿啦。这老头儿连动都没动,一手提着棒,一手理着他那小胡子,笑呵呵地盯着童林众人。等大伙儿都出来站好,童林一看夏九龄、司马良、孔秀都在这儿站着呢,一瞅中了点穴了。海川过去啪、啪、啪!三掌,破了穴,哥三个“哎哟”一声,这才回归本队。

  童林迈步奔这人儿来了,上一眼下一眼看了看他。哼!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可能是他,虽然没瞅清五官模样,从个头身条儿来看,酷似盗棒之人。想到这儿,童林冷笑一声:“朋友,贵姓呀?”这老头儿瞅瞅童林一乐:“哎嗬嗬,如果我没认错的话,您就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吧?”“不错,正是童某。老朋友,这对双棒是怎么个事儿?”“童侠客,您甭问,就这对双棒啊!我根本就不喜欢,送给我,我都嫌它累赘。不错,是我昨天晚上偷了双棒。我为什么要偷这对家伙呢?有个原因,因为龙老头龙善伯太狂了,他说的什么话,说的回光返照双绝棒,呸!恬不知耻!就他那几手还叫绝命双棒呀?干脆,就承认输得了。真要到铁扇寺的后山和公孙越伸手,非败不可。我为了教训教训他,警告警告他。”

  欲知童林如何对答,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