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四九回 张方借宿险遭毒手 月明贪财一意孤行

  且说病太岁张方奉了童林所差,起奔五里桥烟云堡龙家寨聘请宝棒镇瑶池龙善怕老剑客。张方心急,走近道,路过黑瞎子岗,太危险啦!被一只巨鹰把他抓住,结果被一僧人将他解救。张方一问僧人是谁,这和尚乐了:“贫僧就出家在岗上,寺名叫双月寺,我的法号叫月光,我还有个师兄叫月明。”“噢!……师父,您这人真是普度众生,大慈大悲呀!太感谢啦!那您就不怕摊上危险吗?”“您不知道,贫僧自幼在山中长大,经常跟这些飞禽走兽打交道,所以也就无所谓了。请问施主,您是哪一位?”“啊,在下免贵姓张,我叫张方,有个绰号叫病太岁。”“阿弥陀佛,原来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张方张少侠客!”张方一听,美呀!心说:人的名,树的影,连这背山沟都知道我的名气。他心里一高兴,就忘乎所以了:“正是在下,老师父怎么知道我的名姓呢?”“啊!上山里来的人也不在少数,我是听别人对我讲的。有人说,童林和你形影不离,你是童侠客的影子。”“对对对!哎呀,师父您说得可太正确了!我童师叔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我们俩是形影不离。”

  “既然如此,这次你们怎么没结伴而行呢?”“咳,我师叔在饮马河甘家堡主持大事儿,脱不开身。我奉他老人家所差,送封信请个人儿。咳,师父,我跟您打听打听,这个五里桥烟云堡离这儿还有多远了?”“不远,过了黑瞎子岗,下山坡就是,离我们这岗五里,故此才叫五里桥。”“是吗?嘿嘿!那我就算懵对啦。多谢师父,咱们再见!”“且慢,少侠客,一个人不能走哇!”“为什么?”“倘若你再遇上飞禽走兽,可怎么办?待贫僧护送你一程。”“哎哟!如此说来甚好!多谢师父!”张方跟这和尚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这就上了山坡,看见灯光晃动:“那是什么?”“那就是贫僧的双月寺。施主能否到寺中稍坐,我给您准备点吃的,吃完了再赶路也不为迟晚。”张方一听,一摸肚子,咕噜咕噜直响,真有点饿啦。从饮马河出来,他就没吃东西,大伙儿都发愁吃不下去,张方也没吃,再跑了好几十里地,能不饿吗?心一想,也行:“那我可要打扰了!”“施主,哪里的话来,你要是到我寺中吃点东西,我是求之不得。”说着话,俩人到庙前。那小庙不大,一层殿,后边是和尚住的地方。他们从角门进去,转过大殿到后院,眼前闪出三间房来。那边还有两间念经的房屋,有两个小和尚从里边出来:“二师父,您回来啦!怎么今儿个什么动物都没打着?”“路上遇着个朋友,故此什么也没打。”说话之间,把张方让到屋里头。张方进屋一看,挺寒酸。墙上挂着一幅画,地上粗木桌子、粗木板凳,旁边有一张木床,小被褥都挺简陋。和尚让张方坐下,“徒儿,打水来。”一会儿,有人拿泥壶打来一壶水。张方一喝,这水还挺甜,咕噜咕噜喝了半壶,把嘴擦了擦。这时候,小和尚把饭菜端上来了。闹了半天是黑面馒头、大萝卜咸菜条,另外还有一碗甩袖汤。这就是张方来了,和尚们一狠心破费了一个鸡蛋,甩了这么一碗汤。张方饿了,一闻还挺香:“我说师父,咱一块儿吃。”“不,贫僧我用过了,施主不必客气,快吃吧。”“那我可就不客气啦!”张方甩开腮帮子,颠动大槽牙,就见这黑面馒头一个挨着一个,转眼之间一盘十二个馒头全没了。张方把汤也喝了,咸菜也吃了,抹了抹嘴,胸脯一拍,道:“酒足饭饱哇!多谢师父慈悲啦!我可不能白吃人家东西。”张方说着,在兜里一伸手,掏出十两银子来,往桌上一放。和尚说什么也不要:“少侠客,你这样就见外了!别看本庙清苦,吃这种东西还不为难。您快把银子收回。”“哎呀师父,看不出您这心还这么好,那我就把银子带着,等我办完事儿,我和我童师叔一定登门致谢。”两个人在这儿说说笑笑。张方原打算歇歇腿就走,心里有事呀。正在这时候,外头敲门,咚,咚咚!“开门来!”月光站起来了:“张少侠,我师兄回来了!”说着话,到院里把门开开。就见外面一闪身进来一个高大的和尚。这和尚五十多岁,长得挺黑,眼露凶光,和月光截然不同。张方一瞅,心里就一动,心说:这位长得可不善良啊!急忙站起来。月光给介绍:“师兄啊,咱们这儿来客人啦!”“哦,哪里来的客人?”“我在山上打动物时遇上的。师兄,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张方张少侠客,童林童海川的徒侄,欧阳修老剑客的门徒。我说张少侠,这就是我师兄月明。”张方过来施礼:“哎呀,师父一向可好!在下礼过去了。”“阿弥陀佛!少侠客免礼平身,小僧还礼了。”说着,小和尚又搬来个凳子,三个人坐下。月明上一眼下一眼看了几眼:“少侠客,贵足不踏贱地,今日怎么到小庙中来了?”“哎呀,一言难尽哪!”张方就把经过讲述了一遍。“哦——”月明恍然大悟:“少侠客,这么说,您是去龙家寨请龙善伯了。”“对!我是去请龙老剑客。”“哦,过了山岗就是,离这不远了。我看你也不必着急,不如在本店住上一夜,明日再去不为迟晚。”“不行,事在燃眉,今儿晚上我就得到。无论如何我得把老剑客请到,大家都等着听信儿呢。”“哦,师弟,可曾招待过客人?”“师兄,招待过啦,喝的白水,吃的黑面馒头甩袖汤。”“哎,对待客人焉能如此淡薄呀!怎么不把咱那体己拿出来呀!来呀!重新摆酒!”“不,不!我吃得饱饱的。”和尚执意款留,他们庙上留着两瓶好酒,和尚月明亲自去取来,倒上酒非叫张方喝。张方一看却之不恭啊,喝就喝吧。“我说师父,我可不能多喝啊!今儿晚上我有事儿,只能喝一杯。”说着话,一仰脖儿喝下去了,把嘴擦擦,哎呀,觉着味儿真香甜。月明和尚挺高兴:“少侠客,我看你还是不去为好。”“那可不行!奉我师叔之命去请人,哪能不去呢?”“嘿嘿!少侠客恐怕你去也去不了啦!”唉!张方一听这话儿不对呀,“师父,请您说明白点儿,这是什么意思?”就见月明站起来:“少侠客您说这是什么意思,问问你自己还能走不能走。”张方站起来,觉着脑袋“嗡!”一下子:“哎哟,坏啦!酒里有东西,闹了半天我跑到坏人窝里来啦!”张方后悔,酒也吐不出来啦,就觉着眼前发黑,头重脚轻,“咕咚!”一声摔倒在地。月明一看,哈哈大笑:“张方啊张方!都说你小子聪明,今天一看哪,你是大混蛋一个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这我不是找你,是你自己送到门上来了,可休怪贫僧对你无礼!”大和尚说着进了屋了,从墙上把戒刀摘下来了,锵鎯鎯,把刀拽出来,在鞋底上蹭了两下,一把把张方的领子抓着,就拽到院里去了。月光和尚一看,大吃一惊,他急忙跟出去了:“师兄,您这是什么意思?师兄不可下手!”“师弟,你还拦着吗?你知道张方是怎么回事儿吗?这小子是咱们的仇敌呀!留着他必是后患,我先把他杀了,脑袋割下来,然后就拿到铁肩寺交给济源、济慈二位大师,咱们立上首功一件。”

  书中代言,月明干什么要这么办?闹了半天哪,他跟这济源、济慈交情不错,这回铁扇寺召开英雄会,他也接着请帖了。他让月光看家,他参加这盛会。在盛会上的一切情况,他看得是清清楚楚。等大会头一天结束了,众人回到铁扇寺很高兴。今天大胜而回,济源和济慈马上传话盛排筵宴,招待各位英雄,把公孙越请到上张桌,哥俩一边一个在这儿奉陪。公孙越背着血美梨花棒,嘿!把嘴撇得跟瓢儿似的,静听大家赞颂的声音。有不少人溜须拍马,过来敬酒:“公孙老剑客,高!高得很哪!就您这对双棒打的,真是天下没有对手,您是使棒的祖师爷啦!公孙老剑客,打得过瘾!明天一开始您接茬儿狠劲揍,把童林他们全打干净才好哪!”大伙这一颂扬,公孙越说话啦:“要说我是使棒的祖家,这话我可不敢说,蔑高人有罪呀!就在咱们眼皮底下就有一个比我高的。”“哦!”大伙一愣,“老剑客,使棒的当中还有比您高的?”“有,此人就住在五里桥烟云堡龙家寨,这人叫龙善伯,叫宝棒镇瑶池,比我高着一成。我们两个人曾经三次对棒不分输赢,但是我看出来了,是龙善伯给我留了情了,不留情,我不是他的对手。我当众位说实话,我所担心的就是龙善伯。如果他要不出头,我包打重阳会,哪个来了我也不怕。我所担心的,就怕这老匹夫露面,他要一来,可就麻烦了!”大伙儿一看,公孙越说得挚诚,不是瞎话,连济源和济慈也担了心。他们是这么想的:如果能想一个什么办法把龙善伯给劝住了,使他不参加这次盛会,那就没问题了。什么办法呢?大伙儿拿不出来。这时候这月明插了话了,月明说:“众位不用着急,我跟龙善伯老剑客也有一面之识,因为我们两家离得不远,他经常上我们庙上烧香去,干脆我替大伙儿跑趟腿,我赶奔五里桥烟云堡,见着龙老剑客陈述利害,劝他老人家不出头。你们看看怎么样?”大伙鼓掌称赞。

  济源和济慈一想:看望这么高的人物哪能空手呢。带点礼物吧。把百宝箱打开了,挑出两件宝贝来。一件宝贝是三寸多高的玉佛,但是这玉佛全身都是用宝石镶成的,这叫珍珠佛,是无价之宝哇;另外还有一挂素珠,全用珍珠穿成。济源、济慈为了取胜,就豁出这本钱去了。把这两件东西包好了交给月明,告诉他:“你见到龙老剑客陈述利害,他只要答应不出头,过后还有重礼酬谢。”月明奉命带着两件礼物起身赶奔五里桥,这事儿就发生在刚掌灯的时候。到那儿拍拍门,到了里面,门上的人都认识他,一看月明师父来了,赶紧往里相让,禀明老剑客。龙善伯正不高兴呢,等徒弟武林,武林没回来。老头儿心说话: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我就给你一天的假,同时说得明白,掌灯以前回来吃饭,你看这个孩子到现在没回来。真是儿大不由爷,翅膀硬了,不听老师的了!等你回来,我得好好教训教训你。往后把门一关,哪也不允许你去。但是老头儿又一想:哎呀,能不能出事呀?这孩子性骄气傲,目中无人,又是热心肠子,爱路见不平。他一看哪块儿打得激烈,要一伸手出点事儿,不就麻烦了吗?又后悔啦,不应该让他去。即使去,身边也应当跟一个人。你看这事是怎么做的?老头子心急火燎,正在屋里坐着呢。外头报说:“双月寺的老和尚月明求见!”因为他们平常处得都不错,和尚也常来,这老头也并不感到奇怪。龙善伯吩咐一声:“请!”把月明请进客室。月明等到了屋内,双掌合十:“阿弥陀佛!老剑客一向可好?小僧特意前来讨扰,心中实在不忍!”龙善伯说:“师父,赶紧请坐。”“看茶!”茶端上来,龙善伯就问:“师父,一晃半个多月你没来啦。这么晚到我这儿,恐怕有事儿吧?”“正是,老剑客,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求您来了。”龙善伯以为他化缘,大概是要俩钱儿,平常到庙上都给留俩钱儿。“师父,有什么困难,你就说吧。是用银子,是用东西?”“非也!小僧一不用银子,二不用其他物件。我有一事相烦。”“哦!请讲当面。”“老剑客,您先甭问什么事儿,您看看这个。”说着话从兜囊里把包儿拿出来了,打开包裹往桌上一摆。龙善伯借灯光一看,哎哟嗬!闪闪发光,一尊不高的玉石珍珠佛、一串素珠,乃是两件稀世珍宝。龙善伯一想:他拿这干什么?备不住他花钱买的打算卖给我。他猜不透什么意思。“师父,这是怎么个意思?”“哈哈哈哈!老剑客,这是朋友送给您的礼物,我转交,我给您拿来啦。”“哪位朋友?”“就是离咱们不远,铁扇寺两位当家的,老方丈济慈、监寺僧济源他们二位给您送的礼,您无论如何可得收下。”龙善伯闻听把脸往下一沉,心说:我跟铁肩寺的人素无往来,而且这济源、济慈我最不赞成。咱不说别的事,就拿这次举办九月九重阳会来说,两个人是一千个不应该一万个不应该。你们干什么呐?出家人呐,佛门弟子竟敢大开杀戒,撒请帖请柬,聘请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的人到这儿聚会。名义上比武,暗地之中想把童林他们置于死地,这都是什么事儿呀!龙善伯一想,我跟童林一点交情都没有,我这个人是向理不向人,就冲这一手,济源、济慈不够个英雄。老头儿本能的就有点反感,一看这两件宝物就更不高兴啦:“月明师父,我不明白,无功受禄寝食不安,我跟他们两位师父素无往来,连一杯水都不过,送此昂贵礼物所为何故呢?大概是求我有事儿吧?”“哎,对啦,老剑客您真高,一句话点中要害。是有点小事儿,但这事儿可太容易了。因为呢,这次召开八十一门英雄盛会,天下的人都参加了。嗯,两位师父请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大概您也可能听说过,海外三怪的头一怪,此人叫公孙越,手中使着一对血美梨花棒,今天在梅花圈中大显身手,一口气连胜了六阵。今儿个是这么回事儿,明儿个呢比武还要接茬儿进行,大伙儿给公孙越贺功,人家公孙越说实话啦:我谁都不怕,我最怕的就是龙善伯老剑客,我这棒不如人家的棒,只要是他老人家不出头那我谁也不怕。所以济源济慈二位老师父一想,最好请您老人家不要参与此事,只要您老人家不去,咱这朋友算交定了。人家说了,事后还有重礼酬谢,今天让我捎来这个礼物就是送给您的,请求您这事儿,就是希望您千万别出头。不知老人家意下如何呢?”“哈哈哈哈,月明师父,您就别往下说了,济源和济慈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连公孙越也多此一举,老夫决定不出头。因为什么呢?这些年我好静不好动,最不爱贪恋这些事儿。慢说没人请我,就是有人重礼请我,拿八抬轿抬我,我也不能去呀!您呀,干脆把礼物带回去,告诉济源和济慈,礼物我不收,我一定不出头就是。”“哎哟,老剑客您真明白,急流勇退在这儿一呆多好哇,山村隐士与世无争,比我们出家人都强。不过老剑客咱可说妥啦,您肯定不出头?”“肯定!”“谁找您您也不出头?”“不出头!”“那么如果童林他们那边差出人来请您出头呢?”“嗨!我说大师父你怎么这么啰嗦,我跟童林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他能请我吗?即使他请我,给我万两黄金,他也请不去我呀!”“好唻,一言为定啊!龙老剑客,希望您给话作主,这两件礼物无论如何您得收下。”“不不不,一样我也不能收,我也不留你,你赶紧离开。”哎呀,月明正挺高兴。心说:他不要,不要归我吧。他把两件礼物包把包把,往兜一揣,起身往回去。哎呀,今天发了个小财,办了一件好事,心里挺高兴。回到家里一看,哎!张方在这儿呢。通过谈话他才清楚,张方奉童林所差,带着封信还有礼物,要请龙善伯。哎哟!这月明心中暗想:真是我抢早了一步哇,不然的话,还糟了呢,心中暗喜。但他又一合计:不行,张方这小子鬼点子特别多。别看龙善伯说不出头,架不住张方这小子穷白话。这小子要打动了他的心,再反卦怎么办?哟!这怎么办?眼睛一转,有了主意啦。干脆我用迷魂药把他迷倒,然后把他置于死地,把脑袋切下来。一方面省得他去请人,另一方面我拎着人头交给二位师父,我不也立下大功了吗?想到这儿,他这个美呀!人走时气马走膘,兔子走运气枪打不着。看来我月明该发财的日子来了!故此,他才用迷魂药把张方灌倒,灌完之后他拎着刀,把张方拖到院里刚要动手,他师弟不干了。你看月明不是东西,月光挺好。“弥陀佛!师兄你不可如此呀!张方张少侠跟咱们无仇无冤,因何故杀生害命呀?师兄!万万使不得!”“师弟,你别管,该咱们发财露脸的日子来了!杀他事关重要,这种人绝不能留着!”月光就非管,月明就不让管,结果哥俩闹翻了。月明一撒手,不管张方了,拎着刀冲月光来了:“师弟,咱俩同堂学艺,在一个庙出家,在一个锅吃饭,可不错呀!师兄我对你绝对够意思。我做什么事情都把咱哥俩连到一块儿,你露脸,我露脸;我现眼,你跟着现眼。咱们庙上这么清苦,一点儿收入没有,我好不容易找了碗饭吃,这要把张方杀了,提着脑袋到铁扇寺报功,两位师父一高兴,咱俩就发财了!这种机会上哪儿找去?可你就非拦着不可,你这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吗?你要听着我的话,不管还则罢了;你要非管,我告诉你,我对你可不客气!”月光一看师兄真急了,再往下说,他可能就要行凶动武。“阿弥陀佛!好了师兄,我不管行不行?你随便,但咱把话说清楚,你挣来那钱,我分文不要。你露你的脸,我现我的眼。今后咱井水不犯河水!”说着话一甩袖子进了屋啦。“哼!”月明余怒未消,狠狠瞪了月光一眼,一转身又奔张方来了。把刀在张方的脑门子上“噌噌!”擦了两下,心里说话:我应当拿凉水把他喷醒,让他知道知道怎么死的。可又一想:慢着,张方这小子诡计多端,真叫他醒了,就备不住跑了,可不能干这种蠢事呀!想到这,双手捧定戒刀往下就剁。这刀眼看落下来了,没想到从他身后递过一条棒来,正好把他的刀给接住。咔!把月明震得膀臂发麻,心说:这是谁呀?跳出圈外,扭头观瞧,不见则可,一看哪,魂都给吓飞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