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四八回 公孙越鏖梅花圈 小张方夜走黑熊岗

  且说雍亲王胤禛点头把童林叫过来:“海川哪,我给你介绍个朋友。这位是我刚认识的。要没有他,本王的性命难保!这小伙子姓武名林字士同。”紫面昆仑侠赶紧过来躬身施礼:“朋友,多谢你!你可救了驾,帮了我的大忙了!”“童侠客您太客气了!我久慕大名,如雷贯耳!早想得识尊颜,可惜没有这机会。今天巧了,能和童侠客相遇,足慰平生!”小伙还很客气。童林把他让到里边,并介绍给东侠、侯二侠。大伙儿说了几句闲话,眼光全落在梅花圈当中。

  武林武士同往里一看,里边也有几个使棒的,这就把他给吸引住了。要使别的兵刃他可不注意,因为他一生爱惜棒,对于这玩艺儿特殊感兴趣。他就发现里边这两个人,打得难解难分。神棒无敌搅蟠桃公孙越,正在大战姜达姜本初,血美梨花棒对八叉鹿角棒。现在打到一百五十个回合没分出个上下,这一下把武林给吸引住了。武林真替两方面使劲,他就问童林:“童侠客,请问这两个人哪个是咱们一伙的?”童林一指姜老剑客:“这是咱们一伙的人,是我本门户的二师大爷姜本初。”“哎哟,江南四大名剑,排行第二。”“对!”武林嘴没说,心里看出来了。什么原因?姜老剑客已经打不过公孙越。就见公孙越步步逼紧,姜老剑客只能招架,不能还手。武林一想:既然是童林的二师伯,跟我也不远。他为了讨好童林,进一步拉拢感情,所以武林就和童林商量:“侠客爷,能不能让我下场?”童林一笑,心里话:这位真是自不量力!姜老剑客要是不行,就凭你能行?但是又一看,武林武士同是满怀信心。一想:让他试试,也未尝不可:“武壮士,你要下场去,可千万要多加谨慎!”“哎,没说的!”武林跳进梅花圈,把老师告诉自己的话扔到了九霄云外。再看他手握丧门螺丝棒,来到两个人中间,高声断喝:“呔!二位暂且住手,我来了!”两个人正打得激烈的时候,忽听有人呐喊,各晃双棒跳出圈外。姜本初单手提棒,把头上的汗擦擦,抬头一看,来了一个小伙子,不认识。问道,“壮士你要和哪位伸手?”“姜老剑客,咱是一家人,您别误会!我刚跟童侠客交上朋友。您哪,请到旁边歇着,您把他交给我吧!”说着话武林提丧门螺丝棒,直奔公孙越。公孙越可也累坏了。虽然说他占了点上风,但是姜老剑客是硬敌呀,把他累得噔!噔!噔!心跳成一个了。他一瞅,换上个小伙来,二十来岁,不由得一阵冷笑,心说:这孩子是哪来的?真不知天高地厚!就这个战场,你也有资格参加?大概你是活腻歪了!想到这,把血美梨花棒一分,高声喊道:“呔!哪来的娃娃,你是何人?”“嗨嗨,问我呀?五里桥烟云堡的。在下姓武,叫武林是也!”“无名鼠辈!既然下场,也要跟老夫比试高低不成?”武林一乐:“你算什么东西!跟你比怎么的啦?你不就长着个挨棒的脑袋吗?我告诉你,长江水后浪推前浪,尘世上一辈新人替旧人。要讲究珍珠、玛瑙、古铜玩器,年头越多越值线,这大骡大马和人啊,越老越不值钱!你有什么自夸自美的?今天我就会一会你的棒,我瞅瞅你这个搅蟠桃究竟有什么本领!着棒!”他蹦起来,手晃丧门螺丝棒,搂头就打。公孙越往上一架,三条棒碰在一起,咔!把武林的丧门螺丝棒崩起有二尺多高,把武林震得是膀臂酸麻,心里说话;哎呀!别看这老头年纪不小,还真有把子劲啊!我可要多加小心!公孙越也觉着胳膊发酸,知道这小伙子有把力气,因此格外加小心,二人就战在一处。打到四十多个回合,童林一看武林不是公孙越的对手,话说得挺大,能耐可不行。公孙越越战越猛,武林是越战越败,让人家逼得围着梅花圈直转个儿。打着打着,就听咔吧一声,可坏了,武林的丧门螺丝棒被人家折为两段,给打折了。武林大吃一惊,心说:我这也是宝棒!哎唷,让他给损坏了!没有家伙怎么动手哇?一愣的工夫,公孙越回手又是一棒,直奔后脑勺。武林一看不好,使了个缩颈藏头,脑袋躲开了,后背没躲开,让血美梨花棒正给拍上,叭!把武林打得噔噔噔往前抢了二三十步,一个跟头摔在地上。还没动弹,就满口喷血洒在地上。哗!全场人一乱,大概把这小伙子打死了!童林马上派人过去把武林扶起来,抬回来一看,人事不省;扒开衣服一瞅,两道血印。这还得说武林年轻,另外他会气功,刚才他一看躲不开了,闭住一口气,他要不会这本领,得打他个筋断骨折呀,命也没了。海川马上命人抢救。穿云白玉虎刘俊、司马良、夏九龄、左臂花刀洪玉尔小弟兄四个人过去了,把武林救回本队去。

  再看武林牙关紧咬,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淌。把衣服给他扒掉一看,后背上两道血檩子,就像两根擀面杖塞到肉里一样。海川就一皱眉,用指头一量,离穴道就差半寸。如果这棒再往下挪一点儿,武林的命就保不住了。这时,隐逸大侠甘风池过来,把药箱子放在地,赶紧把盖打开,从里面取药。现在甘风池可忙了,成了大夫,谁受了伤都他治。因为他医学很精通,内外两伤全懂。他一看武林,必须得动手术,把淤血给挤出来;不然的话,非化脓不可。先给吃点止血丹,又给吃了止疼散,最后用一把匕首,哗!把后面的血檩子给破开,挤出的血都是黑紫色的,这血全都挤净了,又上了最好的刀伤药,用药布包扎。这时候武林才明白过来。就见小伙子五官挪位,痛若不堪。“啊呀呀!疼死我了哇!”他就觉得像油烹的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受的地方。同时他觉得对不起童林,自己说了半天大话,还叫人家给打回来了。我倒是小事,我老师的脸面岂不减色呀!他正在难过的时候,突然见人丛之中有人高诵法号:“阿弥陀佛!公孙越,体要猖狂!贫僧到了!”武林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第一个老师,五台山文殊院的老当家,法慧和尚。就见老和尚单手提棒,跳进梅花圈。实质上这老和尚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人家参加这次盛会主要是看热闹,两方面胜败输赢与人家没关系。他也不想下场,只是一看里面是比棒,把他给吸引住了。他做梦没想到武林下场,而且叫人家打得那么惨,震折了丧门螺丝棒,而且大口吐血。法慧能不心疼吗?压不住心中的怒火,老师父这才闯出人群,要跟公孙越见面。公孙越哈哈大笑:“和尚你是哪一位?”老和尚一报名,公孙越哼了一声:“就凭你无名少姓的也敢参加这个战场!噢,你徒弟挨了棒,你心疼。那么好吧,我打发你们爷俩个一块儿去!着棒!”与法慧战到一处。法慧那个能耐不见得比武林强多少,二十几个照面,掌中棒正好碰在血美梨花棒上,咔吧!法慧的棒又给震折。老和尚一哆嗦,就在一愣的时候,血美梨花棒又到了,叭!正揍在老和尚脑门上。就这一下子,就打了万朵桃花,死尸裁倒于地。全场皆惊,又是一阵大乱。武林疼得“啊呀”一声,就昏了过去。人们把尸体抢回来,武林也明白过来,抚尸痛哭:“师父他是为我呀!不然的话,能惨遭毒手吗!公孙越呀公孙越,咱俩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只要武林不死,我是非报仇不可!”童林恐怕他见着尸体过于悲痛,急忙命人用芦席把法慧的尸体裹起来远抬深埋,暂时先埋个地方,容当九月九重阳盛会之后,再想办法移尸,该送到哪去就送到哪去。

  法慧刚死,听见有人高诵佛号:“无量天尊!公孙越,你太猖狂!贫道在此!”武林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第二位授艺的老恩师南宫雁老剑客,提丧门螺丝棒进了战场。因为老道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他呀,跟法慧的思想是一样的,也不想下战场,后来看见发生这些事,把他老人家激怒了,故此提棒下场大战公孙越。结果伸上手了,老剑客南宫雁就有点害怕,根本不是人家对手,心里一发慌,棒正碰在梨棒上,咔吧!又把棒打折了。道爷一看不好,转身就走,让公孙越赶上,手起一棒打到后腰上,把南宫雁老剑客打了个腰断两截,七窍流血而亡。哗!众人大乱。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看来今天让这公孙越夺魁了!这老头一口气连胜六阵,伸手就完。啊呀,这公孙越真是个了不起的!不表众人如何议论,单说童林急忙派人把尸体抢回,用芦席卷上埋起来。武林又痛哭了一场。这时候天黑了,不能继续比试了。济源、济慈当即宣布:今天的大会暂时结束,明日接着比。大伙儿纷纷散去。

  不表铁扇寺里的人,单表童林保着军旗、雍亲王胤禛,和各位侠客大家回奔饮马河甘家堡。等回来,一个个是愁眉苦脸哪!因为今天这个仗打得不顺手,还抬回不少伤号,又几乎把前院都住满了。因此虽然晚饭做得丰盛,众人难以下咽,一个个摇头叹气,默默无言。还就数这张方比别人活跃得多,前院到后院问问这儿,问问那儿,最后他问武林:“我说朋友,你叫什么名来着?”“我叫武林武士同。”“呵,什么绰号来着?”“叫神棒无敌赛悟空。”张方噗哧一笑,“我说您呐,最好改个外号,您别叫神棒无敌啦,叫见面就败赛八戒,您看好不好?您别丢人啦!您话说得无敌、无敌的,结果伸手就趴下了!连我都替你害臊!”他这话刚说完,正好叫童林听见了。童林心说:这人真不是东西!你嘴可太损了!当着矮人不说短话,本来他打了败仗就够窝囊的啦,死了两个老师,心如刀绞!这不叫火上添油吗?童林照着张方肩头拍了他一巴掌,张方回头一看是童林,吓得他吐了下舌头,不敢说话了。海川赶紧解释:“武壮士,我这个侄儿有嘴无心,他诙谐成性。刚才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武林一笑:“童侠客您甭解释了!他说得对不对?太对了!我就是饭桶!我怎么被人家打了呢?怨我经师不到,学艺不高啊!别找借口,我是纯粹的猪八戒,把我打了,活该!怨我没能耐。我一点都不生气!”张方一听,觉得失言了。您看人家这小伙子多么谦虚!人家没有翻脸,还说我说得对。张方也赶忙过来赔礼:“哎,武壮士,朋友,怨我这嘴大舌长!我这嘴呀什么都说,您可千万别跟我一样!我这不是嘴,简直是粪门!”他这么一说,把武林逗笑了,心说:这位可真有意思!你别看脑袋长得赛胡萝卜似的,还很有个人缘!又说了两句客气话,张方就和他拉呱起来了:“武壮士,根据你看,明天这个仗咱们是怎么个打法?这公孙越是没比的啦,上去一个就死,上去一个就败,难道就没有人收拾他了吗?”武林冷笑一声:“张少侠客,我是不行,但是,要有我老师出来,打他不成问题,如同探囊取物。可惜的是,我老师决不能出头!”“是吗?您师父是哪一位?”“我师父人送外号宝棒镇瑶池龙善伯。”张方真听过这个名字。听谁说的?听老师欧阳修说的。宝棒镇瑶池那在全国来说就是使棒的祖宗。如果龙善伯能出头,就许能打胜仗。张方和童林、雍亲王大伙一商议,大伙都有心请龙善伯,就和武林说:“看看您是不是帮帮忙,能把您师父给我们请出来?”“哎,不、不!我帮不上忙,我师父性情古怪。我这次来,他是一个不让,百个不让,后来我磕了一顿头,我师父这才允许,而且还告诫我不准管闲事。他老人家一向好静不好动,任何事也不参与,树叶掉下来都怕砸脑袋。你们请他,根本他就不能来。要不,我为什么推辞呢?可惜,我师父就是能胜公孙越,他也不能来。”武林一说完,张方乐啦:“怎么的,你师父是泥捏的,还是木头刻的?没血、没肉、没灵魂,言听不进,不懂人话是怎么的?”大伙一听,又来了,话到他嘴就没好话儿。武林一摆手:“非也!山河容易改,秉性最难移!他,我师父,就属于这种个性。”“是吗?”“我跟你比试比试,我非把他鼓捣出来不可!叫你看看张爷这两下子!”说得大伙一笑。童林拍拍张方道:“贤侄,你能把龙善伯老剑客给请出来吗?”“差不多。”“你要能请出来的话,我就派你去一趟。你看都用什么东西?”“哎哟,师叔!喂,您算挑中我这个人了!我去准定能行!您别管我用什么招,我非把他给鼓掏出来不可!哎,您别给拿别的,怎么说我得拎两包点心呐。这两天我囊中空虚,你先给我拿俩钱吧。”“得多少钱?”“用不了太多,拿个五六百两吧。”大伙一听:“啊,五六百两!你干什么,你?”海川一指划他:“你太顽皮了!”张方吐了下舌头:“那倒用不了,拿五十两吧。”给他开了五十两银子。张方托在掌中看了看,然后揣在兜里头。童林又问:“你看你还用什么?”“还用什么?老师您得写封信呐!光凭我去白话去,有什么用?人家也不听我的呀!您写封信我带着,到那儿我就提是奉您命来的。我想龙老剑客怎么也得赏我面子。”童林这才写了封信,把手戳盖上,封好,递与张方。张方往怀里一揣,他爹张子美就问:“孩子,明天可就得比武,你得什么时候回来?”“爹爹放心,不就几十里地吗?我一哈腰到了。跟老剑客说完,我一哈腰又回来了,都耽误不了明天吃早饭。”张子美说:“你可不能这么说!没事防备有事,你要多加谨慎,越快越好。如果今晚上回不来,明天你直接奔梅花圈,你就不要回甘家堡了。”“好吧!”爷俩把事定好了,张方这才起身。

  等离开饮马河甘家堡,天早黑下来了。张方就按着武林提供的路线,往下一塌腰,施展了飞腾法、跑宇功,跟流星一样,唰、唰、唰,其快如飞。张方都觉着两个耳朵挂风,一边跑着一边欣赏自己的能耐,看我跑得多快,我这能耐有多大。我怎么就不行呢?啊呀,没学棒,要学过棒我非把这公孙越打趴下不可!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啊呀,大话我说了,见着龙老剑客我怎么讲呢?真像他徒弟说的那样,这老头挺固执,就不出来,我该怎么办呢?他一边跑着,一边想心事。在眼前又是一道山岗,张方想了想:啊呀!这道岗子我想起来了,这里叫黑瞎子岗。武林和我说了,要翻岗过去近五十里,要转岗远五十里。张方一想,事在燃眉,最好今天晚上我能赶回去,干脆走黑瞎子岗得啦,估计没有什么事儿。想到这儿,他没有走远道而走近道,往下一塌腰,就上了大岭的山头。但是这条大岭的山头才难走呐,高低不平,立石如山,卧石如虎,深一脚浅一脚,就仗着张方的轻功好,不然的话,没个走。张方呢,一边走一边得注意看道,不时地站住脚往四外瞅着。他正走着,可了不得啦,就觉着这头顶上“呜——”,张方一哆嗦:“啊呀,我说脑袋顶上什么声?”他就觉得毛烘烘奔着膀子就来了。张方用手一划拉,好险没尿裤子里,一只大铁爪正好抓他后背上。张方抬头一看,妈呀!在头顶上一只特大的山鹰的爪子把他给抓住了。这个大山鹰的翅膀一个就有六尺,两个一丈二,再加上身子,再看前面这个大嘴探出来就有一尺多长,跟个大称钩一样。张方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鹰,说声“不好!”双脚就离地了,被鹰抓得一转个儿飞上了悬崖。就在这紧急的关头,在草丛之中有人喊了一声:“孽障体要伤人!”叭!不知是扔出件什么东西来,正打在鹰脑袋上。就见这只鹰一翻个儿,爪子一颤抖,把张方给掉下来了,这只鹰翻了两翻,奔崖头飞下去了。但是把这掉下来的张方可给摔了个懵头转向,想想刚才的事,心跳成一个儿了。张方心中暗想:啊呀!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就冲我今天没死,就能活过一百岁!谁给我帮的忙呢?想到这,一轮辘身从地上站起来了,搭凉棚往对面观看,一看来了个和尚。就见这和尚能有四十来岁,秃头顶长得很结实,穿着皮袜子,蹬着一双洒鞋;左手提着猎枪,右手拿着三角权把弹弓;腰里挎着弹囊。这是个黑天。可是和尚两眼贼亮,好像金灯一样。张方明白了:刚才就是他把我救了。可能打了一弹弓,把鹰打跑了。这是我的恩人啊!想到这,张方过来一抱拳:“师父,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普度众生!您可真够佛爷呀!没您帮忙,我命休矣!师父请上,受弟子一拜。”这和尚把权往身后一背,低下头,过来看了看:“哎,施主免礼平身,不必客气。起来,起来!我说你这人有多大胆子,怎么这么晚你敢在这儿走哇?就这黑瞎子岗,上有大鹰,下有黑熊。而且还不是一个,成群聚伙,遇上焉有你的命在?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是是。多谢!啊呀,师父您怎么说我,您怎么就不怕呀,就是您一个人在这里晃游,难道就没有危险不成?”“阿弥陀佛!施主你听贫僧道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