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四六回 冷面观音剑斩二僧 姜老剑客律对公孙

  且说第二天,达空大师带着怨子归,各背兵刃赶奔华山修罗刹的后山,再找这三哭和尚,踪迹不见,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已离开了华山。娘俩返回庙里,继续探讨武术。打这以后,又过去二年。这一天,达空大师把怨子归叫到面前:“孩子,你一晃上山几十年了,也应该下华山去闯荡一番。结识结识五宗十三派的高人。”当时怨子归就同意了。临行之时,达空大师就把九转还阳丹赠给了怨子归,同时赠她一口佛光宝剑,这把宝剑可以护身。达空说的明白:“为师在修罗刹这么些年就喜欢这口宝剑。你我师徒一场,今天你随身带上作为防身之用。”怨子归谢过老师,带着药和应用之物下了山。一个女人家很不方便,所以下山时还带着个徒弟。这徒弟也不是一般的人,也是成了名的武术大师,此人姓张叫张三,有个外号叫云里金刚。这张三就套了辆车,大骡子拉长套,白马驾辕,把应用之物装到车上,怨子归背上宝剑上了车,张三赶着,就这样云游天下。

  咱们简短捷说,他们访过昆仑山卧佛寺,又到了黄山七十二峰。什么少华山、九华山都转到了,后来又转到云南帽儿山铁扇寺。这就叫无巧不成书,正赶上九月九重阳盛会,天下武林高手聚会一堂。老剑客闻着这个风之后,心里很高兴。心说:我非得开开眼哪。她让张三赶着车紧走,到帽儿山一打听,比武的地点在后山白沙涧红雁落沙滩。所以车子一拐弯到了后山。老剑客来的那会儿,正赶上这块儿展开激战。她透过青纱窗看得非常清楚,心里很高兴,这回可算开眼了。没想到黄恩祥准备了六十四棵梅花桩。练这种功夫得脱鞋光脚,她是女人当然是不方便了,所以被她拒绝了。后来她忽然发现,这三哭和尚在这儿又露了面,大显身手,连胜数阵,而且手段极其惨忍,大开杀戒,连伤数命。因此激怒了怨子归。老剑客一想:我师父找他没找着,我得替师父报仇。她分开人群就来到梅花圈,与三哭和尚见了面。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现在闲言少叙。单说三哭和尚碧空,一看眼前站着个年青女子,长得挺好,不认识是谁。他是一脸的看不起,哈哈一阵冷笑:“我说道姑,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这乃是杀人的战场,你干什么来参与?难道说你就没看见刚才死了多少人吗?即便你会几招,在这个地方能显得出来吗?”怨子归老剑客一笑:“三哭哇,你那骗人的能耐骗别人行,骗我你骗不了。不信,咱们两个就伸伸手,我让你知道知道怨某的厉害。”三哭和尚当然不服啦,晃双掌直奔怨子归。怨子归老剑客唰啦一侧身,探臂膀拽出佛光剑,二人就战在一处。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雍亲王胤禛、病太岁张方、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铁掌李元、隐逸大侠甘风池等众人全都定睛观战。啊呀!一看这位怨老剑客武艺果然不同寻常,这把佛光剑放出七彩光芒,招数惊奇,本领出众。但是,也替她担一份心,这三哭和尚一哭谁也受不了哇!他要使出这种绝艺,她可怎么办呢?大家正在担心,吓人的事情发生了:就见三哭和尚,打着打着,冷不了一转身,把大嘴一张放声痛哭。这一嗓子跟狼嚎一样,全场的人无不惊讶。可是,再看怨老侠客纹丝没动。怨子归一笑:“三哭啊,恐怕你哭九声我也不动。不信,你接茬再哭。”“阿弥陀佛!”凶僧一愣,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我使的这种暗器失效?他一转身又含到嘴里几颗毒针。这种暗器就叫七星梅花露,别人哪懂啊。一转身他借着哭为名,舌头在嘴里一卷个儿,嗖,把这种暗器打出去直奔怨子归。哈!怨老剑客仍然没动。他连哭数声全都失败了,三哭和尚心里可没底了。心说坏了,她肯定知道我的底细,用什么特殊的药,把我的暗器给破了。这是非之地不可久待,不然的话我命休矣。三哭和尚想到这也晚啦,转身刚要走,被怨子归撵上,嗖,嗖,嗖!就是几剑,他左躲右闪,有一剑他没躲开,正被佛光剑砍到他脖子上,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人头落地,血光四射。

  这一下不要紧,全场就炸了窝啦。哗——啊呀!这女剑客可真厉害,真没想到这么年青,有这么高的本领。今天咱们算开了眼啦!人们说什么的都有。童林发现,这个女子绝不是一般的人。不然的话,她的剑术不能这么高。赶紧命张方,快把这位女子给留住。张方两脚如飞地跑进梅花圈,冲着怨老剑客一抱拳:“哎唷!我可真没想到,您的剑术都神啦,把三哭和尚这一宰,您算积了大德了,请师父留步。我师叔童林请您过去答话。”怨子归也想见见童林。在一路上,她这耳朵里都灌满了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这几个字真好比一声惊雷,无人不知。自己呢,也早想会会童海川。听张方这么一说,老剑客把佛光剑擦净,探臂背在身后转身就走。

  还没等她迈了几步,就听身后恶风呼扇,呜!有一人在对自己进行暗算。这大将讲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怨子归说声“不好!”打垫步斜身往外一纵,噌!蹦出去有两丈多远。这个人一掌击空。怨子归回头一看,也是个出家的和尚。这和尚岁数可不小了,平顶身高八尺挂零,长得是虎背熊腰,满脸的横向,大秃脑袋上受着戒,左边耳朵上带着耳环,脖项下挂着十八颗青铜素珠,身披紫色袈裟,挽着裤腿光着脚丫,还带着一副大铜脚镯。未曾动弹,哗啦!哗啦!直响。单手提着日月连环方便铲。看了半天,怨子归不认识。她让张方先归队,说我等一儿会再去见童林侠客。张方一看没办法了,便道:“老剑客您可留神哪,今天这个战场什么人都有。”怨子归点点头。

  张方归队,暂且不提。单表怨老剑客,方便眼圆睁,慈悲眉倒竖,用手一指高声断喝:“凶僧,什么人,因何不打招呼,就暗下毒手?”“阿弥陀佛!我说这一年青女人,你究竟是谁?一不报名二不报姓,跑进梅花圈剑斩三哭和尚,你的胆子可不小。你就没打听打听,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你也没问问三哭和尚和贫僧是什么关系。实话对你说,我乃是他的好朋友,金背达摩罗汉夏光。今天我要给三哭和尚报仇雪恨,你就别走了。”夏光往前一纵身,晃掌中大铲劈面就打。老剑客接架相还,就和他战在一处。后来发现这夏光挺厉害,不得不拽出佛光剑。两个人在梅花圈内战到四十多个照面,大铲往下一砸,怨子间往旁一闪,宝剑一翻腕子,剑刃正好碰在大铲的杆子上,锵锒锒,把大铲给削折。夏光和尚吓得一愣,就在这个时候,就见怨子归的宝剑一劈,剑锋朝里,这招叫丹凤朝阳,奔夏光的脖项便走,夏光再想躲已来不及了,噗地一声,头随剑走,人头落地。老剑客一抬脚就把死尸给蹬出去了。她把剑上的血迹擦净,眼睛一闭,面对华山修罗刹。心中暗暗祷告:“师父,恕弟子不才,我又开杀戒了。”

  怨子归一想,我这算给老师找事啦。谁没有仨好俩厚的,夏光一死,肯定得牵连到不少人身上,早晚是块病。哎,她算猜着了。老剑客还没等收剑,就听人丛之中,有人大吼一声:“尔休走,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把性命给我留下。”嗖!又蹦出一个来。怨子归一看,这个人跟别人可不一样,小个子五短的身材,就跟猴子一模一样,肉杠子眉毛,一对鸡眼还有点黄眼圈,鹰钩鼻子,长人中,小菱角口,一嘴的青牙。这个人不长胡子,满脸的汗毛都带着卷儿。头上顶着虎头巾,身披虎皮大衣,下面打着裹腿,蹬双洒鞋,手里拎着一对特殊的兵刃。老剑客可不认得。书中代言,他拎着这家伙是一对血美梨花棒,一只长有三尺三,两头是红的,当中是白的,他手掐着这白的地方。就见此人连蹿带蹦来到怨子归近前,嘿嘿一笑:“我说你这个女人是谁呀?敢不敢报名报姓?”怨子归一看,不报名就显得是怕他似的。往后倒退两步,这才通名报姓。等报完名姓,这个人听完一阵冷笑:“无名之辈呀!你师父我倒听说过,有这么个达空大师,不过在华山还行,要在全国来讲,也数不上数,何况是她的徒弟。没想到你在这钻了个空子,连胜两阵伤了两条人命。能那么便宜让你走吗?今天我叫你知道知道我双棒的厉害。”怨子归就问:“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哈哈哈,我呀,号称海外三怪的头一个,神棒无敌搅蟠桃,我叫公孙越。”老剑客一听,吓了一跳。因为听老师对自己说过:海外有三怪,最厉害的就数这个公孙越。掌中一对血美梨花棒,打遍天下没有对手。没想到这次盛会他也参加了。怨子归不乐意跟他打,一无仇二无恨的。因此,摇了摇头,道:“公孙老剑客,你我二人萍水相逢,素来没有恩怨,何必非要动手不成?贫道我还有事,暂时告辞。”“等等,告辞门儿都没有。怨子归,看见了没有?两具尸体在这儿摆着哪,能完得了吗?告诉你,死者二位和我都不错,我要替他们报仇雪恨,叫你在棒下作鬼,拿命来。”公孙越说着往上一蹦,蹦起来一丈多高,把双棒并在一处,劈头就砸。老剑客一闪身,用宝剑往上一挡,佛光剑正碰在血美梨花棒上,宝碰宝,锵锒锒,打了一道寒光,火星子四冒,把老剑客震得膀臂酸麻,两个人就战在一处。

  前文说了,海外三怪来了仨人。二怪是通天和尚,就练单掌开碑那位;三怪是黄天黄恩祥,死在老洒海手下。这是第一怪,由于他悲痛过度,昏厥不醒,经人抢救之后,这才苏醒过来,战场上也变样了,正好怨子归剑斩三哭和夏光。他想起他两个师弟死得太惨,一肚子火这才跳进来。等跟老剑客伸手打到三十个照面,要论功夫怨子归不怕他。但是,今天兵刃吃了亏了。宝剑没有人家双棒沉,碰上就容易撒手,不碰就得躲着来,这就显得被动了。就见怨老剑客且战且退,身形滴溜溜转动,公孙越一步不让,步步紧逼,双棒抡开呼呼挂风。嗖嗖嗖,锵锒锒,宝剑正碰到双棒上。你看,怕这手,这手还真来了。怨子归也没想到,佛光剑一碰到双棒上,咔吧!一声,把宝剑崩折。怨老剑客是颜色变更,一提身跳出圈外,急得晃头跺脚。她想,这把佛光剑,乃是老师镇庙之宝。交给我时说得清楚,剑在人在,剑不在人必亡啊。难道是说,该着我命结束啦?我要回到华山见到老师这该怎样交代?老剑客正在发愣的时候,公孙越哈哈大笑:“你愣什么哪,心疼宝剑啦?你这条命都保不住,哪里走!”抡棒又砸。老剑客剩了半截宝剑,更抵不住了。正在紧急关头,就见人丛之中,有人喊喝:“无量天尊!公孙越,尔不必猖狂,贫道在此,怨老剑客这厢来。”怨子归听着声音熟悉,提着半截宝剑,顺声音望去,就见人丛之中出来一位。这位身材高大,十分魁伟,往脸上看,面似丹青,脑门子上长了一道竖纹,花白须髯散落胸前,捋发包巾,金簪别顶,身穿古铜色一身衣服,外罩又肥又大的道袍,手拿拂尘,身后背一对八叉鹿角棒。这道主一进来,震东侠、侯二侠、铁掌李元、隐逸使甘风池、张方等可乐了:“海川,这回可好了,你知道这位道爷是谁吗?”童林还真不认识,就问这是谁呀。“哈哈,这是你们本门本户的二师伯呀,碧眼金睛佛姜达姜本初。江南四大名剑的第二位,你师伯来了!”童林一听也高兴了,来的正是碧眼金睛佛姜达姜本初老剑客。因为这次九月九重阳盛会,声势太大了。从半年前筹备,各门各户没有不知道的。铁肩寺的济源、济慈传请帖,撒请柬,把所有的人全都请到了。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户的门长、各派的派主,纷纷前来参加,你想这么大个举动姜达姜老剑客能不知道吗?故此,这才从家乡起身,前来参加。老剑客可不是为了好奇,目的是来看看徒孙童林。听说童林挺有出息,名震环宇。老头子心里特别高兴,没想到我武当上三门能出来这样出色的人物。都说不错,我们爷俩还没见过。我这次赶来铁肩寺,主要是来看看海川。老剑客来到时间不长,一看人山人海,到哪儿去找童林去?所以他就挤到人群里看热闹。本来姜老剑客不想露面,哪成想这一瞅,战场上打得太激烈了。他认出是怨子归。别人不熟悉怨老剑客,可姜达认识。想当初上华山拜会达空大师时,遇上过怨子归。那时候怨子归还没出徒。姜达一看,她怎么也到这里来了?啊呀,使血美梨花棒的这个公孙越可太猖狂了,震坏佛光剑还不依不饶的。眼看着怨子归性命难保,我要不上去,将来见着她老师,我怎么说呢。所以姜达姜本初大喊一声,这才挤出人群。怨子归一看,认识啊!“老剑客是您!”“无量天尊,正是贫道。怨老剑客不必惊慌,宝剑损坏就损坏,咱另想办法。你且暂退一旁,把这东西交给我啦。”姜老剑客过来就敌住公孙越,从背后伸手拽出这对八叉鹿角棒。这段书就叫宝棒对宝棒。

  公孙越一看这老道不认得。他把血美梨花棒一分,道:“呔!来的这个老道你是什么人?”“哈哈,若问贫道,我姓姜名达字本初。”“喔哈哈,您就是江南四大名剑的第二剑姜老剑客,万岁亲口封的四大名剑之一。”“不错,正是贫道。”“哈哈,没想到在铁肩寺英雄会上,能见到这样的高人,公孙越我算没有白来。姜老剑客,这么说您想跟我比一比喽。”老剑客点点头:“我倒不想比,我看你太猖狂,今天我打算教训你。”“好哇,既然老剑客有这番盛意,我公孙越求之不得。你使的是棒,我使的也是棒,来来来,咱俩就棒对棒。”公孙越说到这,飞身形往前一纵,抡捧就打。老爷子姜本初晃鹿角棒往上一架,耳轮中就听,嘡啷啷,真是震耳欲聋。两个人各执宝棒,倒转身形,就战在一处。谁也没想到,这公孙越能有这么大能耐。跟江南四大剑侠战到一块儿,毫不畏惧,血美梨花棒不屈于八叉鹿角棒。招数紧急,身形倒转,跟姜老剑客打了个难分难解。简短捷说,两个人打了五十多个回合没分输赢。

  他俩打着先不说,话分两头,再说雍亲王胤禛。胤禛今儿个不知什么毛病,肚子有点不好。看着看着,觉着肚子有点疼痛,要上厕所。胤禛一看,大家全神贯注,都在看这场比试,就有点不乐意惊动大伙儿。胤禛一想,上个厕所还让人陪着干啥,干脆我自己去得了,到那儿我解完手就快回来。所以,他和任何人也没打招呼,正巧别人也没发现,都被激战给吸引住了。胤禛一转身奔树林。树林里临时搭的厕所,是用席棚围着,虽然不讲究,但能够遮羞。于是贝勒爷进了席棚,用手刚一解这裤腰带,就觉着肩头上有人拍了他一把,“叭!”把雍亲王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哟,原来是你。”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