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四五回 中毒计孤女险遭难 遇救星子归上华山

  且说这十八岁的怨子归病在苟氏家中,到了前半夜,她发高烧,浑身又冷,又渴又饿,身边无人照顾,这个可怜劲就甭提了。子归实出无奈,从床上起来,要到前屋找口水喝。身子摇摇晃晃,就到了前屋。她把水瓢刚拿到手里,突然听到上房屋传出来男女说话的声音。子归听了一愣,因为她来好几天了,苟氏的家里,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发现第二个人,根本就没有男人,因何半夜传来男子的声音?子归还听见男女的笑声很不正常。嘁嘁喳喳正在那儿秘谈,她可就动了疑心了。不是有那么句话: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她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也忘了喝水,就轻手轻脚从屋里出来,赶奔上房,趴在窗户台边,把耳朵贴着窗户纸仔细听着。就听苟氏和一个男人说话:“价钱都定了吗?”“嗯,都定好了。”“真给一百两?”“那还错的了?你看,定钱都给咱了,这是二十,到咱们交人的时候,是一手钱,一手货,分文不欠。”“哎哟,真行。不过你可不能让外人知道。倒卖人口这可是死罪呀。”“哎呀,宝贝,你没看看现在什么时候吗?刀兵四起,到处都在打仗,官府早他娘的跑啦,谁还顾得着这事啊!你就放心发财吧。把她一卖,就剩下咱们两个人,又有银子,下半生岂不享福吗?哈哈……”“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哎,我再给你烫烫酒。”子归闻听,吓得赶忙一闪身,躲到矮墙后面。见那苟氏提着一盏灯出来,可能是赶奔前屋去烫酒。时间不大,她端着酒壶还有盘菜,又回到上房屋,回手把门关好。子归这才从矮墙后面转出来,趴在窗户边继续偷听。这阵儿屋里是又吃又喝,就听那男人说话:“这简直是飞来风啊,该着咱们发个小财。嘿,有福之人不必忙,无福之人跑断肠。”“看你说的,我也没想到能出这事。”“哎,宝贝,你可得注意点,别让她跑了。人家明天就来拉人。到时候人不见了,咱可受不了。”“你放心,她正在闹病,借给她两条腿,她也走不了。”“哈哈哈哈哈……”子归一听,大吃一惊,心说:这不是指着我说的吗?哎哟,坏了!怪不得苟氏对我这么好,一再挽留不让我走,闹了半天,她背着我把我给卖了。我掉进了贼窝呀!子归想到这儿,气得浑身直抖,好险没坐到地上。

  但是,子归不愧是总兵的女儿,经常跟他爹在一起,学过粗拳笨脚。另外,她胆子也比较大,跟一般的妇女有所不同。一怒之下,她要看看究竟,把窗户纸舔湿了,又往屋里观瞧,苟氏那就甭提了,靠着门那儿坐着个男的,这男人能有五十岁挂零,长得尖嘴猴腮,把帽子摘了,用个银簪子别着发髻,外衣脱掉,里面穿着衬衣,闪露着胸膛,一看就不是个好人。桌子上放着白花花二十两银子。这小子一手拿筷子,一手端着酒杯,正在逍遥自在地喝酒。子归一想,我得赶紧回屋想个对策。就这样回到自己屋里。一着急,也忘了自己有病了。她一想,这对狗男女,把我给卖了,明天人家就要来拿人,我得乘此机会逃脱性命。时间是刻不容缓,非马上走不可。子归想到这儿,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转身往外就走。

  可到了院里她犹豫了一下,上哪儿去呢?有家难奔,有国难投,举目无亲,抬头无故。我身落异乡,就好像掉进龙潭虎穴之中。甚至连东西南北我都辨不清,该去投靠何人哟?子归又一想,管它呢,能跑到哪儿我就跑到哪,只要不把我卖了就行。想到这儿,她就奔前屋那个穿堂门,只要把门闩拔开,开门就是街上。但是,她来到这儿,心里一着急,门闩拔不下来了。三拽两拽,好不容易总算把门闩拔落了。哪知道发出了响声,咕咚!一下,正好碰在旁边的木头上。夜深人静,声音传出去挺远。就听屋里说话:“谁呀?”把怨子归吓得魂不附体。此刻,她不顾一切,来到街上,奔正东就跑。苟氏听到声音,奔到屋里一看,哟,坏啦!怨子归跑啦。那男人一惊:“是吗?刚才开门的就是她,快追!”子归刚跑到小十字街,苟氏和那个男人就追出来了。“她跑不多远,就在前边,在那儿呢,快追!”他们这么一咋唬,怨子归听得清清楚楚的,连头也不敢回,出了蒲州奔大山就跑。你想,夜深人静,一片大山,道路崎岖,坎坷不平,两旁边除了乱草就是乱石,要不就是树林,高一脚浅一脚,道路难行。怨子归站起来摔倒,摔倒又站起来,浑身上下碰得全是伤。苟氏跑得慢,那个男的可跑得快。这家伙跟兔子似地,三窜两纵就撵到怨子归身后:“好哇,你往哪跑,你给我站住!”这男的使了个恶虎扑食,往上一扑,把子归压在身下。你想想,在那封建年代,男女有别呀,虽然两个人岁数相差悬殊,这也不便呀,子归臊了个大红脸,回手就给他一巴掌。可这男的不顾一切,从腰里掏出绳子,打算把怨子归给捆上。

  说到这儿,咱们得作个介绍,这男的是干什么的,他跟苟氏是什么关系,刚才他俩说的是什么意思?原来这小子姓刘,叫刘谦,是蒲州城里鞋铺的一个掌柜的。这个家伙为人刻薄,不走正路,专门寻花问柳,在女人身上下功夫,他跟这苟氏是老交情。苟氏没嫁到老万家之前,就跟他私通,两个人勾搭连环。苟氏嫁给老万家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没断,都是这刘谦给出的主意,从药铺里买了两包砒霜,先害死老头,后害死喜良。父子俩隔着不到一个月全死了,这财产就落到苟氏手里。刘谦和苟氏一商议,早晚找个机会离开蒲州,找个地方一落户,咱就结成正式夫妻,白头偕老。两个人是这么密谋的,但是,现在天下大乱,清兵进关,崇祯皇帝吊死景山,李自成兵败长安,张献忠在两湖两广一带转战南北,各地的义军风涌而起。有一些老百姓被逼迫得走投无路,也都揭竿而起,占山为王的,落草为寇的,遍地都是贼。所以,他没敢动,两个人就在这蒲州隐匿着,等待机会再走。偏赶上怨子归前来投亲。这苟氏把子归安抚住,跟这刘谦商量,问他这事怎么办。刘谦暗地之中看见怨子归,瞅见水灵灵一个大姑娘,就动了坏心。跟苟氏一商量,可不能让她走,最好把她转卖出去。就凭这姑娘的模样,最少也值一百两银子。能发个不小的财呢。苟氏也同意,就这样,刘谦到外边跑了一圈,果然把这事给办成了。本地有个土匪头,姓李叫李胖子。这小子不干好事,刘谦到那儿,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事订好,一百两银子买个大姑娘,今晚上他来找苟氏,就为说这事。没想到正说的时候被怨子归听见了。子归这一逃,发出响声,所以刘谦和苟氏追出来了,刘谦能不着急吗?他跟土匪头子打过交道,把订钱都收了,到时候人跑了,那土匪头李胖子就能把他杀了。因此,可把他急坏了,把子归撵上就打算绑架。

  就在这紧急关头,顺着山路来了个出家人,是一个上了年岁的尼姑。就见那尼姑圆领大袖,背了个包袱,手拿拂尘,借着月光,正好被子归看见了。子归能不喊吗?“救人哪!救人哪!”声音传出多远去,就惊动了这位出家人。这老尼紧行几步,来到了出事地点,用拂尘一指刘谦:“孽障,这是怎么回事?黑夜之间,因何动手绑她?”刘谦一看,心说:你管得着吗?你走你的道儿得了,仨鼻子眼——多出这口气。把眼一瞪:“去去去,我乐意绑就绑,她是我们家的逃奴,我绑她是理所应当,跟你有什么关系!”老尼一听,这个人说话太无理了,就问子归:“姑娘,他说的是真话吗?”“哎呀,老人家,您快救救我吧,不是那么回事。我是到万家投亲的,他们偷着把我卖了,为此我才逃走,被他们撵上。老人家,求您帮帮忙,救救我。”话不多,说得很清楚。老尼闻听此言,慈悲后倒竖,方便眼圆睁:“阿弥陀佛!孽障,你竟敢做这样伤天害理之事,你还不给我住手!”老尼本想规劝他几句,可刘谦这小子不知道站在面前的是什么人。他火往上撞,撂下姑娘怨子归,奔老尼扑来了,抡拳就打,招惹得这位出家人大为不悦。老尼往旁边一闪,把巴掌就举起来了,照着刘谦脑袋就是一巴掌。其实这老尼没使劲,可是没想到就听“叭”地一声,把刘谦的脑袋击碎了,他登时就死在山坡上了。老尼往后一退,把眼闭上:“善哉,善哉!我佛慈悲,贫僧这是出于无奈,造孽呀,造孽。”子归在旁边看得清楚,不由地大吃一惊。

  子归发现这出家人武艺相当高,赤手空拳,一巴掌就能把人打死。甭问,这是个世外的高人。现在子归无处投奔,举目无亲,抬头无故,拿着老尼就当了亲人了。她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磕头哭道:“老师父,您发发慈悲,就把我收下吧,我实在无路可去。”老尼一看怨子归太可怜了,这才把她扶起来。回头看有树林,把子归引进树林,两个人找了块青石坐下,这出家人就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怨子归。”“噢,你家在什么地方?”“潼关。”“你父亲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不在你的身边?”这一问,怨子归哭了:“老师父有所非知,我父乃是潼关总兵,名叫怨焕章,他乃是大明朝的忠臣。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得罪了朝中显贵,为人所害。只因袁崇焕一案,我父受了株连,被锦衣卫抓拿到了北京,现在死活不明。我母因伤心过度,一命呜呼。我父临走之时留下遗言,让我赶奔山西蒲州前来投亲,我这里有个未婚夫叫万喜良。哪知我来这里扑了空,我那未婚夫在一个月以前已经死去。我没有办法,就住到他们家里。婆婆是个续弦,姓苟,哪知此人面善心恶,勾串这个男人,要将我出卖。没想被我发现,我才夺门而逃,被他追赶上,欲将我送给歹人,幸好师父赶到,这才给我解了围。这就是以往的经过。师父啊,我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望求师父就把我收留了吧。”子归言罢泣不成声。这出家人一听,真动了怜悯之心,道:“也罢,姑娘啊,既然如此,你就跟着我走吧。”“嗳,谢谢恩人。”

  书中代言:这个出家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这也是怨子归不幸之中的万幸,她遇上的这位出家人乃是华山修罗刹华山派派主,叫碧眼神尼达空大师。怨子归她是不清楚,要在武林界,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户中,提起达空大师,无不敬仰。这达空根本就不收徒弟,因为身份太高,她那弟子徒孙都得七八十岁,她能收十八岁的大姑娘吗?就由于情况特殊,这才把她收下。简短捷说,达空大师一直把怨子归带回华山到修罗古刹。从此以后,怨子归无处可去,一心一意跟老师学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几十个年头过去了。后来,不仅清兵入了关,统一了全中国,而且又传到了第二代。康熙皇帝又到了康熙五十四年,您算算都多少年了。怨子归上华山就十八岁了,满清进关之后,顺治坐了十八年,这就三十六年,又到康熙五十四年,现在怨子归已经到了九十岁。别看九十岁了,练功夫练得返老还童,看外表就像二十多岁,没有半点老人的痕迹。像她这种功夫也很难练,达空大师教她的功夫就甭提了:各种掌法、各种兵刃、马前一掌金、马后一锭银、大口天罡技、小口天罡技、鹰爪力、金砂掌、棉纱掌、铁砂掌、朱砂掌,是自己会的全传给怨子归。因为子归出身太苦,她很少笑,老是绷着脸,这个人性情孤僻,武艺又高,所以她师父给她送个绰号叫冷面观音。

  就在怨老剑客学艺的时候,发现她老师达空大师经常夜宿不归。到晚上就走,有时候就不回来。怨老剑客可就一愣,心说:从我到山上几十年,可从未发现过这种情况。我老师晚上到哪去了?夜不归宿,有什么大事?以往的时候,老师有什么大事都和我商量,为什么现在不跟我说呢?她心里就起了疑问。有那么一天,子归老剑客又到老师的房中,推开门一看,老剑客不在,她等了一会儿没回来。看看天气快四更了,怨子归刚要转身回自己房,就见房上咕咚!摔下个人来,把怨老剑客吓了一跳。赶到近前一瞅,正是老师达空。只见老师面赛黄裱纸,唇似靛叶青,浑身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子归不知是怎么回事,赶紧把老师抱起来,放到屋里床上,用被子给盖好。达空老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出话来:“徒儿,快把老师的药箱拿来!”子归把药箱子拿来了。凡是武术大师,都是半拉医师,内外两伤,黑红伤都能治,而且都有好药。把小药箱子打开,丸散膏丹样样俱全。达空师父告诉,把那绿色的小瓶给拿过来。子归一一照办,把那小瓶拿来,把盖儿拧开,从里面倒出三粒红色丸药。小粒儿不大,达空接过来倒在嘴里了,把嘴一闭,眼也闭上,等待药物溶化。这种药有特殊的芳香,满屋里飘着香气。工夫不大,药溶化开了。可能药力发作,达空师父见好了,脸色也逐渐地恢复了。怨子归就问:“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您老怎么得病了?”“嗳呀,徒儿啊,为师有件事瞒着你,始终没跟你讲。你知道这半个来月,我净上哪儿去啦?”子归一笑:“师父,我早发现了,不过徒儿不敢问。您今天不提我仍然不敢说,请问师父,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徒儿啊,在咱们华山的后山来了个出家的和尚,这和尚在洞中打坐,每天练功,来无踪去无影,我就发现此人奇怪。后来经我查问才知道,此人有个绰号叫三哭和尚。这个人武术高强还不说,他有一种特殊的本领,不管跟什么人动手,他要哭三声,对面的这个人当时就绝气身亡。孩子,你想想,咱们练武的人讲究是二五更的功夫,得拿真实的本领,根本不会妖术邪法。究竟三哭和尚是怎么回事?为师我决意把他弄清。后来我才发现这是欺骗人。他用哭蒙蔽大伙儿,实质他嘴里含着一种暗器,这种暗器的名字叫七星梅花露,这种暗器细如牛毛,肉眼很难发现。但是,这种东西是用毒药煨成的,打在人的身上,专扎人的汗毛孔,一旦扎上,这个人失去知觉,先麻木而后闭目。没想到三哭和尚乃是一出家人,不学真正本领,竟敢用这种毒辣的手段来对付武林界的高人,实属可恨。为师打算为武林除害,故此与他争斗半月有余。暗地之中,我就想办法破他这种暗器。你看这小瓶没有,方才我吃的这种丹药,名叫九转还阳丹,专破他的七星梅花露。今天晚上为师吃了三粒,赶奔华山的后山与他比武较量。那凶僧不知我有护身之宝,又使用出七星梅花露,为师觉着身子一麻,急忙跑回来了。不想脚下不利落,从房上跌下。刚才我又吃了三粒,这才把毒气给截住了,这就是以往的真情。”怨子归一听大吃一惊。哎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从此以后,她对三哭和尚牢记在心。到了第二天,师徒二人去找三哭和尚。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